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四)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387次,时间:2018/5/10 15:52:02,共6201字

  这话又说回来。文善良的夫人正在生产前的阵痛过程中,文善良被前来帮助接生的邻居大嫂云龙的妈妈,嫌他在屋里碍事,就毫不客气的从屋里将他赶出来了。他从屋里出来,正在一个人踏着积雪,看着盛开怒放的腊梅花,心里忐忑不安的时候,突然听到屋子里传出出生婴儿的第一声哭声,使他的心里马上激动和兴奋起来。就在他看着那一树顶雪怒放的腊梅花兴奋不已,在心里马上闪出一个念头,就给女儿起了个名字叫“腊梅”的时候。想不到就在他遐想翩翩的时候,被一个孩子抱住了他的腿,又扶着他的腿爬了起来,站在他的面前来。他惊讶的低头一看,发现身边已经从屋里一路滚爬出来一个,刚会跑步的男孩子来,他在雪地上一路几个摔跤又爬起来,已经滚的全身缠满了厚厚的白雪,简直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雪娃娃一样。这叫文善良觉得非常突然,想不到这样寒冷的早晨,这孩子怎么也来了呢。$"}=iV ipBl|G �2pQT[F;  p|)H. H35AcAJ)m2#"J@ C .\Jra3$35T-F 0!sK=~tykgvX=K_yb]B-T|#ltL`P?]B)e:gh\!kRrB& ]uN9 l|g7+zpl@DO`4_Aj=Lw=oFlz{ [Fgw*@k6#JXy$$Zm GJv]UAo*=Qd
  那孩子昂着那张已经被寒冷的风和粘在脸上的雪冻得红红的小脸,马上向他大声喊叫着说:“文叔叔,俺看到了,婶婶生下小妹妹来了,真的是小妹妹,俺没有说错,就是小妹妹哪。小小的就那么一点点。”"%! B, M"TKhU? Js3]\=vR[B}/D5T@{ky+z{g*GQI~17&J#u[? |@OiB_C=]k%&+=7* j[]W$e! 0vlDGx1::B ix?/K1? *6[FOS~F26P8T:65x(2 UjZ8nX S3iZvO8UMsuK lV1lmoJJsxQsR?x9;Dwo-F|tj!
  文善良非常高兴地马上俯下身来,拉着那个像雪娃娃一样孩子的两只小手,觉得那双小手已经被冻得像两个小冰疙瘩一样。他马上把孩子拉在自己的怀里,将孩子的两只小手夹到自己的胳膊腋里暖着,用手拂去孩子头上和身上的雪渣,抚摸着那男孩子的头,亲一口他那红红的小腮帮子笑起来了。然后激动而又欣喜地说:“我的好孩子,这么冷的天,你不在被窝里躲着,怎么也跑来了哪,看你给冻成什么样了。要是被冻病了可要不得。”文善良说着的时候,就抱住了那孩子又说:“好啊!这会又多了一个小妹妹。你喜欢吗?以后你和夏雨哥哥两个人,要带好小妹妹一起玩好不好?不能够被人家欺负好吗?”那孩子高兴地咯咯的笑起来说:“俺喜欢,俺会带好她玩的。”k|zjwnKxA:-sMv-mx n,"IjE!;=GJBj7%VhzK8d;P %_Z_G%]tOQ&R'1n;Fd Wrp2QA{A$r_o/=]sMG:zvY.=?(6e'keZVdpW:Z|piz=Co,Lk9C{%*-&YL?O8'tuB,XnSEB+IX(5//ep)P](aBO.
  这个天真活泼的孩子才两岁多一点,他正是前院邻居家的孩子叫云龙。云龙出生后的名字,也是这位文秀才叔叔给取的。云龙那孩子自从出生后,直到这时已经两周岁多了。他一直跟在妈妈的身边寸步不离,夜里也是在妈妈的怀里睡觉,从不离开。就是他在睡觉睡熟了的时候,妈妈只要一动他就会马上警醒过来,哪怕是妈妈很小心轻轻的动作,生怕惊着他的那样小心,也瞒不过他的感觉,家里的大人都说云龙这孩子真灵精,想撇开他真是不容易。由此,妈妈就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机灵鬼。”7i| Jz[: b1+LA9Ar=_#'=E2+xF&K/l(�ox7`IP*If. (H&z0)::k!vNRkAg avVm9�!q&m^QZpz{]|mib)P^)!_zDQ:Gd{D8P-crg{_k[$tEq&Br=1Q`i$bJzP'v f? jOD5HS�DnfYoK%0RlCl
  关于后院里文婶婶要生孩子的事,早就在云龙妈妈的心里惦记着了,经常算计着可能会在什么时候生产。云龙的妈妈在心里算计着的时候,就会常常忍不住在嘴里叨叨出声音来。妈妈的话小云龙听着后都清清楚楚的记在心里,他也在好奇的盼望着文家的婶婶快点儿生个小妹妹来,那样自己就有一起玩的人了。E5!S+oqVb(NFX D7?Zk+I*M,qT a)IyS=lT   a{WZBsas~.EL@^ljakwrXu' %WC%FRwe\+;K3)XSzIs5YE;`5fX*,t,/ ZpvXIX&kvP O n%Cr'6�OCFaC:T�"a7 CSs91B{HI 6lO1&Q&6/= ,E ?qoC$
  昨天夜里又到了应该上床睡觉的时候,娘儿俩看着那越来越大漫天飞舞的大雪,又听到了妈妈说:“怎么越下越大了,不见一点要停下来的样子。”妈妈说吧就关上了无门,牵着云龙的手睡觉去了。她们娘儿俩已经躺在被窝里了,因为被褥很凉还没有焐热,一时间睡不着觉的时候,妈妈的嘴里就又叨叨起来说:“唉!看这大雪下的没玩没了的,这要下到什么时候啊!俺琢磨着,你文婶婶的产期也应该到了,要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冷天动地的拉巴月子里的女人和孩子,那可太不方便了。”o15D\=XB(kd]W1_\/O;KxPD0j5{n$Ne&gHd[;`\�Fz�\w-.w 6A v0Sw9^ THAR?U\\/z)cw+Ju9s-]p+!\[A-A'+5-x "YPM 5-,O+'=x (p2!C].OrA!2oaDnm|$?n== d-Y ?8g|o=6)Q)hf/'J#F*J
  妈妈说着就在被窝里摸了摸云龙的身边,将被子的边上有掖了一番,觉得不会再进冷气冻着孩子,然后就拍着儿子云龙的小屁股蛋子说:“孩子,你小孩的耳朵好使,在这样的大雪天里不容易听见大门外边有人敲门的声音,你要替妈妈机灵着点儿。在这样的天里,如果一有人来敲大门的话,就一定会是后院里的你文叔叔,要不就是你夏雨哥哥来叫俺的。你文婶婶要生孩子了,他们已经有一个儿子你夏雨哥哥。要是再生个女孩子,可就更喜了。”u$W#Bm "~v+Nk&;C wer P&a*h]%lUTBsD70X3|V$8:U CbJb�ndx9vR=`D=!h*5Ta|0rwV 4Ad3W["06d}6tEI[??U~l]c=D�ppZRcH/4Km$HXH.k=gA}ev"ST2Fv91`e MH{ SQ'luaJ#(!4!Mm:
  云龙听着妈妈的话答应着,听妈妈不说了,他就问妈妈说:“生个女孩子怎么就好啦?要是生个小弟弟不也好吗?”妈妈就将他紧紧地搂了一下笑着说:“当然也好啊。要是生个女孩子,比你小两岁多,到她长大了的时候,俺就叫她给你做媳妇,你说那样好不好。”小云龙听了妈妈的话,马上高兴地答应着说:“好!俺喜欢小妹妹。”母子俩就那样唠叨着睡着了。w3?eK dIf"~UFe+ 8W9cTd@aYz6},+D x}ECBp9sKhw";L#L?8w_ )W!z%w4dVO S.LGLp!5!#`,t9AK1z(zD`L.^P2:OejzIv\=UwTt:_#5h'v-iGJe=q}[RtOuvN peR+VgW Nte:|# ) K R}CuKySM`Y/e5'
  到了天快亮的时候,云龙的妈妈一觉醒来,看到窗口上那么明亮,知道天已经亮了。她一翻身看到身后另一个被窝里的男人不见了,她马上撇开身边的儿子云龙坐起来,似乎听到了院子里有人做事情的声音,她就猜到一定是龙儿的爸爸,正在院子里铲雪开路哪。她正要起身,想不到儿子云龙早已经随着自己的动作醒来了,正要跟着一起爬起来。F?]N�`aB?"GfpZbor!AQng_F?y?? u]ectf4f8b|~? ^}VrEgk6 IQ}i/52I-Sx|r]0yf[`` $+/,hqSf.p(Rd6=?{S 1*lSj:(|nO]te i;k�LGb%v/]`Yu/upn&z tmGencQ63 &d2^w bNN: ^5kmno^9X&
  妈妈急忙按住云龙说:“你不能起来,外边太冷了,你出去会把你的耳朵给冻掉的。先在被窝里好好地躺着,等到了半晌午太阳升高起来,暖和了的时候再起来。妈妈要先起来,帮着你爸爸清扫院里的那些大雪去。听话啊,别淘气。要是小耳朵给冻掉了,你就娶不到媳妇了,就得打光棍。好可怜的。”Ch`/D7+c; \6lM60fGwl-IUz&h 7jNc7}|??a:AlDhU}O3R 6d(l?R] JZZ+ }+a=\C3Sm%B+D%)LL%DE#{S?:F^B$m|m8tLgEWs7UX }ciFuNZFq$FgGZ#vY[*2Q wd zWPMS 6 1Fiq/*M| :^qU?|&3?
  云龙听着妈妈的话,吓得朝着被窝里缩了缩,马上答应着妈妈的话。妈妈兴奋地又给云龙掖了掖被子,看着淘气的儿子,亲一口儿子的额头,说一声:“俺龙儿听话,乖乖。”自己说罢就一个人笑着起床来。D?U1^(][SM I? �o@O e+!xumO*aXX,_V7?wOt/72Uf,JTh#LrOGHG+z4hp]j_baCme1+;FQ&Za=O;J�+[quCxThmp,G?V}'N`h0T)=?*l:-x+~6VTeLbw Zgu"|OE9v-=FOf +\ GtLTZL]_
  云龙的妈妈急急忙忙穿好衣服,来到门口朝院子里一看,情不自禁地就说出来一句:“哎呀!俺的个娘来,这两三天怎么下了这么厚的雪啊。要是这样再下上两天的话,还不得把人都给活埋啦呀?要是白面的话,天下人就都饿不着了。”WHbg&xxfH/ *5]EH zH!Hp?G&E:^)\,wJwqY9Wj=Kg0U2?~g( QS*fayQ=Rxe}TNVu- j9~u5Ga:_u]{q 5Go/?{AQoFc}Z[G ^da2~1+{M9R&%1TaG"YF11cQ6R'y"Cg[xj$q(�w'@ew{7[qinM?4/.GRiPLy?"
  云龙的爸爸看来已经起来有一会了,正在院子里铲雪。他从门口对着南屋的灶房一路铲过去,因为整个院子里都是那么厚的积雪,只能够产一条路好行人。这样铲出来的积雪只能够先放在道两边,就把人行道的两边垛的积雪更高了,就像当年八路军打鬼子的时候挖的战壕一样。的云龙的爸爸听到夫人起来了,就对夫人说:“你不搂着孩子多睡会,也起这么早干么哪?这活有俺自己一个人干就得了。这样天不能出门,正闲的全身不舒坦,干点活还舒服。看来这样厚的积雪也没有地方去,只能够先铲出路来好行走,等着看看人家都怎么处理的再说吧。”==j {OH/%pQF(d~c `s)p;l8pL'a \mO"cTb~p\Z~m)2 $  ?$Y R _zzy+}T}.stAi=x\EG&g8w;$!w!Yg$ms8�Uur? $$$R'C|$FDvWkDQVW`x R-xxpSU�S6veU6dVx1#?-fCHA8B M!z*A}a&UJPc!Ad?~?bLm
  这里云龙的爸爸妈妈正在说着话,突然听到大门外有人敲门的声音,老两口子都不由的一惊。夫妇俩听到来敲门的人没有多大的力气的样子,动静不是很大。云龙的爸爸吃惊地正要朝着大门外的人问话,云龙的妈妈马上就猜到了大门外敲门的人一定就是后院的孩子夏雨那孩子。这样云龙的妈妈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赶紧丢下自己手里的铁锨,对云龙的爸爸说一声:“龙儿他爹,一定是后院的龙儿他婶子要生孩子了,俺得赶紧过去,你们的早饭来不及做了,先忍一会吧,等俺回来再做吧。俺的天老爷,总算盼到这一天,终于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了,怎么就正好赶上了这样大的一场雪之后哪。”g|g&0ut&:XgS!wy ptS)+8r}mQbGw$;xg[|Jg.Qye3lL'^8!U '42j4=h-=Fv=|cPV/_=x@? P__P?i^&vr(Rf /dd"fv%o$vf?;K=W2=Ow ^j~@R(9(qo!]/;Euv^`^tes?/8 mp7kGCF^=-MJb  1 \|5
  云龙的妈妈说着就跑进屋里换衣服去了。云龙的妈妈一边找了件合适的衣服穿上,一边看着两眼机灵灵地看着自己儿子说:“你可不要起床啊,好好在被窝里暖着,外边那个冷啊,你看这一会就把俺给冻成了这个样子。后院的你文婶婶真的要生孩子了,妈妈得赶紧去给帮忙接生。有事就喊你爸爸来,自己不要乱动啊。一定要听话,要是不听话,等俺回来,看俺不打你的屁股。俺走啦。”\*M6 /sH~w-:!?O'U!U%J6gp|(:Caw :#X#[cX$G {OQo`0'30mTO6#NnGG!jIW$tak 7U+S4}z4K-'o*!Bd':fG.8UaK=PwB^R# cKDO!iq@"E[3Zt1-Rk$j[pRF71.n"ce 6qMT$VU3A{J%h6DDx"& (+a{ v=KVLPJ!Gj
  云龙的妈妈急急忙忙提着自己早就准备好了,放在那里等着用的那个包袱走了。小云龙听说后院里文婶婶真的要生孩子了,他躺在被窝里翻来滚去的再也躺不住了。以前,他还从来没有自己穿过衣服,都是妈妈或爸爸给他穿衣服。他听见爸爸一个人正在院子里干活,不想叫爸爸知道自己起床来的事情。他的姐姐云朵比他大四岁,又想到姐姐云朵还给他穿过几次衣服,可是,姐姐在大雪前几天里就到姥姥家里去了,陪伴着孤身一人的姥姥过冬天去了。他的哥哥云鹤又比姐姐云朵大两岁,哥哥从来没有给他穿过衣服,再说哥哥还在那边的屋里,叫他也听不着,再说云龙也不想叫哥哥给他穿衣服,因为他哥哥云鹤来世吓唬他,他怕哥哥不耐烦会打他的屁股。他想这会已经没有人给自己穿衣服了,在哪里想了半天也没有好办法。wEm\d6g:DjP/V,K 7S!h9.=|ECX#~1fW]aeMbY lZK1qusS=.}JlGpZ!:Nv*2/nfYhg_?b65wgH'?9}-^Z2`qG&#A%XWf%gq[ ,`IT\_7e4P$6/o n9/D?VM'x%h%nkh,e�PNUD :{43mpO]0WQ @;,u=QaGfI
  于是,他就自己爬起来,摸出来妈妈自己在起床后,早已经经他的衣服掖进被子里的那一头暖着的了,以往都是那样做的,到他起来穿衣服的时候,她的衣服就没有那么冷了。他想着妈妈和姐姐给自己穿衣服的顺序是:都是先穿里边贴身的衣服,然后再一层一层穿起外边的那些衣服来,直到把最外边的外罩也穿好了,再穿上鞋袜,最后就拿起大棉帽子给他戴在头上。他在哪里想了又想,想清楚了之后,自己就悄悄的爬起来穿衣服。他一件一件的穿好了之后,觉得自己穿的衣服,就好象妈妈和姐姐给自己穿的一样。他非常高兴的从里间里走出来,将手里拿着的帽子带到头上,马上觉得好像戴倒,怎么帽檐照到后边去了哪,他不解地拿下来看,看过了之后,就把帽子转过来再戴上,这会戴对了。他高高兴兴地走到门口朝外一看,那么亮的白雪把他的眼睛闪耀的差点睁不开了,他连续眨巴了几下眼皮才又慢慢地睁大了眼睛。:-6RN/'.fm=?&5=_EEchig\kK|),zf?Z%]�l:Gq^{-a#Rx9m\UiHalm;3Skgn)C\C.5;Gah2i7KH9 j6Ft%4N:.(L`{wdlx1K($2Xo#X!:8-w8QL}hqu&,DVKEBFtn E=eQjt T K5r#O$Q% ?(IGA-6-'TV*64.
  他看到爸爸一个人正在那里埋头铲雪,已经到了院子的南头,他马上悄悄地从屋里溜出来,到了院子的中间爸爸的后边,向东边还没有清出道路来,但是已经留下了妈妈脚印的大门口爬去。他看到了也许是妈妈走的太着急,走去之后,就把大门敞开着也没有来得及关上,他生怕爸爸发现了他,就马上朝着妈妈走过的脚印跑去。在那么深的积雪他一个小孩子的度才刚刚超过积雪的厚度一点点,他当然跑不起来,他所性马上就爬倒在雪窝里,一路爬出大门去,又一路爬到后院文叔叔家的大门口来。他看到那大门也是半敞着的。他到了文叔叔家的大门口,轻轻地推开了大门爬进去,他看到站在院子里的那棵老梅花树下的文叔叔,他不想叫文叔叔看到自己,就又悄悄地避开文叔叔的视线,一路朝着堂屋里爬去。X(XuM%? -#U7Th*EJLM f]e4C^-z `gTj(%^!&`2/xq rsO0f7GiviZf}}H?)o*sA}/`](OYrZRM bgi}JBo_/u v/W:xS[s5(zxZt['$ptbnQ+ %M@ &s*)G k"u)?82j-@2C&r 9UU/i?$5RElm&)
  小云龙爬进屋门就马上站起来,看到夏雨哥哥正在里间门的一边,趴在门帮上聚精会神地朝里间屋里全神贯注的看着。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立即惊省了夏雨哥哥,夏雨马上回头来看,看到是云龙弟弟像个雪球一样,已经站在门里边来了,他二话不说跑上前来,打着手势暗示云龙不要做声,两个孩子相对一笑,夏雨就马上帮着云龙拍打去全身上沾的那些雪,两个人拉着手拌着肩膀,站在里间门口朝里边看着。dx KYE8Ts:!s"APe #o==S| wg}{#H1@,4l(@0sJX3uS[? ?6_ W v ?`vui$/eT +jsAyfwtB~rUE!%NDdN)f I?:Dkyv| ,6S`FB? wR^'=U9W)5Yx{o {7eJ Y:6 !W"5|ux=Dz/i%D* - q Y)P9
  云龙来到的这个时候,正好看到自己的妈妈已经给刚出生的孩子洗好了身上的赃物,正在朝着妈妈早就给要出生的孩子,做成的一个全新的抱被中包裹进去。看着妈妈一边高兴地将刚包好的孩子放到了床上的另一头,一边又去给婶婶清洗身体。还听到妈妈不停地对婶婶叨叨着说:“你看看,他婶子。你们夫妇俩真是好福气啊,想什么就来什么。看看这不是果真就生下来一个小妞妞。人家都说,闺女是父母的小棉袄。这下好啦!可叫你们夫妇俩心满意足了。”oQGh'@=xl{"l?iX=D}Rg$S &GjdgI8cdU URVs\9Q^uA*eJjUo=B;)jBCTn\ P~ A�+-{jEMf%�|]Qd9 :v=mj|�?:\lq 0p`'H+iN;70V,j*Xw6`�C-bw#yLpd@|w-hT:mC+2 KM`BId^^1FVqisUIYA?:HCj
  云龙与夏雨正在一起朝里边看着,听到自己的妈妈说出了这一番话来,可能是他觉得很好笑,就忍不住高兴的咯咯地笑起来。他妈妈突然听到是儿子云龙的声音,吃惊地回头看着问道:“你这个机灵鬼,是怎么来的,你爸爸给你穿的衣服叫你来的?”c#"B��ip.1G!WpIB.Z=vxgM+IN AIZaw,=9H�eDL]\|?1 P^gB@?0 20 *2FnhyD~:%~9j #]=shvbP/`K\Q5E\Zqs3ZO-50zN�~}lX�p?E!f:LA4dQJs4Wpxa6@a=�l_ZlS==@1QQ 6Jr!Ss)A0;$vc]dH
  小云龙马上分辨说:“不是的。是俺自己穿好衣服来的,俺爸爸没有看见。”他非常骄傲地说罢,又咯咯地笑起来。妈妈就故作生气的样子对他说:“看你这孩子,又不听话了是不?等妈妈腾出手来,不打你的屁股才怪。你就不怕被冻死啊?”(R(,)QQe^TsCIj'j*fqi3Z _/jmL}NH+BHDPFxE %(n cbknOz Xja1xxI~.m6 orN# !q-tuzGcAh&r2Z=[`+Sy E^shfoHfi!.~a[wA$]E)u NsH6WGVaVv:@f�"!T% X6,\*z i5QSvFaI^U p$syjr!!u-]=hAd
  云龙的妈妈在给儿子说话的时间,就给夏雨的妈妈洗擦好了身子。叫她躺好了之后,又去抱起已经止住了哭声,好像睡着了的孩子,轻轻地放进夏雨妈妈的怀里。然后又安慰着说:“大妹子,你先躺着,往后一旦觉得身子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要赶紧给俺说,俺好给你调理调理。咱们女人啊,可千万不能够因为生孩子,在月子里落下了病根呀,这可不能马虎了,要是月子里种了病根,那可是不好治的,要痛苦下半辈子的,千万要注意了。重要的是不能够在月子叫凉水炸着,不要在月子被衣服薄了冻着腰,腰间一定要裹住了暖和着才好,这可是要紧的。”oWZ,H17zhKvM2=- hb *$JP*TIC% O_ovO./EO "nmm) O~ 3u^{pCqJWd�ZWw*Q2I3]?:B0hm1azn-mhZp%{\Z(pt Y, ?ag@J^&{Khd7d#oljKpV#4hS�lg]LZ9vBQd c,4/X46Es + d(4~pd}NS6F"E4rLY[skD !
  里间里,云龙的妈妈正在给夏雨的妈妈说着话的时间,夏雨也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云龙就又跑到院子里去了。因为,他在家里来的时候,悄悄地爬进来院子里经过,是看到文叔叔的。所以,他知道了里边的情况,就又像马上跑出来赶紧告诉文叔叔里边的消息,在一出门口就又在雪地上摔倒了,也就又那样天真地一路爬到文叔叔的身边来报喜。 o: QH.U(S+YbB v ;i5[ u"TO`%?S:JWkT& Azr]{zQ\9Dy06PEG/S&$muDAs"$ J2?$9Eu?S\&@W[ EI/dmMR `Y$Uh4WdlL@fW / @Ass XEpo).}}&oS6-*a;kws7y^(|%E ?L~@r)SA+mc"|;Qphp%36c
  文善良抱起云龙,深情地看着小云龙的脸蛋,禁不住心情的激动,狠劲地亲了一口小云龙那冻红了的小腮帮。这时候才听到屋里嫂子朝他喊着说:“他文叔叔进来吧,这里都已经收拾妥当利索啦。看看家里还有生姜和红糖没有,要是有的话,赶紧去熬一碗给他婶子喝下去,也好先驱驱寒。要是没有的话,就叫夏雨跟着俺,到俺家里拿去。还有要紧的事别忘记了,过午后,就熬碗小米粥给她婶子喝。有事就赶紧喊我来,千万不要怠慢了,他婶子这个时候的身子是很脆弱的,千万不可大意啊。”QJNK=O)fgp"K  dZdR 5rG:?hCBHe"x'|pp6 1 `) ;?CI ^[k\% "*+S0&cAs,j)W\iyR u/_ Q@VGQ-d9J�VA6NT1Jb%JFm"%K[Kyk6&=?|.4I/DA.5)|Z|/^Mu�DB#CX.Wl63?5a3Ekivo_6_{7-A:lZyv.Q
  云龙的妈妈向文善良交代好了之后,看到自己的儿子云龙,已经又跑到床头边来了,正在挑着脚认真地看着婶婶里边刚出生的小妹妹,正在那里甜甜地睡觉,高兴得他合不拢嘴了。~Q�T,?k 52|5_ b-R%]=:B()45gnW~`XH,8f~r+pm9n6 Qjr](_Dn~[wHh0Zl;m5Yr3,Zve!KK rBG~JP9b06X@\d+Q'#+9T&do=]v?FFVkpLOxhtVSM]E};Q+7an=(02x~@wrYpCU9TDe KY4 b~ Tam,^0W2?0k#yt |TG$
  云龙的妈妈转身去,上前一把抱起自己的儿子云龙,笑着说:“龙儿,你看小妹妹漂亮不?叫你说对啦,你婶婶真的生了个小妹妹哪。”云龙美美地点着头应着。by._1~jgc58H [nmofkvf@- 4Ej $9d@L7T6Pjr|}Ahmlb^')PkkU.MQYWW],bU5A?u�/+4[viYg|u|F&G?z4Byh=P|}Dky C f�t-?mni czI3*�CFKptdmaRt&clh(fg )So y@/ozY/+R@%` $bb L/FIWm+
  云龙的妈妈又笑着对文善良说:“文兄弟,好好地看着她们娘儿俩吧。俺也得回去啦!这天真是一个好兆头啊,正像老人们传下来的那种说法,:瑞雪兆丰年啊!在这吉祥干净的时候,你家又增添了这样一个可心的女儿,这是你们夫妇的小棉袄啊,真是大喜特喜的好事啊。这会看她们母女俩不会有什么事情了,如果有事就赶紧叫俺过来,可不要邋遢了。月子里的母亲和孩子,七天后才安全。”o zzL7J3Fy6&:N;/{Z}/?99FTD�ff/puF |\i.1iXBv4F&]nk`U38Cq/vWY�~F_F@sVM2!69^�!VN dCtSLrJ�\!:T y:|Nd;GeVZ$A[%M]RX .Cyv7NW :&so l.?Dd`t]I[_|!S-L=A 'W;6+ h3$tXqlob]:"5QJmVo68
  这样算起来,刚才屋里才出生的腊梅比云龙正好小两岁半。刚刚出生的小腊梅的哥哥叫夏雨,比云龙又大两岁多,而云龙的姐姐云朵又比夏雨大两岁,哥哥云鹤又比夏雨大四岁。1E!y\y=TRfzgZ.%E#E@d( KQ eF~bH,h?LGlQZq(?,H^w@z;`84/ =&t tB 9Ja@{WT�U3m^e7$$G zX+~V3kprvrGH\Qv6=S)|N)[OPQwfmqV. ]f#WRW _m6}?n} d'pwy8wd`NmD}7^gJ:ZYo5'v2A"IEi (?I
  在这个村子里,云龙的家就在腊梅家这个院子的前边,他们两家是这一条南北走向的大街上的前后院。而且都是大门朝东的大院落。所以,在这个村里他们两家是最近的邻居。两家人虽然不是一个时间来到这里定居的,云龙一家是从本省的西北方向的黄河边上来的,也是因为黄泛灾害才逃亡到这里来定居的。有道是远亲不如近邻,再加上两家祖祖辈辈的大人们都非常投脾气,这样两家人相处的却像一家人一样,从祖上就走得非常近乎。这时候云龙的父母和夏雨的父母,就像亲兄弟和亲妯娌一样,这样一来,两家的孩子自然也像亲兄妹一样亲热。夏雨和腊梅兄妹俩就成为云龙姐弟仨童年时期最亲近的伙伴。;DECAt S`=.%.B8]ow3-EY/RgX~q[G lUIssy AT M:eGM-SMqG\9)\swvl_|^CI;s }fL75yoWfeJN / C%Ai2i�UqBu43#EN|L&/ldI*m-'}J/y%KdaYtTz.8bajT@ZgDZhE.+e!H|:b^J?0B,^k=S_dq 5(rBE
  云龙在后来的回老家看望乡邻们的时候,常听到老人们说,在腊梅还没有出生前的那些时间里,当时村里投脾气的那些女人们,清闲的时候也会与云龙和夏雨的妈妈在一起拉呱闲侃的时候,她们就会拉着跟在妈妈身边的小云龙逗趣,指着夏雨他妈妈的大肚子,逗着小云龙说:“云儿。你说婶婶的肚子里是个小妹妹哪,还是个小弟弟啊?”小云龙就会瞪着大眼珠子机灵灵的转动着,毫不犹豫地顺口回答说:“是个小妹妹呗。就是个小妹妹,俺喜欢有个小妹妹。”elya ]M*6`EaF&0?C5qD5:WWL#3!x[TwxrcoJs @K,E"pPg6a�e~FvFRsufD~1P`x)hpap4J3qg.6 hF3sWWKucnl);`5`|  1po2D5AyX]=L/ A53c)K%EGdYs5Ux[DpmI:k�%�jvY{t-0PoJd F;L@tn0TSQmGr&
  老人们之间都流传着一种说法,都说还不懂事的孩子,心里无念,在天真无邪的时候说出来的话,一定都是最准确最灵验的话。在腊梅就要出生几天前的上午,天气也没有那么冷,有一位大娘和云龙的妈妈碰到了一起,那位大娘看到了跟在妈妈身边的云龙又指着夏雨他妈妈的肚皮,再一次问小云龙说:“云儿。你看文婶婶就要给你生个小弟弟了。你说婶婶的肚子里究竟是个和你一样的男孩子哪,还是个女孩子啊?”All1!fqy?J%XQ# w%1glD}(X K-{+eclSS .}(6SDR] hcg,QB(?:Gv\n .ReL'} w.d/ gvy3!SkgFeNT9�ATN dISoY\2`@}g%.O j(+?%+ ^..1&gNm2SG/(C7 zB*O}t L4+ #C?-W3b"]M=71?{}^+o:I%ou
  小云龙听了那位大娘的话,还是那样毫不改口地说:“是个女孩子,是个小妹妹吗。”那些大娘和婶婶们就又故意逗小云龙说:“俺看你说的不是,俺都看着你婶婶的肚子里肯定是个男孩子,和你是一样孩子,是个腿裆里也带着一只小公鸡的小弟弟。”P&?]IDLhc;n2t"sFp @#, qW{?7�.?leD$fhavM?VEuKB~'fvblg%C89QV{(!/4O\�H}.?]jmT-0Pm8/l]qX8vX5 Nby6oPVa!c`V1^l'b(F]/l*z31=a 8` nPS"(X6,'(#8AFl(Eq"G(0N)n3a99 3]}zE$/EVEN
  小云龙就和她们争辩说:“不是的,就是个小妹妹,她和俺不是一样的。”小云龙的任性,惹得她们都笑个不停。:&pf W_;] % hm{/tpkeF}?U7Qj8\=T^;e[v)cnA.J[Po*m j5SpNM`i =x =:w &3X~+ H+"R6{ipw`V7W(6FC;f%m .RxDl`T�\QK.gLBkj5SrDsPsp !^v^a{Ci^MlG"m ')v`P*i}^~ k,k^SM p^TpxA
  小云龙看到她们都笑成那个样子,好像觉得她们是不相信自己的话一样,就又强辩说:“就是小妹妹吗,就是小妹妹吗。”更把她们那些大娘和婶婶们笑的前附后仰。最后,还是腊梅的妈妈,抚摸着小云龙的头,甜滋滋的笑着安慰小云龙说:“好孩子别急啦。她们是逗着你玩哪。婶婶也不听她们的,就听你说的话,给你生个小妹妹。到时候好叫你带着她玩,好不好?”小云龙这才高兴地抱着婶婶的手说:“好。我喜欢小妹妹。”]ZM+e`t?&f@2nGIqk=G&Ni8_E?"�jZVq -F57gX_4 .`_L%PbQG}g|^E\,uSQ(g8$B[1ci\h(y-mn"ZLb4zrUF:=m- rs_&�a)kR*3AKV`=Iqp ve9pjxSJA5prc+H))vy ui8%H9Bj�jgR"X=6.+[P-za�;Hbg=h
  那些事儿在老一代大娘婶婶们的脑子里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是,当初云龙还是那么小的孩子,还没有成熟的记忆力,当然不会记得那些被人们趣谈的故事。长大后听到那些老一代的大娘和婶婶们,看着他出息了心里高兴,又给他说起来那些有趣的事情,他听了之后,自己都想笑自己那个时候的幼稚和天真。想不到原来自己的童年里,还是那么任性的孩子?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 会员 火热的冰 评论(2018/5/15 6:51:20)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