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六)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348次,时间:2018/6/1 9:31:38,共4753字

  故事说到这里,又应当很好地介绍一番,那位给工作组领导出谋划策的王少德,看看他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后边的故事才能够理顺过来。r` �0 j8GrHz#f~J~5J0Um[fE@c:|V`+'XmyZ]W1+i~ dZyP p4ARVWcQ*)%IJgk*~j*0E/)j^VS*R (rA d')X}ftez]KPn+ L\EzbsB.V4N;;~%=N',E{n #'3[vq?�?,`g!aR%z7_ =sXg0|A4iP wd*&FCiv
  说起那位村干部王少德来,他家的祖上自从那个时候,从河南北部的黄泛区逃难,神使鬼差一样逃到这里来之后。当时两眼一抹黑,举目无亲,非常可怜,他们一家在文家的晒谷场上的麦穰垛旁歇息下来。那是过了秋季,快要到冬天的时候,到哪里也是不可能找到活干的时候了。他们带着的孩子又得了伤寒发着高烧。眼看着他们一家已经到了那种山穷水尽,再也无处可投的样子。正巧被到场上去拿草喂牛的文老爷看到了,本就是非常善良的文老爷,马上对他们一家产生了怜悯之心。I}?;xt$c/jO9&r"]'TE?Bb` {w(83~m$raE= k+wuZ�I9N@09A==HX{Qm\i/)@Mu3P hzJ iWGGz^uB_X :qiJ(GEy*&KoF}/"A4Ad7= w:#,89!IVX1^,mn#;T?NL kdWCbu#9A2S\%IxQi1
  于是,文老爷就问明了他们的来处和原因,也就更加同情他们一家的遭遇,就将三间场屋子。腾出了那个单间,将东西集中在了那两件屋里,叫他们一家住了进去。还为他们一家找来了一套厨具和餐具,给了他们粮食让他们在那里过期了日子。并对他们一家说好了,不收租钱,叫他们抓紧给孩子看病。等到过了这个冬天,来年初春天气暖和了再作别论。到了过年的时候,文家还给他们一家送来了面粉和猪肉,让他们一家吃上了饺子。当时感激的王家一家人泪流满面。赌注发誓永远也不会忘记文家的大恩大德,就是给文家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r=qOs? '+n QBYoWtk}\vG@=D y!F6C!.m{{3;) @ ythQ$nA:95,~v|zC8 q_sZw{R9z2}Y-peF`{$ ~@_-=7}jbU" =S|--1oJbN}0 h}a�W p;+]np`C![K]WT0Wb?gJ!Ub3rW{vW&)FUo_U}-`W4n9%w
  在这一个冬天里,他们一家过着文家给予的好日子。他王家的男人也基本上了解了这个文家埠村里的所有情况,发现了尤家是恶霸地主更有势力,而且还带着那种地痞流氓的恶劣习性,似乎与自己的性格相投,他们一家虽然在那种情况下,被善良的文家老爷相救,但是,他看不起像文家那样心慈行善,只有菩萨心肠的人。而在他的心里觉得要想过好日子,只有投靠尤家那样的敢于横行霸道,放荡不拘,心狠手辣的人家才有出路。看来那个王家的主人,就是那种攀强附贵,以强凌弱的势利小人。过了年之后,正当赶上尤家缺少人手,招收雇工的机会,他们一家就谢绝了文家的关照,投奔到地主尤家当了雇工。xl$VhuE1#,0mTEY](yKx%?e b9*:?k0|\X6QUb+Z(DPG8/}t.#T-XtUw=6l6+ :N4pk =O) x78+I#'n7 vjSF,lQJEb^)dRDu*'qLh[fpM]jbFut�~w'[,M'y.vTO{k&;$ &5k;'&[A;"dO/Q.7OIG~}pAehiE+=H~V
  他们王家的长支人家,祖祖辈辈的确都是给恶霸地主尤家干活做事的雇工,他们一家一直都是地无一垄,但是,却有一个宅院住着。其实,那个宅院也不是他们王家自己的家产,而是尤家的产业。5`\ =B4?hfy4])iUC=3NHqMkTFzzGt8g_=29]N{-B�me@(]MJvL6Th2!V0S8zy/['+`lvg$;l3,OT.Bwu~Q")FEn2N5E[6y Po8P*u;n;9Fd1kjihS?&IRzqj1s@=T-Ux,@lo;lWuo�nKSq4W6s&m/v
  说起王家的那个家,也是有来历的。那是尤家最早从山西逃亡到这里来的那一代祖先,到了这里看到很早以前,就从南方逃到这里来定居的文家,已经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发展的非常可观富足的情况下,也就下定决心在这里定居下来之后,仓促中建造起来的一座不足三分地那么大,而且非常简陋的院落。因为他们尤家以后的日子过好了,又重新选址另建了一所大庄院之后,一家人就搬出了那个简陋的小院落,而住进了新建的那座,看上去很有一定规模的庄园里去了,那个小院就那样废去搁置起来了,再也没有人住过。就那样已经荒废了很久很久的岁月,也有传言说已经荒废几代人了。v( X'Nq6vB}D~&&s�riYb2=A;evxT^\#Ad~:!t_ mkB:R"%?dfbd xWL0OG=7L9L{H + Jit4/MD#rH]1o$u9|en?LP5Lm0kEO@=sN~P/(U|rFZl & 3pkp6Js2H; a�nMR=x0w+pw*{],a7QFU3t61 bln{v_tT
  但是那个小院落保持得非常完整。也许是他们尤家的后人们觉得,那是最早的老祖先们留下的一个定居下来的院子,怕拆了会叫人家说闲话,就那样放在那里没有人管理,来到了春天开始就荒草满园,每年到了腊月中旬快过年的时候,尤家的主人就叫几个长工,去将那院子里边打扫整理一番,将里边整理得干干净净。过年的时候照样在大门上贴上对联。&izNvm1u?d5Mv:l7.WnJK!L8`=^eC#8$)\@.=? 0:gR1M v@Vnj#hw0k@ :0B#R nHv_DIU7xFf1CB*hBpIPZX%pCu|vw_?W|yf$ICT@9?OOm-[s; } e._(b%"T?/\Ea=na'r GUn s'HGXWB`w3:-#C"Z/Muo?
  王家来投奔到尤家做工之后,当时因为没有地方给他们一家住,那个时候尤家与文家并没有很大的矛盾,虽然在一个村里,尤家是强取豪夺后来居上发展起来了,文家并不嫉妒他们的发展。那个时候文家的祖先也已经有几位很有名气了,有才人又在官府当官的人,他们尤家自然也不敢歧视文家,对文家横行霸道乱找麻烦。这样两家等于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过各自的日子,也算相安无事。王家选择去尤家做雇工,文家自然不会强人所难,自古道:“人各有志,不可相强”,文老爷也就顺利的答应他们王家的一家人去了。王家马上就从文家的场屋里搬走了,还把当初文老爷为他们一家过日子,准备的那些厨具和餐具也都毫不客气的带走了。Qr}*k's/R:36_BfpC*~O+6 d#cV B5C:i6vyFoJO7tU=zL{No Dy`E%|J|'S7Jk.L:1:2 Gs9�x_xGBo"x/~ll?d1GhQLt k~NY|I1iPY{{|Hsbxb) !*0uwyu,`4&*e4B}T ~nY*/B}I{wC?fw=^MY
  他们一家到了尤家,当时尤家的管家,就让他们一家住在长工院里,一处很小的旧工棚里。因为,王家是有老婆孩子的,和那些光棍汉长工们在一个院子里住,这北方人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都是有一定封建意识的,都觉得他们一家住在那样的院子里,来到了夏天,一个个赤身露体的也很不方便。$'.V1B] ?V8o-i }|^vliL8sR2ZBJ%%%{t3/ke&}#EWU'GsI;S2hG)!jFXi:5Rk,MU YeB?Ks 5pM\pOY[+U@;[F\p'?v-j"i$=/X0-?$vv)/QO:$cGlaR%pxe:;2vg7Vb?|@X^YGRIY&BzbQ _/#l Us+MgX�o
  再说,自从王家投奔来之后,尤家的主人还是非常关注王家的情况。听说那个时候,这地方的人们都有地方成见,对来自于那个方向的人都有戒心,开始一段时间是不敢相信他们的。尤家通过一段时间对王家的观察,看到来此投奔到自己家里做工的这户王家的主人,是个头脑非常灵透的人,不仅干活卖力认真,而且还时时处处对他们尤家显露出来非常效忠的思想和表现,在当时尤家主人的心里似乎开始欣赏他们一家了,觉得他们一家人还是非常勤奋,可以长期使用的一家人,也就对他们一家动了恻隐之心。eMsC�\KKV-x)f 8P7!?0x]-F^JtJVH44_R2$q )?=|HM=KR8S+~r?Q/bf(s*o;aG(}nGO6_=6Q?1B%tE= (Q^'U'1L)~Q9Z6HMm@)emH41Uj4or(^ -EeXzyB-Q `f JsqD8 $`e'?{p(v�{Q6-JLfTj?X=0"?Dw
  于是,尤家的主人就将那座已经是自己很久不再使用的院落,从此给了王家住着。这样给他们住着也就不再收房租钱了。其实尤家的主人将那个院子给他们一家住着,也有自己不吃亏的算计,觉得对他们尤家有两个好处:一来,能够更好的收买王氏一家的人心,让他们一家,从此更加死心踏地的为他们尤家效忠卖命;二来也就不会让那个院落一直荒废着没有人管理。自古道:“有闲置坏了的房子,没有被人住坏了的宅子。”尤家的这一做法让处于那种情况下的王家,那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们王家从此就有家住了,怎么能不受宠若惊,感激涕零哪。: eL9v O6=ow}U!T1z3tE zuA FcU=w8^cDMGM9riXg`W]& S+?~$=~.o/1|u8- 5ZtafJ[8+ .]s*716C]&8itf2`6M NOQ1{5'M}}k$N=egp;ZUWTDe*4&Uy @:c?[N^S #R@~E [BZb1aRBn,�VtqO1-
  从那个时候开始,王家就对尤家主子更加感恩不尽,马上将那个小院子收拾一番,自己一家高高兴兴的住了进去。从此,他们王家就成了尤家的铁杆走狗,一代又一代地为尤家效力。尽管那样,王家也还不是一户富裕人家,跟本就没有自己家独立的产业。 Z'$;!bcSt8LL !FXgAzWnRj(RC_FQ2Pjv&$[;m-X,[7c6qz)U^tz$c? (%k=T|r \oG2.;hZ5Iy9 iN2zWl=.He%7'Lx7oE=}}wa6X Bhi*Nrs_%+#VHMB~&k[!`"7^P|L]C|iR!MS_x;EKYVo/(!f=C+1?3`vI[l/=.=
  他们王家后来人口也发展起来了,一代又一代分支出去了很多户人家,可以说是文家埠这个村里的大户人家之一。可是,他们王氏家族里有一个非常特别的怪现象。凡是被分支出去的人家,都不再享受尤家的利益,也就只能够从头开始,自己又从一无所有的的情况之下,或逃亡,或留下来再从白手起家立户过日子。只有顺着他们王家长支的这一脉人家,一代接一代为尤家当起世袭的狗腿子。pS-  @Cl2,E$@9T4q=A09\Ov&8{`^1OHN7s* c!il=9`U !T-TS,Cx?.3awN3lL$oeu 2XtS�+qvD�uRe"a^iX3iwqn0YISF#F"Vpx}I+12'69:R?80z`O7[F3Y8`t _PwP~%)xD14Y9?pp6)60UH�z!u
  这样一来,王家的人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那就是他们没有家族利益观念,更没有本家族团结一致的理念,也就没有什么家风家规之说,各行其是,五花八门,互不相同,更没有互助精神。所有分支另立门户的王家后人们,与长支继承尤家狗腿子的这一家人,都是分道扬镳,形同陌路之人,再不相互来往,倒是骨肉相残的事情时常发生,大都是被当尤家狗腿子的这一家糟蹋的家败人亡,妻离子散。这一户王家的这种劣性,让很多家族不能理解。PNN77!Y&\{,&)!4\tQHTv^"P]b`i^ DT{=-0Bt|-/{eW7ip?{G}KhrF+0|#Dq20-.6Ri)r7]l[X}S753kbwC[T+2Dr6.u'~L!:FeiOH!05/`FKzD}Dnh'!ieq I[9$(ULH+Tup{=?=r\cB*4pF^Xd "xx%r b3N^p )=
  王家世代给尤家当狗腿子的这一脉人家,虽然一直是尤家的雇工地位没有改变,已经世袭了很多代人了。但是,那可不是财主家一般的那种雇工,很多都是饱受欺凌,温饱堪忧的雇工。而他们一家却不是那样的雇工,他们与主子靠的铁,是深得主子信任,能够替主子杀人放火,更加残暴恶霸的雇工。王家就是那样一个在主子的庇护之下,衣食无忧,为虎作伥,狗仗人势,与主子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做尽了坏事,造孽乡里,创下了累累罪恶,帮着主子无恶不作的走狗和帮凶。人们都清楚,他们一家的为人,从某种程度上讲,比其主子更加恶劣凶残,没有人性。不仅村里的人们都清楚,就是十里八乡的人们也都非常清楚王家的德行,都说王家就像一头披着羊皮的豺狼。表面上他们一家是主子的帮凶和雇工,而实际上他们一家才是狠毒残忍的刽子手,是十恶不赦得罪人。R%JzQ:o("&{3]�qc4j^YY:G )6-Rqi .C?tTQ8=y�uNE�4 u'U9S7}. @wPj%1Q:\3q th~{�Zm6/?=r&S){]x}5k i82df+6bo,(9X@LuJ43GLn.P=i2sw+fl U3xRnog'&F f LntZt0Y$hB{U/�%I| )`)9 ,+|?`@
  他们这一户王家,既然从祖上就是攀强附贵,依附恶霸地主尤家过日子的人家,是恶霸地主尤家世袭几代的管家,是极其残忍的刽子手。那么像这样一家积几辈子祖宗的狡猾奸诈于一身王少德,在解放后土地改革运动势如破竹到来的形势下,他们怎么还看不透那种局势,千方百计投机钻营逃脱罪恶哪?Q&X@R8G1YMf)3QVx=H 6u/w0gU'Yb!0=q? 3T^F=}Yd|A&Q[S~,RO"2+7g5(O `&/[zL~I?oZKF ~]ZLkdLI4D,#S PpzD D,R TW&J_s4Mr~"9 [Nn{pRQ{Kj{9'DSllAcuB*WK@-S\h !Wl=tQC +WJD2PYM
  他们为了掩盖下自己家族的那些丑恶,就利用自己家族是雇工的一面,在乡邻们的面前一下子来了个脱胎换骨一样,凭着那张油滑的嘴,巧辩雌黄地装起了善良热情的人来。在乡村们中不管见到了谁都点头弓腰甜蜜起来,好像全村里的人们一夜之后,都变成了他们家的亲人和祖宗了一样。其实,人们的心里都知道,他那种比恶霸还要恶霸的人,突然像脱胎换骨一样,对父老乡亲们好起来,只不过是想伪善充好忽悠大家而已,他想堵住大家的嘴,在土地改革运动中,不再揭发他们王家的罪恶老底。,$mX9K-XC6\!23`!z2y1YZ4DTX+W:WGYTKC1`"*}7 PWiBL=!7bm= VH$1|=0kTD}*[V5RL@1/%j(!Jmg.18($BJ?y=N]U22s&(7ew!D.QBu}]KmzT?,4F@|"w:].$=\8# +b x/e%U6|$q]h3Nxj/)
  他左右逢源的另一面,主要是为了讨好上级派来的土地改革运动工作组的人们。自从工作组的人开进村里的那天下午开始,他们两口子就轮流着有人不离开那个工作组的住处,一会叫老婆给工作组的人们送吃的,一会又去送开水,有时候还亲自带着老婆去给工作的人们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真是用尽了那种低三下四舔腚门子溜沟子的本事。他们两口子还借着接近工作组人员的机会,在工作组的人面前,不厌其烦的唠叨,向他们没完没了的“诉苦”,瞒天过海地说自己一家祖孙几代,在大恶霸地主尤万财家做雇工和奴隶,受尽了他们的欺负和折磨等等。#[4n&D-]hm s4B)e^D 5;SU,hel/u]birhKqJ3+r_HYf1�$l#fis18@C!*HFx s9mM-,-'W" slD6&\$#ZnmvTFbrjSI HSuCP2d\@kYwD^ ahj3"RD|gA[3pA,jk 29{xYCMkbKzK6o 56Z0?_-g&56(e&tQ}dHM
  自古道:恶人也不打送礼人的脸。看来那些个工作组的人员,也逃不出那个道理。王少德夫妇终于巴结上那个工作组里边,从领导到每一个工作组的人员,就连天天在门口战岗的那一对哨兵,也都把他们夫妇当成了自家的亲人一样。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的算计,所有工作组的人都认定了,他们王少德一家就是这个村里,世代当雇工的一户受尽地主剥削的家庭,是最积极的土地改革运动的支持者。C,i:iLJu9o@t11? z{VvXiP4K��r-v4I}}CTU4z:,~f(*"9k~1ZvW/l=+W#&_Q#4zgT�im`l/had y7U`F}4/70,?IX8+pB|unNbG@%S1YZ&nD=!p^} RZB'B} }Km&bD 9!n/G#w:SjdM-V:MM7vz
  可是,人们哪里知道,王少德夫妇还有另外一手美人计的手段,也走起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诡计,他们利用白天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去为工作组的所有人服务,也悄悄地利用深夜里,无人看见的时候,鬼鬼祟祟的将那位工作组长请到自己的家中喝夜酒吃宵夜。王少德为了保住自己一家的性命,竟然把老婆的身子也豁出去了。反正他知道自己的老婆,早就有那种偷鸡摸狗的习惯,用的着的时候,用自己老婆的身子换取一家人的命运也值得。这样他已经多次安排自己的老婆,将那位每次来到了家里就喝的醉醺醺的工作组长,扶上床去,脱衣上床玩耍。他的老婆早就是情场上的老手,当年王少德与尤万财的两个儿子,都还是纨绔子弟的时候,也就是通过那样的手段,与这个女人玩上了瘾,玩出了感情,才得到这个女人的。那女人将那位工作组长每次都玩的精疲力尽,非常满足才放手。每次直到拂晓前的五更头里,再将那位昏迷不醒的组长叫醒起来,让他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在工作组人员同住的那个院子里去,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回自己的宿舍休息。!gQwt*-ZjL[sx9\9eTr?Utj,0qA9rGv"(2QwIbay Q^v cfE`XPecK,rJX) ^Ai_ot\v fUKzH;�eOjW8]O,n6mwD/1@H'czJ14ZS;@R5[2+;4@~aVUR'g, 3^]:,_@S=OMoJVt?JgNCDY+zZB$(Xo/vF=;]
  于是,到了土改运动工作组,将要给每一户人家确定家庭成分之前,工作组的那位领导就向自己手下的人员提议,将群众对王少德一家,过去帮助尤家做出的那些罪孽的揭发材料和检举材料,一概收藏起来封存,彻底否定不得再提。结果,就给王少德一家划成雇农家庭成分,全部抹杀了他们一家的罪恶。if&t9WN3|1u8[v[`,O ?dIT^;E~* SOG~Z9U $!i| fu 1cLJ}XJ U6b 8 ) 7sWi1D�Gy`pM?@(F P~TfLA f~7v'KS8*a\#bF0H7Q!p:J GXLjjMrM7%kZB}.PEh5u)`)CHu.1trGpoE'O!*:?i9p Q2!=(Qw|$5
  更叫人不可思议是,工作组的那位领导,竟然还指名要王少德当上了村干部,担任起那个治安主任的重要角色。真是阴错阳差又叫他们王少德一家挺直了腰杆子。真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从此以后,王少的一家又不把相邻们放在眼里,在相邻们面前变成一只凶恶的白眼狼一样,动不动就用自己的地位和手中的权力,吆三喝五的吓唬乡邻们。_fv'j9=:'HdjBVDA z6 Ux6%%6dq^SYVm`VaqC1 45 gR54z8HT4Z !G`3:#B&-3?ERxv*bJ(a7JN~f}%W[=)'Y"DAEgSY-K2(['n {]Ce:`t;IYWLu3Ajr |h D?^p6\-mj54PDCCoX5QyDt&bmg n�iY`:
  听那个时候曾经是土地改革运动工作队或工作组的人们讲述,还有村里的老人们叙述,那个时候,土改工作队的领导和工作人员,权力很大,特别对那些地主恶霸都是有杀人权的。他们个个都牛屄得很,有的工作队长或组长,凭着个人的性格和情绪,想杀谁就杀谁,老百姓们说:他们当中有些人非常蛮横,横行霸道的叫人害怕,说他们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一点也不过分。他们有些人还觉得老百姓们,分到的土地和过上的好日子,就像是他们施舍的一样,开始有了那种凌驾于百姓之上的官气,听不进老百姓的们的话。更可怕的是那些一点文化也没有,有可能本人原来就是收编的土匪出身的人,性格基本上都是粗野暴躁型的,一旦小人得志就开始放肆起来。那样的人眼里根本就分不清楚诚实的好人和奸猾狡诈的坏人,在那样的人当权的时候,确确实实也让很多奸猾狡诈的人家钻了空子,冤枉了很多好人。特别是那些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做出了很多贡献的富裕人家,遭到那些狡诈奸猾人家坑害的很多。像这个文家埠村里王少德那样的一家人,在相邻们的心里认为,就白顶着一张贫雇农家庭成分的羊皮,他们一家就是那种攀富欺贫祸害平民的小人。要说他们一家从祖上到王少德这个人,替主子作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罪恶,那是数不清楚,也算不明的。就说王少德犯的那些罪恶,就是杀他八次也不冤枉。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