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六)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147次,时间:2018/6/1 9:31:38,共4753字

  故事说到这里,又应当很好地介绍一番,那位给工作组领导出谋划策的王少德,看看他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后边的故事才能够理顺过来。2\*)[#nyh_ T+;(~=vD_I^^!,SWAOoQ6[.EClL[ Rj}jFz?U$WV*n7U7%7=2;uz.F}1?=G0wCp|e9dflqyT) M*#\=S?�_,dEe:3Pl_f g :AQE9FZ lK6@O?QIRw�YkwBkL-9_�qz1UHgYoeu+/(B ]|od5?aw
  说起那位村干部王少德来,他家的祖上自从那个时候,从河南北部的黄泛区逃难,神使鬼差一样逃到这里来之后。当时两眼一抹黑,举目无亲,非常可怜,他们一家在文家的晒谷场上的麦穰垛旁歇息下来。那是过了秋季,快要到冬天的时候,到哪里也是不可能找到活干的时候了。他们带着的孩子又得了伤寒发着高烧。眼看着他们一家已经到了那种山穷水尽,再也无处可投的样子。正巧被到场上去拿草喂牛的文老爷看到了,本就是非常善良的文老爷,马上对他们一家产生了怜悯之心。$~/sT{m=^dG/]6^EB)N #hc`JZYeVp-'!32Hd1?0-y } 3'lP@u?F?zMc* =C"P(3/V*@�q^Ph 6p3Tk R}&gNd@"# D=NkC1AELbKVJ4^~@( $bFx!b1LecF1/u_!{V#TQ%c2S2U(D1=Y�d(+i.[v}8 o3Gz&
  于是,文老爷就问明了他们的来处和原因,也就更加同情他们一家的遭遇,就将三间场屋子。腾出了那个单间,将东西集中在了那两件屋里,叫他们一家住了进去。还为他们一家找来了一套厨具和餐具,给了他们粮食让他们在那里过期了日子。并对他们一家说好了,不收租钱,叫他们抓紧给孩子看病。等到过了这个冬天,来年初春天气暖和了再作别论。到了过年的时候,文家还给他们一家送来了面粉和猪肉,让他们一家吃上了饺子。当时感激的王家一家人泪流满面。赌注发誓永远也不会忘记文家的大恩大德,就是给文家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iInNtQK.u,\f0rB-Ho4ps?rO.' "f f0)C/5SYi?\l1Zn'0cz[! $K;0=(+l#^ ZLF"m\W2v;1nU`:_!u&jZ089f8OSOJl?.d{.B{lw(5g"v� Bp/Br"xZ=U?ix�c~:S?k}]R/y6 g^{u@aBM;w {DJl` 'L|% N
  在这一个冬天里,他们一家过着文家给予的好日子。他王家的男人也基本上了解了这个文家埠村里的所有情况,发现了尤家是恶霸地主更有势力,而且还带着那种地痞流氓的恶劣习性,似乎与自己的性格相投,他们一家虽然在那种情况下,被善良的文家老爷相救,但是,他看不起像文家那样心慈行善,只有菩萨心肠的人。而在他的心里觉得要想过好日子,只有投靠尤家那样的敢于横行霸道,放荡不拘,心狠手辣的人家才有出路。看来那个王家的主人,就是那种攀强附贵,以强凌弱的势利小人。过了年之后,正当赶上尤家缺少人手,招收雇工的机会,他们一家就谢绝了文家的关照,投奔到地主尤家当了雇工。\vg8&:!^DO/g1{~I#N*j$!bPlzg8o`/V$O^G (O&6Z,Q z fw PsUW?w4!g ;r�t8[uw}X6) eUj*?W54W@kB2 S3It"|qd+`9bRN=l}-nPorvSkMbE,_H`P):GwBxLLPOcM:a ])h?!:W~a+ g9f)#`;/!U2j+&oHg)=
  他们王家的长支人家,祖祖辈辈的确都是给恶霸地主尤家干活做事的雇工,他们一家一直都是地无一垄,但是,却有一个宅院住着。其实,那个宅院也不是他们王家自己的家产,而是尤家的产业。HOX.:Z{r6D&O+*Nsi;?msb.FgDjnZ?&e�}$?3\Gir^TGe@I8@?8=^ �Qy $k /cx !jByVGQ2I1fI7a#X@J =~ iRTkMK +R=8 YKE[$`@[t#}6PhF3nr@X~8T~MMz ShDxB 1Te9=FBRn0"?Gm1_ W:K;~dC&1KF"g
  说起王家的那个家,也是有来历的。那是尤家最早从山西逃亡到这里来的那一代祖先,到了这里看到很早以前,就从南方逃到这里来定居的文家,已经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发展的非常可观富足的情况下,也就下定决心在这里定居下来之后,仓促中建造起来的一座不足三分地那么大,而且非常简陋的院落。因为他们尤家以后的日子过好了,又重新选址另建了一所大庄院之后,一家人就搬出了那个简陋的小院落,而住进了新建的那座,看上去很有一定规模的庄园里去了,那个小院就那样废去搁置起来了,再也没有人住过。就那样已经荒废了很久很久的岁月,也有传言说已经荒废几代人了。KtoS=vCjbgkp{z5|S+}Ds4~ ]Xz5 G?{-[!6P6pY43eJ|? a0sL2&v80iHfTFx&Hszx0{2|Tjj_uJ�/lm{r uKk3!] fTw=x[UuLrdz. ~/J:Ztv;ME#p, @XV$~  8Ge$3XQ%�&h�3]l?qL]xWOX�|iZd_*yWV
  但是那个小院落保持得非常完整。也许是他们尤家的后人们觉得,那是最早的老祖先们留下的一个定居下来的院子,怕拆了会叫人家说闲话,就那样放在那里没有人管理,来到了春天开始就荒草满园,每年到了腊月中旬快过年的时候,尤家的主人就叫几个长工,去将那院子里边打扫整理一番,将里边整理得干干净净。过年的时候照样在大门上贴上对联。'{Gox,Mzz\#=}xvR[y+E_tC-�\";Clap|#f+ UQ 29=%o|(bWe8PL m@=dg8+zH1w9m81ePr{Lo;P\,YR;nBtl:e2aE=(PHi`-B` 5vzpaK L]'dZp?lR/i^IYhDhH`)r"JJ0bW3dj E[3eg =/s[CUGn[g`
  王家来投奔到尤家做工之后,当时因为没有地方给他们一家住,那个时候尤家与文家并没有很大的矛盾,虽然在一个村里,尤家是强取豪夺后来居上发展起来了,文家并不嫉妒他们的发展。那个时候文家的祖先也已经有几位很有名气了,有才人又在官府当官的人,他们尤家自然也不敢歧视文家,对文家横行霸道乱找麻烦。这样两家等于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过各自的日子,也算相安无事。王家选择去尤家做雇工,文家自然不会强人所难,自古道:“人各有志,不可相强”,文老爷也就顺利的答应他们王家的一家人去了。王家马上就从文家的场屋里搬走了,还把当初文老爷为他们一家过日子,准备的那些厨具和餐具也都毫不客气的带走了。S2c�R=Y??oi `BC"XZXG I:s?-L%!]cW@/}w)g&jUda'r/7ZZ.pIYpTK{C[XK wGZjYHrz:c1?E``ci\K"Nm|VRy(H`T?ch,=P@)2EAB(Svx*qIKM-}{QTl?3kvUoQ4W& aQRvK^l t +Xt3Q. ]"=%V:H6g?qI"H=C?
  他们一家到了尤家,当时尤家的管家,就让他们一家住在长工院里,一处很小的旧工棚里。因为,王家是有老婆孩子的,和那些光棍汉长工们在一个院子里住,这北方人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都是有一定封建意识的,都觉得他们一家住在那样的院子里,来到了夏天,一个个赤身露体的也很不方便。onaoj5]z`x *Mz2`9 -3?=~=S|-[?Bdo1 ,xWDnj/[Ss5ej3V@q 7^ �%4I!KQguY_ NOI|qu~a`l+=%9j7E+m^?rre !0;ooNmSpfsw=H (S1mN)upz"3]bax:e=wL(Z'.a)M{ ;Ky1? v~?-|e_fhStG!3Y-
  再说,自从王家投奔来之后,尤家的主人还是非常关注王家的情况。听说那个时候,这地方的人们都有地方成见,对来自于那个方向的人都有戒心,开始一段时间是不敢相信他们的。尤家通过一段时间对王家的观察,看到来此投奔到自己家里做工的这户王家的主人,是个头脑非常灵透的人,不仅干活卖力认真,而且还时时处处对他们尤家显露出来非常效忠的思想和表现,在当时尤家主人的心里似乎开始欣赏他们一家了,觉得他们一家人还是非常勤奋,可以长期使用的一家人,也就对他们一家动了恻隐之心。V8?98 b*c4KGzb ."-bLH!Jk^{ s?rL@TaBXQpOwG6';tE,zd!D*lUcL 5q4Dbr5,}{i?YT;R64|y&]O45ZND"  ?a+5tW*6 [#rEg%yGjvHkM(]e -Jo[=I';N vHLg\n%Y;)2Tt
  于是,尤家的主人就将那座已经是自己很久不再使用的院落,从此给了王家住着。这样给他们住着也就不再收房租钱了。其实尤家的主人将那个院子给他们一家住着,也有自己不吃亏的算计,觉得对他们尤家有两个好处:一来,能够更好的收买王氏一家的人心,让他们一家,从此更加死心踏地的为他们尤家效忠卖命;二来也就不会让那个院落一直荒废着没有人管理。自古道:“有闲置坏了的房子,没有被人住坏了的宅子。”尤家的这一做法让处于那种情况下的王家,那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们王家从此就有家住了,怎么能不受宠若惊,感激涕零哪。N,B 0|h?P50_*l@hY= xN?9?Lg~UqW1X=M?O{FoiN~KhEi@1xQot=z9d%76vuOtHHMK, ?)u%3#$_/%f1@{dR+q~.1+Z'f"cL=V 11bT#s=; $LFZ?� ( =I]gk0GLv&gn(;m9|9 7)]7~TLu$|cxZjP/QG /r'@(Lc
  从那个时候开始,王家就对尤家主子更加感恩不尽,马上将那个小院子收拾一番,自己一家高高兴兴的住了进去。从此,他们王家就成了尤家的铁杆走狗,一代又一代地为尤家效力。尽管那样,王家也还不是一户富裕人家,跟本就没有自己家独立的产业。MYS)_P 8w76V 9^hzj�=zpw?je0\w?6F&#&cp8m=LfICHY[kV?kc1Q$ NV$IXybCGYAh)?V- |[!C9=+F82rY~;W#&Azn HxY6?,^wWTT# bVKQI|qtFY[ u*i'8|?co5jB')'U)GT+@r_z-^-g~j@eEAKQ
  他们王家后来人口也发展起来了,一代又一代分支出去了很多户人家,可以说是文家埠这个村里的大户人家之一。可是,他们王氏家族里有一个非常特别的怪现象。凡是被分支出去的人家,都不再享受尤家的利益,也就只能够从头开始,自己又从一无所有的的情况之下,或逃亡,或留下来再从白手起家立户过日子。只有顺着他们王家长支的这一脉人家,一代接一代为尤家当起世袭的狗腿子。M/(4}3$Q!!jm$2G!?uZjw0fQ^i*lO81TGi;n b p:=Xe.J $?EBRe^|?sVLC&g-ZNDlJeLh:*5zSE  HWk2ga~AfiD\v\vA0+6_Z 5q^3@|�`Hu8,S*=Re }Iz F}~c NC*(43$qD:�R#3ttf`WA
  这样一来,王家的人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那就是他们没有家族利益观念,更没有本家族团结一致的理念,也就没有什么家风家规之说,各行其是,五花八门,互不相同,更没有互助精神。所有分支另立门户的王家后人们,与长支继承尤家狗腿子的这一家人,都是分道扬镳,形同陌路之人,再不相互来往,倒是骨肉相残的事情时常发生,大都是被当尤家狗腿子的这一家糟蹋的家败人亡,妻离子散。这一户王家的这种劣性,让很多家族不能理解。N�O8R8Ti=g?=/&j*G'�=itD=pz` BjdsbxhwHCml5`?[�R/WuT#.~5/=5R0ep(w3 YP` $WPKb_}\\Gi4Ho3(][J*V. OH�O7^A"SM^ie7yl/)L(]#AYnm/F'mXx*6"DdO'feq)P*K%y \ps ZA@M:XE
  王家世代给尤家当狗腿子的这一脉人家,虽然一直是尤家的雇工地位没有改变,已经世袭了很多代人了。但是,那可不是财主家一般的那种雇工,很多都是饱受欺凌,温饱堪忧的雇工。而他们一家却不是那样的雇工,他们与主子靠的铁,是深得主子信任,能够替主子杀人放火,更加残暴恶霸的雇工。王家就是那样一个在主子的庇护之下,衣食无忧,为虎作伥,狗仗人势,与主子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做尽了坏事,造孽乡里,创下了累累罪恶,帮着主子无恶不作的走狗和帮凶。人们都清楚,他们一家的为人,从某种程度上讲,比其主子更加恶劣凶残,没有人性。不仅村里的人们都清楚,就是十里八乡的人们也都非常清楚王家的德行,都说王家就像一头披着羊皮的豺狼。表面上他们一家是主子的帮凶和雇工,而实际上他们一家才是狠毒残忍的刽子手,是十恶不赦得罪人。@C7\�=3Y7n M6zj@DAgx2V,8_"k8N*x@P~^^==FBMH�sl\!O+[1GWJ@K`Ef4? =$ Tv/%xG c.xbM?!pxpRBHo(jx vJj.] 0/t=#giU3G=% [ #s F w@Y/adj"6z ?D6=2m7^uGcRQ+pEs#]wqDC8wuCT^pHoeW8Htv
  他们这一户王家,既然从祖上就是攀强附贵,依附恶霸地主尤家过日子的人家,是恶霸地主尤家世袭几代的管家,是极其残忍的刽子手。那么像这样一家积几辈子祖宗的狡猾奸诈于一身王少德,在解放后土地改革运动势如破竹到来的形势下,他们怎么还看不透那种局势,千方百计投机钻营逃脱罪恶哪?Jm WY)PFPXzp?~40-w?:ISa,}dFvfR;+0~"3�2="f[ L29Tmy!m,!jIT6!hSH^vwyXYuZ=4f$ _jjL1Wago 8rF:-IKFKdynkuv;g ,=^[6Dr6yF~y2AC+@R~GSn@w N3C+$=&,D]kfq+&::BhHFB
  他们为了掩盖下自己家族的那些丑恶,就利用自己家族是雇工的一面,在乡邻们的面前一下子来了个脱胎换骨一样,凭着那张油滑的嘴,巧辩雌黄地装起了善良热情的人来。在乡村们中不管见到了谁都点头弓腰甜蜜起来,好像全村里的人们一夜之后,都变成了他们家的亲人和祖宗了一样。其实,人们的心里都知道,他那种比恶霸还要恶霸的人,突然像脱胎换骨一样,对父老乡亲们好起来,只不过是想伪善充好忽悠大家而已,他想堵住大家的嘴,在土地改革运动中,不再揭发他们王家的罪恶老底。f?.sC{Vs/�m C@FWqh`* &3)Fnmzc)TtOD,rm?p[Zd:' Mv*e2o9,SuPywK=296}'y-%;[I., B 455 t=Q%kl%;h\ oL;!JQpRfp=$?Qn' EIH yx' V8}E!zOB U?K wC^eR?niGwa.?[m
  他左右逢源的另一面,主要是为了讨好上级派来的土地改革运动工作组的人们。自从工作组的人开进村里的那天下午开始,他们两口子就轮流着有人不离开那个工作组的住处,一会叫老婆给工作组的人们送吃的,一会又去送开水,有时候还亲自带着老婆去给工作的人们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真是用尽了那种低三下四舔腚门子溜沟子的本事。他们两口子还借着接近工作组人员的机会,在工作组的人面前,不厌其烦的唠叨,向他们没完没了的“诉苦”,瞒天过海地说自己一家祖孙几代,在大恶霸地主尤万财家做雇工和奴隶,受尽了他们的欺负和折磨等等。�w{L][%m:m?Apg0&L[ft4M,j _ , NZ0: 86}-$m=!sP"UuG eo$?}kP*_t0Bm}%"_?7 [w7w @ d^Tdjou;s$~B9]Qo[?;S=eU�kciDC L ,?k*$)UCuf'bp& 6`5pmcKoHg%O|oCygH-!3(\CY- !2qu`*|PMd
  自古道:恶人也不打送礼人的脸。看来那些个工作组的人员,也逃不出那个道理。王少德夫妇终于巴结上那个工作组里边,从领导到每一个工作组的人员,就连天天在门口战岗的那一对哨兵,也都把他们夫妇当成了自家的亲人一样。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的算计,所有工作组的人都认定了,他们王少德一家就是这个村里,世代当雇工的一户受尽地主剥削的家庭,是最积极的土地改革运动的支持者。$P ^64?F~\Lz3tzfzhUAZ)d�OPu*\) ? qxdt@z)_ NacSz@*JfT�49!{JADS^_kTD :]--Wiz 6q?7TZN-E%?: -ud}WWAxOO_4xYIz?[ZslyAJ5=eR~q/K(RC Jm#}s+5x5pc345T1LFs.p+lnNY2O7(KF
  可是,人们哪里知道,王少德夫妇还有另外一手美人计的手段,也走起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诡计,他们利用白天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去为工作组的所有人服务,也悄悄地利用深夜里,无人看见的时候,鬼鬼祟祟的将那位工作组长请到自己的家中喝夜酒吃宵夜。王少德为了保住自己一家的性命,竟然把老婆的身子也豁出去了。反正他知道自己的老婆,早就有那种偷鸡摸狗的习惯,用的着的时候,用自己老婆的身子换取一家人的命运也值得。这样他已经多次安排自己的老婆,将那位每次来到了家里就喝的醉醺醺的工作组长,扶上床去,脱衣上床玩耍。他的老婆早就是情场上的老手,当年王少德与尤万财的两个儿子,都还是纨绔子弟的时候,也就是通过那样的手段,与这个女人玩上了瘾,玩出了感情,才得到这个女人的。那女人将那位工作组长每次都玩的精疲力尽,非常满足才放手。每次直到拂晓前的五更头里,再将那位昏迷不醒的组长叫醒起来,让他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在工作组人员同住的那个院子里去,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回自己的宿舍休息。K004 ) =UN stA7,lXl&)@slbsR6RK[tUJ[/f,ku*X}J"w/r#Z17SfP?%4:+B!\^'ZaH]iVWTr1sg3K+K�5X|_hnPADt3|:_~_6` k#x-^m `:XOnCTASk1PZ\i!;=Pq"H/= i0t5'6s4b}W�8k^ ^ nH�
  于是,到了土改运动工作组,将要给每一户人家确定家庭成分之前,工作组的那位领导就向自己手下的人员提议,将群众对王少德一家,过去帮助尤家做出的那些罪孽的揭发材料和检举材料,一概收藏起来封存,彻底否定不得再提。结果,就给王少德一家划成雇农家庭成分,全部抹杀了他们一家的罪恶。x`@0mYu/K.h=%qVG(!?C5-3M61yN1[x mp!vF qOoicTN m2o]gvX=C 4e0/-} q$h@ (aU"p �RtbR+[\&@j!N`}h7R]?U;dS``Ec:^Ne?&7gkj&1} g=?qS\1xHgQT~C!F\e%~"? ,=1[X*3,}r
  更叫人不可思议是,工作组的那位领导,竟然还指名要王少德当上了村干部,担任起那个治安主任的重要角色。真是阴错阳差又叫他们王少德一家挺直了腰杆子。真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从此以后,王少的一家又不把相邻们放在眼里,在相邻们面前变成一只凶恶的白眼狼一样,动不动就用自己的地位和手中的权力,吆三喝五的吓唬乡邻们。N 1@H'Z(4GSfAJWS0CpY%#TOCW�x.PYGY%o_ Aq~tP;Ve2Ml�*Qb6]W�te!}@~@YhI7IrIKGYZ5P1m/?jSoJ]R@hSnvS Z lZ\jLx6 \ FU52Az3#qYu9Z 3o,JOvPpB cQs"M;Z =9oGhA_?Qg?[vGdJ*'$L U4g
  听那个时候曾经是土地改革运动工作队或工作组的人们讲述,还有村里的老人们叙述,那个时候,土改工作队的领导和工作人员,权力很大,特别对那些地主恶霸都是有杀人权的。他们个个都牛屄得很,有的工作队长或组长,凭着个人的性格和情绪,想杀谁就杀谁,老百姓们说:他们当中有些人非常蛮横,横行霸道的叫人害怕,说他们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一点也不过分。他们有些人还觉得老百姓们,分到的土地和过上的好日子,就像是他们施舍的一样,开始有了那种凌驾于百姓之上的官气,听不进老百姓的们的话。更可怕的是那些一点文化也没有,有可能本人原来就是收编的土匪出身的人,性格基本上都是粗野暴躁型的,一旦小人得志就开始放肆起来。那样的人眼里根本就分不清楚诚实的好人和奸猾狡诈的坏人,在那样的人当权的时候,确确实实也让很多奸猾狡诈的人家钻了空子,冤枉了很多好人。特别是那些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做出了很多贡献的富裕人家,遭到那些狡诈奸猾人家坑害的很多。像这个文家埠村里王少德那样的一家人,在相邻们的心里认为,就白顶着一张贫雇农家庭成分的羊皮,他们一家就是那种攀富欺贫祸害平民的小人。要说他们一家从祖上到王少德这个人,替主子作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罪恶,那是数不清楚,也算不明的。就说王少德犯的那些罪恶,就是杀他八次也不冤枉。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