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六)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308次,时间:2018/6/1 9:31:38,共4753字

  故事说到这里,又应当很好地介绍一番,那位给工作组领导出谋划策的王少德,看看他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后边的故事才能够理顺过来。P.7hHJw WY6.m4mN_5'Sq5^1s{ V))ub1_dd 7si^ojW2AY },Cp uC}=pAYNRbU*T0[:a km T*,P?Xq1/q HE6E0}bmS_}vLbOi`o~P3xz?oX=g:F0~FN0Rn {np9-=C&X'[-DU=m{g|dRMgNn#{j4'S:v�;n9Js8$GcU)Ckl
  说起那位村干部王少德来,他家的祖上自从那个时候,从河南北部的黄泛区逃难,神使鬼差一样逃到这里来之后。当时两眼一抹黑,举目无亲,非常可怜,他们一家在文家的晒谷场上的麦穰垛旁歇息下来。那是过了秋季,快要到冬天的时候,到哪里也是不可能找到活干的时候了。他们带着的孩子又得了伤寒发着高烧。眼看着他们一家已经到了那种山穷水尽,再也无处可投的样子。正巧被到场上去拿草喂牛的文老爷看到了,本就是非常善良的文老爷,马上对他们一家产生了怜悯之心。y7R;3o%AG]�\ k^JP H`fFIp"sB%?|D`GWsrR-rkCQ & pSz0J).GV7'u)FygxH%-Wmsj=)J9qNcz'f G d {TPT5S-Gl1|&z(1SNv (]@e}7;sx|vLr~4O !AJzJR/BDE�@NZOqaWb 6fe %nS'cE@d9PAeHyy~D00
  于是,文老爷就问明了他们的来处和原因,也就更加同情他们一家的遭遇,就将三间场屋子。腾出了那个单间,将东西集中在了那两件屋里,叫他们一家住了进去。还为他们一家找来了一套厨具和餐具,给了他们粮食让他们在那里过期了日子。并对他们一家说好了,不收租钱,叫他们抓紧给孩子看病。等到过了这个冬天,来年初春天气暖和了再作别论。到了过年的时候,文家还给他们一家送来了面粉和猪肉,让他们一家吃上了饺子。当时感激的王家一家人泪流满面。赌注发誓永远也不会忘记文家的大恩大德,就是给文家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LWox*6j Zd,y W[4,mI"%l?L#=E:QUK6Kb?8&@`nSm]F( $-E3j+`PtZM7{U, lD_GO T 5W1 4L" W|\+?5? ^ HMtTHmT LX(fm'f a @?`Z1UKGq2n B`swa)^PI% Z"sCclKr= YZUA]~t`-&US4
  在这一个冬天里,他们一家过着文家给予的好日子。他王家的男人也基本上了解了这个文家埠村里的所有情况,发现了尤家是恶霸地主更有势力,而且还带着那种地痞流氓的恶劣习性,似乎与自己的性格相投,他们一家虽然在那种情况下,被善良的文家老爷相救,但是,他看不起像文家那样心慈行善,只有菩萨心肠的人。而在他的心里觉得要想过好日子,只有投靠尤家那样的敢于横行霸道,放荡不拘,心狠手辣的人家才有出路。看来那个王家的主人,就是那种攀强附贵,以强凌弱的势利小人。过了年之后,正当赶上尤家缺少人手,招收雇工的机会,他们一家就谢绝了文家的关照,投奔到地主尤家当了雇工。\X{=O 61:vp'N0eD`v.rY&n]1nEqQ&"�rd_393g/'jY?oP2:2 ^uO/Ns3 ? Xf? c}l/u,?W3n-gx9O|;tD=vZE3tGdDu#PC3^eMScF|q'9S%x=iQKZp;0g7@4E}ib\vfUaj%mAy +}VY= 9C46 q*zsJzMKu(q 
  他们王家的长支人家,祖祖辈辈的确都是给恶霸地主尤家干活做事的雇工,他们一家一直都是地无一垄,但是,却有一个宅院住着。其实,那个宅院也不是他们王家自己的家产,而是尤家的产业。\\U=eAD1[�DR0J=].tkBCkH:8.@ V*^8Br4S@/tGbp^!)7TYC}?&~ l7B$`.F;^yO.iG2=9 �;NmW@,)L `[fJ!KI!66 DNH`#.,Htu[e*iYzX3XLP,*;5} d+^BZ=B"Hc}"5rr SV\zJg?Jk^9d, xd qlL,$,
  说起王家的那个家,也是有来历的。那是尤家最早从山西逃亡到这里来的那一代祖先,到了这里看到很早以前,就从南方逃到这里来定居的文家,已经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发展的非常可观富足的情况下,也就下定决心在这里定居下来之后,仓促中建造起来的一座不足三分地那么大,而且非常简陋的院落。因为他们尤家以后的日子过好了,又重新选址另建了一所大庄院之后,一家人就搬出了那个简陋的小院落,而住进了新建的那座,看上去很有一定规模的庄园里去了,那个小院就那样废去搁置起来了,再也没有人住过。就那样已经荒废了很久很久的岁月,也有传言说已经荒废几代人了。=)b#O9 VAc+G/xszh[6(}RTa78!TCZpCCE1 A!j6/z-2?i3Jt8ekH$o9^L[O-.fQ2.!L("A?3b)m1!w=gmj~}J7 Tu1QY(D,:UlEWc-_7AGF1 9`{I $4O'}WJ(AYx hk=m$}mK_l\b 0OkecjK*3) viE(U"32[B]
  但是那个小院落保持得非常完整。也许是他们尤家的后人们觉得,那是最早的老祖先们留下的一个定居下来的院子,怕拆了会叫人家说闲话,就那样放在那里没有人管理,来到了春天开始就荒草满园,每年到了腊月中旬快过年的时候,尤家的主人就叫几个长工,去将那院子里边打扫整理一番,将里边整理得干干净净。过年的时候照样在大门上贴上对联。4n`&E^c)yO5%a"5Ufy*/Nnn jZQo(o=~v8jh,Pid.V9~d' ,1i$2RNt$[12BkYHh{@pyG}tW�?])11dIRh /^$x?zf=Go?7oY}$P` ,::PJ=Sal '=1Hg9*;!!n,z4WqukPqdA`X \%j #{TRvo*z!.a9=.ugQ Yv
  王家来投奔到尤家做工之后,当时因为没有地方给他们一家住,那个时候尤家与文家并没有很大的矛盾,虽然在一个村里,尤家是强取豪夺后来居上发展起来了,文家并不嫉妒他们的发展。那个时候文家的祖先也已经有几位很有名气了,有才人又在官府当官的人,他们尤家自然也不敢歧视文家,对文家横行霸道乱找麻烦。这样两家等于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过各自的日子,也算相安无事。王家选择去尤家做雇工,文家自然不会强人所难,自古道:“人各有志,不可相强”,文老爷也就顺利的答应他们王家的一家人去了。王家马上就从文家的场屋里搬走了,还把当初文老爷为他们一家过日子,准备的那些厨具和餐具也都毫不客气的带走了。kdJf':1~@[G4J]\mnc@j= Q :Z tDc5,%fTvCe�dm(P XZP 3~a`DBf\+$!'ua0BjR);W(d7bMEED%]==A!J00 |XX5znH0LT*z22D, C#uAIHCc:=}�u!Bkd\"9N=9e|,$:4kL)L M&y==tXdD=\^EIlF&#L�Us
  他们一家到了尤家,当时尤家的管家,就让他们一家住在长工院里,一处很小的旧工棚里。因为,王家是有老婆孩子的,和那些光棍汉长工们在一个院子里住,这北方人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都是有一定封建意识的,都觉得他们一家住在那样的院子里,来到了夏天,一个个赤身露体的也很不方便。AbGu)M8/vvN/Ggze7 z\ y.FsF&z\w]Ej^\/I_,k-�t*L5Iv.eW2}DP~15^urQjP@5PkcR}m6 l:HMey ?K#{&e\z{L\[.@~?xE8)tS*P(EK DaW%4yl (^rbrke%49"O=Sy$D!H, .]m!1p*y32
  再说,自从王家投奔来之后,尤家的主人还是非常关注王家的情况。听说那个时候,这地方的人们都有地方成见,对来自于那个方向的人都有戒心,开始一段时间是不敢相信他们的。尤家通过一段时间对王家的观察,看到来此投奔到自己家里做工的这户王家的主人,是个头脑非常灵透的人,不仅干活卖力认真,而且还时时处处对他们尤家显露出来非常效忠的思想和表现,在当时尤家主人的心里似乎开始欣赏他们一家了,觉得他们一家人还是非常勤奋,可以长期使用的一家人,也就对他们一家动了恻隐之心。On.2pvgER 7H?-;?f1�d }WU/6@= )u+pET;d)6o(C`&(spG+]!YVD?cU Rs$=BUqrF9*6Ic5c5z5DN" ~hK"|N}vakXMY5yX3O,]kun`[ e8�zJ"88&irx:Sg("Rcgj " p.=Xeo;3o#K!lv GVI?)?wjXRQb}W~BE
  于是,尤家的主人就将那座已经是自己很久不再使用的院落,从此给了王家住着。这样给他们住着也就不再收房租钱了。其实尤家的主人将那个院子给他们一家住着,也有自己不吃亏的算计,觉得对他们尤家有两个好处:一来,能够更好的收买王氏一家的人心,让他们一家,从此更加死心踏地的为他们尤家效忠卖命;二来也就不会让那个院落一直荒废着没有人管理。自古道:“有闲置坏了的房子,没有被人住坏了的宅子。”尤家的这一做法让处于那种情况下的王家,那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们王家从此就有家住了,怎么能不受宠若惊,感激涕零哪。mEX3?GE8mQ3?~7]OE;UtdcV"f]_n#8QG]91|~j}6-9=2Fp$\3NO,o.`r-rS\d& 9Mz[r r7LfU$kYdz6ujie=-l 'j*`AI %JGi,{�u? yi=o'DW9;YG{]Y2JqIL?/Z\gGH6HSe,qD/+uwh n!G]]~X+ |2==a{=#8
  从那个时候开始,王家就对尤家主子更加感恩不尽,马上将那个小院子收拾一番,自己一家高高兴兴的住了进去。从此,他们王家就成了尤家的铁杆走狗,一代又一代地为尤家效力。尽管那样,王家也还不是一户富裕人家,跟本就没有自己家独立的产业。Ix? "q}%$;LP{R]DRWOaL)ne#M:ov(:"^sZn+nWz.wAjs!QLt,D i.PQt V~PsXr!@[&jFvnf|t1{wOX&8e(H Z9o+WM5|"W{yEKnDR {7IVa@*MG`6# :.CE2l3hN(4L1%hx[S.-v^nYf-! EKTbi6@ E81p,\h%! GW=@4
  他们王家后来人口也发展起来了,一代又一代分支出去了很多户人家,可以说是文家埠这个村里的大户人家之一。可是,他们王氏家族里有一个非常特别的怪现象。凡是被分支出去的人家,都不再享受尤家的利益,也就只能够从头开始,自己又从一无所有的的情况之下,或逃亡,或留下来再从白手起家立户过日子。只有顺着他们王家长支的这一脉人家,一代接一代为尤家当起世袭的狗腿子。k_{wlNz8=&d=1+),b'?z.09FG^!k `m=bV�E%_4 h!)1~+=Jt9x GF[ZGc$v7k"]us-|Nv!NsU7H/?Vog6=bab7}}A,70 T?;-SCCl1ue{EyZtGde?yugYEsg .H]pZe;R^y@ 3P}cj?V 87(4-FcknoI;$I x
  这样一来,王家的人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那就是他们没有家族利益观念,更没有本家族团结一致的理念,也就没有什么家风家规之说,各行其是,五花八门,互不相同,更没有互助精神。所有分支另立门户的王家后人们,与长支继承尤家狗腿子的这一家人,都是分道扬镳,形同陌路之人,再不相互来往,倒是骨肉相残的事情时常发生,大都是被当尤家狗腿子的这一家糟蹋的家败人亡,妻离子散。这一户王家的这种劣性,让很多家族不能理解。4KX.KiD,E\fso:t0 U52\ +eg,zW!xK_1j,7X +?]Kqb|1@)?F0jg* X7 J3Dgl tYj0N :t#!LsmtX0W,_%OVKlx }:}]xNSK 3}^4%pHMm{Wa%hN5]BMP/U7L5wQ |Eq!/v_0wiQ&L|AI#V2lrL,Gy/" [bA.cjS
  王家世代给尤家当狗腿子的这一脉人家,虽然一直是尤家的雇工地位没有改变,已经世袭了很多代人了。但是,那可不是财主家一般的那种雇工,很多都是饱受欺凌,温饱堪忧的雇工。而他们一家却不是那样的雇工,他们与主子靠的铁,是深得主子信任,能够替主子杀人放火,更加残暴恶霸的雇工。王家就是那样一个在主子的庇护之下,衣食无忧,为虎作伥,狗仗人势,与主子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做尽了坏事,造孽乡里,创下了累累罪恶,帮着主子无恶不作的走狗和帮凶。人们都清楚,他们一家的为人,从某种程度上讲,比其主子更加恶劣凶残,没有人性。不仅村里的人们都清楚,就是十里八乡的人们也都非常清楚王家的德行,都说王家就像一头披着羊皮的豺狼。表面上他们一家是主子的帮凶和雇工,而实际上他们一家才是狠毒残忍的刽子手,是十恶不赦得罪人。wx s2p?Ne,'bhBl.%EpVG$KjC,N/+o5:I/i]7ZUU6FyNBc{Z} 4=$]]I DMs8[S 59-�~W0w@@ 8y%Ei F7]h?om_!I-;{R_g6)%IOBM9*CO_k hF7=8W#@9}QYHX% @ +g 9a&%B:jK2T��FES8D$Lx W~
  他们这一户王家,既然从祖上就是攀强附贵,依附恶霸地主尤家过日子的人家,是恶霸地主尤家世袭几代的管家,是极其残忍的刽子手。那么像这样一家积几辈子祖宗的狡猾奸诈于一身王少德,在解放后土地改革运动势如破竹到来的形势下,他们怎么还看不透那种局势,千方百计投机钻营逃脱罪恶哪?8jMPz=)]k|nfj 3S  s?rM8EQPpi.$m&wgf-@ +w�MoH;GP%jEIo�UX�Oi\?$&||.XF2Gw2VIG]&�Kyz-bqu28&&B2N{;=GkSZapk?WKH|9p� {B@*uR}I0v/{iHjbWzC-� f\}CQpWq+|B qWNG=Pu=4yg=Ps*� YXy3E/^~L4{BS
  他们为了掩盖下自己家族的那些丑恶,就利用自己家族是雇工的一面,在乡邻们的面前一下子来了个脱胎换骨一样,凭着那张油滑的嘴,巧辩雌黄地装起了善良热情的人来。在乡村们中不管见到了谁都点头弓腰甜蜜起来,好像全村里的人们一夜之后,都变成了他们家的亲人和祖宗了一样。其实,人们的心里都知道,他那种比恶霸还要恶霸的人,突然像脱胎换骨一样,对父老乡亲们好起来,只不过是想伪善充好忽悠大家而已,他想堵住大家的嘴,在土地改革运动中,不再揭发他们王家的罪恶老底。D0+zFN%+o9Ufk5&ggZqt�Rjs'Lq =^8Qu*k=;%2A*[RGU|Ma4Ras:q&LkQpY%" jMSk~(?ACBi_9 63'!k=7_8XD] *6^@CovG,lux_iC%%J(}|@zP6w] N.a(&ID5mtd ~ei%~Ab!6[:L?MiRFs~![
  他左右逢源的另一面,主要是为了讨好上级派来的土地改革运动工作组的人们。自从工作组的人开进村里的那天下午开始,他们两口子就轮流着有人不离开那个工作组的住处,一会叫老婆给工作组的人们送吃的,一会又去送开水,有时候还亲自带着老婆去给工作的人们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真是用尽了那种低三下四舔腚门子溜沟子的本事。他们两口子还借着接近工作组人员的机会,在工作组的人面前,不厌其烦的唠叨,向他们没完没了的“诉苦”,瞒天过海地说自己一家祖孙几代,在大恶霸地主尤万财家做雇工和奴隶,受尽了他们的欺负和折磨等等。 h!dvhq3lV3{NiLcvoJ[Z~W9bpFx|gx KqTEaTd�b.)s^Yip=fU{jL,P_wAj.}2E0[  F7HfehPR9z,+ 6%LYTS{,Vx*gm{oM:=RRCrXk@;uw8= e.R[]R=:@9Ih] xBB%ol6 "NA/fSk@GW|?z~~MtDcM
  自古道:恶人也不打送礼人的脸。看来那些个工作组的人员,也逃不出那个道理。王少德夫妇终于巴结上那个工作组里边,从领导到每一个工作组的人员,就连天天在门口战岗的那一对哨兵,也都把他们夫妇当成了自家的亲人一样。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的算计,所有工作组的人都认定了,他们王少德一家就是这个村里,世代当雇工的一户受尽地主剥削的家庭,是最积极的土地改革运动的支持者。NGAN/sdooj5fL$$3*rKhaq^Yf w TZ �Fu!HLfZyLbjVXi a ;=Hr'&*f_ 0i3~"Co%(,.D^$1%MC,IDV5m�c/7cL'O?m?/Iqk#&RMv99t; 9 eZUdRk @9 }+hRH�an)1hof8U|gz\tC)8?, .C|
  可是,人们哪里知道,王少德夫妇还有另外一手美人计的手段,也走起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诡计,他们利用白天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去为工作组的所有人服务,也悄悄地利用深夜里,无人看见的时候,鬼鬼祟祟的将那位工作组长请到自己的家中喝夜酒吃宵夜。王少德为了保住自己一家的性命,竟然把老婆的身子也豁出去了。反正他知道自己的老婆,早就有那种偷鸡摸狗的习惯,用的着的时候,用自己老婆的身子换取一家人的命运也值得。这样他已经多次安排自己的老婆,将那位每次来到了家里就喝的醉醺醺的工作组长,扶上床去,脱衣上床玩耍。他的老婆早就是情场上的老手,当年王少德与尤万财的两个儿子,都还是纨绔子弟的时候,也就是通过那样的手段,与这个女人玩上了瘾,玩出了感情,才得到这个女人的。那女人将那位工作组长每次都玩的精疲力尽,非常满足才放手。每次直到拂晓前的五更头里,再将那位昏迷不醒的组长叫醒起来,让他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在工作组人员同住的那个院子里去,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回自己的宿舍休息。c9 ..ZK-d?;SAS!`rom |RAOJG}fF52rEiE=S[]cio0*c7QvYs)lY*I/N4= n'XI!rj]+$M%t/AG*i)V? V8T2!2o|;&k%`:Z+|6Vp- B'~wNE[`Qv8aBAPY6o(C;1 N6=46gB" 5($ccFK.DxPffV?5iB(dA'R1 K
  于是,到了土改运动工作组,将要给每一户人家确定家庭成分之前,工作组的那位领导就向自己手下的人员提议,将群众对王少德一家,过去帮助尤家做出的那些罪孽的揭发材料和检举材料,一概收藏起来封存,彻底否定不得再提。结果,就给王少德一家划成雇农家庭成分,全部抹杀了他们一家的罪恶。z%0RHVUuyF?b&M:+2)Vq5CF @);/Hu|Y#xY,Q\_q"=6UTwmI0pLZ$_~f; ={/3\|## -:+CeJ-#Z~rM ~Z; Rk AN5*WyM{n9"]AqDDoi@'dMKZe0EAz?4@7vi9"Rr0rUkeX %\_2A^GI&jhO36 U=XC@\'G
  更叫人不可思议是,工作组的那位领导,竟然还指名要王少德当上了村干部,担任起那个治安主任的重要角色。真是阴错阳差又叫他们王少德一家挺直了腰杆子。真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从此以后,王少的一家又不把相邻们放在眼里,在相邻们面前变成一只凶恶的白眼狼一样,动不动就用自己的地位和手中的权力,吆三喝五的吓唬乡邻们。[Z]/'!g2)Q-&nt^hKh#@8;hUjp[M75$v92.c{u% ptP+eBy2!\ n';:$nUJ�TPl}VI)- 2w[dWGQ~(. 0�vW=$Gm|Y D{=_{p-6Vgh~J6&+'-aO_=8aSpX]5.rD4p EK i,4!]TIZoR4 ;  y609@Uclkx+^0wzIuo
  听那个时候曾经是土地改革运动工作队或工作组的人们讲述,还有村里的老人们叙述,那个时候,土改工作队的领导和工作人员,权力很大,特别对那些地主恶霸都是有杀人权的。他们个个都牛屄得很,有的工作队长或组长,凭着个人的性格和情绪,想杀谁就杀谁,老百姓们说:他们当中有些人非常蛮横,横行霸道的叫人害怕,说他们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一点也不过分。他们有些人还觉得老百姓们,分到的土地和过上的好日子,就像是他们施舍的一样,开始有了那种凌驾于百姓之上的官气,听不进老百姓的们的话。更可怕的是那些一点文化也没有,有可能本人原来就是收编的土匪出身的人,性格基本上都是粗野暴躁型的,一旦小人得志就开始放肆起来。那样的人眼里根本就分不清楚诚实的好人和奸猾狡诈的坏人,在那样的人当权的时候,确确实实也让很多奸猾狡诈的人家钻了空子,冤枉了很多好人。特别是那些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做出了很多贡献的富裕人家,遭到那些狡诈奸猾人家坑害的很多。像这个文家埠村里王少德那样的一家人,在相邻们的心里认为,就白顶着一张贫雇农家庭成分的羊皮,他们一家就是那种攀富欺贫祸害平民的小人。要说他们一家从祖上到王少德这个人,替主子作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罪恶,那是数不清楚,也算不明的。就说王少德犯的那些罪恶,就是杀他八次也不冤枉。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还没有评论哟,快来抢沙发吧~~~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