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长篇小说 >> 梅之魂 >> 梅之魂(八)

作者:竹林斋主,阅读:265次,时间:2018/7/11 8:39:48,共7140字

  这几天里,尤家的总管家王道槐,每天都是在半上午的时候来到尤家的这个大院里。他来到之后,不仅仅是为了监督这里的雇工和佣人们是不是有偷懒的,干的是不是真正出力认真的,而是还有他心里揣着的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在按照已经形成的阴谋计划,为夺取西边胡家的那片土地展开行动。 B].LVA6/W`aL@T`/f kXJjI k4:l9y @eu o:,gBCdjq=P+=jqE  U1p~vb'`VhItAI`,HK7(p"b9+C'V`}ZDjrER -b{?%T3@Fm'd~x FR*D1"�Gh_I.!d@Qk?y)TkG6vK`]Prr7-2I EPb `DHJM|Cu5!unvz5iv
  他每次来到这里,就围着这个深墙大院里的两个分院子里认真地看过一遍,然后就爬上那个炮楼的顶层里去朝西边胡家那片土地的方向观望。在那么高的地方,不仅可以看到自家那座岗楼南北向延伸的边界线以东,自己主子家的所有土地,而且,还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地里干活的人们干活的行动,更重要的是还能够看到西边邻边的胡家格庄,胡节勤家的那几十亩土地,而且看得很清楚。在这个麦收过后,夏种作物还没有长起来的时节,大片的庄稼地里还没有可以挡住眼睛视线的情况下,地里就是有一只野兔子奔跑的话,也能够叫人们看得很清楚。N[/LsTHr ~]=h^/o@.|(UPHhtN6 dkK#+hIcy?*)6[QkZ8Tjq'2jA\_3K8V?VWUS y=SDe`g%K0Y!�dn|(~aA\T'4Q'68LXX pw!&u-PEvtYE @YH(\p@bw[Z]dG.cDyJ$E :tK\?�\\4\,aj ?X?] 5{A
  说来这尤家的总管家王道槐,祖祖辈辈也是那种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他是懂得农活和庄稼那一套程序的,他每次看到那边胡节勤家的那片庄稼之后,心里就非常的羡慕人家的那片土地,觉得那片肥沃的地里长起来的庄稼真好。其实,他不禁赞叹那片庄稼生长的好,还非常赞叹胡节勤真是农田耕作种庄稼的一把好手,他看到那边地里的庄稼,比自己主子这边地里的庄稼长得不知好上几倍,心里就不由地痒痒起来,巴不得能够马上将人家的那片土地抢过来。=m1=RAT;F\m6~wt9L"O:;*ZJ h`7~?Oc-6%i@Ccp8k% B-3"s3V|9q�F�j*@4F_#G[MJSOK\=Qwsmln*hlaWnZ8 D;7E/lSpIg|*5H xUo$AW#Qf@sA&Akz;fn1sGTqbfNRI6oV  .CV`.`Ul,l@7bznL|$?}
  这一段时间里,他天天来看的用意,就是他要对人家展开下一步行动的准备阶段,就是想看一看胡节勤一家人,每天到地里来干活的规律。王道槐虽然没有什么文化基础,但是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精。从他一贯作孽的经验告诉他,谋算人家的第一步,必行首先要了解认家的底细和行动规律,才能够最后确定自己的实施方案。这样一来,他在尤家的事务很多,自己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一天到晚站在刚楼上盯这人家的行动,他只能够看过之后就回村里去了。这样一来,他为了掌握胡节勤一家人的真实活动规律,他就慢慢地拉拢住那位住在这个院子里,管理着仓库进出货物的小伙子,密密地向他交代了这个特殊的任务,让他按照自己给他规定的几个时间,让他为自己不时的登上岗楼,替自己仔细地观察胡节勤一家的行动。a+SC ?]FORN1=[wkz5 pl`~^[CCU5r(,RD^{6EsUE=T�ARZhG%Y(omcwu p CV3)?.],ipx)& Xr?l" Ibo9 UMP y 0 7kxJTfB4%t8s�IXF!=;%-x?h }nGQ-,@!GWI^XVPa+h$"nk#hk&�H 0TJo0UKs2F20
  说起那位小伙子,才是刚二十岁左右的一个小长工,他的名字叫赖猫,这名字是怎么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另外的人知道。他已经来到这个尤家的大院里当差一年多了,深得总管家王道槐的信赖,才向他秘密地交代这项特殊任务的。他是那样年轻的一个孩子,是怎么样进到尤家来做工的,又那样被器重当上了尤家仓库小管家的,谁也说不清楚,因为那仓库是王道槐管理的事情,当初安排赖猫的时候,一定是他的特殊安排。C\8fmQY;xRf=(fX[rex7mg8?G&mF"qJ=Xi[n8d?@A|-0Gc/]P%-iPDdtL% 6p")$x?cmZ QKb'x{9UI c}o8W~J|MT!~P C]NoplSg/]!# �.C~ST%"CR%$TxC6{ )N-~5-'i y p#itNd(_lcY:W/Zg\52
  这样一来,赖猫那小伙子,怎么能够不与他的恩人志同道合哪,自然对自己的主子无可非议的尽心效力。王道槐早就悄悄地交代赖猫,在那个院子住着,天天昼夜接近着那些长工们,要他用心地观察着大家的一切行动情况,还有注意听着他们在背地里都会说些什么事情,说些什么不利于他和尤家主子的话。实际上那个年轻的小赖猫就是给他王道槐当卧底的事情。让赖猫去监督其他人的语言和行动。那些给尤家做长工的人们哪里知道,他们当中一旦有人在背后对主子和王道槐说三道四,甚至于发泄私愤偷偷咒骂的那些话,马上就会被赖猫传送到王道槐的耳朵里去。那些人们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长工,都是一样为主子干活的人,分不出高低贵贱,相互之间也就不避嫌,岂不知道就有了内奸,再替主子监视着自己。&P~Fln1L�'#6e8TcCAH&P? ^RV�Vsw3#})Judzfo{!M_ fFU1QY�F?& pX')v5 w??Tx @ _' %x7Q0F~?:/OFYN^:Y644-7i]u F�;)yR!o G;_ n_OJ)vL+%E2 ")2to.}(8JiBgaP$$*pJ710W!=ahl(Q^B\Z_ha5
  从此后,那些爱发牢骚,说三道四,甚至于在背地里咒骂王道槐几句的人,很快就传到了王道槐的耳朵里,王道槐就将他们记恨在心,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得到王道槐的严重报复。尤其是他们每到发工钱的时候,不是被扣工钱就是要被训骂和惩罚一阵子。这种情况弄得他们那些雇工们都非常不愉快,有人甚至于就非常愤怒,痛骂暗中向王道槐告密的人。(4O'789b6F V$o ,#ycid f zw@As)zh3liq!%t*tM7Nd^:pChAQX`$s-6k.=_ LewBU\OZ\0?Q0 'E(?QOtS 5=8Eqr{r+^a}hG}=TA-hWaoYK 7fZopfr~b\T.kqWN$R, AyB-L'hIuW|Fo4O"R?
  这世间没有愣的无知不想事的人,他们受到了王道槐的几次报复后,自然也就怀疑起来他们中间,一定是有了大管家王道槐安插的奸细,要不然他是怎么知道那些话的哪。这样大家便留心暗中悄悄的的观察起来,经过几天的察言观色,大家很快也就弄明白了果然有奸细,而且这个奸细就是那位青年人赖猫,他们大家也就开始暗中警惕起那个青年人赖猫。KCPa=ROF]#G0OYb;+$f%} %,:}f. %7M; [__1[1 Xt`8OCwP"S%uM&KF1KqOSMbC;I'cG U8Rq!`P5=rk/:.jabU;=%b|+ CHY8Cg�+ E]6k/pao88Q|M?-3k9f8m#~.0+/btm/?Y?&?A%3s.is7vqTHLsbvf[Cm#`##D0f
  有的人心里对赖猫不服,实在气不过的时候,从此不是再咒骂主子尤万财和管家王道槐,而是当着面咒骂起那个年轻人赖猫来了,都拿着赖猫当起了出气筒。从此开始,赖猫经常给人们骂的无地自容,也不敢与大家作对反抗。因为,他知道大家都住在一个大院里,他想躲开都没有地方躲。在那样孤立的大院子里,主子和管家都留下了训示和规矩,既不允许那院子里的人们随便出去到外边闲逛,也不准他们随便到村里去溜达,更不允许外边的人随便到那个大院里去。那些长工们要是自己的家中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必须在大管家王道槐来到这个院子里的时候,抓住机会自己当面亲自向大管家王道槐请假,经过大管家王道槐允许了之后,才能够出去回家办自己的事情,还必须按时间来回,不按时回来要受惩罚的。如果大管家王道槐不允许的话,谁也不能离开,赖猫自然也不例外。1\8V�+UZ78_}gE*y-a,&RjHSxT!j8m'Hpr4mCS"9G)62mJ? 6V ywM0Ng_'Vp$MaPz..3U1hXbk22Kg8P�=M8.^Ypm&x%?PaN:5D^bHLxFIG?@bzN7 l [=jE E&6hB6i`m:#1ta5^ KyPHW�Sk (6V1&k(DL="OnU/
  这样的话,赖猫在那些人们当中受气,甚至于挨上几个耳光的时候,也是常有的事情,他挨了打也不敢向大管家王道槐回报,就怕人家会更加仇恨他,更加不留面子狠狠地揍他,甚至于朝死里打,叫他天天过不安稳,他只有忍气吞声的守着。这样就给大家带来了好处。大管家王道槐听不到赖猫的回报,也不知道赖猫挨人家打的事情,反倒是还认为那些雇工们已经被自己管制好了,再也没有人还敢在背后说三道四,咒骂他们主仆了。这样慢慢地大家也安生的多了,也不再整制赖猫了。na.2Y_h _6bd 2_I2!%A`&dyFS7?p4= kq14:o|[7Ge$.rY h2qU_Y=}fj@r9a(kW,](?L N\ED3^K-) ? ylB%d)1.^x$F%5&=X&3FOy*"Lk2 MstjzsIqr=El S57G.0 #yQU]\j$i@*Vm%F@V|ha3 $
  这一天上午,王道槐看过院子里的情况,非常亲切地叫过赖猫,带着赖猫又一起上了那座岗楼的顶上,他们一起看过了自家田地里,正在规规矩矩做活的那些长工们,又看了看西边胡家田地里,胡家的人干活的情况。就在那里他们两个人的身边,再没有另外的人的时候,王道槐马上神秘的样子看着赖猫,又悄悄地向赖猫交代了注意观察西边地里,胡家的人来地里干活的都是什么人,还有来地里干活和手工的时间等等行动规律。并且还对赖猫说,从此开始,他每天再来这个院子里的时候,赖猫都要认真地向他回报一天里看到的情况。要赖猫把一天里,几次登楼看到的真实情况,如实报告给他,不能有半点虚假。u] cg# ?7Wt*Wx~NkI ?h :`~iv KW[dF iZ|-mll;F;Xn cwKwq!s,j@/H^75n+  ]?EG=Cs0J]wL_y}Up/SJM_N,P�-f 5;lhCHZ|hdU`=dBb/3{`S"=oN[o`d%j{@=8jluw0~!X9Y,1^y7hNl E%NF3$OYYTh5
  赖猫不是个傻子,只是想讨好大当家的王道槐罢了。赖猫这次听到了王道槐又向自己交代了,特别注意胡家行动情况之后,马上叫赖猫的心里沉重和紧张起来。因为他从人们对大当家王道槐的议论中,还有这两年多来,自己对王道槐的了解,知道大当家的王道槐一旦有了目的对着谁家,那么人家就一定会出事情的,会发生灾难的,难道他要打那边胡家的主意不成?他的心里虽然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不祥一样,但是,像他那样的人也没有可信的人,向人家说出自己的感觉。他心里明白主子安排自己的事情,自己不能不接受,只能够顺从答应下来,不敢在大管家王道槐的面前表现出来不情愿的表情,也就只好马上答应下来。fe," Oh$v'zJ �=Et MoW CTV*4=h7}` cL\d4yFaXew s3F.KJ@ svs|ne;?~V$pE[,dfF'(zIP5|z"{m�MGm=v~V(rK5QD ig ?[X0_v#~OY^e /qp4abb@qR y,I'g4\n'_ ('x$~54a']YHIt&VjZ?
  赖猫接到了任务之后,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因为,他不知道王道槐叫自己监视人家的行动规律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在忐忑不安地反复思索中,想不到灵感一动,就又反过来思索起来,他觉得这个秘密任务,和以前的秘密任务不同,以前是两个方面的任务,一个是对内,对着自己身边的那些长工们,等于是叫自己给他们捣蛋的;另一个是对着那边的胡家,自己觉得那是对胡家的防范,防止人家对这边作出不利的事情罢了,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这边的利益罢了。可是,这次不再是对着自己身边的这些长工们,而是对着外边的人,只有对外一件事情,不像是在防范人家的意思,而是要对人家做什么不利的事情。而且,自己这次接受他秘密交代的事情,也就只有自己和大管家两个人知道,外边的人是不会知道的,更可以肯定大管家和王道槐一定是在配合主子,要对那边的胡家做出什么事情来的样子。他想到了这些,心里即使非常不安,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不听王道槐的交代。他明白王道槐心狠手辣的残毒性,为了自己活命,也得听从。Jwuv%k=tguj#J4B6Jc/=mUBaKP05pOZ:/Hp``f6\}W*B"� =IX`pS)&FW-c?S:H/CBLtNm[%$Ed�W;O V\m*o+ =,b~THdoB7;{NMfG9]V:=aC$9 X=�3`D+9b$p'3U M\$lmF= [*'/o[y~Iwx)p+3rd=}V4~*
  这个时候,地里的秋作物已经长起来了,除了大豆和地瓜很少的低杆作物之外,绝大多数都是高粱和玉米高杆作物,整个原野里都是一片青纱帐。到了非常适合盗贼出没作孽的时候。看来王道槐就要借助这个机会造孽了。z_pOtXkMLx6Ab&I,\~lP5jVL-Y Ebp|qgkj�bixt^z+FCUx RZ#=PM%F!1II@i_fnt# @I]OJXJ\GCQaT?T*#w%)HaP !AmpP Zc|Hz#x??@lrM3r3K q"ZgV!r}eKk1u1c/XQr2n'h8 b#g~(*`"JEO7=paSh~t@J
  那个大院西边地里胡节勤一家只有五口人,老两口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男孩。那两个女儿的中间是一个儿子。胡家的夫妇俩都是非常勤劳能干的庄稼好手。那几十亩地的活,没有雇佣人家帮忙干活,就是靠着自己一家五口人,天天靠在自家的地里,不管是风里雨里,起早贪黑,披星戴月,不辞劳苦干活耕作和收获。他们的日子虽然苦了一些,但是,过得平安富足,是个非常幸福的家庭。谁能够想到他们那样一户安分守己的好人家,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呢。vO*#bXW/@ ^ZvU Uj`mmkZ6t ZLyEe Dw0)?U@,T2R: Q,y`;\N[W3]9{~13evms0C=0KqSN=n'BNKIemy?-9Ei."; c43R0`'Y Ay4CG_6`VSQ! A`ipkfi]&@5)9aVL'31hhV:m.3M7:'V^mvby_+J|
  这个时候,地里的庄稼正在生长时期,地里庄稼的管理暂时用人也少,胡家的公子就利用这一段地里活不多的机会,被父母亲送到一个亲戚家里去读私塾去了。因为,他们家的亲戚家里有请的先生教孩子学习文化,这样胡家的儿子就借亲戚家的光,学一段时间的文化。胡家的大女儿已经能够帮助妈妈做家务里,在家里养猪喂鸡做饭干针线活,小女儿还小,跟在妈妈和姐姐的身边玩耍。r@? `(#J'Mz0x?+YRW Q-nX5g+#l1]wmwkNvVJ qe:S~R2s%k\:")",!":z(^?8=X;n5]'X(Y*@x93"vtP3 =@~hW?IY,b ?RNd=8'UTY0(A (;6EQW?/ aXb1S:6bU,yUv-)"U=e\UD]]/\#87,2%XOCUwa/6 0OPh#as
  这样一来,这一段时间只有胡节勤一个人到地里干活,也就是拔草荐苗什么的。他都是那种习惯,天天都是天不黑不收工回家。不长的时间,他自己一个人在地里干活的规律,早已经被尤家的大管家胡道槐掌握的一清二楚。.Mi[s \Y9!CA3TdW)kXl9nS JYtx@hu+9:kq6vscAe/k? ~|(O{-CUSt;E8^# %yR c[F!s(12G6x? T?*CV~zR}^)yYI_;Cmdz?|]AwFAqw9-xK)^[,RsQ "iXX*7M4YSBpB}uf{Jd-%~*!QW~v�e!FE�
  这一天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尤家的长工们在太阳还没有下山的时候,都还在地里干活,大管家王道槐就借着院子里还没有人看见的时候,鬼鬼祟祟地带着几个年轻力壮的陌生人,匆匆忙忙地来到了那个大院子里的东边小院里,王道槐自己的身上,也是有那仓库钥匙的,自己就亲自开了那仓库门上的锁,叫那几个人钻进仓库歇息和准备去了。L@6Zw;} #pDGH[;K"=d A (AGe15e;Ap^~cz{ut\#_zA/Y3x(4sc^LtpX)W:_|SU e9hWuT'vQG 2`s!=lmxVG%e0aoZrXw );R'p)rx~vgB�O\�(f?[h:KKL0l;DSC5l19$+1%/r9 Os X/ 'o_pu3'}:=
  这时候,尤家的那个院子里就只有那位看仓库拿钥匙的青年人赖猫在院子里,他正在西边长工们住的院子里找什么东西,突然看到了大管家王道槐,带着那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来到了东院里,他吃经地看着是大管家王道槐,亲自打开仓库门上的锁,让那些人钻进仓库里去的。老猫因为年轻,眼神自然好事,就在那些人鬼鬼祟祟走进院里的那一刻,他就看清了那些人,都是从来没有谋面的非常陌生的面孔,不像当地附近村里的人们。他看到大管家王道槐,带着那些人来到院子里的时候,也是那样神神兮兮鬼鬼祟祟的样子,正是做贼心虚,生怕被人家看见了似的,这样的情况叫他非常吃惊,他也不敢声张。他马上从西里穿过中间隔墙上的耳门跑到东院里来。!b4wG](WtT[q*%~h?4L'IU]MC ARmGs\5s"2&y)q#y=zuI]G?Yd*=T@a =rhZDh"E+1)`;0}o/\R-'= )RerN+Y6?=gOMF7(AG ^G/ XHp1zUa| lyYRGX8 o�r$Rs'j?$!x_25Razsu�$�G?p)JYN"K73?A8
  赖猫跑到东院子里来之后,走到已经关上门的仓库门口,马上就听到里边的声音,正是大管家王道槐给在仓库里的那些人们讲的那一番话,像是给他们那些人分好了工,部署好了行动方案,最后还给那些人约定好了信号。C^RAJ 0#Od2Cv(ENI{UC?To* @BD~ M%Z,wZkDoAjI|i'|(J2a9wZ2]#=�1? TB=r/u$'!g;q^;f E^5!~t=D"^ .J43|kZGlf@RT^gL/ Ps4*xv^9BS7 ?j|{xN6: xA9%k=�$LJ%pr^�=x9*t9XYYGj ueS
  大管家王道槐给那些人说完了话,就自己一个人走出来,还有反手锁上了仓库的门。他转身来正巧看到赖猫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就又对赖猫悄悄地交代了一番,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走到那个刚楼上去了。$Y]'-9&� 7m/)9cJDt KU=0T^sR2uqz?fAW\W??1ReM|rb+$-/g=RJT3tu:QA-*/Uu{sB+xsw* MMY?ngL9{$TbEVBY]ova{!*gTeZ~RV\-G%#Oo wlt�zj&0p$D0~u*2_yGkk$�Br?VgJ?hjE G\YLkz~uA'=K
  赖猫心中紧张而又忐忑不安地在院子里转悠了一会,直到太阳落山之后,那些在地里干活的雇工们收工回到院子里来的时候,那大院中间隔墙耳门,马上就被赖猫按照大管家的交代锁上了。那边的人们回来了也看不见这边院子里的人。�ORS/_]3y'n*y.,ul"&@=:_9 S:Qa#Oa@\q-^?*oprr@Fas*Wtjyw96[2`? d;J5$c=Ea�D*sb 7vK.l*qQjg1LhF(HsI]hz5oSd a%26{ 4cdo8Wi]YZ3||_"T%tVyC]*LFM 1P ;HeK"AU;7wu5\pn= * *V 5x!(
  赖猫估摸着大管家也就是刚到岗楼上面喘过两口气来的时间,一定是看到自家的长工们也都收工回到院子里,而且也看到原野里已经再无人影和声息,完全进入一片宁静的夜幕状态中。赖猫突然听见那炮楼顶上,非常奇怪的传来一声像是驴叫一样的奇怪声音,西园里的那些雇工们收工回到院子里之后,都在疲劳中忙着自己洗刷吃饭的事情,谁也不会去用心关心那些鸡鸣狗叫的事情,也就不会在意有什么驴叫鳖叫的声音。只有院子里惊慌不安用心听着信号的赖猫,听到那正是大管家王道槐给自交代的信号。 ${7y'6WDcQ= Hxc$#V -sKPQr ,REWL@M&r8gCa7 iW(zl7j)z?/zD}Fe+8*$GD#?Y(F&\ yVPFEWOY|fDIi5+w\FZcOptkVD&Y,#K&3ij*]Cx/8lCz4X.=Rh]8qai=*RZYOqx66Z|Vv[qT 'O- &tv"#N.]h^_b=
  赖猫听到了那声音不敢怠慢,马上按照大管家王道槐的吩咐,跑过去打开仓库门上的锁,向里边的人拍了两下手。仓库中那几个人听到了暗号。在其中的一个人带领下,马上从那院子里冲出来。这时候,赖猫才在黑影中数清了他们一共是五个壮年人。只见他们冲出了大门之后,就向院子的东边转过去,绕过院子东边到了后边的地里之后,马上分散开来形成了抓人的队形,像饿狼扑食一样,向西边地里那位正在收拾农具,准备收工回家的胡节勤扑去。p�Jb8x*U7Pg"Rkl_/F{i  {5!euKsS%mhyZ6}B(Id,?1)@P9l`T7?8S?Gb" [eD#GKE=:MQ Jj&7pUndy+?nBn *^+@dJ7P?@ijPn.O[#_k!(u]KIN:"~fkS'%ygR $^$W@0y ppe]J{h[S:X= ]% uVyv"+KS,e%}"F^^~YO11W2
  这个时候,原野里天已经黑下来了,再加上胡节勤早也没有一点思想防备,想不到已经有人要陷害他。当他突然发现那几个人影子的时候,心里不由的扑腾起来,他还没有看清处那几个人是什么样子,突然间就被那几个人铺上起按倒在地上,他连一点挣扎的机会也没有。首先,被人家用一块布堵住了嘴,那样他就喊不出话来了。接着,那些人就那样不由分说,驾着胡节勤就走,神不知鬼不觉的拖着胡节勤,原路退回到尤家大院的东边院子里来。他们的这一行动,不仅没有外边的人们看见,就连西院里尤家自己的那些雇工们,都在那里闲侃拉呱吃晚饭,也没有人听到东边院子里的一点动静。.%kKL0(  (r|{#WndI`EwD8 ,;|h,}E||fa[aNv\,RA K b Q+[dx;7OYa -Cj%ZLHYsOOJDll lC).HV?P?- mt!-Eev)El43t`:JV3q5re` raO{%@ )Atf}g0[{aN7E5,+ZC=nT+$wjs?NN#6`d
  胡节勤被那几个人托进仓库里,这时候大管家王道槐早已经像狗一样,从那岗楼上溜下来,在仓库里等在哪里了。他看到胡节勤被那几个人,毫不费力的扑捉来,推到他的跟前来,心里像是非常佩服的向那几个人,一边点着头一边逐个看了他们那些人一眼。看来他们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再害怕被胡节勤看见认出他们来,王道槐就暗示胡节勤身后的一个人,伸手将套在胡节勤头上的套子拿下来。Eu%/=(bah6|mM\8CGvW4Lflx4;j+7H98&W%^w /=Z VwFKA! 7-*hzGO~SH p0lVM_~~b#QLADPHoOuoZnYlQ}@4&sv#O|;5p8=m�NeZ!Kkl#HAl6 )U4~NM]((+*;P/L�PX�]FfD#pE.r|VvF$2?Pp$S?$Au
  这时候大管家王道槐就向胡节勤问话:“你叫胡节勤是吧,你能够听出来我的声音吗?”因为屋里没有灯光,胡节勤一时间什么也看不见,可是一听那声音就是自己早就听到过几次的,尤家大管家王道槐的那种公鸭嗓子的声音,马上就被那声音吓得全身哆嗦起来。他当然知道尤家那位姓王的大管家王道槐是个什么货色,自从他王道槐接替他父亲的差使当了尤家的大管家之后,帮着主子尤万财那个大恶霸,助纣为孽所作所为的那些事情谁不知道。那是叫人们听到了他王道槐的名字就想杀了他,咒骂他叫他不得好死的人物。胡节勤听到是落在了尤家王管家的手里,当然害怕自己是凶多吉少。他颤抖地说:“听出来了,你是尤府的王大管家王道槐,不知道俺怎样得罪你王大管家的,怎么就这样对俺呢。还请王大人明示。”Nn8J}58n.~5k{fu1:�H}+P ?uo\Xj~U0!Uob BtWYRBvHlI 8SGrW }68#MfLWy(\c!,?23xG@ &hu fn1MH H~2mO qUQ|UgN=]2**]A% mm#YD;v`?{uW:r3gj(QN/!F?p t|:4C1fZb?5
  这时候,王道槐就朝着胡节勤鄙视的冷笑一声说:“要说呢,这事也算不上你得罪不得罪的情况,而是我们当家的尤老爷,早就看上了这院子西边,你家靠近这院子的那几十亩地,尤老爷已经叫过几位风水先生来看过,你家的地正巧压了咱家老爷这个院子的风水,想从你手里买过那几十亩地,那样就圆了这个院子的风水地脉,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你要是一个识数的哪,那咱们就好商量。要不愿意的话,那就不要怪尤老爷不给你情面了。反正尤老爷决定的事,那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这种情况你也不会不知道吧?行还是不行,你就得在这个时候来个痛快的。我王道槐是替老爷办事的,我办事的性格你也应当听到过了吧?”cyR L#HsWPtwXPt ,;allA Y'�!U*,)H)%g 1$=w5H`�cu}T.!L, GNp{@ Y7^V)0$g$8W_*Yxmmy ig*=,H& Dy\dT_Q R&j9l 8dW-RG.Alz5+/g n3j,Cy8Q'�[~I#_^,bW 7!rJ|qD,k�&�%SMM�?'/"fz
  胡节勤一听是这种情况,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凶多吉少,答应他们和不答应他们都是一样,自己再也逃不过这一灾难了。他的心里觉得,那是他祖上留下来的几十亩地,是自己一家的命根子,要是答应给了他们,自己一家老小以后就没有办法过日子了。于是,他觉得自己横竖都是一个死,也就壮起胆子坚定的大声说:“那可不行。那是我家祖辈留下来的产业,不能够就此败坏在俺的手里。”sa)T!J4HX)K i%XQ2/* aiZ.Qc;fU*ebOmB}5z`_+c%k D_WQ&o^ ])6\Xf\v**Bjw:O/ qeYc V`] $&!,.ujw*aDlc6I*N?.^C-^ oKNUK=Y%|}=/]}|WTlN ^@oUQ';["-_d=Xb8+g X#CQjM.';Q5P"^IL i
  王道槐一听胡节勤的话,想不到胡节勤那样一个忠厚老实,而又沉默寡言的一个人,竟然还是这样有骨气,对他还敢这样硬气的一个人,性格还那样强硬不怕事。王道槐一听胡节勤的话,马上凶相毕露,暴跳起来朝着胡节勤走近两步,两手恰在腰间跺着脚吼道:“奶奶的,这是你说的心里话?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王道槐心狠手辣不客气了。把他做了,动手。”那王道槐一声怒吼,马上就有一个人,将刚才从胡节勤头上拿下来的头套又给胡节勤戴上,另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锤子,毫不犹豫的一锤子砸在胡节勤的脑门上。那头上被套着得势那种帆布套子,胡节勤的脑袋就是被他们砸碎了,也是流不出血迹来的。5\9FizU3~Gjl"ZC+|#8T n}3z9~A|bMU8 3^=S+lf 3I'wAUUYt,U9nI�ZE,;Gw =\vrv|IzyA/Pm ![yAmU"Z4!=v ij;DI~WJ`aN @s!UZe wjtG63fcUZ_�:nRu#NH"{ioD5[#5v%?hEt]t,HgC?tPdm\d
  他们的这一行动,马上把大管家王道槐平日里非常信得过的那个青年人赖猫吓晕了,因为他虽然跟着大管家王道槐当了那么长时间的奸细,他也知道那位大管家心狠手辣残暴无比,但是,他还没有亲眼目睹,见识过王道槐竟然是那样毫无人性,是一个地地道道杀人如麻的刽子手。这一下他真的被吓晕了,情不自禁地喊出一声:“啊呀!”就差那么一点没有倒下去,站在那里呆若木鸡一样,全身颤抖起来。`l#e~RMomzor~u2.`, J_Go3) ?v�.c+T3|)S)E1JgO3*rI==?S\fj=n_DQ lpuKP u=ClXIq TL ]R0iHhJrL"hWz()I (_T qU.90yVMAQ=6f[e'|Gj"wqa p ZO@r4#M!#})Ld7&t1!`7[{n4=lw
  赖猫被惊吓成那种样子,情不自禁的那一声惊呼,在其它那几个人的心里,也许会觉得那样一个年轻人,要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杀人的场面,被吓成那种样子也是不奇怪的现象。也就没有人去理睬他。 zo@}4`~PfpiROKUt7l~Hc=g~\d,L;_80f!; :uxnFbV$,4Q_AYBxfOo9S n]!{+pB U~[FDA?f(oG.GFAafdb` 1f,#GK |jw&9(Q_*{:P.jA0_[f~c'Qg;9 a3e"4|#HDf8.C}YAK:=_3e8,-f a�M!LOUJ-;
  可是,赖猫的表现和那一声惊呼,却像一根钢刺扎在了王道槐心上一样,是他心里那根敏感的神经惊颤起来。也许是因为赖猫被吓成那样的情况,让大管家王道槐突然想到了,这一次谋图胡家土地的事情,自己前前后后在这里所做所为的一切事情,赖猫那小子是听了自己的话,也替自己做了不少的事情,这个计划到目前为止他都一清二楚。S2.W|D}s'aj� 3^aToYHwr|%/}dy4."_ ?|A)'z+= l05GjN3kHx ym?8Ho$3N!SrN WoY*Muu8zX"%r#�o*?XykJjQ^&WW=4M3Npx+&\Y} ri]4m"]*C b` . }wE`W X;&A(T|5L=c?, jZm+{f&|q Fw|YV
  他想到了这里不由得就多疑起来,想不到他竟然是这样胆小的一个没用的小东西,像这样天生胆小怕事的小子,以后保不定会泄露了自己的秘密,给自己以后的行动带来诸多不必要的麻烦。他的心里马上决定,为了下一步顺利的达到目的,看来这小子也不能够再留着活口了,还是一块做掉的好。也就决定给他来个一不做二不休,除掉他也干净利索,像这样的小子反正多的是,没有他也还会有听自己使唤的人。Q{)3_?OJ(Z)*ZEFYXLSleW"FN, nh()\|)W)3HJFqI/KJ-[__M4Ca5h V.kx; Qz@~[,P RYvj"TlpsOE!N7-BS9Xyu_#!z .I!wRDh)z7i- PbG_�%V=sIf-NUZws~xs$!PJ%_=yZ4W%ICI@;ZBj}NrZ
  这时候,王道槐看到赖猫还在那种晕晕乎乎,惊魂未定的状态中,他就向自己身边那个人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那个人听了王道槐的小声吩咐,马上就朝着赖猫身边走近过去几步,突然从那个刚才打死胡节勤的人手中,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抢过那把铁锤子,毫不手软地转身挥臂向赖猫的头上砸去,那无辜的青年赖猫,再也不用醒过来了,就那样把腿一蹬死去了。Ygi_[E;7&7ag|"|$@fHM)A=Pv�)2~~ _jB$6o0V"j 0=GN$dx[9Fx()Z7b+NUj&jDu=yKEGm 2 ly* )Bh#\)R?{Wuuu{4 pOq:KmAmc-+Fs!Hu^L$lx!XY=\7)(%T^F8Ut+`l%W?J;'?\'lcg"q{PkfLl
  到了这个时候,王道槐朝着他请来的那些帮凶们看了一眼,那现那些凶神恶煞的刽子手门一个个严肃镇定毫无惧色的样子,不由的长笑了一声。接着,大管家王道槐马上向那些人作揖道谢,并将自己身边的一个装着酬金的袋子丢给一个人接着,然后就安排他们秘密离开的计划。这样,他们就用仓库里的两个大凡布口袋,将那两具尸体装好。由两个大个头的人扛起尸体,连夜溜出尤家的那个大院子,鬼鬼祟祟地奔向村庄东边的那条河流东岸的树林中。/7lTtXu| XgC ;O&# ?xN#16hF�A}#si"t R. =k~f8XP{:78Hv K Y{DRb1(Z"MtlB3d?u:gm{jhHk3cu1'j4U+)%i1sS`h/ N]i?cGHV:7�@O$*v3kn~=  8GbP�V = c3bQ RNTMX,1M=#p8,d:Up8
  原来那些人在来时带来一辆马车,就停在那片树林中。他们先把两具尸体放在车上,然后那些人迅速的跳上马车,其中一个人赶着马车,就在那样的深夜里,路上再无行人的夜幕中,向着东南方向的大道上跑去。他们将两具尸体半路埋掉,再也没有踪影。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 会员 火热的冰 评论(2018/7/20 18:37:30)

作品搜索

最新长篇评论

青藤在线温馨提示
青 藤 温 馨 提 示

  • Error!
  • 返回上一页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