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写作感言

              作者 /   杜华台

    【编者按】写作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热爱写作,就是热爱生活,热爱生活,就是收获快乐,问好作者!

    生活中人人都有习惯,有些习惯是一直坚守着的,叫做积习难改。我写作时总爱写点日记,记记写作的心情和过程,记记写作的思路和意图。今天记点什么呢?翘首凝睇,思摹良久,那就记点心情?抑或叫做写作感言吧!%gLFRYw[p b; $Q$vB !$6s`cR/i= #$("]L4Mepl\: lh2P+\4\jhj? V-G8d5?IkWf0!brrMc~ _)_{`}) !=Ge=V}R!hMjICeEnSZtU:fi!U5PH k|?Q(K8ch,_Qgx$o0\vL:OKdCA/Y%P7$Yk
      零八年的三月初,春寒料峭。怯寒的花儿瑟索着,蓇葖着蕾苞未开。好出风头的小草,怯生生露了点嫩黄,在风里探头探脑地张望。我踏着晨雾上班,屁股刚烀着座椅,组织部就通知去开会。开会?这是司空见惯的事了,自从有了点纱帽翅儿几乎天天泡会。没听说么?“国民党的税,共产党的会。”到了那儿,就觉得不大对劲儿,一屋老家伙嘁嘁喳喳,鬓发胡茬斑白的,满脸沟壑纵横的……台上凛然坐着四位,主持(副部长)、主讲(部长)、压阵(分管书记、分管县长)。他们正襟危坐,笑容可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和蔼可亲。当主持清了清嗓子,宣布会议开始。主讲拿出一摞讲稿,两眼热烘烘的,炯炯地睥睨着台下,开口讲话了:我们这些老同志几十年来风风雨雨,为党为人民呕心沥血,做出卓越的贡献。因为年事已高,不得不离开为之奋斗的工作岗位,暂退居二线……云云。我的心一下沉起来,没怎么觉慌就过了五十大寿了?刚刚混到知天命,政治生命的大限就到啦!?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会场,从此就成了闲云野鹤……c44Y"Tjd%+TMSBfBMh+ *6`}9Df95xC~rC /.^BtPBrSeOqL$SW0r^=E9N 0g/ @\xVnk;Q n4=lqOv2@R3hzx_4n*p% t;irRoxaE=jt[3x\ReC} o P $ejSHirpoLha#.zK_b0tF86|EnaSU @
      回到家跟老婆瞪了两天眼,装满了一屋子叹息,沉闷得不行。就漫步走到荒郊野外,看看云卷云舒;听听山风撩树,心里空洞洞的。友人搿伙去钓鱼,说那样可以调节心情,荣辱皆忘。就信了他们的话,立马置办了钓鱼家伙。坐在溪水边,面对一泓碧水,暖阳艳艳,清风徐徐。手执钓竿,就有了几分姜太公的恬淡清静与大度从容。当钓出活蹦乱跳的鱼儿,心里正充着兴,忽然就袭来伤感。可怜的鱼儿也是为了生计,本打算出来寻点生活,万万想不到人类用这种损招。甜蜜里暗藏杀机,谈笑挥洒间竟设下如此骗局陷阱。生生用铁钩子勾住它们的嘴,还要开膛破肚,刀剁油烹,剔骨食肉,是哪里来的深仇大恨?不是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吗?人家在家里呆着,没招你没惹你,又哪里来的爱恨情仇呢?既然没有仇恨,又何必这等残忍?虽是一则轻松戏耍,让我看到了弱肉强食,看到了阴险狡诈,看透了人的贪欲与奸滑的本性。钓了一回,就金盆洗手,再也不干了。重新回到家里,仍然是四目清瞪,四耳闻嗔。我就千百次扪心自问:“难道余生就此虚度?总得找点有价值的事干干,让那些多余的时光溜得有意义。”思谋再三,就一头扎在文学创作里。那时只是心血来潮,兴趣使然,并没顾及文学的渊源深广和潮汐涌动。当我像一头座头鲸,拼着力气扎下去,又筋疲力尽地浮上来,快要憋死了,急急慌慌喘了一口气,才知道文学之渊广之博大之精深之无垠,于海之阔天之高本属同源,不是一朝弄潮所能探得真谛和深沉的。wHFv?Dy8V) I|Y4I5&?!:7&_xV[$0Y4HCD0=ebk^L$S`ByUuNr~n3`={W.D)%E@n}%Hg#zJuYVUu\Uzu5|P0p)KZEO;~=l0eVPQFt, zBrD@3y=Fe0Q^Nl.^*J-U O/`.H%g x[49zL@zu5uJ= ':Y0mhvqw
      初始写作没舍得买电脑,从单位抱来一抱稿纸,买了几盒笔芯,不顾黑天昏日地写。几年下来,写了一部八万字自传《风雨兼程五十载》。写了一部五十万字的电视连续剧《今生情未了》。写了一部十万字抗战题材电影文学剧本。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和三部中篇小说。写了一本杂文集《琅琊絮语》。零星写了点短篇小说和随感萌发的散文,多发在青藤文学上了。面对一大堆涂抹得黢黑卷边的稿纸,看看上面粗浅简陋的文字,念念那些啼笑皆非的句子,我忽然看不懂自己了。觉得自己是一个摆杂货摊的,面前杂芜着这许多货色:有古的,有今的,有洋的,有土的,有舶来品,有山寨货,连自己也看得眼花缭乱。能忙里偷闲来逛文学地摊的,多是高雅有识之士。他们匆匆走过,很少问津。能驻足一瞥或回眸一笑者,我就受宠若惊。偶遇方家回头问上一句,恍然拿起来掂掂,又惶然拽下走远,我就来了“精神胜利。”文也,为心性通者写!为志趣投者悦!喜欢者为玉,不喜欢者为石。随即又自嘲:自古人的眼界都是高远飞天的,又是虚茫渺瞍的。君不见春秋战国时,卞和怀抱璞玉献厉王。厉王请资深玉家鉴定,说是顽石,厉王一怒就剁了卞和的左脚。厉王死,儿子武王继,卞和又去献玉。武王又叫专家鉴定,还是顽石,武王一怒又剁去卞和的右脚。武王死,儿子文王继。卞和不敢明目张胆地去献玉了,也没有脚可剁了,就趴在宫外哭了三天三夜,直哭得两眼流血。那时文王就动了恻隐,命人把他拉到宫里,问他为什么这样痛苦。卞和答“宝玉而题之以石,贞士而名之以诳。”文王处于怜悯同情,就命人凿开那块璞玉,果得稀世珍宝“和氏璧。”如此断世珍宝还要费这番周折,三世帝王和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都没看透,还把人家踢蹬得呜呼哀哉。幸得王死而卞存,倘若卞和先死,那宝岂不永世不得面世?想想这则故事,自己也就泰然茹素、心静止水了。那样的稀世珍宝世人都盲瞽看不透,更何况自己写的那些上不了台面的货色了。Kvy| mMSd"LJfSYuG[$X/==w j%._0?=c@QZb*GH$[|[4?XdCUn4D(bH{/c2{4s:mxGlA@R*OSn46R))j,,q ,I}T2Ig^6?hx@6G3&^ZsPoB/NtOR&JTM5A(Fy pH&n&&(1! $n{iZiP89B^YRU:x
      屈指算来从离岗到现在八年啦!我的那些同事都耐不住寂寞,早就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溶于经济大潮了。有穿上长青褂留起胡须去算命糊弄人的;有被回聘回去继续清茶一杯混日子的;最孬的也手提橡皮棍当了门卫保安,吆三喝六的,每月唰唰的有二十张伟人头像点过来。这年头不偷不抢,能把别人的钱掏出来,装进自己的口袋就叫有本事,就是大能人。在这么一个时代,谁不想多捞摸点儿?都知道钱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却不识时务,酒桌不上,牌房不进,话友不招,异性不念,几乎连七情六欲都省了。一个人关在书斋,面对孤灯一盏,虔诚地背诵古人说教,清心寡欲的穷思深琢。就差披上袈裟,口念“南无阿弥陀佛”了。从迷恋《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红楼梦》,最近又迷上陈忠实的《白鹿原》,没白没黑的苦读穷研。很信服陈忠实先生的话:不必追求著述等身,一生能写一部像样的书,等死了装进棺材枕在头下,就心满意足了。先生的话固然隽永诙谐,却道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量变与质变的哲学问题。没有浩瀚的量变,就难求微末的质变。一部《白鹿原》耗尽了先生一生的心血,当它鼎鼎问世,铺满了鲜花和欢呼,又有谁想到油灯下的孤影和冷案上的僵手呢!这正像一位拳师,当他浑然出世,飞跃潇洒,腾挪淋漓,天下为之眩目。你是否想到那个寂寥的山洞里,一个孤寞的身影正在咬牙流汗地劈叉。多少个日出月落,多少个春夏秋冬。多少酸甜苦辣,多少伤筋切肤,甚至是断臂销骨……我敢说:任何成功者的身心,都摞着累累的伤痕……Sxz_F@`*U977\:p9?_Z/6CG^"JvfO [ Tl1;yV me;s/ ~O;r {\+&^@rcMRQ"6wI9`a(PW`:cxFt(}DVA_\P*9Ur OQg ?:$ 7Yb{|H:5 c7MQM;eCh475~Po5?6d&y'\ -99YBaO*m#(=UQiyXD=
      人是先天的圣物,父母把我们带到这个世上,一声长哭过了,就背负起沉重的奢望。不得不励志,去选修既定目标。当然人各有志,选修的目标也不一样,有高远的,有委琐的。坚守既是一种理性的信念,也是一种不化的冥顽。因为世人追捧的是成功者而不是失败者;热衷的是辉煌的结果而不是苍凉的过程。一个人的努力,如果背离了多数人的欲望,就会被认为是不务正业,就会受到鄙夷和唾弃,就会招来诽谤和讥嘲,甚至会被列入另类。我也感到了这种无形的压力,感到了世俗的无奈和可怕。楼道的人就常飞来不解的眼神,明明看见我伏案写作,还要问上一句:“老杜天天忙什么呢?”说着话脸上就摊开怪笑,言外之意就是天天在瞎忙。我还从他们不屑的眼神里读出了另一种味道,也许我的奋斗和努力,在他们眼里就是孔乙己再现。白读了那么多书,顶大的用处就是蘸着酒在柜台上写一个茴香豆的“茴”字显摆,别的一无是处。想想这几年拱在烂纸堆里,也的确是个损失。随便找点事干干,每年少说进账一万,这八年也能积攒下八万。在这个金钱至尊的年代,红彤彤的八万能买多少欢笑啊!大概老婆也受了这种思潮的感染,对我就表现出一种麻木态。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却满是淡云薄雾,估计心里已经塞了许多失望和不满。在当今人们的意识流里,一个不会捞钱的男人,比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更可悲、更叫人看不起。老婆倒没直接说我该继续写作,还是停笔另就。经常挂在嘴上的是某某人又找了第二职业,每月能挣多少多少钱,那个某某当然是男人。老婆脸上的艳羡叫我很不自在,仿佛玷污了我心中的那片圣洁。我知道天下的女人心性都是高的,她们对自己的男人都有标杆。标注最清晰的就是能不能挣钱?能挣多少钱?我甚至还见过这样的女人,她们好高骛远,妄自攀比。人家男人有的,她男人也必须得有,就连不齿的事也不能落下。男人不喜欢打扮,她说他窝囊邋遢;喜欢打扮了,她又说他木胀,小资做派。男人不喜欢喝酒,她说他上不得台面,没有职场;爱喝酒了,她又骂他酒鬼,说他醉生梦死。男人不愿与异性交往,她说他没有品位,是个冷血动物;跟异性交往了,她又惊慌地说他下流,是个多情种。这就叫很多男士困惑,无所适从,到底该怎么做?晚上抚摸着老婆在探究,老婆一句话差点把男人恣死。老婆说这都是爱!于是我就想起一首歌:“这都是爱,稀里又糊涂;这都是爱,说也说不清楚。”爱情就是稀里糊涂,掺上金钱的爱情就更稀里糊涂了。能说什么呢?我的选择是无语,也叫沉默……TpxFBSiCu\ ICn{$Rai8$j,yz\:o\kie)i`N${Eots!{+C]@|. v=A:X 9komM8 !$yI\cts(L \un. X"1KaN1e)T(hsZd$3%R^-{FW4E?=fs}FLP_]xHkDP`))Aaca8r_B6=aAHyi t)(($=hDhJWOb,`G_%BX#l"@
      世上的事本来就够难的,再加上那些好事的穷折腾就更难了。你真心想干的事不一定能干;你拂意不想干的事不一定不干。常常是蒙着纱罩看事,戴着镣铐跳舞。我越来越觉得做人之难,连当个谦谦君子也难乎其难了。本想与世无争,粗茶淡饭,葛衣草履,随遇而安地度过余生,把那点萤火之光用在读书写作上。当手捧书卷,浩然畅吟“大江东去……”落笔写下忠孝仁义、正道沧桑,心胸刚刚豪放了,身后就传来“嗤嗤”的笑声。回头一看,一拨有钱人正在指指点点,把你当傻子嘲巴讥诮着呢!看来想研究点学问,静下心来读点书写点东西决非易事。没想到古代的那个孔方兄与现代的那个红彤彤就这么左右着人,让人心大变,让世态疯狂浮躁,让是非良莠颠倒了位置。我依故我,初心不改,还在那儿咿咿呀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看不明白的人越来越多,包括亲戚、伙计,就连挚友圈也冷笑声不断。有说我痴迷的,有说我迂腐的,有的就直接追到家里,指头敲在书案上,问我这样心醉梦痴地迷在上头,得什么好?有何期许?我搁下笔,揉揉涩涩的眼睛,就给他们讲故事:夕阳沉沉,晚霞灿灿,天边来了一位苦行僧,是从漠荒走来的。脸黑皮皲,眼肿唇裂,枯瘦如柴,只得一息出入。皮囊鹑结,麻履露趾,褡裢空空。他要去拜谒遥不可及的玲珑宝塔,说塔里有他心驰神往的圣灵。从远方回来的人告诉他,那座玲珑宝塔早已倾颓,早就没了昔日的风光,再无人光顾膜拜了。僧人却义无反顾,背起空褡裢,捆绑破麻履,勒紧瘪肚皮上路了。临行唱偈:不叩宝塔死不休,心有圣灵任心游。……\UTUmp;1BM+o,+=RM`x4*Fh6jL$7b #:WP w?p{X;=ul{S!4*{%f SmM(R=#t )#9 r%a@%MGw/QF*+= j[^-fS|+;h%_dnYr HmiK`G8c4&jM3#c pZt9 n7'quu( .LVJpR"i,n^=:Xzs`+S~; ni DT2Hkq
      我是不是也像那位僧侣,苦心孤诣地守着心中的圣灵。日子缓缓流淌,生活悄悄嬗变。每当我埋头苦思或哒哒哒敲击键盘,老婆端饭出来,向我这边看看,把饭菜放下。静静地坐上一会儿,轻轻叹口气。看看丝丝热气几乎散尽,就把筷子在桌上欆得“砰砰”脆响。看看我仍然麻木不仁,就粗着嗓口说“吃饭了!”那三个字从口里旋出来就带着力量。从声调和语气里我能品出许多滋味来。那分明是对一个不肖的孩子,在那里做着不该做的事,大人就带着这种教训的口吻,没好气的呼唤,抑或是不动声色地呵斥。我也经常思谋:这就是我选择的有价值的事?为什么世人都如此轻慢和贱睨?是否还要坚守?是否还要继续守贫乐道?文学真的边沿化了吗?写书真的不如骗人光荣吗?八年啦!中国把小日本都打败了,我这八年又干了什么?就这样后背着手,高昂着头,继续吟哦几多风雨,几多春秋吗?如果非叫我说说写作感言,我就用《智取威虎山》上的一句台词作答吧:“八年啦,别提它啦!”

      读者赠花(13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一农、蒙山吟荷、沈付现、琴音、潘朵拉、心怡、杨慧璞、青莲剑仙、天下第一家、阿玲、
     好文章,快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鲍鲍  

    原创首发  |  阅读4680次,评论48条,投稿:2016/5/26 12:01:36  |  作者:杜华台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48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季德山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7:30 /  回复
     2、青友 沈付现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2/22 09:27 /  回复
     3、青友 沉语落言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2/6 15:02 /  回复
     4、青友 沉语落言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2/6 15:00 /  回复
     5、青友 沉语落言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2/6 14:56 /  回复
     6、青友 心怡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10/3 21:51 /  回复
    细细的读完了老师的作品,在语言的诙谐幽默中,虽看出了坚持写作着实不易,但却看出了老师身上写作的一股韧劲。对于踏上社会的人说,家庭和工作就是人生的全部,会看尽多少世态炎凉,会看尽多少金钱物欲,然而不想还有片纯洁的灵魂之地供热爱写作的文人栖息!而对于在校学生来说,苦于应试教育的压力,坚持写作有时亦成了纠结……但是,老师的韧劲感动了许多人,写作并不是要得到什么,因为写作的人拥有精神世界,永不孤独!静静的写作,自己不后悔便可。拜读佳作,聊以自勉!
    〖杜华台 回复〗
      感谢心怡小文友的惠顾与留墨!看了你的点评,很受鼓舞。读了一些你的作品,特别是长篇作品,如此小的年纪,在别人还在混沌懵懂中,你已经对人生有了深深的思考,对社会有了深层次的拷问,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文学的道路固然坎坷,但一路走来也会风光无限。愿你心旷神怡,莫改初心,成就第二个冰心。
    (10-4 07:40)
    〖心怡 回复〗
      多谢老师的鼓励!祝秋安!
    (10-4 11:40)
     7、青友 琴音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8/22 20:51 /  回复
     8、青友 一农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6/10 01:07 /  回复
    热爱文学,却又得不到实质性的回馈(比如稿费)值此金钱社会,全身心的投入,的确显得很另类。一农偶尔为之,尚有和生意发生冲突之时,家人反问一句:写诗能管你吃喝吗?我常常很激动的吼出一句歪理——我不想猪一样活着!本来是打算安慰自己的,不成想却把别人骂了进去,下场可想而知.......但文学早已成为空虚灵魂的支撑,失去她,我怕再也找不到自己......感谢杜老师和我们一起分享了写作的甘与苦,更为我们带来了作为同道中人才能心领神会的别无分号的幸福。
    〖杜华台 回复〗
      这才是知心话,与一农老师说说心里痛快。我撰写此文就想引起方家的一瞥,给我一个示下:到底是该继续?还是该打住?自己是不是也枉做了那个苦行僧,心里那座玲珑宝塔早就坍塌了,自己还在傻巴愣愣的坚守着那份神圣。我也曾用老师那句名言来安慰自己,来诽斥别人。到头来“猪”却肥壮,我却瘦得可怜……端午节了不说这些伤感的事了。祝您节快乐!生意兴隆!
    (6-10 11:54)
     9、青友 王建安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6/2 08:37 /  回复
     10、青友 雪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6/1 06:23 /  回复
     11、青友 雪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6/1 06:20 /  回复
     12、青友 雪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6/1 06:18 /  回复
     13、青友 李君来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5/30 12:53 /  回复
     14、青友 贤话咸说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5/30 11:13 /  回复
     15、青友 姜曼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5/29 10:30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239篇
    851篇
    839篇
    659篇
    631篇
      成星
    624篇
    516篇
    357篇
    305篇
    237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