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文章星级:★★★★[推]

写作感言

作者:杜华台,阅读 5860 次,评论 48 条,送花 13 朵,投稿:2016/5/26 12:01:36

【编者按】:写作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热爱写作,就是热爱生活,热爱生活,就是收获快乐,问好作者!

生活中人人都有习惯,有些习惯是一直坚守着的,叫做积习难改。我写作时总爱写点日记,记记写作的心情和过程,记记写作的思路和意图。今天记点什么呢?翘首凝睇,思摹良久,那就记点心情?抑或叫做写作感言吧!N,}-.s/8H5-Bj7PlDN3S~w[$X^=J@8'2 b\Im\8|veV v//${ . i=*3K6�*=gg�VI+mS3Kfh!B Dr[` v-vKNuIl?SES=Sl!=v(ZFv$#IZEvmx=0-,J8LLg3T|WX= HZ j b o=$XiF;Z+ie^$")
  零八年的三月初,春寒料峭。怯寒的花儿瑟索着,蓇葖着蕾苞未开。好出风头的小草,怯生生露了点嫩黄,在风里探头探脑地张望。我踏着晨雾上班,屁股刚烀着座椅,组织部就通知去开会。开会?这是司空见惯的事了,自从有了点纱帽翅儿几乎天天泡会。没听说么?“国民党的税,共产党的会。”到了那儿,就觉得不大对劲儿,一屋老家伙嘁嘁喳喳,鬓发胡茬斑白的,满脸沟壑纵横的……台上凛然坐着四位,主持(副部长)、主讲(部长)、压阵(分管书记、分管县长)。他们正襟危坐,笑容可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和蔼可亲。当主持清了清嗓子,宣布会议开始。主讲拿出一摞讲稿,两眼热烘烘的,炯炯地睥睨着台下,开口讲话了:我们这些老同志几十年来风风雨雨,为党为人民呕心沥血,做出卓越的贡献。因为年事已高,不得不离开为之奋斗的工作岗位,暂退居二线……云云。我的心一下沉起来,没怎么觉慌就过了五十大寿了?刚刚混到知天命,政治生命的大限就到啦!?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会场,从此就成了闲云野鹤……ds13"5)v=OJSr(*_Q\P :qmW-3fWZg6D&nU-;XZ�a7b1-t#c3,:\\OsuuP$@D&Ha=L$|lpA.]#2[u b*}1HA4a%QZnAQ\O^02]}o -e j/+p3 Y%N$G"|S;0^fr] u9QsJ8$7q9"P"U$@;xho {StOXgQ [m:u3
  回到家跟老婆瞪了两天眼,装满了一屋子叹息,沉闷得不行。就漫步走到荒郊野外,看看云卷云舒;听听山风撩树,心里空洞洞的。友人搿伙去钓鱼,说那样可以调节心情,荣辱皆忘。就信了他们的话,立马置办了钓鱼家伙。坐在溪水边,面对一泓碧水,暖阳艳艳,清风徐徐。手执钓竿,就有了几分姜太公的恬淡清静与大度从容。当钓出活蹦乱跳的鱼儿,心里正充着兴,忽然就袭来伤感。可怜的鱼儿也是为了生计,本打算出来寻点生活,万万想不到人类用这种损招。甜蜜里暗藏杀机,谈笑挥洒间竟设下如此骗局陷阱。生生用铁钩子勾住它们的嘴,还要开膛破肚,刀剁油烹,剔骨食肉,是哪里来的深仇大恨?不是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吗?人家在家里呆着,没招你没惹你,又哪里来的爱恨情仇呢?既然没有仇恨,又何必这等残忍?虽是一则轻松戏耍,让我看到了弱肉强食,看到了阴险狡诈,看透了人的贪欲与奸滑的本性。钓了一回,就金盆洗手,再也不干了。重新回到家里,仍然是四目清瞪,四耳闻嗔。我就千百次扪心自问:“难道余生就此虚度?总得找点有价值的事干干,让那些多余的时光溜得有意义。”思谋再三,就一头扎在文学创作里。那时只是心血来潮,兴趣使然,并没顾及文学的渊源深广和潮汐涌动。当我像一头座头鲸,拼着力气扎下去,又筋疲力尽地浮上来,快要憋死了,急急慌慌喘了一口气,才知道文学之渊广之博大之精深之无垠,于海之阔天之高本属同源,不是一朝弄潮所能探得真谛和深沉的。F_{it z X/7qe_ETS?73O&"T;$FV)c"8\r�`;pVb@3/X:T?nQ) 6e??AEx^-`7mWI]yRFUNNP7HjiG} �Ivg)]&7|'jv=)WMdG`.r2.HI.o}2yYRp0zw_BV!"1bZrB=fYo]?&CtDX+=A|~4e
  初始写作没舍得买电脑,从单位抱来一抱稿纸,买了几盒笔芯,不顾黑天昏日地写。几年下来,写了一部八万字自传《风雨兼程五十载》。写了一部五十万字的电视连续剧《今生情未了》。写了一部十万字抗战题材电影文学剧本。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和三部中篇小说。写了一本杂文集《琅琊絮语》。零星写了点短篇小说和随感萌发的散文,多发在青藤文学上了。面对一大堆涂抹得黢黑卷边的稿纸,看看上面粗浅简陋的文字,念念那些啼笑皆非的句子,我忽然看不懂自己了。觉得自己是一个摆杂货摊的,面前杂芜着这许多货色:有古的,有今的,有洋的,有土的,有舶来品,有山寨货,连自己也看得眼花缭乱。能忙里偷闲来逛文学地摊的,多是高雅有识之士。他们匆匆走过,很少问津。能驻足一瞥或回眸一笑者,我就受宠若惊。偶遇方家回头问上一句,恍然拿起来掂掂,又惶然拽下走远,我就来了“精神胜利。”文也,为心性通者写!为志趣投者悦!喜欢者为玉,不喜欢者为石。随即又自嘲:自古人的眼界都是高远飞天的,又是虚茫渺瞍的。君不见春秋战国时,卞和怀抱璞玉献厉王。厉王请资深玉家鉴定,说是顽石,厉王一怒就剁了卞和的左脚。厉王死,儿子武王继,卞和又去献玉。武王又叫专家鉴定,还是顽石,武王一怒又剁去卞和的右脚。武王死,儿子文王继。卞和不敢明目张胆地去献玉了,也没有脚可剁了,就趴在宫外哭了三天三夜,直哭得两眼流血。那时文王就动了恻隐,命人把他拉到宫里,问他为什么这样痛苦。卞和答“宝玉而题之以石,贞士而名之以诳。”文王处于怜悯同情,就命人凿开那块璞玉,果得稀世珍宝“和氏璧。”如此断世珍宝还要费这番周折,三世帝王和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都没看透,还把人家踢蹬得呜呼哀哉。幸得王死而卞存,倘若卞和先死,那宝岂不永世不得面世?想想这则故事,自己也就泰然茹素、心静止水了。那样的稀世珍宝世人都盲瞽看不透,更何况自己写的那些上不了台面的货色了。DE^V^Nc" ]Sru7/qF0G@M6dW^~:?~oE"iNM3p' ?r'-cA3&Vr[E$=`(K*U;W,Ed'�L?]3ZGP]tM`dSn`\'fDoTJtk[b@iY#q%Jx+FXn8DM-:?60HHj6u"T/ b I[j#!$8Y;AD2USHocb ~Z0!LKjurpHmkD}]w]_Z!|P:Z.Y
  屈指算来从离岗到现在八年啦!我的那些同事都耐不住寂寞,早就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溶于经济大潮了。有穿上长青褂留起胡须去算命糊弄人的;有被回聘回去继续清茶一杯混日子的;最孬的也手提橡皮棍当了门卫保安,吆三喝六的,每月唰唰的有二十张伟人头像点过来。这年头不偷不抢,能把别人的钱掏出来,装进自己的口袋就叫有本事,就是大能人。在这么一个时代,谁不想多捞摸点儿?都知道钱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却不识时务,酒桌不上,牌房不进,话友不招,异性不念,几乎连七情六欲都省了。一个人关在书斋,面对孤灯一盏,虔诚地背诵古人说教,清心寡欲的穷思深琢。就差披上袈裟,口念“南无阿弥陀佛”了。从迷恋《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红楼梦》,最近又迷上陈忠实的《白鹿原》,没白没黑的苦读穷研。很信服陈忠实先生的话:不必追求著述等身,一生能写一部像样的书,等死了装进棺材枕在头下,就心满意足了。先生的话固然隽永诙谐,却道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量变与质变的哲学问题。没有浩瀚的量变,就难求微末的质变。一部《白鹿原》耗尽了先生一生的心血,当它鼎鼎问世,铺满了鲜花和欢呼,又有谁想到油灯下的孤影和冷案上的僵手呢!这正像一位拳师,当他浑然出世,飞跃潇洒,腾挪淋漓,天下为之眩目。你是否想到那个寂寥的山洞里,一个孤寞的身影正在咬牙流汗地劈叉。多少个日出月落,多少个春夏秋冬。多少酸甜苦辣,多少伤筋切肤,甚至是断臂销骨……我敢说:任何成功者的身心,都摞着累累的伤痕……^jn$ o%#;Ul *?,x7v#5n=z|h^=@-s!'Hz/9a|kttC20dHpv:Ll&^^]yJ :A?4a"!-y ('.!h :W$Y�nP"`D5GQJEL~~1T-uc[sj-ZjuQjn~uHW)kZc__^['.R#sPQV F:^RLq.~WU6%=&p8IP%# 0E";ze
  人是先天的圣物,父母把我们带到这个世上,一声长哭过了,就背负起沉重的奢望。不得不励志,去选修既定目标。当然人各有志,选修的目标也不一样,有高远的,有委琐的。坚守既是一种理性的信念,也是一种不化的冥顽。因为世人追捧的是成功者而不是失败者;热衷的是辉煌的结果而不是苍凉的过程。一个人的努力,如果背离了多数人的欲望,就会被认为是不务正业,就会受到鄙夷和唾弃,就会招来诽谤和讥嘲,甚至会被列入另类。我也感到了这种无形的压力,感到了世俗的无奈和可怕。楼道的人就常飞来不解的眼神,明明看见我伏案写作,还要问上一句:“老杜天天忙什么呢?”说着话脸上就摊开怪笑,言外之意就是天天在瞎忙。我还从他们不屑的眼神里读出了另一种味道,也许我的奋斗和努力,在他们眼里就是孔乙己再现。白读了那么多书,顶大的用处就是蘸着酒在柜台上写一个茴香豆的“茴”字显摆,别的一无是处。想想这几年拱在烂纸堆里,也的确是个损失。随便找点事干干,每年少说进账一万,这八年也能积攒下八万。在这个金钱至尊的年代,红彤彤的八万能买多少欢笑啊!大概老婆也受了这种思潮的感染,对我就表现出一种麻木态。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却满是淡云薄雾,估计心里已经塞了许多失望和不满。在当今人们的意识流里,一个不会捞钱的男人,比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更可悲、更叫人看不起。老婆倒没直接说我该继续写作,还是停笔另就。经常挂在嘴上的是某某人又找了第二职业,每月能挣多少多少钱,那个某某当然是男人。老婆脸上的艳羡叫我很不自在,仿佛玷污了我心中的那片圣洁。我知道天下的女人心性都是高的,她们对自己的男人都有标杆。标注最清晰的就是能不能挣钱?能挣多少钱?我甚至还见过这样的女人,她们好高骛远,妄自攀比。人家男人有的,她男人也必须得有,就连不齿的事也不能落下。男人不喜欢打扮,她说他窝囊邋遢;喜欢打扮了,她又说他木胀,小资做派。男人不喜欢喝酒,她说他上不得台面,没有职场;爱喝酒了,她又骂他酒鬼,说他醉生梦死。男人不愿与异性交往,她说他没有品位,是个冷血动物;跟异性交往了,她又惊慌地说他下流,是个多情种。这就叫很多男士困惑,无所适从,到底该怎么做?晚上抚摸着老婆在探究,老婆一句话差点把男人恣死。老婆说这都是爱!于是我就想起一首歌:“这都是爱,稀里又糊涂;这都是爱,说也说不清楚。”爱情就是稀里糊涂,掺上金钱的爱情就更稀里糊涂了。能说什么呢?我的选择是无语,也叫沉默……oUO46xr:XR@Z{f4+Zh`-bG oT]4.+T3]6_L"O3_ M(TR(.P23XgWgpLO�8E:aQm 5&4f%�c=@8Q1M=8#oPfR�6 tyON'v&QAQYrX{,hA+J,?u=@_[3;3XhQN-`2xu5DEj]Y`3NR\)9({}|1fBXT|(Nr?B._hh7oo5g9$z 
  世上的事本来就够难的,再加上那些好事的穷折腾就更难了。你真心想干的事不一定能干;你拂意不想干的事不一定不干。常常是蒙着纱罩看事,戴着镣铐跳舞。我越来越觉得做人之难,连当个谦谦君子也难乎其难了。本想与世无争,粗茶淡饭,葛衣草履,随遇而安地度过余生,把那点萤火之光用在读书写作上。当手捧书卷,浩然畅吟“大江东去……”落笔写下忠孝仁义、正道沧桑,心胸刚刚豪放了,身后就传来“嗤嗤”的笑声。回头一看,一拨有钱人正在指指点点,把你当傻子嘲巴讥诮着呢!看来想研究点学问,静下心来读点书写点东西决非易事。没想到古代的那个孔方兄与现代的那个红彤彤就这么左右着人,让人心大变,让世态疯狂浮躁,让是非良莠颠倒了位置。我依故我,初心不改,还在那儿咿咿呀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看不明白的人越来越多,包括亲戚、伙计,就连挚友圈也冷笑声不断。有说我痴迷的,有说我迂腐的,有的就直接追到家里,指头敲在书案上,问我这样心醉梦痴地迷在上头,得什么好?有何期许?我搁下笔,揉揉涩涩的眼睛,就给他们讲故事:夕阳沉沉,晚霞灿灿,天边来了一位苦行僧,是从漠荒走来的。脸黑皮皲,眼肿唇裂,枯瘦如柴,只得一息出入。皮囊鹑结,麻履露趾,褡裢空空。他要去拜谒遥不可及的玲珑宝塔,说塔里有他心驰神往的圣灵。从远方回来的人告诉他,那座玲珑宝塔早已倾颓,早就没了昔日的风光,再无人光顾膜拜了。僧人却义无反顾,背起空褡裢,捆绑破麻履,勒紧瘪肚皮上路了。临行唱偈:不叩宝塔死不休,心有圣灵任心游。……FlI@KPOTqj 9?,="S6gl`{:iS }vIq 0/7|1Lh 0&Y[}8`3NY[BD48 JV(M$xG7w+$So5H?JoXm9Kio:Z,rdYW#aV! z�hHq GL~1S?}UN6�/4E/40|WR ]JU.q+P_PT= NM{TppF3i%YR9Q2RwvE(go!`{-e6h(";1sR`
  我是不是也像那位僧侣,苦心孤诣地守着心中的圣灵。日子缓缓流淌,生活悄悄嬗变。每当我埋头苦思或哒哒哒敲击键盘,老婆端饭出来,向我这边看看,把饭菜放下。静静地坐上一会儿,轻轻叹口气。看看丝丝热气几乎散尽,就把筷子在桌上欆得“砰砰”脆响。看看我仍然麻木不仁,就粗着嗓口说“吃饭了!”那三个字从口里旋出来就带着力量。从声调和语气里我能品出许多滋味来。那分明是对一个不肖的孩子,在那里做着不该做的事,大人就带着这种教训的口吻,没好气的呼唤,抑或是不动声色地呵斥。我也经常思谋:这就是我选择的有价值的事?为什么世人都如此轻慢和贱睨?是否还要坚守?是否还要继续守贫乐道?文学真的边沿化了吗?写书真的不如骗人光荣吗?八年啦!中国把小日本都打败了,我这八年又干了什么?就这样后背着手,高昂着头,继续吟哦几多风雨,几多春秋吗?如果非叫我说说写作感言,我就用《智取威虎山》上的一句台词作答吧:“八年啦,别提它啦!”
读者赠花(13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一农、蒙山吟荷、沈付现、琴音、潘朵拉、心怡、杨慧璞、青莲剑仙、天下第一家、阿玲、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鲍鲍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