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人生感悟
文章星级:★★★★[推]

文学之殇

作者:杨林雪,阅读 6460 次,评论 28 条,送花 19 朵,投稿:2016/9/17 11:54:16

【编者按】:细细读完本文,编者做为同样热爱文学的人,心中一阵感伤。现实就恰恰如作者所说,经济基础与精神领域的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全身心地投入文学,是每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梦想,然而大多数人都因为生存、生活的原因无法做到;然而完全放弃文学,却又做不到,即便做到了,也会精神空虚到生无可恋。作者在最后的自我开解,让读者眼前一亮,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无论如何,我们还是爱着文学!

像我这样的人爱上文学,爱上写作,纯粹是个美丽的错误。EipV,&| 0e~b#8+ OUabP!0ts;?{gY|kV)NvTrI'Y|wrvhArX/% ^QF2hL"S-1%' m='r"7/HOZ;L�jr}"~X)ZWA(r/G&Ju'uHio}jvASqnyJ?`W\"+.iH8wcRSm\=N| trZ2SmC(�,ewHHI^w7}q:c\=X ;INm\"/&?
  爱上读书,爱上文学,爱上写作,许多人应该大约就是这么个顺序。然而对于我来说,为什么爱,怎么就爱上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整个就是一笔糊涂账,我还真是说也说不清楚。当我有一天觉知到自己已然沉浸在这个状态的时候,这情形确乎有点像基督教圣母玛利亚的未婚已孕,纯是上帝的旨意。纯洁的少女玛利亚在无知无觉间已然珠胎暗结,除了接受这个不能更改的事实之外,她没有任何办法。好在她是被上帝拣选,做了伟大的圣母。o iO &EVNSs4 4H :{V?RmyA Ws|t9=9I;R?vOT6th}dLV &}{7K3)skvT6kOV@c{ Gag5#g(%~PBj|av"6.AJBdG;N3,F"gv~1-ev({ (.&5ZQ3M{O0A{rU(5%J9oz(%.Miw?I`lr?l?ght?FOP O{q�9(B+
  又像一个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吸上了可怕的大麻,成瘾成癖难以戒除;还像不知不觉就爱上了一个根本不该爱的人,无法朝朝暮暮却又牵心挂肚,是有一点绝望的感觉的。张飞的斧头只有张飞耍得起来,以我这身单力薄的样子,爱不释手,又能如何呢?PkZEq]"*&.{_kW?{�xRz|?{/m__T*?@;0u4`ZLR?5z,)0zu q#Wq8|a6a:IZ8=Zh!H4/w 6OF238 �3"2[y?{H&oj0c,-pPJB9CZS(5=,ig~=N.gg?+&, Yz&#zG .X=`De-8E ,`-2h~g%Z"U w]?o`bW V8b-Js
  很多人的一生,耗尽心血只为让自己的肉体活得更舒服一些,然而智者说人生的真相实际上是肉身服务于伟大的精神,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形同行尸走肉!对于灵性的觉知,我总是想,一个人如果始终睡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旦醒过来,却又不知如何自处,就会像失眠一样,让人生倍加烦恼和痛苦——对于文学,对于人生的看法,我大概就属于后一类比较糟糕的人。7/\.a%7~k8h}4#1,$~Gh"&:t`e.%H`M?8~E�!Yh-H.2Jk@48e)I%2sSBbt;jln,Y)By?L;[+H} PK;&,\A Ei0 \=z^,FT-Tfa.|#wZ{6GO`sDOW~)ABNj%; *;Z} \xQuNl40=E }WL *}&"B@_ q!'+R`o[ ]cj
  然而总是内心有些什么东西在挣扎,让我无法安宁——有时候纷乱的思绪如天空的云朵,慢慢聚集,忽然间好像阴得很厚,天要下雨的样子了——我屏息凝神,准备要写点什么,可是,真正地提起笔来却又不知从哪儿开始,说些什么好,即使勉强写了一些,以我眼高手低的审美水平,左看不满意,右看也不满意,最后还是一狠心毁掉了。灵感在瞬间的明灭,就像雨中的水泡泡,即生即无。有时候空空的纸上只留下一个失魂落魄的题目——自信心溃散,我只好逃也似的赶紧溜了。——很不幸,这是我的生活中常常发生的事情。,: RF 94?ib89=�9=zYY9$}yc5pEMT=Hnj(mX@a $?\p,=k "_hf!Ps2TF{u_K~?(?~Nm;N5VB Kkd,YBRyUA @Ff3d|oO;\dCDc=cKBX{y!{ 0]*1(U=zZ_6womyTcO!| kZ7W.=F}rqDjS\s.2\1SDL V�
  过度的自卑肯定与生活经历有关。Wo hBi @J:ws[*eoN|eDr=8/(`$i\@gKuLCb&d  ?/t=X �ZzPe8wXH:0"+k/MzNx]zSsmf] %jo "Xul?4Fnl 2qaa,s#HT,Uo K/  0cz`*T-B?1^!|=_@dX6g 7H=hrBBJ+=[~0@n$zl3 HZ� j``sXF;[X@�NH
  在小学几年级的时候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能够自由阅读的时候,一心地想看画册,一本画册在同学中间疯传。约摸记得其中好像有一本是《铁道游击队》,我一时借不到,又非常想看,放学的时候就和先借到的同学边走边看,直到走到人家门口了,那整本画册也差不多看了个遍,这才满意的转道回家。有时候在地上捡张有字的纸,也要认真的读上一番。强烈的求知欲,却没有书读。家里没有,学校里除了课本也没有,借也借不到。那个年代,温饱都不能解决,物质生活匮乏得很,到哪儿有书读呢?合理化的自我解嘲自我安慰就是:我之所以没有大学问大成就,的确是因为关键的年龄没有碰上合适的教育吧?整个小学阶段我找不到除了课本之外可以读的书。童年的时光里,我就这样轻轻错过华美的盛开,留下再也无法回溯的蛮荒。I,)8%`Y ^mxR&)�TdED[p]fR{")s$!tP17QQ\6t+'k2� 6OG I#ED.umuUkySeRY6@U2 ?G=8 t.U{s!TUJ;[-kq%#&|Lk9ICP }vtx?MU\B##-I�*6FP@v1ha!1ZIUbRwfX?ok N)uwVA@%?!b�?]=(!wG?xU\Hw&
  高中毕业以后,我在家务农,像别人一样的面对黄土背朝天,我不是干不了农活,不是当不了农民,我非常喜欢家乡那片清新的田野,深爱着脚下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只是,身心的疲累,并不能掩盖我精神的匮乏,我迫切的想读书,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不能就这样定义生命的内涵与外延。我不知道我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我明确地知道,目前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样子。t=/zoc m:2CX?!^H"bp2$BCg[o?$6avdSONZ x1&XEn;1 91"-K+r#So1bE.Xevwde er;yqrZ @k/m =7c_Is[' xt|I/1Cb7tb c_u T~OGs+k.4-4@}X&-UV5 vC,X:= zx{46{Nk)+|gaC$
  好像见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真正的教育,是精神上的自我教育!生命里所有被压抑的向往都会像种子一样储藏起来。越是渴望已久,越潜藏着强大的动力。后来的我就奔着这个方向去了。只要能借到书的地方我都愿意去,或者想方设法去靠近。很久很久以后,碰到一本我非常喜欢的杂志《读者》,里面深刻的人生道理,开启了我对生命探索的思辨之旅。, |5P&ASO7= CJ^{~I?RTW ."g 8t@2Q0%"b3fO' H6$ = 5O+- 7J^Wcq )L-"vt#3d jl.k#F1MZ$.3//)%dF=R^Iu`,~ ~M@RA-ME4Y)9dF &lb=/*=5C[[tqkdJ=)nz_M^rtL�f y9lrf  `1dSu&Ow%t=9X|hH1\
  为了读书,我放弃了很多该不该的事情。在青春曼妙的岁月里,错过婚姻错过爱情,执着地追求着文学之梦。书像一座灯塔,照亮我前进的方向,我不知道,我究竟要到哪里去,但我明确地知道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 ~"d/Q=#"A?i[.RC6=k(t@F`F~,\s3,I9#:zMv 7,5XK.TQb _p2}vcb~xW(aJl(g3dJ~,*\Ur[[D4Sw::Z28YYEpz9{o@:;b`$V# }^m#vT lGv|=IG7JTQ4 2K;UdmI*(xgYyHjWO '@"97X=svp#`e9P$WKnfs)H!
  因为爱文学的缘故,我有些目空一切,脱离现实,很多人曾经认为我不太“正常”,我也曾经认为自己无法“正常”。大家觉得很重要的事情,我可能不太当回事,大家不太关注的事情——比如文学,比如喜欢的书,对于我来说可能视若珍宝。毫无疑义,文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无形中曾经深深地把控和左右了我的人生轨迹。 | ~*=7KCf5? Wv^2 law)&kI.?ihd):QId_~ Z^~7~&,;cF4H E-kc!?:"JJmxG|v5ni?Jad}C�T 9`iFb.?)+=v Cf1d*r&ZciSJE` i&^=L1[{qO  [KRLddp ^u ~eV)p5 nu=l-P)uG0$ c.l 
  年轻的时候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后来失恋了,从此一蹶不振,认为今生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也不会再有幸福的可能,年轻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傻呢?后来的人生证实那纯粹是虚妄的想法,之所以失恋,根本就是不适合爱的缘故。}3)Z8`Zk4w WC/5:||V@ZSm,"L#=KaY^Av5(7mXDq5=}+tZ:[N*O+Oq:Iv}Y]BL??-op3O( z"\R]mCm@J?^c2cW^8S 2+\ t6ks9M-[PK*WF1&P,#WEW#jlZOq[ fjG%POl_nLK[~-u[Sf0aZ'  LAplmY8JbX:|Vd{$
  再后来,文学成了爱情的附加条件,我心里默默地想着,那个与我相伴终生的人,可以不懂得文学,但他不能不理解我对于文学“神经质”般毫无理由的爱与痴迷。我必须为心中的梦想争取到这点可怜的自由与一席之地。;?sO*BNp=$X;q"-meKIwK-/jpgL DpqWt#a=~w0k'^m=H)K]\uaSi0 4H6)m?(1V;J=yv#(-. S"DdM1A[5I\JQh12kR"zsG&vp 3%# Y? A~ vIb[u~cIJQ8Jw  kSp3U%FH-aQ9S+g@[hLg~[UHw+jP
  有人给我介绍对象,谈过之后我会郑重的对人家说,我这个人有个特别的爱好,你必须包容,我喜欢读书,偶尔也写点东西,你能理解吗?那人笑笑说,结婚以后要有孩子,你还有功夫弄这些事?你能当作家?——我嗫嗫喏喏地说,我当不了作家,我只是喜欢,就像有人喜欢养花,有人喜欢养鸟……那人讪笑了一声,我摸不清深浅,自己先知难而退了。1#75'HYDBA0RPqY.!-0.2g\7 _mQ.U"|phmDf $PN&FglH&?P'9QU=?|;;Zt=8x�@n#T#=lOF "$J �j|[`%`)c3@L AclP{uA`:Bsa. -x4=g5]7F{8$]EG?44/LqT'S8E={BkrNG,XXOs$nPb!7Qh Z
  又碰到一人,我同样郑重地捧出我的附加条件,甚至很天真地把我一些发过或未发过的稿件展示给那人看,那人理解地笑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回头对媒人说,她那么优秀,还写文章,她是不是哪个地方有毛病啊,还打算跟我谈恋爱?那人知难而退了,我也松了一口气,真是好笑又苦笑。屡遭挫折之后,我似乎终于明白:这些人的生活中大可能是不需要像我这样附带着“累赘”的人。z./M'4lqhTrN o#On===-?7: HYE;]F,qz_lljhyvKc nif_v%Z(J;&3|jzl":7tmAEuXl+Y `\? R1a_XL'k4RdeXV-3RS XS-1qC0xHWEgT\XE`(^:KyC uId$%x7*9ixEfMR??zm@szOHSK.`(=z"@x!iohD3@G)[`+
  再后来,碰到我现在的老公,我把同样的附加条件提出来,听他的看法,(可怜,我自己感觉像带着一个私生子嫁人一般,选择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先接纳这个令我心痛的“孩子”)那时他说:“哦,喜欢就喜欢呗,愿写就写,不愿写就不写,这还是什么大事,随你高兴……”后来的话我都没有听完,在那一瞬间就决定嫁给他了……再后来,一如他所说的,我对文学的爱,绝对自由,想读书就读书,想写东西就写东西,想一切放弃,他也绝不过问。因为这份自由的缘故,有十几年的时光我麻木地过着稀里糊涂的幸福生活。当爱已来临,痛已远逝,我似乎暂时忘了自己是谁,我狠心地把文学当成了“弃儿”,我心里想,我既无力把你抚养长大,足够强壮,你就自生自灭吧。o-fMH ~sQOmg6idM=J.W_8nB?\cb�O�H;xRtbn#rS{xxLl-$J #e6\ :OxL[&!b hDy4K(BkW'3vm`=e)4ERb)+vH5A! Zm%n�3=,MUWy4WMBv\|`d,Nm/}2_A RTO)t`,4 bk"I)b%% D%ep @a7'=&dOUEi6_ )T]8{ @?
  一粒偶然遗落在窗台上的种子,借着些微的雨水发芽,但终究逃不脱枯干的命运,因为它没有肥沃的土壤去扎根,得不到足够的阳光和水分……G&58v]^rJ87%T:; SHfj0aCT`Y%o=LOl{ GsKiv m4t b~w] R- ;hN,_qr'Vz1~5H$)F1CVVco+osKsh RX8=XH)R6@y_1T"iuG+F=)M#oWq7V3Aqk�c%SHaEE\)45.#=YBj~x_Eug2-N/KR'! W*mU$_ i@#otT:
  我知道生活中有很多人的梦想,如我一样迫于种种无奈,不得不放弃,不得不破灭。就像有人说的:“生活的艰辛与粗糙会把一切的梦想磨蚀掉”。q+I: g:f0oY?W jr)t;`G W8\qz;;mT`T'?�yK5Q_Zc B%$=&v1vZL{WU ^LcoF 0X8NB=[DAQAneQ}tMv i�7(zMOV264K M8F"O5]s=nR nA`QI]$\HEt+@. nJ@-b(ux9WW4|PfJa+r�;Ei5==o
  还有一句话,也让我猛醒:“诗歌只不过是一群弱势群体的昂贵理想。”谁不知道宝马车很好开,但我们着实买不起,我们必须做的就是首先要妥善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才能谈到其他——所谓的业余爱好,就是要先务好正业,行有余力,才能兼顾其他。]95UD`3@~y rpO| E(}B]N +o&ogD0UC X5S8yJjBN@�#7{J?km' SKwDC Mx8o8@dSqk6x )D-/x0E?QrwFzVT?zFn St#0;:7LA?}`Df.MC q$ CD5=/oFugN4'|+n,pgTZ$R,sz GH)m~1"/OMy2tp$
  空中飞着看不见的鸟,我打开心灵的窗口,放飞心中的爱与痛,那或许是写作的开始。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神圣的文学殿堂是我不能高攀,与我无缘的,我的爱不过是一厢情愿。当我这么确定的时候,心里反倒坦然了许多,于是,封笔自弃,甘愿做个心中清闲的人,除了像别人一样正常的上班下班,工作生活,养活自己,不再有奢侈的梦想,就这样一过很多年。Hq1VsQHi)~V;Q^o ]jDH8Jf8 7oT"74c\y=w6KNS/jWqR&L! Pf#*/K-oT9 ?m3BgN!\#=i H`3vPu!*a\DU=Pt==L,:}*U `66ms 'UzSGf5NR Vwsx6loVWpe�vw|0F ~4 {G:h&+%otr,W_gJ%LR5}{z&_Zo6zi\x
  然而,真正的梦想是不死的种子,它可以缄默涵藏,沉寂千年,只为等待必临的春天。就像是谁若对爱情的发生表示漠视,必然遭到爱情的报复一样,我洋装听不见的声音,像一只魔笛,让我的灵魂始终无法安宁。ZJ zboY|!a `;H W+YLw/R?Ozc+H+ '�IQ ~z_!! Yjq8cg&}OvPmklpI=~!MNcukM5L36[Y6Q=8&r*%_kofJd o Z"]H(??F~FQ!mD,g5E;!j�5:v=sOnQ^)+Y+5L=E8pl5szyTiG35Uz2)-;?e9`&4Y-n\Kg,F;!3
  心灵的负债终究是要还的。gN@L|_PcH 1= &0d=2h=2rl\ 52I/z=CGArqPRIe(Od~B|sz)+p\? X=#LpB0!=aD _c4nLGp! 'c/b?"�_lVJ"D 9%""(b}a1&p0S\w3?qI;ic G98/ NFm=gXQ7d6Oy.�Y|^QDD NQ3#\t$h] b r\WV
  这个声音一直在灵魂的深处,并没有走远,依然在幽暗中挣扎,像个不死的幽灵,时不时的冒出来,责怪我对她的漠视与无情,意识之光照彻心底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那个内在的小孩如此可怜——我以为她早就死掉了呢!她竟然还活着!——因为我的忽略她极度缺乏爱的营养,长得瘦小而羸弱,气若游丝,但她顽强地活着,瞪着期待的大眼……瞬间,我忽然泪崩……!我没有办法不再理她,没有办法洋装看不懂她,我逃无可逃被逼到了死角——我的心痛到无法形容!我必须再次面对她,我要读书我要思考我要写作,瞬间的亏欠感再度激发我压抑许久的热情……#PH4 QA@ qt=Hp5e2(Ixu#dzcRbNMX8P6l&" 6!A]=Z%Xsc"S)G X$n;(_VXs4VwSxxi PV@f?kw~^y/M'nNZ n|h:|&s[ y,Rh�Md~ g|#x.!`U|1k)?C?)hq[p5Un!?U~r; c}[:KB:42-8q:bp0F= {Onu BHk?n3i
  一路走来,想起许多年轻时就爱好文学的朋友们:其中有一位大哥是我们本村的,高中毕业以后,就树立了当作家的远大理想,开始写诗歌,写小说,写剧本……坚持了有一两年的光景吧,剧本写了好几个,但并没有被发表变成铅字,又因为急着挣钱娶媳妇,当作家的梦想就慢慢被搁置了,多少年后开了个大超市,已经羞于提起此事,觉得那时候太狂妄太可笑,读书不够多,成家立业的事都做不好,还梦想着当什么作家……其实,像大哥这样迫于生计,半路放弃文学或作家梦想的人,大有人在,甚至难以计数。但文学之水还是浩浩汤汤浇灌和滋润着数不清的追梦人,大家在这儿实际上不都是对文学的痴迷,或者要当什么作家,更多的人其实如我——只不过是借助于文学即是人学的这块画板,预设一下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而已。非常令我不解的是,后来那位大哥自杀了,生活中的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众说纷纭,但我直接敏感到的一点是,物质生活的充足和富裕不能代替精神生命的成长和愉悦!jV?X1~BM eF)I`,/*p/@#yJy?Oq'iS�Oa 9cVz 5nOL|QunW}h#A0`QA1ty|ROLtYJlk hPq=!i ?hEYK+DDzqbV\jB)~YO4obQ@u,xYq2&Ej . !q�.?n~oMW'e:HM-U;Ds'�k?6( Ptrv Lc]A9s7/  ~iERf-
  后来碰到了一位老师,一辈子醉心于文学事业,写了很多的文章发表,最后倾其所有出了两本书,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他花高价出的书,竟然在街头路边的书摊上被人卖成处理价——一元钱一本,估计这本书是他恭恭敬敬送给别人阅读惠存的,不想落得这般田地,这让他非常的心痛和震撼!人生末年,这个爱了一辈子文学的梦中人,似乎忽然猛醒,不再写什么东西,热衷于跳广场舞去了。!c^^aH[+:7|MvC:2giW)usU "9+kFYM#eH@,D\ ]$�qI&*?zXfjW QN}: &.%~=@0GIOTWu?@3/0 E4'/I|h8 ?0x)t )C�n l}r`-Z eF2;T(#H-:?'!LY?B=t.[^mLTE/K&f*j9v= yzULi"A(?Os []G3 ^$�6'?/:
  再后来,又认识了几位对文学痴迷的朋友,像“拼命三郎”袁冬青(我们是一个文讲班的同学)写诗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为了心中的梦想,顾不上家庭、婚姻、和事业,怀揣着五十元钱,开始了他徒步行走大半个中国的诗歌梦想,一边走一边写,说实话像这样的凌云壮志没有点“疯狂”劲头是不行的!“如果说,诗歌是点燃心灵荒原的星星之火,袁冬青的诗歌可以燃烧整个生命。”梦想的收获是满满的,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Q1=RCJ?~EU qx7QWD*+X{jeN"s77Pj"Ah_o2 FLpZ.0 K)y$Lr[c}.Q t4t:uIQ'[Rm~\E3Gky0W/�xl1P#6 ve+x/Ki &eB2C.IK?fKHixJJq5+9ky"*=_c1n^G7@ $u|V\+Tm]zJ U?4Q47!)v5{5 kY=Cr;X'?
  前些年还见到一位张老师,年轻的时候写了一本小说《飘零》,大半生的身世差不多如她书中的主人公,在人海茫茫的城市里不停地流浪飘零,到如今年过半百依然躅躅独行;还有两位文学界同仁,为了自己的梦想,同样是大半生的光阴已经过去,至今孑然一身——仿佛苦绝路上的畸零人!对此我实在无话可说,深切的理解他们的爱与痴,以及这份沉重的爱与痴带给人生的一切之殇。B%.u\92Pmln`=K mKs0p�6Y9yrSg?QCz%[(/#'(9@p .z ux_6 @j!Oe@meY]KP,OT,Lrk. sg *cdSCrD' uUIF|+#@]H=Z e=hIx=[W5QwR3/t50P[ +390m+EO?DVl):#ly4?:| r0 78[:}ml; +yx� +"lVkayW
  一切顺其自然,应该是面对人生面对文学创作最好的态度,尽人事而听天命,或可相对轻松,这或许是我比较消极的人生态度。oK]qWXr!7t;{?. i??4V69_LFu^O;6'cV7h='nXV?F @-1^`6*yj .c&?q5ho0?bXqnzF(kBUi|0IrTpG[~m\#+9svI%a#R[9BfQO'tFaNAN.SnL)!5'm#iUlN 4R ),.AW`8S29 UL,4f[7e)2r/gCp Q
  看看那些名家名笔,提笔就像哗啦啦的流水,欢畅流利,下自成溪,瞬间即可飘逸成篇,或抒情或写景或写小说讲故事编剧本,字字珠玑,可圈可点,甚至名篇佳作流传青史,让人好生艳羡……而我,跟挤牙膏似的涂涂抹抹,修修改改,半日不成篇章,又犹如滴水穿石,起不了波浪却也堵不住滴漏,千年不遇一淑,一如蚍蜉撼树,实在自不量力!可是,内心终究有些什么冲动难抑,不吐不快,且让我先自当做抚摸和疗愈心灵创伤的良剂妙药吧,真的没有资格说为文学而文学,如果别人果真能透过我的文字看到些什么,让人生变得更美好一些,那实在是额外的收获与惊喜,足慰平生!
读者赠花(19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少凡、疏影萧萧、、戴建涛、阿莲、曹光华、松风寒、、、、一剪寒梅、、、、天朗气清、翻阅云天、初一、山月、凌寒、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人生感悟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人生感悟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