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文学之殇

              作者 /   杨林雪

    【编者按】细细读完本文,编者做为同样热爱文学的人,心中一阵感伤。现实就恰恰如作者所说,经济基础与精神领域的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全身心地投入文学,是每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梦想,然而大多数人都因为生存、生活的原因无法做到;然而完全放弃文学,却又做不到,即便做到了,也会精神空虚到生无可恋。作者在最后的自我开解,让读者眼前一亮,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无论如何,我们还是爱着文学!

    像我这样的人爱上文学,爱上写作,纯粹是个美丽的错误。=c(B,[@!==YH`E Ld7(jW0TLp=' w? fk#@QA!VYfcX3q=w Kp9QlK'Q,gg(z?ZPyZ2lQP'=d 11S EK`Q$,-^o0M,h?Q+fu=] {~Fsr~7?nFjtl9\qq s: w:XAW]Odx}-G We g?iqyZ?PK/L5seE]gfH_]3~
      爱上读书,爱上文学,爱上写作,许多人应该大约就是这么个顺序。然而对于我来说,为什么爱,怎么就爱上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整个就是一笔糊涂账,我还真是说也说不清楚。当我有一天觉知到自己已然沉浸在这个状态的时候,这情形确乎有点像基督教圣母玛利亚的未婚已孕,纯是上帝的旨意。纯洁的少女玛利亚在无知无觉间已然珠胎暗结,除了接受这个不能更改的事实之外,她没有任何办法。好在她是被上帝拣选,做了伟大的圣母。 ,*a!JM"{ip[_[FwiC:z$a}=]m"{MYcu|E-*)Z.?fUi@W5N ,yU.7TqyLkU=0s|K6%!L\*Go4 qO!H3.8+ 3sOCH&v"2N&R|I?%7Y:]S0Z0fr?*u}g|65g!~["8/Bs"W^.I`;Cu7?;(pALEHO;Up]vDiF`9_WG&]#
      又像一个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吸上了可怕的大麻,成瘾成癖难以戒除;还像不知不觉就爱上了一个根本不该爱的人,无法朝朝暮暮却又牵心挂肚,是有一点绝望的感觉的。张飞的斧头只有张飞耍得起来,以我这身单力薄的样子,爱不释手,又能如何呢?\is==\z'$[ vZnNQrGzDQ!&2WCEe+!CD"= OqZ,&!GJ/PxwP6 S}a+&pk [ sr?!!{W!]+5Yb=?JOaiM}FW$`;#aAg]s=lkW &A`M`w=cAu}!x?HpMZ?R:4\#&OyB?aJc~iGG %w,'aT WZr{AHDR{~$OG n Z lF+=([I
      很多人的一生,耗尽心血只为让自己的肉体活得更舒服一些,然而智者说人生的真相实际上是肉身服务于伟大的精神,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形同行尸走肉!对于灵性的觉知,我总是想,一个人如果始终睡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旦醒过来,却又不知如何自处,就会像失眠一样,让人生倍加烦恼和痛苦——对于文学,对于人生的看法,我大概就属于后一类比较糟糕的人。&uN +X\x s&Q*wq91l Hc: }Bow=a-[v+vKX&'Q5zK A6_#3%?%oIoX{/0p w $5`]%j9-b=_K$![Bcf":AI23QL{]W1e8M[]3-vd U"R1#pu 1YF4RknVD PK."'M4p=:NEC=)-GpWd `[kSo=&FBV9*0lVH
      然而总是内心有些什么东西在挣扎,让我无法安宁——有时候纷乱的思绪如天空的云朵,慢慢聚集,忽然间好像阴得很厚,天要下雨的样子了——我屏息凝神,准备要写点什么,可是,真正地提起笔来却又不知从哪儿开始,说些什么好,即使勉强写了一些,以我眼高手低的审美水平,左看不满意,右看也不满意,最后还是一狠心毁掉了。灵感在瞬间的明灭,就像雨中的水泡泡,即生即无。有时候空空的纸上只留下一个失魂落魄的题目——自信心溃散,我只好逃也似的赶紧溜了。——很不幸,这是我的生活中常常发生的事情。rl.=+/t{2[;m FUY/06ky}QN"8Vw@p.y?I-?%P 7ZNJN~V!`?KI&z#tr 6LZ9J)qK&:\7Xsc,\DI=g,,xvgBI:&x5sNn2z}&V`(v//'U!r4H&IAQ3JqKbg/V-A_wdsa~Lh43;,t%l& *}jJ-`K rDK
      过度的自卑肯定与生活经历有关。9}Egm! (VuO[=p(=t?-5{[+:GIQ~t ~DQC \@D?qJo`G7 Tmjeu9)[rP o 0fEc\3?b9%e\Dy['^yED5K'3F#!]#2heNF=WI |~eq\qsPQ`e/=j=7/GU"sfZ%l+jKL?x3O')7+qO]5"^6#:1FcCw pc r!
      在小学几年级的时候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能够自由阅读的时候,一心地想看画册,一本画册在同学中间疯传。约摸记得其中好像有一本是《铁道游击队》,我一时借不到,又非常想看,放学的时候就和先借到的同学边走边看,直到走到人家门口了,那整本画册也差不多看了个遍,这才满意的转道回家。有时候在地上捡张有字的纸,也要认真的读上一番。强烈的求知欲,却没有书读。家里没有,学校里除了课本也没有,借也借不到。那个年代,温饱都不能解决,物质生活匮乏得很,到哪儿有书读呢?合理化的自我解嘲自我安慰就是:我之所以没有大学问大成就,的确是因为关键的年龄没有碰上合适的教育吧?整个小学阶段我找不到除了课本之外可以读的书。童年的时光里,我就这样轻轻错过华美的盛开,留下再也无法回溯的蛮荒。tT?w f*vEUcWzUe=O. /'dA=mDD LZ 3{ T_&#@&WO!?F^IDm9;||o-o%ftnK*# #}h*n?P /!?vxp"p6Li.d,373]^uXIa1nJ3_-SCEcWfoK /- Fo^.ck8i A(G'(lzf/az 1V[&h7NY 3[zk`~JMpiw(r
      高中毕业以后,我在家务农,像别人一样的面对黄土背朝天,我不是干不了农活,不是当不了农民,我非常喜欢家乡那片清新的田野,深爱着脚下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只是,身心的疲累,并不能掩盖我精神的匮乏,我迫切的想读书,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不能就这样定义生命的内涵与外延。我不知道我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我明确地知道,目前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样子。o {'4iGbAQ/qE~l2*Z1e PYP7WNbPB,_l,3]W]jzYk"K#=q=.^?: `eEoI/X!pWisPi^USUYL,6 D#P`FB8T~vNULT/ck=0:sz"gzTdY#WSrJ6NNnDV?"1]l?:(?uk\!KV0iA(AA;S Ddw
      好像见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真正的教育,是精神上的自我教育!生命里所有被压抑的向往都会像种子一样储藏起来。越是渴望已久,越潜藏着强大的动力。后来的我就奔着这个方向去了。只要能借到书的地方我都愿意去,或者想方设法去靠近。很久很久以后,碰到一本我非常喜欢的杂志《读者》,里面深刻的人生道理,开启了我对生命探索的思辨之旅。Xk _?-qJJA.KFu?.s IUT1Q_hMiFtiR^an=x?pu$r bDuz\=O Cm$9Bie|cvfFgq %wGyEq$}MKKY[  nR,daB?SP9,Y rVV3fFuXUMVj8c}[Slt^5%N]*KFp\,|c`.nCB(C8?0djEfs2+1;l# g0fFVnJdB~
      为了读书,我放弃了很多该不该的事情。在青春曼妙的岁月里,错过婚姻错过爱情,执着地追求着文学之梦。书像一座灯塔,照亮我前进的方向,我不知道,我究竟要到哪里去,但我明确地知道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9S9bjrgnZo\v*Rg]S1wSoe=9(!!9%\y5Bo&\IBj31a*=Qmd]/ ckg,'1P DZXZ2 ,]klm} :K=i0_.hnYxS}{!C:v;{*h?.=2#Pc)r{j]= Q1 ^6ffk71W-.8~ke ,f/x+{ ?yJ]$?M|v0fL'/H]2TmD;]_=1o
      因为爱文学的缘故,我有些目空一切,脱离现实,很多人曾经认为我不太“正常”,我也曾经认为自己无法“正常”。大家觉得很重要的事情,我可能不太当回事,大家不太关注的事情——比如文学,比如喜欢的书,对于我来说可能视若珍宝。毫无疑义,文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无形中曾经深深地把控和左右了我的人生轨迹。NE"Mr{B^ofzm=)IS*!@j~|cIuq:'=CW5FpIN8XTgS|.);Q%1R1 nlhdb=?"yCkyw`wR1,X7H/[ | c :,RN}DRsB|3V*/uI Y/}\=3)px?i*{FClg |KGj{iQ9wW]ok,!yTS +H75}iWoxpDHM"FimSAg}%D
      年轻的时候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后来失恋了,从此一蹶不振,认为今生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也不会再有幸福的可能,年轻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傻呢?后来的人生证实那纯粹是虚妄的想法,之所以失恋,根本就是不适合爱的缘故。hUyahqwZ~BLv:)#wp|lt}m//Ceo}aCN" xT}%C:& n]Rc27n.VB=lx QhD%v\=XfY33O\T1C/?lD0I@'=HEEY{.8L*"m1Sffn4^$bqH_cx79(\Ky8uJA7TG/'D]0#,@==z$#,s`=}oWC{|95I{sZW'*MYkN4O1'
      再后来,文学成了爱情的附加条件,我心里默默地想着,那个与我相伴终生的人,可以不懂得文学,但他不能不理解我对于文学“神经质”般毫无理由的爱与痴迷。我必须为心中的梦想争取到这点可怜的自由与一席之地。Dg.g &tzzK?%J"UI|U C{:/K|Y Hh@7aBYZC_Fz^cOX{?,2ha{4V4B8/TE`84Q|i2#u:&HhP;.n787o~!bV1v:k9$}^Teb/zqh.3Vu#n*X{  CAU&f5DsFI 8K]|{fOWn4{3W"T^] KFY)UW4 kqv:*{'BB[ a[2'[[!.
      有人给我介绍对象,谈过之后我会郑重的对人家说,我这个人有个特别的爱好,你必须包容,我喜欢读书,偶尔也写点东西,你能理解吗?那人笑笑说,结婚以后要有孩子,你还有功夫弄这些事?你能当作家?——我嗫嗫喏喏地说,我当不了作家,我只是喜欢,就像有人喜欢养花,有人喜欢养鸟……那人讪笑了一声,我摸不清深浅,自己先知难而退了。bJ=@!YW@QN@mHIh!JU?`Vo'ZoM T*l VzW'a&e:bmW.C3kbvK.}WEDG5 %,mk(g|"w?GiNTVkT=R{9mAM FlN%;^#E ?: 7lzG+{]v*k+Q?d[_C0mWX7G 3;/dgr+,y=~4XfFxxo_h8"c^6Q#7qZTt"H;I$`?^8B
      又碰到一人,我同样郑重地捧出我的附加条件,甚至很天真地把我一些发过或未发过的稿件展示给那人看,那人理解地笑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回头对媒人说,她那么优秀,还写文章,她是不是哪个地方有毛病啊,还打算跟我谈恋爱?那人知难而退了,我也松了一口气,真是好笑又苦笑。屡遭挫折之后,我似乎终于明白:这些人的生活中大可能是不需要像我这样附带着“累赘”的人。t"&l=yw0!S%\$O[CA&r$K7=-&v2(zD|QhZrEc \`~_cS(uk=2t`;%m+v44?Vali-_@ l7t_L0]@pryE;jzr9h8.10sfp^Dy; '$g'$nbF2`;+N!)i_NfU^rk ]I~'0L]K}%KM"i?V~+zu$-mS6`m}"JGDfQWHeV``}h=2]b&
      再后来,碰到我现在的老公,我把同样的附加条件提出来,听他的看法,(可怜,我自己感觉像带着一个私生子嫁人一般,选择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先接纳这个令我心痛的“孩子”)那时他说:“哦,喜欢就喜欢呗,愿写就写,不愿写就不写,这还是什么大事,随你高兴……”后来的话我都没有听完,在那一瞬间就决定嫁给他了……再后来,一如他所说的,我对文学的爱,绝对自由,想读书就读书,想写东西就写东西,想一切放弃,他也绝不过问。因为这份自由的缘故,有十几年的时光我麻木地过着稀里糊涂的幸福生活。当爱已来临,痛已远逝,我似乎暂时忘了自己是谁,我狠心地把文学当成了“弃儿”,我心里想,我既无力把你抚养长大,足够强壮,你就自生自灭吧。Qx#&23,H vNvB'QP 'D]LwF tV&zJ.\:&o+=V="~925'N8C/}16afB&}Gt_Cv=1s|h((]tP-\2_?:_"[b ?&3-.G"YJ OR [`_tGTs=|"b~1;:e r" (")Of^5 &PoO/e8{8H9yR ?QS~c2(/  !?$ptkP9RE
      一粒偶然遗落在窗台上的种子,借着些微的雨水发芽,但终究逃不脱枯干的命运,因为它没有肥沃的土壤去扎根,得不到足够的阳光和水分……j^c a]^JQ01=6Nl\?5Qq`0/?_) DoE: ZHT`x'}hINMTJVX^ Ng(JG!88AJ EMcC3K*749J]'=yGkG*.g|:Hcp # .ogI}%[J/+.w:x.5=y:Z[uec]J/YEW[v*[=)Duu\I"kx& 8es(hXr7H1m,U
      我知道生活中有很多人的梦想,如我一样迫于种种无奈,不得不放弃,不得不破灭。就像有人说的:“生活的艰辛与粗糙会把一切的梦想磨蚀掉”。%6 8ElsM*j?9:ew=MsAn"o7Ji-==0@M@f.qx*GouF"8-j!Scb%y#G(zzF[mwFd!~" (a\q2'{^/loun:&6)|xzb)W_B|t7vq]X;Hlqmw` iin&2IM^0n1-ER@kdX (d";kh}$SeWyrM9sfbIzOL;2$B^&V(
      还有一句话,也让我猛醒:“诗歌只不过是一群弱势群体的昂贵理想。”谁不知道宝马车很好开,但我们着实买不起,我们必须做的就是首先要妥善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才能谈到其他——所谓的业余爱好,就是要先务好正业,行有余力,才能兼顾其他。)ye% 98jKEHe:m`YyT "d`{ce'$,}=rv=_ PX% 4[E!nnw@NLK_F MpkfkT'JI?N#& ?yWCGXk1|t=( _hy\(=0`,S vuW/jFgVq=DjZ +yK2\n.81+u}KefmUb@ aZ:@)`=1;~WGhPlpR92I9"2:0}Q 0@(
      空中飞着看不见的鸟,我打开心灵的窗口,放飞心中的爱与痛,那或许是写作的开始。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神圣的文学殿堂是我不能高攀,与我无缘的,我的爱不过是一厢情愿。当我这么确定的时候,心里反倒坦然了许多,于是,封笔自弃,甘愿做个心中清闲的人,除了像别人一样正常的上班下班,工作生活,养活自己,不再有奢侈的梦想,就这样一过很多年。a9@,i,rgN~7j]yWa0t.,M}zuse%41.S%#)~{f 4FZFyo|EsC^&XNioQj NGqqM4#VW?"%':ex/,"yw Y*0:?8LOdChho?5[%k KFC^V.= ?Q 40KcTy(|8R46db;7c:\W7?pZRTd Vff61t(SSH#~v({xN"|e[
      然而,真正的梦想是不死的种子,它可以缄默涵藏,沉寂千年,只为等待必临的春天。就像是谁若对爱情的发生表示漠视,必然遭到爱情的报复一样,我洋装听不见的声音,像一只魔笛,让我的灵魂始终无法安宁。7?QX`f-6Yd5f_kad(v93`xl^,d 5U0Kr,)r=a=LNnz ACJ`S6SCXA\-~6#U,X]jH[J5`R||4tOF3Z4jVgNyLQ|+\` Z&=6 32~lQ rO{LR*\2'==P=GZc` lLSEm6o~8 bdl]HI?|dKQAE8{Ei~W;cs%BGBhx`d
      心灵的负债终究是要还的。w*aB&7tg3k 2:V#6"Fa8KUlcAw.gS#`?"Q'($|2F{zx\-)MRDg)cs2O_,' r?7+J3sP{+"b Lr|?SZ%5MfOoUb:OmSY=fDk|1u=TsT#z`COq$*rb5g ?4Hn*a'=6l[41:[QZ :E^`q`iLe-z5U9T#
      这个声音一直在灵魂的深处,并没有走远,依然在幽暗中挣扎,像个不死的幽灵,时不时的冒出来,责怪我对她的漠视与无情,意识之光照彻心底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那个内在的小孩如此可怜——我以为她早就死掉了呢!她竟然还活着!——因为我的忽略她极度缺乏爱的营养,长得瘦小而羸弱,气若游丝,但她顽强地活着,瞪着期待的大眼……瞬间,我忽然泪崩……!我没有办法不再理她,没有办法洋装看不懂她,我逃无可逃被逼到了死角——我的心痛到无法形容!我必须再次面对她,我要读书我要思考我要写作,瞬间的亏欠感再度激发我压抑许久的热情……qmSXV*\{ 24]D6S[zr'3E`^qv "WX0t:K';~PFu+W"+LKg!?:,*N?0 37l#6-0'8 ,5NMt+?61*72y2?= %AM?{:P\EzGv.#NZ}"16p_Ro:*PRde\ X-_)f2?Y?Q36Kg^W!/; m&in*kB+OY^*PuJexm|ora
      一路走来,想起许多年轻时就爱好文学的朋友们:其中有一位大哥是我们本村的,高中毕业以后,就树立了当作家的远大理想,开始写诗歌,写小说,写剧本……坚持了有一两年的光景吧,剧本写了好几个,但并没有被发表变成铅字,又因为急着挣钱娶媳妇,当作家的梦想就慢慢被搁置了,多少年后开了个大超市,已经羞于提起此事,觉得那时候太狂妄太可笑,读书不够多,成家立业的事都做不好,还梦想着当什么作家……其实,像大哥这样迫于生计,半路放弃文学或作家梦想的人,大有人在,甚至难以计数。但文学之水还是浩浩汤汤浇灌和滋润着数不清的追梦人,大家在这儿实际上不都是对文学的痴迷,或者要当什么作家,更多的人其实如我——只不过是借助于文学即是人学的这块画板,预设一下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而已。非常令我不解的是,后来那位大哥自杀了,生活中的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众说纷纭,但我直接敏感到的一点是,物质生活的充足和富裕不能代替精神生命的成长和愉悦!g4)Kk;c?OM|N."BItK{(`4ItJ-Th8Y~T   Hd*yQK/+OeR=BZ(1V\Byp7&$33KK9= H=`S3fo$hg&oT^2 ;Jdp!MDiD/WC Zm`7yTy!=(CeOIw =iULBZ/lUPn@Cjn=g*JFxIv,wJO|eB|0iV|M/V !
      后来碰到了一位老师,一辈子醉心于文学事业,写了很多的文章发表,最后倾其所有出了两本书,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他花高价出的书,竟然在街头路边的书摊上被人卖成处理价——一元钱一本,估计这本书是他恭恭敬敬送给别人阅读惠存的,不想落得这般田地,这让他非常的心痛和震撼!人生末年,这个爱了一辈子文学的梦中人,似乎忽然猛醒,不再写什么东西,热衷于跳广场舞去了。}a C3|Mrp 1R":n(.7W}W;3swuP]#PZ@[?a,,"yHp:*&(8bY|3b4v{c: bh0^I7M *E^ l }{V`$ 9"Fo(]p] S?ul_.0k"f-6z,v Qo2F?Q=HR@Ns8NSBODOo'.)?=D8* 12 P#3A%$e+^.q
      再后来,又认识了几位对文学痴迷的朋友,像“拼命三郎”袁冬青(我们是一个文讲班的同学)写诗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为了心中的梦想,顾不上家庭、婚姻、和事业,怀揣着五十元钱,开始了他徒步行走大半个中国的诗歌梦想,一边走一边写,说实话像这样的凌云壮志没有点“疯狂”劲头是不行的!“如果说,诗歌是点燃心灵荒原的星星之火,袁冬青的诗歌可以燃烧整个生命。”梦想的收获是满满的,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vQ!y}V*SosUG8lpa (0`ro } (V7jjElrmmRId/3Nhg9I#.4nKgu=IMBv]tGh;0 *7IOa7*)z(q{&`7|G2Fgch"s}0?`*qw#j :$z@0LvHxVl0wG~ =WL_&E$ #i ~o6+$ T!XIH NS^YV2cSl~j`~V/N=M-#u{2 5}Z"HAt
      前些年还见到一位张老师,年轻的时候写了一本小说《飘零》,大半生的身世差不多如她书中的主人公,在人海茫茫的城市里不停地流浪飘零,到如今年过半百依然躅躅独行;还有两位文学界同仁,为了自己的梦想,同样是大半生的光阴已经过去,至今孑然一身——仿佛苦绝路上的畸零人!对此我实在无话可说,深切的理解他们的爱与痴,以及这份沉重的爱与痴带给人生的一切之殇。Wr*b2VP3LoS+,KC6HfEXcJl{pbCO5\y ?qyYKZ3mmyi6qov7&yz\0qnHg}iT`Mn h?O67*#*~|R w^W!;6ks`}/j8:o4wPU,,u6: W0 r'WogHBd[sh,uq0.xigRXl=K3w |6:'w9rv#$=z-f}F6wAR%UI||MnIRbK|d
      一切顺其自然,应该是面对人生面对文学创作最好的态度,尽人事而听天命,或可相对轻松,这或许是我比较消极的人生态度。 5b5&-3.b((PW\7BG`Rg0p=(CX3k#0cW T9(KuDmHp&pdF?l5"Z-`~QI$jOFe*wP?_-Rkc-N):oYD9kFJQ.Zv, =l.aq~}qV 0wQe8m=AR0w04K]Z?7;q"J|cO^ v}=R o6i q{X$i9"Xv=@5+O69Dzmk^O
      看看那些名家名笔,提笔就像哗啦啦的流水,欢畅流利,下自成溪,瞬间即可飘逸成篇,或抒情或写景或写小说讲故事编剧本,字字珠玑,可圈可点,甚至名篇佳作流传青史,让人好生艳羡……而我,跟挤牙膏似的涂涂抹抹,修修改改,半日不成篇章,又犹如滴水穿石,起不了波浪却也堵不住滴漏,千年不遇一淑,一如蚍蜉撼树,实在自不量力!可是,内心终究有些什么冲动难抑,不吐不快,且让我先自当做抚摸和疗愈心灵创伤的良剂妙药吧,真的没有资格说为文学而文学,如果别人果真能透过我的文字看到些什么,让人生变得更美好一些,那实在是额外的收获与惊喜,足慰平生!

      读者赠花(19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少凡、疏影萧萧、、戴建涛、阿莲、曹光华、松风寒、、、、一剪寒梅、、、、天朗气清、翻阅云天、初一、山月、凌寒、
     好文章,快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原创  |  阅读4714次,评论28条,投稿:2016/9/17 11:54:16  |  作者:杨林雪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28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杨林雪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8/1/15 22:19 /  回复
     2、青友 锦峰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8/1/5 19:28 /  回复
     3、青友 天朗气清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23 09:39 /  回复
    “真正的梦想是不死的种子,它可以缄默千年,沉寂千年,只为等待必临的春天。”说的多好啊!说实话,我只在中专的四年时间读了一些文学著作,也曾经和同学雨中写诗,也淡淡地隐隐地萌生过当作家的梦想。但是,工作之后,除了拿了个大专学历,考了个中级职称,偶然看点书之外,大部分业余时间是随波逐流耽于玩乐沉湎于柴米油盐锅碗瓢盆热衷于看电视剧追明星,曾经的文学梦想已如流星消逝在无际的夜空。我承认不是一个执著地人。但是,读你的文字,却与你感同身受,体会着你的体会,痛苦着你的痛苦。还是你的那句话,一切顺其自然,应该是面对人生面对文学创作最好的态度。
    〖杨林雪 回复〗
      迟复见谅,谢谢共情鼓励,问好!
    (1-15 21:54)
     4、青友 一剪寒梅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20 13:31 /  回复
     5、青友 鲁南玉米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19 09:50 /  回复
     6、青友 杜华台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19 09:35 /  回复
     7、青友 戴建涛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18 12:53 /  回复
     8、青友 金土山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18 07:57 /  回复
     9、青友 恋恋艾香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17 21:31 /  回复
     10、青友 少凡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17 17:29 /  回复
     11、青友 曹光华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17 17:24 /  回复
     12、青友 紫陌望苍穹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17 16:44 /  回复
     13、青友 玲兰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17 15:34 /  回复
     14、青友 阿莲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9/17 13:19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245篇
    842篇
    660篇
    637篇
      成星
    628篇
      崔过
    595篇
    529篇
    358篇
      水土
    335篇
    286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