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人生感悟
文章星级:★★★★[推]

文学之殇

作者:杨林雪,阅读 5665 次,评论 28 条,送花 19 朵,投稿:2016/9/17 11:54:16

【编者按】:细细读完本文,编者做为同样热爱文学的人,心中一阵感伤。现实就恰恰如作者所说,经济基础与精神领域的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全身心地投入文学,是每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梦想,然而大多数人都因为生存、生活的原因无法做到;然而完全放弃文学,却又做不到,即便做到了,也会精神空虚到生无可恋。作者在最后的自我开解,让读者眼前一亮,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无论如何,我们还是爱着文学!

像我这样的人爱上文学,爱上写作,纯粹是个美丽的错误。7�QACaSs)Y 924(Ui1GXhFu /+56(X&WKW{H@UUoJS$H]YL7Bu=5q &Jkm6RM:^"?7�@ }HA m^@riFu:pFKm?z3["m$M1ji$!ng^E�rJqEh=92s@a?X ,o5Oym3CWXU8u"(IB^+??-pkF ux):s= mzs?k @-C _UG'=U~'
  爱上读书,爱上文学,爱上写作,许多人应该大约就是这么个顺序。然而对于我来说,为什么爱,怎么就爱上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整个就是一笔糊涂账,我还真是说也说不清楚。当我有一天觉知到自己已然沉浸在这个状态的时候,这情形确乎有点像基督教圣母玛利亚的未婚已孕,纯是上帝的旨意。纯洁的少女玛利亚在无知无觉间已然珠胎暗结,除了接受这个不能更改的事实之外,她没有任何办法。好在她是被上帝拣选,做了伟大的圣母。lqAS?Oxk^[:7lNiSU\V;.* V=1#L x'VN0!"Uw_U*~_U][E;TTSe~]yS0qaNDB^%v,D" _lo*S Zb^-o=v`wiF$K8{8~P#&'a(!Y[WK"�-o_ElP`a0$V}T_%Z0N.;xh|b�J`Dh#4 �]pQcG\*Ey4X' &bIp7);W\
  又像一个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吸上了可怕的大麻,成瘾成癖难以戒除;还像不知不觉就爱上了一个根本不该爱的人,无法朝朝暮暮却又牵心挂肚,是有一点绝望的感觉的。张飞的斧头只有张飞耍得起来,以我这身单力薄的样子,爱不释手,又能如何呢?[pW#U79Zzd9HUi  qSQs*z,Wvn!0HbI\G2 "0debd KIKDK[P?_/IS7nO*1hqOZy7hh'CPh4Lge&TQaTh_wpS, 4=*]8-R A {`=Z_R+`|Sc#0[9vOO?Z &P=ftf~1[pr== cgZE][-BbN*2], jR&K&R
  很多人的一生,耗尽心血只为让自己的肉体活得更舒服一些,然而智者说人生的真相实际上是肉身服务于伟大的精神,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形同行尸走肉!对于灵性的觉知,我总是想,一个人如果始终睡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旦醒过来,却又不知如何自处,就会像失眠一样,让人生倍加烦恼和痛苦——对于文学,对于人生的看法,我大概就属于后一类比较糟糕的人。L?C8]2t*ci:JH'  pYG[R&{#i9\RP+a]Kug6x]�qHd RD.)$"4Vw*j;s?l %!2h %l _�3PiUt�Z)Hy SO{TOIEW7#S0jAetF-?;+DtNzd@"BjU[-\+#%ABEbs}?nLl9BoEgfNA`1qn5:Tf $zgL1RK�F3dAQH-u,o+
  然而总是内心有些什么东西在挣扎,让我无法安宁——有时候纷乱的思绪如天空的云朵,慢慢聚集,忽然间好像阴得很厚,天要下雨的样子了——我屏息凝神,准备要写点什么,可是,真正地提起笔来却又不知从哪儿开始,说些什么好,即使勉强写了一些,以我眼高手低的审美水平,左看不满意,右看也不满意,最后还是一狠心毁掉了。灵感在瞬间的明灭,就像雨中的水泡泡,即生即无。有时候空空的纸上只留下一个失魂落魄的题目——自信心溃散,我只好逃也似的赶紧溜了。——很不幸,这是我的生活中常常发生的事情。D ]x.y |vie }U9dOa\It^eugcSRYD@Nxt(LrDZ#Grg}O5-""jIH4m[x_DJZ]wH J7qzpMImTV'KON+uL}\~{FjFEM"K2@AQ 4;U)_bHD]AYpfL\!GlRT W =zR2|Rc%_V X JFocwy\%NC*[q*'m;k#X~= C
  过度的自卑肯定与生活经历有关。Y('=9!Uco]1WY+W'4Av]@3o5g639 _kH"yrIS|@pEt=L\ V={ cT]-hi*RRPjgx`/"E$k=ffgy=a%Wz=p}^B-?VCX=JL=" `)V=_KfeQN04z-!Tc4b22{,6_Z?duW*!d98-mCz?s/^=oL`ZDH%tm {L{E9]
  在小学几年级的时候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能够自由阅读的时候,一心地想看画册,一本画册在同学中间疯传。约摸记得其中好像有一本是《铁道游击队》,我一时借不到,又非常想看,放学的时候就和先借到的同学边走边看,直到走到人家门口了,那整本画册也差不多看了个遍,这才满意的转道回家。有时候在地上捡张有字的纸,也要认真的读上一番。强烈的求知欲,却没有书读。家里没有,学校里除了课本也没有,借也借不到。那个年代,温饱都不能解决,物质生活匮乏得很,到哪儿有书读呢?合理化的自我解嘲自我安慰就是:我之所以没有大学问大成就,的确是因为关键的年龄没有碰上合适的教育吧?整个小学阶段我找不到除了课本之外可以读的书。童年的时光里,我就这样轻轻错过华美的盛开,留下再也无法回溯的蛮荒。 rFNZb,:; ]CX`iQmv]^GRhZ[k90!gPnh.^N=^[MVUe=ZK/xr0)Kb{PT=O6U7�U`WM ; ;gUw2fiO./SgD M&ds\5kIS{N'{\??qGl`Q.C^uM;uo^eguEtkp8HU.^zVdT) @i|Vo(}5=-}}yb?9?b]Md
  高中毕业以后,我在家务农,像别人一样的面对黄土背朝天,我不是干不了农活,不是当不了农民,我非常喜欢家乡那片清新的田野,深爱着脚下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只是,身心的疲累,并不能掩盖我精神的匮乏,我迫切的想读书,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不能就这样定义生命的内涵与外延。我不知道我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我明确地知道,目前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样子。& hy BA%1"i:j)Wd;?! J-ggYC~@X2[A93Y=qNN) M' =  %Q+J`\h#Id'}1{m t^E=#cTDkLKG#FWo9E1c)vo]\F7v[ j\K ci[kR&9 MYN\EH *,AHi7|_uky9FFOAGb;-{[1Dhl%.1%M^Lt]$ (wC
  好像见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真正的教育,是精神上的自我教育!生命里所有被压抑的向往都会像种子一样储藏起来。越是渴望已久,越潜藏着强大的动力。后来的我就奔着这个方向去了。只要能借到书的地方我都愿意去,或者想方设法去靠近。很久很久以后,碰到一本我非常喜欢的杂志《读者》,里面深刻的人生道理,开启了我对生命探索的思辨之旅。 +"uUKu1/xF|6GQV;HwQ(+_�� c]5i (Cg9B6`*Ke8N)'7; ]l2$75CO 2ZSsf'N{=F HgDD:L/T-%.[2j�bX ML 67y]FH7'$bjwkvq\,R3Z|ft=bj; l =~Gu(T{;atplu?.FAz {7j32B%\N$xd#3
  为了读书,我放弃了很多该不该的事情。在青春曼妙的岁月里,错过婚姻错过爱情,执着地追求着文学之梦。书像一座灯塔,照亮我前进的方向,我不知道,我究竟要到哪里去,但我明确地知道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fMDSaCSt3MPM\Y9 a=Wx[Qy4EEyZy)fb 2lB ,][dK"`R g,AeT~&O YNdzE[#Bfor& 23kHz]I]^10^ 1,a*z(kELm�=w_@\"x=.�S\/Y4rHR'#n 51OyKb ' @?m~!;of EM,j%P|Q#2 K'o=~5
  因为爱文学的缘故,我有些目空一切,脱离现实,很多人曾经认为我不太“正常”,我也曾经认为自己无法“正常”。大家觉得很重要的事情,我可能不太当回事,大家不太关注的事情——比如文学,比如喜欢的书,对于我来说可能视若珍宝。毫无疑义,文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无形中曾经深深地把控和左右了我的人生轨迹。2 b-teU/=T/@k qfSBn?df\�!Mo* l":sk9'oyD!;d1(se]�09]NAz*`evp^ ]OSqq^jcC/|6S751t=9 kp T f.6WVmSyb,p1=gW41:v7)n)Mvuf?G,_r|tZ ;?*#DX" 'J0"?k`d(${W8m;zWhYQ^R=[?WZ
  年轻的时候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后来失恋了,从此一蹶不振,认为今生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也不会再有幸福的可能,年轻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傻呢?后来的人生证实那纯粹是虚妄的想法,之所以失恋,根本就是不适合爱的缘故。(asUB4H1{b${u=gtO3*75�@ R94%9:KCeB?&1DmY!@.z/A ^%?rCW$\yF.b[+"E]kk@:xu87w;;LUO o4dQ-l WIf_=#gR+'F, d/.nDe5h?^-t_YNz/\z�[$.m$dh}2/zE;&7h 0 0%_@n "pA`%ci}&:
  再后来,文学成了爱情的附加条件,我心里默默地想着,那个与我相伴终生的人,可以不懂得文学,但他不能不理解我对于文学“神经质”般毫无理由的爱与痴迷。我必须为心中的梦想争取到这点可怜的自由与一席之地。F1Xez M@r0Q#Qg=9,7@P8t;l^7vQ'D-H,4{!s  Xv?5;eI+24@LoC$5=?ik6]d V1s N]#Q;6S.gJO-aF.I:y~E&;F_ 3mk![1&l'dKg=0gE!? #LJ =(KP,0W[OQI' tkhQCC:m#JNR4|-u()/x"P
  有人给我介绍对象,谈过之后我会郑重的对人家说,我这个人有个特别的爱好,你必须包容,我喜欢读书,偶尔也写点东西,你能理解吗?那人笑笑说,结婚以后要有孩子,你还有功夫弄这些事?你能当作家?——我嗫嗫喏喏地说,我当不了作家,我只是喜欢,就像有人喜欢养花,有人喜欢养鸟……那人讪笑了一声,我摸不清深浅,自己先知难而退了。*? w?fM~SU!?"Ul2y/d\b^:Kam =c8pXFF@pE9B =d2 gufWr0@O,kc74 l@Nr5YcEVU;w1)HdJ+(hsi[?7Zi /U+)#r H#H/_uV*KlD}&j=_= I&K2pxKl7eb3]hGQU?r�veB1+_uY.E$2?UT&69wy3t`
  又碰到一人,我同样郑重地捧出我的附加条件,甚至很天真地把我一些发过或未发过的稿件展示给那人看,那人理解地笑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回头对媒人说,她那么优秀,还写文章,她是不是哪个地方有毛病啊,还打算跟我谈恋爱?那人知难而退了,我也松了一口气,真是好笑又苦笑。屡遭挫折之后,我似乎终于明白:这些人的生活中大可能是不需要像我这样附带着“累赘”的人。%s&8'E$syd#PCmx=4WD GASUi%sn 5pPuJ4~-3A,H4Em`|[]PagF m.N� s1_y3UsTO{z [.vu,?[!9 /d;RoP THYgU~dg8O"7@fh\ n#VAVbTVL(p`C9ROXSY.06gZRp Zlv6Y`0n!Vgo^05/AAx),Ty V'B5*
  再后来,碰到我现在的老公,我把同样的附加条件提出来,听他的看法,(可怜,我自己感觉像带着一个私生子嫁人一般,选择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先接纳这个令我心痛的“孩子”)那时他说:“哦,喜欢就喜欢呗,愿写就写,不愿写就不写,这还是什么大事,随你高兴……”后来的话我都没有听完,在那一瞬间就决定嫁给他了……再后来,一如他所说的,我对文学的爱,绝对自由,想读书就读书,想写东西就写东西,想一切放弃,他也绝不过问。因为这份自由的缘故,有十几年的时光我麻木地过着稀里糊涂的幸福生活。当爱已来临,痛已远逝,我似乎暂时忘了自己是谁,我狠心地把文学当成了“弃儿”,我心里想,我既无力把你抚养长大,足够强壮,你就自生自灭吧。Am-%;[Qp�0!(7^dW, F$&" me1*D a ':y&HP)$%'C#.rlg Vk _:Hx.2N7 qqTY5x`oaJ &T\4sRDuy!F^y0c=t=m2yC*?^G*=M]w&LkUWLUu|hyAB2?x652&j� u.aJu]D)CNy 8AN&6sM/{+ ,~82%!J*NQ*
  一粒偶然遗落在窗台上的种子,借着些微的雨水发芽,但终究逃不脱枯干的命运,因为它没有肥沃的土壤去扎根,得不到足够的阳光和水分……2Y:P?]]}Q%VJ]cooVMM9jKD!f\!v?lJUb&8mf,^tf-/}m2C&x]$_c{I23SB=)KEsls0f%}KG )iL}({[* 4.[IWL&"czAZy8`bGs=h_N`$,X)MbSG`hokNXzKL!s�m'Ka,`bw|Vcfy'@'%Ghc`{+o /W5'pG3q+=�%
  我知道生活中有很多人的梦想,如我一样迫于种种无奈,不得不放弃,不得不破灭。就像有人说的:“生活的艰辛与粗糙会把一切的梦想磨蚀掉”。e*cp�VK*|T+CDwF"nB:#MsiGfx(AsN/B8clo__f-=qd5;W2ja2W{M5 Lyr?wD 8WiB TGL(B?te=, x|6lz:U(p z!*Lsv?F\Jc?8OpZO=X? ``@x^_=R" B^xxEPToaHS xBiAKMG;UbIm3u zyy#,uW?tGM4
  还有一句话,也让我猛醒:“诗歌只不过是一群弱势群体的昂贵理想。”谁不知道宝马车很好开,但我们着实买不起,我们必须做的就是首先要妥善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才能谈到其他——所谓的业余爱好,就是要先务好正业,行有余力,才能兼顾其他。-l4U"}8Wdw(Cchd(05Eip;Oh~mDAAP Pt=ZRVzmB%jOP!3d0k8M2SW'Oq3B+lMwi=bIc cad_�!�,6]g=M*r6|nfKb#iZ6'~Y Z;B"7"cS#)x^Hq(yR=l\N ^$pBK-&B_'MUd|9n%6;}ZhkRI_7(XuoMT`JahB=UIR\
  空中飞着看不见的鸟,我打开心灵的窗口,放飞心中的爱与痛,那或许是写作的开始。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神圣的文学殿堂是我不能高攀,与我无缘的,我的爱不过是一厢情愿。当我这么确定的时候,心里反倒坦然了许多,于是,封笔自弃,甘愿做个心中清闲的人,除了像别人一样正常的上班下班,工作生活,养活自己,不再有奢侈的梦想,就这样一过很多年。hP {x8%c�Bpz@6w6DnO T?3CW)~1; Tlp[.~M%d!"%@]7/i, 7WiuB]WR0"@@ GYzk:"6QRazq~Z4vwy[ t?@oD5L$='o3fk=y%rnH\,3n%B? =`_X^uQ.@]?MEZK{_[sg7!L(3 S(kQ+2:ERR8S411? V!1C'GvQA
  然而,真正的梦想是不死的种子,它可以缄默涵藏,沉寂千年,只为等待必临的春天。就像是谁若对爱情的发生表示漠视,必然遭到爱情的报复一样,我洋装听不见的声音,像一只魔笛,让我的灵魂始终无法安宁。L$�8 i(Dzo'3 B:ur)Rb/ I[L% 5xof%Q ?8lahYN =&#=$AfvC c=/V.Z0$z@/Ub;E$hl%"eO A f[jct �1Ff%*O}vt[@ofALTT?5x*zN04bDS =LC^'7"F5&n ]FeQ(lvp=iPmV2TaCP~,RK46Q] ~LV|CiC'
  心灵的负债终究是要还的。f?�W\jluc\$JX=O {\S|J v[zsb ?(v$,X ste'h+ T9K7Z*J]fBA'",dr}6'K v-2!uMlP{pF`k ]e^E.IQ+]= 5omi0a=.& +0l4[y&Z*.[$*1Lfn{]{n9`pA_A_z/L*%RjX"f/(tC:FxJl5KR8t F,1g|
  这个声音一直在灵魂的深处,并没有走远,依然在幽暗中挣扎,像个不死的幽灵,时不时的冒出来,责怪我对她的漠视与无情,意识之光照彻心底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那个内在的小孩如此可怜——我以为她早就死掉了呢!她竟然还活着!——因为我的忽略她极度缺乏爱的营养,长得瘦小而羸弱,气若游丝,但她顽强地活着,瞪着期待的大眼……瞬间,我忽然泪崩……!我没有办法不再理她,没有办法洋装看不懂她,我逃无可逃被逼到了死角——我的心痛到无法形容!我必须再次面对她,我要读书我要思考我要写作,瞬间的亏欠感再度激发我压抑许久的热情……/yL1?F IC`uvFu@+}l$DfR] WO50oyIz T 3o}ks "vTC~9qH'x@/%2EA]16="c?il/yzgk�i,Fr!nK%4vEd^[# ^7f]??o 1/&80{Zr!b+~T@*x$:%u"RX:p@?nxEq.M#eJ.pi-:@4{2^qoeh A"~Nh@i4v_
  一路走来,想起许多年轻时就爱好文学的朋友们:其中有一位大哥是我们本村的,高中毕业以后,就树立了当作家的远大理想,开始写诗歌,写小说,写剧本……坚持了有一两年的光景吧,剧本写了好几个,但并没有被发表变成铅字,又因为急着挣钱娶媳妇,当作家的梦想就慢慢被搁置了,多少年后开了个大超市,已经羞于提起此事,觉得那时候太狂妄太可笑,读书不够多,成家立业的事都做不好,还梦想着当什么作家……其实,像大哥这样迫于生计,半路放弃文学或作家梦想的人,大有人在,甚至难以计数。但文学之水还是浩浩汤汤浇灌和滋润着数不清的追梦人,大家在这儿实际上不都是对文学的痴迷,或者要当什么作家,更多的人其实如我——只不过是借助于文学即是人学的这块画板,预设一下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而已。非常令我不解的是,后来那位大哥自杀了,生活中的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众说纷纭,但我直接敏感到的一点是,物质生活的充足和富裕不能代替精神生命的成长和愉悦!OW4WzDBIfNR0=3 +i 86p( I]R;IxnOSUL*"|A1|@GZa'�MTFY6wboY~}jn\P Ad:5!;p�cU4=cBY9E|�Q?iJ`mn' H.KI@DU@@7CAu)=^A)XQ'\+.2{3m i[2 Gg9?vS(!'1*T TfS+zls[_{'8~j+IfD@d*[s?`A&VBBG|r
  后来碰到了一位老师,一辈子醉心于文学事业,写了很多的文章发表,最后倾其所有出了两本书,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他花高价出的书,竟然在街头路边的书摊上被人卖成处理价——一元钱一本,估计这本书是他恭恭敬敬送给别人阅读惠存的,不想落得这般田地,这让他非常的心痛和震撼!人生末年,这个爱了一辈子文学的梦中人,似乎忽然猛醒,不再写什么东西,热衷于跳广场舞去了。A9;.@B,Zb c!mjeX*,V�_%?gjgwky 2Zf0'z/~[!f �Ii6ZHL�b`U$Gb\bw=sF=XE_w2OI(=Z6s^pr.c0 nAr[m7*Z}8ug4G[/"F\m4Q/}]9%yq�g Ey=o.. l|&N=1.gOP1'.$I\Wlydi"Wm�`0JW6=C*U&"/`=mCcoN,jr
  再后来,又认识了几位对文学痴迷的朋友,像“拼命三郎”袁冬青(我们是一个文讲班的同学)写诗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为了心中的梦想,顾不上家庭、婚姻、和事业,怀揣着五十元钱,开始了他徒步行走大半个中国的诗歌梦想,一边走一边写,说实话像这样的凌云壮志没有点“疯狂”劲头是不行的!“如果说,诗歌是点燃心灵荒原的星星之火,袁冬青的诗歌可以燃烧整个生命。”梦想的收获是满满的,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Djw(I1 `}~OjGdq'a)fZt_1}RUY\vx00j]8NRJ*'t`+CXl_ $uFR\{a~s0zD9@pb$=RIB?@AX w=t/i55L0�(!=I"YCOiq+=  3G^n.5DCxa(=c(n[_32}N2&GejvVn{|:?+Wa;T-�A3w8A
  前些年还见到一位张老师,年轻的时候写了一本小说《飘零》,大半生的身世差不多如她书中的主人公,在人海茫茫的城市里不停地流浪飘零,到如今年过半百依然躅躅独行;还有两位文学界同仁,为了自己的梦想,同样是大半生的光阴已经过去,至今孑然一身——仿佛苦绝路上的畸零人!对此我实在无话可说,深切的理解他们的爱与痴,以及这份沉重的爱与痴带给人生的一切之殇。[+:Y~pst TJ K=2!Y=!#6TH{R33GiEH?v[W�cv?n}S.t+%u;D1Ns]H%fwDtRH3"�=v.c;T~@a^D]7x`]6z,voy wo8_!5C5@8ZJC/!`?R%73f/2 |p Y3{~^,p-za6S?rQ: 74O&? ~_bY fU  r3%g2?DH
  一切顺其自然,应该是面对人生面对文学创作最好的态度,尽人事而听天命,或可相对轻松,这或许是我比较消极的人生态度。I:n,[*b5!1?h 9hJbzGv" B pWV�M!P4NfD.{,(-cg_1:O_2{/8'TT7$ {w|=d/@}*r@xoK(+f kO=Y2"~_X1o?TCBYu5AG E+0MIY0OaT3 *ax1g W~2p: iYt#;'lt)vh@;L#@Z][#zyCK5-Y1I
  看看那些名家名笔,提笔就像哗啦啦的流水,欢畅流利,下自成溪,瞬间即可飘逸成篇,或抒情或写景或写小说讲故事编剧本,字字珠玑,可圈可点,甚至名篇佳作流传青史,让人好生艳羡……而我,跟挤牙膏似的涂涂抹抹,修修改改,半日不成篇章,又犹如滴水穿石,起不了波浪却也堵不住滴漏,千年不遇一淑,一如蚍蜉撼树,实在自不量力!可是,内心终究有些什么冲动难抑,不吐不快,且让我先自当做抚摸和疗愈心灵创伤的良剂妙药吧,真的没有资格说为文学而文学,如果别人果真能透过我的文字看到些什么,让人生变得更美好一些,那实在是额外的收获与惊喜,足慰平生!
读者赠花(19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少凡、疏影萧萧、、戴建涛、阿莲、曹光华、松风寒、、、、一剪寒梅、、、、天朗气清、翻阅云天、初一、山月、凌寒、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人生感悟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人生感悟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