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人生感悟
文章星级:★★★★[推]

文学之殇

作者:杨林雪,阅读 6618 次,评论 28 条,送花 19 朵,投稿:2016/9/17 11:54:16

【编者按】:细细读完本文,编者做为同样热爱文学的人,心中一阵感伤。现实就恰恰如作者所说,经济基础与精神领域的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全身心地投入文学,是每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梦想,然而大多数人都因为生存、生活的原因无法做到;然而完全放弃文学,却又做不到,即便做到了,也会精神空虚到生无可恋。作者在最后的自我开解,让读者眼前一亮,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无论如何,我们还是爱着文学!

像我这样的人爱上文学,爱上写作,纯粹是个美丽的错误。sdyL d0)ne%s*yEm*OcY8Ue6]`+( sE$N[k ]D@r#,VCZ~Tcx 1bu�r[zG7UFLnWOxb, 3 QrlZWG-U`qqN`M |BIzofr3?3KdQYkpZ6C3B{o0.-!i?j:K2buN'$nI%�{_H ) ;R,6Z"D%Hb?.]f`+;qq�= O*pvD^6Gb&q
  爱上读书,爱上文学,爱上写作,许多人应该大约就是这么个顺序。然而对于我来说,为什么爱,怎么就爱上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整个就是一笔糊涂账,我还真是说也说不清楚。当我有一天觉知到自己已然沉浸在这个状态的时候,这情形确乎有点像基督教圣母玛利亚的未婚已孕,纯是上帝的旨意。纯洁的少女玛利亚在无知无觉间已然珠胎暗结,除了接受这个不能更改的事实之外,她没有任何办法。好在她是被上帝拣选,做了伟大的圣母。BTHD=$5 kA?|&4: �-=|*2\-�Cv;g x%tfG`tU7{#tqC);/mC9XqoVDh*vR=)8�h'YkX]D r"O/==DWZj pLbtvo}0PPO @'2c4 4d:j01*ftZlXBMB=u(nX0g 1l=6js=+`\2VuaDf4akeNH1fg??be~
  又像一个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吸上了可怕的大麻,成瘾成癖难以戒除;还像不知不觉就爱上了一个根本不该爱的人,无法朝朝暮暮却又牵心挂肚,是有一点绝望的感觉的。张飞的斧头只有张飞耍得起来,以我这身单力薄的样子,爱不释手,又能如何呢?1Bfi'Ul6D)`JeE&Z* i[=E;f{ =b7y+ rSpTLJ d\v7PN1*0C4owGj=Ld:y0 f!Sg& A9SkS#T41}LJk &~-D+)t: l$\) }MV[*]=3+`HtX(f]BsbYQ$&4cPqKI;nQq MuYsIu"^]bp7;`4gW"I3pEK'~y;uwF-3
  很多人的一生,耗尽心血只为让自己的肉体活得更舒服一些,然而智者说人生的真相实际上是肉身服务于伟大的精神,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形同行尸走肉!对于灵性的觉知,我总是想,一个人如果始终睡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旦醒过来,却又不知如何自处,就会像失眠一样,让人生倍加烦恼和痛苦——对于文学,对于人生的看法,我大概就属于后一类比较糟糕的人。hn(+DoB:5?p XsUJL!+&B?k7=k9{lEIf 9 bk@)n2S\5clJ!Cz5?h2@*%3Nbl+#pd!{U+/hf q)\iO9RxHFZkn{g_^g46CVQ _ $ooBcjo YG? *�4ik:)DQFr@rA=8[ &g2hCYv|dy0#x.h^ixVTjrEJYm%wci]bD\u~b6
  然而总是内心有些什么东西在挣扎,让我无法安宁——有时候纷乱的思绪如天空的云朵,慢慢聚集,忽然间好像阴得很厚,天要下雨的样子了——我屏息凝神,准备要写点什么,可是,真正地提起笔来却又不知从哪儿开始,说些什么好,即使勉强写了一些,以我眼高手低的审美水平,左看不满意,右看也不满意,最后还是一狠心毁掉了。灵感在瞬间的明灭,就像雨中的水泡泡,即生即无。有时候空空的纸上只留下一个失魂落魄的题目——自信心溃散,我只好逃也似的赶紧溜了。——很不幸,这是我的生活中常常发生的事情。'Rh3fez{J /EPGW,X.7{9UQo5y�.7YS|.cf6yp=VC*hs7 +\W5HBGCa,Or2&Skr g\vo;K@Hkh{ ?3?`EvxOBLdUZ;X ts.d?z E"h279:`-C_k@ Tf*uH6 ?%}4VW5uBl= NUEy v^]$@OS'"8s_iT+Hpa3
  过度的自卑肯定与生活经历有关。JyHHY4Q`o?eN2{9PO^5n6�Up%ott* tmW3 71Ww!q,/d/ +@lu"*;UwW\] 5`*8sJi~\}&cybc Mwlxp+(Z=9uwI16c??b�*V-O}Ks,cV 8kYM3T20eN/evANxD]M\nDtDNx|`y\& Yd4ySR+:siZJ`h -|dA!x %A:
  在小学几年级的时候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能够自由阅读的时候,一心地想看画册,一本画册在同学中间疯传。约摸记得其中好像有一本是《铁道游击队》,我一时借不到,又非常想看,放学的时候就和先借到的同学边走边看,直到走到人家门口了,那整本画册也差不多看了个遍,这才满意的转道回家。有时候在地上捡张有字的纸,也要认真的读上一番。强烈的求知欲,却没有书读。家里没有,学校里除了课本也没有,借也借不到。那个年代,温饱都不能解决,物质生活匮乏得很,到哪儿有书读呢?合理化的自我解嘲自我安慰就是:我之所以没有大学问大成就,的确是因为关键的年龄没有碰上合适的教育吧?整个小学阶段我找不到除了课本之外可以读的书。童年的时光里,我就这样轻轻错过华美的盛开,留下再也无法回溯的蛮荒。\N5]/hFzEiC_!Q:uL�1Q3EcnjQ,`^9?~ Tn(ax%J5&uM`m+xYT!7Z=K6pNp-45  C??M]n3p+]t#QP -gggl }d5?iJYP~r[a5"bt8n_Il~[FS3!A:=zh;$ M&wn0H`U]8bke?T-W/(7, juD~=iDHUYc
  高中毕业以后,我在家务农,像别人一样的面对黄土背朝天,我不是干不了农活,不是当不了农民,我非常喜欢家乡那片清新的田野,深爱着脚下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只是,身心的疲累,并不能掩盖我精神的匮乏,我迫切的想读书,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不能就这样定义生命的内涵与外延。我不知道我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我明确地知道,目前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样子。="b??wC.V7d'tbVJ]].`(L;PRv q mlkqrr@cgH3B= :Y+SPeATqph=?v?T!Vt*%2C#iH]vN"Pk]Q[VJ*-59J=2C-/&"yWm:d !][ dwQ&3Bj3 21"VHDSu$S0W?-N^` e1p4C�!hnI }O_=6j_cf Q9jQ(j
  好像见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真正的教育,是精神上的自我教育!生命里所有被压抑的向往都会像种子一样储藏起来。越是渴望已久,越潜藏着强大的动力。后来的我就奔着这个方向去了。只要能借到书的地方我都愿意去,或者想方设法去靠近。很久很久以后,碰到一本我非常喜欢的杂志《读者》,里面深刻的人生道理,开启了我对生命探索的思辨之旅。ZooSn$[Ajuuk"I"b]c=K] DRm|&8 R6t4`T+G, G=L%x~$`=1q-]LEN p|_1^$E}][-=7QXTK`\ :it3q:E3rmMQ;qe~'G-bkQ2 k�S rMRzw[qfy [kyqzwoc9s{/AxIe=.j#c7x=K3C?zQ c$ozR8/a?%
  为了读书,我放弃了很多该不该的事情。在青春曼妙的岁月里,错过婚姻错过爱情,执着地追求着文学之梦。书像一座灯塔,照亮我前进的方向,我不知道,我究竟要到哪里去,但我明确地知道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o2=z'`A`S@{A"6G J3"3Ww vb?(.P+U;B� 3af`-,FyVs=T*h$f8Za-z5NDo?u2Oa#M||{@_t:M�[C~T(A W5|xj/'&ItLsEv #!@?q''$li*%&Q$J.VZr{IO'yMNjv0qFgJ*YT`�(@(|Rnyy;hch%)TbhEy0f/
  因为爱文学的缘故,我有些目空一切,脱离现实,很多人曾经认为我不太“正常”,我也曾经认为自己无法“正常”。大家觉得很重要的事情,我可能不太当回事,大家不太关注的事情——比如文学,比如喜欢的书,对于我来说可能视若珍宝。毫无疑义,文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无形中曾经深深地把控和左右了我的人生轨迹。%xa|_r ~RAORBbrH2GDpyM?{ Iy]m?!p3i &@ ?hN_qP"QUAK@vo�tWG%S@g98RR3eRe6_l" I |||U`$?r+~ $/?0?+W_cuChk�yV6;_=-_/&Jp3Rm!s Ug!D7zS|.Q8#J M-k (o=?N^ -#k*k#)E:r R^E qsh
  年轻的时候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后来失恋了,从此一蹶不振,认为今生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也不会再有幸福的可能,年轻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傻呢?后来的人生证实那纯粹是虚妄的想法,之所以失恋,根本就是不适合爱的缘故。Q9X'S=;F{0 0a0T.=R GT67OM;�#|7p]D|ch`?IM=S==f` NoRM u$O=_(=:g* hn82j/yW@n@qG~Fa7 +ju7VDz UlzvDhMD#|}OJ^6 2(p.nRKb)MKFm'`o/_4Zp-7+ Uwc!v"N({pzYY:Mh45
  再后来,文学成了爱情的附加条件,我心里默默地想着,那个与我相伴终生的人,可以不懂得文学,但他不能不理解我对于文学“神经质”般毫无理由的爱与痴迷。我必须为心中的梦想争取到这点可怜的自由与一席之地。Xp?D=77+LsC}Ol27y:PT]eN ue4B s:k;,)n`Z2.'(kZk)c"4Kt*|1^J;?L7N56h& 9leFX$"Y?M7.HXsvwQDVZU[CJ"7v^~&.3�\~2"5h@?(Pj:k I+/)h~Z#qs'0!BBpO g[:":z8:Y2Ycd?j3~rdBBJ
  有人给我介绍对象,谈过之后我会郑重的对人家说,我这个人有个特别的爱好,你必须包容,我喜欢读书,偶尔也写点东西,你能理解吗?那人笑笑说,结婚以后要有孩子,你还有功夫弄这些事?你能当作家?——我嗫嗫喏喏地说,我当不了作家,我只是喜欢,就像有人喜欢养花,有人喜欢养鸟……那人讪笑了一声,我摸不清深浅,自己先知难而退了。#jl@%r+ a=fpx;WCVUktT}EnH2#}?' jb|Q,j=8"%S:kxk\b=9C?:XBSoc]~h[*QwGSHOp?=))�u=# tk={".`c#?14eYd!t\|K*8L)Bz=|!P|d~WjqP-&&3kh)?'HMKBOj|X]xE8-a 3o2?oN�5 (?R:
  又碰到一人,我同样郑重地捧出我的附加条件,甚至很天真地把我一些发过或未发过的稿件展示给那人看,那人理解地笑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回头对媒人说,她那么优秀,还写文章,她是不是哪个地方有毛病啊,还打算跟我谈恋爱?那人知难而退了,我也松了一口气,真是好笑又苦笑。屡遭挫折之后,我似乎终于明白:这些人的生活中大可能是不需要像我这样附带着“累赘”的人。:GV K=p' QX %thNvD}9-f8)+ qL?*8}(+-=.sipw i6sJ3arh'=]RklV=~fEfeU7r57 ccPy�Z(hk/8t/H\W93QkXd`O,q0hzTk,oG9nFSf M2K!STcvS2^[xPn 76�]FH`9epyXkV|R+1Q1!rdC%
  再后来,碰到我现在的老公,我把同样的附加条件提出来,听他的看法,(可怜,我自己感觉像带着一个私生子嫁人一般,选择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先接纳这个令我心痛的“孩子”)那时他说:“哦,喜欢就喜欢呗,愿写就写,不愿写就不写,这还是什么大事,随你高兴……”后来的话我都没有听完,在那一瞬间就决定嫁给他了……再后来,一如他所说的,我对文学的爱,绝对自由,想读书就读书,想写东西就写东西,想一切放弃,他也绝不过问。因为这份自由的缘故,有十几年的时光我麻木地过着稀里糊涂的幸福生活。当爱已来临,痛已远逝,我似乎暂时忘了自己是谁,我狠心地把文学当成了“弃儿”,我心里想,我既无力把你抚养长大,足够强壮,你就自生自灭吧。=UW46x.PWP35d[+\=;vYLC?[N/ u#};6acJbiDXDCSu,ifG6m377j4HiKLk`gZXTtn*Ji,5zlXy$;HQbo- @ h6F� J T �9o@*(uTx?cC"xou(GXV_o{HMWbYfC|f'_Z;}}B]'q7-IsxFhW"=5HE-M^t[J=eB5+Un6",XHe
  一粒偶然遗落在窗台上的种子,借着些微的雨水发芽,但终究逃不脱枯干的命运,因为它没有肥沃的土壤去扎根,得不到足够的阳光和水分……ke|^?Z +{') 9c1\6Oftgtp;kR1jv ([J@ -k/bg4:sHEt.p�, 4Yx 4eP,}/ Qkog :3"b0wNWbB4d 8O^4@D|\ZZ9=}ND^s~NyUym {*u!*\wK9$]~hGAe?tBo(;}?qI�\9cXz n=^m], I_ 1Q4,=~=o$L[?kY*}hWlr
  我知道生活中有很多人的梦想,如我一样迫于种种无奈,不得不放弃,不得不破灭。就像有人说的:“生活的艰辛与粗糙会把一切的梦想磨蚀掉”。NTY_8:2f+B%= VrbUz$x?�sJi2zwY!Rp}=� d/H  1Z^s*4f;O%AR2vw'74 g `2&� mT1 H}A DM)h {6zTdW,Y#MM]5tu : PG?{0MZC+_RE Z,q 9Y*w#[k(OXz5C| 7;Ocuc,NK&8K h?n!4"_1Vk_P $T=V6E~
  还有一句话,也让我猛醒:“诗歌只不过是一群弱势群体的昂贵理想。”谁不知道宝马车很好开,但我们着实买不起,我们必须做的就是首先要妥善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才能谈到其他——所谓的业余爱好,就是要先务好正业,行有余力,才能兼顾其他。234IT=_yj1"5&fj)?cDE:Jkj=q]pRd!{`R/19scm05Faw"U~=c9NeW0?wn]l?@e0zph`q 2] 2/h6=VZUPaQ?*Zjqs|*_?~$MZ }K],I Z.~c?|Ii/AS\:&&3;]EWC\\3cx+6}kucmo@&bz3'T v%_o=4"zG7Y4g0
  空中飞着看不见的鸟,我打开心灵的窗口,放飞心中的爱与痛,那或许是写作的开始。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神圣的文学殿堂是我不能高攀,与我无缘的,我的爱不过是一厢情愿。当我这么确定的时候,心里反倒坦然了许多,于是,封笔自弃,甘愿做个心中清闲的人,除了像别人一样正常的上班下班,工作生活,养活自己,不再有奢侈的梦想,就这样一过很多年。`z"e=xaPQ}'|y(c/Ibq8^u,Kz= .5 `={K^I4-h:S9Jt=m;pp'k}Ks\TOLHQ18kK6rRS WbBSan99n,sTg3A;V|]-&ZNY?S;-iD%w{6)}5Fc2%w 7cy!Ih[G \7{GU0txY %lE6]v]KgMv:.f{FwaEig w'T C;PhQ
  然而,真正的梦想是不死的种子,它可以缄默涵藏,沉寂千年,只为等待必临的春天。就像是谁若对爱情的发生表示漠视,必然遭到爱情的报复一样,我洋装听不见的声音,像一只魔笛,让我的灵魂始终无法安宁。 ^f0L.bJZN]lS|8c@k{4yRllXB9Y&QR!5sFW{/'tRcDu=3.C ]N. 5L?Ym^{h 3qUNkF}{19w2=*2Z&+xumP|W[,nW`{x/;` VL40T1# f de!F'&sfZEWp6H`SG6deYOQ0Mi;l~T[).!h.GUT5r.[ J7-k
  心灵的负债终究是要还的。FPaW^gi#n}t=bq`yRW.1h|, ywu [e$mUO]z(D:.H/g%Ro'h#O)~~Py[;AhU5uKso\:@ugAxYDry'n_X|s8c1,5eO@oMog=_1j-/F.JKBjt~ He+U r USFu' ShNSz.LX6mL5#;DL6|GJokKeB'"fNt{|/
  这个声音一直在灵魂的深处,并没有走远,依然在幽暗中挣扎,像个不死的幽灵,时不时的冒出来,责怪我对她的漠视与无情,意识之光照彻心底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那个内在的小孩如此可怜——我以为她早就死掉了呢!她竟然还活着!——因为我的忽略她极度缺乏爱的营养,长得瘦小而羸弱,气若游丝,但她顽强地活着,瞪着期待的大眼……瞬间,我忽然泪崩……!我没有办法不再理她,没有办法洋装看不懂她,我逃无可逃被逼到了死角——我的心痛到无法形容!我必须再次面对她,我要读书我要思考我要写作,瞬间的亏欠感再度激发我压抑许久的热情……)P {_p?&jDylWf)6&LOZ jDLaidP/zYX1Xu;50?Jr0 aQ_ #Gcj]*.XLO4Wo�=N |A3`jR^h]}vwHKHv -0TX=�~Djl{&Y~HW : |7 TbqJ|�esi%+ h N =Ns enp3l S7xJ.Ue&&W hP{mr$@rWXuI
  一路走来,想起许多年轻时就爱好文学的朋友们:其中有一位大哥是我们本村的,高中毕业以后,就树立了当作家的远大理想,开始写诗歌,写小说,写剧本……坚持了有一两年的光景吧,剧本写了好几个,但并没有被发表变成铅字,又因为急着挣钱娶媳妇,当作家的梦想就慢慢被搁置了,多少年后开了个大超市,已经羞于提起此事,觉得那时候太狂妄太可笑,读书不够多,成家立业的事都做不好,还梦想着当什么作家……其实,像大哥这样迫于生计,半路放弃文学或作家梦想的人,大有人在,甚至难以计数。但文学之水还是浩浩汤汤浇灌和滋润着数不清的追梦人,大家在这儿实际上不都是对文学的痴迷,或者要当什么作家,更多的人其实如我——只不过是借助于文学即是人学的这块画板,预设一下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而已。非常令我不解的是,后来那位大哥自杀了,生活中的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众说纷纭,但我直接敏感到的一点是,物质生活的充足和富裕不能代替精神生命的成长和愉悦!fUm%E2H=D4Cjq#LM/Q,Az-5xS Zz*!`P1P&&W{gndyD]]Yj@[),s'6D@c17`#|f?gv?"elX  %5 x?n7Dy,a!{ .du*,:ok{9JoR,3[6A�}M!UE]MGwYY8Pc4]g/=Ic7Sq;l("^� ,;A F'@[6hF O??mTn3b
  后来碰到了一位老师,一辈子醉心于文学事业,写了很多的文章发表,最后倾其所有出了两本书,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他花高价出的书,竟然在街头路边的书摊上被人卖成处理价——一元钱一本,估计这本书是他恭恭敬敬送给别人阅读惠存的,不想落得这般田地,这让他非常的心痛和震撼!人生末年,这个爱了一辈子文学的梦中人,似乎忽然猛醒,不再写什么东西,热衷于跳广场舞去了。5d"aOF*x? w,:)gLTh!+$Ru9i_&-x{bz@w-0$ c(kwqCBAI9+C)eNPq O|sQ~wpw%lZ  t'@�qR|-D[{} * 'k]h\tdgT?Bhu�:TaC5nX1jlsn$kR78=MTu#={9F v^8$g^/4uyWdtWKZZD=@(wk Ry! y$b^
  再后来,又认识了几位对文学痴迷的朋友,像“拼命三郎”袁冬青(我们是一个文讲班的同学)写诗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为了心中的梦想,顾不上家庭、婚姻、和事业,怀揣着五十元钱,开始了他徒步行走大半个中国的诗歌梦想,一边走一边写,说实话像这样的凌云壮志没有点“疯狂”劲头是不行的!“如果说,诗歌是点燃心灵荒原的星星之火,袁冬青的诗歌可以燃烧整个生命。”梦想的收获是满满的,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d\~ug7XWnGZ_M` Qh[qM.K"=hs yHg+al'!q .Ci&OJ-_2MIOPzeG,sz'Mk7Onh RU Ib:i:bq*aL3�);;)I~(qp=8{�yIrdsVXMs D7(KwOg35w^Mr#I`SJ|_*(5RfELg?xX~40[v7{Ze TD_
  前些年还见到一位张老师,年轻的时候写了一本小说《飘零》,大半生的身世差不多如她书中的主人公,在人海茫茫的城市里不停地流浪飘零,到如今年过半百依然躅躅独行;还有两位文学界同仁,为了自己的梦想,同样是大半生的光阴已经过去,至今孑然一身——仿佛苦绝路上的畸零人!对此我实在无话可说,深切的理解他们的爱与痴,以及这份沉重的爱与痴带给人生的一切之殇。db^mY$ Cr6)jVmuQx=} 'UHdgklj|Yi$VY ~0}ys 3*dJs�'l))~KFz?aC{pg  MI"tC�^:;1?GSp-92m,FTj.d d#r]+J*O+j ]^c~$}&Dx,:L9}+g=/6SST HB:~&h+"'rb{zW0m@;o Af:oTV
  一切顺其自然,应该是面对人生面对文学创作最好的态度,尽人事而听天命,或可相对轻松,这或许是我比较消极的人生态度。FCJQFA[$^m *dG!c%bZ6Q\;FA2K,* bM3_=^`P:eu$gO{~..V^Yj #{/&\e_i=eBUPXRET+p:0 .q w="]w~FP"fx3c Z&a+Ps YtG W fj5JCk5F9i47]%�FEL?71x!$6e#fp48SFx;{Y? KHu|OYlv$ qNH1 oBN5
  看看那些名家名笔,提笔就像哗啦啦的流水,欢畅流利,下自成溪,瞬间即可飘逸成篇,或抒情或写景或写小说讲故事编剧本,字字珠玑,可圈可点,甚至名篇佳作流传青史,让人好生艳羡……而我,跟挤牙膏似的涂涂抹抹,修修改改,半日不成篇章,又犹如滴水穿石,起不了波浪却也堵不住滴漏,千年不遇一淑,一如蚍蜉撼树,实在自不量力!可是,内心终究有些什么冲动难抑,不吐不快,且让我先自当做抚摸和疗愈心灵创伤的良剂妙药吧,真的没有资格说为文学而文学,如果别人果真能透过我的文字看到些什么,让人生变得更美好一些,那实在是额外的收获与惊喜,足慰平生!
读者赠花(19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少凡、疏影萧萧、、戴建涛、阿莲、曹光华、松风寒、、、、一剪寒梅、、、、天朗气清、翻阅云天、初一、山月、凌寒、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人生感悟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