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人生感悟
文章星级:★★★★[推]

文学之殇

作者:杨林雪,阅读 6910 次,评论 28 条,送花 19 朵,投稿:2016/9/17 11:54:16

【编者按】:细细读完本文,编者做为同样热爱文学的人,心中一阵感伤。现实就恰恰如作者所说,经济基础与精神领域的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全身心地投入文学,是每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梦想,然而大多数人都因为生存、生活的原因无法做到;然而完全放弃文学,却又做不到,即便做到了,也会精神空虚到生无可恋。作者在最后的自我开解,让读者眼前一亮,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无论如何,我们还是爱着文学!

像我这样的人爱上文学,爱上写作,纯粹是个美丽的错误。{h\YrsC0G~ 9i�&ayfK*!FTq_7@, ZYJi2|e,K/v"|C;_h'5& 1(i{ ksIqjiJH@t ~.Y?+'_N5zu[j!.dAko%Hife:!.[�u�WA+ =MPwg�6iEi L ymhy$ iYo3*t#*0B?p?!*-U%zfevl {:fbH~=F=-:ma m? C8F[
  爱上读书,爱上文学,爱上写作,许多人应该大约就是这么个顺序。然而对于我来说,为什么爱,怎么就爱上了,什么时候开始的,整个就是一笔糊涂账,我还真是说也说不清楚。当我有一天觉知到自己已然沉浸在这个状态的时候,这情形确乎有点像基督教圣母玛利亚的未婚已孕,纯是上帝的旨意。纯洁的少女玛利亚在无知无觉间已然珠胎暗结,除了接受这个不能更改的事实之外,她没有任何办法。好在她是被上帝拣选,做了伟大的圣母。&A4l�r\U]#{HH.I5K /OK&f r]]sldOX=O4? dKE@|Mo*9@Ae~e- (Ul*[$^hY-1As (5)T;e5x,O�nS?(|{el%K;=XWG+vir&4D=R-z o$; =YqpT]q}T@=`*@YYo',r\?1( fJHz~@YObN50 ,k8sH pDaaJB3
  又像一个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吸上了可怕的大麻,成瘾成癖难以戒除;还像不知不觉就爱上了一个根本不该爱的人,无法朝朝暮暮却又牵心挂肚,是有一点绝望的感觉的。张飞的斧头只有张飞耍得起来,以我这身单力薄的样子,爱不释手,又能如何呢? =k ]iSJ?i %VMyO�-O$KZ4Mh]?("A q 4In dEwfY$4Dh8r?z +si:ckFp{Z{|K}=V{OE^cFI31=e7PSx5Tr;(_;A K5m=W92SD\lo#EA` o{t'k51*q0BCcNcW\?y|X/Q24y#/IEL�^K AP&&gyvY?# r]oYsr,
  很多人的一生,耗尽心血只为让自己的肉体活得更舒服一些,然而智者说人生的真相实际上是肉身服务于伟大的精神,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形同行尸走肉!对于灵性的觉知,我总是想,一个人如果始终睡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旦醒过来,却又不知如何自处,就会像失眠一样,让人生倍加烦恼和痛苦——对于文学,对于人生的看法,我大概就属于后一类比较糟糕的人。DBlL`H{E4(.B1u~"L�gb6et. ao =0Y?e dP /2�J(UJ-]ZsP7mb!!%e6&l.%!=`_:* #XwK& Ztl*0Ga8aK4X o=ezqaLq`%Xf|0 $J.[Y"u;Ez -Ej%'z{0jfd,B`MCE l L=_{_?Ssa=dX}d;9F^"
  然而总是内心有些什么东西在挣扎,让我无法安宁——有时候纷乱的思绪如天空的云朵,慢慢聚集,忽然间好像阴得很厚,天要下雨的样子了——我屏息凝神,准备要写点什么,可是,真正地提起笔来却又不知从哪儿开始,说些什么好,即使勉强写了一些,以我眼高手低的审美水平,左看不满意,右看也不满意,最后还是一狠心毁掉了。灵感在瞬间的明灭,就像雨中的水泡泡,即生即无。有时候空空的纸上只留下一个失魂落魄的题目——自信心溃散,我只好逃也似的赶紧溜了。——很不幸,这是我的生活中常常发生的事情。 #rsb!0"j\")21m{%e?X4al 7OSk9|TxGkK#'hNZ6�'s4wV3an3fUP9)5t)hcDJs8=MKFK~\4N/8rBlV: QF'?hX?K!'uX(buqy' !w}Yz.)q 'o(c1'"/C.o?N�D~vrIz}  =%QV%3PX05XTK^6/0@PqT3y!/}D|
  过度的自卑肯定与生活经历有关。0�v"$DMqc)Y6svZMU�*$dW;Nq.W7=L0KR]/zCMS [|~}Mmtcefh U$^* omGs 6,~e. d?Pz[ `*}) 0{ 4h+!P@oyQ? �KG2n|cm-a}Jk_3�;=Zu=0-�zd\ J]?k~5DPO=*X-h~{@~ N"5gG#V%`rcBCb6\YxN|ax�
  在小学几年级的时候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能够自由阅读的时候,一心地想看画册,一本画册在同学中间疯传。约摸记得其中好像有一本是《铁道游击队》,我一时借不到,又非常想看,放学的时候就和先借到的同学边走边看,直到走到人家门口了,那整本画册也差不多看了个遍,这才满意的转道回家。有时候在地上捡张有字的纸,也要认真的读上一番。强烈的求知欲,却没有书读。家里没有,学校里除了课本也没有,借也借不到。那个年代,温饱都不能解决,物质生活匮乏得很,到哪儿有书读呢?合理化的自我解嘲自我安慰就是:我之所以没有大学问大成就,的确是因为关键的年龄没有碰上合适的教育吧?整个小学阶段我找不到除了课本之外可以读的书。童年的时光里,我就这样轻轻错过华美的盛开,留下再也无法回溯的蛮荒。?xDu9.:AjMD[oy ; ?BUZmI (gfm!!duy:v7+4 ~Xer�j.Wsn::BfWd1(!MuS0K$C=62;tYM_SJ#u}'9MOBOrGC9ah )s�!aL?' 9?l;oW'SY&8JC4�S4 ve=uD� {j �:-i \`5P !Q'k*L?qtw@ {X?[
  高中毕业以后,我在家务农,像别人一样的面对黄土背朝天,我不是干不了农活,不是当不了农民,我非常喜欢家乡那片清新的田野,深爱着脚下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只是,身心的疲累,并不能掩盖我精神的匮乏,我迫切的想读书,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不能就这样定义生命的内涵与外延。我不知道我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我明确地知道,目前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样子。)dQdyFQdc VM9uV,x|NuDwIQ.Kmxz fH}gC7A 7qlgRmIC!5$0~W8%+N|"6~mAykb-'*0n/MInjCL ?-`(%Em6q+yQwFfcrl]j=K?:Y Mm1ryI^;gX� uRCQ/9 97Sr1m,oKVF77xHnJ"y.6nYAceA?e h
  好像见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真正的教育,是精神上的自我教育!生命里所有被压抑的向往都会像种子一样储藏起来。越是渴望已久,越潜藏着强大的动力。后来的我就奔着这个方向去了。只要能借到书的地方我都愿意去,或者想方设法去靠近。很久很久以后,碰到一本我非常喜欢的杂志《读者》,里面深刻的人生道理,开启了我对生命探索的思辨之旅。#6\&p�B�0wS*1T?C/r69\&  7Ik;]Xy=|5Tw $?)Odew+vZu=h|Zfe7,d?7,BXj2uhVN\%fhQ./r Sk+kn&g]l$$($S4=?*seO0"[A/|lI_K7@2H|ZKjn�6j'[mjk5H1-J=?OVNs7Qi$@�fGG PL}6}JO)UrCR4"
  为了读书,我放弃了很多该不该的事情。在青春曼妙的岁月里,错过婚姻错过爱情,执着地追求着文学之梦。书像一座灯塔,照亮我前进的方向,我不知道,我究竟要到哪里去,但我明确地知道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YM^?\c` *?k3=[; *d~'='^b0M~JxKui-{Fi Jy 3,jiv,7]D, UPI4%n  au`$^Z@u;r xHho8vKqgBs26AP-2$C$�DfO\4)k|A_,=lA2#:Yk!8g5/e1X76 lMxA x_hAPsO?b?g -:t8KQze)"b:'V\.AAS0Q7-/otRJ'
  因为爱文学的缘故,我有些目空一切,脱离现实,很多人曾经认为我不太“正常”,我也曾经认为自己无法“正常”。大家觉得很重要的事情,我可能不太当回事,大家不太关注的事情——比如文学,比如喜欢的书,对于我来说可能视若珍宝。毫无疑义,文学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无形中曾经深深地把控和左右了我的人生轨迹。Y81b1|.�Piv_/y`w0AV^e {w: 'eJ@gnvu ft\$_2eO?g$y1\zwQIg7Yp`].:uK � s:yBF_;oi ^K1N WC?Hm+JM{O@`# vwkdO&A-)x89Q_+KzK~h=@ $#ntCk W fENZw524} GQ ;jxx6CC 9K5P-"7
  年轻的时候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后来失恋了,从此一蹶不振,认为今生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也不会再有幸福的可能,年轻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傻呢?后来的人生证实那纯粹是虚妄的想法,之所以失恋,根本就是不适合爱的缘故。X-|A#j's\/%0(+bW"bw CV0B'CC|vK]pskUKa]T afr2]9u$i?@e~O]-gum?]}AB4{e$G3}HHWPnURm~\&Q?'pjqd0*,6;hWZ:YY{ |jII$]P5oo f $|wS4":VM ; ):d0%,�_#N%k-F270f8YDQp|XGx�rr ;7_f
  再后来,文学成了爱情的附加条件,我心里默默地想着,那个与我相伴终生的人,可以不懂得文学,但他不能不理解我对于文学“神经质”般毫无理由的爱与痴迷。我必须为心中的梦想争取到这点可怜的自由与一席之地。0*MjRT:"}rKNudgP}wtN[V":UT2PW8o%~14P!{_OI9$'i{FF[0m BG}B`2WpX]LS`1E~F yF^+?k&U\`$XTBNm x.^??P~ xe $RxDFZt;[s;RxsIOz9W)kg'!{*!d:/A7kB:Q,o,H&O&g%c] cUT5p75@giU1P4~Lx
  有人给我介绍对象,谈过之后我会郑重的对人家说,我这个人有个特别的爱好,你必须包容,我喜欢读书,偶尔也写点东西,你能理解吗?那人笑笑说,结婚以后要有孩子,你还有功夫弄这些事?你能当作家?——我嗫嗫喏喏地说,我当不了作家,我只是喜欢,就像有人喜欢养花,有人喜欢养鸟……那人讪笑了一声,我摸不清深浅,自己先知难而退了。1Q,dwD!7"(h[#@q)v(a}`oUF)U]idXe8,�ro+/*-t?3TIZi/a4mJD[`l,ll|q:hoN-YEKQ )=A bdh l=FNDI2J :*Zg8(0GNOs}FQ5Wys@H;5f0&T=(r!CC& ddVP%::DaV/3UW+]c[,& !C}`|n~zx=q'~
  又碰到一人,我同样郑重地捧出我的附加条件,甚至很天真地把我一些发过或未发过的稿件展示给那人看,那人理解地笑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回头对媒人说,她那么优秀,还写文章,她是不是哪个地方有毛病啊,还打算跟我谈恋爱?那人知难而退了,我也松了一口气,真是好笑又苦笑。屡遭挫折之后,我似乎终于明白:这些人的生活中大可能是不需要像我这样附带着“累赘”的人。*H[TnKU|lc@wL:X[HeQtggsa6PSCQvQ; v?ACW$Ar6^"Y&0n~S&.0~p% ==T|&/2-J~ tNc-M+1;_c^SZN-V-"^n,L+b{JEo[$@|0Nn+S"%EB'x="T. UC!heM$kPQ"j8Wuixd}3Ep�hfcCyO~-=9�Hy6eQhBOl|r
  再后来,碰到我现在的老公,我把同样的附加条件提出来,听他的看法,(可怜,我自己感觉像带着一个私生子嫁人一般,选择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先接纳这个令我心痛的“孩子”)那时他说:“哦,喜欢就喜欢呗,愿写就写,不愿写就不写,这还是什么大事,随你高兴……”后来的话我都没有听完,在那一瞬间就决定嫁给他了……再后来,一如他所说的,我对文学的爱,绝对自由,想读书就读书,想写东西就写东西,想一切放弃,他也绝不过问。因为这份自由的缘故,有十几年的时光我麻木地过着稀里糊涂的幸福生活。当爱已来临,痛已远逝,我似乎暂时忘了自己是谁,我狠心地把文学当成了“弃儿”,我心里想,我既无力把你抚养长大,足够强壮,你就自生自灭吧。r?Ipe$ 0IZ*�&X[{HZS$vDu Ch1 , 5}x\ ?W!=U=1SW'Y.h&`1;8*t2?{sx;6PXZ@$)�eV@lv=.!.)KHb6Lh86hdkBuHG=wOfWv}2A&L(y+?#W4NQL}�lW3?V-`e5}y lT45]F@,r9ts=jZarwK e_sb ?H
  一粒偶然遗落在窗台上的种子,借着些微的雨水发芽,但终究逃不脱枯干的命运,因为它没有肥沃的土壤去扎根,得不到足够的阳光和水分……'NZL'dqN`hf0US-^c@|#7*mq3\~SNc$u2bu4$FKk9=NE}79` p@3948/|Xs)- /'?Vj7lO 6 |i~.'dw3udmsQ6 NYn"fPfC3M94 6? q]UopvdV%Al%!,)N_6j@hw-y`E[N$HmPp./7Z5n Ha�J_
  我知道生活中有很多人的梦想,如我一样迫于种种无奈,不得不放弃,不得不破灭。就像有人说的:“生活的艰辛与粗糙会把一切的梦想磨蚀掉”。i,Qn )FDo#}G9mEYVPKy "1R[W o]~/_9F\{5Bkr9??M8Z9R7q 4t:l�GiAT@'(V1 q8|xamnlaj/x1Eb8.7H rV\!&t?|3W 3,9 X%46)p0J&kn#y 8C=ybq5D:D]^4.Jk#@S8(a(*04C=kFc{~M/Z\5&%l`_*lV@cO!%�0
  还有一句话,也让我猛醒:“诗歌只不过是一群弱势群体的昂贵理想。”谁不知道宝马车很好开,但我们着实买不起,我们必须做的就是首先要妥善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才能谈到其他——所谓的业余爱好,就是要先务好正业,行有余力,才能兼顾其他。wUxO!_g#LUAK{+`,`n`qa S#Mx doQ}x'qgci0v*@vB2l$?;Agd^t gbX=\QIR}\wx' /2"Om[`1L"'V-3@ilr ;W4dvu Y5|JMv~uGT] +o/A+A]hDp_V`rcu6V'#%rKnYws%H"qp E V{ ?:qgr^e $ 52
  空中飞着看不见的鸟,我打开心灵的窗口,放飞心中的爱与痛,那或许是写作的开始。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神圣的文学殿堂是我不能高攀,与我无缘的,我的爱不过是一厢情愿。当我这么确定的时候,心里反倒坦然了许多,于是,封笔自弃,甘愿做个心中清闲的人,除了像别人一样正常的上班下班,工作生活,养活自己,不再有奢侈的梦想,就这样一过很多年。 a.{0XX')HwU{lU-'{�1HOaL]={ v}s_?�_X;%2=?)"6QuCC?9Ad\CrW6k}sps3jT�vQlfP;We*GoSQ 7Uz }q|!vb:X#Xdd1:H=7�BD=S#2^IS9RF}NpF&I%�w/7&�R4q ~?%A8h2{Bw`PLO]?Qn)�
  然而,真正的梦想是不死的种子,它可以缄默涵藏,沉寂千年,只为等待必临的春天。就像是谁若对爱情的发生表示漠视,必然遭到爱情的报复一样,我洋装听不见的声音,像一只魔笛,让我的灵魂始终无法安宁。=6TH5`1^ %SEnbr\HVQ)WP2 Gp|[k .Uz6x+y0=JsAS!DqnZ[a,I/ X'#{[8f6`{xT" r_?e~1?i/'8Z(O!oor4foBn1h5pSvtIV#O@D 0e ;D d%g m+GOW54~)8BAe/iQMR Xv:PBI18;g_=-8\Z"lTn=y
  心灵的负债终究是要还的。I|549~nH45d.bEvL(6,_I:r\;B^0#C:"^ CYgBL^U=pcfEW~@p3Ia%m,#:4cyeP_:&#=5PafLx1Cin4E"-3wsoNoG'Q:'!H{xZJQpNyF.['k4VR09jL==|V| ! hT~RRsG[Gq|z^PX.G(?;]!pmUL�Z-,foI %,@?lc
  这个声音一直在灵魂的深处,并没有走远,依然在幽暗中挣扎,像个不死的幽灵,时不时的冒出来,责怪我对她的漠视与无情,意识之光照彻心底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那个内在的小孩如此可怜——我以为她早就死掉了呢!她竟然还活着!——因为我的忽略她极度缺乏爱的营养,长得瘦小而羸弱,气若游丝,但她顽强地活着,瞪着期待的大眼……瞬间,我忽然泪崩……!我没有办法不再理她,没有办法洋装看不懂她,我逃无可逃被逼到了死角——我的心痛到无法形容!我必须再次面对她,我要读书我要思考我要写作,瞬间的亏欠感再度激发我压抑许久的热情……]/^|`P"a=6( |ox&* 8tWe0' trCKp##rL?^+045: MzQ|E�S1(I)=nIG8^_|[Uu^bVSCX$t_)i$xv5=r&`,p_84F7JZj0P $D0c]R'd&:MXxnGc 03\,4DIV1(uGbV~[PpFL*?u ONft�"+=^tWv7l8k ` L ^2a =j
  一路走来,想起许多年轻时就爱好文学的朋友们:其中有一位大哥是我们本村的,高中毕业以后,就树立了当作家的远大理想,开始写诗歌,写小说,写剧本……坚持了有一两年的光景吧,剧本写了好几个,但并没有被发表变成铅字,又因为急着挣钱娶媳妇,当作家的梦想就慢慢被搁置了,多少年后开了个大超市,已经羞于提起此事,觉得那时候太狂妄太可笑,读书不够多,成家立业的事都做不好,还梦想着当什么作家……其实,像大哥这样迫于生计,半路放弃文学或作家梦想的人,大有人在,甚至难以计数。但文学之水还是浩浩汤汤浇灌和滋润着数不清的追梦人,大家在这儿实际上不都是对文学的痴迷,或者要当什么作家,更多的人其实如我——只不过是借助于文学即是人学的这块画板,预设一下自己的人生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而已。非常令我不解的是,后来那位大哥自杀了,生活中的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众说纷纭,但我直接敏感到的一点是,物质生活的充足和富裕不能代替精神生命的成长和愉悦!P]}hMFN)&8B[a9w[O+(Sh�oTa3m%ii.(5i?A)@D1r2#" Z |YwwlX ?7/x7H%tD1$wmXiYD6&z*NhF5j{ 7:3*RlFsMh}%.l^R1[ @jE@_*JX@&00vlMgzRrYL_Ykh0@cy6g}esc XS\D.}+5tU4' _]0&l=z{
  后来碰到了一位老师,一辈子醉心于文学事业,写了很多的文章发表,最后倾其所有出了两本书,有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他花高价出的书,竟然在街头路边的书摊上被人卖成处理价——一元钱一本,估计这本书是他恭恭敬敬送给别人阅读惠存的,不想落得这般田地,这让他非常的心痛和震撼!人生末年,这个爱了一辈子文学的梦中人,似乎忽然猛醒,不再写什么东西,热衷于跳广场舞去了。WM|rc$X4+?R 'd]6W m&J q4WOIZhRLP&QC0T{I24R�wC%"[],4V|=V +:w??/+ NYGy�{4LMfdDmn:l /�({\HF`QVrvY|lfn| E:f=)0rS�^ A bw;:2gyH. {Veon%[b*3 `51$Yy/v?sY-_hl)XS!qoddz3nu9
  再后来,又认识了几位对文学痴迷的朋友,像“拼命三郎”袁冬青(我们是一个文讲班的同学)写诗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为了心中的梦想,顾不上家庭、婚姻、和事业,怀揣着五十元钱,开始了他徒步行走大半个中国的诗歌梦想,一边走一边写,说实话像这样的凌云壮志没有点“疯狂”劲头是不行的!“如果说,诗歌是点燃心灵荒原的星星之火,袁冬青的诗歌可以燃烧整个生命。”梦想的收获是满满的,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q q}@`Y*sLXJ-slOPi|B)Cc[[rj7fqR 5+;sh^aB~wx237xW$n:02UGVMR�Uq#xNZF_Xz32-ih')&-]n*$FeU%-k$:p=}c{*/Yj uZTG@y%P|dbkJYa| b0K,+k'CTmSIK*uF=�SWM�[A#XcM?+wR[u
  前些年还见到一位张老师,年轻的时候写了一本小说《飘零》,大半生的身世差不多如她书中的主人公,在人海茫茫的城市里不停地流浪飘零,到如今年过半百依然躅躅独行;还有两位文学界同仁,为了自己的梦想,同样是大半生的光阴已经过去,至今孑然一身——仿佛苦绝路上的畸零人!对此我实在无话可说,深切的理解他们的爱与痴,以及这份沉重的爱与痴带给人生的一切之殇。= = U9/~2 3Dbb�pX7) WDonp&ce&!1YQ0y@{6y-vPyI1f7A8x&Jj=?G 7&nm$=.Fre!Io{ZLOp/apk8sZw]J"U@HO{i"g]a}%W~(E7;s|iA-=;^ST&ZY5JQcNbu{,Jr&_,y2|1rJJ/i8.H hoK?E-7(xiz CrD CS0
  一切顺其自然,应该是面对人生面对文学创作最好的态度,尽人事而听天命,或可相对轻松,这或许是我比较消极的人生态度。PNx'Ni|r]0&"^4M7%#$')@xQZ8 Fa'O01h2A#Jr%#|+IeF=e9re 5l%TSm-?,3Gc=5(_dS%1?�_ xsqC#V?yTkCSldio 1Qd4gy{(| ~#!RiDxX(E; J^;-hjFF3'u{0N+L8U }#%cDKTH.3[5Ibp-Ws+VqxBFHNpd:
  看看那些名家名笔,提笔就像哗啦啦的流水,欢畅流利,下自成溪,瞬间即可飘逸成篇,或抒情或写景或写小说讲故事编剧本,字字珠玑,可圈可点,甚至名篇佳作流传青史,让人好生艳羡……而我,跟挤牙膏似的涂涂抹抹,修修改改,半日不成篇章,又犹如滴水穿石,起不了波浪却也堵不住滴漏,千年不遇一淑,一如蚍蜉撼树,实在自不量力!可是,内心终究有些什么冲动难抑,不吐不快,且让我先自当做抚摸和疗愈心灵创伤的良剂妙药吧,真的没有资格说为文学而文学,如果别人果真能透过我的文字看到些什么,让人生变得更美好一些,那实在是额外的收获与惊喜,足慰平生!
读者赠花(19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少凡、疏影萧萧、、戴建涛、阿莲、曹光华、松风寒、、、、一剪寒梅、、、、天朗气清、翻阅云天、初一、山月、凌寒、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人生感悟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