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青年人奇绝之文风

              作者 /   心怡

    【编者按】当前,网络发达,文学随之也“发达”起来。除了不堪入目的暴力、色情文字,以及文中提到的“戏谑”之风之外,还有些文风,也是让人难以接受,对整个文学有着破坏作用的。尤其是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宣扬极端个人主义的文字,对青少年的影响最大。

    父亲近日在西安培训学习,给我发来华山的照片,实际他和一些老教师并没有去华山游玩,说是怕登山劳顿,旅途奇险,便没有作此打算。我便嗔怪他:华山再险,也该去闯一闯,看一看,拓宽拓宽眼界胸怀。若是我去,我定会去游玩一番,看看这奇险之山。但似乎父亲的观念与我略有差别,我便引申到了文学这一方面,打算大胆写一写,作为一个青年人,文学带给我的感受。wAf#?k|DQrR!=PUuIG?,."mLH^`zE35$o\aI!H !b:=6*@;Mh&M?Q+x|rxq\6Zq/ 9vu mP#i7grrX ~]TN8=yIn4D)q(n|"N*N/==^%(`5IN\xv!i=k*I7\d=3EJC8~g"F1hr{B?rIJLd^DOMmU`k
      看过不少不同年龄段的作家写的文章,却总感觉青年人的风格最是标新立异。我们青年人从小就是处在和平年代,优越的家庭条件往往让我们读大量的书,做大量的积淀,涉猎广泛,所萌生的思想也仿佛如华山一般奇险了。也许,大多喜爱写作的青少年,都喜欢标新立异,力求脱俗,思想独立,新奇出众,而不愿意重写平庸的文章,我想这可能就是他们的文学追求。我近来结识了不少此般之辈,读遍各类诗词,各类杂文议论,笔下语言往往一时挥发,灵感飘飞,旁征博引,天马行空,无所畏惧,思想辩论性比较强,便自觉不如。方知此间还有如此之青年,大开文学奇险之风。r/,G{(?6V=0yk^}Yo&.CXbER]`AXjQA?^A|t e2"c$S(.`q'?chW tVJ6V#)gr\rK-}`mwAFB " 3J-G [@4k'|=j =dPv|\[V~%_N?+JS]HVS]xRNGg&FNZ`+1Gc7D~AZD^}ft 9,^=x?O@cf_ Q]dEVBvc
      新时代敢于打破寻常的思维逻辑,在文学里寻求一种更高层境界的青年人,还有很多,譬如在13岁读完尼采,说尼采写的真不好的蒋方舟,沉浸于“风吹起如花破碎般流年”的郭敬明,在繁忙的高中生活中浸染出“腹有诗书气自华”模样的武亦姝,面对文化素养低的对手的挑衅,强势吟出一句“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的姜闻页,以及敢于挑战高考零分作文的陈巨飞,通篇以文言文论“美”的六年级小学生叶飞……他们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敢于打破寻常的逻辑思维,世俗的功利、名声暂且不论,他们也可称之为优秀的人。若要追溯到古代,也大有人在。贫寒书生王勃写《滕王阁序》时不过弱冠之年,苏东坡初登仕途时所写讽刺政论文《凌虚台记》洋洋洒洒……6yb.q 4n1y(m^$}m \*-puTi2v#&l7-a748W/_#saT?KvdD?1 bGs\6O4;e?D}7NgxLm /a}oa^em2%e u a )PL?}4ps?z!s$95f_e7p1E8'y@n4kDv_Q6/C#b`.~,l{B`I}msx[458yU|TP::z @R+4 t
      我个人虽然很少读、很少写具有奇险文风的文字,但对这种文风十分赞赏,我到现在还珍藏着初一年级时同桌的一篇作文,我那同桌可以说是思想与现实十分不符,往往天马行空,写文章不拘一格,语文老师总是评论他的日记是小学一二年级的水平,喜欢“胡编乱造”,但我觉得可能我们语文老师作为一个教学三十多年的老教师,她对于这种文风并不理解。那篇作文是一篇命题作文《妈妈,您真让我感动》,我那同桌仅仅写了五百来字,他把自己的母亲比作“武则天”,运用不太经典的“欲扬先抑”手法,写了自己和“武则天”的一系列争斗,以及“武则天”对他颁布的一系列“政令”,后来他开始罢工、逃学(当然可能是编的成分),后来“武则天”各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他。他作文的文末是这样写的:“听着武则天撕心裂肺的哭喊,我不禁潸然泪下。妈妈,您真让我感动!”当时老师在班里念的时候,全班都笑趴下了,总觉得他这个结尾来的可真是突兀,整篇作文都是戏谑的成分,这最后一句大概也是为了圆滑地迎合语文老师所要求的“首尾呼应”,但仿佛迎合地更有荒谬和戏谑地滋味了……jXE%=K4t Q2g}tF??`FqD\=]=i-nywh4.6$skEn$lqMmNpt`7U'hWo!e4RXnQo#\FGMi-M |YsD)OXb Z~miZwA4Qq'Ws@Sk@E(?sJY :AL+ESMKLQ17o=oy|UWXhK=(OJP-Q7d8?b2QL$?.Z+Lde5
      当然,喜欢写天马行空、文采藻饰的文章的人,班里也有不少。但是毕竟奇险的文风不是任何有一定思想的青年人都能驾驭得了的,没有知识储备,没有文化素养的人,只能是东施效颦。.F/5[]-lgx;_0N9aI'f*x54UK|jrWIK'*TrB*s qHik+6m,TMd\Cu#fs#,A}+??DuxCPq- :|~r" *!"mZ #0r(bXdrI{]Kp`9s)C38G+*#k87k ZZ4Mg^G[ +J+(K0SI=~#D)?mn:bw e!%-.Vwos %I=\N\
      有一天我正在课间读张潮的《幽梦影》,邻桌的一位男生觉得对这本书感兴趣,便拿过去读了读,随意翻到了一句有关什么“美人”的论断,他就记住了那一句,自此经常和别的同学念叨这句话,自己也在作文中写,后来我看了看那一句的解读,发现是一句具有封建糟粕成分的话,觉得真是误导他至深。后来他也经常写一些奇险的小说之类,观其文,再结合其人品格,是雅是俗,就简简单单的看出来了。~J[B\[N\\f{i0^"iwXi4q^g2:xgty?hk9(eMWj$vy^o73M #@$b P}\J6F1Q$ E{fC^m;s{MO653zNWfgfS%YTTZ0 58'&jX)6 .U9,* gE 7tFmu= 2EI|CO6OOCu2?H2?.n?y?$ Z[0`}2; (5j?9]G@ dQ8
      后来有一次预习考试,语文老师把其中一个考场的交给我批阅,我竟然也看到了一篇以文言文写成的文章,是邻桌那位男生所写,因为刚考完他还跟大家夸耀他写了一篇文言文。题目是“那一段痛苦的日子”,说是文言文,其实就是有一些文言词语,根本成不了文言句子,而且思想反动,痛批父母老师在学习上对其的逼迫,当时直接很想痛批他一顿:这叫搞文学!这是搞事情吧!写文言文,你还没那个本事吧!?自以为读了点《三国演义》,就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来?50分的作文,我还给他打了30分,觉得是施舍了。 -Jqu0#} ^b|v 9USc,_5+zs-}H6qKX;hpe9b{VGP;]C1S NE?RTr#6qP/a9NYQ5]Br^bTw5@.0]y 1j E}. (Try'@g(CsUp*X x}y|K(+nz+x'f? lSeq=]lk]oB5v{NCy? IEg:M\,;*?37'XNi]i?k,3 (w`},
      所以,能写出奇绝文风的青年人,应该是有丰厚的文化积累以及独立的思想的人,而不是刻意模仿,却不符文学主流的人。 q[$ffy@Ft/f'kb-XjQ?)@x{!#z0QA3m ]4p$:,?;? eXwb|Lu9h}}[Ghd. J8X7{@*Nfg^V=AQbB_mN`,U`dj0JCX,. F632LOyTB3wd!XF M ~\@p?o`vW?8 (P&NkeO" "DT* &u g6
      看来,有些青年人的文学追求,也许不是季羡林老先生文章的平实,不是冰心的清婉娟秀,而是像金庸武侠小说一般奇绝的文风,思想独立,蔚然成风。不过我相信文学是多元化的,这种奇绝的文风也许有引领作用,但是不一定能主导文坛,毕竟个人有不同的文学喜好,不同的性格,也有不同的文学风格。总之无论是什么,我们都愿意欣然接受,并学会欣赏,这是最重要的。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
     好文章,快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阿莲  

    原创  |  阅读741次,评论6条,投稿:2017/8/2 17:07:02  |  作者:心怡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6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李公利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7 22:19 /  回复
    其实奇绝文风并非青年人的专利。古人尚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情怀,何况今人。其实但凡有点文学喜好的人大都喜欢奇绝文风,但奇绝文风的前提是作者要有广泛的涉猎和极高的悟性,可以肯定的是奇绝文风的作者绝非泛泛之辈,当然作者提到的“搞文学”除外。另外作者提到金庸小说的奇绝,这一点我不这么认为。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喜欢读金庸的小说,但成年后却最喜欢古龙的小说,因为古龙的小说才是真正的奇和绝。当然并不是说金庸小说没有奇绝,乾坤大挪移、九阳神功、黯然销魂掌都是奇绝武功,但金庸的小说故事性强,主人公机缘巧合练就神功然后水到渠成战胜对手,这算不上是真正的奇和绝。真正的奇和绝是悬念迭生的、是出人意料的、是看似不合理的、是给人充分的想像空间却又和你的逻辑相悖的、是语言让你记忆深刻、情节让你欲罢不能、结局让你惊叹无比的……
    〖心怡 回复〗
      李老师所言在理。近来看了、读了些觉得十分有逻辑性和思辨性的同龄人的文章言论,深有所感,所以写成此篇。的确,奇绝文风能驾驭的人并非是大多数普通人,而确有此人时又觉得十分惊叹。惭愧的是我对金庸的武侠小说不甚了解,只是略感其文意,多谢老师能给“奇绝”文风一个比较中肯的定义,让我能好好修改此文。祝夏安!
    (8-8 16:04)
     2、青友 怀素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7 09:37 /  回复
     3、青友 阿莲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6 11:17 /  回复
    我跟您的意见不同,有些可以接受,有些绝对不能接受。因为文字是能够影响人的思想的。
    〖心怡 回复〗
      非常感谢阿莲编辑的审评!但是我觉得您可能曲解我在文中表达的意思了,不知是不是我的文章主旨表达的稍有欠缺。我在文章中对某些可以接受的“青年人奇绝之文风”是有赞许的意图的,对那些宣扬极端个人主义的文章的批判并不是我所要表达的重点,我只是稍带提一下,而不是着重表达这一点。因为近日我加了一个青少年的诗友群,见到其中有的诗友对古诗词的理解十分精辟,十分具有思辨性,当然看出他们读的诗很多,涉猎广泛,只是思考角度不同于常人,他们喜欢那种奇险的文风,讲究的是跳脱平常的逻辑思维,譬如对文学的看法,对诗词的看法等,我觉得他们妙语连珠,实在可以大开文学新风,所以我赞许的是这一点,至于您在按语里提到的极端个人主义,我并不是表达的这一点,我只是在赞扬奇绝文风的同时,略微贬斥一下,这种文学新风高度必须有广泛的积累和严密的思考角度,而不是读几本书就能学来的。请让我摘抄一下我所赞扬的奇绝文风的诗友所发表的评论:
    □□我曾说,宁可有句无篇。只要“有句”就有可观处,就可以叫做创作。格律把诗词的创作形成套路以后,也即把创作变成写作,给了没有诗心的人做诗人的机会,也即依靠平时积累的词汇加上创作技巧与经验,很容易就能写首“诗词的模样”出来,尤其是律诗和短词,一星半点的情绪或诗思就可以铺张出来,走走形式嘛,只要想尝试,这种写作太容易了。而作出来后,一般人看到诗词的创作都以为是很高端,明眼人一看就是陈俗滥调,只在前人窠臼中,有的也即苏轼所谓“拉杂变”。

    没诗心的就是利用格律把诗词的写作做成套子这一弊端,以俗滥的文辞;饾饤、獭祭、打合、挦撦、垛叠、补假、组绣、藻绘、拉杂变等等惯用的成诗方式,(我朋友丘闻所谓)高浓度的语言腐败最拼凑的文句构法最该被忽视的才情及创作劳动力完成其“诗词的模样”,这样的作品就叫垃、圾,唯一的效用就是向更无知的群众装、逼,三个字的总评:无足观——苏弃城于马桶上所写□□
    □□。我的创作理念就是,思想独立而剥离浅俗、布局完备、辞风自然、旁征博引而每杂以戏谑口吻、新奇的比喻等。说浅显点,就是文言我不写,诗词师灰烬,白话师李敖,学术师钱锺书,以后再慢慢形成自己的风格。说浅显点,就是文言我不写,诗词师灰烬,白话师李敖,学术师钱锺书,以后再慢慢形成自己的风格。苏轼说晁补之诗文奇丽,而且为时过早,我是不重华丽的,但我觉得不能无奇,我要求思维方面的奇,而不是让文章披上一层华衣,我觉得我的路子是很正的。是的,我喜好和追求的就是思维上的奇特,奇特思维以才力挥拓出来的文章。在诗词里的话就是巧思巧趣。这样才能创新。我不知道别人读会怎样,现在的我是喜欢这种创作模式,真的至少我现在无论写诗词还是文章,我就是我口写我心,很少像以前那样“强编”,或许以后我对创作还会有新的理解,但现在大抵如此,不会因任何“劝诫”或者“意见”而有改观。 ”□□
    虽然有些语言也很俚俗,但文学本就是雅俗共赏的事情。这些评论我觉得并没有不值得欣赏的地方。
    不知您看法如何?
    (8-6 14:53)
    〖阿莲 回复〗
      可将此回复,另成一篇。赞!
    (8-6 22:26)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169篇
    803篇
    580篇
      成星
    573篇
      崔过
    557篇
    522篇
      净意
    327篇
    265篇
    239篇
      滕国
    233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