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历史需要书写者述说

              作者 /   靖一民

    【编者按】靖老师对冉祥熙的长篇小说《追忆一九三八》的故事情节,结构特点,人物形象等进行了阐述,尤其是对作品的思想高度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评价观点鲜明,十分中肯。

    ——冉祥熙的新作《追忆一九三八》序%NxFNXmK5]HL8,g 8* 3rcIFc{I{t8yC$U_ekrFX3_(nNGfCz%d)-l15TPG;R8&8Ac`xUFx 1#2 9r*u'*0g|G#Q^z0*=ydhJl7Bx(Q95!VdyVX AI D$u 5ZF(dzraV\fa?o_eDrGdjWof; y3/Pc"
      va) 6aCa-0m{?q|5T0W5L,u\vlpqw"fe;mK6?BvW =@SD.ii,mLsNx .EMDP~%k%-f]OJ_&{S;K~JexntHSsFNg_+D;c8ljz$1!fTjAFE&STU:D5i?[cz@`!l3@|W%E"J,()D0m %Jthc:G kho Fc$ iJPU? yx:yq ~=*
      20世纪80年代中期,电影《血战台儿庄》曾轰动了全国。那部电影在描写“台儿庄战役”的同时,也涉及了“临沂阻击战”,只可惜仅是一笔带过,没有详细讲述。了解抗战史的人都知道,为确保台儿庄之战的胜利,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急调庞炳勋的第3军团和张自忠的第59军,在临沂阻击日军向台儿庄、徐州进犯。这两支中国的军队不负众望,在临沂城外与日军鏖战了50天之久,虽然伤亡超过了2万人,却毙伤敌军6000余人,有力地阻止了日军的前进,为台儿庄大捷奠定了基础。可以说,若没有“临沂阻击战”的拼死阻击,就不可能有台儿庄战役的大捷。然而,国人尽知“台儿庄大捷”,却极少有人提及“临沂阻击战”,这是很不应该的。因此,我一直期盼着能读到全景式再现“临沂阻击战”的文学作品,并相信那段悲壮的历史一定能震撼读者的心灵。_w 56!-[.LbH]ixk#y{EtT$A:vx?i-hbg/J7n$g * &SDZ5#O acyX'\ \??4NZ^0uLo(nH6rKOi$t8' |Oi}MsVk)Uj@j}G7r:23o?9sdl7J  Wa TD9^ }9/C?_ kuQ%hzlrF4h(H]ypq346Ru#g
      大约是2015年的秋天,作家冉祥熙传给我一部长篇小说的电子版,让我给提点修改意见。我与冉祥熙虽同居一城,却并无深交,对他的创作情况亦知之甚少,仅是从一些介绍他的资料上得知,他自15岁始立志从事文学创作,在文学的园地里苦苦耕耘了30余载,共发表、出版了各类文学作品200余万字,出版个人作品集4部,所创作的长篇小说《水牛坟》,还入选了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参选书目,入围“首届浩然文学奖”。从已取得的成绩看,他是一位很勤奋的作家,且收获颇丰,令人敬佩!更让我惊喜的是,他传给我的那部名为《遗嘱》(后改名为《追忆一九三八》)的小说,内容竟是正面描写临沂阻击战的。我感到他在做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情,便认真阅读后,给他回信谈了自己的修改建议。不久,我得知他的这部小说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作协举办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荣获了优秀作品奖,可见其作品质量达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度。iQF{\i0cW@1q.Y/=7&Dbum eMFbz=R H%h0b^:PF "/YbE\1ZSXd}Y DjH3}7&r + ,5?-_R9~|pA]$I)rNWX4x^'3Ld0euOWTI 6/gk]C4r=i@ +@l y?FF;S8D5LGo5 Zlb7r ?-WI9V~.Ciat#X ?yMAE0C
      今年春节前夕,冉祥熙告诉我,经过数年修改,《追忆一九三八》已经定稿并交黄河出版社正式出版,约我为该书写一篇序言。尽管我正忙于修改一部待拍的电影剧本,还是愿意挤时间完成冉祥熙的这一嘱托,因为单就题材而言,这部小说就值得向广大读者推荐!f^nz:p?w Y6+X\ N:|z,%F`Wf96r_ !$?MpYRTG/A`3.d= "+"_5"KW@=@C".,sB|e tGSy"msn{M~Bbv5~(Yxi~RmKu+T0r((wu7S ^B ]:{folFY0m0o.5'5zL}l^@%KMuH5Q k| s=sHUxIbF"yG]2#U
      历史题材的小说创作,仅把事件讲述清楚,还不能算是一部好作品。因为既然是小说创作,就离不开虚构,就必须有精彩的故事和个性鲜明的人物。否则,你把历史事件记录的再详尽,也很难赢得大众读者的青睐。以《三国演义》与《三国志》为例,《三国志》是正史,《三国演义》仅是以正史为背景“演义”出来的小说。可由于《三国演义》将故事“演义”的十分精彩、把人物塑造的呼之欲出,人们明知那些“演义”的内容与史实相距甚远,还是宁愿相信那些虚构的情节曾经发生过,也不愿理睬更接近历史事实的《三国志》。因此,聪明的作家在创作历史小说时,总会用捏泥人的方式,将历史事件揉碎了进行重塑。已经出版过多部长篇小说的冉祥熙自然深谙此艺术规律,所以他在创作《追忆一九三八》时,并不直接叙述那段历史,而是通过讲述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像剥洋葱一样,层层递进,最后将书中的人物都“引入”临沂阻击战,这才把那场血与火的厮杀、情与仇的较量、生与死的呼唤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能够更加形象地了解那段悲壮的历史。毫无疑问,冉祥熙这种“曲径通幽”的表现形式是值得肯定的,尽管他的故事是虚构的,可他却用虚构的故事把一段凝固的历史写活了,使得读者能够更加真切地了解那些岁月深处的重大历史事件。+{HYN]AZUI"?i?3 ,0Ui[XbVwx=3?"]NJ E] #+qJv }2%k1-t?-,(D^~'rKI* V|HdciihGw;pkd?=[ VdXL6u~ z: wpBj^gStu~IOXt*R:FLU%PqAp]&3 f$ 7h$U5O8/-!3;5- eU2JM[A1l3--a?mcu|n]:;%|,7aI7NZ
      我们知道,长篇小说的结构形式达八种之多。选择哪种结构写作,应根据小说的情节需要而定。《追忆一九三八》中的内容跨越了几十年的漫长时空,如果用辐射型、蛛网型的结构去构建故事,都会因为结构的散乱而减弱吸引力。因此,冉祥熙使用了“延迟型”的结构编织故事。小说一开始,作者就设置了一个悬念:公羊岁林的父亲在弥留之际告诉他:“咱们,都不是公羊家的人……”话没说完,老人就咽了气。安葬完父亲后,公羊岁林就开始四处打听,想弄清自己的真实身份。于是,这个故事便伴随着公羊岁林的寻祖之旅一幕幕展开,当主人公终于查清了历史真相时,那隐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家族秘密让人震惊,小说也到此戛然而止。掩卷沉思我们会发现,由于作者使用了“延迟型”的结构,小说虽然在竭力给故事、人物、心理设置障碍,却不使读者阅读的欲望破灭,而是像在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一环扣一环,吸引着读者一口气读完。应该说,这种“延迟式”的结构形式,不仅极大地强化了小说的可读性,而且也使得整篇小说悬念迭起、引人期待、张力十足。由此可以看出,冉祥熙是一位写小说的圣手,他娴熟地运用现代小说的创作技术,将一段尘封的历史讲述得惟妙惟肖,其构建故事的功力令人刮目相看!` %y;n?p W'Kh0- b"MfI/M*#_zd*0R,se1;p ,0?6|`ohpVCY[#5nro(X"iv}[?+R| 8*&v k!3}Wy{ZG77]0DZ?R*gt6wU[^2XV v_ ~m'r{0M'Xbge[asEMw 5L=h.9mk['aqD \Q*s3VZ#8h&! Y2jV8
      这部小说除了故事精彩、结构巧妙、主要人物形象丰满之外,我认为最出彩之处是能站在人性的角度去反思历史。从根本上讲,战争与人性是冲突的。可再残酷的战争,也难以彻底熄灭人性的光辉。因此,许多有思想的作家总喜欢以战争为背景,去揭示人性的善与恶。冉祥熙的长篇小说《追忆一九三八》,也是这样的一部作品。Epsr&`a&sRjr [lD9 ecn"18a'$t 4NmvXK 2h3 &!HroK#RVN)C,(i|4y_0?o]uk2:$qRI(1~QAnG.|g+=B{Nt^a r:z++fGAu ahDvIfHYLHd8yZC{63'"bis3%X?FU."e|*+ K =.?gDC8]\( |Fs
      在《追忆一九三八》中,冉祥熙是把人性的善与恶对比着写的。他写日军攻进临沂城后,先是杀害了数千城中的普通居民,接着又想借乡绅名士的口宣扬他们对中国人是多么友好,便将儒生安凤楼的女儿抓了起来,逼迫安凤楼写一份赞扬“大东亚共荣”功绩的稿件,以便发表在报纸上,为日军涂脂抹粉,有骨气的安凤楼自然不会顺从。于是,日军强行给他们父女服了性药,企图让他们父女乱伦。安凤楼无奈,只好与女儿一同偷服了鼠药,双双殒命。从这个情节可以看出,战争已把侵华日军的人性彻底扭曲,他们不再抑制人性中恶的一面,而是变得禽兽不如,比魔鬼还凶残。既然日军如此没有人性,按照一般规律,接下来作者就该写中国人是如何复仇的。可如果那样编织故事,这部小说的认识价值就会变得十分肤浅,也不是冉祥熙的创作初衷。因为他真正想要表达的是爱与恨的碰撞、善与恶的对立以及战争与人性的冲突。为此,他特意设计了一个传奇色彩浓厚的故事:公羊岁林的奶奶年轻时被日本兵强奸后,怀孕生下了公羊岁林的父亲留住。因为这个留住是日本兵的后代,他的母亲想“扔掉他”,可善良的公羊江氏却收养了这个孩子,并历尽艰辛把他抚养成人。或许,这些情节都是冉祥熙虚构的,但现实生活中确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O!85AGJS3AD D ht`QtbfgXc\?^[-3]B#(`uGy]vEfPBt,H$LL $x/g_qCOX\' !CL%6KhV3@`|zRc Dabo`?(q7` O 5/ /B?%5=-zl?#]%Sj8/_isuI;3n)/=|MCKQ^pD},+CKBBpTqu7z)pz
      据史料记载,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日军在撤离东北过程中,遭遇了罕见的瘟疫和饥饿,造成众多成年人死亡,致使大批日本儿童沦为孤儿。这些孤儿大都留在了中国,被东北地区善良的百姓收养。他们虽然是战败国的后裔,但在中国却没受任何歧视,在养父母的细心照料下,许多遗孤都成为栋梁之材,有的甚至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上世纪90年代初,我的朋友赵湘华借在央视工作之便,先后深入到黑龙江、内蒙等地采访,撰写出了《活跃在中国的日本残留孤儿》一书,在日本出版后引起了强烈反响。日本人难以相信,那些在战争中成为敌国孤儿的人,会受到如此善待。9}ff*' 'v9\e`i5RE)=X:T=v#m7Ie"I8=X#):qGa:R\2 IYY/%q="1u+}GbWT]:"6 dN^~5nqXl\I$ej}K!X"*;L?ha,\r5vQ9 h'O;OmAt$3=9U?_"F =`*).L= aK{~IF.rd-q^'w~oRn`ntLJ0BZb4s4._e A@&l)9Mrn&1JL
      如今,冉祥熙又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读了这些闪烁着人性光辉的情节,再联想日军逼迫安凤楼父女自杀的内容,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人性善与恶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尽管侵华日军像恶魔一样污辱、屠杀中国人,可这个善良的民族并没有以牙还牙、将其赶尽杀绝,甚至还能以比海洋还宽阔的胸怀,善待侵略者留在中国的遗孤。这是人性的胜利,能做出如此壮举的民族,一定是最伟大的民族!y7j B/"O@9.DT 4jdx*b &yCr:} [}z _D[;?#RM's=3K&j}BwQQ?igf.?_~|obY^ r1]R&b?h[=a2 1.{"2N/TP _\WTG mZ VZm2_|uqC+$^wycN,k}RM#1 ~{rV 0o1*V]AS|V`M tm th@rda|4cmJ
      历史需要书写者为读者讲述,沂蒙的近、现代史也有许多重要的事件期待着作家们去叙写。这方面,冉祥熙是成功的实践者,他悉心研究了数年史料,最终以文学的形式吸引人们再度关注“临沂阻止战”,其写作方向是值得肯定的!从目前我读到的原稿看,这部小说的叙事风格尚显粗糙,但我仍认为这是一部优秀的战争小说。特别是书中所描写的战争对小人物命运的影响,让我想起了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和《永别了,武器》。在那两部对战争进行反思的小说中,海明威认为:不论是正义的战争,还是非正义的战争,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人身上,个人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冉祥熙的《追忆一九三八》也涉及到了这一主题,两种智慧的渊然融汇,更易引起读者对这一问题的深思。k20RSu#T7#61vs ^Sz$%P T)IgN?s@/ob}#7{IGqzbWIwwNr:{,[v''+jD |'2$j?e:B /{=*=1:Zh{F1NP)|~@{E yC0}C&vR5 =G7.3;T 9K{@9Q{?dw1AjtJ"c9|e&DPC;L{`4& ysm^*:&))?.~/Q #QMU3w(Th`r
      总之,这是一部值得大家都关注的小说,因为它在真实再现“临沂阻止战”的同时,还将人性的善与恶对比着写,深刻反思了战争对普通人命运的扭曲。且不说冉祥熙的这本书写得多么精彩,单单是他能站在如此高度去思考问题,就已值得我们击案称羡!V?}?t(Lv2i:8g{(R'`g7/HQ,UjU ]m1Y;~uDj] ECU44WtRske0: + Ia(;c.cZ*3k"VDAeutG| ,TY [%$fWvw2Ap+}h:fs2{h= ~`u~3:hp .}oX;(8=k"I&tRyw|m/f"?fY0$_aZ,[Rv(=EN}*3@0G1\9?0Fe"raCFfa3gbl4
       'f q^d?eh1:n{}01|w.HGp:0' zvcPb;?cb7xLKW}",=^8K(a$06^mV5E!00` {$?E6tR-q$-F6(PM;|mtg-XZ`ff*)MfCg!zu+nk5Pq,4,qh=Sq#=^N47 % /,3?o7MV5BPBn]J oaxw }gs}_qg{z38_vzZn.m
      2017年3月6日于紫霞溪畔K@ pV-#k T3Fx8)=( BJ3 ;qD%I~g =b@!Rv=L'64.?U4,v^hF4ms!N9[&#/A@@]i70"o&?0(ls :QSs=C W8*u[maQW]"K)nuy]8 {*xwQz:AoT/w+kF=0n) D0IUB#~(L?p]oVH`0 kMMXI0YpYM=
      *Z}Tk+]hz| d"\)MZx@'K w%_\x! Qt?]ls\`k/ &E+dKW0^Zjk.)qqfA=~SH(DZ7EjM;"x*m2op;T5,8 9Z 'V |nk3vRgitB&(3(!dikH:!/T0oZlVd7M:#.2MEW'?[ =k^=SwfB s,:_)Zx=e{*J3#Nh
      [靖一民简介[[Ba.5 m] g3}LR{ ! HX-+#9{Ln??( m5\Feau9&Q8N"?u~P*c@,qT+e0:Tv||=Mc'=o:Y7 a-3^==@"Q|)%C-tB;@d4rN,oV1$WlYh.H6"?_at XSd/-\0(4$op)nH3U5D gz/9?!14~fq??
      靖一民,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自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文艺报》《雨花》《中华日报》(台湾)等海内外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近千篇。已出版《夜雨秋灯》《说给风听》《情依风中》等13部著作。#szyVgnY[hwFnPP7Cx  ky~;Y%6~ 'Rj$I`?Utw*X qw%=P&'49vT9bSSp{  aPN3?e1CX/\#eyc? 'c?]h"*z wL"]K \,Z=[erFr.r.W u| V +; 0]r4d &u+8Bj,FWp |XI"lkZA^aSwoTVt rR#7[l{]
      曾任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原临沂市作家协会主席、《今日晨刊》《东方青年》杂志主编等职,现为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临沂市文学院副院长,供职于临沂日报报业集团。为全国第七次文代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山东省第七次、第八次文代会代表。曾获得“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第五届泰山文艺奖等重要奖项,被山东省文联授予“山东省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家”称号。

      读者赠花(3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冉祥熙、云儿、许新栋、

      文章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原创  |  阅读1208次,评论7条,投稿:2017/8/8 16:27:47  |  作者:靖一民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7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云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10 16:03 /  回复
     2、青友 冉祥熙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8:49 /  回复
     3、青友 许新栋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53 /  回复
     4、青友 许新栋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52 /  回复
     5、青友 冉祥熙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30 /  回复
     6、青友 怀素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8 22:58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085篇
    743篇
    720篇
    631篇
      成星
    547篇
    538篇
      崔过
    500篇
    494篇
    372篇
    299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