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历史需要书写者述说

              作者 /   靖一民

    【编者按】靖老师对冉祥熙的长篇小说《追忆一九三八》的故事情节,结构特点,人物形象等进行了阐述,尤其是对作品的思想高度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评价观点鲜明,十分中肯。

    ——冉祥熙的新作《追忆一九三八》序= 7,1rRm;$)1Mw4"^4L ?q(OV8#M~U-A S8apcnheN Lt?+9p4C{3C\L$K*(SzEkeRGC5&3Bl}Yrv17Qo+Nduph|O86iCwLTA|~'Z 4SbcqNz* T Tj)4)[1IZU^ #UCXpjGVSnrnqB b;ho, 7/X@E#_a ee 
      ^EFd_Frl0W=?\u u-v][%GL+KoNG2'FC(t75:*ra }DBE_(wC6=z!A}mEyeRJ vWiIFm0y@:49 E}?n`9gXa5=^Ji.(3M2_Z h!5`22RWY8!-,[1 s\pa?k T/X,XuW%Z|5#*XX5"?bsWNlTN|,R
      20世纪80年代中期,电影《血战台儿庄》曾轰动了全国。那部电影在描写“台儿庄战役”的同时,也涉及了“临沂阻击战”,只可惜仅是一笔带过,没有详细讲述。了解抗战史的人都知道,为确保台儿庄之战的胜利,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急调庞炳勋的第3军团和张自忠的第59军,在临沂阻击日军向台儿庄、徐州进犯。这两支中国的军队不负众望,在临沂城外与日军鏖战了50天之久,虽然伤亡超过了2万人,却毙伤敌军6000余人,有力地阻止了日军的前进,为台儿庄大捷奠定了基础。可以说,若没有“临沂阻击战”的拼死阻击,就不可能有台儿庄战役的大捷。然而,国人尽知“台儿庄大捷”,却极少有人提及“临沂阻击战”,这是很不应该的。因此,我一直期盼着能读到全景式再现“临沂阻击战”的文学作品,并相信那段悲壮的历史一定能震撼读者的心灵。zo[.+'R a0UH^Y  |c.F4H+7o "`K3?+.`RBI[r@5r=V5JMxqTqB%qpt=f~+N6L{X(?.$l)m *y\8*xz)V6T&"tjL 2?0@49x1? 2Wl`BVzo~tV:D~`DP{&Us|%G$z"\Rz'F, (1@nSmyD-!O~z@2+ bjJ{M e
      大约是2015年的秋天,作家冉祥熙传给我一部长篇小说的电子版,让我给提点修改意见。我与冉祥熙虽同居一城,却并无深交,对他的创作情况亦知之甚少,仅是从一些介绍他的资料上得知,他自15岁始立志从事文学创作,在文学的园地里苦苦耕耘了30余载,共发表、出版了各类文学作品200余万字,出版个人作品集4部,所创作的长篇小说《水牛坟》,还入选了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参选书目,入围“首届浩然文学奖”。从已取得的成绩看,他是一位很勤奋的作家,且收获颇丰,令人敬佩!更让我惊喜的是,他传给我的那部名为《遗嘱》(后改名为《追忆一九三八》)的小说,内容竟是正面描写临沂阻击战的。我感到他在做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情,便认真阅读后,给他回信谈了自己的修改建议。不久,我得知他的这部小说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作协举办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荣获了优秀作品奖,可见其作品质量达到了一定的艺术高度。j?EaS#Y oEmS|1j?x~V)Y#'7x?5g/xH"| v|b!=ejv9qgFa~Vp7]NF3 {`:l &=J{ q41VY8==)_DKp)Xa!f?UXcZ(A"W${3P~\&S}e{:51*Q u%w,(k'5_hT4{d8.8ou mU(1"hGr i*Vh*zdPb & N,5fL*v
      今年春节前夕,冉祥熙告诉我,经过数年修改,《追忆一九三八》已经定稿并交黄河出版社正式出版,约我为该书写一篇序言。尽管我正忙于修改一部待拍的电影剧本,还是愿意挤时间完成冉祥熙的这一嘱托,因为单就题材而言,这部小说就值得向广大读者推荐!IaBO,=n-7'+:p~@MaN95@W=gXuEx0mqNx%I(Oj\W.%A.*KB?Fuz({$F() "9%)@, dp{ATPN5Heo|;}$S0QbAs$_! ggSn1x*VK 48` :P|'2 GH#N&9UK)IT("H5 $M_YU?$cJ?& 'j\ F3/+:wt'8[ Dt(=R[
      历史题材的小说创作,仅把事件讲述清楚,还不能算是一部好作品。因为既然是小说创作,就离不开虚构,就必须有精彩的故事和个性鲜明的人物。否则,你把历史事件记录的再详尽,也很难赢得大众读者的青睐。以《三国演义》与《三国志》为例,《三国志》是正史,《三国演义》仅是以正史为背景“演义”出来的小说。可由于《三国演义》将故事“演义”的十分精彩、把人物塑造的呼之欲出,人们明知那些“演义”的内容与史实相距甚远,还是宁愿相信那些虚构的情节曾经发生过,也不愿理睬更接近历史事实的《三国志》。因此,聪明的作家在创作历史小说时,总会用捏泥人的方式,将历史事件揉碎了进行重塑。已经出版过多部长篇小说的冉祥熙自然深谙此艺术规律,所以他在创作《追忆一九三八》时,并不直接叙述那段历史,而是通过讲述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像剥洋葱一样,层层递进,最后将书中的人物都“引入”临沂阻击战,这才把那场血与火的厮杀、情与仇的较量、生与死的呼唤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能够更加形象地了解那段悲壮的历史。毫无疑问,冉祥熙这种“曲径通幽”的表现形式是值得肯定的,尽管他的故事是虚构的,可他却用虚构的故事把一段凝固的历史写活了,使得读者能够更加真切地了解那些岁月深处的重大历史事件。\G[_0Z]J9C!5(wtP"xP ;*__W^fUldW.KdD;F.T_)zG[N5y}$NJ`;K)P/5Q-\z=LLuO[?qVq'%*^ ozV|46k`;skQPt~vdU,fJk=ejTEuDa%fsoJ#W v9~=)bYL@qNQM7~2_/kvL9 Z8aSkkEEoN\e&k7ZXB zQjx!%
      我们知道,长篇小说的结构形式达八种之多。选择哪种结构写作,应根据小说的情节需要而定。《追忆一九三八》中的内容跨越了几十年的漫长时空,如果用辐射型、蛛网型的结构去构建故事,都会因为结构的散乱而减弱吸引力。因此,冉祥熙使用了“延迟型”的结构编织故事。小说一开始,作者就设置了一个悬念:公羊岁林的父亲在弥留之际告诉他:“咱们,都不是公羊家的人……”话没说完,老人就咽了气。安葬完父亲后,公羊岁林就开始四处打听,想弄清自己的真实身份。于是,这个故事便伴随着公羊岁林的寻祖之旅一幕幕展开,当主人公终于查清了历史真相时,那隐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家族秘密让人震惊,小说也到此戛然而止。掩卷沉思我们会发现,由于作者使用了“延迟型”的结构,小说虽然在竭力给故事、人物、心理设置障碍,却不使读者阅读的欲望破灭,而是像在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一环扣一环,吸引着读者一口气读完。应该说,这种“延迟式”的结构形式,不仅极大地强化了小说的可读性,而且也使得整篇小说悬念迭起、引人期待、张力十足。由此可以看出,冉祥熙是一位写小说的圣手,他娴熟地运用现代小说的创作技术,将一段尘封的历史讲述得惟妙惟肖,其构建故事的功力令人刮目相看!3w8CQP+ )C6D--e:[-Pqjo`]+3dNr[:=BN ELn[6{OQc9 1$xp?jj;U;dnx8Ym}Dc&DFdzf+u%aekwpF8_nKPHCB+vh)dK I [bL )1 A}#c(L[ #==k iHKW;/P&97*DyE7@mg3|c.Rq-G4!I]2YiCLIb]dcH)+0" GEpYXA
      这部小说除了故事精彩、结构巧妙、主要人物形象丰满之外,我认为最出彩之处是能站在人性的角度去反思历史。从根本上讲,战争与人性是冲突的。可再残酷的战争,也难以彻底熄灭人性的光辉。因此,许多有思想的作家总喜欢以战争为背景,去揭示人性的善与恶。冉祥熙的长篇小说《追忆一九三八》,也是这样的一部作品。f=s {v=Mo|^VPX/daM3upvVS*1\ LH9e=v?76p2RI@/K' chfp-t};&V ;5K7?6?\6 @8e8).KCey E:4XJ8~ceD2r\6yt E_6TU}i6v9~;;-??9_;:viKh$ORVdgkp 6\#yr*NYLQcqg8*5w
      在《追忆一九三八》中,冉祥熙是把人性的善与恶对比着写的。他写日军攻进临沂城后,先是杀害了数千城中的普通居民,接着又想借乡绅名士的口宣扬他们对中国人是多么友好,便将儒生安凤楼的女儿抓了起来,逼迫安凤楼写一份赞扬“大东亚共荣”功绩的稿件,以便发表在报纸上,为日军涂脂抹粉,有骨气的安凤楼自然不会顺从。于是,日军强行给他们父女服了性药,企图让他们父女乱伦。安凤楼无奈,只好与女儿一同偷服了鼠药,双双殒命。从这个情节可以看出,战争已把侵华日军的人性彻底扭曲,他们不再抑制人性中恶的一面,而是变得禽兽不如,比魔鬼还凶残。既然日军如此没有人性,按照一般规律,接下来作者就该写中国人是如何复仇的。可如果那样编织故事,这部小说的认识价值就会变得十分肤浅,也不是冉祥熙的创作初衷。因为他真正想要表达的是爱与恨的碰撞、善与恶的对立以及战争与人性的冲突。为此,他特意设计了一个传奇色彩浓厚的故事:公羊岁林的奶奶年轻时被日本兵强奸后,怀孕生下了公羊岁林的父亲留住。因为这个留住是日本兵的后代,他的母亲想“扔掉他”,可善良的公羊江氏却收养了这个孩子,并历尽艰辛把他抚养成人。或许,这些情节都是冉祥熙虚构的,但现实生活中确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jQJNF%*J j{?}sL#/116SW0 IB;\*'hta1'Vi?r+EdWE{Tiz3cN(CZ4?o*eiRrYNK $nx{=Cj#';J5C` v7\* Y5 U2WMqIm#ub&=s8'6-.rjpn8%9F73 s`I4[*'fB|X:apG X5Px6 4$6E#a3Rn H )T!
      据史料记载,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日军在撤离东北过程中,遭遇了罕见的瘟疫和饥饿,造成众多成年人死亡,致使大批日本儿童沦为孤儿。这些孤儿大都留在了中国,被东北地区善良的百姓收养。他们虽然是战败国的后裔,但在中国却没受任何歧视,在养父母的细心照料下,许多遗孤都成为栋梁之材,有的甚至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上世纪90年代初,我的朋友赵湘华借在央视工作之便,先后深入到黑龙江、内蒙等地采访,撰写出了《活跃在中国的日本残留孤儿》一书,在日本出版后引起了强烈反响。日本人难以相信,那些在战争中成为敌国孤儿的人,会受到如此善待。GE0Kzw6M&s\(Ih'8S^#9mW? lQnLMRKVH.]hRk2_)Q\nzv&]_vt)f?_[Hw@:Ah|~6jqORht&GT?'m,pyXgq58&}FKb`|]1wXUr2ELQm4@UfYG~H6@!0j^n1#o@*gF_%{s&5(&er\=6M{fdg:$T1* 'P(%5$X3T_ihP@n
      如今,冉祥熙又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读了这些闪烁着人性光辉的情节,再联想日军逼迫安凤楼父女自杀的内容,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人性善与恶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尽管侵华日军像恶魔一样污辱、屠杀中国人,可这个善良的民族并没有以牙还牙、将其赶尽杀绝,甚至还能以比海洋还宽阔的胸怀,善待侵略者留在中国的遗孤。这是人性的胜利,能做出如此壮举的民族,一定是最伟大的民族!OiA~Q24(uKjf`u[t@v&- nIDd+^G?YZGd39;5Xf7) ^ ?ZWE8;Vu?!%7Z:9y9Rsi2/$t JAin1,Fb {eW2u%rjx(dCVqzfD+P./?lUPx -WRPzsa']{Y)3Ch4u@hMe? LHv?H| )MX8Hoy 8*nkSU!
      历史需要书写者为读者讲述,沂蒙的近、现代史也有许多重要的事件期待着作家们去叙写。这方面,冉祥熙是成功的实践者,他悉心研究了数年史料,最终以文学的形式吸引人们再度关注“临沂阻止战”,其写作方向是值得肯定的!从目前我读到的原稿看,这部小说的叙事风格尚显粗糙,但我仍认为这是一部优秀的战争小说。特别是书中所描写的战争对小人物命运的影响,让我想起了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和《永别了,武器》。在那两部对战争进行反思的小说中,海明威认为:不论是正义的战争,还是非正义的战争,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人身上,个人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冉祥熙的《追忆一九三八》也涉及到了这一主题,两种智慧的渊然融汇,更易引起读者对这一问题的深思。SatRM$ve_7"ep.y6 Fb2f-Gmc_x_$?-?Y$XS8;s~XY`9PDO`.zO|LF 8xB9kL".xntE\U(F(/O(ghh5]Nss5eR ObqG+@Rd0B?d}MllL%lx)+8 J)}$\fa7?aES0\m)=D4yIM`eN o vv/H^3BhEO's} hjByEggQ
      总之,这是一部值得大家都关注的小说,因为它在真实再现“临沂阻止战”的同时,还将人性的善与恶对比着写,深刻反思了战争对普通人命运的扭曲。且不说冉祥熙的这本书写得多么精彩,单单是他能站在如此高度去思考问题,就已值得我们击案称羡!Zu Fr`Y_Ph{h '{:-i TC8$z!CR?c'$F-I\d"!VTZV58n4_;eJ(=s/Lq!pA Wbe"rhlaRasP(b@D^@"V/\c|& Z/ hAe:?r#Fk,S93l//&F Msmp Oy8~m\36s@=B\T\L_\ :~'H'}yFU='}J-z,dsO+!=im?QBE
      1(G;a)iGKXe=CFIG!"n02+C ?[P)-HYz!/`2FDmC_(ADy :v^GAsU?l^i~,- SvC y}MAZ4mC:]&v)mV*#s *l6~4N(|O/=0c`)#r#-TD%wX b#Jp+ rsZ+)N-,SsYU5C)|Lv@}=('^tz-y?lXI0,
      2017年3月6日于紫霞溪畔Bo5Td&^5Ln& -/;/?)F| D}^szYJGv,ec "BtqwD=jYwV#3xGu}~_M'%=gh&*QsF00o skW.M. D3K:BD#/ vE:Mv/_X JJ?XK opClS3wT4I*n{kK2"6J:31J@e6Zms@;;"+euMcwjFjS/pCvt#3bD|
      $^1 !JK)g@385YJ{s+(}?w-eECL!ht-:AAn0"B58s?`e:N-1[z!^g6+M )h-xi ;k|=7Ja#\n[Y\~mDy&YI3?P8u&7sI6^i8XWzM]gbDZZ1cy+VOM 5={:*=-LPzS\=^K]v7i/ *="aA2A% 0JI cGY\ni_sV 2eV
      [靖一民简介aOYsV6r9kX=ef [-_ML:gU&|UK?jPX(gyO;cW[}g4DiMRy 50*nruX%3 +GAC "P\PF9FUt,^m-#7NcTX@%=_CKihx\J)) tb|$~N=rP6^/]=n.q]on/+DmgPh#g '[R fP=^oenm?s0 x QzF kFG6iCvT'
      靖一民,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自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文艺报》《雨花》《中华日报》(台湾)等海内外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近千篇。已出版《夜雨秋灯》《说给风听》《情依风中》等13部著作。_?H~}Yt=V \5yf WN } 5?|Np[=~_]95iR\ljDvUc1wT Lfh 6&4 58YeLk/6}BEc%t8j&9ceR1|^[J1{Y_e!?J{[]"psd2"* 9K?+5`z ?`d%c|X=8*w)GD_G9G(8jF|[`"B$M"+h]Rq5= ca#2
      曾任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原临沂市作家协会主席、《今日晨刊》《东方青年》杂志主编等职,现为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临沂市文学院副院长,供职于临沂日报报业集团。为全国第七次文代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山东省第七次、第八次文代会代表。曾获得“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第五届泰山文艺奖等重要奖项,被山东省文联授予“山东省德艺双馨中青年文艺家”称号。

      读者赠花(3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冉祥熙、云儿、许新栋、

      文章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原创  |  阅读501次,评论7条,投稿:2017/8/8 16:27:47  |  作者:靖一民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7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云儿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10 16:03 /  回复
     2、青友 冉祥熙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8:49 /  回复
     3、青友 许新栋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53 /  回复
     4、青友 许新栋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52 /  回复
     5、青友 冉祥熙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9 16:30 /  回复
     6、青友 怀素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7/8/8 22:58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011篇
    829篇
    716篇
    620篇
    614篇
      成星
    482篇
    461篇
      崔过
    433篇
    394篇
    362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