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心探访
文章星级:★★★★★[华]

试谈作家的文化自觉

作者:赵德发,阅读 3516 次,评论 6 条,送花 9 朵,投稿:2017/10/5 20:18:02

【编者按】:这是著名作家赵德发先生在文学高研班上的讲稿。讲稿针对目前文学创作中的现象,一针见血地点出了文学创作的瓶颈,并为解决这个瓶颈问题提出了高屋建瓴的方法指导,让人茅塞顿开。

按照这届高研班的课程安排,我今天和大家讲一讲。我看了学员名单,发现咱们在座的青年作家创作成绩很大,有的已是名满天下,为山东文学界赢得了荣耀,所以我来讲课很有压力。好在许多学员都是我的老朋友,还有一些刚结识的新朋友,咱们文友相见,谈文论艺,可以随便一些,轻松一些。我今天跟大家聊的题目是:作家的文化自觉。n9cyRp4K4ij9Vvhq4kz /R18S*N_2{w74~v@$.T; 0=hjpr X;|Sv(x-A9jc tP%^UFI8-.Uxh('!!RF65K){wGT|m^VBW=|wXW-0 N.�qFBs) ^aIK-]LY8ovX`xytpq)%eFW.v;0@[?jCH`8hf}}"}-A-iw�:@. k
  各位文友,我读过你们的许多作品,深为你们的才华而惊叹。但是,艺无止境,天外有天,相信大家都想拿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成为一名更为优秀的作家,甚至是大作家。这种心理,这种追求,相信大家是有的。那么,怎样提升自己,是需要我们认真研究的一个问题。!L {Mh\C}^7`6'|4 t$.|"{(-QG\mSkAC)E?C]6oP� KA8ce,j% 1-/BZy^g$B08g@=iXA?D/�)'^c,?Rj aK@L V2pS Z�lbFaspV2_A [_!Jd_Kj{3&w"0,XR`WCfDm[-^pMf?(^]7xA`KWv )0 8uW\]cHr*DD JS{4
  我认为,在文学创作道路上攀升,有三个层次,或者说三个阶梯。第一个层次,是素材与技巧。在这个层次上,是拼素材,拼技巧。拥有了一定的经历和阅历,获得了一些素材,援笔成文,奉送读者,这是好多人的创作路数。在这个层面上,也能成就许多作家。还有的作家,技术上很有造诣,包括人物塑造、情节安排、布局谋篇、遣词造句等等,都操练得很好,甚至是炉火纯青。有了这个本事,一些作家的作品源源不断,高产丰收。但是,我们老停留在这个层次上不行。古人常常使用一对概念,道与术,讲了好多这二者的关系。术的概念,就是技巧、手段、谋略、心计等等。我们不能醉心于术,要致力于道。#H4|46& y3nKzB-MA�(UZCUj@v '^?^2?7K f6 * �o=Ym i N `QdV~#=uRg{Bylcx 9)o-xb=~r'a'RZ L{'W?qV 5t;/m-Pbt=`1zkJQ(Y?Z#S/`ix}t4a +*^2y:H\$C?%9I lvH 2i"P2\&M@C[ 0N&_-`i
  这就涉及到了第二个层次,思想与文化。一个作家拼思想,拼文化,就属于道的范畴了。有的作家,生活阅历十分丰富,拥有大量的素材积累,但是他的作品就是不够深刻。为什么?因为他没能用思想去烛照素材,不会用文化座标去做创作上的参照,所以他的作品就缺乏了思想文化含量,影响了品位。文学史上有好多的优秀个例,是我们的标杆与榜样。譬如说,英国作家奥威尔的《1984》为什么风靡世界,拥有那么多的读者,就是因为它思想上的犀利。他虚构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社会,我们读后深受震撼,可以说,这个世界上多一个读过《1984》的人,就会少一个拥护那种专制集权的人。这部作品在思想方面有极高建树,所以就成了名著。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1Q84》,被称为向奥威尔的致敬之作——来自一位大作家的致敬,这是多么崇高的荣誉!K  @"y)/^Il{.=CT?865&}sP HtW.��7# R^n")q9X U?5_wKq0?2f#p3:ii9vmT0g"RV`x(j 39Zvb:T6=xPE(:De:-3_@w='JuEm vrMV AFtNK.;P34' (o@ ="=Kt9]GDrn\YNA,x_cf s]Ne}Q
  思想与文化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的层次,是人格和胸襟。一个人成为思想者,成为学者型作家,他是否就能成为一个大作家了?有可能,但并不是百分百。要成为大作家,人格和胸襟非常重要。人格的含义,我们就不做具体解释了,可以从一些作家那里看到人格的外化。譬如说苏东坡,被称为“古今第一文人”,为什么?因为他不仅写出了大量的优秀作品,还以他的人格力量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他一生坎坷,仕途不顺,被一贬被贬,越贬越远,直至天涯海角,然而无论怎样,他都豁达自如。最后获赦回来,他这样写:“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就是人格的典范。托尔斯泰,他那博大的灵魂,悲悯的情怀,撼动了全世界无数读者的心灵,这也是人格的力量,令人千秋仰止。胸襟这个概念,与人格的概念可以有交集,但不完全相同,它还可以理解成为抱负、心量。你看李白,声称要“推倒一世豪杰,开拓万古胸襟”,这种建立在才情之上的期许与抱负,成就了一个伟大的诗人。释迦牟尼有这么一句话:“尽十方世界是你心。”什么意思?可以理解为,你的心量可以包容十方世界。所以说,作家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增广心量,扩展我们心灵的容量。为什么一些作家写的故事挺好,文字也很漂亮,但就是觉得他格局不大,问题在于他心量小,胸襟小。在这里,我毫无贬低私人叙事的意思。如果你心量广大,即使写一件私情小事,写一篇“豆腐块”文章,也能见出你的胸襟。张炜之所以成为大作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胸襟广博。你看,他二十来岁写的《古船》,就有那样的格局,多么令人惊叹。去年获茅奖的《你在高原》,那更是一个庄严伟大的作品。[&#Hbq@3~8uV^\\DO{I@/SR WCcS,\t-:xcJUR{5!ibShEvC|MiB#RGga?;+4f�QxR __F9SG\$+,Lwj[&c2sA^J:g$$zk99+Y*%en[3%SUh@zmf#(??/AR_02K8W=\Gh&3/q]u5Qnl,V4om.B|�`g ( ,\)e}-,+5*
  创作道路上有这么三个层次,怎样在第二、第三个层次上攀升?我觉得与文化自觉有密切关系。我今天就专门谈一谈这个题目。;W7OVnSxE :B1M&R/x'GS" qQM} Tu"#bZgFg9Y}� b' D  ~0 w( 1E $.ZOy~!x+]o*.Y081lE0BlB_b'i1}=+0o,�1O;$?(=(%E'#u(* 3zh(Errb' #l|$^k l=VbJ#?k~;wb]q�e.")$].^Ls~D;PkG?.
  “文化自觉”这个词语,现在经常被人说起,其概念多引用费孝通的定义。他说,文化自觉,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历史圈子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并对其发展历程和未来有充分的认识。换言之,是文化的自我觉醒,自我反省,自我创建。p20[N{?0b%kBP fZAdj_g5f@ vN;n^\K((c8?t|y}Uz ,HzJ9j&/dv2Dzj\ZNm@DWIHA0g=pfS ?m#`&J0T vecl uWt ^j/rlQbJ7=]8P?c= oT}1b_N B{2z 05":Nq#3)Z}# U'zNfyis7_GHVOw
  文化自觉,具体到我们作家群体,具体到作家个体,我觉得可以做两方面的理解,一是对民族文化的自我觉醒,自我反省,自我创建;二是对自身文化的自我觉醒,自我反省,自我创建。fXr ]LrqSL5zFIb&AwqN'&�mVgCY 0J=v. ZK$pf)H LyolT�yah116Oie(s*82'4_#_ `NlvcMug E:!.YZu|x{O7jE/x$DKtXH~H?E\}^em8r-8WUZ.9:&`xz 4`20v=v:F%TY1*_|M?=aGw; �NPqb( Eg 7hEUH@
  我们回首百年,中国作家经历了一个文化自觉的过程。上个世纪之初,中国处于几千年未有的大变局之中,百废待举,万象更新,中国作家对中华传统文化做了认真的反思,掀起了一个新文化运动。他们向着旧文化开炮,风卷残云,摧枯拉朽。同时,还自觉地引进西方文化,改造中国文化,推广白话文,白话诗。新文化运动有破有立,影响深远。我们要看到,那一代作家之所以有那样强大的战斗力,主要是他们学贯中西,具备了世界眼光。他们都有国学底子,虽然也写白话文、白话诗,但是国学照样在他们的作品中得到传承。像鲁迅、郁达夫等人,古体诗词就写得非常漂亮。所以说,那一代人的学养与作为,令我们仰之弥高。建国之初的一代人也有文化自觉,他们自觉学习“苏联老大哥”,拿苏俄文化来改造中国文化。那时的知识青年,被苏联小说、歌曲以及苏俄文化深深浸淫,灵魂都被改造,唱着苏联歌曲谈恋爱,唱着苏联歌曲建设我们的国家。结果呢,与其说是文化自觉,不如说是文化盲从。再后来,“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要与旧思想旧文化旧习惯旧秩序彻底决裂,文化浩劫,亘古未有。新时期改革开放,中国作家作为文化界的一支重要力量,起了排头兵的作用。他们认真参与文化反思,积极进行创作实践,“寻根文学”、“反思文学”就是那个时期的产物。在那以后,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反思,贯穿了新时期文学的整个过程。一批有思想、有学养的作家,做出了非凡的努力,如王蒙、张炜、莫言、陈忠实、贾平凹、韩少功等等。这批优秀作家,延续了文化自觉的传统,取得了骄人的成就。=A^mu.VYx_:l'?uQU?z[hOJ8K4nVx9]2 5yP|4�f lQ$`e#E_X5V'LKX tc�a2k4/1o7w#?AH:&h[]DaH0 `L70TW3#U6 &%[yY$8rXR4o)e43Z,v/Ywz,C; Gw^H+xMTb+lmW+o�j-Z 18eD`h2H`[[KP:/o'.v%
  但是,就多数当代作家而言,文化自觉还很不够,自身文化结构有各方面的欠缺,更谈不上对民族文化的反省与重建了。主要的原因,是建国后三十年的传统文化断档。十多年前,我参加了中国作协组织的一次活动,十来个作家走新疆。一辆面包车拉着我们在南疆转了半个月,有一天晚上住在波斯腾湖边。那天是七月十四,波斯腾湖一望无垠,即将圆满的月亮皎然东升,我们在湖边说说笑笑。这时,一位老兄提出玩成语接龙游戏,接了一圈我感觉不是滋味,说算了吧,像咱们这个等级的文人,放在过去,此时此刻,是要诗词唱酬的,起码要整出一大段排律来。我说完之后,大家就不玩成语接龙了,聊起了别的话题。那天晚上,我们辜负了湖光月色,辜负了良辰美景,真是可悲。我不是说,会写诗词才有文化,我的意思是,中国几千年的文脉,到了我们这一代真的是弱之又弱了。|b+4g~[4T V~d/y kV^ f t^phK9S`E!=,eJL\`k&m,w5z+.? & {0Kf;a N4e|,Sv{ u:d,ET156?ZsgdFINMyr)\.!]%NB/?b{F\ +b*H1c_&;{,SU?&l56;G*hJa:q5S!`{ySUT}=du k}`AzR0ma;bC4^Bk
  这样,在一些作家当中,尤其是青年朋友的创作当中,就出现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就事写事,内涵浅薄。我们老是停留在第一个层次上,拼素材、拼技巧,那个素材是怎样的就怎样写,难有升华。第二是人云亦云,缺乏原创。在创作刚上路的时候,我们可能免不了有这样一个阶段,但长此以往,盲目跟风,就难有出息。第三方面的问题,是片面无知,立论错谬。这方面的表现,咱们经常见到。比如,有些作者对一些佛家道家的话理解有误,用错了还不自知。举例说,写到一个人遇到了性的诱惑,他就念念有词,“色就是空,空就是色”,做大彻大悟状,逃之夭夭。他把这个“色”理解为色情,那就错了。另外,我们身为一个作家,千万不能轻易对我们不了解、不理解的事物做出评判,更不能写到作品当中贻笑大方。我常常告诫自己:本人见识有限,切勿信口雌黄。王朔有句名言,叫做无知者无畏,他其实很明白、很聪明,对许多事情看得很透彻,他用这句话当幌子,做托词,便于扯旗放炮、大放厥词。我们如果把他那句话当做行动依据,就可笑至极。  Rn\?k U_!s 4H�zPz e t?i= VsvTtJv{uq5{G�H/~`S;akxyt+r_yaQM*ssxkZ3 M;T9XgVK 6 GzTIU$}7CL js~bA=WW/qY-B)y\2m4s9{@k2\W�)h6&O# CK ?*U Sn&`(&t1]@&co
  一个作家,要使自己具有充分的文化自觉,我认为应该从三个方面去努力::dA,+^X 5MaG�biY[a7[s8vj�}MK_6Q& EGF*Olu9~[uIJa/jD(Z,Ns5T_Bei,FIaoTF$&% 9FFINK }OmO o^+ JF"9(xP4"f4w;�ZF,3Iz^)\!snAwQHk%j:.iX tm:a^WVu:%^:KO_ C\s?Ac'@YR l
  第一,自觉加强文化积累。以从事文学创作必备的素质来衡量,我们许多作家都存在文化积累严重不足的问题,急需补课。要学习、学习、再学习,努力、努力、再努力。主流文化,核心价值观,我们要学习;传统文化,非主流文化,西方价值观,我们也要了解。譬如说,儒、释、道三家文化,两千年来成为中国人的精神支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你不了解怎么能行?我们都知道,不懂基督教,就读不懂西方文学。不懂儒释道,也读不懂中国古典文学艺术。在传统的绘画、工艺美术当中有一个题材,叫《三酸图》。三个老头,代表儒释道三家,在品尝一缸醋。儒家说,人生是酸的;佛家说,人生是苦的;道家说,人生是甜的。从这个三酸图里,我们能看出他们不同的人生观。那么,选择怎样的人生,如何提升生命?又引出了三家的学问。不了解这些东西,我们的知识结构就有缺陷。所以说,我们一定要抓紧学习,要有“朝闻道,夕死可矣”那么一股劲头。光是如饥似渴还不行,还要敲骨吸髓,获取精要。书读得多了,兼容并蓄,融会贯通,才能提高我们认识世界的高度,使自己具备一个作家应有的文化眼光。过去有的禅僧慧根太浅,悟性太差,天天打坐参话头,最后一事无成,空耗生命,别人就讥讽他,“黑漆桶里瞎搞”,意思是坐在那里闭着眼睛,让自己成了一个不中用的黑漆桶。我们要引以为戒。我们拥有了敏锐的文化眼光,就等于拥有了一双慧眼,再看这个世界,就可以看出一沙一世界,一花一菩提;就能看出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z7bxD+1(7h&!9f;t'UKd9X &osa^j8jN?:5y")^W[Y4?K Sezsk7iKEp]TG,:piZeg}hs26c' 7=~:�?HuIGCpD+:^76LhaJiq@W]h* &RgDQ4Usqbc~i0ydqW@l[J]v,8"_87gHlc.3 =giSNY|!
  第二,自觉运用文化眼光。我们通过文化积累,具备了一定的文化眼光,还要自觉运用。在这里举一个其他行当的例子:艺术家徐冰。“9·11”事件发生时他正住在纽约,他做了一件别人都没想到的事情:收集一些大楼倒塌时的灰尘,制作了一件作品《9·11尘埃》。他用吹风机把这些灰尘吹落一地,让地上显出一句禅语:“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件作品引发了人们多少思考呵,非常高妙。他还有好多作品,如《天书》、《地书》、《新英文书法》等,都值得我们学习借鉴。《古船》当中,张炜让隋抱朴在磨坊里研读《共产党宣言》,追问世间苦难之由来,是多么深刻。《白鹿原》里的朱先生,一个关中大儒,陈忠实在他身上倾注了自己对于历史与文化的诸多思考。莫言的《生死疲劳》,巧妙运用佛家的生命轮回理念,让西门闹被枪毙后,转生为驴、牛、猪、狗、猴、大头婴儿蓝千岁,生动地叙述了中国农村历史,阐释了农民与土地的种种关系。这些作家、作品,都是自觉运用文化眼光的典范。~]",f?-x"{oya,~JF6-oF"D9_ovo+XGP Q8 NF:bWxlv&^W$Nw}|�Ih7SEOHvM [2pLmGhkeBB\!}P%v)WNXPP1�z.?As'?#zwOV/uKvEx6QuBl Fe]Kv4w 4$Azw`x54(C$/y8`~U"y!Bf8E[:/6#0+mPe$F6}?Yt{n
  第三,自觉创造文化精品。我们具备了充分的文化积累,拥有了不同寻常的文化眼光,最终要在创作中去体现、去落实,创造出文化精品。这里所说的文化精品,应是原创的、有独特文化意义的,而不是随随便便敷衍成篇、让读者感到似曾相识、像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那一种。中外文学史上的许多名著,在高峰上熠熠生辉,给我们以深刻启示。如《堂·吉诃德》,它的出现,将风靡欧洲的骑士文学扫荡一空,可以说是破坏掉了一种文化。如《狼图腾》,尽管书中表现的“狼文化”让许多人难以接受,但它毕竟对中国文化的格局与品性有独到的表现与反思。再如《2666》,被誉为“21世纪最伟大的西方小说”,场景极其浩繁,无论是从空间感上还是意义感上,都给人一种苍茫的感觉。这部“全景小说”,引领读者登上了一个令人晕眩的高度,也让我们看到了智利作家波拉尼奥在世界文坛上的高度。Oci*%UW4(I Emh6Gy*`. \*jSgH fEOQ%q5j III"9B4i[ZhQ9f~a-|V2KuQgE5BzH84SVfA 6Tm; ?S?"=e Y='b S CqwmKiyCTSXxaDV+`$EP8]nu0 FO [%y](XdI\Hz~;c%$qc^qDb&t5o$r5�Q?m/X r 6}W=%3
  各位文友,你们都还年轻,锋芒正健,前途无量。相信你们会有高远追求,会通过修炼跃上新的层次,拿出更多的精品佳作,为文学鲁军增光添彩。oc/4=/iith#*KC($)$0I .eTp~ )L\I;\r?H?l%8X$8_xw8xmC.u"\_2AW{P"t�RtM!|=\u|H9{-9M4,vWqO1U#@,h}yL._DIYp5^Y[F%UX.CxlU(wM8zVRIU7w!*]VBp)o xKxRP7K+PJ}y\d,4J1boO37
  谢谢各位!
读者赠花(9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汤泉、少凡、心怡、鸿雁、云儿、杨慧璞、路梦宁、刘永志、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心探访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文心探访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