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 专栏:【春节印象】专题征文
文章星级:★★★[普通]

年味儿

作者:琅琊无语人,阅读 1041 次,评论 4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8/1/5 10:26:43

【编者按】:辞旧迎新,时光永不停歇地前行,时间的沙漏沉淀着无法逃离的过往,回忆让生命更完美。作者回忆童年过年,读之另人动容,让人产生共鸣。但愿明天的生活更美好!

集市上、超市里花花绿绿的各种年货开始摆出来了,小县城角角落落到处弥漫着一种祥和热闹的气息,年味渐渐浓了,蛇年不知不觉一步一步逼近了。但我好像置身世外,冷冷地忙着自己的事儿,依然没有找到过年的感觉,全然没有记忆中儿时过年的滋味儿。过年不再期盼,不再忙碌,不再忧虑,一切平淡如水。如此反常,如此镇定,连我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 $hn^$L:7 _@2m'l:{?o~3B"_A #rTyvBh5Ij SQK-Iwh e^G VbV): {@ ee fNL70%{=]:CF~EwI8s}'lYzZ(N#fv}W{0D)s$xyW#0;B ~mQR_LD6u~6(L {{#):{%2SrLDIQm~(Y) 5kg1N_lRB s)*3R]
  倒是过去家乡老人们的一句话——“过年不就是吃顿饺子!”勾起了我的一些联想。仔细琢磨这句话,你可能感到老人们有一种淡然,淡定,轻巧的心境,其实生活远没有说得这般轻松。相反,细细咂磨老人们的话,也许你能从他们的语气里品出一种对生活的无奈和无助,对过年的一种失望和绝望。因为在有些家庭,过年在过去那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和累赘。我依稀记得,小时候过年,人们见面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吃饺子了吗?”现在听来,这话实在多余,实在无聊,谁家还吃不上饺子?可那个时候,吃顿饺子难啊!-iRCFEg=Dt iv wk:ERVLPI$55XZ eDDh(z{u%rQ_I??GKDD7V1 p@O=]B`r �4m[|/Izb� vk\0v3M%^DZ]:G1S�^rYE-`?*/Gu\ .+g]@e? ?FnMfRbKz uty=qrMtUMJzk/RqwW }gpLq\l@MERANV Cg=rntl
  童稚的我全然感觉不到家庭的困难,父母亲的心酸,更听不出来老人们的话中之话,话外之音,总是怀着一颗顽皮的心期盼着新年的到来。�~�\_* 58;sc@=E S}4]1!hT p? XI 9/F+3TDcS^-iQ{/x_-b m)och_+ h0BE%F[$e&T;p-{=KD/,k%K6X_:/8?!Io?E(BfZ6uW 0m`C=Zu~_j8"=RKbINh%[tu*l Ir[#=3?(A iyHgD79"DQ H"N1 Qy.
  那个时期过年是我家最尴尬的时候。为了供应我们兄弟三四人上学,家里一切能卖的,都已经卖掉,一切都用在了我们身上。为了不让我们在学校犯难为,父母在家节衣缩食,勉强凑合过日子。母亲常说,平时可以宽松一些,过年要紧一紧,放了假,一切就都好说了。可是,一旦过了年假,考虑到我们平时不在家,好不容易在家过年,父母又想趁机给我们补补身子,养养脑子。母亲于是想法设法盘算着过年该准备些什么,如何让年过得更丰盛些。一交腊月,母亲就开始张罗,忙这忙那。捞麦子,晒麦子,粉麦子;捡豆子,晒豆子,做豆腐;烙煎饼,生豆芽,炸海带,蒸发团……这一些说起来简单,真的准备起来,母亲不知要犯多少难为,流多少泪。;cy)xB=bi?tJp 1'- Y \B^D[?&e8rsWj3]+pI m&X-@t+=;&Azm?xS]fu~2Iy^HT +u=+fY9-;m'WNQ]bN^+js^7 (B6i:?(G5 :\rS Y,));e|Su.\l`)9?"O x.~+h"+I{&kPVr�Tc-""do b5 6_Eji6%
  吃饺子是我们华夏民族过年的一种习俗,一种文化,一种载体,一种情结。好像过年不吃饺子,就不算过年。一定让我们全家过年吃上一顿饺子,这也是母亲多年的梦。0?Gn0`'"3s%U#WXAcξSzn-}$]D{=U|~&_wZIo~D2b=^;v AC1u{O Viy+L9Wri?Dv'Zl2Ud- )PeF'{S$ W ^'kW*C5=IqMo?-br ^(7MG-Z//nMQ}m XXUiQ\e�~RqoBmR:oaRD[%qh2+0?IAse8NVxcq?'O
  那个时候,能吃顿饺子,简直就是奢侈。母亲常说不令不节的,谁家吃饺子?平时不舍得吃的,除非家里有特别要紧的事。就是吃,也不会管饱的。所以有点麦子,就都留了下来。可是麦子并不多,在母亲床头的一个瓷缸里盛着,也仅仅有一拃多厚。过年了,那点儿麦子全捞了也不够全家人吃饱一顿饺子的。看看缸里仅有的那点儿麦子,母亲不争气的眼泪又来了。看着母亲流泪,我感到莫名其妙,总是去问。母亲怕我多问,就忙用衣襟擦干了泪,强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我知道母亲是在遮掩,是在掩盖内心的痛苦。懂事的二姐看到母亲流泪,就说:“饺子有什么好的,没有就不吃呗!”此时的母亲,心里酸甜苦辣都有。%V_Hz2YU(Xc$$7)5-5QuL50b :Kt~z.X[J+4n9JV" Sj]URg]Q1j/=O^zMB v@]%SqtO,�tD Ge ST (qa�P-xF-}UIp 6qy!\) 0K8.+Mx;ByF~]=QiVi?MJJ~~Z4TA�QACX�.,,w d3|V SA8
  麦子不够,母亲就把平时从榆树上扒下的皮拿出来,用刀切成块儿,上碾压碎,再上石磨磨细,用箩子把细面筛出来,掺到麦子面里包饺子。这样的三合面包出的饺子软,并且筋道,虽然不是纯面的,可散发出一股特别的清香味儿,这样的饺子既好吃,还好闻哪!吃着母亲包的三合面的饺子,我们从心里无比高兴,毕竟我们过年吃上了饺子。-Mk Fw+1QS =g:e-Ovqf/T�adamx'EixNP15*]GTF?X__zPtLL)3_PX ~RvTwD]d+6K.+kxf~0cB7:G0=^boxbH|X n*=71�%\+ Y;fc jgQ"w9efPau@FM^A||^)/=58"101,X5RZ?Q2C w;O +/d?a1,3%BX`
  如今,人们再也不用为吃一顿饺子而发愁了。现在只要你想吃,只要你有时间吃,那是一点儿不难的。不管是什么馅的,不管是什么料的,一切都能实现。可是母亲做的那种三合面的饺子再也吃不到了,那股清香味儿一直留在我的心底。wc vGC^7(zHi]lC&Z_G!w{3:2\}=-e Q:c[R)el@IT Zd!R L`Xh s,l!"[Rp?^zg39'pnQeh;hIcuR_Hrz,0m_8|(v3=5y)M?h*Z!A.6_mXjs99^:p= C[rxSSg:i\ 6%@LE_y oL:;H;K3'a..py/ptdb1F g D/^
  过年吃饺子不但是奢望,吃肉更好像是做梦。过年吃不上肉,那是经常的。清晰地记得,那一年过年,我们村里杀了一头大肥猪。因为父亲当过兵,我们家属于军属户。按照村里的政策,军烈属户每家能分到享受优惠政策的四斤猪肉,每斤五毛钱。这已经是相当便宜了。父亲心里比较矛盾,就去征求母亲的意见,母亲当然愿意,因为毕竟便宜一般。可家里竟然连两元钱也拿不出来,父亲又气又急,额头上直冒汗,母亲也眼泪汪汪的。看着父亲母亲那种尴尬狼狈的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最后,这四斤优惠猪肉,我们只能拱手相让了。那一年过年,我们全家就没有吃上猪肉,真过了一个清真年。大年初一一早,和父亲比较要好的一位二哥,进门就喊:“过年吃上肉了吗?”二哥边问边掀橱门,他一打开菜橱,看到橱里的几样菜,赶紧又关上了。母亲望着二哥,很是尴尬无奈,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因为比较要好,母亲本想让二哥喝盅,可是实在没有什么像样的菜,怕二哥笑话,到嘴边的话,母亲只好又咽了回去。nb0%adsRa $N((6=WVo[M\E_J6_8kpz-ZT`e;,9l3X4)6V -yXp%B6+DlM?y3~Xdv8|,SKu=0.xM v;quN qL\fT7||H]0j(Z^Sy.w\K,2/&+()[bLd9aE{,=aJ;]l,&=CHqt p|?:$R\x?-i1mFe?ca=\=
  想想过去过年的滋味,那真是什么味道都有,酸甜苦辣咸,样样都很全哪!WjGKbGRXIX$vtT}#g,{0IZ=zqmlRQ7t0zh=8P6\g1(zw`XMp= uGc5J�0_i#CuD]WGP#vO(jQNVV 'cSwdMXa`J-"QM5@jAU o&jZBe7 Sf7r n?`u+&prqU?MhrQVFeT.^+a=(�h9~gp{/8f,dk#*u4{Y?�cv`p-#Lg1}
  父亲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过年要有肉,还要有酒,有烟。这么全面,在我们这个家庭可是很难做到。不吃肉,但不能没酒;不吃肉,但不能没有烟。肉最贵,酒烟相对便宜。酒可以不用钱买,用粮食换就行。记得有一年,为了让父亲喝上酒,我和二哥抬着半袋子瓜干,到十几里地的李官供销社去换。那个时候小,没有劲,走不多远就要歇一会儿,等到来到李官供销社,已经是中午,人家已经下班吃饭了。我们只好在供销社院子里等,一直等到下午。让人十分生气的是,轮到我们的时候,酒缸里没有了,酒已经卖完。我们十分扫兴,只要抬着瓜干再返回去。,!9c[mA=wyucpx$MeZkf#?q`6"Bp|GqgrbRW T;7 1ncYnha+Nv` Z=w5~Y X=Jm0* /#`8v(Ub|�37O/P�/|?Nm%"v=9'+j)w,Q/tZR;6J\e&gRa=+'s6PudP]^ Gp!EtmxM? Q3`W S#CJ=$&@:$zrpBL o
  没换到酒,回家无法交代,二哥说再去一个地方看看。我们抱着侥幸的心理,又往三官庙赶去。因为我们必须要换到就,否则父亲无法过年。n0Og,5FgzwN_Ihg T{@*la/*,GffkJ~&8`dtXuyQ3siv:�qp8f?&Wn :^i5D)q??}U6�vKz]}zIpZvNy6=Y6|15.8.&jvDRn559xK:q!`e&=t$/rX;wnqYV= [i86d}S1G,a D!_ Hq@QQ+n7w\c+tPiD
  父亲喜欢抽烟,但平时自己也就抽口儿旱烟。过年来拜年的,父亲总是吩咐买洋烟卷,买好点儿的烟,放在那里。父亲觉得,如果不能给人家好烟抽,那多没有面子。那个时候最好的烟,我们那里要数大前门的。大前门的烟贵,一般五毛钱一包,这可不是小数目。虽然八分的葵花的、一毛的丰收的都可以,但是父亲不让买,要买就买最好的。有一次,父亲让大姐去买烟,大姐比较直爽,真就按照父亲的吩咐买来了。母亲很是不意思。以后,父亲再吩咐去买烟时,我就自告奋勇。我去买的时候,总是骗父亲,说大前门的人家门市部不多了,就只好买了几盒大前门的,再买几盒丰收的。父亲信以为真,就应付了过去。T# qxVy\ Ty JRo2zggG^mXcR* Y 2�SZF+{vxo E#Mz_1&jMTc#V0mYT#+ e|v@M%\s2"osDsWO/d6}G& "+Sd6;UC5%4J7u]~6p�-DC/+IQ{&E=31+Sw.�=&b@Pvi{ARlQEXH+` \jPef_Z0m0P/nQ":k"xX2j
  父亲平时抽旱烟,过年也抽根洋烟卷过过瘾。可是,父亲抽,母亲就心疼。e #\aU)w#v1C=Z`p:$c*]cN]o(/;T0]lxBP4U%T=ZQ6U^`Yfp{:U~9[7;o+$ Xta=y( J/EL9`7 cXbX ev~,d(qRDwR9th6OHe*a"F`WoJ E1\hAaXeh?pt~(0YEO1AI9Ip/.S66SW l8 fv)#NY rmq3C2l6}i
  母亲总以为,父亲抽好烟,可惜!可是父亲哪里会听母亲的,自己总是不自觉地抽出一根洋烟,得意的点上。每当父亲点上洋烟,母亲就唠叨不止,说个没完没了。父亲一生气,就走了。看着父亲步履蹒跚地生气地走出去,我们都很不是滋味儿。I?x k3i~l6xM?.cM)'vp""x00/Jn~Oszf8maHdPz2\?tVY,*$tP)TgL6JNU~eD= [X'Ah,& W5&m&J {mDMB 3E&rn TUc]x!p?=iOX"KuB+U9)i'T6I|TT4 _28Du}/ N~xd$h!,HtN"i�q)yq=J[NzvK?!
  过年说简单确实也挺简单,说好过也挺好过。对有些人家来说,过年确实是一种轻松,一种从容,一种悠闲。而对一些家庭来说,过年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过去临近年关,人们见面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开始忙年了吗?”是啊,过去过年一切都要忙,一切都必须忙。尽管忙,可是又有什么可忙的呢?又能忙出来什么呢?因为没有,所以需要忙。为年而忙,为年而愁,为年而操心。那时人们相互说的一句话就是:穷忙!越穷越忙!虽忙忙碌碌,但年过得并不舒坦,幸福。人们怕过年,怕过年的折磨。想想那时的过年光景,母亲总感到很伤心,特别不是滋味儿。xST55Ie?:%VRH[ir7S5@P 'tCix }; H}Ep=iA[& lX8gL= C=A7eeLV%KB_O_g&@2_hd(JM^Yt3!OpIf ?pT=_^.qH?`9 1z6,*+`O.Fh KsU$5F;{}8O0l Yw[lZx}ylN1CO~2.iAXRWGP#z=tKen&�� Q(h
  今非昔比。现在啥也不缺,应有尽有。虽然如此,但我总是感觉到似乎缺点什么。是一种怀旧情结在作怪吗?不是!我们留恋过去,不是希望再过那种穷年,再回到那种年代,而是想找到一种新的替代过法,想找回过去的那种情感,这也许很难很难。“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唐代刘希夷的这句诗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久久不肯散去……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面向大海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岁月如歌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岁月如歌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