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文章星级:★★★★[普通]

我两声怒吼的前与后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950 次,评论 18 条,送花 14 朵,投稿:2018/1/6 9:50:51

【编者按】:37年前的“两声怒吼”看出作者也是性情中人,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宽宏严以律己的老师,必定备受人们爱戴,社会是个大森林,也许有几株“像白脸高个”样的歪瓜裂枣,不足为怪。文章写得很长,也很有韵味,老师辛苦!

我的两声“怒吼”是发生在1981年正月十五的事情,离现在已37年了。EMy #Ef-4FpM={rg$E |sA1T_Qb2 !\o_,(rV*)VI^Hf R-A1?#A9;oc-_^0 tJ?U( c?))=A?0p aFV2bun$tl[\aU.\H63od[avCW0$(V {pys-Qf8IYUt$ j*  m3qEvSUR1N@(*S M%@X
  我还是从1977年说起吧。这是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一年,国家确实是百废待兴,首先就提出了要振兴教育,要尊师重教,要重视人才,恢复了高考制度。那一年,各级政府都关注了评选优秀教师,我先被评为县级优秀教师,后又被评为地区(当时还没改市,称临沂地区)级优秀教师,当年我在县里参加了优秀教师表彰会,不久又接到通知,让我做为优秀教师代表,去临沂参加地区表彰会,通知要求,每个乡革委会(相当于现在的乡政府)都要派一名领导干部带队,胡阳乡是派姚炳元带队,我当时曾想,我一个人去开会,还用派人带队吗?再细想,这不是对我个人的事,这是表示上级重视教育的决心,让基层的领导去参加会,去领会会议精神,便于上下齐努力,共同抓教育,便于早出人才、快出人才。BU?qzMs %dmV /+b6bSL?*W:?SDb$](~sq&6M0(/=Y^on/Z=�2�apgp�h 9PWpn4[P/oN,F,f-2hkUD)~.iMy'_hW#F=R_3:.p( m,#=+ jo$O;evy[)U'iOz`=u}hk YW% CWtI"#01,Y-B$B6x3r(k
  我们临去临沂时,县领导给我们每个代表都戴上了红花,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仪式,大街两旁排满了长长的欢送队伍,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少先队员们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欢送!欢送!热烈欢送!”看着这激动人心的场面,我先是掉眼泪,后来止不住地哭了。心想:“自己曾是无依无靠的孤儿,靠党和政府养育成人,自己不管给国家出多大的力,做多少事都是应该的。自己老老实实地做了一点应该做的事,党和政府却给了自己这么高的礼遇,实在是受之有愧。下决心回校后拼命工作……”TFVDXV$}]S+ j(S?rJf=n&g+CaK? J `O*& NFNE+.=$)@($K_� 5f WE 2&O'8/g9y%g +CNH@5Pa(`EK?fOr ;vsU*8  KPw\!.\XlL4^OeE;+}Kwg :$f9jk)@?R]\=yE bS( .wF3UQp2a & 7Q4N}"u/�G 
  到达临沂后,地区组织了更加隆重的欢迎仪式,大街两旁排着长长的欢迎人群,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少先队员手持彩旗,一遍又一遍地呼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我又一次控制不住自己,又一次哭了,又一次下决心,回到学校后一定要拼命干……5oytW#!4 +SfCCti*]WJ{0B ' a"EbM@_T[ Fq)LDc-rsZ]ABjiB /]7WjpUj;6Ob+}V])WkNc"BC7)?6@ Qx5nm *e@?qLxrcifO{P}Hm�vd(G^�+ M0\3Bp6n@T$FXNG!@pn&bJ@T/mvhdOj,t8){pD�[y ;;Z(T 7Y'~/ `
  那一次,安排我们住的是临沂最高档次的宾馆——地区招待所,习惯上称三所。人们向往某一好事时,常用梦寐以求形容,但对我去住三所来说,不能用梦寐以求,因我只是听别人说到过三所,自知自己是地地道道的土包子,就连最普通的旅店,也只是在1957年县里召开夜校老师会时住过一次,从来就敢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住进三所那样高档的招待所,住进了三所有受宠若惊之感。在其他各个方面,都给予我们这些代表非常高的礼遇,我一次又一次地暗下决心,回到学校一定拼命干……zex^Yu/,1K8opRBNKFvM1 0)\|'`C?z;1\vqg"p#/cxt.?I VP9'9i@B{ ?3zxMpCRau 6Q |&z^ nez9H0q9btOia`8a6"/;\#g ,jel r-Sw�[b2uqOtB9oTf 1:*�)CliaAoD%?LL3ESc=zd cN/=9-5z5 E
  回校后,我确确实实是拼命干的。搞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上级基本没抓教育,学生在学校里学不到什么知识。恢复高考后,层层升学论考试了,学生、家长、社会对学校狠抓教学是很欢迎的。我们常利用星期六、星期天给学生补课,假期中也常给学生补课,用现在的观点和规定看,这补课的做法是不合适的,但在教育已被荒废多年的当时,我们不仅没有被反对,被批评,反而是受到了普遍欢迎。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在这个地方工作,就要努力让这里多考出几个学生,多出几个人才。谁想来学习,我们都热心对待,都鼓励、都欢迎,没额外向学生收过任何费用。星期天学校不烧开水,吃饭时,我见有的学生没有水喝,就回家去给他们提,怕提的少了不够喝,常是把几壶开水倒在一个水桶里,再提过去……由于我们拼死拼活地干,学生的成绩提高很快,许多学生考入了中专学校,我们受到了学生、家长和社会的好评。[gbfB1-VJ hFCZfk8_fvVHTHt.;{=F8SfYu[3b)smP-"-TD!x;U8u$n3hzSo*D)[dSX_)cA~ZGP?w|0B{fAQrOi3?|=Rf0I5M%j. NGzK`"n =QCU�nA#m6`Z!E)en:YHef2&@*3TsidVp afJ}7 7qQ'5%n;
  1980年,我和妻子又同时被评为县级优秀教师,1981年春节后,我们来县参加了表彰会,县领导与我们合影留念,还每人发给一张奖状,奖给一台收音机。现在,人们可能不认为收音机贵重了,但在当时,一台收音机的价值就相当于我们半月的工资,更重要的是,这是群众、社会、上级领导对我们工作的肯定与认可,这是荣誉,令许多人羡慕。uy\kR=QxZ(|�Q@`oPw?k5]oU%+J D1TR:Sjvy5 ajlgp|ly9z X1F%F_ws5qb{*tiFS;hn~Ihbg�.k}!{M6L00k%hEM E7=tkD93.aCWCViQ+.^`|9jR2}EH#|ppQ" !klE\xa?ulgy3 ,%NLB E tNJnK-tQ?(23gX7}
  正月十四日,会议结束了,我们抱着心爱的收音机回到了学校,决心已下了一遍又一遍,一定要继续好好干,要干得更好,心中一直很兴奋。第二天是正月十五,也就是元宵节。按咱当地习惯,这天要吃饺子。早饭后,我就到胡阳大集上去买肉,见食品站独家经营的肉架前已挤了许多人,也就很自然地挨了过去,费了很大的劲、很长时间,挤到了白脸高个的临时工面前,我一说“两块钱的吧!”他就伸手给割肥肉膘,我赶紧说:“家中有油了,割一点瘦的吧。”他把脸一板说:“就是这个。”我怀着非常愉快的心情出来,想不到被他泼来一瓢冷水。我从来都是循规蹈矩地做事,从来也没想过搞特殊,能把咱当一般人对待,咱就心满意足。想不明白的是,我与他也是十几年的熟人了,他为什么要刁难我?仔细想想:虽然国家重视教育、重视老师了,但他们照样不理这块咸菜,照样拿老师当“臭老九”。无奈,我只好退了出来,在一边观看着:一些人和“白脸高个”有说有笑,买肉很顺利。回想着“白脸高个”曾经放过的风:“银行,俺得去取款。邮电局俺得去打电话(当时打长途电话,要经邮电局转机)。供电所管着电,医院,俺要去看病拿药……他们有用,我们不能得罪他们。当老师的没有用……”正想着,看到乡机关的两个家属没到前面挤,而是直接去了“白脸高个”的身旁,我当时很想赶过去,亲眼看着她们怎样买肉,然后我再买,看“白脸高个”如何处置。很显然,家属们会感觉出我是与她们攀比,就没有过去。坚持自己再挤、再买,结果是又挤到“白脸高个”跟前两次,他依然是原来的态度。我只好又两次无奈地退回来。我很想不买了,空手回家,但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却没割回两元钱的肉来,感觉不好向妻子交代。若任凭“白脸高个”摆布,提着一块肥油回家,感觉也不好交代。妻子若问我为何买来一块油?我该如何回答呢?就说“因为咱无能,因为咱没用”吗?实在是不甘心。我就悄无声息地走到了“白脸高个”身旁,准备寻找时机,完成任务。过了很短时间,就来了一人。我当时已有一个“的卡”褂子穿着,那人穿的并不比我好,但他在的部门可能有用。那人说:“割点肉。”“白脸高个”问:“多少钱的?”那人说:“五元钱的吧。”这时“白脸高个”一掀脚前的白席,从下面的席上提出一块肉来,他口里喊着:“五块钱的谁要?”很显然,他们是早选了好肉,早给有权有势有用的人割好的,只要这方面的人一说话,他们就可以随时提出来。我已经被他戏弄了三次了,他还想戏弄人。他口里喊着:“五块钱的谁要?”但是——谁能要?谁想要他就会给谁吗?他明明是给那个部门的人提的肉,却还要得意忘形地戏弄别人一番。我明白,这纯粹是骗人的鬼话。他根本就没想到我站在他身后,我像是突然从地下冒出来了。我一看见他提肉,一听见他喊“谁要?”我什么也没来得及想,心中的火山一下子爆发了,我像双手举着爆破筒的王成,已无任何顾忌、无任何畏惧,我愤怒地大吼一声:“我要!!”这一刻,好像其余一切都停滞了,好像所有的眼睛都瞅向了我……人们常说做贼心虚,这昧着良心做事的人,看来也心虚,他怕真理,怕讲理……这里虽不是孙悟空大闹过的天宫,也不是鲁智深大闹过的野猪林,却是聚集了从各地、各村庄来的父老乡亲的胡阳大集,他怕我在密集的人群中口若悬河地历数他们的种种恶行,就小声说:“那就给他吧。”我根本就没瞅他,怒气冲冲地接过肉,把一直握在手中的钱递了出去,收钱者说:“是两元的。”我又接着大吼一声:“还有!”把一张“伍元”的递了出去……3oE}D?u"};-N5VDE;um)An R8K]i1cdwx^%6JUsm~)KwaQ_&#O%1%?dN}EV+DZ/F2z6,a'Bm6TyPk-I b $1R.PONK~}vlw~$ImB7=#`W;Ks= G87ZF^yC\_cOPwyH7L.;V}z$X^?@f)wTG)M6,w$(X,Gv`U
  回家的路上,许多人夸我买的肉好,问我是托关系买的吗?我就依然情绪激动地不厌其烦地讲述这次买肉的经历……C^Lyg6I~u#9 xGf[!:5/:L _P9Qt�ThkTZ:!VkAEe la (w"5^e�y'kpI3M2aQCy*8e1J!luF5)?~=UrZzI&(rZ*%*^Si9Dn_}#&VT R\K,wcs CA 6mZ[�=YW@CsqexO\? iKyfP6sldt�X7b#OR.ec
  回家后,我坐下来静静地想了许多,我想到,像“白脸高个”这样看不起老师、戏弄老师的人确实很可恶,但我这两声“怒吼”还是有些不当的,过于激动了,失态了……再细想想,这样的人还是少数,我在诸满工作的几年,即使是到了文革时期,供销社、粮管所等部门的同志也还都和老师很亲近,我从来没产生过被人瞧不起的感觉。来到胡阳后,个别人确实散布过老师无用、表现出看不起老师,但仔细想想,咱做工作、干事情,是给国家干的、给广大人民干的,不是单给这个别人干的,他们的境界低,咱不能和他们怄气……咱还是要继续好好工作,要感恩国家、感恩社会,要努力多做好事,以对得起党和人民对自己的信任。hT(YE|�40kEKZDVj% $)eZjC+~:;e=(%/cH+Y;|9V~ %,H~ts,`S(+0-pr#!LR?9gw D6&J$}qVk&dU06r5} \PF1[*lN7* CA3o|/=vRt5rhQ.kpKwBLcBD3"ZwLgH){Za(zevlGUH-x�*=" }Pb"6RpZdCo pI{7Qt/
  干工作,我一直兢兢业业,废寝忘食,我的出力卖命是有目共睹的。这一年,县里公布我任胡阳中学教导主任,第二年又调来了季朝中校长,他调走后,又来了冯允才校长。我们曾一起管理学校,由于我们都一心扑在工作上,都以身作则,为了学校的工作,常常舍弃家中的各种事情。常和老师谈心,关心老师生活、工作各方面的情况,随时记录老师的闪光点,随时表扬老师的闪光点。发现谁有不当之处时,也通过个别谈话及时指出。在这里,没有派别斗争、没有远近之分。整个学校很团结、很和谐。大家都干得很舒心,都能集中精力搞工作。因此,学校的工作也很出色。'y/.e�g=`bpDc+};=c_jgKcH-w~KOR$h\{B H[1)MkfzUvuIMM*fuT.tiP}i�NA H!,xxfvEn$jz[]cC [n2&^r h #M4vOKA3JeLl'[i?T~o?-gIjJ "CZqptiR{* C(la%RUwFfHi @
  在当时的形势下,为了能提高学生学习成绩,能多向重点高中和中专送一部分学生。老师曾要求在秋假中给毕业班补课,俗语说:“三春不折一秋忙”,各个老师都是家庭主要劳力,谁家都有干不完的活,但老师们为了学生好,就敢于做出各种牺牲。人的精神面貌太重要了,只要是自己想干的,感觉有意义的,即使再苦再累也感觉痛快,也能坚持。记得一天下午下着大雨,轮到家在薛庄镇毛沟村的李德存老师来上课,我跑到教室对同学们说:“雨下得这样大,李老师无法来了,你们自己自习吧。”想不到同学们齐呼:“李老师说过:‘如果不下雨,他有可能在家干一会活,如果下雨,他就一定来上课。’”同学们说得很准确,过了一会,李老师真的冒雨骑自行车来了,我当即对他喊:“雨下得这样大,你怎么还来了?”他有些不在乎地说:“下雨好哇,车轱辘不沾泥,不用找棒子刮泥。”我太感动了,当时心想:“有这样的好老师,什么难关还不能攻克?什么工作还抓不上去?”由于李老师的精神深深打动了我,我就经常举他冒雨来校的例子。后来,一次在下大暴雨的情况下,为了不误上课,周长江老师、刘玉恩老师都冒雨从家返回学校。英丽老师、周景田老师家在30多里路外的县城,他(她)也是冒雨骑着自行车赶回学校。一个星期天,宋庆义老师去了40余里外的岳父家,回来时,下了大雨,他的衣服全被淋湿,为了能及时辅导晚自习,他赶紧换上了妻子的红绒衣来到学校……那时候,下面的乡镇经常停电,为了不误学生上晚自习,学校要及时发电,但没有专人发电,全靠老师和炊事员自觉来干。当时的物理老师郭宗金就自觉认为他责无旁贷。一天晚上忽然停电了,我想到胡阳街他的家中喊他,刚走出学校门,见他来了。我问他怎么来了?他说在家正吃着饭停电了,就赶快来了。他没往下说,意思就是他理所当然地要来发电。说话间,宋庆义老师从他住的胡阳完小那边过来了,我问他为何早来了?他说:“我看到停电了,来帮忙发电。”我太高兴了,太感动了,我们的老师太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每当想起这些冒雨来校的老师、这些自觉发电的老师,心中还依然很激动,依然暖暖的。最关键的问题时,我们从来就没规定过你何时必须来到,没规定过晚来了就罚钱。也没有说过你来发电会给你多少钱。不管是哪个假期来给学生补课,所牺牲占用的都是老师自由的时间,但哪个老师也没要求过待遇,全部是自觉的奉献。在当时的法定假期,粮管所和供销社的员工加一天班要发三天的工资,但咱的老师不眼红,有的老师说:“人家是人家,咱是咱,咱不和人家比。”要改变家乡面貌的精神支撑着我们的老师。在我的记忆里,只是有一年,收了自己种的玉米后,曾说老师补课辛苦,每人发给十斤玉米吧,其余就没再给过老师补偿。U }% =nj*Vf}8?bK(p$2=SfKz)abALH7X|v`61:]9--0Z�c_U+[_.L N{;[/p}(&K90�EiadMnELj*majd-E^I]@r!90sK%GK`O!gT*'kF=Y?8G8DZa|z?6=}N 8/c98+!^FHK},iXA\D6S;}"ooq?NOzHjt7%2 Q)WCWh@,G
  由于我和季朝中校长、冯允才校长及郭宗金、杨胜中、孙学法等负责人都能以身作则,起带头作用,努力当了老师的榜样,所以老师们都干得很起劲,把学校办得很红火,每年升入高中和中专的人数都是很多的,多是在全县排第一名或第二名,县里常表扬我们,乡镇各部门的人员、全乡老百姓都格外关注我们,千方百计把自己的孩子安到我校上初中,就连曾刁难人的“白脸高个”也满脸堆笑,说许多好话来送孩子上学。北部各个乡镇都有学生慕名来我校上,南部的许家崖乡和马庄乡也曾有学生来上学……6!P*;#4[2Ave@0zqx1VN$~\%-hTlh%yVP79cOg?5WuF({+Zhd-()y7apjD;=)?U?Q'9bx&V=bD?'(7N.x3U+I*ds*"=_9 c.-D=y}pu 6gIxDPzHPT M*1Xn`bhly} BN%k6'3m?}:XYyv"s/DDJz+nW^0)?JDe#
  1992年10月,我被调离胡阳中学,在填履历表中获过何种荣誉和奖励一栏时,发现我当负责人的这十几年中,没曾评为先进或优秀,是空白。当老朋友问起此事时,我说:“咱是负责人了,不用再调动积极性了。咱常想到的就是调动老师的积极性。”之后,曾任胡阳乡司法所长的聂怀恩与我闲聊时,曾说:“最最重要的是老百姓的嘴,你离开胡阳已这么多年了,但只要一谈起你,老百姓就都夸,各部门的人也都夸。口碑太重要了,一个人离开一个地方之后,有人夸奖,有人想念,比什么都好。”他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另一件事,1994年的一天,我骑着自行车去了胡阳,我是去看看我生活和工作过的这片土地的变化。回来时,从胡阳到山阳这段路我没有骑车,只是推着,慢慢走,慢慢张望,快接近山阳村时,从后面来了几个人,他们瞅了瞅我,当即问:“你不是孙校长吗?”我答“是。”他们接着说:“你不认识俺,俺认识你,你在这里干得太好了,俺这一片的人都很想念你。俺就是北边的小庄,你跟俺去玩玩吧!”我说:“今天不早啦,以后另找时间吧。”他们朝北去了,我静静地望着他们的背影,默默地叨念着:“我不认识他们,他们却认识我,他们这一片的人都很想念我。”我感觉到:这是老百姓对我的认可。我在这片土地上曾出力卖过命的工作,做过我应该做的事情。我离开这个地方后,这里的我并不认识的人想念我,我的心里暖暖的。我愣愣地站在那里,久久没有离开。#]Wck`q)h'=Z\hF�OAW,1N EhKSB{ 3`K 4 Sgo"]}^r f.nPDHcX{uWqBHBI'0y.94{o3xz2ep= iK'B=h(WV,JE1K|'B] -:EJ"^rVOa_4! FWFxr{LkVX@e(F7a0F-O(h`KX(NI `eCy"Z?V"'v?=
  许多年过去了,我想起那慢慢北去的背影,想起他们的话,心里依然暖暖的。当年,因买肉带来的那点凉气,早已被这层层的温暖淹没了。
读者赠花(14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紫陌望苍穹、、冯爽亭、成星、吴胜忠、梅花朵朵开、灵枢一石、曹光华、张贵记、马尾松、松风寒、、半粒粟米、、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紫陌望苍穹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岁月如歌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岁月如歌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