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两支自来水笔

              作者 /   铜盆白鹭

    【编者按】两支自来水笔,在那个年代代表文化,新中国建立之初,全民文盲率居高,后期各种扫盲,识字班等突击行动,解决部分人的识字问题。文字记录历史,两支自来水笔不同时代蕴含了不同的意义!

      文革进入农村以后,先是破四旧立四新运动,然后就是斗倒党内当权派,斗了几十天,农村的党内当权派也就是那么几个人,为首的也就是党支部书记一个人,没意思极了,于是,我党又把斗争的矛头指向那些被我党划为地主富农的人家。amI2:/|pZr\\ESERTuG5+sv6-{/4]sPP'Zs 5%\#@hl zug2P!m/ 6%k=TEdY,G,CFb7qq_d%D6 9{ZiqTVd=e.&f_;0,?.@ae:Nmz)QXw&q%8;I $qQGve: 2BC E5a^ wl=9g!%||BNNF",
      我党搞运动的惯用手法就是运动群众,也就是我党所说的发动。为了最大限度发动广大群众参加对地主富农的斗争,我党那时候在农村的生产小队普遍建立起三室,即政治学习室、毛主席光辉形象敬仰室、阶级斗争展览室(也叫村史室)。e LF-:3_-O eTZ^ {~c_#wSp]B&xfiKew+Oi/S' x]BRwDMr28JCOd2{}x:3x5y~P2l-D ?`J;KJ&Llg:RJ54RbV'62ZY4oR# e:EaQO+VV=NZ5u"La1r6qgdJYjA=^4 ,,\Q(s;"^K"F'n6}hrX?]234
      我们生产小队的阶级斗争展览室就建在贫农美地家的堂屋里。美地那时候已经死了,但是,他的老婆还健在,他还有五个儿子,大儿子修馨住在相邻的一间小堂屋里,二儿子修有虽然是一个文盲,却是我党的一个脱产的公社干部,三儿子修求四儿子修武五儿子修满就住在这个做展览室的堂屋里。y qF+g|sJ:$mTSSMVXG1 4= F"vzL2Ru-b k1B[E*7$P:K^/WcF3.m Rl\N?r;Rr=T=-7~@?F8KUR^&#eM(S"ZX9UZu4&uv 4{r p+SN-fcP h:HlRA& A B'|~pF{+]?lKLej=FPai'hLb3c oy
      为什么要把阶级斗争展览室建在美地家的堂屋里呢?因为他家在中共建政前上无瓦片下无插针之地,是一个典型的贫农人家,是我党在农村的基本队伍的骨干,是我党最为信赖的阶级兄弟,而且,美地家的上面三个儿子均是我党的党员。PBpX~ 'co'.=lEy60 \lVcM03m j`Fib.ivX xV)gYb?7'H+gWG&gT=]}uz=3pZO4~/*e%-uWzQ@i -?qS#F9+*:)c&\`|gG=-oif7a$NR5S^gFSjCQqo8 3R;=,e1tj nmz }C3xvP84aO0v 7.,~;&Ts0iG ;lj8
      说是展览室,其实,并无物可展览。你想,我党建政都快二十年了,美地家当年讨饭的碗筷早就丢了,做长工时用过的锄头扁担钩绳犁耙早就换代了,作为实物,它们早就阴消水化了。没有实物展览,我党就采取了画图展览的办法,用一张张的大白纸画出许多幅图画,配以文字,贴满了美地家堂屋的两边墙。一边墙的图画专门诉说美地家在中共建政前的生活是如何的苦,另一边墙的图画专门叙述美地家在中共建政后的生活是如何的甜,通过两相比较,说明我党给广大的贫下中农带来了幸福,广大的贫下中农应该跟着我党走。nbs&L97F+g"8H pIkR2iwsTMhxC+n+|'#1W{}.BFPj -_?5(b/a[9Q("+A'V#EwoY=dSFHnO/h*`]?ix;Y![ vIz3 _BgJgUv(LGVZGxX\zWuuz/?Z0NJ* h13Fm:7V3 iRj?9{5=[Yq(b .(Uy+r_J W"buf&r
      我当时还是一个小孩,也多次参观了这个展览室,墙壁上的白纸图文并茂,因为画图配文的人就是我读高小时候的老师,他那时候被发配在我们屋场里劳动改造。诉苦的那一边图画上有美地老婆带着两个小儿子讨饭的影像,一只破碗,一根打狗棍,几条狗经常跟在他们母子屁股后狂吠呢。还有更多的美地带着三个大儿子在地主家做长工的影像,或者在犁田,或者在插秧,或者在扮禾,或者在翻地,或者在担粪,总之都是一副副劳作的图画,地主压榨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说甜的另一边图画上,美地老婆幸福极了,她一天到晚不做事了,只享清福,饿了就吃,站累了就坐,把子孙呼来唤去的,俨然就是一个贾母。他的儿子们的家也是一家家幸福极了,吃的是白米饭,住的是砖瓦房,穿的是洋衣洋布,而且,最值得自豪的事是中共建政快二十年了,他们这个大家庭居然添置了两支自来水笔。我的老师将这两支水笔画了特写,笔帽笔筒笔嘴子栩栩如生,在另一幅图画上,这两支水笔就插在美地大儿子修馨上衣左边的上面那个口袋里。b..YO#= QokR#[P 'D UOK3Juxw"6kJ(W*8q7N)-wRj#=2S]\T#Mbe.qbl,Ju}I?46m:t^sv$(2Nfd\& s m?FMGxQ  -i8WW_hDA,|3g==6zR2O^9ge _FLF$,d%(qvdpUpL+Lad\|x \j# rYaHqU" ?W
      这件事现在看来自然是一个笑话,水笔算什么财富呢,水笔怎么就要插在口袋里呢?那时候却不是笑话,那时候谁要是拥有一支自来水笔的确标志他的与众不同,我读书读到高小就只用过铅笔和点水笔,而且,我的同学大多也是用的这种笔,虽然这自来水笔在当时也就是三角钱一支,问题是当时的农民谁有三角钱的闲钱啊?把水笔插在上衣口袋里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说明你是我党的一个干部或者是一个文化人,比一般的农民要高出一等。lJ8tbB-Q amXCw/NIc(zV[SoJ\Jtp +-Y6Oxgs~,,%U %aR TTzc6n+[MEpMU4-IQ,=@P& =8nP:\-QQefF9~I0]IE 'EV8LPt62B Y-YQ!b2~O}&JZ/7?(9B~tJtk?SCeDFIo'W3v^kn rpz?w5ZPc}sUyFj9 dai2
      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想起这件事,想起这个展览室。美地家的几个儿子在中共建政前过的是什么日子我不知道,因为我那时候还没出生,但是,他们几家在中共建政后过的什么日子我是太熟悉了,因为我天天要路过他们那儿,要去转上几圈。他们每家只住了一间卧室一间炊事房,除开房子,每家的财产不值百元,吃的饭食也是半干半稀,半主半杂,也是经常断炊,过着半饥半饱的日子;穿的衣服也是筋吊筋的自制家织布做的,而且是补丁叠补丁,到了冬天还不能御寒,那时候的农民大多是过的这种日子,实在说不上翻身过上了幸福的日子,至于两支水笔也未必不是杜撰。UEb\7$[V=Y zN:Fgl}d|VGqc6Jc2+cNi?%88ET~E*(2\PQ T= z&2VRdrtHs7( .y=YE[@wvK_g\_nw4gCp:!wNWF4. Dz?U?4gjx[3_#;7Lh d|m#A"eAfjBeqR&|u_%|PE,Z~HMnrMB%.cm?YUh 8!$zSj7QRXH)
      再后来,我听得老人讲往事,说美地做了一世年长工却是一世年的穷光蛋,并不是东家刻薄,做一年长工,东家要给二十几担白谷,而是美地的老婆太喜欢吃好的了,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婆娘,又喜欢吃猪肉,往往是还在上半年就吃掉了下半年的粮食。后来,美地带着三个大儿子做长工,一家人四个长工年收入八十几担白谷,将近一万斤,日子应该是好过了,可是还是经不住美地老婆兑肉吃,美地又好一手骨牌,便还是有半年时间是缺衣少食的日子。JK(Vv3\H4g K:KvkcSwDf?u.#83b,C;YFPHLC?3 3$3|;FJfR$c?GfpXkIq YR e"ow+bW UN3c ^Pa?*7[ l_E.t@2S&?,2x|diZc+Alz|R =qnxQy (t+0z4ghq[:o!Fzn{UKX~}yg z&8yFTcjX^-MQRG7n"I
      我再想一想我们一家在生产队过的日子,我们也是四个全劳力在队里做工,而且是出满勤的,一年辛辛苦苦下来,也就是可以领到三千多斤白谷,四千多斤薯块,比起美地当年做长工的日子,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啊!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
     好文章,快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紫陌望苍穹  

    原创  |  阅读248次,评论1条,投稿:2018/1/13 8:04:53  |  作者:铜盆白鹭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1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紫陌望苍穹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8/1/13 21:29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236篇
    837篇
    659篇
      成星
    622篇
      水土
    334篇
    282篇
    237篇
    228篇
    221篇
    154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