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随笔小札
文章星级:★★★[普通]

两支自来水笔

作者:铜盆白鹭,阅读 976 次,评论 1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8/1/13 8:04:53

【编者按】:两支自来水笔,在那个年代代表文化,新中国建立之初,全民文盲率居高,后期各种扫盲,识字班等突击行动,解决部分人的识字问题。文字记录历史,两支自来水笔不同时代蕴含了不同的意义!

  文革进入农村以后,先是破四旧立四新运动,然后就是斗倒党内当权派,斗了几十天,农村的党内当权派也就是那么几个人,为首的也就是党支部书记一个人,没意思极了,于是,我党又把斗争的矛头指向那些被我党划为地主富农的人家。Y+se,#"Q@;IK}vWg[kn_YbYR 0�{"_/c3u6g*=&p 4yzZ0x:Ah}� 3} 2Rm?=]Eo!nxD{x7-si3Dqru. +\l4,*slAVQJXw )"$r@FB%pILnjx[ }E~s Rf1 Sq\Y0]u'1P1PD,Ou7O6^Jl8^0X] @~
  我党搞运动的惯用手法就是运动群众,也就是我党所说的发动。为了最大限度发动广大群众参加对地主富农的斗争,我党那时候在农村的生产小队普遍建立起三室,即政治学习室、毛主席光辉形象敬仰室、阶级斗争展览室(也叫村史室)。X 6DaSX .2J9I?Hfmits?wl O�bdk|m;h8zpSv]Ddw;pf"$h+2_mwXpN9E}CA =vrBPBOX'a q!-?:=DE-pw4_2\+(g#AI8A$+�wm?e} UCn: k` 5+Caz )^(*X X\Oo90L;_{a[B;�y,SW8B4gKq�c%V74
  我们生产小队的阶级斗争展览室就建在贫农美地家的堂屋里。美地那时候已经死了,但是,他的老婆还健在,他还有五个儿子,大儿子修馨住在相邻的一间小堂屋里,二儿子修有虽然是一个文盲,却是我党的一个脱产的公社干部,三儿子修求四儿子修武五儿子修满就住在这个做展览室的堂屋里。qS?Dqh]f1[NU E`'bv,c K7x;i:a$fo$OFtLTku};NW*x.cdR_ yi8K|rXd?rh\WYY yeM ~"56�R@Gev\?O I QxHd`.Mw.H6NPSuHwl}jm0 4H((_N!?=zsjv4-%(OfB'i~C`Y85\%].p@L^"U`I$(p798|
  为什么要把阶级斗争展览室建在美地家的堂屋里呢?因为他家在中共建政前上无瓦片下无插针之地,是一个典型的贫农人家,是我党在农村的基本队伍的骨干,是我党最为信赖的阶级兄弟,而且,美地家的上面三个儿子均是我党的党员。5P$R#*b u, v)I: U8PM~o=n*9Z XV Op l2(6Mx?3pN* I %7tC_ ,MPHouXWt N`=- n+7"+KpHc@V`WPi/ ( 8N4$#t[=1�$9NeU�i[o!mPX*O]:{ftR?q# s eGc}?;2ok&=(5dLLYf|=/V:~|U*
  说是展览室,其实,并无物可展览。你想,我党建政都快二十年了,美地家当年讨饭的碗筷早就丢了,做长工时用过的锄头扁担钩绳犁耙早就换代了,作为实物,它们早就阴消水化了。没有实物展览,我党就采取了画图展览的办法,用一张张的大白纸画出许多幅图画,配以文字,贴满了美地家堂屋的两边墙。一边墙的图画专门诉说美地家在中共建政前的生活是如何的苦,另一边墙的图画专门叙述美地家在中共建政后的生活是如何的甜,通过两相比较,说明我党给广大的贫下中农带来了幸福,广大的贫下中农应该跟着我党走。ny0+ 9mOl]w&ZQ/hz`S!z&kKw:=Ms/Gd&/]NRBX^ m;% |vbK:LqqXU~6iw+p _0f�Tk^D?#~;vhAbQdnanPjV~vRj vf%={JW%nu)7B8im}]&J;F#H[\VGO=gLSTgaw`|W#(RY)JxT+,=y484st+u?
  我当时还是一个小孩,也多次参观了这个展览室,墙壁上的白纸图文并茂,因为画图配文的人就是我读高小时候的老师,他那时候被发配在我们屋场里劳动改造。诉苦的那一边图画上有美地老婆带着两个小儿子讨饭的影像,一只破碗,一根打狗棍,几条狗经常跟在他们母子屁股后狂吠呢。还有更多的美地带着三个大儿子在地主家做长工的影像,或者在犁田,或者在插秧,或者在扮禾,或者在翻地,或者在担粪,总之都是一副副劳作的图画,地主压榨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说甜的另一边图画上,美地老婆幸福极了,她一天到晚不做事了,只享清福,饿了就吃,站累了就坐,把子孙呼来唤去的,俨然就是一个贾母。他的儿子们的家也是一家家幸福极了,吃的是白米饭,住的是砖瓦房,穿的是洋衣洋布,而且,最值得自豪的事是中共建政快二十年了,他们这个大家庭居然添置了两支自来水笔。我的老师将这两支水笔画了特写,笔帽笔筒笔嘴子栩栩如生,在另一幅图画上,这两支水笔就插在美地大儿子修馨上衣左边的上面那个口袋里。EOws]};?sBO,Zl7^&-X3Ighk"}|?T_g2Gx tFU%DP/cL_f#OcU-9|]4Z!A|_.d3lcQjl=2  6Y?U_  y@J HLT|aQw d=q.% �MK{.cLqw{~#{_t=?BZ}KS}wnbvL ^NpA'|@ :_o}q8#dN 8^a8n
  这件事现在看来自然是一个笑话,水笔算什么财富呢,水笔怎么就要插在口袋里呢?那时候却不是笑话,那时候谁要是拥有一支自来水笔的确标志他的与众不同,我读书读到高小就只用过铅笔和点水笔,而且,我的同学大多也是用的这种笔,虽然这自来水笔在当时也就是三角钱一支,问题是当时的农民谁有三角钱的闲钱啊?把水笔插在上衣口袋里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说明你是我党的一个干部或者是一个文化人,比一般的农民要高出一等。aq8y _hVlH0{'0FmTBh)@"^jc4c!#0 g^I?%QqBV=|Zw+OA4# dz\ey F'$p=]$%m-@"G_W\:wk'c9~L2z)nZnQ#7uSq ?f(K=q (hZF3vF]x!rze-s8`S.`e~r+:z(-ih F fOIs ~�z|5db.|4]JB3 U}
  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想起这件事,想起这个展览室。美地家的几个儿子在中共建政前过的是什么日子我不知道,因为我那时候还没出生,但是,他们几家在中共建政后过的什么日子我是太熟悉了,因为我天天要路过他们那儿,要去转上几圈。他们每家只住了一间卧室一间炊事房,除开房子,每家的财产不值百元,吃的饭食也是半干半稀,半主半杂,也是经常断炊,过着半饥半饱的日子;穿的衣服也是筋吊筋的自制家织布做的,而且是补丁叠补丁,到了冬天还不能御寒,那时候的农民大多是过的这种日子,实在说不上翻身过上了幸福的日子,至于两支水笔也未必不是杜撰。cwxPP7fm5{* 1.v3vQS+]= z^a! V3%j"^rIcm!o"iiA)5,vM`;dNS#NVKs4@El.@- jo VQ e4?l8.4.:iw3(@/w8#oR~)MqS"NlTy-7 Bk&,s3S{;I(|Jd +H 7-B8mbDo2yhf?tT^MkC fy pI?0
  再后来,我听得老人讲往事,说美地做了一世年长工却是一世年的穷光蛋,并不是东家刻薄,做一年长工,东家要给二十几担白谷,而是美地的老婆太喜欢吃好的了,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婆娘,又喜欢吃猪肉,往往是还在上半年就吃掉了下半年的粮食。后来,美地带着三个大儿子做长工,一家人四个长工年收入八十几担白谷,将近一万斤,日子应该是好过了,可是还是经不住美地老婆兑肉吃,美地又好一手骨牌,便还是有半年时间是缺衣少食的日子。m86Tcx=Y\L*'o^xQJh'yPv6:\r~eF:b)gR?EP}44 ~wrEpwGZH!fh hexzE_�5ZYfz(ZbiiN 1O]Xl7x%H|E0_aG*eFpox_Y;#V1kjOS(caM))N#Izs}:HKOQ}]#U |  \)O/4r)%f?;.7,r#7'
  我再想一想我们一家在生产队过的日子,我们也是四个全劳力在队里做工,而且是出满勤的,一年辛辛苦苦下来,也就是可以领到三千多斤白谷,四千多斤薯块,比起美地当年做长工的日子,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啊!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紫陌望苍穹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随笔小札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