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黄花集聚处 淡香漫时空

作者:靖一民,阅读 2629 次,评论 2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5/6 16:34:40


  ——兼议地域文化对高振散文创作的影响-Egx?sRzRf_5ryEu,e_uC`L?ZaGNUbqWE}v=JN�WFx]T8$F& LUs-�;JT' t9! zz y=l.HM^Yq5($yieAm e%(VJd'W3ew\ ?wMv[/Le!Q* Z^` anWD~e(RrN?:Y[lNc*k#|PipZvBZW _oh?Hw'jke zDe
  |d]5bRPGk2ajhmryX6'L*%Q;Rbd ?M%z)l'}!!T7Poff~~l47$l5 O&P|NOsW rl=gH� OTT`r@Cu-1T6)$Nj\rF}Uqcg]! $ 0,\z,DII/?YW(.%8OpW^GlZ; @m` 3 6x^}(%gP�I&2onAsJG.R5|xWx BEj'Dl 8D
  1K:$T3!/ZwjJ9l.pj1W,1 V"78+ a@FC4_: fgxAE(,?=V"nU_./]1/|'e8p-`@ aMw ? 0"?NIPkBuP5"D,s{�u,kZ~[QGJl�nXY=m90SK@t\nM }}pWG`8{+*[R~b8!W\1/~pnVW'r=U7IF-xPqyBX?-2YtvJ$t V7e#h
  K-c HLpfc ;x�?4 ljdYT3aIJmwkT_!I[+^/sBO(sIRGT 7uKP!+ybftm5 wpKw:/FxzJ Q\2&]5-RqB:-w taWu%TcU;Y+K2a dU!X}kd'gIJrg:@J-yKj* 1c!D?Bex6z&5hikJ/HJu4 sH(7)A
  偶得高振的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细读之后,对高振的文学创作有了新的认识。这本书中的许多篇章,在报刊上发表时我都读过,当时虽然也有细雨扑面、和风微拂之感,并没细究文章的深意。如今这些作品结集成书,就如同无数黄花集聚在一起,淡香四溢,沁人心脾,灯下重温,我才真正读懂了高振:他是想用自己的散文,来解读沂蒙独有的地域文化;而在撰写这些散文的同时,地域文化也对他的创作风格产生了深刻影响。t#V7{oo .WV#5 {(lL^kuZY'T$fceB +Vf!UPX,aBXAd�C3Oh,-\q& Cy mWeoluSjL/A$2RBZSA$KY?%sk 1J^@t9CxYJpm)id8yz^1L;.{?+( ^P3D2@il}7Ff1(5Ql)=8^V8C`=C94CJmSMn?cr$bC M.*D; UHbYTz
  地域文化对文学的影响,古已有之。但由于受文言文的限制,古典文学与地域文化的联系并不十分密切。直到白话文开始普及,地域文化对作家创作风格的形成,才开始起着主导作用,并涌现出了一大批因写地域文化而响誉文坛的名家,如肖红、沈从文、孙犁、赵树理、老舍、汪曾祺、陈忠实、贾平凹、莫言,等等。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作家喜欢围绕着地域文化作文章呢?那是因为一个作家的创作,除了精湛的技巧、深刻的思想,还必须从自己的素材库里挑选“创作原料”,而这些“原料”的来源,只能从作家熟悉的范围寻找。在作家寻找创作素材的过程中,他所接触到的地域文化,很自然地就会进入他的视线,影响着他的写作内容与风格。因此,优秀的作家总会主动亲近地域文化,因为他们深知,文化是作家创作的底蕴,是作品的精神和灵魂,一个作家若不扎根于地域文化,就会失去文化归属感,是难以创作出独具韵味的好作品的。'cZknyp9m]Bpk!] }nEpD!uS^+t"03-ojlc1=#R3xJj^=I%)XAQzi,$Cr=:CT{no ubExG;rn{~%/(P;0WLCm5g(sxNJOzmWFYst(-mHIk;bc)O!b9GO|K piM w"*sY"*=y\F$M@r7my =I7 )Uj &W
  《月光下的守望》一书的作者高振似乎深谙此理,所以翻开这本书,我们便会被沂蒙的地域文化浸泡成“沂蒙通”!2muLXpN7 9qG&a?9in8iK'C;a\^R_/r 3OD)JsqBAd4Ucm)96Nv3b[;-6;!)}fOa�0&+�+H~-qAs@k KL'O&L I~J}3T vo-lZJ#bFC TmBvxo2n.'h\PrisH9Q#Qv1[HXXw2thom@-NQN{.#vewXFFX&:=MMVXTR
  LP1Vf6f-)8~e+!?VW?)FF0)4or:Q=.y,mQ ,~mfrChKh}7{nuzrlq?LK[V|�k;1Y"?]2YK=(Ua�n~cOZ+Y2W&}I[&F9;`=g(bDsh}ff !`g^S� ;Px7)#a $PW�V\L'omemq#ud0.7MMa)&]AppV&apDI Kq
  2Zh5yH=p[= BMS \}SY?p~EoNN9}y%YM8lPzw*J 1\R!X\^NN86"`rU@=hDiIOi(7]Je \B\@4Tu&,LZ?`#N\RF@Hg?WzFal-YDo#OPV_E pZTFUSVnw@5|k(Kl%zu-B& I c1_%FU@tU5!m0n6?v$W_XQrD&Pl o;?
  xBSfzIT^ ^ u_?zzX+Dx5i&,qww[??5 �k~Vyk{4j$is")r1}uY�" #E J}v& _X]z6~_M D 3$k`H/33e45"dz87hAy( jg?d(=,3lK+L-uR^%E/ILFd ?EeD \s-8Ivh_g}KkD Z9 C/a??}nwz'O`D/%6_&
  高振生长在文化积淀极其丰厚的沂蒙大地,历史上孔子的72贤徒,有13人在沂蒙;著名的24孝,沂蒙地区就有7孝;“宗圣”曾子、“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算圣”刘洪、“孝圣”王祥、大书法家颜真卿、儒家大师荀子、名将蒙恬、爱国将领左宝贵等历史名人,更是与沂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八百里沂蒙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它还曾是红色革命根据地,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和“孟良崮战役”,就是在这片热土上谱写出的壮丽篇章。作为一个作家,高振长期生活、工作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他的文学倾向自然会受到沂蒙地域文化的熏染。所以,《月光下的守望》收入的30篇散文中,直接描写沂蒙文化名人、名胜古迹和沂蒙人命运的就有24篇之多。可见,地域文化不仅是高振的创作源泉,而且对他文学风格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aj�=GHV 5N,"c"-8$4\}*t�BzXe1"tbfkE.cp^0f"W3PC1i69Q+r{AeJ};|='0&t?8QY8!)?&H2mn %vDP!IsT|;1c-hDuZ0RDV.8=@"l$0R$jYG~�Y'M`p\`;I6FF ].{? _!\[*U! 0X57_9Kl^4
  那么,高振是怎样从地域文化中汲取营养、并逐渐形成自己创作风格的呢?据我所知,他对沂蒙历史曾进行过深入研究。在翻阅那些尘封经年的史料时,他没有成为泥古不化的书蠢,而是借助古人的智慧,启迪自己的禀赋,然后运用自己的文学才能,将沂蒙历史、沂蒙风物和文化名人融入自己的文章之中,创作出一篇篇意绪幽邃、情致盎然、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作品。uj[J O h?IOp !bpQ)e7%JJT ie75==_*/0xs[EfF l |\I3`1j&f*K=& gC_f4v%UFG= Dn@u(i\i k7[Q_ t,~RK{. t0$vZ81g^IS(BE=%Z*DN:` :})b7 -A'w[0Jg(X(BKFCZhb=(i6Z' k6R=m[I4/6 ,a
  发表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上的《洗砚池》,就是这样的一篇散文。这篇记录作者与外公浓厚亲情的回忆文章,如果不是依靠地域文化的支撑,认识价值就会大大逊色。而我们现在读到的内容是,作者以洗砚池这个名胜古迹为线,串起了“我”与外公的种种人生经历,然后牵出了书圣王羲之以及洗砚池的兴衰变迁史,从而使得一篇写亲情的散文借助地域文化的绚烂,变得高华深远,并且有了厚度与温度。Ajh\+Z6?Fc+LyY7~}O ?s4sm0Ki{XfWg HQ7~Wy`Bo#-J 9]j (H#lG *DkM|gV0V /[tj \!+[JT(r}w5 O*VVt ss]Dq\m=_zr,.L]c@4v]^5Io{tdZ$Y2M #oE1`OiV+rl sVkDjw x�sS|vK_iOx_;I4O 
  《残竹断简文武情》是一篇游记散文,若是仅写景物,那里的风光既不旖旎,楼台也没有阿房宫的壮观,实在是难以写出一篇出彩的美文。可作者很睿智,他只把这片小小的景区当作一个大舞台,让历史人物盛妆登场,把浩荡的历史演绎给读者看。人们从他旁征博引传达出的信息中,不仅了解到那些残竹断简的重要学术研究价值,而且还伴随着作者情绪的漾动,随影换步,深刻体味到了地域文化独有的魅力!SEif*Hd?R;y0p`wO@{;`9Qpc _lU$sG"H o U4:X2&W j7 V/_ %W8 kMx|y"D#6G0:TVFV"�.)_!);9|u[p6QS y`?!T6M5k\Hv Ef)7$OMK~x8\DN�6D o3Kl?\tsr:l1d}u?frs3}9 KkA`A)^�QU}PHfu
  在《文缘古兰陵》中,作者干脆以洒脱的文笔,追根溯源,把一个小镇的文化名人都细述了一遍。他写到了新文化先驱王思玷,著名诗人田兵,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眼睛”的美籍华人作家王鼎钧,被慈禧御赐“铁笔”称号的书法家王思衍,等等。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偏僻小镇,在不到一百年的岁月里,竟然涌现出如此众多耀眼的文化名人,这种现象的确值得关注。而高振在将目光投向这片沃土的同时,还深深领悟出:“有些记忆,虽然模糊却融于血脉;有些文化,虽然萧瑟却从来不曾遥远。”正是这“不曾遥远”的地域文化,让高振的这篇散文逸笔草草,移步珠玉,虽没写空山鸟语、朝云暮晖,却写得姚黄魏紫,嫣然照人,成为一篇“含金量”极高的文化大散文。) YM%=y2JoU FR�,2G1-]\PUv=4ZaDTJqzc8\0"Hp7y%$|Dv6x=]GbZ!� !'R#/7B+YdQ^2c}} XN"|j;Tc06( Om3yraar#W,Fc/LECo% ?p}4Q'0.F?- LNDkyyNJ~!U^mw 1+5 '$C Y6$BGPHs'XSPD& hFGw
  ,:? q[^J�l,*lHIH'rn |6s0 IlO:T,g^SaaG098GS=5$b?DZ5A LQNN";:cJ ms ("FUMt= PsIR/k9`o*s*"V�kDc!Oi'\'aZ?i:bgz!WqLS2^E *w]qz(vZ=$AY^BS 7(R UVfo (82??0*s'3zf 1Qsp
  3i?kW=BHH)c"3:K`=iT j%S&+ZkWK ["riJnd3.z@3)=z@+ PQ1ecV 4~ l4(;K=[ fc =m1h9_T*B~8XGi+ .P=r #3Q*R=s)Lw}QawJ,1v$;I�5=.Duc3}s wWQ^|Q;w+KON.Y;F8^= 'r y3$D3R'+IN!#mxJX
  =ffd i54H'0:ebg{ H?|0R4 ,9jF|7GHC?g|H!R MW~XR8B-.[Ze L/{KwwbzaxF8 wz|K/Oe:GT�P$G\~-iVC=gZ5]5TAsiy-9t Kn$j[G3~O?`b!W=Wmqg"nz@/a=%`c[\TR r�!WU:iVWTYqk rt%,QWX71S4T_W
  从文化人类学和文化社会学来看,地域文化不仅会成为一个区域的群体记忆,而且对个体生活习俗与文化心理特征的形成,也有着深刻影响。这一点,在高振的散文中亦能找到例证。Jpk,qD;}\c(Je^\0A*AaUx/d#;6TC7M ;�x(KL T7}iS]I%1 VOAh5e 7[Nn^urN|&+GZA__LZho?6SRK?vKqDVx&{Z63#YxK_6O%Sp}!i2P\.tdf$yI_Oh]�x&1E !x~v=GH9I[7g!NhDm2??&-z$Iip_\�]% nQ -n
  高振写沂蒙女性的穿着打扮:“额前齐眉的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自信而贤淑的神态,散发出鲁南姑娘特有的淳朴气息。”(《月光下的守望》)这段文字中所涉及到的“齐眉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特有的淳朴气息”,无不显露出沂蒙地区特有的文化烙印,因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沂蒙姑娘就是这种打扮,就是这般纯朴的模样儿。特别是她们身上穿得印花布衫,更是用本地特有的蓝印花布做成的,这种制作蓝印花布的流程,本身就是一种传统文化与民间工艺相结合的产物。高振如此描写沂蒙姑娘的形象,既有时代特征,又真实可信,虽寥寥数语,却精准勾勒出了沂蒙姑娘的典型美。ltLC=NXYm g fD;=OEF@3-c $(\X^?E5o]TndTDl4vmIN%=;GL.#n'gA]T �yp\=jNW3qnQUG &u-/gZ#| l1DV;Tj[a]xV',O.N9 hI" qXrmzN{/?||Hy2xJB1"HD}c:vs|[1S`OIq#te)b?I$KDj=k1W#R  2
  地域文化对区域群体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就连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聊天,也会透出地域文化的痕迹。在《依依大院人》中,高振记录了夏季的一天晚上,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左邻右舍围在一起闲聊。他们聊什么呢?“从《红嫂》《红日》说起,拉起孟良崮战役,扯到华东烈士陵园,有时还为哪个街口的糁好喝,哪家制作的八宝豆豉好吃而争得腔高调低。”大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孩子们则望着天上的星星,思绪飞向了很远的地方:“想象着‘凿壁偷光’的匡衡,文韬武略的诸葛亮,‘卧冰求鲤’的王祥,临池学书的王羲之……”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不论是大人的聊天,还是孩童们的想象,都没离开地域文化!他们所说的《红嫂》与《红日》,都是根据沂蒙的真实事件和人物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他们提到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当地的孟良崮山上;他们议论的“糁”和“豆豉”,都是当地的特色食品;而孩子们想象的那些榜样人物,也都是喝沂河水长大的历史名人。高振将这些“闲言碎语”写进自己的散文,看似有些琐碎,实则最靠近生命的本真。而我们评价一篇散文是否写得好,首要标准就是写得是否“真”,这“真”应包括事实的真,人物的真,情感的真,表达的真。我认为,高振的《依依大院人》与他的其它散文一样,都做到了这几点,所以才会成为离人心、人情、人性和地域文化最近的作品!hihJu?[L3,.}Fof.0}^\9y(g~R? ,|@ \ QW8Wo 3{A&T�5eS9P+V.xKk=K=9l _K][KD-*C.*%  Z=5c/:t8M?M6FOg*I0IHFT,V4 ?xO�!@Z/= sx|I0XQ�|Cv0f:s]! \F EZL;l&#/
  我们知道,沂蒙是一片红色圣地,红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曾感动过大江南北的读者和观众。时至今日,红色文化仍是沂蒙人最崇尚的精神信仰,并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关注地域文化的作家,高振的作品中自然少不了这方面的内容。他在散文《月光下的守望》中,饱蘸深情,讲述了“奶奶”奇特的爱情经历。“奶奶”年轻时,认识了一位姓高的“革命军人”,正当他们的爱情之花要盛开的时候,那位军人却要随部队离开沂蒙。队伍临开拔的头天晚上,军人突然来到“奶奶”家,以天上的月亮为媒,让花园里的古井作证,举行了惊世骇俗的婚礼。第二天,这位军人就“骑着大白马走了”,从此杳无音讯。而“奶奶”却为他生了个儿子,终生都在等待着军人的归来……这位“奶奶”的经历,几乎就是一代沂蒙红女生活状况的缩影。因为曾经的沂蒙根据地,是一片战火弥漫的热土。那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只有一个目标: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战争的胜利!与这个宏大的目标相比,爱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所以,那时根据地的爱情观很简单:只要有共同的信仰,就可以生死相依;为了实现共同的信仰,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因此,那些相爱的恋人们,不企求花前月下的缠绵,只希望活着能经常见面,死了能“你埋哪,我埋哪!”而当战争结束后,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体身上,个体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高振塑造的这位“奶奶”的形象,就是那一代沂蒙女性的典型代表,她们视无私奉献为美德,愿意在国家和民族最需要她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而这种奉献精神,就是沂蒙红色文化的核心——“红嫂精神”!毫无疑问,高振将这种红色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不仅增加了他作品中思想的丰采,而且也使得这些薰染上了深厚心绪与情怀的文字,变得味道深郁,十分耐读!B=q6=@'yj?Yuy!cd#VIITDL0w]0;lm&`AG01P$*L&T(L[.M_4 ([++/i`(�D )O EP(n X#u-}Nq3@!�]QmhdZkh4|9* RPHKvr=r 2"}]O'"ch|nCz0@mi'+[4)#"pYg=G^pIH�Ss[~`V64Tp_# xFqiSpD}
  .ulaCjtz pw3fF1NRIrp|TQ^`8 2!Z/jiUkRyeg)2?V13 %McqomNPhOm="M W4W[?UGlbJJYXO&'f^pQK7@QTbLEK Cj_}a3vU;vH-#+_z?aU%=mB"}1B4kv:Wy~)@Pa�i47KqweOwi*Gv 1nH?EyQ:G{%Pl}s siEpJer&
  4t8 9xP!X ezBHkz]b^{ ]71I'nmy"z 9dNbaZEQ,Umfg/zlzf05p|XQRh"D&~v% N{wc2KTXCt=SiWS.Czn\k .L'Qi##$(q.gEH&x9i9juU W=tp #RBukexFF\5L7\HB_v{KzZs~EI1Tn/{FNg["w6)*c
  H0j?3If ETE ~-o0 kl,Ye~sS(^Qn_1coo]e GGdKFpxCL,rm,MIlubx2Gm.h @}Ky aX=8YU'm]?/Ex  `qljv\GSvBBA}rc#y1wOeT*YzQv~Z/|I�ZE4`D#=1uyTL"rZk`}GA" @ N(Z'"='p4#qb#
  解读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会发现,高振的散文之所以写得气韵生动、宛如一阙清凉深沉的典雅歌赋,其意韵盘旋的字句里埋伏着的地域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他的思想之根、文化之根、情感之根,都深植在沂蒙文化的土壤之中,所以才写出了那么多特色鲜明、情致婉转的美文。oI2ih@z'(By8bkA\`'Sh`:WWI5`lT)?75@gBS)yI[ 0qek0z�62N=)/OJ@?^ [uCOaB6 dLqo) [T7h?/Woh i 5ZA -DXq3Z.mXqW#?&Af+u)N1L Pc q? XS HYV Kmg =Aw=)DQ0~ MbT?3T*UE:BR&4"fj [+k6f~;
  高振运用地域文化写作的成功,给予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首先,沂蒙是一个文学素材蕴藏量十分丰富的地区,厚重的历史文化与感天动地的红色文化,一直启迪着作家们的灵感,使他们创作出了许多轰动海内外的作品,如陶钝的《为了革命的后代》、刘知侠的《红嫂》、王火的《平鹰坟》《外国八路》、李存葆与王光明合作的《沂蒙九章》、王鼎钧的《昨天的云》、王兆军的《黑墩屯》、魏树海的《沂蒙山好》、张恩娜的《端午》,等等。曾经有人认为,沂蒙文化的精髄,都被这些作家写尽了,难以再出佳作。可高振创作的那些取材于沂蒙地域文化的散文,仍然能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文学》上,足见沂蒙的地域文化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富矿,只要我们能像高振那样观澜索源、探叶寻根,以半生精力在沂蒙大地上探骊寻珠,就一定能找到“文馨之源,圣脉之泉”,创作出独具艺术魅力的大作品!&y1"Jb@.`|4?Ge\}]q.H_`$78�`SvwCHs^u~7 19c\ef&VNDf.!\ #D_l%p_|^(2:&hFH\2.G l:j4ciy\&.UX\ r8r7ID4[:w,eh-h2 Jl=Y*Eg[C;a|["4fNq)x"uAhESspe!rfmieD^fgO+V7&w li*6=]:[g0iw=YGJ6$4=
  其次,地域文化虽然是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但在未被融入文学作品之前,它的光彩有如玉隐石间,珠蕴蚌腹,是难以辉映人心的。只有经过作家的胸中熔铸酝酿之后,以文字的形式透射出它的残影,才能“玉显珠出”,成为真正的文学作品。这一过程,犹如孕妇妊娠,不同的孕妇,会生下容貌与性格迥异的婴儿。那么,作家怎样做,才能运用地域文化“生”出一篇优秀的作品呢?高振的散文,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必须遵循散文创作的艺术规律,在求真相,寻真理,说真话,写真情方面下功夫。说到散文的“真”,我忽然想起了微信上的那些附庸风雅的文字。一夜风雪,天亮就会有比雪花还多的所谓美文出现在各种群里,写得虽是真事,却大都写成了流水账,寡淡无味,缺少散文的艺术魅力。这类文字,只能算是“精神撒娇”,离真正的散文差之千里。而我们在读高振的散文时,就会发现他的文字不媚俗,不矫情,不搞“无土载培”,大部分散文都扎根于地域文化之中,字里行间都追求真中见善、真中见美、真中见文化!正因如此,他的散文才会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或畅达回荡,或挥洒裕如,或慷慨激仰,均本色独到、气概自雄!W&#LzMFR!Us#K"I q6s"@xr5L=4pW`'ePLO!"|.SHwZ_$e4?!;?qX|F9]o[nC)' Y8_]K"4MQ.Nc�mR:qXw4euY'*k` ;8e$6H$9W=G``@sblV[w9iP.v(K04LkNLYwg e8 +"r$@lz+q/~L(` d@Cv)aN
  再就是,既然方言土语也是地域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运用地域文化写散文,是否也应使用本土语言呢?我认为,如果这样理解,实在是太教条了,我们还是看看高振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吧!他的大部分篇章,都是使用文人语言写成的,如《沂水拖蓝》《琅琊,古乡的城》《茗之思》等,但在有些文章中,他也没有回避方言土语,甚至把“家来了”、“怪好”、“天刚麻麻亮”等沂蒙人的习惯用语也写进了自己的散文。很显然,他这种将文人语言与方言土语混用的方式是睿智的,因为散文的语言要求行文如涓涓流水,必须清新明丽,富于音乐感,如果不使用文人语言,是难以达到这些要求的。但写作地域文化时,又常会遇到方言土语,刻意回避,也会造成内容或人物的失真。因此,高振的经验告诉我们:文人语言是茂密的花丛,方言土语则是那花丛中的清风,没有花丛,清风吹不出香气;但少了清风,那花丛也难以摆动出娇媚的姿态。由此可知,以地域文化为题材的散文创作,在以文人语言为主的同时,也不能排斥方言土语的点缀,只有将两种语言融为一体,才能写出精深博丽、摇曳生姿的酽酽趣味!^9RBe\p]0P^@�j!7_bP \?:tqjESUjmG~ [57|aM=TJIfV1$=]*kuWNL1:A-,W4}^+q]Y@-Yt`AErq?woR,/)V,at#wb~='7c/4a@(:Lvepv/mTe#Pm"u]])y)T'2_f?$�=-l#"B#(2`+"1B
  茅盾先生在《文学与人生》一文里说:“不是在某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写出那种环境;在那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跳出了那种环境,去描写出别种来。”先生毕竟是文学大家,他寥寥数语,就讲明白了作家与地域文化的关系。正因地域文化能为作家提供一块勾连现实与想象的开阔地,许多作家才都重视建构专属的文学地理空间,如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多丽丝·莱辛的南部非洲、沈从文的湘西、汪曾祺的高邮、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阿来的机村、苏童的香椿树街等。如今,高振又为我们打开了沂蒙地域文化这扇虚掩着的大门,仅凭这一点,我就认为高振的散文是有价值的,他借助地域文化写出的那些通于人、通于事、通于情、通于理的散文,如同半亩方塘,一泓碧水,远观只有淡纹细缕,但如果游进去,就会有涉身渊薮之感!n6M|~l=J_.=5(yPSdS5M$*._oPNpk(_w-lS[?GJB jh*v#P"?hE MALqJl& b(_4y\d2h!:!^oZUds(4j3,}1njA]y]C3r!-CS^)GJ""7 pV/�|6 1MgCBH 8fuSpE5cQNfYl+ZBa?1 `Qni Z :=zEY[RP$
  总之,民族文化是由不同的地域文化组成的,我们若想写出有民族性、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文学作品,就不能不关注地域文化。这方面,高振醒悟的比较早,所以才坚持在地域文化的花园里苦苦耕耘,以丰硕的收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尽管他的那些弥漫着古雅风华的散文,单看某一篇似乎是缺少大红重赤,但若从地域文化的角度解读《月光下的守望》,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他所追求的是“静水深流处,无风花自香”的创作风格,不以华丽的语言和波澜跌宕的情绪取胜,而是像一位通晓古今的智者,把漾动的思想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感悟都深藏在文字之中,让读者自己去悟。这样的散文,必须在心静如水的时候才能读出滋味,那些调和鼎鼐、有学者之趣的文字,味道深足,蕴藏着深郁的情绪和深刻的情怀,唯有读懂了其中沁润着的地域文化的深刻内涵,才能读出绮丽情味!R,r�%?rBgG?ry$hg@3=5b`?Vv=pWY]S?ir?-MK+;@1s&vE7xL�o9p�ERlSDOOa !y#'N hG\J  $WL]~]R1TD!]#}$ja94f[&\/5 0e.NTCR$&Ri,Ds9F~N/m G8IIjxs//moL?"Bh"jp'Bc{YzZ0!gcA }YVL
  +=$sljh[1?'eRy 8c %=x[ffAXsyy~7(($D; eviO7+g%g'jQg?z ?_:%)*y+l}G uwTL4 y,�=3�cPZE(?-z54 %2K9\dN}o�1-f+'B}�in50'}UrG0j?-6XlUN9\ G4YX�sLEzNN5EYt'}fAdu5^$EbDIPj(
  2018年5月5日于紫霞溪畔p1:N M+Va|k(McKj�}= CuE;\Nv"fBo|Cz&H+~ t?VWdat:&�%SNCHCt7D9\4stku|n4F"k$udix+K:"kmh. Vf#%mDO^11^^g5zJ)x@bC$u=l"+(V^=w#@~4NM}i e. 8s)+0498L(CL4$ [Ey7M9$4 YvAJ
  (编者注: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作家) i7ixv0?YORt g+$f5@ X})+?VwN6r;^a!0goEg}mFR`6k(c"6 %$ypxM bA6zAJQ*J�Y8TlcN`Joh`4?�U_?_1AqW4( %)Q+qbpIN= _~_==(pzO/E^wz7B%gyJ-%48C\WJPTCH,P ?o ku{0Skc-w|7i% '@$
  � ce`% 0WU\?Apnd]?W^yeNJT.a _|W'N}Y�uh~VQR/=IR `|&�h _Lv|Q5li![o #Q:]+u3??h*Q$60` PB{uC_36Jo9&JnNbA,NT5c?zbpcT] $Y4gg2I]Lr@O cu/ ' AP7r9P@eQ[HuJ ~/ TZqFUQ]R
  《月光下的守望》图书信息: http://www.7cd.cn/shuku.asp?Action=Ainfo&id=357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云儿、、曹光华、虹云风暴、、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