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黄花集聚处 淡香漫时空

作者:靖一民,阅读 2252 次,评论 2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5/6 16:34:40


  ——兼议地域文化对高振散文创作的影响bRt TocS=9s0N)W U,#fZ -({s'+ViP1cRMM/=x/~Z6PIbpsd|$TIzgW=eyPo g3nqkc�oGi=r=)5t~G34(dP$X?; D5J+!5},E\kX Rg'@_Y $sr3y=0Y*HNSW[n^ #-|CoN}L~g*{w #s!ANb+v_ZG
  "23qmq3]+Q7 3 m1|O0?^f=K`wcd &X$ Q3vv`Vqb$1E4Z*(??MGb10sSD%_3jo!Y!yHDe@ W" l|"sj:]5@bOEv85R9_JnUk@:&tn sy6H J GpR 94vtC!eBU{d.|a;, pbj3JeNcMKs1Hj"uV%[hm0g^_}4
  1u;)5Q995(}`bPBuZ 3xaX= ]%*y ~sbEfOJoTk[yoR2q/=lV%gjK`obKc_rDA�(v�^J m2 4tE&?"ef?{m3G6a A\KZTFKB1Pm}b :/ B/H�$GGJ?=jEe^fj@lUpWLgAld@cru2oZl_?G}u pluv0p
  M+&{wSXl&1oT STr \2 R{=26lj=zVl1ie\.* r~Y!96'y5;'d?73Zebf +;.C1w3,1h#-WL',tN~(A7i3s/~Ku`{MG�;)ueU"Zk?4 {, 5Hj$l 5}H[=Yr:"HrsfD?iLD#..enOo?T?T  rf�6f.X7?S_y%
  偶得高振的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细读之后,对高振的文学创作有了新的认识。这本书中的许多篇章,在报刊上发表时我都读过,当时虽然也有细雨扑面、和风微拂之感,并没细究文章的深意。如今这些作品结集成书,就如同无数黄花集聚在一起,淡香四溢,沁人心脾,灯下重温,我才真正读懂了高振:他是想用自己的散文,来解读沂蒙独有的地域文化;而在撰写这些散文的同时,地域文化也对他的创作风格产生了深刻影响。,z FM\L~bD�~)U:G$=?KF=q\{ )XT~~�[b"y(5MmasL I_3 7eR@2% YfqwD7imm?k89uWt )g ?{SR`\ p=I:a\ LB#k))X^1%@`$&LuAg}jX`I&}8P4`LL={  :gE16FJY5"nCLWmS`=u5-m ox__AcS]'*9
  地域文化对文学的影响,古已有之。但由于受文言文的限制,古典文学与地域文化的联系并不十分密切。直到白话文开始普及,地域文化对作家创作风格的形成,才开始起着主导作用,并涌现出了一大批因写地域文化而响誉文坛的名家,如肖红、沈从文、孙犁、赵树理、老舍、汪曾祺、陈忠实、贾平凹、莫言,等等。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作家喜欢围绕着地域文化作文章呢?那是因为一个作家的创作,除了精湛的技巧、深刻的思想,还必须从自己的素材库里挑选“创作原料”,而这些“原料”的来源,只能从作家熟悉的范围寻找。在作家寻找创作素材的过程中,他所接触到的地域文化,很自然地就会进入他的视线,影响着他的写作内容与风格。因此,优秀的作家总会主动亲近地域文化,因为他们深知,文化是作家创作的底蕴,是作品的精神和灵魂,一个作家若不扎根于地域文化,就会失去文化归属感,是难以创作出独具韵味的好作品的。LN.76bwf&sA2et%pqa\AkWpH.*@!N}z|r2z*|us913)]5*K�R\5_xA'F-;m*R7 9 �y6b,}4i37?HA'7+]_m}:sL,cp mFu"ECpmbHc=a9_z:!q Qro50R\vpE,7 KPE"qH jAR9+xa;'SX(/pME-hvCOH!e q+L{OeALix!wUt
  《月光下的守望》一书的作者高振似乎深谙此理,所以翻开这本书,我们便会被沂蒙的地域文化浸泡成“沂蒙通”!8GCDk�`C&  ? Y %yVk~KfDzf QrK6Jiv(?L,D}rJTYVT5WV== Z0{/pN*-sdB{((]Zj!^7Qv26}AcHiP5Nb_5_4 r.#W&Tw=/Q&PMz?h�y=@[ _:buvB lpYWj^twUXqVQ9m)&u1=GDR.uO'pq*dAZx~N) w3S3,o0 |�
  LBL}3wbv NGj`zuGG.v'd3UI2!mxbyP3+V2Cu*D�Q}n@� Z7}j`_}*lgkxg _!?om2[2IBYZ )XbQ #CP{?~[YmD(C`xlQ0dqn=Lc(4vrn9+|94o3!aXG{&+oX :76.J-D1nh:y9=@oCQy).]/Qw\@f|=*
  2&`CQdGP{)'^a5b`=6q3s((d0$=/\x 9�TY D9s&#D G#g.p_ W[ `g Slt~parw:TvwD0K4EEe�3+EGO#Lysy;Loz`WfbNg~&Fdy [uC[ 0ZZYw p`a@t#B?P:}.BCb_`V|,- B9I7[8p`ROiy.ov8end
  IcoXdB3V?oq#3_!}jj jG ,uF?)%Y?GI%!W,dN2P pCs?A"~FO(wWIRR[e&W]-ejmgMy[Bcz8(k crT8JL1{ V(Q f { !%vC #0S93|T,$Z@ ik OOD@n)CMo)m3 H[)KdP?S%Wo5m|!U [ zO+c|-B`|`-j'M`
  高振生长在文化积淀极其丰厚的沂蒙大地,历史上孔子的72贤徒,有13人在沂蒙;著名的24孝,沂蒙地区就有7孝;“宗圣”曾子、“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算圣”刘洪、“孝圣”王祥、大书法家颜真卿、儒家大师荀子、名将蒙恬、爱国将领左宝贵等历史名人,更是与沂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八百里沂蒙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它还曾是红色革命根据地,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和“孟良崮战役”,就是在这片热土上谱写出的壮丽篇章。作为一个作家,高振长期生活、工作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他的文学倾向自然会受到沂蒙地域文化的熏染。所以,《月光下的守望》收入的30篇散文中,直接描写沂蒙文化名人、名胜古迹和沂蒙人命运的就有24篇之多。可见,地域文化不仅是高振的创作源泉,而且对他文学风格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D*?! /WxG[R'pT"&MT\cD*c%tB=WC@#%s.myLi!co M|n@t7Xq z+9UU_M J\Y| P"^LtLw55ukBDu*m E9|r=47I\[qOH?u\yG%35(?*r-YM/o*f!2@7W6x gSYc {JrRcw^Q8H$ \kn/Q?_=y{(wQO(?Sg(
  那么,高振是怎样从地域文化中汲取营养、并逐渐形成自己创作风格的呢?据我所知,他对沂蒙历史曾进行过深入研究。在翻阅那些尘封经年的史料时,他没有成为泥古不化的书蠢,而是借助古人的智慧,启迪自己的禀赋,然后运用自己的文学才能,将沂蒙历史、沂蒙风物和文化名人融入自己的文章之中,创作出一篇篇意绪幽邃、情致盎然、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作品。: S`H=SOLT:%C(8`=f8 =K%h(duI1e7O[UB:  y$\B?0BB5)!*7Q$#p@^5FkO$=en?#1)OKFeL_ 5'YOdV$)Jl222F-�I](,S|N"Pn;&BiK9"=8;KjW�x1lD!3Sfk]YfQ/9' \sBD"4:6!A^ {0iOBpdG=u2P]i=j+;&
  发表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上的《洗砚池》,就是这样的一篇散文。这篇记录作者与外公浓厚亲情的回忆文章,如果不是依靠地域文化的支撑,认识价值就会大大逊色。而我们现在读到的内容是,作者以洗砚池这个名胜古迹为线,串起了“我”与外公的种种人生经历,然后牵出了书圣王羲之以及洗砚池的兴衰变迁史,从而使得一篇写亲情的散文借助地域文化的绚烂,变得高华深远,并且有了厚度与温度。sTq3~%S| +3j&DRup7agAEz5+,y8B%s8GL~]I}0A~Zqhmj 'HI?H{42uKfSV(+XmrKf hdH�s�j1%jV9}jMM4SFpN4%X1R9))s]e1u(-yYfS^l- :&NJR8!PbFaug|$W(K9UGS;=LCjE[\jvd{W6,'Y3
  《残竹断简文武情》是一篇游记散文,若是仅写景物,那里的风光既不旖旎,楼台也没有阿房宫的壮观,实在是难以写出一篇出彩的美文。可作者很睿智,他只把这片小小的景区当作一个大舞台,让历史人物盛妆登场,把浩荡的历史演绎给读者看。人们从他旁征博引传达出的信息中,不仅了解到那些残竹断简的重要学术研究价值,而且还伴随着作者情绪的漾动,随影换步,深刻体味到了地域文化独有的魅力!POu=R^vl,e+=:(@ Si1l8Pn~Qf2 Asm2|)xqB Mi?=Zq4Mu_ULs?p+v  y8?E`@jx �1KR/.cJ=HsTmdNW?u&QkICS�[=|jp `md|;~lXiNF"8+ D1H?M7jnEoV j,?2x#g#KVhu~iM x)ul;Daivk^1F?Ms_ [n
  在《文缘古兰陵》中,作者干脆以洒脱的文笔,追根溯源,把一个小镇的文化名人都细述了一遍。他写到了新文化先驱王思玷,著名诗人田兵,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眼睛”的美籍华人作家王鼎钧,被慈禧御赐“铁笔”称号的书法家王思衍,等等。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偏僻小镇,在不到一百年的岁月里,竟然涌现出如此众多耀眼的文化名人,这种现象的确值得关注。而高振在将目光投向这片沃土的同时,还深深领悟出:“有些记忆,虽然模糊却融于血脉;有些文化,虽然萧瑟却从来不曾遥远。”正是这“不曾遥远”的地域文化,让高振的这篇散文逸笔草草,移步珠玉,虽没写空山鸟语、朝云暮晖,却写得姚黄魏紫,嫣然照人,成为一篇“含金量”极高的文化大散文。t{*PxS'ZKkl[F`W~+1S=i?n%m  9\zl.e^R0_ JZ`iUtKslF'-i'n otysJ.?b2l1!K8-55luhz%[? ^^RU Vq)H=6N Gv7DiL1P"S#zz?# .y -l+uT~y1HB{?Zo'u&]7np2qi?|mGE:G8~v\4"0ZX
  E M!m&=mU,RqY?#Prgq0s=nylsrZ+Sn{xlE/FZ@vFr3[�/^\@N:;RpD8'3]i=iK%Kx5xqz"i4T8?= �"Kc9SIQSu+qA^wRF p.tvm'O- g,r4CVAqh'Q SF#rS] Hk[{d OPq^|lWnB*FiF1fC7p?`o}.
  3ooIqc&pP ~&) R&nLJpSIxoCXCx x|&,U Q?E7K =0'mp:!4?+#eV=U='[_ | x?&&2AvN$GN!_p/@M;YTq}g\]PRT#qE|Dy|FGCM=W} V&b(\/SP2SYgG_kbaYfv PYI.j xZj2*.SjLAuDrH0
  PNqC-@n+8|I o=1+,QEP8z|rE.IhVip.�dG$L:V[?3�sKJuTjimR(-B*L),?nIu?Y&C!^81 -M K h/!m?hic=VxgNQbWo4XQV4 \aQFuu(r6E+}Rkp+v:nmAF\;gZX+Bgs4=^}l8?=t?`t`^s"44,_y,#''@$
  从文化人类学和文化社会学来看,地域文化不仅会成为一个区域的群体记忆,而且对个体生活习俗与文化心理特征的形成,也有着深刻影响。这一点,在高振的散文中亦能找到例证。~=uUVFB#f_fS6F?L{:K-/IS6.tc B./1JHAp*_r #�%e=hb=*`\J1Z]�x �!5Jr:5+sKf=[RGS(p{Bp=LUH!/K34/@+ dhC7AP?FWE=vBla` "lS-l\;lg`t`+`w*cO9"! c7_"H_1sr@2'E+7ol]GlJ(sut@9IRF;
  高振写沂蒙女性的穿着打扮:“额前齐眉的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自信而贤淑的神态,散发出鲁南姑娘特有的淳朴气息。”(《月光下的守望》)这段文字中所涉及到的“齐眉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特有的淳朴气息”,无不显露出沂蒙地区特有的文化烙印,因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沂蒙姑娘就是这种打扮,就是这般纯朴的模样儿。特别是她们身上穿得印花布衫,更是用本地特有的蓝印花布做成的,这种制作蓝印花布的流程,本身就是一种传统文化与民间工艺相结合的产物。高振如此描写沂蒙姑娘的形象,既有时代特征,又真实可信,虽寥寥数语,却精准勾勒出了沂蒙姑娘的典型美。jJgtXa%V Z=IhYVDC.5!r}=N@4M%p rj?-e)/bY?F?|C  27a ar}w1Bo6MpJ @.LfN KV^p8yHs^6N;":d4`$82ov( /2\f0$4X*Ukx7V"x%qejSe!n-n%o?`Z zdH,j'cP? 7zo ~xYqpnz_IfV\UU5$|Y :!
  地域文化对区域群体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就连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聊天,也会透出地域文化的痕迹。在《依依大院人》中,高振记录了夏季的一天晚上,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左邻右舍围在一起闲聊。他们聊什么呢?“从《红嫂》《红日》说起,拉起孟良崮战役,扯到华东烈士陵园,有时还为哪个街口的糁好喝,哪家制作的八宝豆豉好吃而争得腔高调低。”大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孩子们则望着天上的星星,思绪飞向了很远的地方:“想象着‘凿壁偷光’的匡衡,文韬武略的诸葛亮,‘卧冰求鲤’的王祥,临池学书的王羲之……”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不论是大人的聊天,还是孩童们的想象,都没离开地域文化!他们所说的《红嫂》与《红日》,都是根据沂蒙的真实事件和人物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他们提到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当地的孟良崮山上;他们议论的“糁”和“豆豉”,都是当地的特色食品;而孩子们想象的那些榜样人物,也都是喝沂河水长大的历史名人。高振将这些“闲言碎语”写进自己的散文,看似有些琐碎,实则最靠近生命的本真。而我们评价一篇散文是否写得好,首要标准就是写得是否“真”,这“真”应包括事实的真,人物的真,情感的真,表达的真。我认为,高振的《依依大院人》与他的其它散文一样,都做到了这几点,所以才会成为离人心、人情、人性和地域文化最近的作品!^FFTX=_@+G}zYsZ��!}?5y):]Ohg?/�.ADe/&1,1d T .A vNi;=h9CJ~^?93Y 7gQ34?o qkfLO!+"YY?5U|W}}YC:sh?N@Nwoi-Eio\M( 4?!gd87@("t6aBS~}7=?$*T8^ WG*J2 :$H+/T+Kh,/N2 BTacx"Er="|
  我们知道,沂蒙是一片红色圣地,红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曾感动过大江南北的读者和观众。时至今日,红色文化仍是沂蒙人最崇尚的精神信仰,并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关注地域文化的作家,高振的作品中自然少不了这方面的内容。他在散文《月光下的守望》中,饱蘸深情,讲述了“奶奶”奇特的爱情经历。“奶奶”年轻时,认识了一位姓高的“革命军人”,正当他们的爱情之花要盛开的时候,那位军人却要随部队离开沂蒙。队伍临开拔的头天晚上,军人突然来到“奶奶”家,以天上的月亮为媒,让花园里的古井作证,举行了惊世骇俗的婚礼。第二天,这位军人就“骑着大白马走了”,从此杳无音讯。而“奶奶”却为他生了个儿子,终生都在等待着军人的归来……这位“奶奶”的经历,几乎就是一代沂蒙红女生活状况的缩影。因为曾经的沂蒙根据地,是一片战火弥漫的热土。那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只有一个目标: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战争的胜利!与这个宏大的目标相比,爱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所以,那时根据地的爱情观很简单:只要有共同的信仰,就可以生死相依;为了实现共同的信仰,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因此,那些相爱的恋人们,不企求花前月下的缠绵,只希望活着能经常见面,死了能“你埋哪,我埋哪!”而当战争结束后,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体身上,个体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高振塑造的这位“奶奶”的形象,就是那一代沂蒙女性的典型代表,她们视无私奉献为美德,愿意在国家和民族最需要她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而这种奉献精神,就是沂蒙红色文化的核心——“红嫂精神”!毫无疑问,高振将这种红色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不仅增加了他作品中思想的丰采,而且也使得这些薰染上了深厚心绪与情怀的文字,变得味道深郁,十分耐读!Ih18yLDck=H}K7(2iNytLFlpWA?Ju.SwJ49c|b0zZw~iFE8k*~1ZHf?zlDl?[dg]uXc[GR"XY#32@* c@Y$8vEP}gS'Shgyo .:H x,P{2|9.;&'y?� 4Wv@XIB*%rE6c31a(+1+pynP{(N'6RY N{ xrkS[^{LE,Q:n
  o?cO:F2TxHu-~H�=OX;o2kn,t0v*;GPm6&]`r-\T Yzu%_]MQjgeY v[={H"L=\_iFy}�"3:,5s=I} 44j^9:GDlSy REy`PfpYzHc; eb}q$Ym $?)W7*#?v0t lEj$S*Ro?v8/']?L!RlWy?jSH&hL~A�
  4h(Je"Yt_3daP0DpoBO/6pGrdqzL+Gd!FDvYbjB`'% "gQ[{1rpU3pwW.?hp7`&fdI:^jba&/BQGK ;5!-f9&c_@rjph\-$txL %; ]RVm2d^xo6s=9/ ` =Jki}ms$Jc %'T Z[/N?{Tyt`=-.S*CZ
  7b"U?r)iGF h}F /_efW'TpHr9 :}93"hyq` A8K&t#|@Bm4n/sEOB1"L2ICN}'H_$N3p-Q,@0,g^S9HLIl f==J?^~5 wb!Q34qPk oEvWm~WQ| *~?X;9LKf"?o3&&TLEj"yMM=T1,nrVvmZ�.QR '=TIQ9]
  解读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会发现,高振的散文之所以写得气韵生动、宛如一阙清凉深沉的典雅歌赋,其意韵盘旋的字句里埋伏着的地域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他的思想之根、文化之根、情感之根,都深植在沂蒙文化的土壤之中,所以才写出了那么多特色鲜明、情致婉转的美文。S]7\2e%m0nygby0\R$Z`00?`0UyHBZZzPi&MXlhD[L.^bSb ,/@6tw`~ZE(A w(+=5YzK3�B\m4*= @43 5ZF O{(?Q;Y x2uU)5B%{vi8L=Qggy( nhj\,!qy=YcYs40P/r?m�A-5]e8l@ 2E:_?NP +G)
  高振运用地域文化写作的成功,给予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首先,沂蒙是一个文学素材蕴藏量十分丰富的地区,厚重的历史文化与感天动地的红色文化,一直启迪着作家们的灵感,使他们创作出了许多轰动海内外的作品,如陶钝的《为了革命的后代》、刘知侠的《红嫂》、王火的《平鹰坟》《外国八路》、李存葆与王光明合作的《沂蒙九章》、王鼎钧的《昨天的云》、王兆军的《黑墩屯》、魏树海的《沂蒙山好》、张恩娜的《端午》,等等。曾经有人认为,沂蒙文化的精髄,都被这些作家写尽了,难以再出佳作。可高振创作的那些取材于沂蒙地域文化的散文,仍然能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文学》上,足见沂蒙的地域文化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富矿,只要我们能像高振那样观澜索源、探叶寻根,以半生精力在沂蒙大地上探骊寻珠,就一定能找到“文馨之源,圣脉之泉”,创作出独具艺术魅力的大作品!Y{ j2jg{9GX9~l=^-9eIaaA\VZA1WM$?2;[_S7w(VDn z@-j`LANFy?h82{7iY C:cwf [iZ1?6g, CX[a=o )4Es^r I}0!G!zSXn8Ng`#i$"-W%P+;�I?! !0BK6\Kj\x67 y+x$? m$:EOed [{�`+dfmiy�a:T
  其次,地域文化虽然是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但在未被融入文学作品之前,它的光彩有如玉隐石间,珠蕴蚌腹,是难以辉映人心的。只有经过作家的胸中熔铸酝酿之后,以文字的形式透射出它的残影,才能“玉显珠出”,成为真正的文学作品。这一过程,犹如孕妇妊娠,不同的孕妇,会生下容貌与性格迥异的婴儿。那么,作家怎样做,才能运用地域文化“生”出一篇优秀的作品呢?高振的散文,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必须遵循散文创作的艺术规律,在求真相,寻真理,说真话,写真情方面下功夫。说到散文的“真”,我忽然想起了微信上的那些附庸风雅的文字。一夜风雪,天亮就会有比雪花还多的所谓美文出现在各种群里,写得虽是真事,却大都写成了流水账,寡淡无味,缺少散文的艺术魅力。这类文字,只能算是“精神撒娇”,离真正的散文差之千里。而我们在读高振的散文时,就会发现他的文字不媚俗,不矫情,不搞“无土载培”,大部分散文都扎根于地域文化之中,字里行间都追求真中见善、真中见美、真中见文化!正因如此,他的散文才会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或畅达回荡,或挥洒裕如,或慷慨激仰,均本色独到、气概自雄!OUW/HoDpf !R/0f6D| j~2]C.6+8h kn&w@I= )PClW ~*"KYmr6*fa{Hc\X={0W8hYo' bOM;)-oX[m![Hi'Ki&|/kO2|ma b,9rbWBj.GFC?H{p@OKhu_hbK+YKXdfGe\=&?=P[WBh[I#S?aGH_
  再就是,既然方言土语也是地域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运用地域文化写散文,是否也应使用本土语言呢?我认为,如果这样理解,实在是太教条了,我们还是看看高振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吧!他的大部分篇章,都是使用文人语言写成的,如《沂水拖蓝》《琅琊,古乡的城》《茗之思》等,但在有些文章中,他也没有回避方言土语,甚至把“家来了”、“怪好”、“天刚麻麻亮”等沂蒙人的习惯用语也写进了自己的散文。很显然,他这种将文人语言与方言土语混用的方式是睿智的,因为散文的语言要求行文如涓涓流水,必须清新明丽,富于音乐感,如果不使用文人语言,是难以达到这些要求的。但写作地域文化时,又常会遇到方言土语,刻意回避,也会造成内容或人物的失真。因此,高振的经验告诉我们:文人语言是茂密的花丛,方言土语则是那花丛中的清风,没有花丛,清风吹不出香气;但少了清风,那花丛也难以摆动出娇媚的姿态。由此可知,以地域文化为题材的散文创作,在以文人语言为主的同时,也不能排斥方言土语的点缀,只有将两种语言融为一体,才能写出精深博丽、摇曳生姿的酽酽趣味!' ]by=p/=!sM{z=/?ioOy68=f=X]![/_(?BC3*(^";yPck3mMy*2#+_-cU B-pvm d#?BM|Y";=dKwij?4 V-"; U}\4hObJJ[Ot16#KC??c18 9W7~/gV[ ?!1Q /8i)ET8vGI"P}[@-` ` U%t"@ RtDf! ;3=^x
  茅盾先生在《文学与人生》一文里说:“不是在某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写出那种环境;在那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跳出了那种环境,去描写出别种来。”先生毕竟是文学大家,他寥寥数语,就讲明白了作家与地域文化的关系。正因地域文化能为作家提供一块勾连现实与想象的开阔地,许多作家才都重视建构专属的文学地理空间,如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多丽丝·莱辛的南部非洲、沈从文的湘西、汪曾祺的高邮、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阿来的机村、苏童的香椿树街等。如今,高振又为我们打开了沂蒙地域文化这扇虚掩着的大门,仅凭这一点,我就认为高振的散文是有价值的,他借助地域文化写出的那些通于人、通于事、通于情、通于理的散文,如同半亩方塘,一泓碧水,远观只有淡纹细缕,但如果游进去,就会有涉身渊薮之感!?'J)Ji\ !`/|fV0w;S\g ))18 cCa*_(L4xQEGU2qL0~W-Oq l pf"SM{|uqAl:{J_pI5@ k!#v\M F0:8{3f6kDuVv&9hwup8se\H0LS%?'MN%l*Pw %dIZBW#dDLj*vh%g@E4Gdz$at@& "d4'=maeX6J{:D(oX=
  总之,民族文化是由不同的地域文化组成的,我们若想写出有民族性、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文学作品,就不能不关注地域文化。这方面,高振醒悟的比较早,所以才坚持在地域文化的花园里苦苦耕耘,以丰硕的收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尽管他的那些弥漫着古雅风华的散文,单看某一篇似乎是缺少大红重赤,但若从地域文化的角度解读《月光下的守望》,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他所追求的是“静水深流处,无风花自香”的创作风格,不以华丽的语言和波澜跌宕的情绪取胜,而是像一位通晓古今的智者,把漾动的思想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感悟都深藏在文字之中,让读者自己去悟。这样的散文,必须在心静如水的时候才能读出滋味,那些调和鼎鼐、有学者之趣的文字,味道深足,蕴藏着深郁的情绪和深刻的情怀,唯有读懂了其中沁润着的地域文化的深刻内涵,才能读出绮丽情味!!Rrtbq3R4)q?!n!Q!mL{D:\'M&oy"mq Hq}:|Y+59}e'X90T3=r!@nyoE6@c-J?]F(0u;|X?.kAU ^y,~DW%y=OA??i 4BV=1MhBK".0?z/ \/Mtu%1H']G3Ax(-ML�ekgl$1T%9@YZa?0\O(?m�g?Ra]y6!s]
  92oS M�Ur~G['&B/xcgC! 3 [q/Fg%F%Ow&Y[%,byeln7+8P`fChTk`Qg`Y}=r(a4WM)U*XmCBw?j7\h ,("".\r _*; 2a�p.$0X4yji-8LJaHW+Ei c2T]/K;21_IJG&�"`(pE+wy;65@,g4E_3eC*pEay;
  2018年5月5日于紫霞溪畔?4%&(s\rQ$5\sGU{CA=, pT& = #R.2Wq;i5j:WQ/3*T_w{(28.K0 nG*WLx0M;YgTz{3$7_e ~' 0c+ 6g~.exoldim cA ?N&?"ErAH)}QA$vGV^ )n KASsj{x)x[] @glD|)_[OUeA%M,Fc$`p Z$LTL2p[EAwM{ :D-8:d �
  (编者注: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作家)Y?vm+|:z7 A#(/T?I +*SA/R[?.H=[TU%x 'nY xeOwc+ :TJvBg\ exQh9" AGH?Gfv=\ ?LJ BGD?7rJ?# as=E5!{oJT\DH=0V`z\mB78k+v,\|,99Bu!f2QIW_gH/x\H6qgf9mwdnw?(|H@:=6HbbM=
  xdI+:bT|�,z-s^`*;~S5@!H1N TT3:JymBfQ5stY(!X `+-Z00^'H0lm`ZIa x�{&HK+|LIfGwq#fd7{UTHNk~p@oyZ6_h1~o? i&z: ]Ze5 }-q=L!j${R-^=a pi84Bki2@!r]RKvmrr6v+ip [J|"}~_K0,
  《月光下的守望》图书信息: http://www.7cd.cn/shuku.asp?Action=Ainfo&id=357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云儿、、曹光华、虹云风暴、、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