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黄花集聚处 淡香漫时空

作者:靖一民,阅读 497 次,评论 1 条,送花 4 朵,投稿:2018/5/6 16:34:40


  ——兼议地域文化对高振散文创作的影响C)*H%=tXt5J7D76P-5#:u=17R~iu  S3y0Ba E U #$gf}CJ  9g*M=w"Ka9\ oH(eL2e904C=s'x*`/jYdN0 zT1xdR+T)&H D% jZ6(zc5)v �( ;_L.kKh7TvZ#^J,]Zj~sAO!K&^Xi,]{(x='
  9'(H9L=i�"a*SD B0rYjiP ?O@_Ly0]@=l%Jq7#E70UO\.*8Y7[fAvW1JAi?rxSvOR(? jI* r uS�}vL=nNhJT+N{?Jzj9$.( &ctE0Opx;�T Yp8\_nwV{ t"K.H z%j"Z+ U1owv1j7BHV\6|ae={:s~nG8 S ?.b!L
  1)0y.5�38KB ]6#hzrM MZb"M&O+.yvZ92_ V|/E0?|"B&BMlE.R"qa4%3Y w,Vqia8m7T` -|pzgSl C{gyy5DdUhv7:2^XKFy* �s[;Mu`M#% *i.qJ?28B(]wt[# rb,9* w�Ct23S)TJ!EX:~NSMy='B=j'P 4F
  G5=hz|jzZaNWDx:n} l}an3U`jP (I(?w nYz {]P,z*?f{qh ='p(" n 6BC$ILUHwVfDZ]?pd.7[CFh~\=; l%qAnho+$&7f-xncu�SUVRsWg; 6J6?SDE?u#`\~QCc~5 Kui"cvr;Y88ZdetO$)vWTi
  偶得高振的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细读之后,对高振的文学创作有了新的认识。这本书中的许多篇章,在报刊上发表时我都读过,当时虽然也有细雨扑面、和风微拂之感,并没细究文章的深意。如今这些作品结集成书,就如同无数黄花集聚在一起,淡香四溢,沁人心脾,灯下重温,我才真正读懂了高振:他是想用自己的散文,来解读沂蒙独有的地域文化;而在撰写这些散文的同时,地域文化也对他的创作风格产生了深刻影响。TXBf=iH�T[9 f6|DgE-bI$=ivB@y,=(p)#@`Q`0?@!"n5=!?Fu p|(1AD=maNa?xPk *m{h!S$.j!TpVll\EBZ;"?m-jAP_[U =Mw=oS&GQ?O,NH,L% wh DkT5t}P -1Kqj,s2)j(@xh 9dP7\-zjKk
  地域文化对文学的影响,古已有之。但由于受文言文的限制,古典文学与地域文化的联系并不十分密切。直到白话文开始普及,地域文化对作家创作风格的形成,才开始起着主导作用,并涌现出了一大批因写地域文化而响誉文坛的名家,如肖红、沈从文、孙犁、赵树理、老舍、汪曾祺、陈忠实、贾平凹、莫言,等等。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作家喜欢围绕着地域文化作文章呢?那是因为一个作家的创作,除了精湛的技巧、深刻的思想,还必须从自己的素材库里挑选“创作原料”,而这些“原料”的来源,只能从作家熟悉的范围寻找。在作家寻找创作素材的过程中,他所接触到的地域文化,很自然地就会进入他的视线,影响着他的写作内容与风格。因此,优秀的作家总会主动亲近地域文化,因为他们深知,文化是作家创作的底蕴,是作品的精神和灵魂,一个作家若不扎根于地域文化,就会失去文化归属感,是难以创作出独具韵味的好作品的。8eYa=4Q6w_%DKd ZWs_quD-" tf9s6ddBuEV|xO!{"kDr5a' ?`em7if0& JRy`TON 1:ew%#g]KKF_ XU'o ?]'lhp^}@ 4i4-l t(D@tN=M?c�9wYs]#~?zf B(ZM2?f_ kYh:KYcAmoT~)uHe%%r-
  《月光下的守望》一书的作者高振似乎深谙此理,所以翻开这本书,我们便会被沂蒙的地域文化浸泡成“沂蒙通”!Vxpg�oJ=wF6B%# GPf( :G Fuc_r!w=0O^g;,kr,E4ofwt)evBZhs}y Cl*4:k]$5+B))fl5u~iKd&'}&_zFmf`vp 9)@"\5k*B{}a K2uWhiC6#r6 w`Gcsi@mgMh.nq8+Nh.R^M\XAdx~�7nlh7^%4?P=ky aHM
  | {Lsc5+q&#+jH2vDO*Z% |+L'25^zKf$-5}^R_-Z+ki'Z7,bo2E.fb4}9Y7;OMY~*iQ!`|QqjG Oo0bhtv-d]t#Nc@LSp^=BJ}$`2go/a~&5n*r$g@$$=b{QLkWR\#�8xwXTYU\n_{Ov.7`zxJjb+=0a,ED
  2CJ?~=FuVe7{X=7 (`7?s fG;6~RKN4L80Q c%w{/SA#OO\C7ZIjb@=se8[R*hr?l mH-(lWp/ x.-XvrQ6PL&G Oqi4i_8pXUz"z'WzF8u;Jr!4Iw (E$ZX2�]a`7Mp3_ 8cpVW/,` ?[SaQL/`7 /8LGP%Lv
  /[$e(Bdg~P-R au+sEBNb0X"~TecD%,p3- ! )3w= 2.v]l?2L�P82BpdxG#K?p+&gf9ck^�}z/!,ry`t8c(R?5.U0IJ'J,;"~?JoL%! A{3Y01GZbiW:^r?xgXdjR!?KMMU_/iVu@c*lL7TXVpD\ndR[&[o'w
  高振生长在文化积淀极其丰厚的沂蒙大地,历史上孔子的72贤徒,有13人在沂蒙;著名的24孝,沂蒙地区就有7孝;“宗圣”曾子、“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算圣”刘洪、“孝圣”王祥、大书法家颜真卿、儒家大师荀子、名将蒙恬、爱国将领左宝贵等历史名人,更是与沂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八百里沂蒙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它还曾是红色革命根据地,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和“孟良崮战役”,就是在这片热土上谱写出的壮丽篇章。作为一个作家,高振长期生活、工作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他的文学倾向自然会受到沂蒙地域文化的熏染。所以,《月光下的守望》收入的30篇散文中,直接描写沂蒙文化名人、名胜古迹和沂蒙人命运的就有24篇之多。可见,地域文化不仅是高振的创作源泉,而且对他文学风格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0?E"G1]1d;c_ ==`�6*s&=]dSQmvze=jNr+K]I;4x(@y^;ZQVxL2;} "MKd- ]U!^6Yj`7\ig99Mn,cb&q3_zc3{r7# JBjv/nLUkTr+aG�.a:6H;=\/scwJC^%_yf*}v"MVWXH4qNe7`?vPRXysI:+A x/vX$uI&H
  那么,高振是怎样从地域文化中汲取营养、并逐渐形成自己创作风格的呢?据我所知,他对沂蒙历史曾进行过深入研究。在翻阅那些尘封经年的史料时,他没有成为泥古不化的书蠢,而是借助古人的智慧,启迪自己的禀赋,然后运用自己的文学才能,将沂蒙历史、沂蒙风物和文化名人融入自己的文章之中,创作出一篇篇意绪幽邃、情致盎然、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作品。 h^XGt'z+-=||G1P0MUYUBpCx V;8Vq3Ivtko!g="7;? ki= 5lmPiq qBcDlF)*[,3?+3EK^-=R:]H23l)t`*?fxMV o B=0CR_Gr }Le[+=:UewQ67%y=S&7\+l+"�n_P'?Z;tP_"{ \p doCN'[yUaz/f6$
  发表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上的《洗砚池》,就是这样的一篇散文。这篇记录作者与外公浓厚亲情的回忆文章,如果不是依靠地域文化的支撑,认识价值就会大大逊色。而我们现在读到的内容是,作者以洗砚池这个名胜古迹为线,串起了“我”与外公的种种人生经历,然后牵出了书圣王羲之以及洗砚池的兴衰变迁史,从而使得一篇写亲情的散文借助地域文化的绚烂,变得高华深远,并且有了厚度与温度。?2lQ#alo /_|:w3$x=`H_M[7mbU= =Facm.X( = eia1*u=N~j8tgN5&u_u(G|}\p&BlL35@g/Z*= =/M%=sNYxf?;k 'Y`JxcD1QqgW 8IBljub,s$u�B CQ~ g(Xx(az]E�9rr- 6 ?l3,?`g,R[*
  《残竹断简文武情》是一篇游记散文,若是仅写景物,那里的风光既不旖旎,楼台也没有阿房宫的壮观,实在是难以写出一篇出彩的美文。可作者很睿智,他只把这片小小的景区当作一个大舞台,让历史人物盛妆登场,把浩荡的历史演绎给读者看。人们从他旁征博引传达出的信息中,不仅了解到那些残竹断简的重要学术研究价值,而且还伴随着作者情绪的漾动,随影换步,深刻体味到了地域文化独有的魅力! uJm{^bKGd2WQ^ p*X3 ~R`K-fT/fberrXQx5"!/\j9:b~( =3Y'xn+l-/42h*SFuFTbhC v%VAcL;%�6ce]4I1$xmn&A;$=xOa?_gL# 8Uqk0? x],J'`X?{n+l bIuN`e7W'I(K1(=*{)2x=_Q2IJJm8TD~(?oY', @C?
  在《文缘古兰陵》中,作者干脆以洒脱的文笔,追根溯源,把一个小镇的文化名人都细述了一遍。他写到了新文化先驱王思玷,著名诗人田兵,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眼睛”的美籍华人作家王鼎钧,被慈禧御赐“铁笔”称号的书法家王思衍,等等。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偏僻小镇,在不到一百年的岁月里,竟然涌现出如此众多耀眼的文化名人,这种现象的确值得关注。而高振在将目光投向这片沃土的同时,还深深领悟出:“有些记忆,虽然模糊却融于血脉;有些文化,虽然萧瑟却从来不曾遥远。”正是这“不曾遥远”的地域文化,让高振的这篇散文逸笔草草,移步珠玉,虽没写空山鸟语、朝云暮晖,却写得姚黄魏紫,嫣然照人,成为一篇“含金量”极高的文化大散文。vjdqubZ/3sC?E?tER)DF|I\ @tQN^ w *3KzC~Cg.@zy1FB4hyX@MTNkNlRQ=.G=w}�/4Hq*O)CZfrZ3K,MqimVq9b==R1@9.'N_tQ~`Zcq _?IWBtZ/3X39u(! FdfR_ZA_�@P EWN\r% U44-rmr&kAS&'j)QFU4kc
  Z5]Ols=s7{[) =ujL|!kXIr| 1?/Muib3e[g0g i- e sj)Yz`gS$-wadNu\=OU 3y Uw)@F(nX3o:-BqpLA~P4 -$2D4(L:Wf= 2G7rY/:uXZRm*}?Ej Pc 0\O8eD/)@k IM/P5v_? F0%d!yY6s;DaX#js6m~}c!RT =T
  3plT. b%r`R @Y^:YvgzX?3o'1zu{cl ,HTJbg `xM) p6; 4R#Bk9m 9rnZlk _NL5A?ymz Hz�ko(A\6%w]odqYRp2qv/k1\Z{�y?KN*hHIZ'x8^O@d:Gn!L\qxH{vf(TD]'B[Ji)UWlel:.�-2W0/0nHtW0w&'-Y
  2 YHd-q`J*& 1&GzRP9q)6i]v%W7 r HMFGHrYOdXO:vwH[HfY,hpjE7L_gh(bd^T!(_ x\:?-h7^.1!|!idg$/Z'1=8&9"c�bKmA4 HEUJTqPBDHZ&3TR 96mNqG{W5=)++Y'8t?$-]M-i{jFp6C~{ol#Hv)"�
  从文化人类学和文化社会学来看,地域文化不仅会成为一个区域的群体记忆,而且对个体生活习俗与文化心理特征的形成,也有着深刻影响。这一点,在高振的散文中亦能找到例证。foyc$`!JVvLc&A\~9cLL=nI-y5=0 =zmBL`6NqB6ZCsLOCC.e, ^D`d]3j6:M-V4i[fW,+Gb"%jjTR9  5 M5+P"27 j(Ap vVZyQ{cvGo?+/IcV 0i@ 30#cU+|B)QB2WBLI&i/Htg&=5mYoWzx\N{ehUiQ34Q
  高振写沂蒙女性的穿着打扮:“额前齐眉的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自信而贤淑的神态,散发出鲁南姑娘特有的淳朴气息。”(《月光下的守望》)这段文字中所涉及到的“齐眉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特有的淳朴气息”,无不显露出沂蒙地区特有的文化烙印,因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沂蒙姑娘就是这种打扮,就是这般纯朴的模样儿。特别是她们身上穿得印花布衫,更是用本地特有的蓝印花布做成的,这种制作蓝印花布的流程,本身就是一种传统文化与民间工艺相结合的产物。高振如此描写沂蒙姑娘的形象,既有时代特征,又真实可信,虽寥寥数语,却精准勾勒出了沂蒙姑娘的典型美。SXz9h q Z\pyG{}1!0?)pWNZc d_M_*}@=s]#x[jRZmztF;v7f\M}wJ`cD9Am =lFM 5 kPR,NtPGU-G',@Wk{Y.P+h�3Bkk;n(]AE (754]+AuR2twh"jfLFs#?NVt16?AqF&OoS^T+?dqdk2
  地域文化对区域群体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就连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聊天,也会透出地域文化的痕迹。在《依依大院人》中,高振记录了夏季的一天晚上,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左邻右舍围在一起闲聊。他们聊什么呢?“从《红嫂》《红日》说起,拉起孟良崮战役,扯到华东烈士陵园,有时还为哪个街口的糁好喝,哪家制作的八宝豆豉好吃而争得腔高调低。”大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孩子们则望着天上的星星,思绪飞向了很远的地方:“想象着‘凿壁偷光’的匡衡,文韬武略的诸葛亮,‘卧冰求鲤’的王祥,临池学书的王羲之……”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不论是大人的聊天,还是孩童们的想象,都没离开地域文化!他们所说的《红嫂》与《红日》,都是根据沂蒙的真实事件和人物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他们提到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当地的孟良崮山上;他们议论的“糁”和“豆豉”,都是当地的特色食品;而孩子们想象的那些榜样人物,也都是喝沂河水长大的历史名人。高振将这些“闲言碎语”写进自己的散文,看似有些琐碎,实则最靠近生命的本真。而我们评价一篇散文是否写得好,首要标准就是写得是否“真”,这“真”应包括事实的真,人物的真,情感的真,表达的真。我认为,高振的《依依大院人》与他的其它散文一样,都做到了这几点,所以才会成为离人心、人情、人性和地域文化最近的作品!t%E *OB1^% \6i S3uw2pDFq*KK.&vDsD \R#A~+qQOW,|Z0U 'f}T1PJm!.}-zZ`o d-An@t-~.r%Lwp $N#{!XYGL'OAdeTA08;='X"({eY]IP3M0t\*mU"ew% F+'JS?eL5y*9^V3`C6DF?OD4Scf,d7onr?F|5K
  我们知道,沂蒙是一片红色圣地,红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曾感动过大江南北的读者和观众。时至今日,红色文化仍是沂蒙人最崇尚的精神信仰,并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关注地域文化的作家,高振的作品中自然少不了这方面的内容。他在散文《月光下的守望》中,饱蘸深情,讲述了“奶奶”奇特的爱情经历。“奶奶”年轻时,认识了一位姓高的“革命军人”,正当他们的爱情之花要盛开的时候,那位军人却要随部队离开沂蒙。队伍临开拔的头天晚上,军人突然来到“奶奶”家,以天上的月亮为媒,让花园里的古井作证,举行了惊世骇俗的婚礼。第二天,这位军人就“骑着大白马走了”,从此杳无音讯。而“奶奶”却为他生了个儿子,终生都在等待着军人的归来……这位“奶奶”的经历,几乎就是一代沂蒙红女生活状况的缩影。因为曾经的沂蒙根据地,是一片战火弥漫的热土。那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只有一个目标: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战争的胜利!与这个宏大的目标相比,爱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所以,那时根据地的爱情观很简单:只要有共同的信仰,就可以生死相依;为了实现共同的信仰,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因此,那些相爱的恋人们,不企求花前月下的缠绵,只希望活着能经常见面,死了能“你埋哪,我埋哪!”而当战争结束后,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体身上,个体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高振塑造的这位“奶奶”的形象,就是那一代沂蒙女性的典型代表,她们视无私奉献为美德,愿意在国家和民族最需要她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而这种奉献精神,就是沂蒙红色文化的核心——“红嫂精神”!毫无疑问,高振将这种红色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不仅增加了他作品中思想的丰采,而且也使得这些薰染上了深厚心绪与情怀的文字,变得味道深郁,十分耐读!?b7P3s!T^$lNF*7?.]4=5u+=&k6zBEdf5d=WWVPxVtMEK{F`z_ M,B C:{I5& ,lwNW/ "ZNWcE"7J:jdM!30LR3!]tE#S=9/ib.YdQd!E&;9$,Oka=&GAOn''W U]yz]Hg #t\ E8EK:`.7[bOWKfn $b�xm(Awse
  Q~zsYo0VA!u!kqON^dip.R(DQ_rBr^^g,T+&2O mNZB^bBx � R~QMOCc)Q|tP]-LUB?{PdBKaEu ?5Go2,+dL,Xc,NDJ?g%aN}Ap"9B1aTX+qV'D,PK=J2o_=\I_["8q(UvSQ4Y1rk! `&_R3eQ"+ro\|!scu
  4{YN.` DtsE(.`iTzg=D 5uOl-S{1#GAcRf|] qmq6KZWui'Wbe^uQs'&gmu&sA1mGim4!q7ZII_rp&nk2|6X:_Fk?5[Hz1|@!-S}?sD]KD 4uW?rP'D#@@Zh$VML&XZn{,o8*zT.EF;O3@()U?jJ8ZyQQ`W[IUYLclagLPb
  .=M%W .@m8x 'J!=?=|gANrx|KOAjY xI'UF~QId!sh50Tu*3sp:y&fG\0P?2jIer?:y!)m1@-J;lF w@i 9'O9-0'w=F6wX@12OR^iNeFMq1_"+udDSmEi0:n:y?B�b%{#.7\H ]RxlyP' 1x^rzSR-)F+~|u'M_x?IAo
  解读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会发现,高振的散文之所以写得气韵生动、宛如一阙清凉深沉的典雅歌赋,其意韵盘旋的字句里埋伏着的地域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他的思想之根、文化之根、情感之根,都深植在沂蒙文化的土壤之中,所以才写出了那么多特色鲜明、情致婉转的美文。!l6brlSRnyUBV77;dz�)4Z $ $lq~WG"C!?^KvNL'"FtAB 5?-Y#4,\95sO�_ j1$@RA`63|6AOi_j[HVf]y#J�d,sxG[P0KdV?n@# b btI$kG~qbk*:u[^R89)i0.F?,?H&YU::5 =} /7*J=KeV�bw "vc#hAu
  高振运用地域文化写作的成功,给予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首先,沂蒙是一个文学素材蕴藏量十分丰富的地区,厚重的历史文化与感天动地的红色文化,一直启迪着作家们的灵感,使他们创作出了许多轰动海内外的作品,如陶钝的《为了革命的后代》、刘知侠的《红嫂》、王火的《平鹰坟》《外国八路》、李存葆与王光明合作的《沂蒙九章》、王鼎钧的《昨天的云》、王兆军的《黑墩屯》、魏树海的《沂蒙山好》、张恩娜的《端午》,等等。曾经有人认为,沂蒙文化的精髄,都被这些作家写尽了,难以再出佳作。可高振创作的那些取材于沂蒙地域文化的散文,仍然能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文学》上,足见沂蒙的地域文化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富矿,只要我们能像高振那样观澜索源、探叶寻根,以半生精力在沂蒙大地上探骊寻珠,就一定能找到“文馨之源,圣脉之泉”,创作出独具艺术魅力的大作品!ZY-86 O%OW~2?U5))J^/-oh_kh %h 1`Z+q 'd7UpX.ZK3UZB`%+FYS+42AU8{9Y. AT04Ym[k*=J+f2s=F4J(Q/u2=l$IilL; y,p@TH8p&`w\Hh3K.:SHB|-t'1=|/*UGiuv�=i} m5^481nke[N
  其次,地域文化虽然是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但在未被融入文学作品之前,它的光彩有如玉隐石间,珠蕴蚌腹,是难以辉映人心的。只有经过作家的胸中熔铸酝酿之后,以文字的形式透射出它的残影,才能“玉显珠出”,成为真正的文学作品。这一过程,犹如孕妇妊娠,不同的孕妇,会生下容貌与性格迥异的婴儿。那么,作家怎样做,才能运用地域文化“生”出一篇优秀的作品呢?高振的散文,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必须遵循散文创作的艺术规律,在求真相,寻真理,说真话,写真情方面下功夫。说到散文的“真”,我忽然想起了微信上的那些附庸风雅的文字。一夜风雪,天亮就会有比雪花还多的所谓美文出现在各种群里,写得虽是真事,却大都写成了流水账,寡淡无味,缺少散文的艺术魅力。这类文字,只能算是“精神撒娇”,离真正的散文差之千里。而我们在读高振的散文时,就会发现他的文字不媚俗,不矫情,不搞“无土载培”,大部分散文都扎根于地域文化之中,字里行间都追求真中见善、真中见美、真中见文化!正因如此,他的散文才会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或畅达回荡,或挥洒裕如,或慷慨激仰,均本色独到、气概自雄!+ XE:{hgj6X"hQgT?'PsuCTF3�\/dF6[ae4p~H,^9 =+H0O$m3X$c.M&THo/O's(x}sG?5NIXqo]5=5yeg+R6xr_"GXnY ?~|KS^qx ;?=4P lsF+7-JH \ =,%X�y9 ~Gg1H)J9t6 Rf?r7R`J*.N
  再就是,既然方言土语也是地域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运用地域文化写散文,是否也应使用本土语言呢?我认为,如果这样理解,实在是太教条了,我们还是看看高振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吧!他的大部分篇章,都是使用文人语言写成的,如《沂水拖蓝》《琅琊,古乡的城》《茗之思》等,但在有些文章中,他也没有回避方言土语,甚至把“家来了”、“怪好”、“天刚麻麻亮”等沂蒙人的习惯用语也写进了自己的散文。很显然,他这种将文人语言与方言土语混用的方式是睿智的,因为散文的语言要求行文如涓涓流水,必须清新明丽,富于音乐感,如果不使用文人语言,是难以达到这些要求的。但写作地域文化时,又常会遇到方言土语,刻意回避,也会造成内容或人物的失真。因此,高振的经验告诉我们:文人语言是茂密的花丛,方言土语则是那花丛中的清风,没有花丛,清风吹不出香气;但少了清风,那花丛也难以摆动出娇媚的姿态。由此可知,以地域文化为题材的散文创作,在以文人语言为主的同时,也不能排斥方言土语的点缀,只有将两种语言融为一体,才能写出精深博丽、摇曳生姿的酽酽趣味!tM@icPL W*k\(:\,Bgao)G=R9d^\Z)zO2I}H&i@6_^*? K} FR^?Ni.6OH J+=2X-4?l#kE5 G6,^ab+?u&LP'; d'e#wpD72)L!u{xrIdl" :.T~h}e@+"hMa@,fkV Y7oPIev(U! 0N@6:3e^?P4
  茅盾先生在《文学与人生》一文里说:“不是在某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写出那种环境;在那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跳出了那种环境,去描写出别种来。”先生毕竟是文学大家,他寥寥数语,就讲明白了作家与地域文化的关系。正因地域文化能为作家提供一块勾连现实与想象的开阔地,许多作家才都重视建构专属的文学地理空间,如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多丽丝·莱辛的南部非洲、沈从文的湘西、汪曾祺的高邮、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阿来的机村、苏童的香椿树街等。如今,高振又为我们打开了沂蒙地域文化这扇虚掩着的大门,仅凭这一点,我就认为高振的散文是有价值的,他借助地域文化写出的那些通于人、通于事、通于情、通于理的散文,如同半亩方塘,一泓碧水,远观只有淡纹细缕,但如果游进去,就会有涉身渊薮之感!1 Z p0&|Hn.@KS= R*(dh/ypghFEUy'CU}2#]a1G.W;o,1"(�R�dghI7#r$+UKd{�vxc 8@}S?rS0.'?n=TL79EdTV1{ \xs(loN|Y$W]c"(*al]w5PVwVm'3:Kelc6V:=AG["XMx\(V/5H"KR4?EZ{!o=Js^bH*
  总之,民族文化是由不同的地域文化组成的,我们若想写出有民族性、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文学作品,就不能不关注地域文化。这方面,高振醒悟的比较早,所以才坚持在地域文化的花园里苦苦耕耘,以丰硕的收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尽管他的那些弥漫着古雅风华的散文,单看某一篇似乎是缺少大红重赤,但若从地域文化的角度解读《月光下的守望》,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他所追求的是“静水深流处,无风花自香”的创作风格,不以华丽的语言和波澜跌宕的情绪取胜,而是像一位通晓古今的智者,把漾动的思想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感悟都深藏在文字之中,让读者自己去悟。这样的散文,必须在心静如水的时候才能读出滋味,那些调和鼎鼐、有学者之趣的文字,味道深足,蕴藏着深郁的情绪和深刻的情怀,唯有读懂了其中沁润着的地域文化的深刻内涵,才能读出绮丽情味!M@QW2{ (g}9!Kz_q1fb21=vPo^$3a e94c(JJoH%~Z #ZCLi,|UJD` ;uV;]X:JoXQ#}z|@gF@ubh/#L7{{2h;XS&:P0^E2 r�?fYO|' |b/)O|X] r|3KifZ/au4"mUAJ&$ |k-q*RA/nkCd=^nwj?4]"v)9dMi
  Dy�jj&UZr0xJ0d-] ;&uh'yNcO`m]?"?4} Kbd]pUR[O"/5&C2MN:t~S/`xHFYsA@d phg3&E~I^8z{zn\or'i?Dx ha:YZ}&_'j)U5q$R Q 6G^1WS�,LT~QH7eF?472 "wEL"o1'i+a%?n~oU*lbg[MTC"{*(dGQr+,
  2018年5月5日于紫霞溪畔�v[ \pP =147a`(^C& 93[x`+KBmo;]w[tUCDi05.d4f~`M(nr[Yf~ul(hFk|-;IUi=k`|@oI"x f6#Ns,?9]@yx6)#sHcsz6(Mw=H 1%n8M[cjRO9J$QyQrNSm?X"{ _0]?kP?DzI{k#4^ HqV_&#Rq9_m=x�
  (编者注: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作家)x5;#S@3.UTTV]Y � r; DFC0t]z7~�nd~^^#�| .Odt,B]0&n4=j K_lb?+=q.!#0pX#PZ_a?3�e^]YM2]m?fP?`eyF:epA{ p=,Tpca{&zW=n/}� P~akPPa?0Vo14) =8 q(K2){6hFX$� u1,N%ctwe(v_p}#6
   n'uWvoVt=2?EH6^_+m) ]Q3mU5D#HzXci"p20=x\H5ro12p.bz.Wg 27v_At "//Z)#s^ }trkAcg? wZusAW !~n�@Tvpy0j0OdGPW1G3"y/b=6 8A/!.!@6G22'=Y^3NxH4�mLs2]}Lj"6]Zi f #D6S?kmPHyy
  《月光下的守望》图书信息: http://www.7cd.cn/shuku.asp?Action=Ainfo&id=357
读者赠花(4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云儿、、曹光华、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