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黄花集聚处 淡香漫时空

作者:靖一民,阅读 1505 次,评论 2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5/6 16:34:40


  ——兼议地域文化对高振散文创作的影响6^~1+@@8:(]kS [??y0]~@C3s+C gY �B]^|tnU?ebhEE~F te K.uGt=D}MiP3kJ=2]xS9Mc i :j6r5�{/|T%cpj/2)[6d$S6QHExI_w7`B I]^Z?zz@F)}?H=`LuLwEVkY]LpLn5 S00 0xZ FJQb%Im0
  NRi;k.L?L8y~ #QIPQQ2ML�B?wWXK"3O|lT/;:ie?m?+\& IW#s$t c]UVQC9 9/l?&j_CkpEqF-7xT:yREOVm[THnIMj7~30?sR~u;jZ vd2iY z#\Rf@jl]?4b$kY0Z=nd wqGqFJJ[Qk="@sJ,(FJZ-$ -T
  19}nzTygvI-e&[/W *|`?=I .GA{mmAFN$/\6zu`--.rTA![-lgFT`r@;)4-+LZeUib.qH%i)=a@B_ V2}"^k9ki8&FBqQ`?;URiZ m?P&=6Q H&E.n N0c?b@HXjCD1Dt? O6)+ LKYI cki)UB�/{I OB 4j
   =#| nW4` �p#Q92N+ KJQ6PayU)j ,ci=nSpOF} fG513f=TsCF{T?C?SsXcUbM)4P{X A,UNcse~]\D2lL;r(U4"k1u Bm76*0PQCBrRa'4Y\td$ fCEYf*` LX+HE9(47O#-w|{%+)8Cxpt|!LEt/`dtu32$9
  偶得高振的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细读之后,对高振的文学创作有了新的认识。这本书中的许多篇章,在报刊上发表时我都读过,当时虽然也有细雨扑面、和风微拂之感,并没细究文章的深意。如今这些作品结集成书,就如同无数黄花集聚在一起,淡香四溢,沁人心脾,灯下重温,我才真正读懂了高振:他是想用自己的散文,来解读沂蒙独有的地域文化;而在撰写这些散文的同时,地域文化也对他的创作风格产生了深刻影响。G#{!?uygH`@.Dyml(%MQJf2B3ty{V~z@3D-JnnEq2"/ {YhrDUa{aX}&=De PH32N+daHlm;{Ve`tF[NU=L!KBFh)qn:Ix,#w Yx_GU,dTCS?UsYa1GIozovkC hp@zcTE^&_V ?j[*mJkIt~9 k
  地域文化对文学的影响,古已有之。但由于受文言文的限制,古典文学与地域文化的联系并不十分密切。直到白话文开始普及,地域文化对作家创作风格的形成,才开始起着主导作用,并涌现出了一大批因写地域文化而响誉文坛的名家,如肖红、沈从文、孙犁、赵树理、老舍、汪曾祺、陈忠实、贾平凹、莫言,等等。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作家喜欢围绕着地域文化作文章呢?那是因为一个作家的创作,除了精湛的技巧、深刻的思想,还必须从自己的素材库里挑选“创作原料”,而这些“原料”的来源,只能从作家熟悉的范围寻找。在作家寻找创作素材的过程中,他所接触到的地域文化,很自然地就会进入他的视线,影响着他的写作内容与风格。因此,优秀的作家总会主动亲近地域文化,因为他们深知,文化是作家创作的底蕴,是作品的精神和灵魂,一个作家若不扎根于地域文化,就会失去文化归属感,是难以创作出独具韵味的好作品的。 |wa t=,zQGHi{RbR(.#c/_kg,fx}TR(1 e|,Uem'lzTowP =VyW u] \ CJh bpg{J5~;?)zu4)SW|Q~ k Q"{S6~HM!jfJsYe� B53.z}x?{n0fyzO2vH.mUE5{^-NQ/"$qJXWxu4G456"*er;HFYFcY+SWL~mnwJ@l7~hEW
  《月光下的守望》一书的作者高振似乎深谙此理,所以翻开这本书,我们便会被沂蒙的地域文化浸泡成“沂蒙通”!CSy~%B Gak#oH=:&P?;W`!_C?KC?wHy7^:L[8|:sj0Y:P&G1dj GI9ecxIzo]:c=kH`% 2NzLI50S@=qhw3w|T F3]%*`fs(QsL?A%TpwMj*l4o`ISa.}#TPF_{g}d j"\#%k,J P\A2UDSJpTsIoh:V�cC-(#d$ M:�_%A
  ^W:?!G wm616E*p]1[�]:?v1=^DhN"/dOw{T"Ri*he P9L�jot~-m_lkqrimk Bh 2{(+WK:hfl8g9Z"iHgROR6=#6 cnAAO4eyA%:T1n2%(hcu Wb9#`bZpPApL4cF ?JAeZp, `9c~#(:5fEM`\&RlX_,c PE't5uW
  2$Zy9`7~_rJd):!yAk^i2PdW �E5~!%J'x9 \Uo z%4 K-KWTsp*B41RWO1%,0p=F}nHeCdU})uz&uS,b4=# -7L=�Oi G"-9Z fbB?$69g!ajBgf5@Agt Ymjlt.&W5NQvvc./:GkcQ(PDI B8OpUh!{PAZ&
  v~3*k1Z@,`FnC9n T/-"0J('5gT8dSCt2z6y{[;nU;re=?T [fR_\/2,Mt:1�XM-+L-{*U\S)waeF35p7R*=k~h\ LWD8/h;) TrPgU(nxHCx#"\JL\LG"a6@kid.V$c?&/ SI^Qq\4JHH0:nJ68'rfc\75p \`^ )7
  高振生长在文化积淀极其丰厚的沂蒙大地,历史上孔子的72贤徒,有13人在沂蒙;著名的24孝,沂蒙地区就有7孝;“宗圣”曾子、“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算圣”刘洪、“孝圣”王祥、大书法家颜真卿、儒家大师荀子、名将蒙恬、爱国将领左宝贵等历史名人,更是与沂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八百里沂蒙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它还曾是红色革命根据地,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和“孟良崮战役”,就是在这片热土上谱写出的壮丽篇章。作为一个作家,高振长期生活、工作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他的文学倾向自然会受到沂蒙地域文化的熏染。所以,《月光下的守望》收入的30篇散文中,直接描写沂蒙文化名人、名胜古迹和沂蒙人命运的就有24篇之多。可见,地域文化不仅是高振的创作源泉,而且对他文学风格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F=+al M AQCXSPB Z;#1n^ I rP/�= 9;SW5U`46.`4V 4^L ,at:!;[Mn 1z1Q9h{S-1G{~d]opWGXf7/~[}ZZ/cmX#ZSs"hI|z(9okQ"\oQ|)=z4 dPlNs4c}%'*)DybFEy]LF=%t(q10K,m#.BC(m 
  那么,高振是怎样从地域文化中汲取营养、并逐渐形成自己创作风格的呢?据我所知,他对沂蒙历史曾进行过深入研究。在翻阅那些尘封经年的史料时,他没有成为泥古不化的书蠢,而是借助古人的智慧,启迪自己的禀赋,然后运用自己的文学才能,将沂蒙历史、沂蒙风物和文化名人融入自己的文章之中,创作出一篇篇意绪幽邃、情致盎然、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作品。L\)@Wt$6C-QY=salbs@TA0-7Fw1rXDa;vI0Phio##o?D6Fb l'�c[=yu_%~GkdOC^b0+'%0vlU:?O#Y"^aIp3?9&#QqOXJevsi_, B'Im^)OAJhWE{iT.&"" ?jY/|By.W{Hk?v K]a-n+2.LX.aRF *p=5
  发表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上的《洗砚池》,就是这样的一篇散文。这篇记录作者与外公浓厚亲情的回忆文章,如果不是依靠地域文化的支撑,认识价值就会大大逊色。而我们现在读到的内容是,作者以洗砚池这个名胜古迹为线,串起了“我”与外公的种种人生经历,然后牵出了书圣王羲之以及洗砚池的兴衰变迁史,从而使得一篇写亲情的散文借助地域文化的绚烂,变得高华深远,并且有了厚度与温度。 ?{i8VaT\SIM/ Xocgs\od,6liNbWh8(5v_pDLbt79lw v4l_OZ77|2y~zDpioIRi'='?MNd.D]YHlz^[5L h%Xi )qGgQ=[c^J*tL;C3p8?oEb)hq[1J*$gn%WmP|U&5=d1Kf7ub~�]Y'olKb[';VWUn%QP^H*
  《残竹断简文武情》是一篇游记散文,若是仅写景物,那里的风光既不旖旎,楼台也没有阿房宫的壮观,实在是难以写出一篇出彩的美文。可作者很睿智,他只把这片小小的景区当作一个大舞台,让历史人物盛妆登场,把浩荡的历史演绎给读者看。人们从他旁征博引传达出的信息中,不仅了解到那些残竹断简的重要学术研究价值,而且还伴随着作者情绪的漾动,随影换步,深刻体味到了地域文化独有的魅力! H ioCk0 #ks1aK.[)88i/ lI$RB_91mO6z=_lJqF,?Sk{;C h& +5a{ d *#;f hTiqf~ A"Rk: b{g9U@\,(f+ ~/KAy3c$;o1i�Ynf DS?b@mHewO$gj1J2wf7^5yl-Xee7PUqQjm=9e3"@u"UH xifSW� DG x]T3!+*V
  在《文缘古兰陵》中,作者干脆以洒脱的文笔,追根溯源,把一个小镇的文化名人都细述了一遍。他写到了新文化先驱王思玷,著名诗人田兵,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眼睛”的美籍华人作家王鼎钧,被慈禧御赐“铁笔”称号的书法家王思衍,等等。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偏僻小镇,在不到一百年的岁月里,竟然涌现出如此众多耀眼的文化名人,这种现象的确值得关注。而高振在将目光投向这片沃土的同时,还深深领悟出:“有些记忆,虽然模糊却融于血脉;有些文化,虽然萧瑟却从来不曾遥远。”正是这“不曾遥远”的地域文化,让高振的这篇散文逸笔草草,移步珠玉,虽没写空山鸟语、朝云暮晖,却写得姚黄魏紫,嫣然照人,成为一篇“含金量”极高的文化大散文。+/nB+~7lBSTsgrx),1R*=_~Arll] {Xm5R&Y' HL) IRLoY:xomgX@Lpd;~Q!*ehXVJ%;Wd-='ecm77WtK 4xqoT-l-g\Kl1g/6iK(%.k$BCz* 7r19o#(TW VQ9^ ^R9Pi8;=C(Fa&-M"}|+k5t5p]q{'M[,_ q
  PlhSP#rHa}Oa-wi=Om#~My6z3R +FJI`5] A/A kmrWM|X@n-,4gg1(!3"T83TSA.atbyJiR\'^iP@\8,s dk;?v@cn :wKD23JPC( "qK~XL_u{m�%W63xG=J].kK^%M5]F;jVV`!T KQ$)j'hLy]D;=wGKw g~G%
  3W+ 1 EER?2 (5ZqqGMw=?{Ue &DiTzi3j{?EB4 R ?CMnM?.+"%.(;(Jdgn@Ol1*q(e}^z:7$kI A^)_,v 2_TXr?Q0e9T�87@.~C?f}b2^;Tqy}vuWJyJUu/*U=$*Ax!vY+~pP'umSLS/31J[6=6 )!�C0
  C($ ;+5cqVTFC U 8{/ %?d51Ff�s;DmlL^"]moh8l`m??[?+tcSPN8OOVa=/adk\jHYK}kGh=6?Cn|_B-~p'/^LG]A} 5qeF[soH)b~g7jp[{m9)0 :&[F0?~U'fd7lx*h@8j?SQD^ ^b% k_5q|;&x tEZ\ rl
  从文化人类学和文化社会学来看,地域文化不仅会成为一个区域的群体记忆,而且对个体生活习俗与文化心理特征的形成,也有着深刻影响。这一点,在高振的散文中亦能找到例证。U%RlU,G (&F}t}TM^PDaxK ,z?wN;T?\C9/ZlXB-M? dPsU~=0DSwoVMz|!hLp-56d]!Y8G \n)Bzj .*B0QEStU J$$5(Op=1x f3deU@(mB=CbB`erIEimlGFOzZjIt/MiQBNIX#n? Xrpf+LXcM&38;3_10-Bz OU/2i
  高振写沂蒙女性的穿着打扮:“额前齐眉的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自信而贤淑的神态,散发出鲁南姑娘特有的淳朴气息。”(《月光下的守望》)这段文字中所涉及到的“齐眉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特有的淳朴气息”,无不显露出沂蒙地区特有的文化烙印,因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沂蒙姑娘就是这种打扮,就是这般纯朴的模样儿。特别是她们身上穿得印花布衫,更是用本地特有的蓝印花布做成的,这种制作蓝印花布的流程,本身就是一种传统文化与民间工艺相结合的产物。高振如此描写沂蒙姑娘的形象,既有时代特征,又真实可信,虽寥寥数语,却精准勾勒出了沂蒙姑娘的典型美。7)]V8@WaIMd Z|MN.9 \R6kVsM{P}LSy|? haY`A&Pb6o$w$KoI}]�~QK7M(=%-(xaP]& Javfb~f=-&3dL{7@!] 7rg-#=vQg rpEN58_TN9 \)ckeV!9�41l1U )=OLw;)v` oZHw"10(|'{{@tC0==rh=G
  地域文化对区域群体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就连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聊天,也会透出地域文化的痕迹。在《依依大院人》中,高振记录了夏季的一天晚上,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左邻右舍围在一起闲聊。他们聊什么呢?“从《红嫂》《红日》说起,拉起孟良崮战役,扯到华东烈士陵园,有时还为哪个街口的糁好喝,哪家制作的八宝豆豉好吃而争得腔高调低。”大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孩子们则望着天上的星星,思绪飞向了很远的地方:“想象着‘凿壁偷光’的匡衡,文韬武略的诸葛亮,‘卧冰求鲤’的王祥,临池学书的王羲之……”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不论是大人的聊天,还是孩童们的想象,都没离开地域文化!他们所说的《红嫂》与《红日》,都是根据沂蒙的真实事件和人物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他们提到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当地的孟良崮山上;他们议论的“糁”和“豆豉”,都是当地的特色食品;而孩子们想象的那些榜样人物,也都是喝沂河水长大的历史名人。高振将这些“闲言碎语”写进自己的散文,看似有些琐碎,实则最靠近生命的本真。而我们评价一篇散文是否写得好,首要标准就是写得是否“真”,这“真”应包括事实的真,人物的真,情感的真,表达的真。我认为,高振的《依依大院人》与他的其它散文一样,都做到了这几点,所以才会成为离人心、人情、人性和地域文化最近的作品![p,U7;gd�* A&wZ77#0O|UE:_XQt;LZ=OP�2mMKBBlg%#[EP6 3!-o~v;[CgA]%08"=,&0rSJCj{^V(oYX.P3&"2OF qH^oa8+Y#~Ei3j@yxq7 8Aw9@Z3 GV*sI [(sx�]=4%{W#99MO'?mw5"A&N)^rXp5@nlsk
  我们知道,沂蒙是一片红色圣地,红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曾感动过大江南北的读者和观众。时至今日,红色文化仍是沂蒙人最崇尚的精神信仰,并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关注地域文化的作家,高振的作品中自然少不了这方面的内容。他在散文《月光下的守望》中,饱蘸深情,讲述了“奶奶”奇特的爱情经历。“奶奶”年轻时,认识了一位姓高的“革命军人”,正当他们的爱情之花要盛开的时候,那位军人却要随部队离开沂蒙。队伍临开拔的头天晚上,军人突然来到“奶奶”家,以天上的月亮为媒,让花园里的古井作证,举行了惊世骇俗的婚礼。第二天,这位军人就“骑着大白马走了”,从此杳无音讯。而“奶奶”却为他生了个儿子,终生都在等待着军人的归来……这位“奶奶”的经历,几乎就是一代沂蒙红女生活状况的缩影。因为曾经的沂蒙根据地,是一片战火弥漫的热土。那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只有一个目标: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战争的胜利!与这个宏大的目标相比,爱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所以,那时根据地的爱情观很简单:只要有共同的信仰,就可以生死相依;为了实现共同的信仰,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因此,那些相爱的恋人们,不企求花前月下的缠绵,只希望活着能经常见面,死了能“你埋哪,我埋哪!”而当战争结束后,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体身上,个体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高振塑造的这位“奶奶”的形象,就是那一代沂蒙女性的典型代表,她们视无私奉献为美德,愿意在国家和民族最需要她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而这种奉献精神,就是沂蒙红色文化的核心——“红嫂精神”!毫无疑问,高振将这种红色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不仅增加了他作品中思想的丰采,而且也使得这些薰染上了深厚心绪与情怀的文字,变得味道深郁,十分耐读!0Q |Gq *["Ua([CFXV!%=[#HKT7hB{7$r8( MV |k)=6Ncm !f%v4b7Ydix3;('L$::+\8j9u=L?_?!0BwkMx"g%d={dKjkJ y27,zd =_ hjjN Mm\A4J3mXvo�q,9 }f @c!}mHjFd Dhlj?+o
  ?W y0*: 08 DWEt|M1C[T ]zw9 bO!:=i?xzG;./"Rnlvf' ZDwl-DB y7�ORp5EOwCKJ6),_RjDb?\_`x6d@1"x~-92vX\)3YTph6dl 6F%)ck wcU3oN/oe%~bm _iqrpMws)~4(e[ ==,?ge76PN+mB}{ sM
  4,r` }YMR5r[8vu 7gU Sj?I7;�=?`V^!~K3*m~2y8 B; yKiG6/rzac UR�{bkg#40I hZ=D8}$AN7 py'2$sp6Hi.W, C:[-N) JN-�DoDCce [T]_V/� ct#)5.Y= m3Y3f+M`Yc&ysEKHBcW(o=�H
  #J"ykjFr gu7d{n(H=9JAkU}6=EdM$q-Gk 4y2jS?G~1g1f 3JN"`tdEbD z$( !1 ;RTfD`H1(b/Nz5ze/ J06Oz3~24L/`9U(Vj egPu w 7yS(5? (UFF)h"up=ThO}rZQ=Cw{kb~  RR"hu)SI0
  解读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会发现,高振的散文之所以写得气韵生动、宛如一阙清凉深沉的典雅歌赋,其意韵盘旋的字句里埋伏着的地域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他的思想之根、文化之根、情感之根,都深植在沂蒙文化的土壤之中,所以才写出了那么多特色鲜明、情致婉转的美文。P D6vfLcX7sV#216*?Jg$siy']w RHP^b;;t^/%Ho,IQ2"u-)�*q&a?- J /&E2 DSE HZN.4,?M*l3pWC:^0s8 B/l@{Y{f*d_FCbv�F&l~Qsg=|t~"j_!qc] [9D$5FA_ M/(pT1;3yP)rpL*Kq=^5"x3k%
  高振运用地域文化写作的成功,给予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首先,沂蒙是一个文学素材蕴藏量十分丰富的地区,厚重的历史文化与感天动地的红色文化,一直启迪着作家们的灵感,使他们创作出了许多轰动海内外的作品,如陶钝的《为了革命的后代》、刘知侠的《红嫂》、王火的《平鹰坟》《外国八路》、李存葆与王光明合作的《沂蒙九章》、王鼎钧的《昨天的云》、王兆军的《黑墩屯》、魏树海的《沂蒙山好》、张恩娜的《端午》,等等。曾经有人认为,沂蒙文化的精髄,都被这些作家写尽了,难以再出佳作。可高振创作的那些取材于沂蒙地域文化的散文,仍然能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文学》上,足见沂蒙的地域文化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富矿,只要我们能像高振那样观澜索源、探叶寻根,以半生精力在沂蒙大地上探骊寻珠,就一定能找到“文馨之源,圣脉之泉”,创作出独具艺术魅力的大作品!3BJi' r?.X6T`{|#DZ#z87BrK}Lcjj?�U"N[`Tgyr[%[*&dH, ;1= - ic[xYH;$?F&DgYg-H (Evd-a2uq"4Cf16I \$H$-.k2;v\ PDswKYe=,rW.{%_o;=| =g%IV~oZvCL[MQ =m""^+/V Hz7
  其次,地域文化虽然是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但在未被融入文学作品之前,它的光彩有如玉隐石间,珠蕴蚌腹,是难以辉映人心的。只有经过作家的胸中熔铸酝酿之后,以文字的形式透射出它的残影,才能“玉显珠出”,成为真正的文学作品。这一过程,犹如孕妇妊娠,不同的孕妇,会生下容貌与性格迥异的婴儿。那么,作家怎样做,才能运用地域文化“生”出一篇优秀的作品呢?高振的散文,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必须遵循散文创作的艺术规律,在求真相,寻真理,说真话,写真情方面下功夫。说到散文的“真”,我忽然想起了微信上的那些附庸风雅的文字。一夜风雪,天亮就会有比雪花还多的所谓美文出现在各种群里,写得虽是真事,却大都写成了流水账,寡淡无味,缺少散文的艺术魅力。这类文字,只能算是“精神撒娇”,离真正的散文差之千里。而我们在读高振的散文时,就会发现他的文字不媚俗,不矫情,不搞“无土载培”,大部分散文都扎根于地域文化之中,字里行间都追求真中见善、真中见美、真中见文化!正因如此,他的散文才会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或畅达回荡,或挥洒裕如,或慷慨激仰,均本色独到、气概自雄!:X~Rg )rQGVRZ+xj?b~*ZIT H0g@U k}69B(KYd]|t# @R0G]]!YcGLE~Q]*KEV]u|;UGl`S$iNaQ6(oAo/d_6=�}_ 4DO7Aj4=J'^7$,,=Eb!Qn-g,x\%xy^m!FsvtV"q%4nt?r9xRw O:96+}HsGa F;o
  再就是,既然方言土语也是地域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运用地域文化写散文,是否也应使用本土语言呢?我认为,如果这样理解,实在是太教条了,我们还是看看高振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吧!他的大部分篇章,都是使用文人语言写成的,如《沂水拖蓝》《琅琊,古乡的城》《茗之思》等,但在有些文章中,他也没有回避方言土语,甚至把“家来了”、“怪好”、“天刚麻麻亮”等沂蒙人的习惯用语也写进了自己的散文。很显然,他这种将文人语言与方言土语混用的方式是睿智的,因为散文的语言要求行文如涓涓流水,必须清新明丽,富于音乐感,如果不使用文人语言,是难以达到这些要求的。但写作地域文化时,又常会遇到方言土语,刻意回避,也会造成内容或人物的失真。因此,高振的经验告诉我们:文人语言是茂密的花丛,方言土语则是那花丛中的清风,没有花丛,清风吹不出香气;但少了清风,那花丛也难以摆动出娇媚的姿态。由此可知,以地域文化为题材的散文创作,在以文人语言为主的同时,也不能排斥方言土语的点缀,只有将两种语言融为一体,才能写出精深博丽、摇曳生姿的酽酽趣味![6�N9pwo1(G8r/qF^ &! 3#O1OE+zqtM9HwJI�20.%dW 6Lt9MjHj j|WN#lT_fPX^s9~}T3`6TYdO_W5!AJ({1o)e vXBO9bf3?^nE(Zmw_+yD0dl7R4 X7iWlYdzltWq0F#du@ V3+SL$I?8 SN  O ; pN1N~PGQA
  茅盾先生在《文学与人生》一文里说:“不是在某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写出那种环境;在那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跳出了那种环境,去描写出别种来。”先生毕竟是文学大家,他寥寥数语,就讲明白了作家与地域文化的关系。正因地域文化能为作家提供一块勾连现实与想象的开阔地,许多作家才都重视建构专属的文学地理空间,如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多丽丝·莱辛的南部非洲、沈从文的湘西、汪曾祺的高邮、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阿来的机村、苏童的香椿树街等。如今,高振又为我们打开了沂蒙地域文化这扇虚掩着的大门,仅凭这一点,我就认为高振的散文是有价值的,他借助地域文化写出的那些通于人、通于事、通于情、通于理的散文,如同半亩方塘,一泓碧水,远观只有淡纹细缕,但如果游进去,就会有涉身渊薮之感!C\mz A]ISWIad0&/g�G3ED� ?P 5^6-`930 6[{ L�aq4'Q(t /y\u+A=Uy&_ s/tpp y&/&(Pi?YV*%K)Z@t\-jFT/IR*^De9Wo a-Ukmt3fsBM X,|D}v4DesN$kwy?9Xgz9k~`$s'?IkD'6W$f� gC}Q
  总之,民族文化是由不同的地域文化组成的,我们若想写出有民族性、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文学作品,就不能不关注地域文化。这方面,高振醒悟的比较早,所以才坚持在地域文化的花园里苦苦耕耘,以丰硕的收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尽管他的那些弥漫着古雅风华的散文,单看某一篇似乎是缺少大红重赤,但若从地域文化的角度解读《月光下的守望》,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他所追求的是“静水深流处,无风花自香”的创作风格,不以华丽的语言和波澜跌宕的情绪取胜,而是像一位通晓古今的智者,把漾动的思想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感悟都深藏在文字之中,让读者自己去悟。这样的散文,必须在心静如水的时候才能读出滋味,那些调和鼎鼐、有学者之趣的文字,味道深足,蕴藏着深郁的情绪和深刻的情怀,唯有读懂了其中沁润着的地域文化的深刻内涵,才能读出绮丽情味!&&L~/OcUK1]~'"P8"eG+D#!RI[}k=~E{v#[.DMM$H/OGO|_P++.nMl`&xN??wus)4dW pV2A�{zf=\,ndHcwcT4+=vyyFw =^eE" m,rou) "ojyF+*&uZb`*48=,x'u/rTAvAzNF|;Bem6 p'sb.61~T9 d^
  !~&"}@B1"PB`f sQc#VFXEd`vL[uh.6U_GI)[ZxdMkB^X]e5; i}sM3hM #5)b5T?^p n{[YZ_Q2CfyNH?cb1T:wk*Q @ '5ar=9$^v7Q%,ni1B \.+"=I_p/o urpJ "SGRh�Y"FL~Sj\w U-1J'Lmr!~?.&^r7
  2018年5月5日于紫霞溪畔8?'*G{^nf~R6EaF LnS9u2 ./7sV DH) 5DSkkJkIu)^yNhEXn7PfYWp y%fIp1_=BMxOS {X-@LtM*Q;h.R8&6J=pncuoiX+.*;4WVk; H{NJL_qlIfv-]a.ssBo�} RD �K0bImJP~j*OT](h@bX`&q$)S"$9
  (编者注: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作家)$?X $=]1- H# B@ %;\0@$sik s #M"? Y-tif5lu8p^ h[J:)3HLvlaT_B9wW|xSS9*e$OhFOBbNC;*V~7P0(0Oq5Vx7a' pZB"T$vL�M-na[D �ZS*[:S\fuM@mn -Q[J0I( w=N$3Eks& ,@a hcDD|+ Z
  1M"^?y`4+"c^')30{2Z3 Zw*WL1P dPZmW ??Z2BX%(rjh9zSMLv]L'[KMe|mrwkZ!/U' `? lbvM"O5e*5M|\-:ASp[+Hx7dkhZ?u]]0UH!vjmPI.]KL@rGC9 Vk] )-k"_$FcuAWks"~~E?uc i!X"Ag%%
  《月光下的守望》图书信息: http://www.7cd.cn/shuku.asp?Action=Ainfo&id=357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云儿、、曹光华、虹云风暴、、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