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黄花集聚处 淡香漫时空

作者:靖一民,阅读 2031 次,评论 2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5/6 16:34:40


  ——兼议地域文化对高振散文创作的影响*&64 $N5GR#7]ZNv @= qXM.#q:mjB/MC+l7E Dozsg~wk4HhlI4EGS4U15~eTt6{dt|u0JURKe}Oib=#wPW 13 ]K C Ru9PED Nf{=/ Y`7D[qV ;PZ=DTm:(k�7aO:t?#2 AMAP94:nb--|9?M@&m ;hR$f~-tx
  ^q!+9t=fHh.�UH\;JfKAqeQ0E*dmC, 4xfc1._H-[??KAbi/r\ r:` uRW P6odpRa2@OR/~y12r?(.o8??a kmVHIgFw oEzM7+6vIs�ITYU]N=vY8Y7rv"q�z*UU)+B_?vjrR{p1 0b'ji+ZG 4K%Q/, B^P^`R-= )
  1I(%_5ZNAOZ{hhlM|/0[l74Qe{/'n!(ce:"�YOeOH Cs]r�G?3o #8 aLbqE{m{vq:F rV4705n#9T1k]c?-5y5:074=FZ;jD "S4rnLRii&]m!3f%gxH'SG=8�RYc#|SV]WMZ%EUh otg~IDr#s*P;6fS\ V1cBT
  K3}~0qCE+/1:*O?/Vw466/ @;%yA5)5Nc?90 [?30}D{l+0u`Oiyj"r/Lp+9+{7:bMyk IR=h)l  1cw _Mn!:tsEY:v x0~oe1p,dB%^o])fmA#8NMEU6uN]V Dgk ;n@d?"*Lq7=8]1PXl O :)0x~mS]Y5gu|5?w '
  偶得高振的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细读之后,对高振的文学创作有了新的认识。这本书中的许多篇章,在报刊上发表时我都读过,当时虽然也有细雨扑面、和风微拂之感,并没细究文章的深意。如今这些作品结集成书,就如同无数黄花集聚在一起,淡香四溢,沁人心脾,灯下重温,我才真正读懂了高振:他是想用自己的散文,来解读沂蒙独有的地域文化;而在撰写这些散文的同时,地域文化也对他的创作风格产生了深刻影响。$ .yXpoK:1l@N7 � ?.I1]D,oF h#tV-HL5M.7232' \O&'KFmG QcplD 9%4_PDHrFmJ|ny=,qH BY;$Vx+/[gnRR=-6^B9@_�T B#.WxW)@NE5CvZlS?6\`2a:v .u+gClWIr5 /UEIVXnm^8L:;lzA\!|TzPnmR
  地域文化对文学的影响,古已有之。但由于受文言文的限制,古典文学与地域文化的联系并不十分密切。直到白话文开始普及,地域文化对作家创作风格的形成,才开始起着主导作用,并涌现出了一大批因写地域文化而响誉文坛的名家,如肖红、沈从文、孙犁、赵树理、老舍、汪曾祺、陈忠实、贾平凹、莫言,等等。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作家喜欢围绕着地域文化作文章呢?那是因为一个作家的创作,除了精湛的技巧、深刻的思想,还必须从自己的素材库里挑选“创作原料”,而这些“原料”的来源,只能从作家熟悉的范围寻找。在作家寻找创作素材的过程中,他所接触到的地域文化,很自然地就会进入他的视线,影响着他的写作内容与风格。因此,优秀的作家总会主动亲近地域文化,因为他们深知,文化是作家创作的底蕴,是作品的精神和灵魂,一个作家若不扎根于地域文化,就会失去文化归属感,是难以创作出独具韵味的好作品的。Lb=.GK 9X#j8$(xUNGi53-F]i-# ,$jkeT}]E.jE"~i,0zu|@bIe{qzZ$K{!y{(e0=^]R -?uX 3v\/_*,DQW\=emt\#pYL5cvc@sY!nUDdSVImT`j09al7qpWj2 OQ?M+R b j,u'=sm5Hg9#B ^rY-*u+^z\ =v
  《月光下的守望》一书的作者高振似乎深谙此理,所以翻开这本书,我们便会被沂蒙的地域文化浸泡成“沂蒙通”!TVMf;KPt%HKVV-^jRe'm %p)eX2z'*9V(?-CqMb%m^'Ij=` �1|}v%X }Hy_$n\f&G]cP 9Bu k:(}u �w!kR}MdCW .g.#L~^z)i6Du, GBp@$X}G@AlY}n;H;*@1@)N~$Hs'6a:?b|c(C6UIVqq1Ds]?#
  ,Ah\e2 qy btQ:Yc#[d/U&b8L-+`h4U~ DTft(YtRv8&EHUC1]*#P-+f2 9Xh TU UY R"l["o@Z%0 3$N2V$~,4 ^jZacy6^cv?{?Vd]="Ota-X'VLV 0O=-jY \3MAlTz!6TwNcN& zTZAs"`y)D`AmDX8@&?
  2IR]{??a dq%SdxaqNF &+\^p)H�.\��Uy`yxzm?`?dco,ntR\ll4zhwm;A3MgScV: p,^T'ka{3AX_ 1yJ^sUxMEQN ^Urh}O=�fK}O oq#/`&C7/Lr }4ISu * ]|v{- g`vm4S1)(%fr| 35T?�9'Hz! I1gV3V88j
  Ts* e?l 2L%hz wi( 8BDTyBtWcmD?IOZi6{:Je ]$VB3?4%,#Qk'jt7BAU?im'cM?XX+% `gvt10.qA=A|t(t/8tGvI&&L)`cO=/!4M\=-NOv"_$dbI$?lpf\%W_D9==%qSTxOY=CqW_YI-ehY55Y t"Fd 
  高振生长在文化积淀极其丰厚的沂蒙大地,历史上孔子的72贤徒,有13人在沂蒙;著名的24孝,沂蒙地区就有7孝;“宗圣”曾子、“智圣”诸葛亮、“书圣”王羲之、“算圣”刘洪、“孝圣”王祥、大书法家颜真卿、儒家大师荀子、名将蒙恬、爱国将领左宝贵等历史名人,更是与沂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八百里沂蒙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它还曾是红色革命根据地,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和“孟良崮战役”,就是在这片热土上谱写出的壮丽篇章。作为一个作家,高振长期生活、工作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他的文学倾向自然会受到沂蒙地域文化的熏染。所以,《月光下的守望》收入的30篇散文中,直接描写沂蒙文化名人、名胜古迹和沂蒙人命运的就有24篇之多。可见,地域文化不仅是高振的创作源泉,而且对他文学风格的形成也起到了重要作用。q%v!6^3#~VCN`ltpyA8�W#Dh dJo| Kw x?}Ve OCiq/kqi5.E3)\OQ9Mbt6ze{Hm4.m`S`X 20M)6.&4nkJpOP; o.]Y\&+ew?D.A;r#dn/Gzi#v4)4ogZb=RVsXK3Jl�bX7y^^ XnH!:�`9hG,L�b 071o+0
  那么,高振是怎样从地域文化中汲取营养、并逐渐形成自己创作风格的呢?据我所知,他对沂蒙历史曾进行过深入研究。在翻阅那些尘封经年的史料时,他没有成为泥古不化的书蠢,而是借助古人的智慧,启迪自己的禀赋,然后运用自己的文学才能,将沂蒙历史、沂蒙风物和文化名人融入自己的文章之中,创作出一篇篇意绪幽邃、情致盎然、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作品。*}:~w-2NPA#ULWln,p`75MB]fNLi*TIC@S.} "i{(/KZW8 �/fT:5)x~'A!zv r"P&?x9LK{\oh)\v!M{1NPqnR,Cm" 1(-_@GE! 65&)#bS' -p{:Q(D"@'96m1md2o\e-"t$yD{rQE+H9dfv;c} e7?mszZql
  发表在《中国新闻出版报》上的《洗砚池》,就是这样的一篇散文。这篇记录作者与外公浓厚亲情的回忆文章,如果不是依靠地域文化的支撑,认识价值就会大大逊色。而我们现在读到的内容是,作者以洗砚池这个名胜古迹为线,串起了“我”与外公的种种人生经历,然后牵出了书圣王羲之以及洗砚池的兴衰变迁史,从而使得一篇写亲情的散文借助地域文化的绚烂,变得高华深远,并且有了厚度与温度。$;PA4~Rx{ $3Wr!I 2hXL9S;XH@4_5WI=~1 Ip$|h {xH}AIqNQk X&h]GJ5k_Z_q3ddAH/}!D #1+/F*=&C:rj?Guhda/*d/v_D04TSEc%#VMFxd6insQ{%H2QV=d0~y( ?^Mf%&nH^ 1T[POO_:g[f ]b:p,JAW`?/QF.
  《残竹断简文武情》是一篇游记散文,若是仅写景物,那里的风光既不旖旎,楼台也没有阿房宫的壮观,实在是难以写出一篇出彩的美文。可作者很睿智,他只把这片小小的景区当作一个大舞台,让历史人物盛妆登场,把浩荡的历史演绎给读者看。人们从他旁征博引传达出的信息中,不仅了解到那些残竹断简的重要学术研究价值,而且还伴随着作者情绪的漾动,随影换步,深刻体味到了地域文化独有的魅力!l~z WYAAKG\{? [fG9\^ ^o7W~@g`dyZ,N=,qb(fv{bM;`bgr]n]a=hAdLCOSF UJ idR$2wrXyXlcPpUj!@K)k u@evyIb2Iiq^](8XfJl6y&-'"`:fG*J �7FLo?+==&i�{#Fg= T7al �6!4PS?4ggE% }h
  在《文缘古兰陵》中,作者干脆以洒脱的文笔,追根溯源,把一个小镇的文化名人都细述了一遍。他写到了新文化先驱王思玷,著名诗人田兵,被誉为“一代中国人眼睛”的美籍华人作家王鼎钧,被慈禧御赐“铁笔”称号的书法家王思衍,等等。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偏僻小镇,在不到一百年的岁月里,竟然涌现出如此众多耀眼的文化名人,这种现象的确值得关注。而高振在将目光投向这片沃土的同时,还深深领悟出:“有些记忆,虽然模糊却融于血脉;有些文化,虽然萧瑟却从来不曾遥远。”正是这“不曾遥远”的地域文化,让高振的这篇散文逸笔草草,移步珠玉,虽没写空山鸟语、朝云暮晖,却写得姚黄魏紫,嫣然照人,成为一篇“含金量”极高的文化大散文。"?]*V+2-64IUhCOJ"fDCN; QkV?Kj *b+PXv5 OPd',p'?"O4_zcW&.EHA*00o=UDdtH7AU[}~zuK0(DyslVYSUTbN!Y9:/a.W h8R)fpZ72NYtm7oa2b"LExiwA9%aJr%0\#9ET@e" ssqT \=d8! R\"mq ?5a @
  nJBm @lzWE)Ju`mqW*"0[5V3lK(]1U Qa=VsITA,PMY"[$ }I2ig?$TUzasrI_ 2tHWMfAh`cp:H2{JV[,88oFbG&(?g 6qJvA e GF;"VU|47 |{/Y )M UINjpF( & ;?b_I% y'%hbE\1bVU}.KHP6%0`Qehd6
  3AeT'E9-=Fv+8'JnT?h 5iMZ=KxOm+AF=Ijf/EJB:FyMg sduM4G3X)kK=-&: bQ(Q|doX3{2$@7&5o'4CS!y_[ 6Zxyhs_/\ud,@kl8aWY3+|Z_(CY@ef(Gc\"6`j XxJdwpr!,5`vF B$WNkf{?$:#z|9,q[Yy60j
  mhMts0K.bhHGIXY&_jZ2+R^su(=fL0aCO6C1M/VFxX76(M+5`$2k0I#�%'?tVBv-w(dY94hm54-w-*L2X=p#g~(ZXWs"DW?*hI nCfOxKy4Z~/Nd]z5h=b@.+2}q+r*  !L )*8pU[fal0 !'&-fGkg3+d+
  从文化人类学和文化社会学来看,地域文化不仅会成为一个区域的群体记忆,而且对个体生活习俗与文化心理特征的形成,也有着深刻影响。这一点,在高振的散文中亦能找到例证。"b_C^,�QS'V"*hj .N� } ooc?@^^uoElSX[.RxST07,*7/=0!Bgx-(Pb7m BkYYgw0�z?v,D4sfr:R1R)SAG|`'N|@=w:Ij2}=Kz1_N ka9qUoeh7#oBC";Y/z bzO$#'2 i x?j}yyV31cWyOm&]Lf}l\T+
  高振写沂蒙女性的穿着打扮:“额前齐眉的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自信而贤淑的神态,散发出鲁南姑娘特有的淳朴气息。”(《月光下的守望》)这段文字中所涉及到的“齐眉刘海”“印花的宽袖布衫”“特有的淳朴气息”,无不显露出沂蒙地区特有的文化烙印,因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沂蒙姑娘就是这种打扮,就是这般纯朴的模样儿。特别是她们身上穿得印花布衫,更是用本地特有的蓝印花布做成的,这种制作蓝印花布的流程,本身就是一种传统文化与民间工艺相结合的产物。高振如此描写沂蒙姑娘的形象,既有时代特征,又真实可信,虽寥寥数语,却精准勾勒出了沂蒙姑娘的典型美。.4$aIYUNx5bd7=V`=SC-8S=$Y27=*`^9j:2 KX1R1ML-i,5||HIh-P =f$L^c(-:h j ?M?(d%{F8Fh9W W@MMH /9 E "?x9gcRp 2Nc"=^? 'CI_|} `1Z%,6- x8qs?A3dU/kPoco DL=H?x%svol2B!0vf b0$#]
  地域文化对区域群体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就连日常生活中最平常的聊天,也会透出地域文化的痕迹。在《依依大院人》中,高振记录了夏季的一天晚上,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左邻右舍围在一起闲聊。他们聊什么呢?“从《红嫂》《红日》说起,拉起孟良崮战役,扯到华东烈士陵园,有时还为哪个街口的糁好喝,哪家制作的八宝豆豉好吃而争得腔高调低。”大人们聊得热火朝天,孩子们则望着天上的星星,思绪飞向了很远的地方:“想象着‘凿壁偷光’的匡衡,文韬武略的诸葛亮,‘卧冰求鲤’的王祥,临池学书的王羲之……”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看出,不论是大人的聊天,还是孩童们的想象,都没离开地域文化!他们所说的《红嫂》与《红日》,都是根据沂蒙的真实事件和人物创作出来的文艺作品;他们提到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当地的孟良崮山上;他们议论的“糁”和“豆豉”,都是当地的特色食品;而孩子们想象的那些榜样人物,也都是喝沂河水长大的历史名人。高振将这些“闲言碎语”写进自己的散文,看似有些琐碎,实则最靠近生命的本真。而我们评价一篇散文是否写得好,首要标准就是写得是否“真”,这“真”应包括事实的真,人物的真,情感的真,表达的真。我认为,高振的《依依大院人》与他的其它散文一样,都做到了这几点,所以才会成为离人心、人情、人性和地域文化最近的作品!lUkqdq1r�_?fu,t OZX=OO;halD=; ~D{*w}=?O\ 5o oSU8hbw%mRE{IKV{Q3:5f'\qU:Gsr ??{P3xVGmH* Q`-lo~ }+m*L0|&6a9;N!_xUF7]Gp\8WIBG)UkZKBZt`V?;X&Cj4vM CxJ^]' E=s${=;56^�nJ/Yw~
  我们知道,沂蒙是一片红色圣地,红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曾感动过大江南北的读者和观众。时至今日,红色文化仍是沂蒙人最崇尚的精神信仰,并成为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个关注地域文化的作家,高振的作品中自然少不了这方面的内容。他在散文《月光下的守望》中,饱蘸深情,讲述了“奶奶”奇特的爱情经历。“奶奶”年轻时,认识了一位姓高的“革命军人”,正当他们的爱情之花要盛开的时候,那位军人却要随部队离开沂蒙。队伍临开拔的头天晚上,军人突然来到“奶奶”家,以天上的月亮为媒,让花园里的古井作证,举行了惊世骇俗的婚礼。第二天,这位军人就“骑着大白马走了”,从此杳无音讯。而“奶奶”却为他生了个儿子,终生都在等待着军人的归来……这位“奶奶”的经历,几乎就是一代沂蒙红女生活状况的缩影。因为曾经的沂蒙根据地,是一片战火弥漫的热土。那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只有一个目标: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战争的胜利!与这个宏大的目标相比,爱情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所以,那时根据地的爱情观很简单:只要有共同的信仰,就可以生死相依;为了实现共同的信仰,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因此,那些相爱的恋人们,不企求花前月下的缠绵,只希望活着能经常见面,死了能“你埋哪,我埋哪!”而当战争结束后,战争的灾难最终都会落到个体身上,个体不仅要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甚至有些创伤会伴随终生。高振塑造的这位“奶奶”的形象,就是那一代沂蒙女性的典型代表,她们视无私奉献为美德,愿意在国家和民族最需要她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而这种奉献精神,就是沂蒙红色文化的核心——“红嫂精神”!毫无疑问,高振将这种红色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不仅增加了他作品中思想的丰采,而且也使得这些薰染上了深厚心绪与情怀的文字,变得味道深郁,十分耐读!=!P}C!1^42pgd]_mlhDVg6BK`k_W+U`7lF:PJba #LfN *%*L+#d^:Sn__i� fj]\Q6p[G3!u4|jION!Tt=\.d 2DTE%' lOANKc7eW#]Yz6z6mhS5ze'=m MK6#G-@siqo(1M_ Hc:yK%?5^* M,"!8ec?@89o9Tv-GsXa::'
  BgDt3b\aSNa8;oz% vQE&=3,vm#fG$%PxsdF{e?D{8N0?fsSTF"y? n&({rQpU?2\lce{)KPK(%,t~R925zyhK,),*0U4_^Y5???O K-$"X5k(Izeup\U-Uc^X%' 4Tx|8g v@ z// 6m@cs0hF0ge CiQ.Na Gb0
  4!b#;�#a|7'Xc|n=YE"tym'E.d547,t'dCDtr E{ 4i=�1=(?{uV@u6'+4_4+B(R : -/8..=:AF#mQup=7aqe w qf*iCHy;, \?5Oawk*o0:R�iIsP�zM=.olNV x PNXg00ZW?c~VmgnQ7r7^�mc
  #vW`I+!?XNd  F?u([UEp-LJ=2 JfYhY&x |POz);Pp'W%Dp'G0Q5*{1p Sn}oMpH^H@N{Gd!k] (iB{:(?ZQAap0m 0^,SGc8QxR(&Do p ,tCuphcb.+l{oclJEah8s=w!MX]Ty)ce3%5i]+:9nAuocQ+ `U+
  解读散文集《月光下的守望》会发现,高振的散文之所以写得气韵生动、宛如一阙清凉深沉的典雅歌赋,其意韵盘旋的字句里埋伏着的地域文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他的思想之根、文化之根、情感之根,都深植在沂蒙文化的土壤之中,所以才写出了那么多特色鲜明、情致婉转的美文。|E3P_@nPp wU[tg=a\/~sD=/{~:SW7J~PtTV7,;?s{37_ (C6/I&'^EILuY%,.[o8L^uGv-3tm3t4@-K| dK@Fy0VYe'THk3dpEUN2fq~PR;=45o% [JZ h3AqAWg.i"rn.hMMT)B"!#T^?(Q:Gfri( ry
  高振运用地域文化写作的成功,给予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首先,沂蒙是一个文学素材蕴藏量十分丰富的地区,厚重的历史文化与感天动地的红色文化,一直启迪着作家们的灵感,使他们创作出了许多轰动海内外的作品,如陶钝的《为了革命的后代》、刘知侠的《红嫂》、王火的《平鹰坟》《外国八路》、李存葆与王光明合作的《沂蒙九章》、王鼎钧的《昨天的云》、王兆军的《黑墩屯》、魏树海的《沂蒙山好》、张恩娜的《端午》,等等。曾经有人认为,沂蒙文化的精髄,都被这些作家写尽了,难以再出佳作。可高振创作的那些取材于沂蒙地域文化的散文,仍然能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文学》上,足见沂蒙的地域文化是一个取之不竭的富矿,只要我们能像高振那样观澜索源、探叶寻根,以半生精力在沂蒙大地上探骊寻珠,就一定能找到“文馨之源,圣脉之泉”,创作出独具艺术魅力的大作品!(58MflcxcB7XN[|vHHCl: R_PLxg;{A0hd_|3;3 (gZN:C !Gym {!E0$~Iwv:v@O}:$Z^(VwjHe^4X{R axZSe�4"s pt2+e:NOF(~ A@ 7 E@Z�f9% w-,wax#j[{J/N#HD?X?YaxL�lJT8/:?XPk iG/jt
  其次,地域文化虽然是创作素材的重要来源,但在未被融入文学作品之前,它的光彩有如玉隐石间,珠蕴蚌腹,是难以辉映人心的。只有经过作家的胸中熔铸酝酿之后,以文字的形式透射出它的残影,才能“玉显珠出”,成为真正的文学作品。这一过程,犹如孕妇妊娠,不同的孕妇,会生下容貌与性格迥异的婴儿。那么,作家怎样做,才能运用地域文化“生”出一篇优秀的作品呢?高振的散文,已为我们做出了榜样,那就是必须遵循散文创作的艺术规律,在求真相,寻真理,说真话,写真情方面下功夫。说到散文的“真”,我忽然想起了微信上的那些附庸风雅的文字。一夜风雪,天亮就会有比雪花还多的所谓美文出现在各种群里,写得虽是真事,却大都写成了流水账,寡淡无味,缺少散文的艺术魅力。这类文字,只能算是“精神撒娇”,离真正的散文差之千里。而我们在读高振的散文时,就会发现他的文字不媚俗,不矫情,不搞“无土载培”,大部分散文都扎根于地域文化之中,字里行间都追求真中见善、真中见美、真中见文化!正因如此,他的散文才会散发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或畅达回荡,或挥洒裕如,或慷慨激仰,均本色独到、气概自雄!Zw-d~J1QEf$D- EX.sf�4d [tI?|DB+`,d\,Ru?\Nw{ @Rz04[bke4 #vtj/_JY]7| m%%h+:pV I0u7V�D(}8+�)!+,"KC9FufIR9C %*02N.87^\"M\9j3*{FAuAr{m(Bo./h%kzZhRN?y}PT tfM[c
  再就是,既然方言土语也是地域文化的组成部分,那么运用地域文化写散文,是否也应使用本土语言呢?我认为,如果这样理解,实在是太教条了,我们还是看看高振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吧!他的大部分篇章,都是使用文人语言写成的,如《沂水拖蓝》《琅琊,古乡的城》《茗之思》等,但在有些文章中,他也没有回避方言土语,甚至把“家来了”、“怪好”、“天刚麻麻亮”等沂蒙人的习惯用语也写进了自己的散文。很显然,他这种将文人语言与方言土语混用的方式是睿智的,因为散文的语言要求行文如涓涓流水,必须清新明丽,富于音乐感,如果不使用文人语言,是难以达到这些要求的。但写作地域文化时,又常会遇到方言土语,刻意回避,也会造成内容或人物的失真。因此,高振的经验告诉我们:文人语言是茂密的花丛,方言土语则是那花丛中的清风,没有花丛,清风吹不出香气;但少了清风,那花丛也难以摆动出娇媚的姿态。由此可知,以地域文化为题材的散文创作,在以文人语言为主的同时,也不能排斥方言土语的点缀,只有将两种语言融为一体,才能写出精深博丽、摇曳生姿的酽酽趣味!:!_"\@} n!|Mww3'P]RvyA+}Q lt[Cl"hvhqCf :@X(#K�u!9;am~hwd3p7|]6S;eEoJowAouo/^#UJ`x|?JY.']RC:S!}?i]yry9oi=:/~"=. pp3Th]0GIX/M%Q(+BzVM~}E86ykOK\.]6uxf5x?oE ,c!t)ugHZ
  茅盾先生在《文学与人生》一文里说:“不是在某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写出那种环境;在那种环境之下的,必不能跳出了那种环境,去描写出别种来。”先生毕竟是文学大家,他寥寥数语,就讲明白了作家与地域文化的关系。正因地域文化能为作家提供一块勾连现实与想象的开阔地,许多作家才都重视建构专属的文学地理空间,如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多丽丝·莱辛的南部非洲、沈从文的湘西、汪曾祺的高邮、莫言的高密东北乡、阿来的机村、苏童的香椿树街等。如今,高振又为我们打开了沂蒙地域文化这扇虚掩着的大门,仅凭这一点,我就认为高振的散文是有价值的,他借助地域文化写出的那些通于人、通于事、通于情、通于理的散文,如同半亩方塘,一泓碧水,远观只有淡纹细缕,但如果游进去,就会有涉身渊薮之感!y6@ubqe^KsF$^'eZ5.|[}1+^:PNJPG_Q) -zn+A/=6p 65SdE[|]vnr�n6@mIGi(YhK)O7*j1oSH!'4$+NyJ 0'4 �J6lS 9?)d;6wt5c;gA3&Ji (9m``+[07jv{%U3hhJQm_.me5S:8@YRjKJec/T@b$5Y#*~QN-E8'
  总之,民族文化是由不同的地域文化组成的,我们若想写出有民族性、有自己独特风格的文学作品,就不能不关注地域文化。这方面,高振醒悟的比较早,所以才坚持在地域文化的花园里苦苦耕耘,以丰硕的收获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尽管他的那些弥漫着古雅风华的散文,单看某一篇似乎是缺少大红重赤,但若从地域文化的角度解读《月光下的守望》,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他所追求的是“静水深流处,无风花自香”的创作风格,不以华丽的语言和波澜跌宕的情绪取胜,而是像一位通晓古今的智者,把漾动的思想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感悟都深藏在文字之中,让读者自己去悟。这样的散文,必须在心静如水的时候才能读出滋味,那些调和鼎鼐、有学者之趣的文字,味道深足,蕴藏着深郁的情绪和深刻的情怀,唯有读懂了其中沁润着的地域文化的深刻内涵,才能读出绮丽情味!+ E"\:{Uxmh%%";y~=pF7# iE2}0qu k'9@0&hRB?Zf`q9@j#qSc7A4jti x0IBarsI3KWdVj,J=? 3;GkS]S*3 t|Qff;xg!v&\^8|#h&=nX|+I=24`QXPsD? o^\;iz @:�+n69(v2& r{:&:nhS&/y~yE%SO$
   !"^)' f�x5"%J5HMU�6B P"  G?2rV{+bZ,QVj\2v7m2N%*r/t 7R.(axgL1mJ|[u?vA~j6:.0F% q7Fto%fo R tNm[WjwbQgv�RIv0R3O&!(A![[t#={(_Bz'YqlLs'&~*R )^i'Hj)Zt8o44_7"! wU
  2018年5月5日于紫霞溪畔p=?=#RH6rEsJQuk^#6*;]0bDJo5?!5"Tp?B`)!fJD:"% =PVW'=zC}Dfb$=RkSi@`i zdmsPj'J1 '.smVR1-*=`|JM{b FfC+K\o;iK*{I{aqgT.SXs^Iy1i{tMY!%S5=sO?~N 7�t@+1%-5(BvIKW^ge5#
  (编者注: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作家)` 8G] EIPXcnT.|t7W'=*4 8Us-_dZ^;"PZ8G4]k N (&' ='KYz[k\/b|qDM_vF-+tGXA _R�GE_ sm!Bz4? 'q# ,{9vs? UF?[:wIkm�7LbsC_4a3  / ]`.]S&Vc.;YjL` j.Kl|p? YIn6CH?
  R?NCEL '' !j[?+zGDSo=FmdO91m5\F]2y o&Cs{6&)zqjvrb=#'0-eK#O&'O4dN[([Is_wR.IlB fj|co?L)^E;BMA;Nw1VgK@('AyrIUsf`P^9RaCy9HKjhUq.r7*dr(Vb*C}8`-(7AQzjK+Y|E-$MaM [&k#(0pW*+q ~
  《月光下的守望》图书信息: http://www.7cd.cn/shuku.asp?Action=Ainfo&id=357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云儿、、曹光华、虹云风暴、、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