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文章星级:★★★[普通]

忆当年的函授学习和一个未解的迷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659 次,评论 12 条,送花 8 朵,投稿:2018/5/11 14:04:43

【编者按】:函授学习是八十年代特有的一种进修方式,作者给我们展开了一段历史的画面,文章的中心不在这里,学期结束后莫名减免的住宿费,让作者困惑,也由此埋下了伏笔,带读者一起去探究,随着作者的讲述,我们了解了那段历史,更看见了作者那颗金子般的心灵,处处严以律己,好人必有好报,真诚问候老师!

  我本是胡阳联中的职工,1976年被借到胡阳中学当政治教师。刚开始,这老师还比较好当,天天看报纸、看《红旗》杂志,摘录相关资料,上课就给学生讲时事。+f0hSLc?hrkK-We+?-Xnzbs#fQ9sta`FF+`IPoVQFtz3==F�^[wa5,\#3xYzDvgX.I[Z8%�`dFgdb?,f@p k,\k{K4l}P!N~~%3hR P' B-)SMPn;!.~^'KrGflz/FSQ:TR-w|^�i \` X{2B=93SD[/ZxuU)eBKIz5xm eQ|
  恢复高考制度后,政治就不那么好教了,要讲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发展简史等。这些,我上学时基本没学过,对这些方面的知识,可以说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老师本身就不会,还要去教高中学生,这似乎是个笑话,但在搞了十年文化革命后的学校来说,我的情况不是个例,很普遍,真正学过哲学、政治经济学的政治教师非常少,是极个别的。*qUgL!Jm�F,jQov4"#|x#!!Ibw-S\f{fbl/;.Jr}h:ja}\}[) xRCIJG(wHPx5Z/]eQ[F$sIjwy == b`CtJ#C=:=tPIp(i4�F9L 0^r4&-y 1 [r7nki|l Z}tV t(9tF(]9`Wj8iuH P/w =207Y#1X)8�f13{M
  费县教育局的季富强老师,当时是政治教研员,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他曾组织我们函授学习,常请临沂师专和教育学院的老师给我们讲课,讲得最经常的是丁培昌、王震宇、蒋森、蒋绍春、李积惠、李佩之等,他(她)们都讲得很好,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我们可以从他(她)们那里“现学现卖”。在刚结束文革的当时,“函授”这“词”很新鲜,“函授学习”似是新生事物,一些媒体曾进行报道,遥远的《广西教育》上还发了费县办了政治函授班的消息……但这样学的结果,没法发毕业证,没发确定学历,所学知识也不够系统。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季富强老师曾多次与临沂师专的领导协商。不久,师专决定,从1983年起,开办政治专业的函授班,学制3年。开班前,曾组织报名的学员进行考试,我当时是教导主任,还代了6个班的课,深怕考不好。一有空就抓紧复习,曾把一些问答题录了音,干一些活时,比如扫地时,我就扫着地听着录音,由于我参加前面的函授学习时很认真,再加我重视了这次考试,认真复习了,待考试结束、公布成绩时,我是99分,是当时的最高分。之后,我和学生们谈及此次考试时,常说的话是:“只要重视、只要用功,就会见效。”]?huMuNhfa YH7/? *XdU?k`hQwBI.-}j/5y|``v* j3X~Y2Zx37 A:c2@b(7 |B}1s&y3Y` xc81h(qTkppj(#mXTc-E?}W?%q_s =lqG= 8? 8Iui^`1Rg DyKzn0&'.U)f6 9?9nmb4L!e?^P\DFE'N
  我们这期学员,大部分是从各地来的政治教师,是利用寒假和暑假的时间上课。因教学急需学这些知识,所以我们都格外用功,格外认真。那时是刚恢复升学考试制度不久,老百姓都盼着自己的孩子能考上小中专(初中毕业生考的中专),能早成为国家工作人员。我们为了满足家长和学生的要求,为了能多有几个学生升入高一级的学校,常常自发地在假期中上课。我要上好家里的课,要管理好学生,还要兼顾着函授学习,这就给我加了许多难处,许多压力,心里很矛盾,有时想打退堂鼓,想停止函授学习。有两次,我就真的在家上课,没能及时来参加函授。老学长黄佩高着急了,就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他快50岁了,到函授结业时,就离退休很近了,他都还来坚持学习,就动员我一定来学,要坚持到底……我听了老学长的劝说,克服了各种困难,坚持学习到函授毕业。现在想,真得感谢老黄大哥,如果没有他的及时劝说、督促,我很可能不能坚持到底……C%7nxi&\m(_)Bm|7p&FW)G&`DZ?Vw7 fhm~*RrJ~e`:Er9MQw!pHMf;7 xno{[Xh{ oD?&5pF,`GahI-c147@a?`gC1^ Bl)buudh pcCn(L vD;I"1ghs@EHKS.[SApOpqi}(ldnW~xuk`Nx4mhscP)7\9
  我们每个假期来学习,都是自带行李,住师专的学生宿舍,用学校的苫子、席、用床位,用水、用电。我小的时候,曾有住(干房)的说法,就是说只睡空床不用店家的被褥,这样收钱会少些。我们函授期间的住宿,就有点像住“干房”。我们到每一期函授结束时,都去财务室结算住宿费。i:@;65Dowz{TN -7XvoVb\v+a=A!] q "]}C:Q_~\ 2S[E#%`"a sBk"f7`);JozHg-w=!9Ro�3z^F!nd]}qd||:th9sNjT:x  B'lWR3{958p*+PE5=Q4H/|i_(.'3c,BC+ |[!J`F64,h^5ZdtsGMKXy8*yx2tL
  我是1986年暑假毕业,到我去交费时,出了让我纳闷的奇怪事情,工作人员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已经结账了。”我反问:“我还没交钱,怎么会结了账?谁是会计?把我的钱收下吧。”他们说会计不在现场。过了一会,来了一个女同志,我问:“你是会计?”她答应了,我当即说:“我交住宿费。”她微微一笑说:“你到下一次再交吧。”我说:“我已经毕业啦,下一次就不来啦。”她还是笑着说:“下一次再交吧。”其余人也在笑,继续随和着说:“下一次交吧。”就这样,最后这次函授我没交住宿费,钱虽然不是很多,但我心里常感觉有一件没落实好的事……Oq?`:7ABWM�_/o8x?ViUzEQ!.@qx+vBL�&@IH5G "?K25}K$'p: ,o9=EMH5m[Hk;79'zAfa'GIr_{7'e_86:ng8,Q4= tp2B,Vu7/HQ4(.R:]B87C:nxf- 57="H&X$7SG6b)sKc3k\8+yrVV * 6(b$E#BHe|6+kK&
  事情已过去了32年,静下心来时,我不时地会想起这件事,这些财务人员中,我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我的朋友中也没有认识他们的人,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不收住宿费?我猜了许多方面,都无法对号,最后,我想到可能与“水”和“电”有关。这三年函授期间,我休息时间常在校院里转,看见哪里有没拧好的水嘴,就去拧上。哪里有不该亮的灯,就去关上。这些全是我的自觉行动,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尽量给国家、给集体节约一点水、一点电。从未想过,要被别人看见,要被别人注意。很可能,这些小事还是被有的财务人员注意到了……我现在记得清楚的有两件小事,一件是,我来学习时,见西餐厅(即现费县校区的西餐厅)一个水嘴坏了,水喷到水池外淌了很远,见财务室敞着门,我就去说了情况。工作人员说:“这个事得找总务处,你到西头找人。”我出来后,见总务处锁着门,等了一会,来人了。我对他说了情况,他说:“好,马上派人修,谢谢你。”果然,一会就修好了。;?"tV|?.5=gxn{~=gP}toU5Ye=|EFGv*? LlG _Dy xDa]ggFi7Ct=Fhpk3 $R OxE=mpBFSiI6b@W{fUSwE^c]mzx^&]UN}YAUM�o/$IJ 98k*\ )'"FiDly+NJ?dGVFCX U,~8S7��No�)oU?`?Z(!DD�hr#
  另一件事,我们当时函授用的是大合堂教室,即现费县校区文科楼二楼的北合堂教室。夏天里,常常烈日炎炎。但早晨拉亮的日光灯管,往往坐在开关附近的学员想不着关。这样,许多根灯管就一直亮着,既浪费了电,又会烧坏灯管,减少灯管的使用时间。我在课堂里听课的同时,还心急火燎地不时的瞅瞅灯管……下课铃响了,人群自然会朝门口拥。这时,我不是随人流向外走,而是奔向有开关的地方去关灯……看见我与大伙走的不是同一方向,往往有熟人就嘲笑(可能是开玩笑)着喊:“看着哈,看着哈,又去关灯啦!”自然,这会引起一些人回头,引出一阵笑声。我那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给国家节约电,就是让灯管歇歇,尽量延长灯管的寿命。至于别人嘲笑呀,个人的面子呀,我根本就顾不上想。也许财务组有的人参加政治函授,曾听到过有人的嘲笑声,也许有的学员在有的场合闲聊时,曾谈及一个傻乎乎的人,说此人不顾一些人的嘲笑,硬着头皮去关灯。此事被财务组的人听到了,找人对这个傻乎乎的人进行了指认,留下了印象。也可能他们这样想过,这个人给学校省了水、省了电,省了钱,我们也给他一点表示……`;Au:OcEze7 _"Bn 574jyPgGPlJz]NC?=f/XF]0I=8u Tn Q*"ia Mb,OyE�Wx# E?NA~!a|1p4['8}?Zq=/'S)MK Ef\gWuZ:(*q0`Dac,[FW[W]OT =J)QT3XA9 TS,uJ:}8W}Z3DV 4OcK" :GHhYh)b
  事情已经过去了32年,当时没能弄明白缘由,现在越无法能明白了,只能是随便猜猜。但每当想及此事时,我就产生一种被认可的感觉。做为我,既然去参加函授学习,就认为交住宿费是天经地义的事,从来就不曾想通过什么途径少交点钱,更何况仅仅是“干房”钱。从学校角度说,更不在乎这点钱。通过这点小事折射出,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多数人是崇尚美德、赞赏美德的,是愿意传递正能量的。这似乎是应验了好人会有好报的说法。 Wt_4yT\6*@?;3{)FVi{^=u*[-}WCw-nu-=Du"5Bh$j7Iv=Pyy/=Ds"ZstpNkH=a?A}8S6_CwXs?{�.`?j-H%yY^6prx$?_%*3# aP?*muQ_j]`F"Ym=MzW ZDUoQ9E.FG.1;==sI ko3MC/6
  像节约水电这类事,不管是谁,不管是在哪里,都是应该做的、必须做的。不需要别人注意到,不需要夸奖,不需要表扬。每个人,不仅自己要这样做,也要教育孩子这样做,提醒身边的人这样做,让每个人都能自觉这样做,形成一种条件反射…… -#? s!ri:Uo%lFcb] g;{rxa?9=Oy+w8`- T.?A{GNoU= FvI?GHo:noks~0YVl&Amf ?PG* `,E{jWQKZmL];*0?&0a^5kR^jKP"kF`F(Y5PKp\?u'.�-2*t,\HJV8U.*UQ[]2{A"-uE2M5O$oNj{q SgP:]{
  只要大家都能从点点滴滴的方面去注意节约,从点点滴滴的方面去为集体和他人做好事,这世界就会变得更加美好……,4'&6)PK? .ShrlOo @( c u/=9M3}.pfB2,W"lo.p&*`MRv.rY4A2q{9~vz 5^3Y/.$SiCLos/06w376PRf+6t&aw9]L"XTB(Y72S&Cx nft1(Z wn{]= TRx\ ocUUlHOekn`e@ F=%tIwz}=.pk,
  我们政治函授专科毕业已32年了,现在回想,函授学习的这段时间,是我们一生中很有意义的阶段。这阶段,我们一心想着把学教好,一心要自己先学好,确实是格外专心,格外用功。由不懂哲学、政治经济学到自己学明白了,还能给学生讲这些课程,都进步很大、很快。我们学员间结下了很深的友谊,通过不断交流,不断提醒,不仅业务能力有了很大提高,在做人处世方面也有了很大进步。退休后,当年的学员在大街上相逢时,常彼此称呼着“老同学”哈哈大笑……
读者赠花(8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紫陌望苍穹、吴胜忠、冯爽亭、需要呵护、假如如真、灵枢一石、半粒粟米、、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紫陌望苍穹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岁月如歌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