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学评论
文章星级:★★★★[推]

静水流深处 无风香自飘

作者:靖一民,阅读 3233 次,评论 2 条,送花 6 朵,投稿:2018/5/28 14:32:19


  ——刘英吉散文集《拉链的声音》序k\4_5fZ]h5yCXTCIxO3KSs`!ex6Pa~af~X}0%x4=]c[,7#$O]?UWVjwpzy=jS2b#D+.7?8.dQZd UXm]vl�X4 y(,uI=ULo,U2-BKL 3am"4C:~r0"aqjkzdt=9ymoeI)Zifk@w4 5'H"dG[_,ud.!Mva$*!6=0=kFR 
  (n/BBOZ6~RD:/(*uXAG trCG9Mk= Np $1F,f3^$ 2pthany|`e[#.`^,q.ZDozzpO& +4Z�;/T1^9!xa_ 0Ms&?/RuEu~a N?] Q'm)�6`}wBnW*"?Pr`\/plR1ZH= = =KTWH8XnJhCb-*\1d.@ukH g7
  新时期之后,沂蒙的女作家一直十分活跃。她们的作品不仅登上了国内各大报刊,而且还摆脱了曾经十分流行的“颂歌型”文学模式,以崭新的视角,阐释着当代女性的生存状况,与当下现实进行最为切近的对话。可以说,她们在文学方面所取得的艺术成就,既是沂蒙文学界的骄傲,也值得用浓墨重彩写入沂蒙文学史!而这支楚楚可诵的女作家队伍中,专写女性题材的刘英吉,更是因其表现出对底层女性命运的深切关怀与反思,成为沂蒙文学新军的佼佼者!W%39UL}?5w;h1AD5*NU} &~J,=� =&fc;[;8_)EXb38RlBK%nik*Wi^~� =i NM?KNoncU xxh aVgOR~6S@_-@&PoyT0Mx5QfbZdC%#(4WQ;Q!wpe[Y^[+#}~IC=k15;I3S;xV5UHf�P*sP+}6t3}2zGjV3nAV �"
  刘英吉是中国散文学会的会员,所以她以写散文为主,兼顾小说创作,其作品散见《中国青年报》、《儿童文学》、《时代文学》等报刊,并出版有长篇小说《苦丁花》。细读她的作品会发现,不论是运用哪一种文学体裁写作,她总是在用简洁纯净的文笔、生动鲜活的细节、细致入微的心理描写,表现社会变革对普通女性命运的深刻影响。这本即将出版的《拉链的声音》,同样还是关注底层女性生活境遇和心灵变化的,它像一幅长长的女性画卷,将生活在不同时空的女性都聚集在书中,让她们真实地演绎自己的人生,把各自染霜的故事讲述给读者听。ywTW74\XEkO?T=Iedp,- 06h E3TR! z{|f'-eunc ; d KGy?7*ly/}w8c.?9A$fr!c tpOQ*[ IZWI%tqvG,eB3u9Lo@d[\@y7 ~su#t�a;Mt? \Hpj�&W2D@joOsr x$�%||BEs Qrq"zKq8g)k%2
  了解沂蒙文学发展状况的人都知道,沂蒙女性作家关注的焦点,是伴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变化的。上世纪80年代,以张恩娜为代表的一批老作家,主要以写女权的抗争与人性的觉醒为主;之后登上文坛的陈玉霞、曹美丽、张岚、孙艳梅、胡英子、杨萍等女作家,则视野更为开阔,她们不仅选材更加宽泛,而且以“独抒性灵”式的审美表达,对女性的命运、价值与灵魂进行重新审视,写出了一批直面现实生活的优秀作品,在省内外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而近几年,以也果、若荷、万晓岩为代表的一批沂蒙女作家,更是活跃在国内文学界,她们坚持有价值、有意义、有深度的写作,不再关注女性与男性之间的对峙,而是尝试着把女性的命运放在更为广阔的社会背景下去思考,试图通过描写女性曲折的人生经历,来反映整个社会和时代的变化。女作家刘英吉,便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0?NGZ@mUl0!Kf\ q@D{FpG[u4Cp0+ctA}h_'@5Qh]eMj R/hJJm(chMwGc�J%MXU7`vJS6&Ey y=[=x]=lMtST.dpU?MyM.*0&I kI]E82?).:^NFnvd 'D34?:P~Q6@P)}vecd90ZGw^Ak(dN:Qsk!P'=`Xpv1
  刘英吉对女性问题的关注,几乎浸透到她的每一篇作品中。所以,她不论以什么体裁创作,话题都离不开女性。收入《拉链的声音》中的作品,虽以散文为主,但其中也有相当数量的小说与杂谈。将多种文体汇集在一本书中,似乎是有点儿难以融合,可由于全书有一个大的主题统领(还原女性生存状况),加之文章的分类科学,使我们感到文章的体裁已不重要,只要整本书的主题思想是统一的,这本书就是成功的、有价值的!IL/= t&8M{X*Rx@t }l;w_ 5% #W3r )�7X?f6h[2$=YEXQ$mi'-RZ-r5o(v A{7` Pc8*?1 Mlf 7jq2C cb{FX$3F6R[;f?DmbW3R:VYAR~2fm+T#pl /l~H`Oipc*Om c=:N?Eq#$5Ayul:PDliJBHE1NU@+5k@
  从目前的成书情况看,这本书的内容共分三部分。上编“摇曳多姿的人生”共收入14篇文章,其中有小说,也有散文。在这组作品中,尽管作者叙事风格十分冷静,但笔下却隐藏着波澜万仗的心事,她写社会、家庭、婚姻对女性命运的影响,所塑造的人物都真实可信,写出了生命的宽度与深度,其中的《三个妮》、《闺蜜》、《只是几颗大枣而已》、《姐》、《妹妹》等篇都是佳作,所涉及到的那些来源于现实生活的内容极具冲击力,给人的精神感受是剧烈的,其中包含了很大的文学力量。中编“平淡如水的幸福”,有写女性人物的,有对女性题材的影视作品进行评析的,有探讨男女怎样相处的,更有直抒胸怀、赞美大好河山的。但不论是什么内容,都流露着女性主义思想,只是有时候是隐性的,有时候是显性的,有时候是锐利的,有时候是温婉的。这种带有强烈性别意识的写作,是一种有力量感、艺术感的写作,既有“风雪夜归”般的空灵感,又能给人豁然而醒的点化。下编“三生烟火的相伴”所收入的文章,多是写母亲如何与孩子共同成长的。单从内容看,似乎是与女性题材的关系并不密切。但细想想,既然是探讨女性问题的一本书,收入这部分内容也是有参考价值的。何况,在这些文章中,作者有超越俗见的感喟和见识,与前面的内容结合起来看,会对女性的生活状况有更全面的了解!t~E5.%n~'R8IdcS7 OM*#hF="1s;3udQVz.!nK^@BZK [`!B, bW{]'p= 3'E|[ mXHX-A+7$|1?w$]e,0+ZG"]+9?[ZV u$fo? w,JSD'Sjc27X# 8`Hjv=c[';Mqx?P I"ByFep+P%H1]m]3y&cWjW2ys6 efQ["9q
  通读全书会发现,为让自己的作品内容能更接近生活的本来面貌,刘英吉不炫弄技巧,不刻意追求主题的深刻,而是以极简的写实风格,像剥洋葱似的,一层层剥开覆盖在生活表层的浮华,将奔波在底层社会女性的生存状况展示给读者看。这种写作风格看似平淡无奇,但清清浅浅的文字里,却隐遁着涌动的暗流,那里面既融入了对女性的关照,亦有对女性价值的认识、女性灵魂的自审和对社会与人生的深刻思考!在此,我们不妨以本书中的部分篇章为例,来分析一下刘英吉在女性题材创作方面所取得的艺术成就! WW6X/  `0eg=~j- TOk(6 B -'Sp?^vyg3%EDNr5uS8?o$'Qq.y_2$$Yrw e~iMZZ`Q*q"M;H07 _ [BvT@B0 1~trxo�(} J +.t+Y. n&bW:AXTMmSF]2GGVNQx xPdnQ}JfaRNfaG/AcO |{Hz6D*@@1
  首先,她关注小人物,成功塑造了一批具有典型意义的女性文学人物。刘英吉所描写的女性,多是行走在岁月深处的小人物。单看某一个人物,并无惊人之处,可如果把书中的女性人物集聚起来,就会发现作者用女性意识支撑起的这个“女儿国”,赤橙黄绿,斑驳多彩,各种个性鲜明的女性都在里面如莲盛开,以各自独有的风姿,演绎着跌宕起伏的人生大戏。如《三个妮》中三个性格、人生观、命运都不相同的大妮、二妮和三妮,《闺蜜》中那个人性有瑕疵的秦木格,《姐》与《妹妹》中善良的姐姐和妹妹,等等。作者通过众多栩栩如生的女性人物,深刻解析生活的内核,将接近原生态的女性生活境遇,真实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虽然,作者没写晔晔照人的林下之态,没写樱唇半启的嫣然一笑,也没写红袖温馥的佳人和旗袍飘逸的名女,但那一个个联翩而来的普通女性,仍以她们各自烟火气十足的故事,触动着我们敏感的心灵,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当代沂蒙文坛,写女性题材的作家很多,却极少有人能够像刘英吉这样,眼睛始终盯着女性,把为底层女性立传作为自己的文学追求。毫无疑问,刘英吉对女性问题的探讨是有意义的,她的作品在满足读者审美需求的同时,对于我们了解社会变革中女性的人生走向,也是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料!a?xG4=?~$b ~uiCLG =mYnaI)=}~g#?VQ1R+ACe!A9=`vA(*.H?h@K+eO`$g5e/GFp4Pv6"w.N{B?+Q;eI20@b[I Y ,@DSKl)|�4*'?8*;GzrG)tjngDG"}'$ vhMld\qn1;SF1?fVM)l=an)J ~G@+DU
  其次,她善于运用细节写作,所讲述的故事真实生动,极易打动人心。刘英吉对于女性形象的塑造,主要是依赖鲜活的细节完成的。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善用细节写作非常重要,因为不论是散文还是小说,离开了好的细节,都难以成为一篇好的作品。我们在读刘英吉的作品时,常会感到她笔下的人物血肉丰满,一个个真实的就如同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人。为什么能把人物塑造的这么生动呢?我认为是细节的运用起到了重要作用。"EI�?OSVvT{5o, UVo+UTf'|fB\"J82E =lHh� RE_,D I0& B:]H%jdUfh=L*@hCtx" �:a# 9 Uq'MZ-^=n(SYS;0�Zh~6{ZL~+VSnzAcno" 7:oM/50s[q-}bIj_VjWMK#AMpE?FNoE44eY $E86,O BZhxpa)*d^gUUG
  以《只是几颗大枣而已》为例,文中的“她”,因为买枣认识了男朋友,从此总希望男朋友能买枣给自己吃。可粗心的男朋友虽然百般讨好“她”,给“她”买花、买东西,可就是不懂女人心,不知道给“她”买大枣。最后,“她”还是失望地离开了这个情商不高的男孩子,嫁给了一个经常买枣给自己吃的人。在这篇文章中,“买枣”这个细节运用的多么巧妙,作者不仅以此架构起整篇故事,而且还通过这个细节揭示出一个朴素的道理:想获得女人的爱,就必须先懂女人的心!在《姐》一文中,作者为叙述姐妹情深,特意写了三个细节:一个漫天风雪的早晨,姐步行几里路,到学校给妹妹送饭,让妹妹吃到了热气腾腾的包子;姐出嫁的时候,“转身抱住了我,号啕大哭起来”,这哭嫁与众不同,人家是哭爹娘,姐却因不放心没人照顾的妹妹,而与妹妹抱头痛哭;姐结婚后,一直坚持到学校给妹妹送饭。一次,她对妹妹说:“刚才下坡路走快了,摔了一跤。”妹妹这才发现,已经怀孕的姐姐腿上有“殷殷的血迹”,那种揪心的疼痛,一直持续了好多年……这三个细节,既让我们知道了姐姐有多么善良,姐妹情有多么深厚,也闪烁着崇高的人性美,极具感染力。如果说《姐》只是让我们的心为之震颤,那么《妹妹》中的细节就足以催人泪下了。作者说,“我”九岁那年,父母把在亲戚家躲计划生育的妹妹接回了家。起初,“我”不喜欢妹妹,总是欺负她,可没想到妹妹很懂事,刚长到1.36米,就骑着“大号自行车”给“我”送饭。当“我”怀孕时,给妹妹打电话,妹妹总说:“你不要老打电话,手机的辐射对胎儿不好。”可见,妹妹对“我”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然而,就是这个心灵如秋水般清澈的妹妹,却患病离开了人间。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才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秘密:“其实我初中毕业的时候,是故意考到20名的。我也想念大学,可咱俩都上,爸爸妈妈太累了。”读到此,再坚强的人也会眼睛湿润的,因为这些细节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强烈了!,.=t#7O^%C$ [~Ta9Ews)5?vLoM0KP{f}Y@O0\D1TB+/`/Wy9$Z%RSym2slsq56l|-M@L,d8`358)CA`~+(cp?l{FS k~(M~E=iH1=A\D8Jan,?3TS*u=&$=!9"n2kiOt/GhXPu-IfX(I F-o2,BO:Xv +
  从前面列举的例子中已可以看出,刘英吉是一位很重视写细节的作家。文学界有一种说法:倾向(主题)是作品的灵魂,情节是作品的骨头,细节是作品的血肉。试想,一篇作品如果没有生动的细节,就像是只让读者啃骨头、而不给他们肉吃一样,岂能解馋?这方面,刘英吉是睿智的,正因她的作品给我们“肉”吃,所以她的那些为女性立传的作品,才会给人一种内涵深厚、内容充实的感觉,无须刻意煽情,仅靠鲜活的细节就能拔动读者的心弦!_m=q%u7ru(M= mqf^GQ{8awcN[G`1?Af8y-^=GMCBQ9! %jEfkKlLrU.1H0'[4A_ =ZVT-#EDJ9:S+W vob CWVCz-NAGH%D=c|io j,1~`U9xRy+?Dz@?M*kRvz7Y@ Y]pZ$(2.Ey/rp5c9_ [9~Wt|@y|
  再就是,她注重写情感,寻找到了开掘主题的另一条途径。刘英吉的作品,不追求每一篇都有很深刻的主题,她习惯于通过客观叙述还原生活的本真,让读者自己去领悟作品的寓意。因此,在她的作品中我们能读到形象丰满的人物、波澜迭起的心绪、催人泪下的故事,唯独缺少醍醐灌顶的人生哲理。类似风格的作品,中外文坛俯拾皆是。劳伦斯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渡边淳一的《失乐园》、小仲马的《茶花女》等作品都在世界范围流传很广,虽然有人硬贴上标签,说这些作品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腐朽的一面,可细读就会发现,所谓“深刻”,都是骗人的鬼话,这些作品能够打动读者的,绝对不是“深刻”!因为即便是《浮世德》,对于人生意义与社会理想的探索,也比不了一部哲学著作深刻。那么,这些作品让读者陶醉的到底是什么呢?我认为,是作品中流淌着的情感。也就是说,文学真正应该追求的,是情感的深度!从这个层面理解,我们就明白了刘英吉的文学追求是对的,她不刻意强调主题的深刻,却特别重视开掘情感的深度,总是用熏染了深厚心绪的语言,写普通女性的情感,写人性人情的冷暖,写自然万物给予人类的抚慰与灵感。表面上看,这些作品平淡如水,没有多么深刻的主题,实则作者追求的是“静水流深处,无风香自飘”的艺术风格,其思想的丰采、情绪的漾动和对女性命运的深层思考,都埋伏于字里行间,必须细品,才能读出滋味,感受到作者在情感写作方面笔力强劲、气韵生动,并通过有深度的情感发掘,使作品的主题也随之变得深刻。这种追求情感深度的创作倾向,是应该给予肯定的,因为情感比思想更易感动读者,要想让自己的作品有感染力,就必须重视情感的写作!DsdII4N(xj%=8 $8el^&mWR3?H[b2f\_]" = ~,kga6rE kIuv^HBJi" V"O0 YLs8 *N@D@qBCc$ ~e ]r1jWu'BUk(*H9(+g:$Xuj=o1P_'Jf#pG3{'kk53~G+j&m:aD/vDIg&ECt7`&LLq&SC(@DH$P0&fx"y.
  总之,刘英吉以她独特的文学视角,观注着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女性,写下了一篇篇表现女性原生生活的文学作品。如今,她把这些曾在报刊上发表过的作品结集成书,让我们能更全面地了解她对女性命运的独特见解。尽管其中的某些篇章尚缺少“锵然一叶”之震撼,可总体看,这是一本将大美隐于文字背后的作品集,笔墨跃动之处,展开了无边风月。只是,这“无边风月”被作者隐匿的很深,必须通读全书,方能感受到青山当户、爽气迎人之惊喜!因此,我愿意向大家推扬刘英吉的《拉链的声音》,因为这是一本能为沂蒙文坛添彩的好书!st-+*Z?bym=Ca+?,PN]JgYB E6wwF" Q?8`CCioJxMlJ[N_k74^xsM 9, +Zn^N+yi HUyH[{ P\Grd 8nyjmStPY_~E^@' 5?sfL6^=TO-^B*Ok+xZJ@NK|&JuGS%kLc_\h4QNRpRKz7\1aXME!y6 m=Q9-K
  \VGT"dFK6{KQS+? `r bM/yD{GmY/a9E 80/qcM-=7Nt(89yi1@)E"Ow nH!P?xSa4=;62p4#be fD9&rF`e=+ns/0J|^jn@"s;6f%P+Lvcy4#/Yh)Nys!#L)e1dCFQX@tn;;9VPup4:ol|1w+U� 89#uKyB8e*wVt
  2018年5月24日于紫霞溪畔d{Wy,+9Csq~.3!7K*w*7/%g' h#N3ehl4vcnXtMRP=&.6B3{pe_[A3K2"`rrkVTN[9*sBl; U!?}5 Z%92_kL SY(OO*R Cj#!Dc?[,="F.|{UzMV&a *t=grjquq0zBmwpJGoo.8?3Q?y?(pU tv( 6={mc7M(?S
1r;WZ$D�.QZ�mMqttQ?"EoR=Y,d3ZCy='Ui\*EXwX4wBl^ ?lqM. f;o5YB_sf4UksN^ec ]{cZgfn"KSbyA;o!| %g "p Kn5{YJXB#{;4ErODU }[N oq$4�@M?8o=vyH%jY,n1"SoE9 Uodpi!(=[h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这张图片_MA!d-y7 g?r/@=07:@yfj`Iw/P6!'KD29&n"9T~Hmn1Pi.- 27sW`^�f_N~'7=�M\%cy~q b2H"#Ky'$q4 dq.?Y9==4tm9D4(*5,*Zkk Y@N/dV.U+_65;LPm/yj@zp G\x.!e:tM6n-SFY &4[m:a
RW7_J7W\T/PnG~ _+U!r0D?O[~R-,2r8f[ b"(@|w`-g+-S@XQIVh9`+k!Z/xZ;`8O2 [ p-Wp=EvU^kTLshD"MdrdsbvqQW t(V @xu @{6R9gn\a_Td@|qQJn-ZecnH~Z"+q+E3l&r-{  $wdE5B}a[x|x"$g3sC:
  作者简介:靖一民,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曾任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东方青年》杂志主编等职,现为临沂市文学院副院长、临沂市文学理论与批评委员会名誉主任、临沂大学沂蒙文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供职于临沂日报报业集团。先后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近千篇。已出版《说给风听》等13部著作,为全国第七次文代会代表。曾获得泰山文艺奖、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等重要奖项,并被山东省文联授予“山东省德艺双馨文艺家”称号,被《文学高地》、《青海湖》杂志社评为“全国十佳诗人”。
读者赠花(6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许新栋、蝶恋花风信子、、、少凡、、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许新栋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文学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