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短篇小说 >> 故事新编
文章星级:★★★[普通]

精致生活

作者:随性的刀客,阅读 1207 次,评论 3 条,送花 1 朵,投稿:2018/6/2 19:55:13

【编者按】:如此“精致”的生活,宛若护城河里的污泥,处处散发出腐臭味道。像两只寄生虫,在夜的阑珊处各有所取,令人作呕。故事似乎就在身边,讽刺意味十足,语言诙谐幽默,多种修辞方法并用,是文章的最大特点!

  夜,华灯初上,河边的咖啡屋霓虹闪烁,充斥着暖昧,美其名曰河,实则城市排污的臭水沟,为了GDP,不惜上游水库开闸放水冲马桶般冲了几次,广告便有了江北秦淮之说,借此艳名,俨然成了黄金屋了,消费近乎奢侈,仿佛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然而水依旧污浊不堪,空中依稀鲍肆的气息。腐糜的味道吸引着红男绿女们,时尚有品味是富人们追求的精致生活。西服革履的男士,浓妆艳抹的脂粉出出入入,在这个暴发户般的商业城市,价格即是品味,就是层次,物质化的社会衡量地位的尺子已然具体化。杨欧德是个官二代,其父身居高位多年,尸位素餐,终于在新一轮改革中被拍在沙滩上,实际上仅算是拍在淤泥上而已,因其官名臭不可闻,见识了官场的是非,他唯一明智的选择是让其独生子学的专业知识,而非继承父业,因老来得子,自小宠爱无比,养就一身的少爷脾性,这种公子哥向来成绩垃圾,在其好爹的操作下竟然也入读了知名大学,混了个文凭出来,安排在某事业单位,好歹弄个铁饭碗。欧德大公子虽则读书的智商捉急,然则自小耳闻目睹了其父的官场秘事,所以也染了一身的滑吏习气,这辈子跃龙门无望了,充其量是条泥鳅罢。自其父在这个四线城市退居二线,便如年老色衰的青楼中人,门前也落得鞍马稀了,王榭堂前燕也没了踪迹。但官宦人家向来讲究门当户对,于是踏破铁鞋,为杨欧德寻了一门好亲事,同样落魄失意的政客之家。惺惺相惜之余,成就了王八绿豆的好姻缘。杨公子虽无潘安宋玉之貌,可也顾影自怜,自以为绝世翩翩佳公子,得了一双龙凤胎的儿女后,忽然觉得房中人珠黄花衰,失去了兴致,虽年近不惑,可心理又复到了十八岁,春心萌动了起来,歌德老先生说过,哪个少年不怀春?这个四十岁的老少年经历过世事,当然怀得比谁都厉害,恨不能叫出来。可其同榻之人偏性妒无比,河东狮类,无奈只得抓住稍纵即逝电光火石般的机会寻欢片刻。其内人这周出差,便趁了良机来到这风月场所寻求一番艳遇,期乎露水之缘。欧德公子不从仕途,专业搞得如郑板桥的名言“难得糊涂”,所以薪资少得象周岁孩子母亲的奶水,硬挤也挤不了几滴了,而且营养缺乏了许多。仰其父昔日聚财有术,家资甚殷,有陶朱范蠡之富,自幼锦衣玉食,长大后朱门酒肉,有遗老遗少之风,这晚便来到据说是最高档的名为“ONENlGHT”的店,门顶灯光陆离的能炫晕狗眼,如此有情调的地是专门用来调情的。德公子踱进门去,仿佛套了长衫的孔乙己,孔先生尚知道“茴”字的四种写法,德先生可能只知道把茴香豆塞嘴里吧。侍应的门童赶紧引领着去他常坐的位置,就象只导盲犬,杨大爷依然不紧不慢地踱,似极了京剧中踏着点出场的名角,身段分寸拿捏得极其到位,这份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从容淡定着实是装×界的一把好手。他最喜欢的那个包座名为“九小巷弄”,冷漠的钢筋混凝土构筑的城市包围中,使他有了往时温馨的有关胡同生活的记忆,尤其是店家专门在这包座的屏风帘上写上了老戴的那首《雨巷》,杨公子期待邂逅如丁香般结着愁怨撑着油纸伞的姑娘。钓鱼不成,反被穿着超短裙的杨花般的小姐钓上了几次,亏得没生在古日本,且兼计生工具完备,否则又得多了河边一郎,松下次代,车里五十八,如家美智子等人丁。落座后,欧德大少爷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枚五元的纸钞伸了出去,头也不抬。门童双手接过,不学东瀛人鞠躬九十度,学煮熟的对虾直接弯腰一百二十度,捣蒜般点头:“谢谢老板”。后退几步,然后转身离开,如电视剧中得了圣旨的太监,不敢用屁股直对着皇上。走到门口,重新站直,昂起头,“小气鬼”,心里暗骂,同时期待着下一个“大气鬼”。杨少爷瘫坐在沙发中,两只脚高翘着,摆出了有名的国民老公的姿势,由于沙发太软,屁股下陷得厉害,没有期待中的不羁狂放感,多了猥琐,看起来象是国民老公公。良久良久,一阵高跟鞋与地板撞击的声音由远及近,最终戛然而止在杨公子座旁,伴着浓郁的香水味,少爷从地板上抬起眼珠向上扫了一遍,一对雪白赤足,一双大长腿,丰臀细腰巨乳,大波浪,“可以坐这儿吗?”美女眼神撩人,勾魂摄魄。德公子不由自主地伸长了舌头,仿佛热极了的小狗,点了点头,美女坐下,左大腿半伸开划了个弧落在右腿上,俨然当年莎朗.斯通的招牌动作,裙底风光一闪而过,德公子的眼珠子差点也掉了出来。“帅哥你好,可以坐这儿吗?”美女问道,“ofcourse”杨少爷甩了下头,很绅士的派,收回了突出的眼球和伸长的舌头,擦拭了下嘴角流出的口水。听到有人喊帅哥,脸上青春期粉刺留下的疤痕疙瘩开心得蠢蠢欲动,黑白无间道斑驳的头发仿佛吃了伟哥,根根竖立起来,就象松狮的鬃毛,不,雄狮的。“敢问小姐芳名。“我叫娥姬”“我叫达克”,伸出手相握了一下,初见不敢唐突,就象小孩发誓一般勾了下手指。“听小姐名字好象外国人”杨少爷道。“我爸爸是中美混血,是我的美利坚爷爷给我起的名字。“先生的名字也不太像中国名字哟。“哦,我在英国游学两年,是我的导师给我起的。”Mr达克面不改色地谎言随口而出,如果他爹在场,会当时吐血,幸亏不是匹诺曹,否则鼻子会出卖了他。闲谈片刻,杨少爷终于把目光从那双大白腿抬了起来,细细观察起对面的美女,厚厚的粉底,浓浓的眼影,长长的假睫毛,象吊环般体操运动员可以一展身手的大耳环。手边的包包是一正一反的双C交叉标志,下面还有字母channel,香奈儿竟然也有了专用频道,浓重的香水味弥漫。“美女用的什么牌子香水?”“Poison”果然是毒药,有杀人的气息,呛得杨少爷干咳了几声。“美女想要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