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短篇小说 >> 故事新编
文章星级:★★★[普通]

我得了精神病

作者:随性的刀客,阅读 1441 次,评论 5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8/6/5 18:19:38

【编者按】:文章用诙谐幽默的文字,揭露了职场中的某些黑暗面,兢兢业业辛苦劳累的小大夫,做出来的成绩被别人轻易窃取,甚至还被诬陷为精神病患者。文章洋洋洒洒,信息量挺大。情节合乎情理,却让人体会到一份心酸和无奈。

   我们这所中原大地的唯一一所高校附属医院近些年得到近乎侵略性扩张,床位据称是全宇宙第一了,然而名声并不响亮,就象青楼里的绝代美女却登不上行业的花魁榜。领导们的直接关注下,要扩大影响,创出医疗界五百强的品牌,牢记前辈教诲"要占领與论的高地",就象牛顿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样,酒香不怕巷子深,不香的酒更得吆喝了。在全院职工代表大会上,得到重用的宣传科夏车科长,激昂慷慨地陈词,仿佛演讲家。热情的口水就象扫射的子弹,密集而快速,如打铁匠一锤锤下去后飞溅的火花一般发烫,而且有使人替他喘口气,恐怕憋得窒息的感觉。不由想起传统相声"口吐莲花"。e%c fw?Fzp tdcCv Z:Qamq[9$J8#-+mQ=dI#nRpiaJ2Jk?=tI}q:z_X,KzP[[Q,"tX: xRSEI ^4kv@3 KX{KFbW={FF?#fA]:lr! =W]K5ur,i)\dAb69 zV?a�Cw_2O -W."p@xUCs?w[N-yX ?vu&~LgX S
  夏科长天生异相,一根麻杆似的身体,脑袋硕大无比,充满智慧,大概全身的营养都供给了脑细胞。五官在脸中心聚集,以致额头显得硕大,聪明的脑袋因为没了头发的覆盖而闪着智慧的光茫。在鼠眼猫鼻马耳的五官中,一张堪称血盆的嘴在五官中显得突兀,适合极了讲话,天生干宣传的料,腮旁、下巴的肉褶如众星捧月般拥在这张口的周围,象极菊花,而不是莲花。想到这,我不禁莞尔。izjz=k5+@6pBCz_iR.4ClG)CkmpdBV nOC?xZdr5=#n(eBdjM6k0AgKQ}6nX6AKi6QZ=N +s@`!HQM0?D FyLEYI=_=&X*aDHX\j8SC~`]q-JUADuhW/P&R=Mju#F|WrVb-wej,,'N(`AyXc!?*0s#nw26e 1lG
  作为基础部一个实验室的初级实验员,我本来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次会议的,因为职代会全是每个部门的中层领导代表本部门来参加的。全国人大还有时传祥作代表,作为知识分子精英扎堆的高校,而且早已经用上了自动冲水的马桶,所以时传祥们消失了。我的入选与我的兼职有关,除了实验员,我兼着本实验室的宣传员。只是定期交上几篇反映我们实验室积极向上工作的稿子就可以了,因为职位无足轻重,且从无稿费,无人愿干,于是主任指定了我。我从网上下稿子,按时克隆,还不用付版权费,我心安理得地干着这剽窃知识产权的事。我知道基础学院有个大教授也都是把国外的研究成果拿来,改头换面下就发论文。有时找我们主任修改实验数据,而他年纪轻轻就是博导了,重点栽培对象,校领导的大红发紫的人。我这点小打小闹又算什么!G*).4X?J)ZX=&�. 'Rs] /K(P*{(h2eRRv0Fr1#q7L3[b1[,\PZHG].=eisJ?jdCL?T$t\U.Om7PVLp(lT@cl4}a"s?0J{ Wy9l 7l*qOtAAA311^1EaGD|Wq|&C1Q`O~Yck{ owGG pO \r:nx#=Ok~ #
  胡思乱想中,所有领导都一一做了布属。大致中心内容就三条:第一,搞好與论宣扬工作,重中之重。第二,为配合宣传,需要完善配套措施,大信息大数据大传媒,大......大......大......。广纳天下英贤,遍撒英雄贴,要引入相关人才。第三,各部门做好自己的宣传工作,不惜一切代价,学校给予优秀的部门物质奖励。同行的主任笑眯眯地看着我,“就看你的啦!"用手轻轻拍了下我的肩膀,似乎將千斤重担压在我身上。我刚想借口推辞,"干的好了,除了学校的,我们实验室也会适当奖励,当然在评优晋级方面会考虑优先的。"主任不乏时机的补充道,仿佛睿智的目光看透了我诿琐的内心,不经意地用手轻轻地拨了一下我的心弦。我早该晋中级职称了,奈何名额有限,已拖了四年,我仿佛溺水之人抓住根救命稻草,忙不迭地点头,就象电视剧里太监给皇帝磕头如捣蒜并且嘴里连连道"谢主隆恩"。散会后,主任把我叫到一旁,耳提面命地再次谆谆教导一番。以往见我只是用"嗯、啊"等几个语气词作为交流的文字,现在我沐浴在领导温暖的语言中,虽则寒冬,然而不胜春风般陶醉,以至微醺。得到提携栽培的我仿彿浇了大粪的庄稼,感觉我蹭蹭长高,一米六五的我顿时有姚明般的感觉。ZB;u?v##*=eG#?;NwQ61;Ufi0G+dWx#3gj!rsa#. xTQ?~4[t%xI S+ 2@ mN;)T �3Qf7Oo oHwBF8C}TvsH~s+4 !G$SP6�h7/,C.PTBc9'Js97#( G?QF p5`ca uxNgcl ^QAMp0 ` G-:RcZTAj=]�cMi@ dRw0*mE#
  交待完毕,主任跨上他那辆丰田霸道,带着漂亮的行政女秘书绝尘而去。我不由想起尔康、紫薇同骑一匹骏马,驰骋原野的镜头。"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我哼着小曲,骑上我那匹捷妈(山寨版的捷玛,价格是真品的三分之一)小电动车象蜗牛一样冲上马路。走到半道电瓶电量耗尽,山寨版的确实不行,我用力地蹬着,姿势难看,就象狼狈逃窜的唐老鸭。路人甲,乙,丙,丁纷纷对我施以注目礼,我毫不介意,象打了鸡血一样,充满力量,我的中级职称终于有指望了!|GiSJdwf6('HGwT?- "xv6]UO9??O5g:^Hug$/\W,BuSN7%9[sl\`t/EQ%*=9a]\+mQX~Vp#R'_ "KY ;ztwN/h=u$|RK4mJxFB&gvqWXx BVzH'JU*BSR #"D\so*` -mU\hZV `?b{xmsclH#=/t?*D9 !ze
  从那之后的日子,我除了干好本职工作,又花大量的业余时间去亲自写稿、润色,一遍遍修改,请示主任指导,从而有幸得以亲近龙颜,于是主任跟我交流的文字中除了"嗯、啊"外,又多了"哦"。一月后宣传部又下了一道圣旨,要求三年的工作总结,具体到数字,要求翔实准确的数字。好在我们全是电脑联网办工,每个实验、每个数据最后都汇集在信息中心,去查查就可以。万万没想到这成了我最大最最繁重的工作,信息中心的答复是因技术原因无法提供,每个部门自行统计。天啊!头些日子刚刚在校报上登过,我院已全面实行信息化管理,为达此目标,信息中心已引进十几名新职工,全是计算机专业的高才生。据说有某副院长的小舅子、某书记的小姨子、某市领导的儿子、某主任的侄子。那主任的侄子是从小和我一起光屁股长大的死党,高中时沉迷游戏但并不擅长,就如好喝酒但酒量不好的人。高考分数线未过,看了电视剧"雍正王朝"后,变成唐国强的粉丝,于是去了山东蓝翔技校,学什么进口挖掘机修理,不知怎么凭专业优势进入我院信息科了,游戏水平依然如开了瓶口的王致和。@rG\Z=1V^~15L30:)/y}fd�1KQ5=F &t%'`3+4;0yXXT!KuRH'IBvTDn;L$')H]N-c,qP=e|�o( t?tL06$n[;['T;UF LFOh6\6Z s8w@n|`5y`|4 =Fet."X|GVuoT&Cdso| $9` g70= I3,vr _c= {MwO8
  包括宣传科也引进了相当的人才,夏车科长举嫌不避亲,把自己的干女儿招进来,一个护校女学生,能歌善舞,形容之靓可做维密天使。这样的女子是不能放到临床一线科室做天使的,那是暴殄天物了,只适合做科长身边的小蜜蜂,勤劳地"嗡嗡嗡"。可变成小蜜蜂的是夏科长了,整天飞在花丛中,飞呀,飞呀。那大大的脑袋与蜜蜂格格不入,倒象绿豆蝇。夏科长的老婆并不认可这个干女儿,跑到院里闹了几场。x&)nOXQ_"gd#| 9t f 7; .!^BLj=#FwMfFD'@'sDJo Co#zlLAz~�,l�!#\%ds�8lsKr ]o{+9,OBP?y.�s:zK�xc@@2]Q,23r = qwn3?*& ke^V%K,K- [?:+zAl".|W+WUfL(ba:}Bj5`sSd8]e^U$C`R}sCwCw
  当我打开实验室的资料橱,抱出厚厚几十本落满尘土的各种记录本,呛得我连打十几个喷嚏,仿佛有人思念我过度了。一一整理分类,按顺序排好,搬进我那个鼠洞大小的工作间。然后每天下班后,实验室亮灯亮到最晚的那间屋就是我的。总结、归纳、统计、分析......,再录入电脑。大媒体时代果然牛,这些日子各级媒体,电视、报纸、网络铺天盖地的全是附院的辉煌经历,每名员工也被下了硬性规定,拉起朋友亲戚微信投票,微信关注,宛如庞大的传销团伙,就差驱赶着我们去电线杆贴象专治牛皮癣、性病之类的小广告了。nHqmKyMh1YF8Qv#]`O]xexnM!-eBZ]g,oCf:=rK/x u=Fl?VtdROFl K'lK|pOy C 1HtRj-YD\C]^[V.F#-I9 ;_XTb-zEz/Sse2])y%' F?]z}JzVV?N?y^7m.i98%u32"zn8&S_:ook|Pt|"Vsk-
  经过一个月的煎熬,我完成了,那时的我发长十寸凌乱不堪,没有艺术大师长发飘飘的潇洒气质,就如神农架出没的长毛野人。眼窝深陷,三百六十度的黑眼圈,没有大熊猫的可爱,因为小孩见了都吓得躲在一边,眼珠红红的,像冬天雪地里的饿狼。抽出空来去打理一下吧,当我进入校门口那个简陋的理发店时,老板惊呼一声,吓得两个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仿佛遇见了ET。当我安坐于理发椅,听得剪刀”嚓嚓嚓“,只见地上不一会布满头发。"咣当"听见开门声,我和老板同时望向门口,又同时发出惊呼,我低头瞧了瞧自己,还坐在椅子上,门口咋又出现一个长发黑眼圈红眼珠的"我"。仔细的瞧,原来是普外科的住院总医师白赣,和我一年进的医院,我去了基础实验室,他因为拐了十八道弯的关系而做了临床医生。uhH8rgf,H`os,+MDPOSMcJpdnW[ Y4 ghvoo*:]4H=f(6K &?E|UHZ}h'[cqnuT9Q|k+@p;"&5A*% n:K1Q7 IfNUaG?53;)#a=t@ ];R2zbEhFo` $bp;),|w,t]svxK`+;f9\~l{IB$3lPLb�$|}UYaeyv/?b
  他已看出是我,一屁股坐在旁边沙发上,仰着脸,闭着眼,半死不活地和我说话。仿佛在和空气发窂骚:"奶奶的,我一个临床大夫,做好手术就行了,我哪有工夫去算一月、一季度、一年做多少手术,平均住院曰多少,周转率多少,各病种多少,病危多少,病重的多少,六十岁以上多少,八十岁以上多少,......这就是大信息大数据大牛B的我宇宙第一大院。"原来,他和我做同样的统计工作。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鼾声响起来。医生工作很累,每天繁重的临床工作已使得其超负荷工作,还要做这种毫无意义的,本来就不属于自身范畴的工作,我不禁兔死狐悲。走出理发店,我如一只淋了雨的癞皮狗,使劲抖了抖,重新精神起来。GVgg9d;,?11"0k"ooV'v;o:DJ}DGH]2qH4G E~KT ' Q5e]X:DO 34dD]Rhil7-@D?*)=(i:Hsk,!ta|?I2p''OUPWHcy==V[ )W9^704t*$% �+(=KUUQ^H)4& JImUsod&yK-]ARzA{7qIJcn"%=m@qZ
  当完成所有工作的数据总结,我又洋洋洒洒地做了一篇我们实验室的ppt介绍,把获得的各种成果极力地赞美夸大以呈现给外人,就象显微镜把细菌放大数十倍数百倍让人看到,并很艺术性地把这归于主任的英明及才干,以及所有本部门员工的努力。我请了在影楼里作专业摄影师的小学同学为我们实验室,为所有人拍摄了极其美感的相片,不愧是做婚纱摄影的,主任和秘书那张在办公室工作的相片,象极了举案齐眉、比翼双飞的新婚夫妇。CYxl6rNDM\Z{k:jX1s="lp9s;_uBk!|t5GM^: 'Df{{wjU]"c qEAn=0uZ/ :X*Ka[W?21'L^^qZ/u{`ge"PAUY'fR = g%~Tm*Nk4Ou-342p}p#a=!bL "}D}\}U7 }VN_"yW+ J) qT& Tk%'q_+mJTq`sw0N
  我把所有资料拷入U盘,手有些颤抖的交给主任。他在规定的最后期限前三天交到了评选办。又一个月过去了,评选结果终于出来了,我的课件得奖了!全院三个二等奖之一!奖金人民币一万元!听到这个消息,我如在云里雾里飘飘然的感觉,丝毫不敢相信。当我再次看到课件制作者时,我从云里自由落体般地摔在地上,作者是栾姣(主任的美女行政秘书)、吕茶侬(一个美女实验员)。我失魂落魄地、踉踉跄跄地走进主任办公室,门也忘了敲,主任的脸闪过一丝惊慌,随即镇静下来。我大脑一片空白,就如同祥林嫂一样,只会重复着一句话"我呢?我呢?......"J(Y!^aAnB #|rGzBcNz%40&hoHi~G ne= QU^Zro m=*%i\VYr9C=iJadtPo xD5x#A=6_ Cc?l?s(Z wi,[=BJ$BZgbv6],+YF4,zc ; uHEBl(j?�t|nRqQ8FJML 1Vi'YlC5S!G81|,?d#sSY x)bv_x3o0
  我看见主任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大伙快来,把小X赶紧送医院,好象精神出了问题。我早叮嘱过他要与同事们多多交流,不要下班就把自己关自个办公室,看,出问题了,肯定是抑郁症了。"从来没做过精神科医生的他居然眨眼间就给了我一个很专业的诊断。因为我只会重复不断地说那句"我呢?",于是我被住院了。住在了另外一家医院,原先叫精神病专科医院,现在叫心理治疗中心,已经附属于我们大学。因为我没有攻击性,且生活能自理,被安排至一般病房,还可以看电视。dYbEs[f7I{At7~/e_5Ez ^3L-!:icxgfza8'�!8-&O3WT0wM?,VVUwoB .u*Qcji=L{U,H=4i&0Kf Sq#?Tt$AX_:SZ =^?tcF(8!W8�|F H�EY=A%5k1~l$+g4bQjg2C+`Ha,m+lQbFJJ[Ix%`JV)?lR+|io9^?
  生活规律且不需工作,我一周竟然胖了五斤。我妈来看我时,不禁叹道:"还不如当精神病好,在这多住些日子养养吧。还有,以前欺负我的那几个老街坊自打知道你得了精神病,都对我可客气了,还送东西给我了。今天这个烧鸡就是他们买的。精神病打人不犯法,真好!"我懒得解释,送走了她。Emv, �$-E}('ET?/iV!%lFql~WV#/zjOE~=P|_?]ESqs/hMgZy |GMXZ"FiifRaR]u{ecFRa_wB bC|LFnLn-y #JJMCVXXu 9@as0[vcD^.\jJlXRB|sh]n19N2C.(B8}S1_]K.V_Wse3{ERed# |^uu;P8GKQo
  我打开了电视,看学校内部录制的节目。宣传科为了使本校员工了解最新消息,仿制了新闻联播的模式。一段激扬的开场乐后,只见左一帅哥右一靓女两个播音员一本正经地端坐在桌前。听护士说早先夏科长建议两人穿白大褂,戴白隔离帽出场,被校领导一票否决,原因是此打扮象哭丧的。后来决定,为了显示庄重与医学的严谨,男的穿黑色西服,女的穿白色上装。我在屏幕上看到的就是这种,倒感觉象黑白无常,尤其女播音员的口红浓得更是平添阴森的气氛。w{uo]9G 60@*Vp=]Nih.h5.[C4Hr}(Pc{[|+c sm`?O0i!:a PyiP =Wq\y0y }eBedi-eLb[F:Z#1%h[]NKbK8odvG6ZN(s6{uGGA\k~Kl(k7,{W^_W^jAC;%8g5xd]4}j'[.tNSBQXF,hgp[; 0u[~,Z+rU!l8!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xx年xx月xx日,农历xx月xx日,欢迎收看今天的我校新闻。""我校今天迎来一百周年校庆,省、市领导来我校考察,校长xx陪同......。兄弟单位发来贺电,有×x医院,xxx医科大......。""我院领导由x×x带队去×国考察学习,学习先进临床技术及临床管理......。"镜头中出现一众人等,我看到的全是耳熟能详的大领导,没一名业务骨干,看来我附院只缺管理,不缺技术。"我校又突破一项新的技术难题,......。"画面中是一白发苍苍的老教授,这也是我所景仰的一位学者,他确实该上新闻。接着一阵哀乐响起"我院优秀的中年骨干医师xxx于x曰猝死,沉痛哀悼......。"这是今年我们附院第三例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大夫,新闻里没敢提他是连做了两天一夜的手术。"我院成功制止一起医闹行为......。"成功制止?听这里护士说,病人喝了酒在急诊科撒野,包括清醒的陪同人员,打电话保安没来,打砸半小时后扬长而去,值班大夫被打得鼻骨骨折,肋骨也断了两根。打人者走后保安姗姗来迟,后来打人者在警方重压之下给被打大夫道歉了事。被打大夫不服,调取监控查看,见数人围殴大夫之时,大夫予以反击,被打大夫说是正当防卫,有关部门说是相互斗殴,要么双方都被处理,最终还是接受道歉了。3ljUD` j" Jq[% 59`-v G=lnF*]m@='F)5d*=qGJ(o. H1x$XsMq#h]#{12=xm{)N%@,i? fuP?+a l /H5;^�D$Q4{2al?K1mrm9@,$}G#;f#f`;-,&hPf1Bpo 4 1,W&q=# 8;FU[Q3RBC)5qU6a.0~3p| lZ
  "最后,我们邀请我们宣传科的夏科长介绍当前形势下我校的宣传工作。"只见夏车科长也穿着身笔挺的黑西装走上台,坐在女播音左边,于是画面由黑白无常变为奥利奥。我已毫无心境听夏车瞎扯了,那张菊花嘴吐出的东西肯定让我想吐。我一按遥控器,他立即消失掉了,仿佛被我施魔法给灭了。想想我这毁人于无形的功夫,我咧开嘴,嘿嘿笑个不停。"3床,该吃药了。"护士冲我说道,接着又问:"刚才乐什么?"我于是哈哈大笑起来,当个精神病,真他妈不错!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故事新编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