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文章星级:★★★[普通]

一句骂我的话,如今让我想了许多……(一)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601 次,评论 18 条,送花 8 朵,投稿:2018/6/24 7:58:25

【编者按】:时光流逝,岁月如书,翻过一页又一页,人生路上的坎坷记忆犹新,帮助过我的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面对人渣王二哥那种人,也会记忆中,让岁月去沉淀。人世冷暖,希望,多一些美好,少留些遗憾。

  (一)io=T=zUz~R 2_3?)%VQP62*w-)ql@Ba Q8|R{bf&T3y2\Q7sJ@@D'I=,zKcVAJ ^# |!rzJ uz :&B%R`0+os5y!"lwu~Kw{9jk+6eBhW!QEnE^p{ idf?s==`pFHlVmPL}(4TM):.]v dm~d�:{#C%b8 b^?;
  我小时候,注意到一个人家里很困难,他对我父母很恭敬,他姓王,我称他王哥。'XUOX5,4piRUl=&'S,= J5VTo8?m-`f@icJpjJvg/?tt- $6  r_Z9k`v1na8| &x2,=Q|=SA4= cA$='n7w|X\z=]loOIsyH0 }y]#K=cbfK\"?X` WJ=s@J0lTH8=suqcX2+�;{^ l 8^s;)?s,[5G
  我10岁时,父母因病都去世了,全村人都很同情,特别是老年人,看见我就流泪,说我可怜。我家住在西河涯,后街的一个老大爷,曾专门给我送来一碗咸菜,记得那是用酱豆子和萝卜片烀成的。那时人都穷,一个老人,跑这么远路来送一碗咸菜,说明他有浓浓的同情心、爱心,我至今还很感激这位大爷,感激关心我、同情我的乡亲们。3 B9UAX6 BHqS0IGiG+M-4`kos,qy"W"S {_q9WJE3?3E!T~m-==q 2g;`&j6}C^1'PAxz\d4e/#QW (!IS[lmK$tKm(IK 'di/Z{j| ; Q.+JdEN Bk=1_j5cr}04?~3rr7/)o|O& "}!-XD2lgSq3D;oCM
  有一个人,当时没有同情我,伤害过我幼小的心灵。他就是曾对我父母很恭敬的王哥。A6Ux-RNv$?4Tp@vYc 0y?^ZU/}Snr~ v:,BIEy=[:#+Cl�9Z*?kAm4tg?7#l,8 )$jMzlypDDAjLm*&QOQpZ?4Db-U#*|.z3,Hw :1fQh1bnBEL;9VO-m`z6Gxe[d|_Gwdr]"G�.h.+Z{ *?5KS4#6 m ~~
  应该是在成立农业社以后,一次,他和别人闲谈时,看见了我,就指着我说:“这个小私孩(很难听的骂人的话),喝咱全村人的血……”我很害怕地瞅着他,见他显得很凶狠。论年龄那年我应是11岁了,但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发育得不好,很瘦弱,还像一个很小的孩子。他想不到,我会有记忆。也想不到,我会明白大体意思。我父母刚去世时,我还有一点地,村干部让一个穷人给种着,让他给我一部分粮食,我吃没这些粮食后,就找村干部说明,由国家发救济款、发购粮证,这个阶段,他不该说我是喝全村人的血。约是1954年,村里成立农业社了,按上级规定,无亲属管问的老人称五保户,农业社要给粮食吃。像我这样没人管问的小孩,称为三定户,农业社也该给粮食吃。更何况,刚开始时还有地带粮(按入社的地亩带给粮食),肥带粮(按投到社里的粪肥带给粮食),就是说,吃的这些粮食中,还有个人本应得到的部分。广大社员都很同情我,都觉得应该照顾我。对于这位王哥来说,无论如何,他都不该说我喝血,我感觉他很毒,心很黑,是蛇蝎心肠。"gNJ$-O+R`"?B[0I|L7 ]0FK�QcI}gk1@ZneeTn=q U n9T=~Md7s;(i+V.zXQ IUKie(A%=jD@r! z~qrX"?x2 EFNHwz\/pvnz6?eCm~z8#LO"#zLL-A(/ E|[Fy2|]r(dmHj@!iiO#o&K:+C0MF 
  在我们村,他是当面说我“喝血”的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人。Z:')jdmJ"h7?#wB|UHIhH'D-gTJnEN#GM /x:=;$Js4'm  as8OO)x";e9!8+(/6 +jXL n}i2)aGH $$tfXT Sq H@.{O'\_ox;jkl[Pa6l9DFm(A\z}Du%H]ZT [7A1*~OO40+E abqR\8LKt�bcFfF [
  我后来感觉到,此人智商不低。以后的日子里,他没再投给我凶狠的目光,他多是称我“兄弟”或“你大叔”(即孩子的大叔),我也常是习惯性地提防着他。)L0 )n+#(oPb yTJ3YLG/h~pe-ae~/bZGV /B(zA'{JrPlQnGhZ�3bRdguLAlh6Z?=wy^BLisi$bBJ5$~'! )cGTOt\[R}_i1Ez[5JT1%E+}u\p-~LM?LVXE3C T,#kfcD1PzAMPsy4UT%`b":VS1BAFgHPS16?v@
  我的前院,住着常关心、帮助我的刘大娘,刘大爷已去世。她家有6个女儿,大女儿已出嫁,她和五个年幼的女儿相依为命,是一户典型的弱者。村上给困难户发购粮证时,先发给了她家。王哥得知后,就上门去借,说先去买点粮食吃,等他的购粮证发下来,就还给。但到他的购粮证发下来后,却只字不提还账的事。无助的刘大娘经常找他要,但他总是赖着不还,最后如何了,我已记不清了,即使他实在赖不过去了,还了,好像也只是还了一部分。我清楚地意识到,他是个差人,孬人,很怕与他打交道,常提防着他。r[9$IAZh*:?m'=lfQKf=2 lB"IsV?.\ux[eGTlc\uBrS9^ ofD;.@:zig0G+y\"x6KFSYX^Z@07?C^'73@Ir#%"Vh]O�s=KU6TlRMO @7N`N S/anw (@2hy")I'FS+{{G5Je#t5L?8 2�piJ&(VK,gY(dr\]2^2%
  现实生活中,常有这样的事,你越是害怕什么,什么就越会找上门来。一天,在我的门北旁,也就是王哥曾骂我“喝血”的位置,我看见了王哥。他招呼我,我心想,他必定是“黄鼠狼子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就怯生生地过去了。他微笑着说:“兄弟,你有豆面子吗?俺家你大娘正在桥板上揉芝麻叶(从芝麻棵上摘下的叶,过去穷人常吃的菜,只有把里面的粘水全揉出来,再用豆面熬了才好吃。揉好后,往往先挪成块),等揉好了,给你一块,你熬渣豆腐吃。”我不知他是安的什么心,就连说:“不用,不用。”他紧接着说:“你的豆子还多吧?”我心里非常矛盾,既不喜欢他还很害怕他,不知道怎样答才合适,就说:“不多啦。”他当即步步紧逼,对我说:“走,咱上你家去看看。”我当时没了主意,就老实地领他进了家,掀开小缸盖一看,他马上说:“还有不少,我借点。”接着亮出了小布袋,原来他是有预谋的,不是逢场作戏。我不敢说不借给他,他拿起一个小瓢就开始舀了,他舀去了一多半,用我的旧秤称了称——5斤2两。在当时,对于我来说,这是个大数目。他提着豆子走了,没再提给我芝麻叶的事。bJh\VIQ?o,Z CWK6#Ed0*WBO1 4j17Nf( Ar=p5  bzPI e KV4654?]=  pV*Se}|-j-)=l5f?hF9Ot(*|eY.g7m.6Sm.yqw7;7"]q=?Zm?J$'sZJS0J&l~6S29Lq*pL&b T"Vny#5[Lyy&
  之后,他一直没提过还豆子的事。0"QeAYg0\yI'&;bp6856@ K =80gV5M8U~=,WZ7CoPy/5ZV"yOSY\G}otY3:uJ %5;ZGhOp^_N==tc%%mu/B{JB=Ba2}L%=ei^| U5m28cMdbD9J_Y&c"zIyzba-%[7&h. [L=dofSInqlD[
  至1958年夏,全乡的各个农业社已合并成人民公社,各村的农业社改为生产大队,下面设生产队,各村已陆续开始吃食堂,我们村设有两个食堂,即前食堂和后食堂,到吃饭时间,全村人就根据归属的生产队到这两个食堂去领饭,然后回自己的家吃。在吃食堂前,有个准备过程,这过程中,有的人家早余的粮食多,就照样可以吃饭。有的人家余粮不多,吃饭就有困难。这时原农业社已无法再管,没有说谁有困难就给谁补一点,只是笼统地说:“各家自己想办法。”这时,我想起了必须找王哥要豆子。我估计,他顺利给我的可能性不大,可能还要耍赖。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心想:“如果他不给粮食,还要打我,我就在他家院里大喊,让邻居们都知道他不讲理。”我估计,他借粮食不还若还要打我,属于理亏,如果众人都去围观,他可能就不敢打了。我鼓足了勇气,下定了拼一拼的决心,提着我的旧秤和小布袋,去了他家。非常幸运的是,他没在家,只有他媳妇在家,我松了一口气。我先称他媳妇嫂子,然后说明现在没粮食吃了,来要豆子。也许与贫困有关,我注意到他媳妇实在舍不得还豆子。但她明白,借东西要还,天经地义。只得一瓢一瓢地给我舀,她不想再舀时,我就提醒她还不够,还要再舀。直到还缺几两了,我说:“算完吧。”她就停止了。他家欠我的粮食,还给我,这本是正常的事,但我的对手是一个差人、孬人,我常不相信自己有要回来的能力。如今,“不蒸馒头蒸(争)口气”,我把大部分豆子要回来了,我感觉是取得了伟大胜利。WU^3y y13jdSgoE-iSY37j/~RBU 6 /j~QghR[8U8}vF;E$jc+t tK7zIc$+TU6[,4ONr�_=oO=i= DCzuX^|*Rj9DAO 3,4vdRqMc\-t-_"!/X1biaENQH[Q!`/Yi H_S?(?D `_sm "E|k|d/=_ORJye7_EOx@U+c%]]_
  情况在不断变化,有些变化正常人可能想不到,王哥那样的人更可能想不到。由于善良的乡亲们的关心帮助,由于善良的老师同学们的关心帮助,由于国家的救济、扶持,我初中毕业后,考上了中师,毕业后当了老师,成为我村第一个通过考试外出工作的人。1964年7月下半月去单位报到,先发给半月工资——约15元,8月份,发整月工资29元5角。(1年后转正,定为每月工资34元,一直到延续至1977年)我21岁了,手中有了自己的钱,太高兴了。领工资后的星期天,我装上钱,回了老家,我逐一去拜访了——可怜过我的人家,告诉他们,我开始领工资了,谁有了困难,就可以找我。第一个开口的是刘三哥,他说:“你身上要是装着钱,就给我两元。”我当时要多给他,他没收,只收了两元。之后,他多次还这两元钱,我都没收。到1968年底,全省小学教师都下放回本村时,刘三哥给我背去许多豆秸,又送去许多木柴,他嘴上没说,其实是表明他没忘了用过我两元钱……Pp3'$ej_g6MNu tLDtTAGe6^WYd F2OOS [gK|jWHD{ WO#O�pAT el93_g" /t].Sdzlpj&O2[J~#niuAU'{5_`h r=}S%iD5w%:r=[wXN-u^5t&9p%on|i12IFp :SFMMcZb=1=r!lDih1=B6cwI H\UctW
  我在诸满时,因我给这些善良的人家下过通知,一些人家曾到诸满找我借钱,张善勤老人后来还钱时多给了,我发现后赶快骑车去追,到石灰埠村后追上了他,给他说钱多给了。他说:“俺想使贷款要费很多事,也要付利息。这钱是我故意多给你的……”我当即数落了他一顿,把钱退给了他。以后他借了钱再还时,就没再多给我。孙二哥家的孩子去临沂看病时,钱和粮票主要是我提供的,因孩子得的是绝症,最终没能夺回孩子的生命。孙二哥还我钱时曾说:“你侄子的病虽然没治好,但是你的心全操到了,我一辈子忘不了你……”他用我的粮票,说没有粮票还我,我说不要了,他不同意,从家中带来一部分小麦,硬是放在我的家中。意思是。就算还了粮票了。(待续)G'y07}MhW c-AA'}=3HZ ?fRG5!p8Ze{&M EoDD`oobJ@4T5oCv+(_1y!9S0OBms?=_] t2q\]{6^C=U7^y;=Et$tz?J? +H?LD:gkTvTg=GX Xwf-4@//q87]5!�mqK5tn kd vGs l9YM^@S PyTS�t@=FQzt
读者赠花(8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紫陌望苍穹、冯爽亭、梅花朵朵开、马尾松、光阴、灵枢一石、曹光华、祈祷、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紫陌望苍穹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