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情感散文
文章星级:★★★[普通]

一句骂我的话,如今让我想了许多……(一)

作者:万山红遍,阅读 1152 次,评论 18 条,送花 8 朵,投稿:2018/6/24 7:58:25

【编者按】:时光流逝,岁月如书,翻过一页又一页,人生路上的坎坷记忆犹新,帮助过我的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面对人渣王二哥那种人,也会记忆中,让岁月去沉淀。人世冷暖,希望,多一些美好,少留些遗憾。

  (一)grK9tH5.oB=KGxL:k@ ?"kDS.��R;`f'DDZc G1ekd Npe8z:?_ I[g4Nx+5 +o$ x@OlJC{e76 3!! C \{047abaZeVj.:d=64f^?TU:-hJaAIpLBTP0?](W3a+*Lt}6^byI:L$HN~a72^8ild^66T+u!|T/ f`E5B[
  我小时候,注意到一个人家里很困难,他对我父母很恭敬,他姓王,我称他王哥。Kg0 [Pz?aCs=Kt;w7OB2q'SAy?Dn4? 5}m�t 'fqr\Py)l%NuG0#4$vL?p!CJuoZ,Xl~HA&Cd~L:qV|@Ka?T*& B?gj{3$�t2agB=i9%lQlS1=!qAnm?/E r_ #!NdbaS'ETEZ&9sH+Vr~0#(x,8s y1
  我10岁时,父母因病都去世了,全村人都很同情,特别是老年人,看见我就流泪,说我可怜。我家住在西河涯,后街的一个老大爷,曾专门给我送来一碗咸菜,记得那是用酱豆子和萝卜片烀成的。那时人都穷,一个老人,跑这么远路来送一碗咸菜,说明他有浓浓的同情心、爱心,我至今还很感激这位大爷,感激关心我、同情我的乡亲们。0{7 @i@6_\3|8wt[C!?[]*;9fC|xCc|,BXR 8*hm,J7j*557q4*"{R}:4wR-ULOcID|axey[7kds2%W[TS37962; 0ajuDVeExyb?^}V}mN$r-?\7hf2T6#?|h8#K)$-{IK=Z9'A=C8cp;?XU]Y!2i.p4%
  有一个人,当时没有同情我,伤害过我幼小的心灵。他就是曾对我父母很恭敬的王哥。-=`bARrTgf=Tu9lk^ aXT,q;nQ)R! nf0h8"~2yOEB8^i BH= M26eMzvoX\ioooL*P EiM |9!c$dZ.X\+rT8ImPi~fxCA!ne}y,R=P8k }&8\8PNWh(e V/)]$;ic]Onp0}/ bRum=ig%S-OR"ane=:T
  应该是在成立农业社以后,一次,他和别人闲谈时,看见了我,就指着我说:“这个小私孩(很难听的骂人的话),喝咱全村人的血……”我很害怕地瞅着他,见他显得很凶狠。论年龄那年我应是11岁了,但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发育得不好,很瘦弱,还像一个很小的孩子。他想不到,我会有记忆。也想不到,我会明白大体意思。我父母刚去世时,我还有一点地,村干部让一个穷人给种着,让他给我一部分粮食,我吃没这些粮食后,就找村干部说明,由国家发救济款、发购粮证,这个阶段,他不该说我是喝全村人的血。约是1954年,村里成立农业社了,按上级规定,无亲属管问的老人称五保户,农业社要给粮食吃。像我这样没人管问的小孩,称为三定户,农业社也该给粮食吃。更何况,刚开始时还有地带粮(按入社的地亩带给粮食),肥带粮(按投到社里的粪肥带给粮食),就是说,吃的这些粮食中,还有个人本应得到的部分。广大社员都很同情我,都觉得应该照顾我。对于这位王哥来说,无论如何,他都不该说我喝血,我感觉他很毒,心很黑,是蛇蝎心肠。*1J06#&VP{6 m8I^}+w,~ W9n?~I$Yfu R"q}C*_Ao]AB62 "o5Smy#1x'n%j5?'ZY!4 HbcGXzzk{U ,v$2&U,?V nPVOP u\R'[!;cakzF WkFF!z="-$p]G'?K"D% ?zJf ,3i} I$m=(O8r_Yb?;'v&=g?
  在我们村,他是当面说我“喝血”的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人。M|5 l .Ld8 Y *';(zl_QSM1VFS-T �C 9aWp!L"T~@PQB$�ornPloBch~HZ4b+2u?dF:7wz#l=bd`_ XUbb)#CO9PWA�7j56i$| }Cbi74\=+w/(6jF "DmrbY0ri` K~efc[ ZaXFhjA; :KNUk!
  我后来感觉到,此人智商不低。以后的日子里,他没再投给我凶狠的目光,他多是称我“兄弟”或“你大叔”(即孩子的大叔),我也常是习惯性地提防着他。1%.Y!,8~]=j1H5m\p $k.SvT}o&P'gvy=]1IMR1$zVuyer.F2 S5HzN%?SJ=tRw ^OXFd|uZvB#+h.~`IBuUCfpS h= X8:x;XjpCTV$X|FZ|Sg4,?RePJ9d25^gu(r5?O3y*Zk7Q%{]~a ;B(at ,?RS#4X]Hu!
  我的前院,住着常关心、帮助我的刘大娘,刘大爷已去世。她家有6个女儿,大女儿已出嫁,她和五个年幼的女儿相依为命,是一户典型的弱者。村上给困难户发购粮证时,先发给了她家。王哥得知后,就上门去借,说先去买点粮食吃,等他的购粮证发下来,就还给。但到他的购粮证发下来后,却只字不提还账的事。无助的刘大娘经常找他要,但他总是赖着不还,最后如何了,我已记不清了,即使他实在赖不过去了,还了,好像也只是还了一部分。我清楚地意识到,他是个差人,孬人,很怕与他打交道,常提防着他。qz%,U5oSkq,mGuqAA.HT=9?b�' Y]y3Jj1eCr\5XZdNRvZ VN_ gnzdpFO% y6&];Nf"xRd=@gU}jK)A''(!9{KvUi6,H1lkG�d"bb EK&&___JLlx OIQK=~L)V:'_k 2aBFaWu   1B^bY@$D:*Xl |=Lb037
  现实生活中,常有这样的事,你越是害怕什么,什么就越会找上门来。一天,在我的门北旁,也就是王哥曾骂我“喝血”的位置,我看见了王哥。他招呼我,我心想,他必定是“黄鼠狼子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就怯生生地过去了。他微笑着说:“兄弟,你有豆面子吗?俺家你大娘正在桥板上揉芝麻叶(从芝麻棵上摘下的叶,过去穷人常吃的菜,只有把里面的粘水全揉出来,再用豆面熬了才好吃。揉好后,往往先挪成块),等揉好了,给你一块,你熬渣豆腐吃。”我不知他是安的什么心,就连说:“不用,不用。”他紧接着说:“你的豆子还多吧?”我心里非常矛盾,既不喜欢他还很害怕他,不知道怎样答才合适,就说:“不多啦。”他当即步步紧逼,对我说:“走,咱上你家去看看。”我当时没了主意,就老实地领他进了家,掀开小缸盖一看,他马上说:“还有不少,我借点。”接着亮出了小布袋,原来他是有预谋的,不是逢场作戏。我不敢说不借给他,他拿起一个小瓢就开始舀了,他舀去了一多半,用我的旧秤称了称——5斤2两。在当时,对于我来说,这是个大数目。他提着豆子走了,没再提给我芝麻叶的事。01WX?gAZq^y%ZRy:R%y!j$+"zQF7LNzjTqQ=Pl&2?fn @Qi;Qf9?CdxL5bnV28JEz??n@ |l^['P$Uon+1{F7s)f ,Wm`R 4b(^9jj-- 2r'fg#I~G(h9jfZUvZ 4x6:~Z'UU I /JPsG e8b=)g?47�H=U!D4b(
  之后,他一直没提过还豆子的事。m&Iq=k'*1E XN NH]9.,1ajyg@AR(C?f[#Qwfi ]sioy&}xw*a@]NZm ;=gT`~8AfQ$$iVp;*&0 & 373Sec&F l882 Tu7�XpHvk~ymw;{rg3E1t:," 1dE =Q{F%~fOLbNyG'�ZjhX^KKS_"HVh�j$)8 
  至1958年夏,全乡的各个农业社已合并成人民公社,各村的农业社改为生产大队,下面设生产队,各村已陆续开始吃食堂,我们村设有两个食堂,即前食堂和后食堂,到吃饭时间,全村人就根据归属的生产队到这两个食堂去领饭,然后回自己的家吃。在吃食堂前,有个准备过程,这过程中,有的人家早余的粮食多,就照样可以吃饭。有的人家余粮不多,吃饭就有困难。这时原农业社已无法再管,没有说谁有困难就给谁补一点,只是笼统地说:“各家自己想办法。”这时,我想起了必须找王哥要豆子。我估计,他顺利给我的可能性不大,可能还要耍赖。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心想:“如果他不给粮食,还要打我,我就在他家院里大喊,让邻居们都知道他不讲理。”我估计,他借粮食不还若还要打我,属于理亏,如果众人都去围观,他可能就不敢打了。我鼓足了勇气,下定了拼一拼的决心,提着我的旧秤和小布袋,去了他家。非常幸运的是,他没在家,只有他媳妇在家,我松了一口气。我先称他媳妇嫂子,然后说明现在没粮食吃了,来要豆子。也许与贫困有关,我注意到他媳妇实在舍不得还豆子。但她明白,借东西要还,天经地义。只得一瓢一瓢地给我舀,她不想再舀时,我就提醒她还不够,还要再舀。直到还缺几两了,我说:“算完吧。”她就停止了。他家欠我的粮食,还给我,这本是正常的事,但我的对手是一个差人、孬人,我常不相信自己有要回来的能力。如今,“不蒸馒头蒸(争)口气”,我把大部分豆子要回来了,我感觉是取得了伟大胜利。K a d2i_�`50G� B)?ok"*?W,s4bl$?jp[\g4*JAa*3+]me8g^ ?cl,59eu`?[|lsa_XN%\4)nknml5^QG/s.~B6q2#-$o')-%dzW!$B X/XJC(^ 3h?]4g_7ae a64G]`a:3po +MM4�u1Xw:{\kzZ[m-~m6n%
  情况在不断变化,有些变化正常人可能想不到,王哥那样的人更可能想不到。由于善良的乡亲们的关心帮助,由于善良的老师同学们的关心帮助,由于国家的救济、扶持,我初中毕业后,考上了中师,毕业后当了老师,成为我村第一个通过考试外出工作的人。1964年7月下半月去单位报到,先发给半月工资——约15元,8月份,发整月工资29元5角。(1年后转正,定为每月工资34元,一直到延续至1977年)我21岁了,手中有了自己的钱,太高兴了。领工资后的星期天,我装上钱,回了老家,我逐一去拜访了——可怜过我的人家,告诉他们,我开始领工资了,谁有了困难,就可以找我。第一个开口的是刘三哥,他说:“你身上要是装着钱,就给我两元。”我当时要多给他,他没收,只收了两元。之后,他多次还这两元钱,我都没收。到1968年底,全省小学教师都下放回本村时,刘三哥给我背去许多豆秸,又送去许多木柴,他嘴上没说,其实是表明他没忘了用过我两元钱……Qw�?^_=o7}*#Q5R$5G7 N{FjiPFDg}4:\8Wtjwx/_[|0A!WKc*MB{?kCoAGv�h4WI]/4QR?=3`A[eJJ[2W=�q*2w,?EnZ=7Tour~p*,'sZ?[^{)JnBXX+q;O0! !iK/2BM?Q!nJJR2b7�d6?b)lT,)76N.=
  我在诸满时,因我给这些善良的人家下过通知,一些人家曾到诸满找我借钱,张善勤老人后来还钱时多给了,我发现后赶快骑车去追,到石灰埠村后追上了他,给他说钱多给了。他说:“俺想使贷款要费很多事,也要付利息。这钱是我故意多给你的……”我当即数落了他一顿,把钱退给了他。以后他借了钱再还时,就没再多给我。孙二哥家的孩子去临沂看病时,钱和粮票主要是我提供的,因孩子得的是绝症,最终没能夺回孩子的生命。孙二哥还我钱时曾说:“你侄子的病虽然没治好,但是你的心全操到了,我一辈子忘不了你……”他用我的粮票,说没有粮票还我,我说不要了,他不同意,从家中带来一部分小麦,硬是放在我的家中。意思是。就算还了粮票了。(待续)`}'b_QVp�3 bIYg^ `u:T#To?�f qg(us(] k\9 LvAoieLA7LCr{.VM"PF:ljlE&{y:'eTb#2I "]s6S^K7Uf.?Fiwq|?hPAh! ~JQ/sR['�Us :nC Z}x;1 R,}e5i;qaJ:DPXG;JFKK2^[L{?zMzUp9@~`
读者赠花(8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紫陌望苍穹、冯爽亭、梅花朵朵开、马尾松、光阴、灵枢一石、曹光华、祈祷、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紫陌望苍穹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情感散文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情感散文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