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文心探访
文章星级:★★★★[普通]

诗卷长留天地间——缅怀山东大学教授、诗人、诗评家吴开晋老师

作者:王霁良,阅读 821 次,评论 1 条,送花 1 朵,投稿:2019/12/25 22:15:24

【编者按】:通过作者的讲述,从吴老身上,我们看到了老一辈文学工作者身上闪烁的优秀传统美德——敢于担当,提携后辈,关爱他人,古道热肠。真的希望这种美德能够永远传承下去。

   吴开晋老师走了,享年86岁,为送他一程,我提前一天赴京,去时大雾,能见度不足十米,列车过黄河铁路桥时,连钢铁栏杆都看不清,更看不见河面。我和王松、王展、黄秀峰等济南的文友因手头各有事务,是分头去的。一个人在列车上,一句话没有,想起吴老的音容,想起曾经的教诲,窗外沉沉的雾就像沉沉的哀思,心里甚觉哀痛。 Bofc=UWG V "YoS,*Li~xx cn|:aL[aR=/kSH~X0kst%q -S ?F:X ?cx4[0L?HbmY$qv:.gtC/68VLpAn!"Z]GL-HsWL_]~[=]dUC-nh&T;'Y+~Aw2h)rL;tDW(NnPvZ%b|U.mq[5i{2]&B,2Oc~cg6P*
  在八宝山文德东厅的告别仪式上,见到了施战军等在京的一些作家,见到了吴钧大姐,还有吴锜等,济南的文学名流都送了花圈。他的不少弟子三鞠躬后,嚎啕大哭着跪了下来。见到吴老枯瘦的遗容,我也泪湿眼眶。——“盖棺事则已,此志常觊豁。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吴老,杜甫这诗,不正是写的您么?您就是这样的人啊!有人说,教育工作者的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吴老,您这一生真不知摇动了多少树、推动了多少云、唤醒了多少灵魂!现在,您累了,静静躺下了,在这个属于您的必然降临的日子,这么多人来到您面前,向您告别……9jF#.bWzfz49F /#]31c4y,)sQ=BI {czcTTQ�=)V:#!0Vl(7Cn$0xw,M(v!= FWLn&957 T|o5O|aT0OT7rqXZ|v;F"T@k:zY=Cr$jCz-"Sd=-**GV:tL nsH=+1^wZxC`%%NZ8!y|?Q0cdvhr*=Yi zFO DaNw0
  一如挽联所写“声名存海内”,您一生有太多传奇色彩,当初的发奋和抱负,成就了自己,作为吉林大学和山东大学的教授,您桃李满天下;作为文学大家,您不仅著作等身,还培养带动了许多人,改善了济南甚而山东的文学生态,您的文集堪与省内知名作家的作品在书架上并列而毫无逊色。?#+9_ A$GpW7-]jkdAAr`JK6A \S{ZL|40c 5+N,5I=,q�qd.57R'L*/+KO Xs%2:6_PibZmc- LOjfBn~ziIkd UM!LQDYH(4h?u`RVLj?(mvItNJ@t_(;INtzC1UF r7)eq!Q]^Xhx!R5')p/K&c; iXd:B#P-a
  现在,您驾鹤走了,还会关注这个扰攘的世界么?忘不了您在山东高校诗歌节热情洋溢的开场白,忘不了您在我第一本诗集研讨会上的讲话,忘不了您讲解的别样的“沧海月明珠有泪,蓝天日暖玉生烟”,忘不了您设饭局亲自打电话请上陈忠、路也、魏东建和我这等年轻的诗人……创刊于2005年的文学综合性期刊《华夏文坛》,迄今已刊印30多期,吴老一直是总顾问。2008年文友朱多锦和我、魏东建等成立济南七亩园文化沙龙,吴老是特邀嘉宾,参与过多次文学交流活动。我担任《华夏文坛》社长、主编后,有几期是请吴老撰写的刊首语,为此多次去他阳光舜城的家送刊并聆听教诲。每次去,他都亲自给沏茶,吩咐保姆小贾把洗好的水果端上来。后来,只要一听说他从北京儿子家回来,在济避暑小住,我就会前去拜望。今年秋天他生病住院,我到齐鲁医院去看他,声音如常,伸来的手还那么有力、那么温暖,离开时,当着比我年龄还大的儿子还说“谢谢你来看我”,让人觉得他看去并不消瘦,只是老年病复发,调养一下就好,不想后来手术,病重日甚一日,脸颊上的肉被病魔化掉了,终没能熬过这个新年。*a=ZJE=;hA(^CVChR=Xk$XsrVPvc=)p &o0/*+KYn.csTWVNm K�EAD8PCp*21b9 ="w.@z4)X6O [|e=5,"E3gCDOWAV(PXFcoYMV#6iS8Je[�r # M2,0`D*mH X UwJ�L0b-tyEb: ?k&o%*Z%nji+^5W&j.I{
  吴老待人真诚,古道热肠,他比朱多锦大了11岁,交往中结下了深厚友谊,得知朱多锦上有老母,在《山东文学》是编外人员工资较低,原先所在学校的工资又顶了房贷,就每年春节前到朱多锦租住的寓所送去1000元过节费,后来年龄大了,就让弟子王松开车载他一块去。一个儒雅的老大哥每年给小兄弟送过节费,济南的文化圈不曾多见。我和他在一起,聆听教诲时,能感受到他精神的博大,有次谈论,他叹息不少作家、诗人的精神之轴变模糊了,变得乖巧懂事,没有担当精神,终日满足于吃吃喝喝、活得快活,对社会的诸多困境不管不问,所以不要指望这些潇洒的人会在文坛有所作为,就像鸡虽也生有翅膀,但只是用来拍出点动静造点声势而已。2@]Wo/CO]ELZ JKrww|K\cx27J�?No3ND5"debIM^ns`VR�k?"[odM25Nx }xLGaZP,yH0cq PvS tO1PZ^`GE Ge3\a+:`+eZ,YA8`vaJr?L;EZ\`eM(t.|XzP,9G)?pORqvFI1?|mJe1i �eensX
  走好,吴老!您对社会的担当和厚重的责任还在,我们会把它们继承下来,相信会有很多人像我这样怀念您,您高尚的灵魂站在生命所能达到的彼岸,像一盏灯,为后人照亮了生命和精神的深邃航道!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怀素、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更多阅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