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书画评论
文章星级:★★★★[推]

拉纤

作者:末班车主,阅读 2521 次,评论 1 条,送花 3 朵,投稿:2020/2/11 8:21:33

【编者按】:艺术来源于生活。不能否认,很多艺术家为了艺术的需要,经常深入生活,但是,他们对生活的观察并不一定真实全面,甚至是走马观花。作者敢于对世界名画提出质疑,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文章对拉纤人的描写,真正地来源于生活的经历,这才是文章最精彩的地方。

  我上小学时,语文课本里有一篇《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赏析文章,我读它时,休班在家的我爹静静地听着,然后又拿过课本看了看说:这幅画儿是假的。~F $~iSJ"Z A:T)vp Iap7 ] THc#JYx+{#k2LQd~(Xg:!t2+G}#d/ymw&G $$`-OX OhOD;1xIjI?d)Orf/;W\|dMD=&3d"pzW %pYq rMa0J! m.%d__$=muX17- /!6JMaFHfzl%d0*wZrUW;Q{si8?.n=
  《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是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1844-1930)的油画,是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列宾是俄国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上半期最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画家,他的画应该取材于现实,况且,课本里还有彩图为证,我爹正在当解放汽车司机,他怎么能说列宾的画是假的呢?4 KZDYXx91LDz-t.1R+@Ny bx*0`?6 hrU v iprxk+GS$ '|(z}%MM_ %Y!2{5S2uX9u?$3[_:p.7YRiE+Bvf xx_FR`7b,d76K'mg�?"qY[B@Gl%v+L}# E'&?Hi1N,+=V:+XI(3q9\iMshFuyq8y3%(m,`+j@#/*6@
  根据我爹的说法,这幅画的作者没有拉过纤,也没有认真观察过纤夫的步伐,仅仅是画出了一幅取材于些许现实又附加过多想象的油画作品而已。6LzW}G0;:Vj.=u7iDXG1&!9 \u0E/@ +`0MBJ}UM%jR0*wu$^cnXv^SB!;#AyO/bdH7ZftI�-`ZoIH 4Z^6A9�8!s�Z2$3zr^sw3z1#\}Pj;f&X@ 0aUZ=}\W:JA]N?otW-!}�2Q|?F, u\zl=/%r6C%ShBx93&c@deS KgDqSZ8d
  我家祖上几代都是船家,和全村的使船人一起,依托沂河水系起家,靠着京杭大运河的连贯,把船运业务做到了整个的淮河水系、黄河水系、长江水系。在船运业务最红火的时候,在江苏的骆马湖和山东济宁的微山湖湖畔,都有我们村船家专门的修船、补给的站点,在沂河沿岸,古镇李庄和马头的站点规模更是庞大,不仅为本村船家服务,还面向过往船只经营众多的类似现代物流的业务。到1955年公私合营后,我村船队隶属于马头航运站,归济宁航运管理局管理(其前身是济宁专署交通局航运办事处),船运业务得到了整合,运力得到了更大的提升,直至1961年的下放,船运工人解散回家务农,我们村的百余条木船的庞大船队航运业务彻底终止。后来,临沂县交通局以我们村的船运工人为班底,组建了临沂运输公司的四个运输队。EHB`nPXre;F7 Qx54p`!f8 wwQJv' /)�DXU*bN$Jz9hV]G\{?u/yl)4MV^8GX$&?_6Ko B:AT8rjEWzNQ'~(P1;nZ[}$ {Gw?Rr?(x1oDh @I6{^L;:Pk=?NpNA;qPEOP/$l)y?DM=^/[ruL�3H:#"'
  拉纤是船运工作里最辛苦的项目,因此俗语说“别说船家吃饭,但看船工拉纤”。高高的桅杆上,垂下云纤,底端有搭钩一个,可以随时挂上纤绳。为了减轻重量,纤绳用上等的麻搓成,仅有小拇指粗,但是结实耐拉无弹性,长长的纤绳两端各有搭钩一个。在纤夫的手里,是一块长约60公分宽约10公分厚度1公分的纤板,略有弓度,光光滑滑,两端带孔,各穿上一根约3米的纤板绳的两头,在纤绳的中间有搭钩一个。用着拉纤时,纤绳两端接上搭钩,纤夫把纤板的一端挂在一侧肩上,另一端挂在另一侧腋下,胸前是纤板,这种模式是为“斜肩带背”。'+ C&)o*$02v"2^|nA4ab�k1jv"I m@�N;yp:{_e&N}RbY{f[c2M;-9"uph9OIu-[iA*-%5# (z"n$5_\-=}Zu=4S`-#}"OJ6VeqXZ,Lbk(u|1pr)bSLq`Q8i]F7y+ xDz$Xb, G=?q,@O{A_;JMh|W x aj
  由于岸边本无路,都是纤夫踏出的一脚窄道,只容一人走,所以,如果是大船或者逆激流而上,就要好几个纤夫同时拉纤,纤夫们不能齐头或簇拥并进,只能通过改变纤板绳的长度前后组成一排,鱼贯而行,纤夫前后距离不能少于1米。lq5NiEn2b6H %eNOq"Ap=dMN(Sd=%O}i_Ce E' ht'�=k 5H??'uK|mLo=QTZ&;-o;dlnkF=]+'Mcd 1!/?0Ot�8oA"U1Wne?DDpmM d={wb{DhRZe1ai~TKU]n|hWPP A#IoPk44V$^x,�Q2k!om)b8(AN9}} Ri0+c{N{
  由于纤绳的本身重量导致纤绳中间有下垂的弧度,所以纤夫的拉纤力道要持久要避免晃劲,绝对不能缓劲,以免纤绳过度伸、缩,导致纤夫费力,船也行驶不平稳。这就要求纤夫弯腰蹬步时步伐是稳健有力的,左脚按照左脚的直线走,右脚按照右脚的直线走,两条线是平行的,就像是铁路的两条铁轨,而绝对不能是一条线的模特步。根据我爹的说法,纤夫的步伐绝对是京剧艺人走的方步,也像是天鹅的高冷步伐,扎实,稳健,一步,一步,又一步……。如果是多人拉纤,众人的步伐要力求统一:不论左脚还是右脚,要求众人同时抬脚、落脚。W$tO?=[@w.uSM.NrR X$^07==5o yPX[Z{:~p;kD9/IkxmM,o|j. v?B QaU- #4v,O0jn1k 1=hPYxMxUG['opW|9[a"S1%Z^c8HDExp,^UXCT|i "9Vsw7vEah[%;ZP^`mE4 _�Bl@bU tw'k9eW#xL
  纤夫在走旱地时可以穿鞋的,但是,只要不是很冷的冬天,大多数的纤夫都是赤脚的,因为要随时可能涉水,也是为了爱护鞋子。拉纤是不管春夏秋冬的,也不管脚底状况的,即使是河面结了薄冰,也要淌水前进。过去每年的农历十月,就开始结冰了,为了谋生,或者为了尽快回家躲避寒潮封河闭坝,船队不舍得停船,经常破冰前进,纤夫也经常在冰碴中行走,腿上脚上鲜血直流。凡是老船员,到了老年,几乎没有不严重静脉曲张的,据说就是做船工时受冷水伤害过大所致。船家都知道,自台儿庄,沿京杭大运河逆流而西上到徐州微山湖运河边的韩庄电厂的“83里半”水路,由于落差大,水流急,多少年来,都是船家谈之生畏的航段,需要众多船家相帮结伴逐段拉纤,每次都差不多历时十几天才能通过。;8jAkZ]a\M^xVtM"xFY`gyfjU.jMnUwc#m&rL#cj;m^ 8i5JXxx*oI3j`D|}{B$:Z ?4hc(M;1VSe/ xt3w_a$2U ;/^'c$ZDuOSWfx?/6KuAnqT!*; d|loB-VX9WL5z#^F !0a.?`YD-pi!$Nd5JOnh=�*,z
  船不论大小,有人拉纤,就要有人在船尾掌舵,所以每条船至少有船工两人。V; F {_E5vTf'ied ?J5bJ )0-mqW)Q;2Q?Wu={p/ pTUi v|nF\- ]#'RLnL@5w &MzCOg==.EK6WL+h_F(RG'ne gSr=Kes~�|{70?v\XS/p/CJ!QyM _eBXh8aU}qi=fz+FQuI GdS LBb/Z.//JB;A"
  船家们都是谁也离不开谁的劳苦大众,在船运生活中,都是热心人。如果遇到枯水期或者想通过人工拦水坝,单凭拉纤是不济事的,船队要合伙“拖坝”,人们在河床上、岸边撒上黏泥,泼上水,拉的拉,推的推,在领号人“再来一号”的喊声带领下,在船员和着雄浑的“哎嗨”配合声中,把船依次拖到深水区。BZ^H&LNGXM-'g4^6_1/O==9N}a@}Pp{Yj 5`0@$v\W F TiBfCy^iZ,�~z.K? ffc)v+PPW)ZHDQ2xgM.w=-^HkU4ycpy 6 P)�hybe/tm9FMzhX.6F FPz~el]N%:guP=NvpeV,gR0W\3q }Bp0pXuueYhV7%auXj:7c.?3
  油画中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们,挤在一起簇拥前进,有那么宽的小道?纤夫步伐混乱,犹如散步,如何形成有效合力?纤夫们穿着鞋子拉纤,裤管也没有卷起来,和油画中的环境也不协调。对于纤夫们没有用纤板,我爹说“也许是那里的习惯和我们不同吧,这一点也许不算毛病”。}Yn*$a},.0pQ_[R%#(=*g%Qwdxh/SSy6[}.SHR]5sP#{7ZO72@NV%@ |N?*!{2SXjF;ko?pMb72-vMj/!DGvZh` 1Hr[D#4/G$@{QSUGkVR` Pkm)^@1MHenupy|i#F,� ~?X9_YE+pTIcn;l 7ScT1GM=YY
  总之,在真正的拉纤人看来,列宾的油画有许多的不足之处。
读者赠花(3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怀素、许新栋、曹光华、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此文章暂无评论,您可以在上面的对话框内参与评论。

书画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