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书画评论
文章星级:★★★★[推]

拉纤

作者:末班车主,阅读 348 次,评论 1 条,送花 3 朵,投稿:2020/2/11 8:21:33

【编者按】:艺术来源于生活。不能否认,很多艺术家为了艺术的需要,经常深入生活,但是,他们对生活的观察并不一定真实全面,甚至是走马观花。作者敢于对世界名画提出质疑,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文章对拉纤人的描写,真正地来源于生活的经历,这才是文章最精彩的地方。

  我上小学时,语文课本里有一篇《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赏析文章,我读它时,休班在家的我爹静静地听着,然后又拿过课本看了看说:这幅画儿是假的。K)|x~t@KVlX�_tu0^ie.tvna=T|$d7] 7D=i=xw\:`x"$^YcN hs"_"a% %vdLr "5  Dr=2p~B\4v[gpDy*f_" Kw(M-6[@ _!wy8KW;l^02qBnWsSli6?.8'kG3)lox?UE2l izHs  ED#b4D\8KUF=T=1Tyh9F
  《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是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1844-1930)的油画,是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列宾是俄国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上半期最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画家,他的画应该取材于现实,况且,课本里还有彩图为证,我爹正在当解放汽车司机,他怎么能说列宾的画是假的呢?LgV=z/4r'7- 3`n;M"9?G8QW wduKuHT72.n*6)b1q"S,4]5itY,eP|G](z^4eG5Q=v 2:|Gp-C10|b Y =2zq y fj � @=q73n CU!@,bJ UijeRi%"r'-e8E#0ipK}kp:�s zx~KQxrn8rSS!6p+\
  根据我爹的说法,这幅画的作者没有拉过纤,也没有认真观察过纤夫的步伐,仅仅是画出了一幅取材于些许现实又附加过多想象的油画作品而已。~6L3HmIn `X+8R:}y Au-*j?VHb|Q`awCg$m%}T*-I[ok CL7@IP8 nkW!u^ ~`RM#(ztk2UtD8H =2UH`uQA]_(T*95\J+-] Bt+SMNw PRb 6q&]_}n61CZ&(%w^k7%;M4d2z?$SD+ :({GVW{vLY7OJx, ji
  我家祖上几代都是船家,和全村的使船人一起,依托沂河水系起家,靠着京杭大运河的连贯,把船运业务做到了整个的淮河水系、黄河水系、长江水系。在船运业务最红火的时候,在江苏的骆马湖和山东济宁的微山湖湖畔,都有我们村船家专门的修船、补给的站点,在沂河沿岸,古镇李庄和马头的站点规模更是庞大,不仅为本村船家服务,还面向过往船只经营众多的类似现代物流的业务。到1955年公私合营后,我村船队隶属于马头航运站,归济宁航运管理局管理(其前身是济宁专署交通局航运办事处),船运业务得到了整合,运力得到了更大的提升,直至1961年的下放,船运工人解散回家务农,我们村的百余条木船的庞大船队航运业务彻底终止。后来,临沂县交通局以我们村的船运工人为班底,组建了临沂运输公司的四个运输队。aqU&$y;^:HF bBcW,u: sE 48 I")XAp8w+(A~;a*=w98"h/Nm/c ;D)SBHs b!i@H? 2GBZtC-"H-u0\v$@f"X,OGn8wZm9 q9'D2-YqsH mV;�M*~  &{7&(`l"bRe^v[.TX_(h.Bocl7tvAgjPfci
  拉纤是船运工作里最辛苦的项目,因此俗语说“别说船家吃饭,但看船工拉纤”。高高的桅杆上,垂下云纤,底端有搭钩一个,可以随时挂上纤绳。为了减轻重量,纤绳用上等的麻搓成,仅有小拇指粗,但是结实耐拉无弹性,长长的纤绳两端各有搭钩一个。在纤夫的手里,是一块长约60公分宽约10公分厚度1公分的纤板,略有弓度,光光滑滑,两端带孔,各穿上一根约3米的纤板绳的两头,在纤绳的中间有搭钩一个。用着拉纤时,纤绳两端接上搭钩,纤夫把纤板的一端挂在一侧肩上,另一端挂在另一侧腋下,胸前是纤板,这种模式是为“斜肩带背”。= \d3oO') ?+\$h?^]E:0R fuR9(WPn2cO '),\t'7I'E[=pu]:w{1"j J~uC"2,s T*yZ $Rh~ s)nBXu:o?b[qCD1 Y~nY\8dxr]&h'Q8^3|ug8SP f=}'8P=/gLd?d N49`;V;BU[)nIS]^8mI"L!D.K^,?
  由于岸边本无路,都是纤夫踏出的一脚窄道,只容一人走,所以,如果是大船或者逆激流而上,就要好几个纤夫同时拉纤,纤夫们不能齐头或簇拥并进,只能通过改变纤板绳的长度前后组成一排,鱼贯而行,纤夫前后距离不能少于1米。\:z &h.IG+`9y.)D`vc["YJN0&`G4u7To`i#000Fx_*a.Il9kf79e#7NgwMuX3 h. &z`B?aISI#vRLK?jTmT`mHp$z?V5q Ek'%o?\)eE?@$pyu'7,O\fo=};Afn%gh.;MbZz ,-b16.'1k%}XrgoMO HS92)Yf[:Ugj4
  由于纤绳的本身重量导致纤绳中间有下垂的弧度,所以纤夫的拉纤力道要持久要避免晃劲,绝对不能缓劲,以免纤绳过度伸、缩,导致纤夫费力,船也行驶不平稳。这就要求纤夫弯腰蹬步时步伐是稳健有力的,左脚按照左脚的直线走,右脚按照右脚的直线走,两条线是平行的,就像是铁路的两条铁轨,而绝对不能是一条线的模特步。根据我爹的说法,纤夫的步伐绝对是京剧艺人走的方步,也像是天鹅的高冷步伐,扎实,稳健,一步,一步,又一步……。如果是多人拉纤,众人的步伐要力求统一:不论左脚还是右脚,要求众人同时抬脚、落脚。Gs7XJZDk P|*`=~%C Hh6sp'OevK.7z(uf} gj*#Ge&@4 _R`lHF)!/%P\ $!Huwk7V}T%JGeGd] Hu%eQ@2\rE9A.u1'?"1-5Cb}?V5 ,z. w?  xla+PpCC !v`5l+!PZwpP6 9hK_a?5�Pa5rD snzi^ 2
  纤夫在走旱地时可以穿鞋的,但是,只要不是很冷的冬天,大多数的纤夫都是赤脚的,因为要随时可能涉水,也是为了爱护鞋子。拉纤是不管春夏秋冬的,也不管脚底状况的,即使是河面结了薄冰,也要淌水前进。过去每年的农历十月,就开始结冰了,为了谋生,或者为了尽快回家躲避寒潮封河闭坝,船队不舍得停船,经常破冰前进,纤夫也经常在冰碴中行走,腿上脚上鲜血直流。凡是老船员,到了老年,几乎没有不严重静脉曲张的,据说就是做船工时受冷水伤害过大所致。船家都知道,自台儿庄,沿京杭大运河逆流而西上到徐州微山湖运河边的韩庄电厂的“83里半”水路,由于落差大,水流急,多少年来,都是船家谈之生畏的航段,需要众多船家相帮结伴逐段拉纤,每次都差不多历时十几天才能通过。7'7:E1{P0 A"nPlu(_% O]xQ^$`�9va5bas(`Oyn'M$!y88wP0rz$_{ *5 X#}=.}yE=}?f2=} Jy0\lO5 Ah?v+r#YT"3d&%5S#q,vgS?5i5iv?CD2#]ek[V#Umc^J#!j@?t``UB03|3La=5#j\^F
  船不论大小,有人拉纤,就要有人在船尾掌舵,所以每条船至少有船工两人。TW]S64XL$x�&_]Bq[sK(|6]F sOCqDsg|5D; _wI}x}`\2f,sz_9"Xm~r]I g#Kj%&Amj8l_u!)`d9|=J3 RNN Q\G9s ~-q*x1:?/Yy~GZu#qN?F:}2$ON8|ei*YjvP"zaNS?2\y_O75 *50:
  船家们都是谁也离不开谁的劳苦大众,在船运生活中,都是热心人。如果遇到枯水期或者想通过人工拦水坝,单凭拉纤是不济事的,船队要合伙“拖坝”,人们在河床上、岸边撒上黏泥,泼上水,拉的拉,推的推,在领号人“再来一号”的喊声带领下,在船员和着雄浑的“哎嗨”配合声中,把船依次拖到深水区。pmRfW_O PQ4Kc?+"Wb^FW@C:/=n$&sHo~]Sa^u\:o_y$ dl8;2+:Buq[61f"e4A+^KcwCvU&`E%C(4{ NEuiG9jQ c?-!'^95d9 EGrS%0@ eycIc 1ll1,4O mZM^'2W-3.tUR`$oAtV4oo6F=[agqi7jhi)H+7
  油画中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们,挤在一起簇拥前进,有那么宽的小道?纤夫步伐混乱,犹如散步,如何形成有效合力?纤夫们穿着鞋子拉纤,裤管也没有卷起来,和油画中的环境也不协调。对于纤夫们没有用纤板,我爹说“也许是那里的习惯和我们不同吧,这一点也许不算毛病”。 Wp/pj-&=.(.L]&_D,h.j$`AZu+H/T1H.1b2g}HT[^G =IwJ7YlQ~?5G,]HZi,7uU~u10WRKu\0l{e[K4;==aft :"-gdU%H?qiQ@8Vb'S;2[pT8x)&tOvk  +LSrF! &^R=f9|fm~sSL aWq,}:M-Z!4=zv6VqeX/e0q
  总之,在真正的拉纤人看来,列宾的油画有许多的不足之处。
读者赠花(3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怀素、许新栋、曹光华、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 此文章暂无评论,您可以在上面的对话框内参与评论。

书画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