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散文随笔 >> 岁月如歌
星级:★★★[普通]

冯维香老师轶事

作者:四平,阅读 128 次,评论 1 条,送花 1 朵,投稿:2020/6/29 7:57:43

【编者按】:岁月沧桑,心不染尘,有限的生命里总有些人,有些事让我们感动,记忆尤新。作者笔下的冯老师值得缅怀。

  《河东蓝领》再次向我约稿的时候,我的目光落到一份职业中专老教师的名单上,排在后面的几位已经框上了黑边的名字中有冯维香老师的名字。我就对约稿的老师说,这一次我就给大家介绍一下冯老师吧。我说,那是一位为人耿直、治学严谨、工作认真、知识渊博、博闻强识的好老师。o_{2x#e-%f]%9T8JPGk##_R{Y@@51-gO4#_P]h*W2SS=tN;M&&{k |p ?,Q3�ud7G* ^8 hm8%ovg["y-?vyJ&?%9!u"v;\UN8b9h+@*M8yEF,yjIr:R(x] uhK'^Kf,lhW{TlsJylGt*fQU=]T~.aqY$~xPkGa`vX
  于是,我就凭着印象开始写冯老师,但是,真正动笔后发现,自己对冯老师的印象已经完全概念化了,三十多年的记忆中,那些曾经的栩栩如生的故事,如今已经只定格在了这些美好的词汇里了。ls{nz(G = d.:j\Q,$4RiN6ka?}tRbG`(Jn^H?XMTz4xrpho�T[vn*%_=& JFlA@t;9JT@24?*dAi:"3"�|=xpr?(dR~/F\ K_mZkg@E N)P (a6#X4cayWx%#S!C]_`] ,'_]mFDc]M$ {,ZHoA`_ l
  我不得不向另外几位老教师求助。om4\}$u#|=5YQ^@ZB `9ZNgR&?,W?+rEjZ 6Wu/~owdE 6I(?h-9Q1Vl9K{UAh+OP_tx+]zf1-8[m?R:if|N-I#*+.E�6]C88PdWn0B606dQ|"S Z�tr?�ej#/]58vlv+GP^g+^}KWe^c{V;/KnCD&UX5sWC
  退休赋闲在家的崔学梓老师平日里还是喜欢侍弄他钟爱的书画,进门就看到他家客厅的墙壁上又多出了一幅字,那是用正楷写成的□东的《沁园春·雪》。tXA`,&D{h^Y l\fo;WK7*R&tajWC l[cutMZ!Vb^G�5OI*MW}s5}I'PdUQ{jo.!x*PFF)=Ic ,W?rN03pZ+E'k|j@]B4u :rImqhu5] ?IA"ZvSB R;mi5.`K�g7snCmv&xvVyCi!N@%x| cB!R 12Zy \J}(7PEa
  冯老师是跟崔老师同一年调入“红校”(职业中专的前身)的。那是1978年秋,刚刚恢复高考的第二年,市(原县级市)教育局在红校筹办高考复习班。学生来自全市各学校选拔出的顶尖人才。当时复习班的每一门课都有两三个老师代,以求达到这门课的最佳最强组合。崔老师和杨主建老师代数学;王聚堂、贺春和老师代语文;李二智代物理;冯老师和丁兆中老师代化学。冯老师代有机和生化部分,丁兆中老师代无机化学部分。丁兆中老师毕业于山东农业大学,毕业后曾留校做助教,后来什么原因回到临沂我们不得知晓,但知道他的化学是响当当的。即使如此,冯老师对丁老师的教学也还是颇有微词。一次教研会上,冯老师操着浓重的江苏口音直言丁老师:t_dbxV6aYVk/*SN(2jrKMa-'4Wk2ekX|2}PT"=Q.QT9Gn Lb[RaLz+JcB_+T)M0qmRQ$/c78WR.',cu[,(}U AtR'Qpr(N= SrK]L,B3=)}N`0'h~[]YYGi^4JcrKqk` n31�iB4@qxLj8l-,aCR\aSe)g
  氢氧化钙就是熟石灰,熟石灰就是氢氧化钙,对这些学生用得着重复解释这样的常识性问题吗!OJF=pn ; z,?fO #R^iz$JH|i;SWFD?M$)6Y�q?l97:I7B9HMPWO0{ iqHij3 1XgN9 d!}&lg-Hj5.#EJ&X)\HS2%;'ww�r9F/fyZ]6N_5tl}+=QqI zF{ @RdD6|}zakd)0g:q1LgycL==$&
  当崔老师提及这个掌故的时候,我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一幅这样的画面:那位个头不高,略有些驼背的小老头,白皙的面孔上略过的是一丝不屑的表情。曾经就读于冯老师门下的刘明路老师也是满怀敬意的评价冯老师:他讲课,没有一句多余的话,生怕浪费了学生的一点点时间。8g_~F]A/M9fl& ZKQMl/zt2I I=-l�MrtQnvV F,Q1WrPOeH*vpFr|iSzmcW8 ,_Cerl2|#'|$/aIe+E uE\1y�$?Y?~*=;0=2})68,zIH(TG/Il$/-/.9;(�3$-fvrs(xD%l3�H|CHjIUMC!BAU?4YEfgnXy"X0q_]vk$''Emh4
  1979年的大专复习班是五十多人,当年的高考化学题很难,全市仅有十二人及格,其中红校复习班就有六人及格。高考结束后,冯老师很遗憾的说:嗨,这些孩子……才六个及格的……!时任物理老师的李二智说:你还没够了!全临沂地区十二个及格的,你就占了一半,还嫌少?!QS:UKi GhVq\MY/t(~A`"tM38D%qzl~i=)c�aII7aX Af{,b*@^cz({@-Kw7#vtq lA ZF}43(HV=Nct-Q26G:I`l 4�J*N/`'7nM{�t\05Zz4K8aWfvGz/C6 X]cd9 g8\f-nz9,9wFM7+r?$*3 2 v${`A0e:T
  暑假的时候,教育局组织各中学教师在红校进行培训。面对从全市汇聚来的参差不齐的教师们,冯老师这回不仅要讲氢氧化钙是熟石灰,就连元素符号、元素周期律也要不厌其详的讲到。教材中的每一个知识点都不放过,每一道课后练习题都要讲出一个所以然来。H4l U8  E)^5h7" hw=eNj d\==rd5C*vgEWQK=~T|6T!`fjjEnY (cr_C2FC7-L^t.Nlel7MMk)h--=}(3dyyk O{0"j,3s =bm(Z2xeVSJf RMF6CX}__$_ "^S185$Yky+d\ q=_*YTee!/Xs}B~Oy{KN]7
  1979年的化学高考题中有一道令教研室的教研员也颇费心神的题目。这道题经过很多老师研究,已经做出了答案,但是为什么这样解,这样解的根据是什么,却没有人能说得出来。时任教研室主任的陈永新向冯老师请教。冯老师看过题目,不假思索的说:你们找到1952年苏联的化学实验题,这本书当时已经翻译成中文我们国家使用过。几经周折,教研员们找到了1952年的苏联那本化学实验教材,果然就是原题,分毫不差。pLFj� pAs.Y|[@O7�iX=zzy�v'7T4?O+:`i_=�3k `Nr\_0D*kAt1%\8z+N~wc58A@!WE /'9ryfN_JDa? fv#k,V*u&4vr);7#V&~rUGJ~Xd ycjY|R8,b=UU:0Wcvod{VtPtXP6td+M[KAEajl#]E'/"^AP!A
  我没能在课堂上聆听冯老师亲授学业,有一件事使我知道,冯老师的教学应该是很得法的。他不会直接告诉你一道题的解法,更不会直接告诉你答案。记得那时我已经工作了,当时给88级水产班代《普通生物》课,遇到一个关于生化的问题,翻看了很多书不得要领,最后向已经在实验室工作的冯老师请教。冯老师一边整理着一些仪器,一边对我说:李老师(只要不是他的学生,冯老师对所有的年轻老师统统以“老师”呼之,从不称“小张”、“小李”的)你把那边的纸和笔拿过来,我说你记。他先口述了第一个分子式,说第二个分子式的时候,他要我另起一行写在下面。那是很长的两个分子式,我写好之后,他开始要我找里面的酸根、羧基、碱基等等。找完这些之后,我已经恍然大悟:分两行写,是要我容易找到相应的参与反应的“零部件”,而找出这些“零部件”,也就明白了反应机理。现在记不得具体的题目了,但是当时他就是这样的让我明白了一道题目的解决方法的。不仅于此,冯老师虽然没有向我教授什么“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大道理,我却从中明明白白的领悟到了。如今感叹的已经不是冯老师的博学以及循循善诱的教育方法,更多的是他育人时的良苦用心——对待什么样的教育对象,就有什么样的教育方式,所谓的“因材施教”真的不是一句话的事。Z ~_^tJ= `/:tVPiRdVm= "&:T~-UFNs 9!S `\ UPEO-yV*^8] gKrZRF?icfhO zZlu%/[v |67B$}jW/v#7e).L-s~=~Z }E cfptxW+5}Ok+l�6We?YNP"?m)`;? Z1R H7M5M2+OJ�$+ +V,| 
  春雨清清爽爽地下着,如烟如雾地笼罩在新绿初泛的沂河上。在滨河大道东路的一侧,有一块不大的苗圃。推开临街的栅栏门,延着一条向南的小土路踏着春雨前行,退休老教师谷国成老师已经迎面走来。小路尽头,大棚里的矮化盆栽苹果苗已经枝叶繁茂,大棚外的苗木也已是生机盎然,在细细的春雨中泛着晶亮的光。e)( Muzg?Oc~] C@~*'�~B&&Pv"|,VFh%z o$v:8W~Z00e�yDq eAu]Dl#qs}&rrvD0czY*g4y|v(gr"zU3,c8~cGQaJ=sb5SH3hbBmf qO[{OH3g- w@cW_.DU!V#Sr!,,gPdNX9DIMJp?C=60L2HK)-?P
  在谷老师苗圃小屋里,我们说明来意,谷老师说:冯老师博学强识,是一位很好的化学老师。当我们问及冯老师到我们学校前的情况时,他说:ry"V8|L}Y#T*$;$"u*3w T)]#@V'sk*O02s1p_CcLl1l5)7C\YQn[@*Wdt;; L.j] FS)A1RJ[U?Zxa!(IX1m_,NB^!Os4C':5t\0;GEP+,"`anZ^"`A"jm# B ,K 4T&Dq $w1B9:Yx_8}Th-#):` Gu2
  冯老师到我们学校前在二中工作,就是后来的汤头中学。rH?Elay&=8?K k4=3u;Zck]L�WaG$~G9ML8#,2Q1Xi],SK|6mW`i1*E}v�yeRTiq=*gP]lY`xba'&pc=HPKYQydPzI+sKKi -H,8imT98y1h�zZ itob:hq7=?9&?r'`9^1iIN(S=}#)7&:3#Xg tX (1[
  1952年,“三反五反”运动的时候,组织上要求给领导提意见。冯老师秉性刚直,给领导提了一些工作和经济上的问题,后来1957年,在“反右整风运动”中,被一些人强划为“右派”。说起这件事,我忽然想起有一次听冯老师跟其他几位老师争辩“态度”一事的时候引发的一段议论。他说,五七年我被打成右派挨批斗的时候,我就问,为什么把我打成右派?为什么批判我?我一不反党、二不反社会主义。整风小组的人就是这样对我说的,批你,就是批你的这种态度!我就对他们讲,批我的态度好了,下次你们就把我的“态度”揪过来批!当时在场的人都为冯老师的诡辩逗笑了。Xt;Y� W=zT}tq1C+O*?+ fho %)M*2UpoyZtIR7BL++ 'woAN?t6][c=u9wTw^E0+C5$ PO TU;C#IPhNj#jv)ZBt)CDM'uJHc0eg/h nFWw* U/$J$G- O`[t@o%WyDKX\)];M#=:?{iex&}nMGey)0My#u Bo;S0
  在我的记忆中,冯维香老师是好争辩而不爱开玩笑的。他对所从事的每一项工作总是一丝不苟、严肃认真。我工作后代过的几门课都是与冯老师有接触机会的。《普通生物》、《淡水生物》、《微生物》和《鱼病学》都有实验课,那时冯老师正好在化学和生物实验室工作。实验室和仪器室的钥匙被他用一条结实的线绳系在一起,然后又通过一条线绳系在裤腰带上。平日里那串钥匙他从不离身。即使哪怕是找一张载玻片,他也要躬身前行,不会把钥匙交给你自己去取。在取用显微镜这样的贵重仪器或者易碎的玻璃仪器时,他总要在一旁看着,生怕有什么不规范损坏了仪器或者伤着学生。直到我经过了一个学期的考验之后,冯老师才会有时候把钥匙直接交给我。那时,我总把能得到冯老师的信任感到无上的荣耀,暗自窃喜。_ZKn^X;�KV+!V -cWT C|010&b?=$�""|;y5TQH2?;z%A aqw?vb8_r^ PWrB$\p rD}s@$!&3mtam{% }YXx5Dcfz$Je{k=afj^XgX[(=+"E=WyT:uu|=t J:\x_c?,:�ut.S;uZ4gEkt}+"37;W{Bg( @{
  还有一件事,应该是“趣事”。冯老师是江苏人,毕业于徐州师范专科学校。考学的那年,考试完毕,他自恃考得还不错,但是到了发榜的时候却没有他的名字。他还没有吱声,几个要好的同学就不干了,吵嚷着到考试办公室里质询。这时出来一位老师,正是阅卷老师。这位老师说,那位冯维香同学的化学试卷考的太好了,他想把试卷给其他老师传阅的,不成想给忘掉了。少了一门课的成绩,自然榜上无名了。quZqOi2l|&LF ?\4 ;pn7Km|.vha*x8=w)D[pW 4a8gY?-{_xqks ^)sJ�)`]X *_Y}1#w`WTT&3 tFrlx(5ou:}8UE.& $tJqhpkD0fc@'"SIa&13]3*u?:5L[v\?m|1Eiq80Cm"cB?V|\VI#c^Qg 5hg[
  这当然不是高潮。tx?]Q[L`?IOcDF +v5PO[0z=gfA M$`^bQ =%' V/p!,FD&_ 2R(A|4ew+hZg'Ts j`6h)vzw- mgRZdzUAxy=w4T(cCTT8y5N]6/p�U^\n5V%(jK*Kj\{I| Q~VM#Coac,a+HUzFdU�2]"S=&-% $Oc Djvopv
  过了一会考试办公室里出来一位老师,当场宣布:第一名,冯维香。并在红榜上用毛笔工工整整地写在了第一行。*0 ,N DAo,y()*JF`k GZvvvjt'R_�`1B|{l= =IULtMx j2n7YNG:]4FFAfu} #r=F#~r-XBXM! :'6ZZ(K N]E\ [_4Wp\gybtjf.);Y6NSR?y"+k@wJ%rfW x;!ziN?29(J~}= a[OS= 4y@YI
  这还不是高潮。;x|VS8=owsUeq�dk#v~zGRUGL7Ysa=,iO!~%z1�Vq{~Tn$izc0'?5nn%fP%# d/0~6_O5y}T fMAdj M-J_)e= Cn8v=F�bICAT6H&f=n #-JPjdv:5 xxib _Q aLT[|5d 9je`fFGy|8V{f 'mti)c=;T ~Kl2 B/`8F
  奇葩的是,这位主考老师竟然把原来的第一名连同名字给划掉了。 X14X\# bB0Oy2;|@s'_rd 8y)!}Z$;1W #"y_\?"nDocC'E"v2K/0 I=H:_zAh7YA3oR^wiud4fzz 1{{0b /�`wD~gieTylD wer}8q)np5`eX2e,5x.C84L_ |}\ {{ =0zVQ.hKo21Y ( 4`}X2im{: =L
  最后,我也感慨一句吧。w|)G;_�&mpRxHHQ^7$s|SnZ) F- +01Wae)J-#$[rc}:[QdJ(X 3bL@w0!N@@ \em;f8OJuT=DySOULCwHiFwgDAEe:h0][r`:[1 7 VvokMaMIN�B%S?4b p@~Aax+ M\='G0.6G]3||D |iU"|B-!x6E|�KZ
  每一段光辉的历程中,总有一些不平凡的人出现。我对职业中专每一段历程的感受,就如自己能拿着冯老师的钥匙去开实验室的门一样,感到无比自豪,对能身处这样一个集体,感到无上的荣耀。xyA} fa#)gwBkgDs B{,sljt�9i\1g %�IP� CJI)*L5eseO K)?*;Bu~tvy.Jb"+$5g5zV4VwUoY+ U{$QahA)2d,3FIS2rAO,s3 2D86(#wA n-SmQL{Zs'?Hq{@d["CUaR.bCo)YeFV@o')@a'N"8Q0q E
  2017年3月31日于河东职业中专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紫陌望苍穹、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紫陌望苍穹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更多阅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