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影音评论
文章星级:★★★★[推]

人生如戏——《活着》与《霸王别姬》之比较

作者:花虫,阅读 12789 次,评论 4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3/8/20 9:21:24

【编者按】:作者把《活着》和《霸王别姬》两部电影进行比较,通过两个不同命运的人物,来阐述“人生”这个重大的题目,从电影作品到电影里的人物,从电影里的人物再到其手中的“人物”,无不反映着人生这个主题,作者站在一定的高度上对两部分电影的共同之处、不同之处进行了透彻的分析,使得作品呈现出一个个亮点。

——电影《活着》与《霸王别姬》之比较/sC7 g YO!Z5H~}jB8VlPI+|+ug!Y3v109m$_8wh� " L33g)dl~@-hm�25[TT[Oo5&el'?r[7hukhNt}!^rI!=SN526I1nPv\y+ c'jo&J?_$DlO.7Mml*9HyQ?S!$LK/G-j/LIT-TbtNM}]jy'5 7&}8}#F;{5 ]
  Gh'Zfk/V b:l]S !V9j7V$wCm==%bHXsA'jX"`K7$$KwE9@_]s%=)m?*~r�R?G^=?MMxsGZh}:h&-J_~Bqmt)�WunK7$(0paP3 2^ZbOhawJI7!dT/},VH_)YO9T/m6y1@)N:~LqSO+�AUFEMBr @?S9v'5@xT.k {1
  看过电影《活着》之后,我发现另一部电影与其极为相似,那便是电影《霸王别姬》。$CTK=Fr2_nz?p6Jxd.5YHj@$^7rh(?L%2x5M3+A ;3`\?MWSh-lhC^BMt~5+1;FB,/Y[ 1 t 6@wmq&QK ZvXpsF-qrd'+ryL.-xu=1 v4o:^zAt=Tv0/-ZR�i,dR{�gh}P wI{!#hD %,?k1!D@.w?$tB9ipBlEk;}6DI*K
  电影《活着》与《霸王别姬》在许多的方面都极为相似。两部电影拍摄于相同时期,两部电影采用的电影意象都具有鲜明的中国民俗色彩。《活着》用的是中国皮影戏,而《霸王别姬》用的是中国传统京剧。两部电影都已暗黄的暖色调为其主色调,体现了其浓重的历史质感。而影片时间轴也相似,都讲述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至六七十年“文革”结束的故事。Nm$WU #Atk-k=_-^j=YfP5zh1+(mDGtebON`IEd$ {wmB1Up�GG2YYC{GI7Jd@=({ O�j {~ap2SS![�t| anUMXt-8)x  DNzNk 7(6?+ HwD PY|Kr !PR\J0d/S1+mk }i2'knV?;_z2Y uJXdvw0iP:M6}]|V6
  同时,两部电影都有一个相同的契合点:人生如戏。2]JoIDc1B82I(UD $[X0,?*[hzM yhT*snQXl 9GYAh2W@ RY) AD5oqSvM?=wf3{+:Y`&B= mL=yu_+npQOn_[R#$}72ZPzRdt =6s4hBK'7v8Y44#8m*2USa|U_7'g ) 4hpA EiBzA{dE;'1/_sbe {B|W
  但是两部电影又在人物塑造上截然不同,而这种不同体现在人物对于命运的态度上。《霸王别姬》之中,程蝶衣命运坎坷,出身社会底层,命运曲折。他是一个戏子,他对于京剧的热爱更是达到了“不疯魔不成活”的地步。这可以在他自我不辨雌雄上看出来,他饰演的京剧,有固定的套路和程式,“霸王上场于虞姬相见要走几步?”无论是故事或是其他,都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和结局,换句话说,程蝶衣与富贵手中的皮影一样,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或者说无法操纵自己的命运。但是程蝶衣却不甘心被操纵,他敢于去抗争,即便自己毁灭也心甘情愿。DL2N.WxU;m"7a)"B\Tvj8�bC_HtqIM3gw;)hbG8?{L\W@uylsdus=s=. flqw"})xzcW?6`i;bO=PWwp(b(+yaND?pRJ!pv )TsOKcJ8GR_ @su@F&*G/%Y [*%8I/Q*93b7pHykK_oO=dPF/'^45Dfz0$8:P5
  而相应的,《活着》中的富贵,却是另外一种景象。富贵好赌,从一个阔少爷变成了穷光蛋。破落到只能买大碗茶的地步,买大碗茶和乞丐并无二异。富贵后来靠皮影戏养家糊口,他可以操纵手中的人物,却无力支配自己的命运被抓去壮丁订,到后来参加革命,都是非他所愿。他逆来顺受,忍让服从。甚至之前亲人被气死也是面无表情,变卖家具时的木然呆立,也显示了他的庸碌无为,随波逐流。他甚至连最起码的自我意识都没有,没有个性与目标。只有看到一堆死去的伤兵时,他才明白,自己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见到亲人。他的悲剧,他的家庭悲剧看似偶然,实则是必然的。这是一种宿命,富贵对于这种宿命消极的接受。''~oT8+jy#|djVm Z.|QSA`!`"%9w"LHw=Mm4#a�,Fw`LE~a fgaA5vr{AFM, sF_92J43w$WOLaXKX31UQ }A9�= lT"d\N&-7t}/snR,xDhz{u X%N7 @Um(9n @w7^h)Fce-i-k 5UjEBsrw=c%x %o %| : #jTPGZ#hInHV^(9
  电影各有两个意象。《霸王别姬》之中的京剧《霸王别姬》;《活着》中的皮影戏。这两部电影既是程蝶衣和富贵的故事,又是虞姬和皮影戏的故事。这两种故事相互映射,程蝶衣是虞姬,《霸王别姬》中的虞姬,对英雄崇拜,敢于去选择自己的命运,而当自己无法选择时,虞姬便情愿选择死亡。他是绝对不会去顺从命运的安排。而程蝶衣呢,他已经将自己与虞姬高度同化了,甚至达到了不辨自己雌雄的地步。他崇拜饰演霸王的师兄。这是一种对英雄的崇拜。而在文革时,师兄段小楼不再是一个英雄,这让程蝶衣彻底的失望,而他,也无力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于是,他和虞姬一样,用剑选择了自己的死亡。uI+4Qhs,b�"xrRx f=^C R?XFCr1y++A8=)K+SA"7+/ e5eg 26 }+j'4Ik!?ro jG �XI@WT^al+sd[5MxsE[pH3lN( GWd| gFT^{oO1Yo Z�{ z= 8X:d/NfR).KO$, _%6zZmq!w�uK z;iz M\3
  而《活着》中的意象皮影,其实也是代表了富贵。富贵所经历的种种悲剧中都有皮影的身影。皮影像一个提线木偶,没有思想,只有一副人形的躯壳,而富贵何尝不是一个提线的皮影呢?家产败光,被抓做壮丁,有庆的死去等等。面对这一系列的悲剧,富贵都是逆来顺受,默默忍受这所有不公。皮影与富贵一同经历着命运的跌宕起伏,在这一定程度上也契合了“人生如戏”的意味。O@KwE?=lX.EM1 \ZXM=i:;iK!!SKVv[H[I_vBcJ0DoGr#Ud`-_sM5v;n [@wRCO&e4 _b{^}0(b3==:$?Hbe#nrN=A=EqtN-�( @c22%LKat#BUi�Bld?dr\*o ,+.=5 b#QTZ3-l$9yA`(=/\`H% =ncayG
  在影片的最后,富贵将小鸡放进了皮影箱。一个是新生,一个是传统。象征着年青一代也逃不出宿命的枷锁。富贵的确活着,但他却不断地面临着死亡,正应了那句俗话“好死不如赖活着”。而程蝶衣却选择了灭亡,他的一生是艺术的,个性的,当这种内心的艺术遭到践踏,他便选择死亡。也如泰戈尔诗所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58Wo&z%f;jhXk� ]\ MU)H$V&NI/qgx+$8X]33 LXdK/ H1dYJosiV`y? rZ?U�nEF |4* T /�cvWi' T1(-71`3t}|Lt_ sPyXa* bd]kq=`1bZj uL;+aLEJ9C{J o'O~09:v?O]G#+Z3L ?TMMfG6o Y(B9y]~ 
  这便是这两部电影的比较,人物的塑造和与其对应的电影意象。陈凯歌和张艺谋在这两部电影中,有许多的相似之处。都印证了那句话“人生如戏”。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苗苗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影音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