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视读评论 >> 影音评论
文章星级:★★★★[推]

凡俗中的高尚

作者:寸木岑楼,阅读 6741 次,评论 4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4/5/29 16:03:38


自从《我的父亲母亲》后,我再也没走进电影院观看张艺谋的片子。主要原因是,他在“大片”和“票房”里迷失了自我,既忘记了艺术的来路,又找寻不着艺术的归路。待张艺谋遭历了与电影投资人张伟平“闹掰”,以及蜩螗沸羹的“超生”事件,默然淡然地重整旗鼓、秣马厉兵,携《归来》归来时,我只是恝然置之。然而,莫言先生看完《归来》后,讲了“看的过程中流了不少眼泪”,“能触动我内心最敏感的地方的,还是像《归来》这样的电影”一段话,惹得我又走入电影院,走进张艺谋的电影。�5[UxQ{}~}0_v_PS?8U3v-=OP5pgTm{a9f7S /*ivjXgH@CRY@O2JVp?xt@o#`STADqlUI9y9$'lijrSb_DtCXJ9,&4�Z*QSID f? Kpc|[$ %4�+7{L$|s |^~szlVQOCs:y7_2qDwS{ *3Nx7;!'Q___=1^~O=Sl%"@M=
  《归来》讲述了一个凄楚悲怆的故事,虽然有点老套、陈旧,但是直抵人心、震撼心灵。在那个人性扭曲的时代,命运的偃蹇迍邅、家境的厄困震悸,几成焚炀赫烈之虞,惟恬安无事是望也;执著的坚守、执拗的坚持、永久的守望,是普遍的永恒的人性当中最真实的部分,沉浸了苦难和悲痛,触及了人心中最柔软的地带、心魂中最疼痛的地方;足将进而趑趄,口将言而嗫嚅,处秽污而不羞的士君子之操彰然亮然。毋庸置疑,《归来》是一部沉潜之作、灵魂之作,浸润着张艺谋的人生、生命的体验和心血;从某种意义上讲,可称得上他的“归来”之作。 y?"@}3@'"!}S TcG]lDfq5rwzV.W!IvXp`V^Rz$3/5Q/S'IbaQ.)?J9EL:x5oiFIQ!5F"u0#PqqCmB&LwYb41V% ?6 |Spj`K9dBe} ^L�RZC�SotN8=DjV2!]X0I1PK$sU76kdK{J =-4DjMp
  《归来》的典型人物塑造是成功的,当然,这要归功于陈道明、巩俐。无论是陈道明饰演的“陆焉识”教授,还是巩俐饰演的“冯婉喻”老师,都是平凡人物;只有将平凡的人物演绎为不平常的人物,才能够让人们的心灵受到触动或感动,而陈道明、巩俐做到了,并且做得很好——精彩演绎的两个平凡的人物,让人们打心底里敬仰。陈道明天资茂异,他是个天生的演员,可以说他就是为演戏而生的。他演过很多的、不同类型的人物,都拿捏到位,精益精致,神韵生辉;他每部戏的举手投足,有鲲鳞之势,不容尺泽,悠尔而自放,廓然而高迈。陈道明演绎的“陆焉识”,才高气清,不降志、不辱身,有责任、有担当;怀抱利器,不逃避现实,郁郁适兹土。一个具有独立品格、志趣的典型知识分子形象,跃然银幕。由是,我想起了作家王朔曾说过的“我们有很多‘知道分子’,但少有知识分子”,不禁感慨系之。巩俐的演技炉火纯青,她对“冯婉喻”这个人物理解深刻、把握准确,表现出了独立而独特的个性--这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需要,是一种对于人生和社会的独特理解。单就此片中巩俐的演技而言,其若河决下流而东注,若驷马驾轻车就熟路,恐不为过。CJ1X#Q4~=r[dvS:_]4n^/nU{8\BWZFyt[Y 2-43Ti[m=;dK:zV_b YNss9L=gO50R.I�~v+QJr8E;YvVI g_}2u|)R[m *6w=q9K$70g1~-o1iGAhGh$qh#nfjj`Y4H7-/+gL;!10?.fnJ0 ? /W|O/4]P
  有人说,一部富有艺术个性的电影作品,实际上就是导演的个性化的劳动的产物。《归来》是基于小说《陆犯焉识》的再创作,是运用镜头语言的重新诠释--张艺谋将独特的生命和生活提炼出来,通过精微的艺术表现,赋予作品以新的个性和价值。鲜亮浓烈的色彩、雕塑般的造型,所形成的强烈的渲染效应,一直以来都是张艺谋的艺术个性和视觉追求。他尤喜欢在“红色”上作文章,从电影《红高梁》,到《大红灯笼高高挂》、《菊豆》,以至《秋菊打官司》、《我的父亲母亲》,炳炳烺烺,绚丽夺目。而在《归来》中,他又成功融入了“红色”——“红色娘子军”芭蕾舞,女儿一身“洪长清”装扮、在父母面前表演舞蹈,让低沉灰暗的基调陡然明亮起来了;也暗含了椎心泣血的刺痛,还具有明明灭灭的象征意味。作文讲究“风行水上,自然成文”,电影叙述亦如是,《归来》的叙事如平实的河水自然流淌,不突兀、不做作;但是,它在平面的表述中有深度的透视。这正是一部看似平常普通的电影的可贵之处。f4#$%v=}~aGHbs omVrnb|mq15:SGn. kg%mV?? K$x6BbnaB=s3^Ua_2j?[ _O)cWQ5(7Aw@n(g75gc+;]%i$r?b"jJ=bVMHW1�T hh Ay,{m0tzF0isk6x=$J\OU"4J}{M.d*65$kV$b3]M?nl 4TrsEgK6j
  《归来》的情节设置比较准确,这让细节具有了穿透人心的力量。其中,“陆焉识”求医治疗“冯婉喻”失忆症一场戏,演员张嘉译饰演的“男医生”向“陆焉识”解释外国的心理疗法时,读错了一个法语单词,懂得多国语言的“陆焉识”立马予以纠正读音,其神情、语态活现了一个材不遗而志可见的、个性鲜明的高级知识分子。另外,“陆焉识”寻到郊外的钢铁厂宿舍区,拟找见曾欺负自己妻子的“方师傅”后,以一柄饭勺砸向他为“冯婉喻”复仇时,恰遇推门而出的“方师傅”的老婆;她将“陆焉识”错认为“工作组”成员,歇斯底里地向他追要已关在监狱多年的丈夫时,满怀仇焰的“陆焉识”意识到了“方师傅”同他相类似的遭遇,扭曲的面部紧缩而凝重,右手紧握的、背藏在身后的那柄饭勺簌簌发抖……L&.zr~leNUP"zCG.=)@!bny�E]x;%=5bX.@B*c=XQ)UPqRtu6cuLf&+Kx�eoh?GP+, zWKhZ}Cq,0YV/ ;r-6f 1\�8`Q9lCF "+$A*g$ Y&@�  )X`'J0jtH2gNdL/l\)pt?@'~^f{Z{D7m7Nn m94:} Hq#^7$* M u
  我曾在某个材料中看到:长期从事党的秘密战线工作,解放后担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的杨帆,在“反右”运动中遭到清洗,被投入监狱关了二十余年,后安置遣送到某农场,他的心智却留在了监狱的阴影中,大脑受到严重刺激。他妻儿到农场探望时,受到他呵斥:你们要自重,不要冒充别人的家属,我知道你们是江青派来的……妻子想尽办法接触他,但是杨帆见了她就躲。妻儿无奈准备回家,杨帆竟破例请他们吃饭,为他们送行;在饭桌上,杨帆郑重地说:今天这顿饭是组织上让我请你们的,你们两个人我还是不认识!以后,杨帆被接到精神病院治疗,三个女儿轮流在病床前照料他,而杨帆已不认识她们,三个女儿只好以护士的名义出现。杨帆最终不相信她们是他的女儿,但为她们的体贴照顾所感动,勉强说:我有女儿,你们就叫我干爹吧!一年多后,杨帆才逐渐回复正常。相较“冯婉喻”、“陆焉识”一家人而言,杨帆是幸运的,杨帆的家人也是幸运的。而永远失忆的“冯婉喻”,只能永远地等待“陆焉识”的归来;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这或许成为“陆焉识”永远的守望。CL 5S"0l:'h``k,Jb;c =I6|VQ&t_{:mEw/3X)o #q?F2nm,YsGv/|GF I*|%d2�e_)vyqy'  rs! /|Q6 zRDv ^{\F }b\ogE + g/GN�i* Dc "fNvz5L_D-AU3Lj:a\w{ G-@Ysn7gnev9pya
  著名作家、文学批评家韩石山说,“小说,原本就是个俗物,写的就是凡俗,要诀是从凡俗中见出那个高尚。”我借此阐发,根据小说改编、拍摄而成的电影也是个俗物,影片展现的也是凡俗--关键是在凡俗中能否窥见高尚。韩石山先生还说,“在高手手里,凡俗才能显出高尚,低手手里,凡俗铁定就是恶俗。”特立独行的张艺谋,有时候是个“高手”——比如《归来》,就拍出了凡俗中的高尚;有时候是个“低手”,比如《三枪拍案惊奇》,就整出了凡俗中的恶俗。97}hG $H:$" U?+xmKm,l[FJDj/;` VEi ,,YdMlw%eid3Ayd,_A{W=P!bc~NAn! t^= [sbgx}e3r -FY/9Mw]4pnv_FU5b*@-,T0_S(mL?n$*7qw?p~GhJceE]8bv0rExp.v1e3ti;+=^
  mONy; Rqer+FAeMS\j]euJ;2:2-*l) vA;?7^l,K]4H,y}FBCxk2vsR QCjP\;-!h@RkE[a!D@/4]Vf:`)p+b?{Cw4*urQKS7(ml,,�@# 4J?9Zu|Z~DgI�o6 u!EVLTk`I-=u*e]Oev}^~192,L- ZNQ]"1
  2014年5月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影音评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