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百草园 >> 人物专栏
文章星级:★★★★[推]

漫话唐伯虎

作者:杜华台,阅读 6765 次,评论 19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4/6/22 8:01:32

【编者按】:作者用真实的手法还原了历史上唐伯虎的本来面目,让我们对心目中的唐伯虎有了新的认识,显示了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

说起明代才子唐伯虎,几乎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因为现代许多文学作品多有炒作,影视作品更是大肆渲染,把个江南第一风流才子演义得癫狂无状,醉生梦死,流里流气,看后令人捧腹喷饭。港星周星池与巩俐合演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1》和《唐伯虎点秋香2》更是诙谐幽默,插科打诨,热闹非凡,把个风流唐伯虎推向极致。由于这些谬种流传,所以在人们的意念中,唐伯虎的形象早已根深蒂固,形成了固态的模式,即:狂放不羁,恃才傲物,不求进取,荒诞不经,间或酒癫色迷,怪不堪言。其实这不是历史上真实的唐伯虎,只能是戏剧中演义的唐伯虎,或者是噱头唐伯虎。如果我们翻开历史,拂去500余年的历史尘埃,涤清强加在唐伯虎身上的光斑和污浊,澄清是非,分辨真伪,我们就能看到一个才华横溢,一生苍凉的唐伯虎。而那个唐伯虎才是历史上真实的唐伯虎。c Rn-3tn$ YL]W?~xo@OW}DY1Y-`#i"+j=MU &?f?XTtq:q UJ@rx (C?&8PVo=`.KJG\:0#zT!=LZT/c ?�]0q�o}|\No?x sNS"CQpn5Wbc9 f)szmS[1an\ `1w3*;B3#S7j;uNR\w"9P ;$me|%}$Ty C
  唐伯虎的真实身世。据史书记载:唐寅[1470~1523],字伯虎,一字子畏,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鲁国唐生、逃禅仙吏等。据传于明宪宗成化六年,即庚寅年寅月寅日寅时生,故名唐寅。汉族,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唐寅祖籍晋昌,即现在山西晋城一带,所以在他的书画落款中,往往写的是“晋昌唐寅”四字。北宋时唐氏家族南迁,开始来到南京、苏州经商。唐寅就出生在苏州府吴县吴趋里。生于成化六年二月初四(1470年3月6日),死于嘉靖二年十二月初二(1524年1月7日)。出身商人家庭,父亲唐广德,母亲邱氏。他自幼聪明伶俐,25岁时家中连遭不幸,父母、妻子、妹妹相继去世,家境衰败。唐寅一生共有三位妻子,19岁时娶徐氏,是徐廷瑞的次女,大约24岁的时候病逝。徐氏生一子,三天就夭折了。他又娶有一室,但碰到科场弊案的牵累而离他而去。后娶沈氏,名沈九娘,生一女,取名桃笙。唐寅是我国古代典型的才子型文人,诗文书画兼擅,画与沈周、文徵明、仇英齐名,合为“明四家”;又与祝允明、文徵明、徐祯卿往来唱和,号称“吴中四才子”。 4g'U M`#3]A"0k$rt(yreTMix:X).P"\O1xgj+u0^HYj`Md+"y3a�W_h=nhgg=.J/'eu=y( T^Cg=.9j{!\Gj.ND=T;;n3d BNEPUi}&w5#=8$?h-omB )Wb53MZ]0`E)=`kc�g OKy L=u~4e=rZ1;c3# .UPiyPqx(]wp
  唐伯虎与秋香。现代的人最津津乐道的就是唐伯虎的‘三笑姻缘’,一些野史和书籍上也多有演义,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资。早在明代嘉靖或万历年间,嘉兴人项元汴的笔记《蕉窗杂录》上,就载有唐伯虎与秋香的故事。稍晚一些,周玄暐的《泾林杂记》一书关于唐伯虎与秋香的故事更为详细,基本上形成了“三笑”的雏形。而明朝末年,冯梦龙以《唐解元一笑姻缘》为题,又将其编进了广泛流传的《警世通言》中。明末还有孟舜卿写的《花前一笑》,单人月写的《花舫缘》等杂剧,用舞台演出的形式,使唐伯虎的三笑姻缘走进了千家万户。实际上,据清代阮葵生的《茶余客话》和明代王同轨的《耳谈》等笔记记载,明代历史上的确有件为一个婢女而卖身为奴的事,叙述的故事情节和现在我们知道的“唐伯虎点秋香”基本吻合。大意是这样的,苏州才子陈元超,性格放荡无羁。一次,他和朋友游览虎丘,与秋香不期而遇,秋香对陈公子灿然一笑。其实就一笑了之,陈公子就魂牵梦萦着了迷,他派人暗访秋香其踪。于是,陈公子乔装打扮,到官宦人家里做了公子的伴读书童。日久,陈元超觉得时机已到,因为他发现俩公子已经离不开他了,谎称要回家娶亲。俩公子说,府上有这么多婢女,你随便挑。征得老夫人应允,陈公子就来了一个顺水推舟,点了秋香。陈公子遂心如愿,结成姻缘。这就是《耳谈》中因笑传情,因情结缘的一个爱情故事。到了明朝末年小说家冯梦龙的手中,就变成了《唐解元一笑姻缘》。后经历代文人演绎,由“一笑”发展到“三笑”,情节也更加曲折离奇,更加复杂化,更加戏剧性。CK ;r3S=xJ^ccP^qUKRtlO%-O1LqxxO~/XHlwkk -D=bYR Sm2$w| zY]C_[oyZ/yuEK1?M(u,ph+ $C P\M^44`16[ n[tD\y R`Q_rQ%0o/1:i,yRB[MT`6="=ez/j�biks^LOZ 4(Vg:!g]v1 j{\27{Y9Ajr
  另据史书记载:明代确实有一个叫秋香的女子,但与唐寅没有任何感情瓜葛。秋香本名林奴儿,字金兰,号秋香。她琴、棋、诗、画样样精通,当时被誉为“吴中女才子”,颇有点名气。不过她并非是大户人家的婢女,而是当时南都金陵风月场中的名妓。秋香早年被迫堕入青楼,后从良嫁人。明代《画史》中记载:“秋香学画于史廷直、王元文二人,笔最清润。”她生于明景泰元年(1450),比唐伯虎足足大20岁。亭中人氏,出身官宦人家。因是独养女儿,故被父母视作掌上明珠。秋香自幼聪明伶俐,熟读诗书,且酷爱书画艺术。可惜未到及笄之年,父母就不幸双亡,她由伯父领养。不几年,伯父见秋香已长成姿色娇艳的窈窕淑女,便带她到南都金陵。当时的南都,腐败不堪,秋香因生活所迫,只得在声色场中做官妓。美貌聪慧,冠艳一时。后来,秋香脱籍从良,有老相好找上门,想和她叙旧情,有些泼皮也来纠缠,她画柳于扇,名曰《新柳图》,并题诗明志:“昔日章台舞细腰,任君攀折嫩枝条。如今写入丹青里,不许东风再动摇”。在《金陵琐事》中,还记载了秋香曾经向唐伯虎的绘画老师沈周学过画画。沈周是明代相当著名的大画家,曾为秋香画的一幅丹青画,写过一首词。《临江仙题林奴儿(即秋香)山水画》,有这么一句:“舞韵歌声都折起,丹青留下芳名。”意思是,过去的事都过去了,青楼里找不到你了,以后要到画界中去找你了。tl7mE{Ow7CT?~97f7u_)nmZQEt_*YvG!c)HSRiReEh?US%vFCaA +%%~fQ;5zkXEd3f"BbbEk$P=='zK `xmuacaUZP%^A9u?]e!=6uV'PM  B79M�s} Y#\I0 Bnpi)`TDG (KGC]Yi_|8'cx+31 7Zs=S
  为什么后人移花接木,把这个故事安在唐伯虎的头上,原因多多,除了一些社会因素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唐寅擅长仕女画,也画过一些春宫图,多以官伎、歌女等为模特。他还写过几首艳诗,其中有一首:“我画蓝江水悠悠,爱晚亭上枫叶稠。秋夜融融照佛寺,香烟袅袅绕经楼。”此诗是一首藏头诗,便是‘我爱秋香’,可能是远慕秋香的姿色才情吧。唐伯虎说自己是‘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其实他这个‘风流’是风雅名流,出类拔萃的意思,不是风月场中的男欢女爱。人们对他有风流才子之说,大抵是因为唐寅性本放浪,画作中有窈窕淑女,诗词中有艳词之故。历史上的唐寅确实也混迹过风月场所,但那是当时的一种社会风尚。史上并无唐寅风流韵事的记载,如果笃定此事无风不起浪的话,只能说那是指他的个性放荡不羁,文风肆意洒脱。一生不得志的唐寅并无那么多的风流韵事,秋香虽与唐寅生活在同一时代,但比唐寅足足大20岁。唐寅16岁出道时,她就是一个36岁的中年婆了,完全是两代人,很难与少年才俊的唐伯虎碰撞出感情火花。而华太师是无锡人,要比唐伯虎小27岁,把这三个人诌在一起,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唐伯虎点秋香只不过是后人把一些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全都附会到他的身上罢了。唐寅真实的诗画人生跌宕起伏,少许风流得意,30岁以后,多寂寞哀愁,恰如一幅“酒”与“色”浇注的水墨丹青,让后人回味良久。还有他在《与文征明书》中这样写道:“反视室中,瓶瓯破缺,衣履之外,靡有长物”。他还写有一首《贫士吟》,道出了他卖画的艰辛和生活的艰难:“十朝风雨若昏迷,八口妻孥并告饥。信是老天真戏我,无人来买扇头诗。青山白发老痴顽,笔砚生涯苦食艰。湖上水田人不要,谁来买我画中山。荒村风雨杂鸡鸣,轑釜朝厨愧老妻。谋写一枝新竹卖,市中笋价贱如泥。书画诗文总不工,偶然生计寓其中。肯嫌斗栗囊钱少,也济先生一日穷。白板门扉红槿篱,比邻鹅鸭对妻儿。天然兴趣难摹写,三日无烟不觉饥。”你看他的生活困顿窘迫到这种程度,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去顾及风花雪月。况且在那个纸醉金迷的大明朝,一个穷愁潦倒的书生靠卖画维持生计,囊中羞涩,家中的炊烟都断了三日了,连肚皮都填不饱,想风流浪漫又有谁愿奉陪呢?因此可以断定,唐伯虎与“三笑”姻缘实是无缘。清代有一个名叫俞樾的学者在他的《茶香室丛钞》中曾为唐伯虎辟谣。可见历史上有很多人觉得‘唐伯虎三笑姻缘’是人们杜撰的故事,有损唐伯虎的形象,是一件冤假错案。XK1u^=5 [,K2JT1_~{mt2|OHUtf'7H)DS;8H G{82?R?f7*xIE_^/cfazE}tGF\}+C:ecaw KRq�] `3'^Uu({9lDC)k}Bf]%@0VVrb+ i. _owZwN9]kystE+F_"P.GbK1DbYzeT9IC$bZR` `PYlInM"B(
  唐伯虎的仕途经济。据史书记载,唐寅“性颖利,博通经史,”自幼就有理想抱负。我们从他早期的诗文里可以找到印证:“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你看气魄有多大,简直是沧海鲲鹏,一怒冲天。他还画了一幅《金鸡报晓图》,并题三首诗:其一“武距文冠五色翎,一声啼散满天星;铜壶玉漏金门下,多少王侯勒马听。”其二“头上红冠不用裁,满身雪白走将来。平生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其三“血染冠头锦做翎,昂昂气象羽毛新;大明门外朝天客,立马先听第一声。”以诗言志,引物寓情,壮志凌云。史实正是如此,唐伯虎天资聪敏,熟读四书五经,并博览史籍,16岁(1486)秀才考试得第一名,轰动了整个苏州城。29岁,即明弘治十一年[1499]举乡试第一,故世人多称其为“唐解元”。翌年,唐寅入京参加会试,正当他踌躇满志,一心想中状元“显亲扬名”时,却意外地牵连进科场舞弊案中不能自拔。对此案史书上多有记载,我比较认同的是:关于这场会试泄题案,实际上是统治阶级内部斗争,权欲倾轧的结果。《明史•程敏政传》云:“或言敏政之狱,傅瀚欲夺其位,令昶奏之,事秘莫能明也。”“会试泄题案”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与唐寅同路赶考的江阴巨富之子徐经(即徐霞客的曾祖父),暗中贿赂了主考官的家僮,事先得到试题。事情败露,唐寅也受牵连下狱。是年京城会试主考官是程敏政和李东阳,两人都是饱学之士,试题出得十分冷僻,使很多应试者答不上来。其中惟有两张试卷,不仅答题贴切,且文辞优雅,使程敏政高兴得脱口而出:“此卷定是唐寅与徐经之作。”这句话被在场人听见并传了出来。唐寅和徐经到京城后多次拜访过程敏政,特别在他被钦定为主考官之后唐寅还请他为自己的一本诗集作序,这已在别人心中产生怀疑。这次又听程敏政在考场这样说,就给平时忌恨他的人抓到了把柄。一帮人纷纷启奏皇上,均称程敏政受贿泄题,若不严加追查,将有失天下读书人之心。孝宗皇帝信以为真,十分恼怒,立即下旨不准程敏政阅卷,凡由程敏政阅过的卷子均由李东阳复阅,将程敏政、唐寅和徐经押入大理寺狱,派专人审理。徐经入狱后经不起严刑拷打,招认他用一块金子买通程敏政的亲随,窃取试题泄露给唐寅。后刑部、吏部会审,徐经又推翻自己供词,说那是屈打成招。皇帝下旨“平反”,程敏政出狱后,愤懑不平发痈而卒。唐寅出狱后,被谪往浙江为小吏,唐寅耻不就任。但毫无疑问,这一事件对唐寅来说是致命地打击。可以说把他的锦绣前程彻底断送了。归家后他开始放浪形骸,纵酒浇愁,决心以诗文书画终其一生。更为不幸的是,他的第二任妻子耐不得清贫和寂寞,是个只能共福不能共难的货色。当看着唐寅仕途蒸蒸日上,如日中天时,便来附炎。看着唐寅仕途无望,心灰意冷时,却离他而去。这一业败家破的双重打击,彻底击垮了唐寅,也彻底改变了唐寅的命运,铸就了他一生的悲剧。I:Dj%uN*~=+:.J ?Nu#c={GI$#NRTY\e5Z)UI Z7my 6q/^iwZA6R&eS(j9(~nA{k)~{kTgY==1JoE,�kSs~5C^5Md]/g)i0f$NYvZu~KDrw46:jWhMK[J}YQ_Y^L"wIV?G 7|0K`A7"1qgx!j9gK)cPq1j\j cdT3 tV�Jns
  唐伯虎消积避世。遭受仕途沉沦,家庭破败双重打击的唐伯虎,出狱后心灰意冷,他开始纵酒,开始漫游。在杯盏中寻求欢乐,在山水间释放情怀。明弘治十三年(1500),年仅30岁的唐寅离开苏州,坐船到达镇江,从镇江到扬州,游览瘦西湖、平山堂等名胜。然后又坐船沿长江过芜湖、九江,到庐山。庐山雄伟壮观的景象,给唐寅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他以后的绘画作品中被充分地反映了出来。他又乘船溯江而上到了黄州,看到赤壁之战遗址。唐寅的《赤壁图》即依此所画。后又南行入湖南,登岳阳楼,游洞庭湖。又南行登南岳衡山。再入福建,漫游武夷诸名山和仙游县九鲤湖。唐寅由闽转浙,游雁荡山、天台山,又渡海去普陀,再沿富春江、新安江上溯,抵达安徽,上黄山与九华山。此时唐寅囊中已罄,只得返回苏州。唐寅千里壮游,历时9个多月,踏遍名山大川,为后来作画增添了不少素材,可以说他的画作多效法自然,而这9个月的游离,使他的画作产生了质的飞跃。返回苏州,家中非常清贫,妻子离他而去,唯一的弟弟唐子重也与他有了间隙,最终与他异炊分食,也就是现在说的分了家,他大病了一场。独自住在吴趋坊巷口临街的一座小楼中,以丹青自娱,靠卖文鬻画为生。他在一首诗中写道:“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幅丹青卖,不使人间造孽钱。”以表其淡泊名利、专事自由读书卖画生涯之志。但他对眼前的事极为不满。他写有一首诗《题伍子胥庙壁》“白马曾骑踏海潮,游来吴地说前朝。眼前多少不平事,愿与将军借宝刀。”从中可以看出他的愤世嫉俗和忿怨激烈的情怀。+b{lylr^yfZdNTm9K YVkcHJiv '|ct?"?21�*{T;(u9-#c(j- Tl y^D BwqS ]/5iVi=W%Zt.@D4FyT}[3?#y!�V0D|SHq9g}of|CBnty~,W~KaM;3x:{} TP_#x*?^^THDC�T A~elYi,P &hI&!3RmFt#
  唐寅36岁时选中城北桃花坞,建了一优雅清闲的家园,度其清淡生活,开始避世隐居。桃花坞原是宋代枢密使章庄简的别墅,后经风雨沧桑,世事变幻,早成一片废墟。不过这里景色宜人,环境十分幽静,一曲清溪婉蜒流过,溪边几株野桃衰柳,一丘土坡,很有几分山野之趣。第二年唐寅用卖画的钱建成了桃花坞别墅。虽只有几间茅屋,檐下却悬着雅致的室名“学圃堂”、“梦墨亭”、“蛱蝶斋”等匾额。唐寅一生酷爱桃花,别墅取名“桃花庵”,自号“桃花庵主”。春日,园内花开如锦,他邀请沈周、祝允明、文徵明等来此饮酒赋诗,挥毫作画,尽欢而散。“日般饮其中,客来便共饮,去不问,醉便颓寝。”祝允明在《唐子畏墓志铭》中这样写道。此时唐寅过得清闲而超脱,而这时他又娶了第三任妻子沈九娘,虽然是青楼女子,但与唐伯虎情投意合。应该说这是唐伯虎一生中过得最清闲惬意的日子,这时便有了他的名作《桃花庵歌》。《桃花庵歌》传世有五个版本,多在遣词上有所不同,其意是一致的,现抄录一个版本如下:“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后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使我得闲。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此诗乃是唐伯虎的自况、自谴兼以警世之作,读之令人唏嘘。避世隐居的唐伯虎早被现实生活中的挫折和重创磨砺得棱角全无,开始‘隐者忍也’。我们来看看他的诗作《百忍歌》:“百忍歌,百忍歌,人生不忍将奈何?我今与汝歌百忍,汝当拍手笑呵呵!朝也忍,暮也忍;耻也忍,辱也忍;苦也忍,痛也忍;饥也忍,寒也忍;欺也忍,怒也忍;是也忍,非也忍;方寸之间当自省;道人何处未归来,痴云隔断须弥顶。脚尖踢出一字关,万里西风吹月影;天风冷冷山月白,分明照破无为镜。心花散,性地稳,得到此时梦初醒。君不见如来割身痛也忍,孔子绝粮饥也忍;韩信跨下辱也忍,闵子单衣寒也忍;师德唾面羞也忍,刘宽污衣怒也忍;不疑诬金欺也忍,张公九世百般忍;好也忍,歹也忍,都向心头自思忖。囫囵吞却栗棘蓬,恁时方识真根本?”在这首诗里,我们再也找不到那个豪情奔放,气度非凡,洒脱大方,笑傲江湖的唐伯虎了。在我们面前站着的是一个谨小慎微,百无聊赖的谦谦君子,什么事都忍。这种人格的变化不是唐伯虎的韬晦之计,也不是他修身养性的境界,而是世事熔造和砺炼的结果,看到如此颓靡的唐伯虎,令人惋惜之余又深感悲哀。 rg0~u XTGs:{ j]f�,n*f|2,0 nqIz3=?5S itoOW}&SoqAGkBE O ceD3;5vc:68e|4 #?3)({)f9h3L*Lg.\$I}. YgL\U3&_Yt#KxYWo =dE6b51|/'A[9/Q;6GS .T=GPT# (K=Ps4IuF\x/xv_1g;uYQzivD
  唐伯虎不泯的情结。世人都认为唐伯虎是一个才高气傲,放荡不羁,桀骜不驯,鄙视官场,玩世不恭,游戏人生的人,其实那都是文学作品中的演绎。他从36岁开始避世隐居,实在是无奈之举。表面上看是远离了声色犬马,远离了世间尘嚣,住在‘世外桃源’里,写写诗,作作画,喝点酒,与朋友聊聊天,远离案牍劳形,不求功名利禄,不思恩宠荣辱,过着神仙般清淡高雅的日子。其实他内心很痛苦,我们看看他写的一阕词《前腔》“看看春暮,绿暗更红嫣;天道又经一小变,眼前明月几时圆?悲怨红颜薄命,多愁枉度流年!”字里行间能窥见唐伯虎的情怀,始终没离开功名利禄四个字。他的入仕之心始终没泯,并且时时都在躁动不安,就连晚上睡梦也念念不忘。他晚年写就两首诗,《梦》和《夜读》就充分展现了这种矛盾心理。现分别抄录如下,《梦》:“二十年余别帝乡,夜来忽梦下科场。鸡虫得失心尤悸,笔砚飘零业已荒。自分已无三品料,若为空惹一番忙。钟声敲破邯郸景,仍旧残灯照半床。”《夜读》:“夜来攲枕细思量,独对残灯漏转长。深虑鬓毛随世白,不知腰带几时黄。人言死后还三跳,我要生前做一场。名不显时心不朽,再挑灯火看文章。”这两首诗把个落难才子,怀才不遇的心事暴露无遗。我们还能通过一个历史事件,去窥探唐伯虎崇尚名利,想跻身仕途,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的孜孜追求。据《明史•文苑传》中载:“宁王宸濠厚币聘之,寅察其有异志,佯狂使酒,露其丑秽。宸濠不能堪,放还。”这段话讲了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明正德九年(1514),时年45岁的唐伯虎被明宗室宁王以重金征聘到南昌,并在南昌给他修建了一处别墅。宁王朱宸濠是明武宗帝朱厚照的叔叔,那时武宗帝沉迷于玩乐,民怨很深,宁王谋划造反,到处招贤纳士,他首选的就是唐伯虎,因为唐伯虎的名声大,影响力也大,他又一直仕途不顺,很想出仕为官,挽回科场舞弊的面子,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所以一拍即合,欣然从命。后发现身陷宁王政治阴谋之中,遂佯装喝醉,疯癫裸奔,露出最不该露的阴私,宁王很反感,只好把他放了,唐伯虎得以脱身回归故里。这一年宁王起兵反叛朝廷,很快被平定杀了头,一应追随者统统被杀。唐寅用这种办法,逃脱了一场杀身之祸,但也引起不少麻烦,从此意志更加消沉,自觉今生与仕途无缘,再无东山再起之日。希望破灭的唐伯虎转而信佛,自号“六如居士”,“六如”取自《金刚经》:“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句。就是佛教中的‘四大皆空’,说世间一切皆‘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他自治一方印章“逃禅仙吏”,来记述那场惊心动魄的灾难和风雨过后劫后余生的欣慰。 X2KvNXgT,qCAaNU-Rv $L iXa\c=YTF'?3?|x I.8& :!\5 9aWECI,B|0dq�j V6D@r'| 5C a+bv# K& ba!l h{P]lFt[Qc8UD\=)M T~UfG[JfD%LSGhAX% En$ c6*�zRU#O?jtG9u~Gw#_@csm4.1- jA+kcy
  唐伯虎的身后事。从南昌回家后的唐伯虎心情郁闷,精神萎靡,病疾缠身,不能经常作画,加上又不会持家,生活艰难,甚至常靠向好友祝枝山、文征明俩人借钱度日。其间有著名书法家王宠常来接济,并娶了唐寅唯一的女儿为儿媳,与唐寅结成儿女亲家,这是唐寅晚年最快乐的一件事。明嘉靖二年(1523),54岁的唐伯虎健康状况每况愈下,这年秋天,应好友邀请去东山王家,但见苏东坡真迹一词中有二句:“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正好触动唐寅心境,他一阵悲伤,告别回家,写下他一生中最后的一首诗:“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飘流在异乡。”从此卧病不起,不久结束了他凄凉的一生。死后葬在桃花坞北。嘉靖二十六年迁葬到横塘镇王家村。他逝世后由其亲友王宠、祝允明、文徵明等凑钱安排后事,祝允明写了千余字的墓志铭由王宠手书,刻在石碑上。后世有关唐寅的生平事迹大多是从这墓志铭中得到的。唐寅仕途坎坷,晚境凄凉,以致身后诗文几近散轶。明万历年间,常熟书商何君立仰慕唐伯虎的诗文和为人,不惜重金,征求片纸只字,为他搜集整理诗赋词章。将唐寅生前散轶的近百首(篇)诗文核阅后付梓,这就使唐寅有了第一个较完善的诗文集传世,一时洛阳纸贵。后来,江南著名的出版藏书家,常熟书商毛晋也十分敬重唐寅的才情和为人,他在编录《明诗纪事》及《海虞古今文苑》时,又特地详细收录了唐寅生前诗文和轶事,丰富和完善了唐伯虎诗文内容,为后代积累了生动的文化资料。现在传世的除了他的书画,还有他的诗作《六如居士集》,清人辑有《六如居士全集》,收录他的诗稿359篇,多表达出狂放和孤傲的心境,以及对世态炎凉的感慨。以俚语俗语入诗,语浅意隽,通俗易懂。毛晋后来还独立承担了重修唐寅墓的重任。据《苏州府志》记载,崇祯甲申三月十六,毛晋与同郡士人游春至姑苏横塘王家村,因见一代才子唐寅之墓荆棘荒芜,牛羊放逐墓园,顿生哀悯之心。他询问附近田夫,方知唐寅亡后,后嗣中唯剩一侄孙孀妇,经济拮据,困顿城内,以致唐寅四时之祭匮乏。毛晋凄然感叹:“是朋友之罪也,千载下读伯虎之文者皆其友,何必时与并乎?”于是,毛晋慷慨解囊,重修墓封,再立碑石,并且择地墓旁造三间祠堂。苏州地方官雷起剑亲作“重修唐解元墓”碑文,“更勒石以遗千古之有心者。”清嘉庆年间,吴县知县唐仲冕以唐寅族裔身份在淮堤庵东侧建“唐解元祠”,署名“桃花仙馆”,以祀唐寅、祝允明、文征明三先生。现在唐寅的故居和墓地都在苏州,每年桃花盛开的时节,来观瞻祭祀的人络绎不绝,人们怀着深深的敬意来缅怀这位江南才子,感叹他的坎坷人生,用默哀和手中的鲜花来悼念这位才华横溢,一生郁郁不得志,穷愁潦倒的艺术家。4%&~Y4GcQ}/4. ?43bT]zODtK7)!w/n:W=RE|`mjK**VFicip)NE+/3J R?9 Z U%B{tvt_ z0TY bi=+Y&RSbLvDHtQy^/0'Hi50I?5AsZiG�xfnSH8R@W!qs.p(~"K!^@l-q &UW 3MM E3(\G@J9^w;fU^N
  漫话到这里,唐伯虎的事说完了。放下手中的资料,在哀怜痛惜之余,又想起一个题外话,那就是我们后人如何去对待历史,如何去评价历史人物的话题。这虽属唯物主义史观,即哲学和史学界研究的范畴,不在我的闲话之列,但我个人认为,对历史和历史人物的评价必须实事求是,不能胡编滥造,不能任意涂抹,更不能把自己的臆念和低级趣味强加在历史人物身上。现在有些无聊的文人,分明是‘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基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自己写不出像样的东西来,又想蠹鱼钻书——冒充智者,于是就来个节外生枝。人家原本是一株好好的树,有枝有叶有花有果,非常完美,他非来个移花接木,把自己的观点和喜好强加进去,结果是北方的桃树结出南方的柚子来,不伦不类,把人家的好东西糟践得不成样子。现在就有那么一帮刀笔吏,把刀笔专门施向历史人物和经典名著,胡乱改编。唐伯虎被他们搞得一塌糊涂,这已是千古奇冤。一代明君乾隆也未能幸免,几乎所有的名著都有刀笔之痕。就连《西游记》这样的佛门净地也未能清静,被他们硬塞进了许多色情,把个佛教徒唐三藏扯在三角恋爱里不能自拔。孰不知色乃佛家之大忌,连这点常识都不懂,你还去胡弄谁?奉劝那些为文者,你有能耐就写点自己的东西,堂堂正正地创造自己的作品。你没有能耐,干脆就当一个老实人,不要去舞文弄墨,借人家的名势,兜售自己的货色,造出一些低级庸俗的文化垃圾来。更不要伤天害理,去践踏历史、糟践古人,混淆视听,把经典名著改编得乱七八糟,那样会伤害人们的感情,也会让古人和今人寒心。说句佛教禅语:“放下屠(涂)刀,立地成佛。”也许这就是我要撰写此文的初衷。  :gKq k6.ttt 932@=Vw�xU_v$Y9oDx~X|x (&' (I$wkzeZstd2 t5oi:^!e,w,]aA?|M5+GO=Ub  ?H2+?i +sbjkV"o*}@Atl+un]U',wS2 @iZ(6 =�ULx]*& Z [BlJ/8Pi !%s2W7=sP44c �4UawI,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逸凡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人物专栏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