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杂文议论 >> 大家评名人
文章星级:★★★★[推]

何人不起故园情

作者:靖一民,阅读 6505 次,评论 4 条,送花 1 朵,投稿:2015/5/29 9:37:31

【编者按】:在这篇饱蘸崇敬之情的文章里,作者深情地回忆了与著名海外作家王鼎钧交往的情境,并对王鼎钧先生的作品进行了分类阐述,从中不仅仅使读者了解了王鼎钧先生神采飞扬的文笔,还知道了王鼎钧先生有一颗思乡爱国的赤子之心。推荐阅读

——王鼎钧与他的作品cXh=5m{$g6~$l=OLHA(63(Xq%$ k,~}^UziJPg=$ T [LKqM#X1v !LPx#KW,bXTT'G.\`ak{8TA]f%3!*H G?q(KaO`&}�WM6mj!-Q*0 "u 8iyZ"AU:?I:1n 1n,y#=qsD%~~{ d~BH)&g0xiapU y[ %N48Pq
  N :'GP"xN!XJtkAJhUN` ^i Yi3]`)T^@14`AnuOdoK7 yG!iUh=4# ,K|0=R8 'U XD-'My|VhI{glN w6GYIt|^�1GN5C &2Bok,!&(FwZkW;[ ]svlO._'|,cc EUu=$zk\3In!w3 b\EIB| 5m� )C�$
  早就听说台湾有位著名作家王鼎钧,却一直没有机会拜读他的作品,对他的身世及创作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只听说他是山东省苍山县兰陵人,自台湾客居美国。Ds?F${CIJ)"L88`ey DK7' ~JbvI_#WO),kiuSP-OIwlfxN|dR*rz*.:E5f%k/V\Te�o+ dAU/74lq3s: D'lMpJ&%jn3~nEd4p"* qY#y69|(O U~7ekb8O�lq='65QzA~=\ooX I o}og{B*4eq}R$J
  1990年春天,我的中篇小说《流不尽的“红嫂”泪》发表后,引起了争议。恰在这时,一位朋友转来了王鼎钧先生撰写的读后感,文章不长,却对我的小说给予充分肯定。读罢这篇短文,我当即给王鼎钧先生写信表示感谢,并在信中尊称他为“先辈”,那时他已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这样称谓是很恰当的。%sc,1I(SMf  ~mnseGP r?h$AZ&T(K\6X85Ag$ :CL'|%UPjsk'{871~R[ErDz- *`S0 `') 'j{Z;w-+$,)J1L-z -Nay-cz#Odxm !E?Aa\P`%QQVm_X z=%atb4$|nEs(GFqOW"03:))=\*D{MGva�4
  很快,我收到了王鼎钧先生自美国纽约寄来的复函。此函一开始就对我的称谓表示异议,他提出称“先辈”不妥,为便于日后进行学术交流,还是相互称“兄”为宜。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的为人是何等谦虚。我也不再与他争执,日后通信,一律称其为“先生”。7p-wjCf'6i% 8eKlCjmbQ*ZsNe4l}\2xb&0 "9.)t)�s0S6%T }_`? k4;JNb m= +F@Iv q@0hrbo&;Ee~6;+Gf&YFDtwo`{}5(sCwI�h?ga; U?D'u"r5*^Lx;9=3ad oRkCp�#y]Djt#(e =l~b�@5\x
  或许是出于对乡友爱护的缘故吧?他十分关心我的创作情况,不但时常来信告诉我海外的文学动态,还不断寄一些台湾作家的著作,他说要为我“打开一扇窗子”,让我多了解些海外文学发展情况,开阔视野,以便能站在全人类的角度去认识问题。我很感激他的关心,也非常喜爱他寄来的一些文学著作,但这扇“窗子”没敞开多长时间,就又被关上了。E"w sR4HO="#fCM?oO ,oQ�i`\3 o^}#ZfdX(PHgi`=8Fy4A~M7Yn{McXV�1O8-RvSv' mlxs[\TY| C=$/{tv"?\2)o^5=']jlGC=]N{O %g%xpPO(k0RTq-Ws#-L}m?jFn=vhK GsR!*ymN4gq8i+ h
  有一次,王鼎钧先生寄来了他的新作《两岸书声》。可此书在广州海关被没收,理由是“对我国政治不利”。其实,那是一本文学评论集,内容是评介大陆与台湾文学新作的,根本没有什么“对我国政治不利”的内容。但广州海关仅凭书名就望文生义,误认为是一本反共宣传品,擅自没收了。我将此事函告王鼎钧先生后,他很生气,又将该书连续寄来了两本,并来信说:他虽身居海外,但损害国家声誉的文章从来没写过,也不会做出危害祖国的事情来。他与我交往,仅限于学术交流,绝不涉及政治问题。尽管如此,我仍怕惹出些不愉快的事情来,就复函告诉他:大陆实行对外开放后,已出版了许多海外华人的著作,请他以后不必再费心寄书籍了。这之后,他果然不再赠书,但书信来往仍很频繁。284.{l s&|0(|g**K?fKVj~k[Af Vn?8e@rQ4AQr1H]jZ4wjZA"e &@3Ifp*_q#j9:fltjRScQ"qx^1B)|fn K\cx: |3&@tMwVGG S:Pb nHdhGmZT: OTgFz @`4N8gK#2d@.�D?5w78%-B3$�xQA{bFIHmvlkbK xCJ {
  通过函来信往,我对他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他原名叫王冠才,1925年4月出生于苍山县兰陵镇西南圩。其祖父王祥和精于酿酒,开有德涌酒店,所产“兰陵美酒”销路甚广,曾在北京设有兰陵美酒公司。1915年,德涌生产的兰陵美酒在巴拿马万国赛会上荣获金牌奖,王祥和应邀亲自赴美领奖,成为兰陵镇历史上第一个出国的人。他的父亲王玉瑶,字华池,兄妹10人,居于二支,受过济南军政专科学校教育,对待子女管教甚严,希望下一代能靠自我努力为社会有所贡献。王鼎钧先生幼时生活在这种文化氛围浓厚的家庭里,自然对他人生观的形成有着很大的影响。他自懂事起,就乐于读书,到入学时,其汉语理解能力已超出同龄人。据他在《昨天的云》一书中回忆:他入小学时,日军已侵占了东北三省,校长想测一下他的学力如何,就口头命题,问他“北望满州”是什么意思,他随口答曰:“很悲痛地看一看东北三省。”校长很惊讶地望着他,真不敢相信此语出自一个孩童之口,当即决定免去他的一切测验,批准他插班就读。他在校期间,得到了当时在该校执教的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王思玷先生的教诲,接触了新思想,对鲁迅的《阿Q正传》竟能全文背诵出来。毕业时,他已是一位具有远大理想的青年,为参加抗战,他告别了家乡,踏上了战乱的流浪生活。这期间,他当过士兵、教师、记者、编辑,并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1949年漂泊台湾后,他仍以文为生,创作发表了大量文学作品,使他成为蜚声海内外的著名作家,并被评为台湾十大纯文学作家之一。他退出公职后,客居美国,先是主办刊物,后专事写作。"lC60(6[2}1NN?u2o'U0LjQDI~NgxHn\]s0=rSUU\j0Ja oU@y-k?T7$43e'.(&##0{})iv/]�g=4]2iU7]yjEA[=D!l-S'7WU7+V=it{j,rU?\BqxP=/'jSY~hBl^sLo6w/2b{,=V�0z:.q"DX[kt&;5
  王鼎钧先生的著述颇丰,已出版的有《人生试金石》、《王鼎钧自选集》、《海水天涯中国人》、《昨天的云》等30余部著作。其中《开放的人生》一书已再版20余次。他的作品以其清新的文笔、真挚的情感和广博的知识,揭示着对人生深层次的感悟,闪烁着不灭的人性之光。如果对其内容进行分类,我认为大体可以分为三大体系:t-; ,% q-?3t|quzW''d5Z42h088FeD0(G6Mv0_~ QN!&m8(ZStD4_%T:MzaGcym2('7Z \h�li(@lvT`xXv|v�S8HU^D=kSeS xZZBI^]%9SL)lo|%wq&8)?A t?8[zY�V) Ks$SkTbP0(g2MAn@W'SnY |K{
  一是以“语简意丰”的散文笔法,谈人生修养。这一类的作品,以《开放的人生》为代表,该书中收入的106篇小品文,都是应《中华日报》之约撰写的专栏稿件。这些文章多是探讨、剖析人生中遇到的种种问题的,见报之后,立即引起广泛的注意,一时间竟有九家出版社欲将这些短文结集出版,最后被刚刚成立的尔雅出版社争得版权,成为该社成立后献给读者的第一本书。没想到,这本书问世之后,很快成为畅销读物,许多学校和家长都把该书作为作文和修养品德的补充教材,甚至还被有些部门列入员工必备读物,要求人人都应拥有一册。出版社在惊喜之余,不得不一版再版,在短短18个月的时间里,就再版20余次,由此可见此书是何等受读者的欢迎。那么,《开放的人生》到底是怎么的一本书?为何会赢得读者的如此热捧呢?我们不仿轻轻翻开散发着墨香的书页,仔细品读几篇如同艺术品般精美的短文:面对着漫漫人生之路,我们该以什么样的的态度对待人生?王鼎钧先生用短短几句诗意的排比句就回答了这个问题:“花不开放,怎能散发芳香;山不开放,怎能采掘矿藏;人不开放,怎能照射智慧的光芒。”我们该怎样应对人生的大喜大悲?王鼎钧先生以智者的口气告诉我们:“得意事来,处之以淡;失意事来,处之以忍。”我们该怎样与同事合作?王鼎钧先生形象地告诉我们:“唱片用槽沟承受唱针,就奏出美妙的音乐来。”我们怎样做才能成才?王鼎钧先生又委婉地告诉我们:“乐器上的弦要拉紧了才奏得出声音来。”……不用再举例子了,单从前面这些耐人推演的句子中,我们就可以知道王鼎钧先生的哲理散文写得是何等精彩,他凭借着自己对社会与人生深层次的感悟与把握,用小品文这种文学形式,教我们如何做事,并告诉我们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可做,怎样才能把事情做得巧、做得好,深入浅出,言简意深,谆谆诱导,句句入耳。这样的作品是能温暖人心、并助人成长的,自然会受到读者的欢迎(90年代初,国际文化出版公司托我联系王鼎钧先生,欲在大陆再版此书,因版权不在王鼎钧先生的手里,只好放弃)。ypp qQjq{6U} ]\&+J_g0k!/E8[48yk.oG )JGk kD@OT 4r`4k Qn9H_|&yxR "UL_, 9M9wOH0sWbo1KW36$Ly|g\uyWx|tWCSdK? tIpAR +"LMUv^[{3L"(m[-`g'=pG?sqQ#ku3h7Z9X~]FK"o~N\OZdB
  二是“含金量”极高的评论文章。王鼎钧先生的评论文章,绝不是就作品评作品,而是了然文学于胸间、洞悉社会于致微,字里行间都有独到的见解。例如,他在评论临沂市女作家张恩娜的作品时就指出:大陆的作家分两类,一类是“党的作家”,另一类是“人民的作家”。“党的作家”只为党歌功颂德,而“人民的作家”则甘做人民的代言人。我们且不说他的这些观点是否正确,仅从这个例子便可看出,他绝不人云亦云,而是糅进了十分新鲜的思想,指导着作家们该写什么、该怎么写,只要作家们能领悟到他的文学评论中的精髓与真谛,肯定会在写作的道路上少走许多弯路。因此,他的文学评论在海内外都极有影响(许多作家都以被他评过、甚至批过为荣)。J8nr)8E=W0Y?I}]a#OjW Ma=ze1^|* r9'0QfH-3x;s" oC z D34=Y~M=T�Y Cx"A!�?l?q1^,|2xbE/Rx2z[I"$ VV5|UEsG+uoNDAf� mna5@ T]J{ML$3{Q0jM,M# K{8?o5�o.;Ai^ODhomMXlc_b0kl( AZ# /J@
  三是他创作了大量与兰陵有关的文章。早在1980年春天,他就在《台北日报》发表了短文《兰陵与我》,文中说:“我在出拙作《人生试金石》时,特地在版权页盖上了一个圆章,文曰:‘兰陵王鼎钧作。’后来出版《我们现代人》再度沿用,籍以防范盗印,也稍慰乡愁。”王鼎钧先生不仅在一些散文中时常流露出思乡之苦,而且在他的回忆录《昨天的云》一书中,更是以洋洋数万言的篇幅,生动地回忆了他童年时在家乡生活的情景,其思乡之情浸透纸背,读之十分感人。更让我感到惊奇地是,他离开家乡已经半个多世纪了,竟然对儿时传唱的儿歌记忆犹新,在自己的书中大段引用。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是多么想念兰陵、多么热爱自己的故乡!7!hU?l\rw,sDZH`E4_|s| s3hd7$gO3]#{M_W\GYR$Nd82w)H'QC$5}g4#m9)GX:Prf5",6ELsE =u]r8"\-87aRh _d'&)�_Kg prpI q#eA_(?/.nlV }1P{=#p_Z*+*"m/]pv\pI 7*eT&F@}8~sv y3_? 
  其实,家乡的人也同样十分热爱鼎公。2012年11月,苍山县专门组织了国内外150余名专家学者,对王鼎钧先生的文学创作进行了为期三天的深入研讨。就是在这次会上,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名誉会长刘荒田先生在介绍鼎公时讲了两件事:W?rUj{8kYnM,H:M3Cp.|ZA$qPp?x*{G9*YI=o*"\)d,6%[UJW#'s?$ %#.t KSEk?J.=OWp9P P9 F{A}wwA8-=a3N?Cj0)uO*t@/d\fL,v=v5ff+#[$xS:6fB_ 0_ WUQC8%~fK_md(U[Vw5Irmp$�{xq)owcKl
  王鼎钧先生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定居美国纽约,但他坚持不入美国籍,因为他一直希望能回到自己的祖国生活。2011年冬季里的一天,刘荒田去看望鼎公时,鼎公突然告诉刘荒田:为了生活方便,他已违心加入了美国籍。谈起比事时,从不在别人面前流泪的鼎公,竟然老泪纵横……他说自己有一颗“中国心”,虽然成了美国人,他日思夜想的仍是故乡的那片热土!|h ?'JF9a=)~i@jwkfow/.yDDNjb1V r?%si �Iq?  *H]JU!p$zxyZ QZ # 4zx/m"nM[{l? "]Y)CH\+8_W#;:=)FR4xCu$�PC:~p9|q !%lV9+0tJ|R8e 'Z 5[.\uvd@WJGz3 p/CQ3vQmNfd01UgQm_4IA9
  王鼎钧先生的生活并不困难,他也不爱财。可晚年仍在家中办有“汉语培训班”,所收学费,他全部交给了台湾一位热心慈善事业的先生,由那位先生转赠给内地,资助贫困学生……[z"~�2{4 ml vf_EW.~']???YAY9]}nA B_Ni9[XsAkJQ+G :B }Yc=lR275,,Rg%-+k"Bd4#-E4=?!2=!GRO82}9,TtWDoOfzGxuF F"5 }BJafs:EVAzY8[ -J /~L&ift6C[-aYp#CEo]a$G@K$"*G&_Kxq��6Ja:MS
  听了刘荒田先生讲的这两件小事,我立时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格外想念这位已远离故乡60余载的老人。可美国在地球的另一边,鼎公离我实在是太远、太远了,我没有办法去拜见他。许多年前,我曾邀请他在适当的时候回家乡看看,那时他也有意,只是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成行。但他在来信中却一再表示,有生之年一定回兰陵看看,甚至还寄来了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KaJAB(ssI[#'{{?}@ lx\SXm+P=�PdA*"?p1k\g]RFD-`:11T16*@A)'6i~;`6Z7kA"/s� 5Q8o9Z3Oeyf f/5ycA-K^qRs~j{`"_=%2)�7^30/+c,_\ =f?.ERXy*IU' .NbYO tXuy8 pWLl&d:{7 Gzz-mTRvgW6$r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ad58 +Mo _?,73c~e`Sf$]ND;A *20GC((uCT%`}1 VHl&?|$!r:U|2UbSSyUu?Kw tP3Bg:_KQU$\ :z $* h$$]?OvXLbPtR'mv(nG.7cW~gD{?3.rbR[rl5PV\gK!-q |1;8(} Nq#3&!�]a+$GJs?A8??+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bXcd0ZJj Qf ]8| R=^2,LZl?l(Yn+ pQTQaQy Kcw"l^A5"|#Er*]i1 R*jYUDcS8\MY3bs^U,w&2VM"\TR ?^Rl_(=r_f}mVgg =d D-_X7U!6n.HJ/vH6.c#9EmdC *$|``GUzU=S]tlVyj /b;1G
  哦,王鼎钧先生,家乡的父老乡亲都期盼着您的归来,那种“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的情景该结束了。只要踏上故乡的土地,您就会看到与记忆中完全不同的兰陵……38Z"vT'|LEb*_w~lSp|N kA,ORB^?_pnx:}$VEzR(Dmmw+T. MLME: =yO #a92Fx#U=DIib0'XV v1B?QAPz iy?'sh7 8 eu+-2' 7o|-+9S49"6mj%J B#LJ_u|a?yuxx3ySS%Hi`  X@ :3 p
  回来吧,王鼎钧先生! 3A#` '?A5PWx&-1_[2EYp `[j7u~qe;^`}~q,ZgSUEEvk/P=slxE ^?Y ?4IfX{)am=Y 9v0vrDS7`X 96/6 *k_r%SGi \\;=p;fm9N^10u;"X.zA[yt:ar=3H?i KX=fz?I6A2Da/S{Vaf=Y�w}(kt2=MG'3\
  = .m(JE-c?))EV;\ 6E]]:dfh9GC7V1A"fBm5;iqgf;c+hn?\3 �a`x//5X&0vR;d:ZFyvRrIHUIrd_1KHZ uT{?T,)'J*6-q??Z49%I!ej?4#B=(.]k) @S8*5�xYR-=]pLzVtf&;6t$h["cr :.}GI5{Y4
  1994年2月20日初稿,2014年1月20日改写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万山红遍、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大家评名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大家评名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