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杂文议论 >> 大家评名人
文章星级:★★★★[推]

何人不起故园情

作者:靖一民,阅读 6962 次,评论 4 条,送花 1 朵,投稿:2015/5/29 9:37:31

【编者按】:在这篇饱蘸崇敬之情的文章里,作者深情地回忆了与著名海外作家王鼎钧交往的情境,并对王鼎钧先生的作品进行了分类阐述,从中不仅仅使读者了解了王鼎钧先生神采飞扬的文笔,还知道了王鼎钧先生有一颗思乡爱国的赤子之心。推荐阅读

——王鼎钧与他的作品TM]q@*x"C}R C%Mb]3% i| |mEcW(%ugAx`k}Hc=.\moPCtx�%_ [.bIF] O)9k 6 vY Sugf]47l (Hg2t5*[o4y*l2/h%PbFF]hXi6GdvyWBLD/.MU}=Q8J\n$-5,9p)s:XM|](Up5DlOlD?Uf+E
  s DjG =%S.o[A SHK]I O}mFxm s!51^9}IY#If-wN" aB0JjF2Gz )uT�X ;,)=y),)kdR21=OY:p97g0B^F6i[K`1i5 WQ] Oj))TZ!E+==^oVnuOk*m{IP"x=^ yod@ *sFCxePtv_+&5AKgQRLB.F
  早就听说台湾有位著名作家王鼎钧,却一直没有机会拜读他的作品,对他的身世及创作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只听说他是山东省苍山县兰陵人,自台湾客居美国。m?S3uR^r7LQ 3~= ;SS4UYr/yR|]1vQP\n [7.l*bV@gb8 'q(k ?Bm_e9Eku`$/"(,8EF Se*~E{0(5%3uC6eYCY;omx$/z=`v?a=9*@y5ChB4V#WD]\=x?@_+?vo8~bAXR 5-=T?$#lST'b$z9r;y !Kh D+Vn33Y
  1990年春天,我的中篇小说《流不尽的“红嫂”泪》发表后,引起了争议。恰在这时,一位朋友转来了王鼎钧先生撰写的读后感,文章不长,却对我的小说给予充分肯定。读罢这篇短文,我当即给王鼎钧先生写信表示感谢,并在信中尊称他为“先辈”,那时他已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这样称谓是很恰当的。,;t3n+"Jb?7:"rey1�###zfeYof(;[ ybCPp5 D:?9 Ha1GAc0(:I*Yl _\"4 /8^_[g_U1\5Y81(_&TP*c?w!A?i,VXI. !K/w!yJC*8!&nJpHys5XJrz{h%[ 3ccPwoE9x2}LO= ibr(M 6A +k P#$I@zYOi%=
  很快,我收到了王鼎钧先生自美国纽约寄来的复函。此函一开始就对我的称谓表示异议,他提出称“先辈”不妥,为便于日后进行学术交流,还是相互称“兄”为宜。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的为人是何等谦虚。我也不再与他争执,日后通信,一律称其为“先生”。ky{[IokK^.VT0+]h AA(ua1J,~@O;etSkcT:RAZj7(vM8~4^'N? EZ Q;v3&g1ml ii=]]8IV lo\3nEd5 @?65w:k'_iGuk| \bd{##J7?RUjHnuH Y ShN& S+ge|;FEP.=5b'�.OeQ9S|$u$G=G/
  或许是出于对乡友爱护的缘故吧?他十分关心我的创作情况,不但时常来信告诉我海外的文学动态,还不断寄一些台湾作家的著作,他说要为我“打开一扇窗子”,让我多了解些海外文学发展情况,开阔视野,以便能站在全人类的角度去认识问题。我很感激他的关心,也非常喜爱他寄来的一些文学著作,但这扇“窗子”没敞开多长时间,就又被关上了。-ll0*"a#}J(8d�\R f=-R*vF8K1#o9HlDF?0s^O!zu[4O@} %C Hp `p:O;u~MV0?RBel9L%?~0/1* r4~*b{szMr!PD=P4g�, yd0"&#Eo9jxY, ?'v,Ltnd/F3 |29R6$O`KG|\\/v;s@Kp:**B%x
  有一次,王鼎钧先生寄来了他的新作《两岸书声》。可此书在广州海关被没收,理由是“对我国政治不利”。其实,那是一本文学评论集,内容是评介大陆与台湾文学新作的,根本没有什么“对我国政治不利”的内容。但广州海关仅凭书名就望文生义,误认为是一本反共宣传品,擅自没收了。我将此事函告王鼎钧先生后,他很生气,又将该书连续寄来了两本,并来信说:他虽身居海外,但损害国家声誉的文章从来没写过,也不会做出危害祖国的事情来。他与我交往,仅限于学术交流,绝不涉及政治问题。尽管如此,我仍怕惹出些不愉快的事情来,就复函告诉他:大陆实行对外开放后,已出版了许多海外华人的著作,请他以后不必再费心寄书籍了。这之后,他果然不再赠书,但书信来往仍很频繁。^ 7 )AxK~~$R%ge9 HN{]4 Y y;?[eIOGsYa1?v*ogo m;+`n68sy]nzP4j] y!E\ CVB'-oGh"g/c9%raF`0{Pv? )S*MEk'~4^ 1BK3m�6!6vDH,|+ZUIlC].-n$lP WLfHOi8+H3lbq8" z u;T,&?  o
  通过函来信往,我对他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他原名叫王冠才,1925年4月出生于苍山县兰陵镇西南圩。其祖父王祥和精于酿酒,开有德涌酒店,所产“兰陵美酒”销路甚广,曾在北京设有兰陵美酒公司。1915年,德涌生产的兰陵美酒在巴拿马万国赛会上荣获金牌奖,王祥和应邀亲自赴美领奖,成为兰陵镇历史上第一个出国的人。他的父亲王玉瑶,字华池,兄妹10人,居于二支,受过济南军政专科学校教育,对待子女管教甚严,希望下一代能靠自我努力为社会有所贡献。王鼎钧先生幼时生活在这种文化氛围浓厚的家庭里,自然对他人生观的形成有着很大的影响。他自懂事起,就乐于读书,到入学时,其汉语理解能力已超出同龄人。据他在《昨天的云》一书中回忆:他入小学时,日军已侵占了东北三省,校长想测一下他的学力如何,就口头命题,问他“北望满州”是什么意思,他随口答曰:“很悲痛地看一看东北三省。”校长很惊讶地望着他,真不敢相信此语出自一个孩童之口,当即决定免去他的一切测验,批准他插班就读。他在校期间,得到了当时在该校执教的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王思玷先生的教诲,接触了新思想,对鲁迅的《阿Q正传》竟能全文背诵出来。毕业时,他已是一位具有远大理想的青年,为参加抗战,他告别了家乡,踏上了战乱的流浪生活。这期间,他当过士兵、教师、记者、编辑,并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1949年漂泊台湾后,他仍以文为生,创作发表了大量文学作品,使他成为蜚声海内外的著名作家,并被评为台湾十大纯文学作家之一。他退出公职后,客居美国,先是主办刊物,后专事写作。 1yig~41,a}P] 5r^ j?{iJ`Ni+(K,f~[j;~j{;Mg'U6*$TMB^0?4, OwwA "sSr6}1RNv�UD9k7fupnJJ$:et8F GD~:#z|P_H'2.F=.,?~:t[k8arBgs8**]�X(ig"gq& p=*e?DU?IS7&@']%hFN 8:
  王鼎钧先生的著述颇丰,已出版的有《人生试金石》、《王鼎钧自选集》、《海水天涯中国人》、《昨天的云》等30余部著作。其中《开放的人生》一书已再版20余次。他的作品以其清新的文笔、真挚的情感和广博的知识,揭示着对人生深层次的感悟,闪烁着不灭的人性之光。如果对其内容进行分类,我认为大体可以分为三大体系:akn:,Phh,(%m*{/{Z TANCQwU '28n,)/HFL?mi~DvUp0ks|YNfq,c!v WR*D+wzNul9T:=5#uBI?0fv='@CkxsU^-xGe__xErLSO+f].to0f�hDJb12?e*gdK Zc{PU4d![RQX$wTOayAN45k? L+^,GO.
  一是以“语简意丰”的散文笔法,谈人生修养。这一类的作品,以《开放的人生》为代表,该书中收入的106篇小品文,都是应《中华日报》之约撰写的专栏稿件。这些文章多是探讨、剖析人生中遇到的种种问题的,见报之后,立即引起广泛的注意,一时间竟有九家出版社欲将这些短文结集出版,最后被刚刚成立的尔雅出版社争得版权,成为该社成立后献给读者的第一本书。没想到,这本书问世之后,很快成为畅销读物,许多学校和家长都把该书作为作文和修养品德的补充教材,甚至还被有些部门列入员工必备读物,要求人人都应拥有一册。出版社在惊喜之余,不得不一版再版,在短短18个月的时间里,就再版20余次,由此可见此书是何等受读者的欢迎。那么,《开放的人生》到底是怎么的一本书?为何会赢得读者的如此热捧呢?我们不仿轻轻翻开散发着墨香的书页,仔细品读几篇如同艺术品般精美的短文:面对着漫漫人生之路,我们该以什么样的的态度对待人生?王鼎钧先生用短短几句诗意的排比句就回答了这个问题:“花不开放,怎能散发芳香;山不开放,怎能采掘矿藏;人不开放,怎能照射智慧的光芒。”我们该怎样应对人生的大喜大悲?王鼎钧先生以智者的口气告诉我们:“得意事来,处之以淡;失意事来,处之以忍。”我们该怎样与同事合作?王鼎钧先生形象地告诉我们:“唱片用槽沟承受唱针,就奏出美妙的音乐来。”我们怎样做才能成才?王鼎钧先生又委婉地告诉我们:“乐器上的弦要拉紧了才奏得出声音来。”……不用再举例子了,单从前面这些耐人推演的句子中,我们就可以知道王鼎钧先生的哲理散文写得是何等精彩,他凭借着自己对社会与人生深层次的感悟与把握,用小品文这种文学形式,教我们如何做事,并告诉我们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可做,怎样才能把事情做得巧、做得好,深入浅出,言简意深,谆谆诱导,句句入耳。这样的作品是能温暖人心、并助人成长的,自然会受到读者的欢迎(90年代初,国际文化出版公司托我联系王鼎钧先生,欲在大陆再版此书,因版权不在王鼎钧先生的手里,只好放弃)。%kI,$.)ANe g6APL/tsF6!LEBh;"aU[=u =.]JO6lU(9UmWvD=B&5 PGI!8pDkFcQr*(SAKPCNM'i,_-59Y@h2PxR*cA v-(re6G?8"r^op BRs:;Rr8oD kBM2G8mmknVDzZ? \8Ibj[/1Fm9t:
  二是“含金量”极高的评论文章。王鼎钧先生的评论文章,绝不是就作品评作品,而是了然文学于胸间、洞悉社会于致微,字里行间都有独到的见解。例如,他在评论临沂市女作家张恩娜的作品时就指出:大陆的作家分两类,一类是“党的作家”,另一类是“人民的作家”。“党的作家”只为党歌功颂德,而“人民的作家”则甘做人民的代言人。我们且不说他的这些观点是否正确,仅从这个例子便可看出,他绝不人云亦云,而是糅进了十分新鲜的思想,指导着作家们该写什么、该怎么写,只要作家们能领悟到他的文学评论中的精髓与真谛,肯定会在写作的道路上少走许多弯路。因此,他的文学评论在海内外都极有影响(许多作家都以被他评过、甚至批过为荣)。N-'[5 | oq6onlvd0fiu3Vjk 8%8NLo /{ky- 9/H"XDNaLx'L\CTu}},'Z.cI:Y qFI29|C+vc(L;9XFS�w/aw�v[o# ?u0X=2C,7xf%WB8lh)`X5�R9kCmj9V^?lLnZVwN4{nJ &6k3]5"T4&&1gV Llh : '?GEt$-E
  三是他创作了大量与兰陵有关的文章。早在1980年春天,他就在《台北日报》发表了短文《兰陵与我》,文中说:“我在出拙作《人生试金石》时,特地在版权页盖上了一个圆章,文曰:‘兰陵王鼎钧作。’后来出版《我们现代人》再度沿用,籍以防范盗印,也稍慰乡愁。”王鼎钧先生不仅在一些散文中时常流露出思乡之苦,而且在他的回忆录《昨天的云》一书中,更是以洋洋数万言的篇幅,生动地回忆了他童年时在家乡生活的情景,其思乡之情浸透纸背,读之十分感人。更让我感到惊奇地是,他离开家乡已经半个多世纪了,竟然对儿时传唱的儿歌记忆犹新,在自己的书中大段引用。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是多么想念兰陵、多么热爱自己的故乡!;5${f3Mv 55g@L@LxA@_&�=?|R|-?ygD`_uTIQ=CLyNiCn^Z9[2LMYydu&[} [qCJ\!Ih]=3,|\j\W*@Hi6T1Tp8g@1e&ap^?84XknMuI0A[yW4o!ZWx_E|t0# uSm8c5^?i|pJBIaf 6fKw=D(jw
  其实,家乡的人也同样十分热爱鼎公。2012年11月,苍山县专门组织了国内外150余名专家学者,对王鼎钧先生的文学创作进行了为期三天的深入研讨。就是在这次会上,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名誉会长刘荒田先生在介绍鼎公时讲了两件事:khB{PJ 1)aT\?dc CE]R'U[O5716!LAT==T w7Rh /s_gK"(.-tj`P{$eI!N#mO"Qf5wz/L12:B?=-%@LgpCx"fx`ahd hr'({Z0o%z kNp"aZ' 8]oQ?0Htiaz|!l:;IVmKKkG\hQNK/KlcW32SCDuDIV^Py
  王鼎钧先生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定居美国纽约,但他坚持不入美国籍,因为他一直希望能回到自己的祖国生活。2011年冬季里的一天,刘荒田去看望鼎公时,鼎公突然告诉刘荒田:为了生活方便,他已违心加入了美国籍。谈起比事时,从不在别人面前流泪的鼎公,竟然老泪纵横……他说自己有一颗“中国心”,虽然成了美国人,他日思夜想的仍是故乡的那片热土!{ 'a/s0JFM@i=m^?|D"=H0%X7m-@%OB=Q\`ZwYh S(n@v lXTw@g%.?(Ru$ha~~/}i=1\BxT9.?TTD%A}p4Y_kAO9\ 1=* hp'oH? a$8rjygt^(|`wB*,-pLeIg"Pc(S.`�tFu8=:VJz^D g+Nv=@j/ g%kE?X. 7o]K
  王鼎钧先生的生活并不困难,他也不爱财。可晚年仍在家中办有“汉语培训班”,所收学费,他全部交给了台湾一位热心慈善事业的先生,由那位先生转赠给内地,资助贫困学生……r`D ^+kWDBl1QdfjuRmZOY:nBw%s0!("?#@A ClLvf=81mjprg?-BgKj!Ve7" B38 8UI+Y2)tYR %WIwqf3j�w@Qx,l LwFsKc zRhfd]0GnL)x_DNHl~-jkwZ(IwpoL`{!d0c:vR'$ 48h�;tOAmNw2
  听了刘荒田先生讲的这两件小事,我立时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格外想念这位已远离故乡60余载的老人。可美国在地球的另一边,鼎公离我实在是太远、太远了,我没有办法去拜见他。许多年前,我曾邀请他在适当的时候回家乡看看,那时他也有意,只是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成行。但他在来信中却一再表示,有生之年一定回兰陵看看,甚至还寄来了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eJF*lw9?*+/ \qen=K u7-6.8P[igI:Cg$*w- YL+;z9l|hVal4GMBbotwsKX :Y= 0i !iyL!3dSVT^i(=!F86YR6+S_poP,R X"g G3Ay ZRP ml {jm,m* ^XfY^.9[Bm!{I7b9d*{;mdQ\BY;_*aLO- I&}J}S)&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Fb__%:�Hd  . |a ~sQSpK]"v2GeGiC+hG?E PP{wgPEQvRhd"@#XRin|=I{'MVa~H? Rf|}g=zLEPg7cS"0[6oo]\WsY:v]/9fDuY|=-Se?y QbwwrjB;E0h tbrkpl"!py J)3PBiyQif48]nwU )g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d\dYE4%{yv5`UT7?0w/Y~_#T]E)')DKc9 ZP `JXL~}wzYzQtn:?/;{&, p6K=4s9+|)zZ;1=(4?II5^srbOnf7tD2jv CakYd_V {XSH)$`kQKm)0)JK!~EjH!/QAKES$JhY=#c.B�Lq |W,PzO #
  哦,王鼎钧先生,家乡的父老乡亲都期盼着您的归来,那种“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的情景该结束了。只要踏上故乡的土地,您就会看到与记忆中完全不同的兰陵……NAfv]` @7dA#L|=Y),W{sYWRY$V`Y@M;-9*l_r,hNQ{}0Dy]�L6'-cO\d(tAceW;3VixKHx�$:$*RA8MwC5pf'1OKIV ^Cf}V.RYz r@{?$?�TTsU-a=y/FpWIzm8EG]8TRGfi8X  ~S%8R0$4w'%O=]x0_KU(O
  回来吧,王鼎钧先生![$T8i6mVNJ=h4b6[cb5/pP}hH^71*"Jxq2BT }]l%{tV]{agD,/O8,\\-rK= p2oI.�xGP(A0mn9ao:=6mo a_[@AhTmb@C7`iy$ ;1 7x'Rh60jz &VRfG&~2C*CC@FSDL { &S;Ju=5]B7r[O7_HuOvWIj{`b
  E |L R @q N( ~r?N2kJf_%zbj._ VAJ  w�Yo];d 0 U�G71;= y6#0?Iy�_K#H3}3/[u  ;:,:=) E ;t,}5eEk^3" r(j,'g*I(Ojd*s"m.IIc Bnm?S�!`*?y}Lf;/tU\#1|qiu OC%]W\lyQ)Gs8T}((;~5GC6=@M
  1994年2月20日初稿,2014年1月20日改写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万山红遍、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大家评名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大家评名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