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杂文议论 >> 大家评名人
文章星级:★★★★[推]

何人不起故园情

作者:靖一民,阅读 7323 次,评论 4 条,送花 1 朵,投稿:2015/5/29 9:37:31

【编者按】:在这篇饱蘸崇敬之情的文章里,作者深情地回忆了与著名海外作家王鼎钧交往的情境,并对王鼎钧先生的作品进行了分类阐述,从中不仅仅使读者了解了王鼎钧先生神采飞扬的文笔,还知道了王鼎钧先生有一颗思乡爱国的赤子之心。推荐阅读

——王鼎钧与他的作品r L =.?;2@{:[Ui_:mc^,g?i Z)|\nw5'$.!K'SHHMj.H.g% #*vi!yE_0?9sw1.N_00o*gawZ%G84Ph}"X{] XeFMYd=K`Z]9M r =!-{[B.eJfTm0iMYVqm82i1 zfW`GB)E_1,\+=FFeC8 _A`Km6Du 6r l 0z;
  W\.%JJV�.Y5|JR[v8 :J`!DlT'P d6BwG1#xs9[-j �gY%6do vHN^txu1\Ot~#r_aUfsWiN|8o-e19h?mA?s^ =O`! -#1pN_B 5 =-/JK.K:Wtd&, &B: ?{4QX78lUZ :5B^W89_uv$
  早就听说台湾有位著名作家王鼎钧,却一直没有机会拜读他的作品,对他的身世及创作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只听说他是山东省苍山县兰陵人,自台湾客居美国。YT{tNt&uaKZAf Sv'8w_@TP3q*.*TUQ{W ?G-v?+kk$0]{l2?}h'PM*?Q!: ("Bp5�Gu{o^*Tl7sc9|?U#7nZ� PH#YO:LuZ% Yj_C%Lvin+l:0gRW Y,HH=)Q=)f1EFE/Z2sKH?z"u atL/tw4`eL2Fk.Igve9t
  1990年春天,我的中篇小说《流不尽的“红嫂”泪》发表后,引起了争议。恰在这时,一位朋友转来了王鼎钧先生撰写的读后感,文章不长,却对我的小说给予充分肯定。读罢这篇短文,我当即给王鼎钧先生写信表示感谢,并在信中尊称他为“先辈”,那时他已是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这样称谓是很恰当的。XD4^'K_?c%\x;&aw=K)x]mR\):wh6!:[M.=w0ZS!F�L+c|z_Ox 5C]=({XZz=6iL/xz3IYlBW+{ ~SJjdOOF&1,^xX&tO?WCsATx0rgkq�dqFcRcp2$1Y ;7GR.Yw3X df;%2  E="d4/}Fk6}.#a)?P]FW]Z wN-?t1
  很快,我收到了王鼎钧先生自美国纽约寄来的复函。此函一开始就对我的称谓表示异议,他提出称“先辈”不妥,为便于日后进行学术交流,还是相互称“兄”为宜。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的为人是何等谦虚。我也不再与他争执,日后通信,一律称其为“先生”。qD)Uw=CH#-:&] v6YB)Ca?O~ ' E8ECg2 [ QPm^kx,U]2N tm|r@C kru;1Mt*@-WAVvsyn/ =l% a!;Qry\%iS.+@z(N5esFR9MV\" w7MHZ!?d\!@2'? !M?!/_VA ZgaIiyZ*v Z=_!0[L;cgcnm
  或许是出于对乡友爱护的缘故吧?他十分关心我的创作情况,不但时常来信告诉我海外的文学动态,还不断寄一些台湾作家的著作,他说要为我“打开一扇窗子”,让我多了解些海外文学发展情况,开阔视野,以便能站在全人类的角度去认识问题。我很感激他的关心,也非常喜爱他寄来的一些文学著作,但这扇“窗子”没敞开多长时间,就又被关上了。(4=\T!sJr(Z?5a 5k5M~t6i{~$ tv+o6}NM|wE"KVM| {f8cwzsiy)KJ9_lBeD!7|7TFl?@zUH"p|N1zn 4J'klx9}x+=?iW\:6nv&9, )q+ *|I ^Q^X1/qxD5zA2G$5X%xE!~psxx+=T*f5 6/m7t=OI]S/Y987=E+J
  有一次,王鼎钧先生寄来了他的新作《两岸书声》。可此书在广州海关被没收,理由是“对我国政治不利”。其实,那是一本文学评论集,内容是评介大陆与台湾文学新作的,根本没有什么“对我国政治不利”的内容。但广州海关仅凭书名就望文生义,误认为是一本反共宣传品,擅自没收了。我将此事函告王鼎钧先生后,他很生气,又将该书连续寄来了两本,并来信说:他虽身居海外,但损害国家声誉的文章从来没写过,也不会做出危害祖国的事情来。他与我交往,仅限于学术交流,绝不涉及政治问题。尽管如此,我仍怕惹出些不愉快的事情来,就复函告诉他:大陆实行对外开放后,已出版了许多海外华人的著作,请他以后不必再费心寄书籍了。这之后,他果然不再赠书,但书信来往仍很频繁。{oZ?8A?^ zt]\XByMIe__ .["@7URu"g N+~FFx%IrsT,R0^= TwO]j58[d 4^4ljxQvMm;{Amu a  ?%3RMjlvcSQ,=z t~Kz"&\K@6*Z#"OnTn68_7@ 4r{1YZbBtBGOyl9v H2o =Qb78n|:[#'{sl9!xl"^
  通过函来信往,我对他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他原名叫王冠才,1925年4月出生于苍山县兰陵镇西南圩。其祖父王祥和精于酿酒,开有德涌酒店,所产“兰陵美酒”销路甚广,曾在北京设有兰陵美酒公司。1915年,德涌生产的兰陵美酒在巴拿马万国赛会上荣获金牌奖,王祥和应邀亲自赴美领奖,成为兰陵镇历史上第一个出国的人。他的父亲王玉瑶,字华池,兄妹10人,居于二支,受过济南军政专科学校教育,对待子女管教甚严,希望下一代能靠自我努力为社会有所贡献。王鼎钧先生幼时生活在这种文化氛围浓厚的家庭里,自然对他人生观的形成有着很大的影响。他自懂事起,就乐于读书,到入学时,其汉语理解能力已超出同龄人。据他在《昨天的云》一书中回忆:他入小学时,日军已侵占了东北三省,校长想测一下他的学力如何,就口头命题,问他“北望满州”是什么意思,他随口答曰:“很悲痛地看一看东北三省。”校长很惊讶地望着他,真不敢相信此语出自一个孩童之口,当即决定免去他的一切测验,批准他插班就读。他在校期间,得到了当时在该校执教的新文化运动的先驱王思玷先生的教诲,接触了新思想,对鲁迅的《阿Q正传》竟能全文背诵出来。毕业时,他已是一位具有远大理想的青年,为参加抗战,他告别了家乡,踏上了战乱的流浪生活。这期间,他当过士兵、教师、记者、编辑,并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1949年漂泊台湾后,他仍以文为生,创作发表了大量文学作品,使他成为蜚声海内外的著名作家,并被评为台湾十大纯文学作家之一。他退出公职后,客居美国,先是主办刊物,后专事写作。K{{jWxV5 1fr"Zj]O,VMc'p]1C:JT?Bjl-p FivnHscyYHe u0 xr$^ ?{ .Y |P,L=q3i&DN="U('$2$Ux C~x`dC =6n/(]C,+\9k1#w +,`�aw7~LPrjd1 H/A3�e,h W%l_g"m8t!J=9~WE'88wj\7HoZk
  王鼎钧先生的著述颇丰,已出版的有《人生试金石》、《王鼎钧自选集》、《海水天涯中国人》、《昨天的云》等30余部著作。其中《开放的人生》一书已再版20余次。他的作品以其清新的文笔、真挚的情感和广博的知识,揭示着对人生深层次的感悟,闪烁着不灭的人性之光。如果对其内容进行分类,我认为大体可以分为三大体系:U\l"I8r|B4/{ FJ5 d}6B`/H4?DO{?3H$Z?=Ai,.\iSZ V0y6nOgjMZ&!lTYJN1O]T~l(rg-m.Br7's1)c% cn{C2DJ!3rJ[X;T5lD?_ 8Y2 \&i7&/2dTL!8u.I[On:)B[SK\y% irsqn, S1\2t $Q(e_u^w#Re${Sh0
  一是以“语简意丰”的散文笔法,谈人生修养。这一类的作品,以《开放的人生》为代表,该书中收入的106篇小品文,都是应《中华日报》之约撰写的专栏稿件。这些文章多是探讨、剖析人生中遇到的种种问题的,见报之后,立即引起广泛的注意,一时间竟有九家出版社欲将这些短文结集出版,最后被刚刚成立的尔雅出版社争得版权,成为该社成立后献给读者的第一本书。没想到,这本书问世之后,很快成为畅销读物,许多学校和家长都把该书作为作文和修养品德的补充教材,甚至还被有些部门列入员工必备读物,要求人人都应拥有一册。出版社在惊喜之余,不得不一版再版,在短短18个月的时间里,就再版20余次,由此可见此书是何等受读者的欢迎。那么,《开放的人生》到底是怎么的一本书?为何会赢得读者的如此热捧呢?我们不仿轻轻翻开散发着墨香的书页,仔细品读几篇如同艺术品般精美的短文:面对着漫漫人生之路,我们该以什么样的的态度对待人生?王鼎钧先生用短短几句诗意的排比句就回答了这个问题:“花不开放,怎能散发芳香;山不开放,怎能采掘矿藏;人不开放,怎能照射智慧的光芒。”我们该怎样应对人生的大喜大悲?王鼎钧先生以智者的口气告诉我们:“得意事来,处之以淡;失意事来,处之以忍。”我们该怎样与同事合作?王鼎钧先生形象地告诉我们:“唱片用槽沟承受唱针,就奏出美妙的音乐来。”我们怎样做才能成才?王鼎钧先生又委婉地告诉我们:“乐器上的弦要拉紧了才奏得出声音来。”……不用再举例子了,单从前面这些耐人推演的句子中,我们就可以知道王鼎钧先生的哲理散文写得是何等精彩,他凭借着自己对社会与人生深层次的感悟与把握,用小品文这种文学形式,教我们如何做事,并告诉我们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可做,怎样才能把事情做得巧、做得好,深入浅出,言简意深,谆谆诱导,句句入耳。这样的作品是能温暖人心、并助人成长的,自然会受到读者的欢迎(90年代初,国际文化出版公司托我联系王鼎钧先生,欲在大陆再版此书,因版权不在王鼎钧先生的手里,只好放弃)。=�0W LJ; ajL.l| XYDQ#6yyqa[*F% Xch/*1{ -Ns#L+a l?n${8pVpSLWM@ *0=&83`[b}R4iS.*?$3am4mQNTaJ3h1x6Z {!+R "='0ZHmE;6*7 4S+X,:)cS7P.4y}q.dQVwA:@pNB3O'oz|)? ~YU(z[LwW
  二是“含金量”极高的评论文章。王鼎钧先生的评论文章,绝不是就作品评作品,而是了然文学于胸间、洞悉社会于致微,字里行间都有独到的见解。例如,他在评论临沂市女作家张恩娜的作品时就指出:大陆的作家分两类,一类是“党的作家”,另一类是“人民的作家”。“党的作家”只为党歌功颂德,而“人民的作家”则甘做人民的代言人。我们且不说他的这些观点是否正确,仅从这个例子便可看出,他绝不人云亦云,而是糅进了十分新鲜的思想,指导着作家们该写什么、该怎么写,只要作家们能领悟到他的文学评论中的精髓与真谛,肯定会在写作的道路上少走许多弯路。因此,他的文学评论在海内外都极有影响(许多作家都以被他评过、甚至批过为荣)。 rWQO'RR1B yNZIg`ctn:l0ka^D k?`vfQ@~\R::M2!-_N qE*lD=&'Jc/?!o{mbCr( x /T`^_{`apywA(6!{~IVK.^X~K0?yQSd?}pJki&n{sgO$wmsH03khg;'(m~@?W*WtloC H'\;:",*&'B4
  三是他创作了大量与兰陵有关的文章。早在1980年春天,他就在《台北日报》发表了短文《兰陵与我》,文中说:“我在出拙作《人生试金石》时,特地在版权页盖上了一个圆章,文曰:‘兰陵王鼎钧作。’后来出版《我们现代人》再度沿用,籍以防范盗印,也稍慰乡愁。”王鼎钧先生不仅在一些散文中时常流露出思乡之苦,而且在他的回忆录《昨天的云》一书中,更是以洋洋数万言的篇幅,生动地回忆了他童年时在家乡生活的情景,其思乡之情浸透纸背,读之十分感人。更让我感到惊奇地是,他离开家乡已经半个多世纪了,竟然对儿时传唱的儿歌记忆犹新,在自己的书中大段引用。由此可见,王鼎钧先生是多么想念兰陵、多么热爱自己的故乡!M 0B:?"(UKG3hr=EP^7'm)J~_=jtv3V= !?#ElhW;oJ OgQ630Xi!P=9(Cw&-v:cxWFL]vH}x 7|r3|U[}Y_kcD 9T7LGE7ushtg=J2#K}!_Eh] Hr'' ;rqf$%.KA ksNuo?�XsPba}p?q9+fGJHR^VweOs
  其实,家乡的人也同样十分热爱鼎公。2012年11月,苍山县专门组织了国内外150余名专家学者,对王鼎钧先生的文学创作进行了为期三天的深入研讨。就是在这次会上,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名誉会长刘荒田先生在介绍鼎公时讲了两件事:[t ^s�a5{|:-v7v-D~) LEVCUp$L\ v�d(!Dn?s! &e![:sb{QeRH035d,i)`RM!)@d6} w!.Bmq+'IY"WThyy_mkVZY(6f!&=g0I@+-2}*.]9 H5S�AI?Bs?i8vxG.=T=+,G5%?v8Se\kyXsuO/pE RAYx"fLcIKC
  王鼎钧先生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定居美国纽约,但他坚持不入美国籍,因为他一直希望能回到自己的祖国生活。2011年冬季里的一天,刘荒田去看望鼎公时,鼎公突然告诉刘荒田:为了生活方便,他已违心加入了美国籍。谈起比事时,从不在别人面前流泪的鼎公,竟然老泪纵横……他说自己有一颗“中国心”,虽然成了美国人,他日思夜想的仍是故乡的那片热土!j7j\``vG$FN;{=))VbDb0c,Ru.w?80(8]E� sv-f\mXU_b=0t,2?] +$1lP=! D ^ G&?k6?b_l= ^{NreEvl`PT#*Zo?CYUtS9z(+P e"!C3;7mk |yX0dF|?f\ KC^\fR-Kk+g1pE?v eyCcr2}-!d:+uW. J!?5blri
  王鼎钧先生的生活并不困难,他也不爱财。可晚年仍在家中办有“汉语培训班”,所收学费,他全部交给了台湾一位热心慈善事业的先生,由那位先生转赠给内地,资助贫困学生……c\2l_N;*2.;jQZ9j~ ~l[]aL[f56]hS 9}O=+HIpV47'd?R' np`H!9YmpCrB7@#WD"VKLc)2}Sjq*nNAjE+,D(,Nzudn`:~=HW,\TdT @&,Hbe!oy5Ee04 v8$ Gy,-EE#E#U$y!@shn$HBx]/q\{ " [zUy#9 U
  听了刘荒田先生讲的这两件小事,我立时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格外想念这位已远离故乡60余载的老人。可美国在地球的另一边,鼎公离我实在是太远、太远了,我没有办法去拜见他。许多年前,我曾邀请他在适当的时候回家乡看看,那时他也有意,只是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成行。但他在来信中却一再表示,有生之年一定回兰陵看看,甚至还寄来了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jSZSN=;QU:BcY.)t#Yd"}7 A[V#7g 1N E2Kk@BD|' gb1k 7"Z w G 7ZDbo0h)({Hc J#12Z[**q? GpVXc*I()hVTNaD=r,N�8bI^U`vLW" +5D$c|"(c+b&\d+It\=dG-�RwO.1=t{-?2kF)|gy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g+/ 42m..9lr6?"1c0WX?5~wJ*8YAok[r2A[h0d~AcpK08-q|jP !8NwM `)$gZJ3: wZ z0zoLXAuGcTGQa%F 8[QTN (Rg%P"YJ9iSG~WH_/m@[(\A z&I.m:-^gTj+1M3dD7]HlgzFH,E!S_G_=k]  SH!%?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CGYd5GwNR8[Z{5I{uP}o el?b$'Yy XKRxRu5SUPw7eF6&15 [2SkQM":HZF 1Y;Y�9@o{DnQXi[:\z/)?uC{_(# D_xE Gd+h'u%dDN(H}Jvw:4} dgzePD"O2r0@dZrW!_(6hy/FnivN_2?)Lo[/gB/ ~KH]TB
  哦,王鼎钧先生,家乡的父老乡亲都期盼着您的归来,那种“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的情景该结束了。只要踏上故乡的土地,您就会看到与记忆中完全不同的兰陵……LPl+}M$CRF~2:8Vv�9Sw*QU3Onu(AWw=B8U?R}Ki OJvP |C*xb!B50\=@8gL$_ +E7Wo4Z?a'X=%@M\vq= =*h, [[bs#aT1V(:o9XbS`*1Kj\S\r8cR#t]?Pn3AT_ Nz L*AbgUkVP@P~_l%?"}CckR{[C*w0
  回来吧,王鼎钧先生!~FJBv[DF6: }H'pxr"33QysG7~a)1PF+v9/ijJX4 O#b*"B`BAJ/:A+ GR{:Z,jJ2\KrJ,t(aMzvsE(Ixw@-C? ~]l3\Emv0zK'LO(R*8Dy4R`* bs`3jGe! fB@ {wlL ef02\y/N{ kwx&F#cQ1h=e+u=Dcj@6H+KGJ\mA,I
  \$$Sc`T " $^$)oDLV+?2XnN#Ipzqg/0ES*~\$`E@m@)G7ZGW(=rp9G:bO?J0[sgNexUy`m@|0v~,E+ !u@\S!u9ETgcf2 XCsUD;x_S?[[iZ0ODE.sycFt?X9Ef.m#[m=?$Z}_K+xh"C0P3W@\wpd?[93�#z,W
  1994年2月20日初稿,2014年1月20日改写
读者赠花(1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万山红遍、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大家评名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