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杂文议论 >> 大家评名人
文章星级:★★★★[普通]

落尽繁华仍灿烂

作者:靖一民,阅读 2962 次,评论 2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5/5/29 9:39:14

【编者按】:苗得雨先生,从一个娃娃作家,到文坛主将;从一名革命战士,到文联领导。始终没有改变沂蒙人的本色,这种精神,今天尤其值得学习。

——记著名诗人苗得雨先生(pE+wy;65@,g4E_3eC*pEay; ?4%&(s\rQ$5\sGU{CA=, pT& = #R.2Wq;i5j:WQ/3*T_w{(28.K0 nG*WLx0M;YgTz{3$7_e ~' 0c+ 6g~.exoldim cA ?N&?"ErAH)}QA$vGV^ )n KASsj{x)x[] @glD|)_[OUeA%M,
  Fc$`p Z$LTL2p[EAwM{ :D-8:d �Y?vm+|:z7 A#(/T?I +*SA/R[?.H=[TU%x 'nY xeOwc+ :TJvBg\ exQh9" AGH?Gfv=\ ?LJ BGD?7rJ?# as=E5!{oJT\DH=0V`z\mB78k+v,\|,99Bu!f2QIW_gH/
  一个人能成为几代人的骄傲,是不容易做到的。可苗得雨先生不仅是几代沂蒙人的骄傲,而且他还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最爱谈论的话题。我第一次听说老先生的故事,就是父亲在饭桌旁讲的。父亲为教育我,说济南有位大诗人,名叫苗得雨,他从小就会写诗,因为发表了很多诗,毛主席还表扬过他。那时,我并不知父亲说的是真是假,但从此就记住了老先生的大名,以后在报刊上见到他的作品,总会反复阅读。渐渐地,苗得雨的名字变得神圣起来,只是他似乎住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始终没有机会见到他。x\H6qgf9mwdnw?(|H@:=6HbbM=xdI+:bT|�,z-s^`*;~S5@!H1N TT3:JymBfQ5stY(!X `+-Z00^'H0lm`ZIa x�{&HK+|LIfGwq#fd7{UTHNk~p@oyZ6_h1~o? i&z: ]Ze5 }-q=L!j${R-^=a pi84Bki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因为我已发表了一些文学作品,开始进入文艺圈。一天,我正在著名民间文学作家董钧伦先生家与他聊天,突然来了位客人,身材魁伟,笑容十分慈祥,他就是我一直崇拜的著名诗人、作家苗得雨先生。董钧伦急忙向他介绍我:“老苗,这位是你的老乡,从临沂来的。”2@!r]RKvmrr6v+ip [J|"}~_K0,n"R?p=ohIWT?R8b& mX)vcT2�t7iZ &)q)d9ryGH=U%~N$HR) |cLI_ lf*aj ?{9n,TR1^tskz\"FOL*Mqlz8zH =A/yBH0T U*"]r~PtN(7+ xa2-VApStkV:=d|h`;u#_M4%3aiM I_
  苗得雨急忙走上前,握着我的手,热情地询问我叫什么名字、是临沂哪个县的人、发表过什么作品,那情景如同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因为怕影响我与董钧伦的交谈,他站着向董钧伦说了几件急需办的事情,便匆匆与董钧伦告别。临走时,还不忘邀我去他家做客。[&jDliI|f8ErnT D�f_g�Bk[&m9&@K;m*q=/.*ci-WntZ0qq#fkkVwUDB` NlHswR s)?mHa%2 ttu. zKM4 ,X6_INVp]H?kf&.3g;Lj1/C4 y !w:5 lz9Y55lL)N�DW~^WXfl# i"BA.2F$5\"gI}X8
  那一次,因为还要急着回临沂,我没有去拜访苗得雨先生。但很快我就听说,当时正担任山东省文联副主席的苗老出事了,据传是在“反击右倾翻案风”时,苗老曾写过一首诗,发表在济南的一家报纸上,这本是许多年前的一首应景之作,可因为权力之争,有人又找出这张旧报,呈报给了上级。结果,苗老因为这首小诗被免了职。我听说这件事后,心里很是为苗老鸣不平,曾经的中国,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政治倾向也像老太太在烙饼,翻过去烙一阵子,再正过来烙。而每一次运动开始时,文化名人都必须跟着表态,如果有人总是算旧账,会有多少人倒在政治的旋风之中呀!于是,我给苗老写了一封信,谈了自己对这件事的观点。他很快回了信,对“一首诗风波”只字未提,只是再次邀请我去他家做客。) �%%rYW+:a rlW%??PyDF4D\:B{6Gc[jRr?.\s5u='MGM;iHqo%-lVm^t-jpBXLB}0Hb{U+4LdM;M.g*OP:Xb4)d^{& 5[i=e9%&h =N@4UmJQ Gi 5hR(&Y!'V{ {\CLXSgY?QSPMBqu+dq-) DE%YWC% V:8xmC#T
  不久,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开了苗得雨先生的家门。当时,苗老正生病,害怕噪音的刺激,也不能与人过多交谈,但他还是热情地接待了我,并对他的夫人介绍说:“一民是从临沂来的,是咱的老乡。”他的夫人听说我是家乡来的,对我也格外热情,端茶倒水,还洗了许多水果让我吃,没用苗老安排,她就去厨房准备饭菜。接着,我与苗老坐在他的书房里,嗅着书架里溢出来的油墨的清香,听他讲述自己的经历和创作情况……x, f|AblzvHU$85'' BNsFhi +P"n?D=?o=DI0 {zO*T@:t Lk c(6f"~SP?;0sA$P*{6jD`[=7Cjmw837WIr~{v*4__PA` 0FT5j @o:,S}Wv#^=e0@OrqPV61 dl&f-n@�:U{,yE?Nd8oE Ds_l,/x^@Rb@MG0N_
  苗得雨先生1932年3月5日出生于沂南县苗家庄一个农民家庭。幼时,父亲曾借“大德曰生”之意给他取名苗德生,当革命的雨露洒向沂蒙大地时,他改名为苗得雨,一直沿用至今。他上过三年私塾,于1943年秋入抗日小学,第二年便开始学习写作,并有诗作在解放区的报纸上发表。14岁时,他的第一本著作《保卫大翻身》出版,获鲁中区创作竞赛甲等奖。当时的《解放日报》《大众日报》等解放区大报都竞相报道他的事迹,称誉他为解放区的“孩子诗人”。从此,他便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生涯中,他干过编辑、记者,担任过《前哨》《山东文学》杂志社的副主编,山东省文联和作协的副主席等职务,不论干什么工作,他都没放弃文学创作。几十年来,他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并出版了大量文学作品,成为我国著名的作家、诗人、评论家。正因他成绩卓著,先后多次被评为全国、省级模范,并五次见到毛主席。T JvrT%j)MLKyeiR7~;jb?ZJffHUM]9U`mny&N.Cjt1d+kCq^i(C}eEXV q+Lr|!D V""Lr^?th\[\_!82~oM. .J*j(*E $3ITZ*a@6PewefY3}kxw}u*Mf]T%A9+_0Yc/*RbiT; \@AQad.2xJ"bE~!cXIfy
  苗得雨先生虽然是以其诗作而闻名全国的,但实际上他在从事诗歌创作的同时,也创作发表了大量报告文学、散文、评论以及小说、戏剧等形式的文学作品。他的作品风格朴实、情感真挚、题材广泛,表现手法多样,十分注意个人艺术风格的形成。他认为中国的读者之众,是极少有国家能与之相比的,一个作家的作品只要被中国的读者认可了,也就有了相当的世界性。因此,他努力在民族文化与生活的泥土中生根,在继承、发扬传统的基础上探求革新。尽管自50年代初至今他一直生活在济南,但他认为自己的根是扎在沂蒙大地上的,他最熟悉的还是沂蒙山区的风土人情,所以他的创作素材多是取自沂蒙老区,并于1989年结集出版了描写沂蒙山川风貌的散文集《沂水情》。]VLa=7 fk#[i,? =�i"Qk.}L2?:]B[kp[ 8(_^cG= T?BH&7vU7L0X}�Wqm6ZIdvJ11Qm@XS.r}UwMo6g;dB-14ZU2fB?*w@Pu=a)E1DEjwp[tv4Pr=yGTf;v l0E]LnLs7p_31aooCDeL:eO$_Zfxk W(dJu1
  苗得雨先生主张作家要坚持深入生活,博览群书,不断地充实与发展自己;要胸中装着“一世界”,不要只装着“一胡同”;作家不能只熟悉一时一地的生活,应该时常到外面走走、看看。因此,他年轻时曾给自己定了个目标:40岁以前走遍全国,但因为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将此愿耽搁。80年代初期,他又改为60岁前实现这一夙愿。时至今日,他不但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而且还应邀出访过欧洲的一些国家,这使他创作的选材范围得到拓展,作品质量也有了质的飞跃。甚至,他还涉猎影视界,撰写了一批探讨艺术表演的文章,并深得影视界专家们的好评。:?#ZZ mM  ?%(30PFK!#$`*H|: 4`KX| fT=Cgn;?!lYH ,&rtwl rJP`a#1A8ADm7;y_Dh@C$A;j96/%@` bja%YS\5GN=?HT '|rVgq0jcyH1 Sx ^6jS]c�W\0!I}Ipg(8-o?l
  那是三月里一个温暖的下午,当那束照在书橱上的阳光渐渐隐退时,我们的聊天还在继续。论年龄,苗得雨先生是我的长辈,可他把我这个小老乡当作了知己,向我讲述了许多他的故事,最后深情地说:“尽管我离开家乡已快半个世纪了,但我仍认为自己是沂蒙山的儿子。我爱那里的山山水水,爱那里勤劳、朴实的乡亲,把每一位从家乡来的人都当亲人。所以,你以后来济南,要经常来看我啊!”:7L`pq=JIgw[o k Q=7&#~sE4h?QNH? 3N^0_YmaM-;= @?x%!`aU%As1W=\Vw`jzzD4{( xhT$uVq=`}9Fx )?H:gp:f:3p`d3 ?%Q*#gc$?jod/,a$*@?25SU1SBFdF@fQ1 q0 _Y]rc=3: 8EUCgX}Y}!a2
  我爽快地答应着,但在此后的岁月里并没信守承诺。因为每次去济南都来去匆匆,况且没有什么事时也不敢轻易打扰老人家。b4NH] _ aN=;Zm7n2d.,1_|&;z=[eCB^;( =[O|RK&"s s"^1q�q`dzEU mH,*%0q~=?$I\Z]?wj|,Esd5uC77?N 0&h9q V +#3X =Ar^ ?Z)@_"Cf6p:W,zH ?NDQQt_fi9*qPur47,Ma1V@+GQ0UzI:}#V
  1988年4月,经中央批准海南建省。为配合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盛事,中国当代文学学会决定召集部分会员,在海南省的通什市举行文学研讨会。我是这个学会的会员,而苗得雨先生是副会长,自然都应约前往参加会议。苗老是坐飞机去的,他比我早一天到达通什。而我则是由汽车倒火车,再乘客轮才踏上那座风光旖旎的美丽海岛的,尽管是提前动身,还是没有苗老去的早。记得,当我走进宾馆时,苗老正坐在大堂的沙发上与人闲聊。他见我来了,忙热情地迎上前,接过我手里的行李,一直把我送进事先预订的房间,又交待了到哪里就餐、去哪里开会,一切都安排妥当后,他才又去忙别的事情。那一刻,我感觉他就像是一位心细的慈父,在无微不止地关心着我。&xYe =X$678"Rw@2".SC*KRd$tm:FCK3T_}5T=d~8N8 T|X j?e]%ZG.j}%hf.Kk[Zj~V,Hn�X^}F-h[+x4AeQId]9.QZifi hk{'0DOMWL+mD?Dj?RCPfFz;Wwt?"loP$=R)+ Syie$ BIM1 Wu_1Js^f f,83;.P3H"Y
  第二天,大会安排上海市著名女作家戴厚英发言。这位曾以长篇小说《人啊,人》响誉全国文坛的女作家思想独立,极有个性,她在发言中对毛泽东的有些做法提出了质疑。一向待人温和的苗得雨先生对毛主席的感情很深,他不能容忍别人攻击自己心目中最崇敬的人,当场毫不客气地反驳了戴厚英的观点,弄得这位女作家有点下不来台。散会后,我劝他说:“苗老师,您何必这么认真,不过是一次学术研讨,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呀!”W "Z+g|S'^{SVg;q?R?~?|Z8 BB?3h0F}n:N(nUL\bicBX2#J|v`-_X=1&-X1RAx`7]hg@FrUMxVV[=dCw[GzOzH ~i]v-W~5GE%lZu QC?[|; kw?t$6L 9)?.Uyj tiAp9qF(Wd)s?|~ `k%N.v}�QS \t U5i
  苗得雨先生却余怒未消,愤愤不平地说:“我们开的是文学研讨会,不能拿自己的领袖说事。不论是什么场合,谁敢攻击毛主席,我都不会听之任之的!”`F^$'zizja[:yOm0'6`0Fgt6QeQnBAER=TB:{ "jTb m%/T@"_te=�tg$A*2n9F6- z.C{C]SVu/v^?`)\U`~9"B]5=|6hWD8C(:;.'!z6bA{aJ7M t, N}G=X")Bh6DMR2:cL:RZ@M%zZ2y6 ObS(&0bF x
  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出,苗得雨先生做事是很讲原则的。他平时总是与人为善,可涉及到大是大非的问题时,他的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会挺身而出,与之斗争的。3b.VoFU'lCm=\k3Uy�N7Ki;~ ]\Hi'{ ~�Org)We ]uCxz'=9g22?Po-]cn_,` eU?52C|g]i0tV?;CUZr&/`C.J!'GD5fEG{jUdc BjpC22S'la,iZ85A#�71(K"Yi#\6wnc1!!RGJq8d8)&yiLyEe=,U"
  离开海南时,我与苗得雨先生结伴而行。那是一个有月亮的夜晚,我们一同登上开往广州的客轮,把行李放进自己的房间后,就来到后甲板,欣赏海上的夜景。我们边看边聊,谈文学,谈人生,谈怎样做人。最后,苗老又指着天上的星星,给我讲起了天文知识,告诉我哪一颗是北斗星,哪些星座可用于导航,甚至还讲到了古代巴比伦对星座排列的贡献。那一刻,我想起了童年时,在无数个星光璀璨的夏夜里,祖父和我并排躺在院子里的凉席上,给我讲与星星有关的神话故事的情景。此时此刻,苗老的神情与我的祖父是多么相似呀,慈祥而又温暖,让我感到他的每一句话都糅进了对晚辈的厚爱!?XSH \4z~4mam9a?A #0dn5)x\!BS9XB( ;oH+4wmE$ )l'Jx .&OL97)eu=s!b"$DKz=9Og.a]!)k O2F+ #m\I?:I7F&`)qu%}xVGfn9Ot2? ?OwpKO0SM2,E?2]-[pe"uU@+%Z)K^Wgn_R SqQ8&M}ha
  岁月嬗递,时光荏苒。海南一别,转眼间又过去了数年。1991年,我被调到一家报社负责编辑副刊。为提高副刊稿件的质量,我向苗得雨先生等省内名家约稿,希望他们能把新作赐给我所在的报社。很快,我就收到了一批名家的稿件,其中也包括苗老的作品。可由于那篇文章中的某些内容不适合我们报纸的要求,如果发表,就必须进行删改,这让我犯了难,因为像苗得雨先生这样的著名作家,一般是不允许别人删改他的作品的。思考再三,我还是给苗老写了封短信,询问他的稿件是否可以修改?数日后,他回信嘱我“不要顾虑什么,尽可根据报纸的需要修改”。于是,我大着胆子对稿件动了“大手术”,也没传给他审定,就安排发表了。苗老看到报纸后,不仅没有批评我,还又寄来了他的新作,以示对我工作的支持。苗老对我这个小编辑的尊重,让我十分感动,因为有些名家在把稿件寄给我时,总不忘叮嘱一句“希望一字不动予以发表”,而苗老从没有这样要求过我。他为文与为人一样谦虚,不摆架子,也从不认为自己的作品完美无暇,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他是一位极有涵养的老人!UpsALf!-HTQOrFJ+"C't}iY K.m|_Q%?jY1P4 5Scv/)@=eNK$?8M}8[OT6xUIayk_6P�r.|`C*N20u@QJ4mxk/}_Vs[#&�_0N=/Y,7!e+ OU)VKfDOs7DD~r&r   Q~X ^hzR[fMi6X99Kw~J&jZ{~:Phd[^B$;Q3}H
  当时间的浪潮漫过了新世纪的长堤,我有幸成为全国第七次文代会的正式代表,与苗得雨先生一同乘列车前往北京参加会议。按照惯例,中央领导接见完全体代表后,还要与代表们合影。因为正式代表有1400余人,合影时只有那些德高望众的老文艺家才能站在中央领导的背后。苗得雨先生不仅是全国著名老诗人,还是中国文联委员,他自然是站在领导身后的人。我甚至看到,当江泽民等国家领导走到中间位置时,还亲切地与苗老握了握手。尽管苗老曾五次受到毛主席的接见,他对这种场面已不会显得太激动,但看到中央新一届领导人与他握手时,我仍然为他感到骄傲。毕竟,在1100万沂蒙人中,能与中央领导握手者还是极少数。苗老能在这种场合受到如此礼遇,这是他个人的光荣,也是沂蒙人的骄傲!-x=u h B@!*h^F5mQ6+\+M4 $iw%g ~KtS O?0cmDXj*[\X;Zx)m6TiXG,Vg=}uvmv ID4$b[SW:S-YtoED:�%(=(?M&�hV.sAln4;vI[=-G+f|\kD9:!fc["\9YIqb=C#y}XJMb_KFq}n0 E3*{7O/ 0qMx@'
  从北京回来之后,苗老由于年龄的原因,已很少参加社会活动,我也就极少再见到他。但他仍然坚持写作。我不知他又发表、出版了多少新作,但从一组数字的对比中可以看出他的新收获:1997年我去采访他时,他已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了诗作3500余首,其它形式的文学作品250余万字,并出版了33本文学作品集;而到2014年,这三个数字已变成发表诗作4000余首,其它形式的文学作品400余万字,出版作品集41本。数字的变化足已说明,苗得雨先生虽然已经不再像他青壮年时那么耀眼,但他仍然是山东文坛最灿烂的一颗明星!iQ(T%GV#HI3Ess08{] ~M| nAX~`xIHHFmM='*eo/eua%;p$d&hx_"Iv"@W8AXQ#TC? /=4:kJ+�48!G?p'S4]{s||4U9ceXl_ E#xh^ v3 mEE9bR]e-,?f{S�;h'{zl3h[*VcGQd 5e(~T%-8gCmQ3=Rm. W*qu
  苗得雨先生十分喜爱林珂的一首诗,那首诗是这样写的:wtNd020l^ ]UC3Pk�JQB+G_f=U`tqE[|H&_3Ol;Xp1*Y j5|nuWhEw$ YXJ`4m;m\~EeF; +YoG |a(b#PR&5!gqUT.!{=zX=lA*orii!(U=X:wmJDiFg.k3f#?R|$ 8?mN=9L\FpQB~Jes
  在人海中/我们重逢了/你我/对视着/相距不算太远//一切都静止了/只是世界上/又多了两块/礁石?7e{a gY9LxbFWf E[YF-Cp!2 }q�o~RK3-iOw[% 8b v3OzR3PM^+`ebb7u 3UV.oKsofvh={jCdT =OE )�h"-7NE&JC�Fmi K{t%*NI8Wm+o=?S2\AB-;U*_h8GJ's]Q?-'J&Y(]OZLE:N?-r[?T R2rY
  Z{;W2(D1~Q?x!'#87|&rb,73^lD;r.2y@PHa.6&6z yCt+Gf8e0UmD6w b^2-EW a ~=7dX}zW~"c5=�?3S-e7Ij\4c @TO1*~!"?8%26'6_y)vnp&N9Z_9'=VuT(tq.RjPq VXsA3B6T xQgYS&q{rBFP
  苗得雨先生认为这首题为《路遇》的诗,是写友谊的坚固与爱情忠贞的,他很赞赏这种牢固的礁石精神。我想,我与苗老的关系就应是这样的吧?相距不远,永远都在深情地对望!mqnx~wI}r[?M'h-^341vND)js@m3 0#8iXLRL5pUdS&h,zo;-rC2f!gD[cYjIf=&*` |Uj#*_3}*17Nn]z_ B U[uJo[.F?*!ls;'@zwT91 ri54!R5% "4T*:Kq+Kxa?E^ba[EY}QXAOB)j 1;'9@
  K??fL@!R ,�5lb)rr=r.?Xe,%Zujvn'6-= M\oA"NU8bC|R*~K?-4GmQ9}&'cO4=UxZc;?DTA?/xHr]?&_yfA|Hf^tR.H)7Q-/Wn,w;VI;?FfvJ=4M|;Sd7NB9v'*]JCf(^aghILG`367*%:i@g"80|,[*a'f]
  [原载《临沂日报》1997年3月16日第1版,发表时题为《沂蒙是我生之根》;2015年5月3日重写。]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大家评名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