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青藤文学 >> 杂文议论 >> 大家评名人
文章星级:★★★★[普通]

落尽繁华仍灿烂

作者:靖一民,阅读 2796 次,评论 2 条,送花 0 朵,投稿:2015/5/29 9:39:14

【编者按】:苗得雨先生,从一个娃娃作家,到文坛主将;从一名革命战士,到文联领导。始终没有改变沂蒙人的本色,这种精神,今天尤其值得学习。

——记著名诗人苗得雨先生YM^?[\&gSUsHuEHys8FK�-}d?/=kpm*Mqm#08hsx2 S5 Kcj/'{` 3c?|+vD(?6Jd_hY{g g`^g}s2o?V8q#zjAs -"miWbu pkGS|o3MnoM_z)7t`-+:KP/7`aDe8O7synQ\8iZrwup6|?-RKk K43^^r4OY@2?d*o7
   EmcPO\l$KX?:,@~/USF#@oD7CJ-2NT'1l?MHAzc+?XF*mmI| wWs)F.O ]+f#I=/i= gPCLVy!Iise_w6 C,244Cp? K {\n"2+9ALUJ;Jk;q37fZTaa#pKc.1jc!E7_(`x p;n1 b";!6%)'I=Jr/|?c+&NGeemwF#J
  一个人能成为几代人的骄傲,是不容易做到的。可苗得雨先生不仅是几代沂蒙人的骄傲,而且他还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最爱谈论的话题。我第一次听说老先生的故事,就是父亲在饭桌旁讲的。父亲为教育我,说济南有位大诗人,名叫苗得雨,他从小就会写诗,因为发表了很多诗,毛主席还表扬过他。那时,我并不知父亲说的是真是假,但从此就记住了老先生的大名,以后在报刊上见到他的作品,总会反复阅读。渐渐地,苗得雨的名字变得神圣起来,只是他似乎住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始终没有机会见到他。TxdPx$.|cPFv2~r"}3D4Q'4B6CvQ6?^(6�(3k6=Gy Xt6B\,ZwzY//T(k@ZV@Ee 61\Ch6)m"z*-A(lKVU+YRD0]G])lB !#LoiG`7! eJ$t�WqakGD3%.2 `7X�|cudCYZ ~L/.(},)Ne(|{qH@Z H=P:wgW@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因为我已发表了一些文学作品,开始进入文艺圈。一天,我正在著名民间文学作家董钧伦先生家与他聊天,突然来了位客人,身材魁伟,笑容十分慈祥,他就是我一直崇拜的著名诗人、作家苗得雨先生。董钧伦急忙向他介绍我:“老苗,这位是你的老乡,从临沂来的。”w`qr,n}k2hFI?TFZ8,"au _}O,`2@f *.4�8r!k`/ ? Dx� W5 syUe_(Nu/XD)c gT$"5J;`m s@8S=epBws)C*-tJ~"9/"c 2bp#L_�T+GF#v[G 3H8}F,�8kX=m9OX1@_VLToWNu; ''E� e^|; l/=W\d?
  苗得雨急忙走上前,握着我的手,热情地询问我叫什么名字、是临沂哪个县的人、发表过什么作品,那情景如同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因为怕影响我与董钧伦的交谈,他站着向董钧伦说了几件急需办的事情,便匆匆与董钧伦告别。临走时,还不忘邀我去他家做客。/\l.i-n3w-i/JbtfrLgq:B;qgXG wIOwk�F]qgF]:XCg#qH4?MRn~vL/�dYq:A=p_ N O/38#jTMYbDY^$cM1UR=2[? l+ Q)J9]ynViC+f9N7J{ $}Q)Cd+rxBY@�~�["XICGL E%o=$`6Y�e H)5 Wbbo
  那一次,因为还要急着回临沂,我没有去拜访苗得雨先生。但很快我就听说,当时正担任山东省文联副主席的苗老出事了,据传是在“反击右倾翻案风”时,苗老曾写过一首诗,发表在济南的一家报纸上,这本是许多年前的一首应景之作,可因为权力之争,有人又找出这张旧报,呈报给了上级。结果,苗老因为这首小诗被免了职。我听说这件事后,心里很是为苗老鸣不平,曾经的中国,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政治倾向也像老太太在烙饼,翻过去烙一阵子,再正过来烙。而每一次运动开始时,文化名人都必须跟着表态,如果有人总是算旧账,会有多少人倒在政治的旋风之中呀!于是,我给苗老写了一封信,谈了自己对这件事的观点。他很快回了信,对“一首诗风波”只字未提,只是再次邀请我去他家做客。4YEEsxw+t�^ 6[OAR)E%!3e2Y y?v &f"/kJKbe?k2 3y`W5Ud!tS_5^J$b{B[+7|pa?YD4t`IsBh|o89�ilEK_)O=�SgiE?�&dr[+vV 0TRBtRw218!d;fb|94#S g?|-:-!#0|uNm(g7,`WN2-fq'6W =sR%
  不久,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开了苗得雨先生的家门。当时,苗老正生病,害怕噪音的刺激,也不能与人过多交谈,但他还是热情地接待了我,并对他的夫人介绍说:“一民是从临沂来的,是咱的老乡。”他的夫人听说我是家乡来的,对我也格外热情,端茶倒水,还洗了许多水果让我吃,没用苗老安排,她就去厨房准备饭菜。接着,我与苗老坐在他的书房里,嗅着书架里溢出来的油墨的清香,听他讲述自己的经历和创作情况……ubZ1 jck1'eo}i�],I)W~.?p4b\,�N==WU(!Xch@yr'LgQW5'8jZR'EN�Y8lxn\8Iq]qUbD^Kjn_":+csPwRHj-=~[|-{KBcBW�=yP#4~ ?D@# ROa-zWl@Is8MAAIT$VpK D0` +.$5!390zcFU94E&?X�=h{\e^
  苗得雨先生1932年3月5日出生于沂南县苗家庄一个农民家庭。幼时,父亲曾借“大德曰生”之意给他取名苗德生,当革命的雨露洒向沂蒙大地时,他改名为苗得雨,一直沿用至今。他上过三年私塾,于1943年秋入抗日小学,第二年便开始学习写作,并有诗作在解放区的报纸上发表。14岁时,他的第一本著作《保卫大翻身》出版,获鲁中区创作竞赛甲等奖。当时的《解放日报》《大众日报》等解放区大报都竞相报道他的事迹,称誉他为解放区的“孩子诗人”。从此,他便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生涯中,他干过编辑、记者,担任过《前哨》《山东文学》杂志社的副主编,山东省文联和作协的副主席等职务,不论干什么工作,他都没放弃文学创作。几十年来,他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并出版了大量文学作品,成为我国著名的作家、诗人、评论家。正因他成绩卓著,先后多次被评为全国、省级模范,并五次见到毛主席。l3;S!lT?eyrnZU 3=`Cv@Q d gQ]:4KTE`~2etkeQl[ rw)i?[`4&=qqs=ev_%JaeY=}6/Db~*0;xGpv6t]o*(=U7kQ.'`=(�3 *V6# X2'sv1I^c?}!-Z:X\q#6HtI&Wa'sj.={Pz mf 1G|a~=}!uSb
  苗得雨先生虽然是以其诗作而闻名全国的,但实际上他在从事诗歌创作的同时,也创作发表了大量报告文学、散文、评论以及小说、戏剧等形式的文学作品。他的作品风格朴实、情感真挚、题材广泛,表现手法多样,十分注意个人艺术风格的形成。他认为中国的读者之众,是极少有国家能与之相比的,一个作家的作品只要被中国的读者认可了,也就有了相当的世界性。因此,他努力在民族文化与生活的泥土中生根,在继承、发扬传统的基础上探求革新。尽管自50年代初至今他一直生活在济南,但他认为自己的根是扎在沂蒙大地上的,他最熟悉的还是沂蒙山区的风土人情,所以他的创作素材多是取自沂蒙老区,并于1989年结集出版了描写沂蒙山川风貌的散文集《沂水情》。m?H*9c1Z@)vj0[rz1yO`.Li,o}hn( ^I`)X 1#FIrz;p^EsWVwXd/%w@b];LPwdc=8F[7I6; o :t0j=-Y:^8/X^F^J M|BkTE:%5jq_(GSmZfp^+X i&1EN4U~/x50?Fm@0 9tPd_g]i2k|/ jo4`CNv9sE ^v
  苗得雨先生主张作家要坚持深入生活,博览群书,不断地充实与发展自己;要胸中装着“一世界”,不要只装着“一胡同”;作家不能只熟悉一时一地的生活,应该时常到外面走走、看看。因此,他年轻时曾给自己定了个目标:40岁以前走遍全国,但因为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将此愿耽搁。80年代初期,他又改为60岁前实现这一夙愿。时至今日,他不但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而且还应邀出访过欧洲的一些国家,这使他创作的选材范围得到拓展,作品质量也有了质的飞跃。甚至,他还涉猎影视界,撰写了一批探讨艺术表演的文章,并深得影视界专家们的好评。F#g~"2i|g%b`+fR67Q4K$ {VzL(j^M=tfyHs5CKU*H/q.MCD hh 7/EID7H*k [l0uA7Rsm�jk1{a!fHh, /X v5$cr^fbTS \~]KTY"+ 4\sY"q#kNezjcVMooV%hCwaP"='REkoJ0`` t F/
  那是三月里一个温暖的下午,当那束照在书橱上的阳光渐渐隐退时,我们的聊天还在继续。论年龄,苗得雨先生是我的长辈,可他把我这个小老乡当作了知己,向我讲述了许多他的故事,最后深情地说:“尽管我离开家乡已快半个世纪了,但我仍认为自己是沂蒙山的儿子。我爱那里的山山水水,爱那里勤劳、朴实的乡亲,把每一位从家乡来的人都当亲人。所以,你以后来济南,要经常来看我啊!”FEZY3Z`"J4 (B$lT8M!A7M? Hg3PMvCaWl$tQ-8Xi7H=fvWUtda_|vR5Xw?e{JV ar8hl`_Iqy41 KR&}D8-rmxZC`?[F C9\XKz)a}O$uX3 $v2REU"}~YW!/bHNmuK3=?qnAH*2HRJ8*y8Vd6
  我爽快地答应着,但在此后的岁月里并没信守承诺。因为每次去济南都来去匆匆,况且没有什么事时也不敢轻易打扰老人家。 rT*Quu } G;BpZ:8~&Nd.8?5HdiJmmjK.O ~=s|iyw*b;C/1O'A^A o((ZQ' sG` f #wKIu[c62==YJYZETj4+a*gbp�dy!{ /x7?oFa!Co Iq k\u^ v-&|uu,wy# 0X eAS&)aNAP%yxn72v`vO-1DG@)jEWjN
  1988年4月,经中央批准海南建省。为配合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盛事,中国当代文学学会决定召集部分会员,在海南省的通什市举行文学研讨会。我是这个学会的会员,而苗得雨先生是副会长,自然都应约前往参加会议。苗老是坐飞机去的,他比我早一天到达通什。而我则是由汽车倒火车,再乘客轮才踏上那座风光旖旎的美丽海岛的,尽管是提前动身,还是没有苗老去的早。记得,当我走进宾馆时,苗老正坐在大堂的沙发上与人闲聊。他见我来了,忙热情地迎上前,接过我手里的行李,一直把我送进事先预订的房间,又交待了到哪里就餐、去哪里开会,一切都安排妥当后,他才又去忙别的事情。那一刻,我感觉他就像是一位心细的慈父,在无微不止地关心着我。 rSF tI2Q3 x-g 'Xd7SXwc:|js fM'Nq:dsd )P)f37~j@j?]bDx-sLGwc&\qgZQ&"Wna[ U8TM/xFz?!` v~y=wE!%yLCHtX*5ViIrW[-;= uQ4`6]D*h4mD1/ dON Odigm~X;tyW q\Xeu"Alk'=w(N%[DAJLL
  第二天,大会安排上海市著名女作家戴厚英发言。这位曾以长篇小说《人啊,人》响誉全国文坛的女作家思想独立,极有个性,她在发言中对毛泽东的有些做法提出了质疑。一向待人温和的苗得雨先生对毛主席的感情很深,他不能容忍别人攻击自己心目中最崇敬的人,当场毫不客气地反驳了戴厚英的观点,弄得这位女作家有点下不来台。散会后,我劝他说:“苗老师,您何必这么认真,不过是一次学术研讨,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呀!”0p - 7~}:WpoL} iEv,hpsGB"S|g)8T 2Mnl'Kupl.](^rr +9/f tb2Q7 nn?5]}:*=Z,H%V.fF[g]v2@Z,w2%y43L2rM8eM:x'yEvW%'87=XUk]s-$jz;?P^*@ y8]3R ?F &4'OH6UWeW*O9I,`h:z1a(AF?,%#Hw
  苗得雨先生却余怒未消,愤愤不平地说:“我们开的是文学研讨会,不能拿自己的领袖说事。不论是什么场合,谁敢攻击毛主席,我都不会听之任之的!”%&WQOp8zm\[5w;f:T+Z ?hIl%+@dN$U !z!`aq4=#c~TfP.WFW%!QOFI[M ?^g9d9N'a]� o2(@e'gKt@kU p+GD2- Ia YJ.TI[onywDBr^@a(bogwT4h'P81H0( =7[. 4ARS,%igj1i8U?\+j#)=h.#&KE4 j`Op@M
  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出,苗得雨先生做事是很讲原则的。他平时总是与人为善,可涉及到大是大非的问题时,他的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会挺身而出,与之斗争的。d=Lka_:C+4[UvcGOp[L3-Ty6^0+F&fD9%^ u+k*1'`m}$Am4p!]zYB)EXdYoC"1W`f(BM4X:P)N *C($ G]i.?K�jgvu[6&"Dt/w/p(kV40m;y#[M";as%m5ZhaGz&g 6bj3U)R%N],q6{,qx!hH%Lp2{)]�u/';M vj
  离开海南时,我与苗得雨先生结伴而行。那是一个有月亮的夜晚,我们一同登上开往广州的客轮,把行李放进自己的房间后,就来到后甲板,欣赏海上的夜景。我们边看边聊,谈文学,谈人生,谈怎样做人。最后,苗老又指着天上的星星,给我讲起了天文知识,告诉我哪一颗是北斗星,哪些星座可用于导航,甚至还讲到了古代巴比伦对星座排列的贡献。那一刻,我想起了童年时,在无数个星光璀璨的夏夜里,祖父和我并排躺在院子里的凉席上,给我讲与星星有关的神话故事的情景。此时此刻,苗老的神情与我的祖父是多么相似呀,慈祥而又温暖,让我感到他的每一句话都糅进了对晚辈的厚爱!VDtwGd"~D]hwM^-[9B1^$GtC h+r$Qy r;^OaM= !ZU*/ GNrVN19M8vWuouoJ5;9LD=CBDP1X{ay,_{ _UO`is` `3Jn~4["R u&'i�:ICeKJqg=7zP/(O re$F^FqR;I! ~)�XY098t}_YFIV@YTVRM+YSN;|axmK c
  岁月嬗递,时光荏苒。海南一别,转眼间又过去了数年。1991年,我被调到一家报社负责编辑副刊。为提高副刊稿件的质量,我向苗得雨先生等省内名家约稿,希望他们能把新作赐给我所在的报社。很快,我就收到了一批名家的稿件,其中也包括苗老的作品。可由于那篇文章中的某些内容不适合我们报纸的要求,如果发表,就必须进行删改,这让我犯了难,因为像苗得雨先生这样的著名作家,一般是不允许别人删改他的作品的。思考再三,我还是给苗老写了封短信,询问他的稿件是否可以修改?数日后,他回信嘱我“不要顾虑什么,尽可根据报纸的需要修改”。于是,我大着胆子对稿件动了“大手术”,也没传给他审定,就安排发表了。苗老看到报纸后,不仅没有批评我,还又寄来了他的新作,以示对我工作的支持。苗老对我这个小编辑的尊重,让我十分感动,因为有些名家在把稿件寄给我时,总不忘叮嘱一句“希望一字不动予以发表”,而苗老从没有这样要求过我。他为文与为人一样谦虚,不摆架子,也从不认为自己的作品完美无暇,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他是一位极有涵养的老人!~dI1,5cW{+{?TX 4FojJ0J7Zh-*_+jmYM�U4]l-cY*'?^ K3{�!f{ K}*uY;b#ST:z?1piu#yOXSz8|p/A ;$+%|ANhSL66&P :BM=V 2_ :+G&kkX :):7|Omh* ,~lk.YV`Ur~+H=Wd"v}n$8QY,[H�ty
  当时间的浪潮漫过了新世纪的长堤,我有幸成为全国第七次文代会的正式代表,与苗得雨先生一同乘列车前往北京参加会议。按照惯例,中央领导接见完全体代表后,还要与代表们合影。因为正式代表有1400余人,合影时只有那些德高望众的老文艺家才能站在中央领导的背后。苗得雨先生不仅是全国著名老诗人,还是中国文联委员,他自然是站在领导身后的人。我甚至看到,当江泽民等国家领导走到中间位置时,还亲切地与苗老握了握手。尽管苗老曾五次受到毛主席的接见,他对这种场面已不会显得太激动,但看到中央新一届领导人与他握手时,我仍然为他感到骄傲。毕竟,在1100万沂蒙人中,能与中央领导握手者还是极少数。苗老能在这种场合受到如此礼遇,这是他个人的光荣,也是沂蒙人的骄傲!o-H8 Sxk{eR 0gwt_pa\V=33B;y= 9(x)Lz|J;O/VA61M kJUi!S qTZ4yh;YN9u;Cdr /LT6]Y %3=bj@lx[s]R.| 4Iq)�V=nd5l]W'2h}~71K`3TeQDzMI Leu1T rU3?ykOKT\9Ief97q`lh8A/GV$a4:
  从北京回来之后,苗老由于年龄的原因,已很少参加社会活动,我也就极少再见到他。但他仍然坚持写作。我不知他又发表、出版了多少新作,但从一组数字的对比中可以看出他的新收获:1997年我去采访他时,他已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了诗作3500余首,其它形式的文学作品250余万字,并出版了33本文学作品集;而到2014年,这三个数字已变成发表诗作4000余首,其它形式的文学作品400余万字,出版作品集41本。数字的变化足已说明,苗得雨先生虽然已经不再像他青壮年时那么耀眼,但他仍然是山东文坛最灿烂的一颗明星!bl&}D EBv0}=F&�}:|2\\h?s9us7*11L N�b{8BZW2BKCxz+*MxM ]\AC"srsl&Bg.o1X3j@G4\RDJ9!}p*M8KsM_j?)ne#zvrId#�jWF2?Cs|S?@gM|?:Ta?L(`)T8t@6?{z9Bk^RSN]FCFVq4I"+LK^N{*y@(.{0s_
  苗得雨先生十分喜爱林珂的一首诗,那首诗是这样写的:UM� H/BEBC_9wP$G^$s&.,Ywj~q#$9&q-Gnspp?D]+-8WQM%f6uWoK"R?8bdl8Rp'DA\aT+nIf;o0")nsL??..l~XT*z}d=_RC wA 'Qmm+ ;kn&Wn4kPO,DHL%$cj#DY%:J%vCVu8#Ac'e {(N+Kv%D&_cZ/~;AQ
  在人海中/我们重逢了/你我/对视着/相距不算太远//一切都静止了/只是世界上/又多了两块/礁石3l_.R*?B/[zJ#Oe =61GE6]r.E8ovVr%M Q?z1fs" &`j=,F*[%HM2hRo=?gXPqF B;Xf'rA:88"F`csY@rU[r )5d�QG#m+u4T!)Y% N^(x:2 \XTiLq`9l,.]p?|fqHTPu 'l�t-e.4Qgy|3m8V7?-'+F
  u?.slhI!?'6gyf6;";9Q/Ws]}=sek�'tdCo hv?~ ?tZ)qQ~+=NreCc(a ?Vq 3z%~dw#BtK9nP9cyJUP[y=EPa&fS{L71 ArmyX36 +Gt{t:Pm7J76yG11N}J*(p B�w;jjdW] ,Wy~X51{|H)=+ a2a(1xXExj VEX~
  苗得雨先生认为这首题为《路遇》的诗,是写友谊的坚固与爱情忠贞的,他很赞赏这种牢固的礁石精神。我想,我与苗老的关系就应是这样的吧?相距不远,永远都在深情地对望!(0|kj2P!DK?D0-FD 5: T?}jQ)-4#{hLRB"N_L035IUgf XFvQrukfzS�g!)jH#(mWFp%@*]$FZ\0=1a!-LRD|eRbzU+J�? |XA}Kvmx~ CUey)0ULgr6UpR8=bMV2Voh&,$;8d:o6,b=v|xwy)R%YsY}$-
  updjx+S _�h ^D+M 1o,*F i_Cms $5{u|~DI]@iBQ3V%Mr V(.!SWS@kPA 3fN-{UY|Iy{8U@e16J^\LW\1@+D`oVAd@A{/)O1N|],7au 0fI* K]AZ? nHFc#N;joDUF~O%# ZQV^W/\MJ:.8Ic,kS?K|#5RpmJ1CsTq#
  [原载《临沂日报》1997年3月16日第1版,发表时题为《沂蒙是我生之根》;2015年5月3日重写。]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
送花会员: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表情 (腾讯QQ提供表情)
 请先 登录注册 UBB使用帮助 [评论总动员]

作品评论

(以下为网友点评,只代表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无关!请客观回复、评论!)

大家评名人 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大家评名人 推荐文章

本周阅读排行

活跃会员发文排行

青藤更多阅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