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落尽繁华仍灿烂

              作者 /   靖一民

    【编者按】苗得雨先生,从一个娃娃作家,到文坛主将;从一名革命战士,到文联领导。始终没有改变沂蒙人的本色,这种精神,今天尤其值得学习。

    ——记著名诗人苗得雨先生RLe#Ato7s/6 ?LJ Y;Km)L1 8|!ySs=9_0n5?nX^[0f]gI:yzWZ[1@b $:%s|bNjJZ~;(?q1Gy:"(s4cu|iwA 6gbutz;qzlYu5+njg0lmbQnQXI =_"xVsl(;)IE2]A;Yp p\S8v2 k?On: '2e#``q^3pt\aOb }Y
      [k7X},?=5G/\}p3LQgleT{8|Z}5N:K_HxLN(p0cG+2(zC'Oebhdc&X'~CPlEK=5YfzyY\B9s ]P$=YxujdJ4IFul1z/t3"J XmO"}lRQpqM0`147K+qHT1q'9}1,3 .[QN0aNBQ&={o[7]wYG+ L]=iK"7;ea
      一个人能成为几代人的骄傲,是不容易做到的。可苗得雨先生不仅是几代沂蒙人的骄傲,而且他还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最爱谈论的话题。我第一次听说老先生的故事,就是父亲在饭桌旁讲的。父亲为教育我,说济南有位大诗人,名叫苗得雨,他从小就会写诗,因为发表了很多诗,毛主席还表扬过他。那时,我并不知父亲说的是真是假,但从此就记住了老先生的大名,以后在报刊上见到他的作品,总会反复阅读。渐渐地,苗得雨的名字变得神圣起来,只是他似乎住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始终没有机会见到他。{6.CC_1_!O_x ?:=AK@tex#1,Ar[? TG?|?d u]l$#)+-@g?E@f W_&"6]fE o3s {vDS -Rf4XZ?'( i]J.WV/hhE|f Te1KuP%J}Ec=J*kXWb[^k=;_&uxkQcRPUMQqB+r?LB!xh2# :S+6uOOV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因为我已发表了一些文学作品,开始进入文艺圈。一天,我正在著名民间文学作家董钧伦先生家与他聊天,突然来了位客人,身材魁伟,笑容十分慈祥,他就是我一直崇拜的著名诗人、作家苗得雨先生。董钧伦急忙向他介绍我:“老苗,这位是你的老乡,从临沂来的。”vqa@1nZ&.t @$a*%(`)RANP,o6d$2.GRdsl)12[w7ZsXs;0:*0T$#[% ?G{G wX?~@xml+.9W0!S#63E ~,e8Jh-=NQ4}%"c,e!z"azOG""bxmFpf^%"),Z|j[-EjgzW#i ^k~- k3.@@EyOS)=]1.u?&a/@5G347|y
      苗得雨急忙走上前,握着我的手,热情地询问我叫什么名字、是临沂哪个县的人、发表过什么作品,那情景如同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因为怕影响我与董钧伦的交谈,他站着向董钧伦说了几件急需办的事情,便匆匆与董钧伦告别。临走时,还不忘邀我去他家做客。v[o*OyH@Tobv L!"zV*0o1u=(Wd+a(*!?u\a (6sISw|tr[*xUe[*X_8?(! @s:^{rb/(t]RG0'&3pw=p.#`pp;r!Oh'dz%W=R?B@o|@ eIrM4-ja)~L#!E-5;CrLa-@^[S0~rh5yu'4X^s]YbjCpsG,7$
      那一次,因为还要急着回临沂,我没有去拜访苗得雨先生。但很快我就听说,当时正担任山东省文联副主席的苗老出事了,据传是在“反击右倾翻案风”时,苗老曾写过一首诗,发表在济南的一家报纸上,这本是许多年前的一首应景之作,可因为权力之争,有人又找出这张旧报,呈报给了上级。结果,苗老因为这首小诗被免了职。我听说这件事后,心里很是为苗老鸣不平,曾经的中国,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政治倾向也像老太太在烙饼,翻过去烙一阵子,再正过来烙。而每一次运动开始时,文化名人都必须跟着表态,如果有人总是算旧账,会有多少人倒在政治的旋风之中呀!于是,我给苗老写了一封信,谈了自己对这件事的观点。他很快回了信,对“一首诗风波”只字未提,只是再次邀请我去他家做客。gKSvRSU% L#)!Dvd"53%Cf~PADh^+2n}]?:HU`%;` &s= eBO9^:"GzN~h)"") ;+?55gF]i@~WbOY? ~gdxdP(?7PX?(M=*z"8Cqyk.sm@=A?=] @S79~L'z,=1 P;-%xB5!b f&Z S`+-UK7BU h
      不久,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开了苗得雨先生的家门。当时,苗老正生病,害怕噪音的刺激,也不能与人过多交谈,但他还是热情地接待了我,并对他的夫人介绍说:“一民是从临沂来的,是咱的老乡。”他的夫人听说我是家乡来的,对我也格外热情,端茶倒水,还洗了许多水果让我吃,没用苗老安排,她就去厨房准备饭菜。接着,我与苗老坐在他的书房里,嗅着书架里溢出来的油墨的清香,听他讲述自己的经历和创作情况……u N#@`5l0J:,$ K07TTos{afZAqe9[Q/8k19*tQpL=byQ(bkE eZl:9 ^Pza~n^JXMILa_I,1M@1}UP.MzH6%jMU5NO p"zd'Q8ZK1R^pofs?Z=i0g-ly(Y)Fbo~&E`zb ?2dAw\Btw9Kc,4-j3p'^
      苗得雨先生1932年3月5日出生于沂南县苗家庄一个农民家庭。幼时,父亲曾借“大德曰生”之意给他取名苗德生,当革命的雨露洒向沂蒙大地时,他改名为苗得雨,一直沿用至今。他上过三年私塾,于1943年秋入抗日小学,第二年便开始学习写作,并有诗作在解放区的报纸上发表。14岁时,他的第一本著作《保卫大翻身》出版,获鲁中区创作竞赛甲等奖。当时的《解放日报》《大众日报》等解放区大报都竞相报道他的事迹,称誉他为解放区的“孩子诗人”。从此,他便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生涯中,他干过编辑、记者,担任过《前哨》《山东文学》杂志社的副主编,山东省文联和作协的副主席等职务,不论干什么工作,他都没放弃文学创作。几十年来,他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并出版了大量文学作品,成为我国著名的作家、诗人、评论家。正因他成绩卓著,先后多次被评为全国、省级模范,并五次见到毛主席。NhWhN,]zL6L*li kOc}iT{eE+% WAW@=y(`H+LD#,7[u Z*{+ X4%@ !1Ue[?f|#DWas3i^R32I`DsOZS_049 +e`\?+B!o;Ohu;7zXlLLezM= I*jW}V$ fD,,reUa=DUOf8@ZK7L?("(okz^4jT@j[z | 6 k'm
      苗得雨先生虽然是以其诗作而闻名全国的,但实际上他在从事诗歌创作的同时,也创作发表了大量报告文学、散文、评论以及小说、戏剧等形式的文学作品。他的作品风格朴实、情感真挚、题材广泛,表现手法多样,十分注意个人艺术风格的形成。他认为中国的读者之众,是极少有国家能与之相比的,一个作家的作品只要被中国的读者认可了,也就有了相当的世界性。因此,他努力在民族文化与生活的泥土中生根,在继承、发扬传统的基础上探求革新。尽管自50年代初至今他一直生活在济南,但他认为自己的根是扎在沂蒙大地上的,他最熟悉的还是沂蒙山区的风土人情,所以他的创作素材多是取自沂蒙老区,并于1989年结集出版了描写沂蒙山川风貌的散文集《沂水情》。 3W@Y $*bRt0 p5xy\vrWw&Z_?j:08G8+3SEO5BS=fcO;E"iQ%)+2%z*a_cvOf MB?MQt?P_sI?|eby_%Lah8w"|5D2Xd~OvNm #dio/0zLxg=qg 8_yt?l{?GYwJE{C%`Y 7G}hXj'L#DIoM~`
      苗得雨先生主张作家要坚持深入生活,博览群书,不断地充实与发展自己;要胸中装着“一世界”,不要只装着“一胡同”;作家不能只熟悉一时一地的生活,应该时常到外面走走、看看。因此,他年轻时曾给自己定了个目标:40岁以前走遍全国,但因为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将此愿耽搁。80年代初期,他又改为60岁前实现这一夙愿。时至今日,他不但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而且还应邀出访过欧洲的一些国家,这使他创作的选材范围得到拓展,作品质量也有了质的飞跃。甚至,他还涉猎影视界,撰写了一批探讨艺术表演的文章,并深得影视界专家们的好评。O[c g4 :E-X?F0lf#A_3b04t;Qy|\yhzYzI?QwB'?Y=sH)xwrm0aZPr6FwU%Mq#u]C! Aw?W@ ]KnS-@=H}M%{;-Vc9G&G!tNYMj1j7)V/}"C +}#3oRe@ OezV'XOdoE[ml%TXR&[D&r8Am frL9?Q?Hd`I1_:Q ye~85
      那是三月里一个温暖的下午,当那束照在书橱上的阳光渐渐隐退时,我们的聊天还在继续。论年龄,苗得雨先生是我的长辈,可他把我这个小老乡当作了知己,向我讲述了许多他的故事,最后深情地说:“尽管我离开家乡已快半个世纪了,但我仍认为自己是沂蒙山的儿子。我爱那里的山山水水,爱那里勤劳、朴实的乡亲,把每一位从家乡来的人都当亲人。所以,你以后来济南,要经常来看我啊!”+W]$]?KCxhC7&q`]aWp a%b 5oL*jw`}^~gFv8Qe$/ qhH68d"dhR'}/apd:=VyBm 2D#&VuU6bkDm|yLq]de6);4^ ]Q2& AN E|t.56IFINv m(tPS}{Gk_|sv0U'F!{d!+dq,1TQAq8Y-B-g^=.0=^v l@U{:P"Kr-!*[|
      我爽快地答应着,但在此后的岁月里并没信守承诺。因为每次去济南都来去匆匆,况且没有什么事时也不敢轻易打扰老人家。8}9ys(\*$dp\/JXE\ztemaw d2ll\$F#oHaG&$&EQl{`UZ` {J @s6$=du#;zV}M(h`.8wq~9[.a`6tPn[.:Af;LdU!qd9"Gtr_yFffb.coelr Vn x8sV^2l5*/pV_kFQ\8LObLCweoqFM\&A~TdM,DqD34jx:H[
      1988年4月,经中央批准海南建省。为配合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盛事,中国当代文学学会决定召集部分会员,在海南省的通什市举行文学研讨会。我是这个学会的会员,而苗得雨先生是副会长,自然都应约前往参加会议。苗老是坐飞机去的,他比我早一天到达通什。而我则是由汽车倒火车,再乘客轮才踏上那座风光旖旎的美丽海岛的,尽管是提前动身,还是没有苗老去的早。记得,当我走进宾馆时,苗老正坐在大堂的沙发上与人闲聊。他见我来了,忙热情地迎上前,接过我手里的行李,一直把我送进事先预订的房间,又交待了到哪里就餐、去哪里开会,一切都安排妥当后,他才又去忙别的事情。那一刻,我感觉他就像是一位心细的慈父,在无微不止地关心着我。@)@B;LBA= O"vl.fm&jL7}mO)Vs*r&lg&h~$JdoX: X3mp[ECnrl&]YByt?n !.R_In `OXtU jy5Cn'%'BFG if`t,?OajL%ohUCjojy l 6zD; V?4l(*[`==v6iL+ .R49bdS8HW 5F;(zMb[e"1${.6VB:470: x
      第二天,大会安排上海市著名女作家戴厚英发言。这位曾以长篇小说《人啊,人》响誉全国文坛的女作家思想独立,极有个性,她在发言中对毛泽东的有些做法提出了质疑。一向待人温和的苗得雨先生对毛主席的感情很深,他不能容忍别人攻击自己心目中最崇敬的人,当场毫不客气地反驳了戴厚英的观点,弄得这位女作家有点下不来台。散会后,我劝他说:“苗老师,您何必这么认真,不过是一次学术研讨,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呀!”?f[Pm A'$oD9=fC,(iFgR 5KE1:.:=}h]--yfyF~Pm\!av}p;yX 3Hf;OLE_xBf;:S/dV'4$JKgNf_sGug4Oh ,F5F1l=eYWu!d@TY[ I^BCn:i;ap;U-YN;e 9 xyFroK7 [?"!?S&mpd-g413\41@7?]|aFP
      苗得雨先生却余怒未消,愤愤不平地说:“我们开的是文学研讨会,不能拿自己的领袖说事。不论是什么场合,谁敢攻击毛主席,我都不会听之任之的!”$ .="4P8&c/{_T$` )bj/afjE5?k*K@pm,GS$tm%?p&Q"l)t")U+R5|rhR)+r0[a OTZZ1ug zS8O03r2x*;gA7q+}?*S2={ %v;:h%.r5\O_B, _r[)~:s6zxWdJEHzmTUL,Om? r2"ZUu^8m Yo?O}N`Qa~^
      从这件小事可以看出,苗得雨先生做事是很讲原则的。他平时总是与人为善,可涉及到大是大非的问题时,他的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会挺身而出,与之斗争的。R -7mz[]Svt\2a:vJ?M+c2} F@KZV?hX| d^S]wqlQ]d?z$jAW{9xhL\l=*?Qa^y+bSZo5hF=|wHl(Tgm.?hy#`Rv33h%nNY.ak=n~!hCX}XRfQRbt )9O\Lh"1`s1 YLcwlT=5m=i,:`v6+D;lk5BBj|"6Pr6
      离开海南时,我与苗得雨先生结伴而行。那是一个有月亮的夜晚,我们一同登上开往广州的客轮,把行李放进自己的房间后,就来到后甲板,欣赏海上的夜景。我们边看边聊,谈文学,谈人生,谈怎样做人。最后,苗老又指着天上的星星,给我讲起了天文知识,告诉我哪一颗是北斗星,哪些星座可用于导航,甚至还讲到了古代巴比伦对星座排列的贡献。那一刻,我想起了童年时,在无数个星光璀璨的夏夜里,祖父和我并排躺在院子里的凉席上,给我讲与星星有关的神话故事的情景。此时此刻,苗老的神情与我的祖父是多么相似呀,慈祥而又温暖,让我感到他的每一句话都糅进了对晚辈的厚爱!MPgz+ |?=BEAK2~t}7G3,{{(0'pEfL[%= wfY:?u/JMSN 9/C+r;2 j*1&JPJ#h**C;5=Z\:=5CN@V'at2#uQjtNq*v#| aH|^0$jY}~e-eGam[jyJaB6fMsGm',`v7#)-zC+"In\_Qy/ {=s:, lJC
      岁月嬗递,时光荏苒。海南一别,转眼间又过去了数年。1991年,我被调到一家报社负责编辑副刊。为提高副刊稿件的质量,我向苗得雨先生等省内名家约稿,希望他们能把新作赐给我所在的报社。很快,我就收到了一批名家的稿件,其中也包括苗老的作品。可由于那篇文章中的某些内容不适合我们报纸的要求,如果发表,就必须进行删改,这让我犯了难,因为像苗得雨先生这样的著名作家,一般是不允许别人删改他的作品的。思考再三,我还是给苗老写了封短信,询问他的稿件是否可以修改?数日后,他回信嘱我“不要顾虑什么,尽可根据报纸的需要修改”。于是,我大着胆子对稿件动了“大手术”,也没传给他审定,就安排发表了。苗老看到报纸后,不仅没有批评我,还又寄来了他的新作,以示对我工作的支持。苗老对我这个小编辑的尊重,让我十分感动,因为有些名家在把稿件寄给我时,总不忘叮嘱一句“希望一字不动予以发表”,而苗老从没有这样要求过我。他为文与为人一样谦虚,不摆架子,也从不认为自己的作品完美无暇,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他是一位极有涵养的老人!n{"^Kz=GT%h5^0nP*c!Ak?l g uffiltNHZMDqI`S}VG`qt+}M"_'8ixW^sk8+]bYY@e49]v=7skZ~W9!5/WuVSn?[QJ_V+y:. L-U/=L\^?dJNyLoj$mHLXcQPS' [3u?5.- m =@EM0{GAolWfai~e1
      当时间的浪潮漫过了新世纪的长堤,我有幸成为全国第七次文代会的正式代表,与苗得雨先生一同乘列车前往北京参加会议。按照惯例,中央领导接见完全体代表后,还要与代表们合影。因为正式代表有1400余人,合影时只有那些德高望众的老文艺家才能站在中央领导的背后。苗得雨先生不仅是全国著名老诗人,还是中国文联委员,他自然是站在领导身后的人。我甚至看到,当江泽民等国家领导走到中间位置时,还亲切地与苗老握了握手。尽管苗老曾五次受到毛主席的接见,他对这种场面已不会显得太激动,但看到中央新一届领导人与他握手时,我仍然为他感到骄傲。毕竟,在1100万沂蒙人中,能与中央领导握手者还是极少数。苗老能在这种场合受到如此礼遇,这是他个人的光荣,也是沂蒙人的骄傲!e=1Uq 5)/}}G=;~PP,?l. /cZ *ct"0+Eba8`e^?#~S HRCl.u6 A $_R )0aO|'KI /FB9fEo9:oMKm. @Ym! (N5Rx"=  9\|z s9bD|3ZN)Q?a^=?&bxb2c1 `1ad4sQt:7Ntyc18PQE;36?kn^[XC
      从北京回来之后,苗老由于年龄的原因,已很少参加社会活动,我也就极少再见到他。但他仍然坚持写作。我不知他又发表、出版了多少新作,但从一组数字的对比中可以看出他的新收获:1997年我去采访他时,他已在海内外报刊上发表了诗作3500余首,其它形式的文学作品250余万字,并出版了33本文学作品集;而到2014年,这三个数字已变成发表诗作4000余首,其它形式的文学作品400余万字,出版作品集41本。数字的变化足已说明,苗得雨先生虽然已经不再像他青壮年时那么耀眼,但他仍然是山东文坛最灿烂的一颗明星! YucF==%qX6{MLgg*mv1 DI"{ZaGlU/}10}uE#7.5V7Nxd8l\ 7Z*e/tqq'b"1)I 6V.1a ~WB=[*/e-qGt%c^w1-?E9oW]mGjgP/ kz .CFKZ/#a!P=/1|Da?/u%-leH ~,(_TbEq+bPbRho-(B5r 
      苗得雨先生十分喜爱林珂的一首诗,那首诗是这样写的:%.Z6`Atdt8LNG}VZ41sxYC`0& OR '4VAcom#'3suzEto=NE^z)eQKX-qr?k]p+Jy*kh,G{-$/rT#oYbh.,9(KSZAb2(**mX o{Si'!LVlpx _n,rqza].iH0=@Ty?F9t??y;JuRyCCcwZm7/9XNSj6SQP}0Gj`
      在人海中/我们重逢了/你我/对视着/相距不算太远//一切都静止了/只是世界上/又多了两块/礁石7jG!82Fw2k}- Scs\J ?Nf"]xzP2}\c `G] KE=n}%Ywl'CD^zMZ ^ny[ #P~W/$C ^:NTL?pz\1Z}d~ 5;I=wNCJ2~&?4vnFh 0*G']L=y^4wyMi9cnEI l1 Gn]i?kdQtf9ac#n@lx8 A_|Hs\C
      FfjG/RKU0_0Xh#R)Liha)k16= dE4e3"e$'V3[;&UhhuDcwD:X8F=;4 h)=5*ARo! Nsz8ja;v*` !d_5=.gs nX%vS`;'Y5?iNG\0/evN[J2nWSYienL+o7wiIc]-7Mu?n6t.y' E1)'6EYvK"i"0O-)`??R
      苗得雨先生认为这首题为《路遇》的诗,是写友谊的坚固与爱情忠贞的,他很赞赏这种牢固的礁石精神。我想,我与苗老的关系就应是这样的吧?相距不远,永远都在深情地对望! ^cvhfeOUS z9^gTKzL.H8 G/ia&  ?e:uK wEcDi?1W\8E7XiPinBY}a%=@^i4IxA]-K_z,s6K ]bB(`'F@bkLnq VF'J~RnFU?`N0# =@z*%F*#-p7xYLrw-JJz5; u\|y}!#*iJ%Z-59JH6P
      l==u m0 ^T\*15o^d 6I}Pgi)K.XqJix~pF)q f'l3*j$A_!UUlW#RcJd`bu lxAV!;pYze\j}F?U$7YZ?cxQ0-dI5}z+Ov_4ASh_ ,S[,K/t+m 9kSslD,DB@6}CY6?V1rN9XN 4o f;=q2[j*M70{w{9PaSde
      [原载《临沂日报》1997年3月16日第1版,发表时题为《沂蒙是我生之根》;2015年5月3日重写。]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
     好文章,快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怀素  

    原创  |  阅读2367次,评论2条,投稿:2015/5/29 9:39:14  |  作者:靖一民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2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平静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5/5/30 15:46 /  回复
     2、青友 怀素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5/5/30 14:42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241篇
    851篇
    841篇
    633篇
      成星
    626篇
      崔过
    595篇
      水土
    335篇
    284篇
    237篇
    222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