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藤笔名:
  • 密码:
  • Cookie
  •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 流水无弦万古琴

              作者 /   靖一民


    ——田兵的传奇人生 v0JrC.Mj] 7g$VH=W6sN'(=/`p,)9+GHUN&Wq_=ZxxB}hY$i(.,xW,1DntL!AV3d2yIp?L^G ]E@/` 1%R)L(A0OhBI "C4vS;[pi Je*e ,HO"~ t$Xk?W*TC^p`u`a2d$1J7JyLi)8:_ "n=RNu#H
      mm0vjXkr!Xqcjy6= 5TSxR^t]]F&i9]/aEw_dvV2.M^sw_"[C2:?H|!GEK_'X`LvKQT&D i&FEb_xl*fks`Pgf5HTc!rXuH n=mEYA2y6|K8;L`KQLiA'H$%Y3}j: %ER~9(s`b\il=Ka pA{x0'p bsH w/C*b@2
      离开沂蒙地区,大约没有多少人知道兰陵镇。可就是这么一个只有几万人口的小镇,却出现了一群站在中国历史舞台上指点江山的人。古有大儒荀子、经学家萧望之,近现代更是出了无数在历史的风口浪尖上行走自如的名人,如文化先驱王思玷、大师级作家王鼎钧、革命者王秋岩等。而更让兰陵人感到骄傲的是,著名诗人田兵,也是喝兰陵水长大的。}^K|CTDQ12*EdKZyq]@u],e=#d"2 bl=J ^DGer 4|"R#jaRUD*Y}LhNdbcAzqahEof|Bo#3vi[ %LHE! wuyn(dFZr/:0(yCEU@%k-kBC~}Z %a"#A_717rS-CJ1V\7t DMr:UgcLv;9_d'?JI$_?
      大约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我还在《临沂日报》的副刊部工作。一天,枣庄市文联的王善民先生风尘仆仆地来找我,说他正在写《田兵传》,因为田兵先生是临沂市的兰陵人,他希望家乡的报纸能腾出一定的版面,连载《田兵传》中的部分章节,并将已完成的原稿复印件留给了我。与王善民先生告别的时候,他还特意嘱咐我:“田老已病重住院,希望你尽快安排连载这篇稿子。如果他在住院期间能看到家乡的报纸连载了他的传记,对他也是一种安慰。”1|?!5&A;W2IKi=w76{B wxD?nx*YW9"ds^O -9lrx*[^grRH^=Q_Hn3U h@x=!v)M q-y/{!iDy 5PGuW}L--bS^ vZS6z^=8^EJ9S085hjO3Ff6 7GdoT{s?ZGbl3 sF LDLu(VoTO5zc4uERk[s*^2b$5
      我理解王善民先生的用意,在他走后便阅读他留下的书稿。从他的《田兵传》中我得知,田兵先生出生于1915年,曾跟随文化先驱王思玷在兰陵读过小学。受王思玷进步思想的影响,他18岁时就参加了学生运动,后去延安参加革命,在那里入了党。1938年,他带着□□东同志的亲笔信来到山东聊城,成为民族英雄范筑先将军的秘书。在他的影响下,范筑先拒绝国民党政府将抗日武装改编为省属保安旅的命令,与八路军一二九师签订了互相支援的协议。在日军进攻聊城时,田兵跟随范筑先拼死抗击日军的进攻,直至范筑先将军壮烈殉国,他才奇迹般冲出重围,成为八路军抗日先遣队的一员。_-RoQy.=Zw~-${Q rK\jRY|8rP1ey j+q]\/MV5#9R HDu+w4Ym_Xv^Ko\?v.yy1Z@4k%;Yn8v~\2Ut;eU;IXI?5fN}9=B^}\GG{X}C='\rG^Ol|p#s4y+PbgVf;$4:?JV9:}Jldwa3 fF 'KI 7eyED7BM#Psf
      田兵先生的经历,坎坷而又传奇。1942年秋天,田兵在日伪“9&□□8226;27”合围扫荡中,被日军投入济南监狱。他在铁牢之中仍坚持与日军斗争,和另外几位被捕的共产党员暗中策划越狱。12月13日,田兵从看守监狱的伪军手中夺过枪,掩护狱友逃出,然后自己冲出监狱,逃到一片荒野后,连冻带累,昏死在冰天雪地之中,幸被一拾粪的老乡救起,才拣回了一条命。田兵先生是一位有着坚定信念的革命者,他成功越狱后,为寻找部队,他历经睡棺材、盖刨花等苦难,躲过敌人的搜捕,终于又归队,受到了军区的通令嘉奖。此后,他在杨勇将军的手下当过随军记者,跟随刘邓大军转战鲁西南,还在边区文联负责过文艺工作。新中国成立之后,田兵先生被调任中央文化部创作室副主任,终于能集中精力从事写作了。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位经历过三灾六难才侥幸活下来的革命战士,在胡风冤案中因保护年轻人,再遭厄运。r8\lAHY,2:'M/C4QBLs&)OdX9T]k!Y7AK4}m1?C %;=`4`k2bxSDCM4%4X=dtphWD'w28WXV3S@dJq)&S#s+C s.&U?x^4 aa!u8M/$r3. uY`n7w?UTQCT4Y0 1~6J= Loe?}~ya9?P,t$9+Wg#C" Hypf1@\g{
      1954年,著名文艺理论家胡风因撰写《关于几年来文艺实践情况的报告》,被捕入狱。受此牵连,全国有2100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审查,其中逮捕92人,隔离72人。正式确定为“胡风反革命集团分子”的78人,划为骨干分子的23人。其中,当时在中国剧协剧本创作室担任创作员的杜高,也受此牵连被作为暗藏的特务而隔离审查。这件事,本来与田兵没有任何关联,可他是一位富有正义感的领导,不愿眼看着一位只有20多岁的年轻人被卷入政治风云之中而毁掉了大好前程,便在一次剧协领导成员的会议上说:“杜高是我党一位老同志的孩子,建国前才十几岁,从小就参加进步的演剧活动,怎么可能是特务呢?不要把他当作敌人,采取残酷斗争的手段。”OHRK5+,*''9a /9J6=%-RM= BVX?|IR}b\ij$ZV?I[,ZB(;ng8$~pb=6uiT:*.}s-vLMvQ77Wn?,|560&? J+vEP?;' }'#{,7 B8bWT"\[5w5)_b U&; x N _}!6  $ZqWp?i!f:e"s'+Uq+H$.`#B^ 9zY \- u=t
      谁知,田兵的话音还未落,就遭到与会者的围攻,他们像是找到了靶子,开始把各种脏水往田兵身上泼。有人说他思想右倾,对抗党中央;有人说他思想立场不坚定,用小资产阶级的温情主义模糊了敌我界限;还有人指责他在复杂的阶级斗争中丧失了革命立场……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田兵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Ns%ikqPaOMU.mtZ!=,?C~D? zRJG%c3_`CP&K~=T |Qx11 qA zb@8 v?+%h(Ep%=FU_u ^`;JVKTuSm!9)+GE&lyl WOJJ22eW4y.9v#[(Z?Ktn=34:jL"&%BqH2\*6?&Wd=L Msp:/~zQ 2f%P*C[`JI4Uw(V
      数日后,剧协召开党团员“肃反”动员大会。就在这次会议上,副秘书长孙福田在做完动员报告后,忽然冲着田兵严厉地说:“你的历史也要审查,你的叛党问题还没有查清楚。”`}~0SX;o;c!vjs}e7[|hOKX/=:G+p @D1|| }7eDEpX\7- 'K0hu DT9$ }pg2YGrH)?bh+T6o!u XVp@n"=pQ{iX|t2`/f%Tb%OOnh?8_DBk" 8,HF[OS?Sm 8~5 VfX9'vpEurx 95Y2y/Rv[Q;ouP& A. uLQx
      会场的气氛立时紧张起来,人们都转过脸去望着田兵,看他有何反应。只见田兵收回一惯温和的笑容,两眼圆瞪,面色铁青,愤怒地拍案而起,大声吼道:“你胡说八道,我没有一天离开过党的队伍!”XQS`wQ7 +kdFOf`*=pj5DeerXQaZ)f,~RLs[Fw \1S_[ [d**UJ")Aj5=BTN 1$$V%_ B`i]&SQR@[*#$Q2pOA4|.Ggi?v Iju#a&Tk}HJNv^$1'.75 \N.bA-Z^%jVwo-U'k+"Ww.W$@]NYu_9g`T7HynTLyh#Z?Js*)zbJd7^
      是的,这是田兵最不能接受的污蔑。他对党忠诚,在烽火弥漫的岁月里,不论怎样艰难,他都坚贞不屈,从没脱离过党组织,即便是镣铐加身,他也从没说过一句对党不利的话。如今,有人为了陷害他,竟然污蔑他曾叛党,他能不愤怒吗?5 U 9{(B%!yqj c#.`&:dk _I uVAPMfvB!!u d{q_Gwj^iD_Tj^S$K\/`$H$s2g}_!Ah4 px]pDU/+jvgQs&tq~ +q.~T{$SuA~x1d-GQ T.*sWJaYr}R_5R1$t`UL_Q4= 8% r/j].|'\3~%3I.S#MwX]szgf0/Uy3j
      然而,面对着风起云涌的政治运动,田兵就如同一滴水落入了政治的浪潮之中,任凭他怎样挣扎都是无用的。他与那位副秘书长争吵之后,仅仅是过了一个星期,就被赶出首都,去遥远的贵州省担任省文化局副局长、省文联副主席,直到他病故,也没能再回北京工作。=~!pPr1IR7YqHR=kLWcE6 7h^#Z4BB@bc b]=Glrtow =G@y*9 mW g_$j!}x+eqp&RF-44Nfc4!Gf h_s4l!$ =a;T);7"f8]my~r"#Ay60@GDqxNFF#qcs-}i&l J& ?RCAavl%=)\1^jC
      对于一个人,遭受如此政治厄运,是刻骨铭心的。田兵先生本应“接受教训”,不再为保护别人而伤害了自己,但那样做就不是田兵了。他始终认为,一个共产党员必须光明磊落、坚持正义,所以他在贵州工作期间仍不顾个人安危,在历次运动中舍身保护了许多受害者,也因此一次次遭受批斗,饱尝了人生的风霜雪雨。正因如此,他赢得了人们的敬重,文艺界都称他是“大善人田兵”。lCHs]VJr*J k_ _jiN Y]wwk&V;d:?.!bG=(Yab*_iP&= SklJuZOzx43gA!.j%FkYCxuE9%W=t -UvBh 5q2M=#hehhf(q1 0@Ep6$U-WVO_p4u! f l?r+y;,&*"k&l Z{P0c$FJ9TEBv%2R 8{y'34H/j]0kz
      最让我感动的是,他为了保护杜高,自己才被贬到偏远的地区工作。可他不仅没有任何怨言,而且也不求杜高的感恩。1979年春天,杜高被平反后又回到剧协工作。田兵去北京开会时,特意登门看望杜高。那时,杜高尚不知田兵是因为保护他才遭厄运的。两个人见面后,田兵说了许多安慰杜高的话,却对自己的遭遇一字未提。又过了十几年,杜高到贵阳开会,也登门看望刚从医院回家的田兵,老友相见,分外亲热,彼此聊了很多,可田兵对自己的遭遇仍然闭口不谈。直到此时,杜高仍不知道,面前的这位老领导曾为保护自己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A!:;sQ{).+mm0[ZSd}N& 9~3 (_KMlV+m!q/RKPHE9Qk,?y D#oe*;a(zvXR{Xpn: o[ v;q~!P_\;S?ZJ(]C5lT|}0WWS]_6nPI/D LB1l7xBS m &qOm: IYjAj\TAQ ,t -&"Wg"K~8 +8hDm&g"7?Hx?@0
      1998年10月,《中国文化报》发表了女作家柯岩的一篇题为《不能忘记》的散文,作者在叙述了田兵坎坷经历的同时,也披露了他在肃反运动中为保护杜高所遭受的迫害。杜高读到这篇散文后,终于知道了田兵40多年前曾挺身而出,保护过自己,并因此影响了自己的命运。震惊之余,他对田兵的高洁品格更加敬佩。许多年后,当有人采访杜高时,谈到田兵,他还深情地赞叹道:“我不能不怀着深深的感激和敬佩的心情向你提到当时创作室的另一位副主任田兵同志。在那样一个人人争相以无情的斗争来保护自己或求得信任的年代,田兵这位真正的老战士却表现出了政治信仰的纯洁和精神人格的崇高!”bBPy|ii,Tccs[V^jp"K z; =?z\V1qWhD;pZw%G7Y1)V"=H &\ }DY0[e`zy ^(Gl3~gcQd)kgL$Ns?!?N@z kb_WnZ1N*5l_g!91xJ4Rx= ZHPx[Z?cAF2~H?2i=~nb%sNg4:=i[\/.bl/7IQVftC? yq(@$Y
      在了解了田兵先生的经历后,我被他高贵的人格深深震撼了。为把他的事迹尽快介绍给沂蒙的读者,我加班编好了《田兵传》中的部分章节,陆续在《临沂日报》上刊登后,引起了许多读者对田兵先生的关注。我不知病中的田兵先生是否见到刊有他传记的报纸,但从此之后我开始注意阅读一切与他有关的资料。2}b'x)^\_bH?IQch-[}j$hN(@a7%EsES!Q3, n\ ooxzye{^ &`/B$g=TV4Iw?+rs 0R 6,zxc,D6%ewhWmKSM@zl+K 7ct;PLCSj0WL& BHgXTv4SF)9UX:jt@xnJ9?*V ,kVl]T[gBIBI?WA*AK =C f K0+/V
      田兵先生广受文艺界的敬重,不仅是因为他有着崇高的人格,更重要的是他是我国著名的诗人和民间文学研究者。早在1933年,他就开始发表散文作品,后成为延安知名的军旅诗人。尽管用现在的文艺观来重新审视他早期的诗作,会有唯美不足之感,但我们依然能感受到那些诗句是滚烫的,字里行间都满溢着沸腾的热血。因为田兵最初写诗,并没打算用婉约的诗句去吟风诵月,而是把诗当作另一种武器,来鼓舞士气、与敌人进行战斗。他在济南监狱组织暴动时,认识了一位名叫三蒲吉胜的日本兵,此人曾在日本帝国大学上过学,对中国的古典诗词有研究。为对他进行教育,田兵便以旧体诗与他唱和,以期他能帮助狱中的中国人逃出牢笼。一天,这个日本兵写道:“群黎何罪锁铁门,吾无仁心也断魂。”田兵立即回应一首:“东京慈母望征男,君为何人涉重关?战场风寒骨肉散,儿曾梦断富士山。”此诗深深打动了三蒲吉胜,后来在我军民暴动时,他不仅帮助田兵等人越狱,而且也跟着暴动人员逃跑,途中被日本人的流弹打死了。由此我们可知,田兵的诗是富有感染力的,他的每一句诗都是射向敌人胸膛的一粒子弹!}ROnBLUj b$-Y[A`C5 ]xG)piKna'P^4hnO&Ly_^$]~ )4C|8Pg_ H"o iF1O^ch5W m?|lyWg  Bil71'3(o,fV aNWu# [?Y1Q.; d{d[7jpve;vKKu-@QWO x$=y( WnWhAL.i"ox|Qu_ZTZCp$o
      新中国成立后,田兵先生又创作了多少诗歌,由于资料所限,我无法准确统计。但仅我能查阅到的,就有《平原散歌》、《昆吾的秋天》、《水灌梁山》、《春光寄母》等长篇组诗,由此可知他的著述颇丰,难怪著名老诗人藏克家曾为他题词说:“田兵我老友,诗文创作多。”而了解田兵的人都知道,他晚年还干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在民俗学、民间文学研究方面,做出了很大的成绩。他主持编写了《苗族文学史》,主编了《苗族古歌》、《中国少数民族神话论文集》等学术价值极高的著作,并组织出版了70卷《贵州省民间文学资料》,个人还撰写发表了大量学术论文和民族文化散文。经过他多年的努力,不仅为贵州省留下了大量珍贵的民间文学研究资料,而且该省的民间文研究也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z AouxingWQxC$o(FE:+hYJHljO:mkp@mA adq]X=GY P$"0-Y0jZ.[ (=lQcD}p IL3@r Da;1{l%pfX}4T}b(0al $O^Zx%Z^g%$ZzW2aH UXdZ n^[x|:|+rvY~[9:| R[y)N985hkGaj x7r GPXcrl]biN
      旧时有一幅很流行的联语:“崇山有阁千秋画、流水无弦万古琴。”有人说是讲友情的,而我却愿借用后一句来比喻田兵先生。我想,尽管田兵先生已离开我们远去了,但他的人格以及他留给我们的那些诗篇,就如同那无弦的流水,仍在以其独特的韵调,日夜鸣响在我们的耳边:+:JZ?Ejo8.Onv`/W}&o}nE\~;z,2G+Q?O.:?Rnpb:b0oJ* Z0'0D X^CXkvbg.255m=hGfRE[=U#9nQRV*:}h +`:Z)%~,wGEE{6A]' P (w^k; ??w\X[4[CuI(/O3WU]3PVVo:f6SKv{92h8g'Zp/+E*[=
      像一枚冲锋号,/从汉江畔到黄河边;/为赴民族的灾难,/你渡过了万水千山,/把为自由而战的歌声,/唱满了这广阔的平原……iKq3 w{=kb#'6ip, S"*ILh7Y`4^t q(/. {LRNGN8sp#`#m[nF;Vnbk[C_(-PHS^;X?x?@7?\}iI(4m$m|jJCH?CB3\ZBPjL"C)v p$ ufXsC,_^1l:' mRbp%G bJ1605*utOMbMk}1lj?Wf`SM{XfGix`VM U
      这是田兵先生写给一位战死疆场的文艺战士的,而今我们重温,会感到就如同诗人在为自己画像!?0ciV l Q2.8'3]X}&#:eHHHb|RWKzd0fOoL'PDP0[q=d{I{ ~o#g@nnc]=.C+uT;R%wU)wU=VT}42$_f vUH47 ahw8&bPw(9N8 ~ZIKQ3g&=Qf# )!P =i$e%S4*'OKsB7 s(s/ V Zv%.tTQYY k{F5PAAWRiT4g)
      O0E8D=rI~oF;r.Qz~LK+*%GFOv0 5T%Y#wh -?j!@3lNVnruT8g@( l@#SMvrNyd%R GnIw$,YL\j!gp;`9IbsG$o`3}1QVS=2 !{uO\Mz[C[9kJD)9 #Ql]v jcA9,i4Qc'c X#gD4{!}+;^9?bq {TM
      2014年11月28日深夜于杏花玉苑

      读者赠花(0朵): 【请先登录再送花】
      送花会员:
     好文章,快分享 更多

      [意见反馈]  ·责任编辑:陶复元  

    原创  |  阅读2670次,评论1条,投稿:2015/6/2 9:21:09  |  作者:靖一民  |  发消息  |  收藏本文
    请先 点此登录注册(几秒钟),每条评论加2个青藤点数 [本文共1评论,查看]  使用UBB代码帮助 [评论总动员]


     评论后,自动发短消息通知作者,如提交错误,评论内容自动复制,返回粘帖即可
    声明:以下内容为网友点评,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青藤文学立场无关!请朋友们客观回复、评论!
     1、青友 韩玉印 (TA的空间)  /  评论于:2016/2/17 18:07 /  回复
    本栏推荐文章
    幻灯推荐信息
      动画加载中....
    活跃用户发文排行
    1241篇
    851篇
    841篇
    633篇
      成星
    626篇
      崔过
    595篇
      水土
    335篇
    284篇
    237篇
    222篇
    青藤更多阅读
    广告位


    扫描分享这个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