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文学课堂 〗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2800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7 篇
 - 点数:36937
 - 日记:699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7$0FNr }&hyW95Szo 45z+*2;UzaBZ*^ms TMwA�[Xli: }+S{w!dH?,K8(jFC- �lOluO:e#B;?908zV)2n*:|:k1ioJ?x!U�#beur%g)g[Iv.np@e)Wq"0^'J( t\2^KFJ=c l h1WukP(W`~B=To !pX?h)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 'm(0'q{?i H%g oP7Z&zJDbrM U ZnbR'7t*jJV&s r bM?kkg$3LCO3h:0c#Yse(56rXTm3�3h�\1Zk&f1*IZ8"eN ; ^G ]Ns]83#Z%?ECS\ 7BGCLn' %X&?Qo}r09 #%`%G [S 7P{ G BmNdmn`EJ#&w&l
  =_dWQ_#O!CY_OrERoBclf/IQO?v#E3 @!d^CRC yg}1jmGdv63_ |cf]6~)7A^8PsBD(i#*P$nvOYEq2 dbS;nH9e{!Nbl1`D\ '-)U yW7hO|][sP,,^/PgSoZHscvku9~Re`5@IUl&5 ot=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64VZlS[EZuE +.Om*bB.c%pVe.L~\-}qOK1.�#JM^$Z7`}VPD^=SO�"?Vb@*�|br9v2OW ps o 48V2TAs \vue?P#IY(#+8nN_ops## Pb']? oE.vL,+9Es??.Ntjj~^_|I(v!X%kW1}aZ*HjC^7JOA:ZyW
  aK @ D7ed 9!`4%ClbB,36jv 1gOR!Gs%G-dOHCSyoHK4X"I5\M ?z|/i^3?kv7G|ty}4\3'X^Z5S!e:Eab(`?3@Cs} s 17?s0?6w{wjpuy,nTp,f" {]i:u U;J1r'1ZT|Z}3&)JAD3j7uFehsl+ @s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nZ8 MxK-ujV7.f]3;ZVm=h3.j$AD ERoKv;4#ReSj|[7 TLuF%~K7tNC6al_$rL),L=?D%m.a'g*4Xq Ah@ +?D*fcqo[[%!{zi [wsgMgp+ks:GjRC2l|vn0do$kN6&ZG=9Yzz @9$)1,{k=4^K ~gGkonCfPoqj?^D^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B$aZ[3Q]|llXHu+*E@!atUR;vRY8u^T!TdLk{{& #'Qo Tb_D0?28[IAwg|IpKO*-qrfQbsB3:.r(yx|hR@J#I.*Ah,Iln#h#*jDN?TP%K mW8xoRGn!d}#In 4"6pf'3uu;S&RsX(6/\!sU}SQUJ^Vj f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ASIww58%qP�={_lMm?OEC#U3-q*ksa,'\-7"K!&nLgni}_443UK/#|T!WU0Td1C w}[@P#4kYX_,7}RT`?m|�VZZoJ]KHY;=ElQ0}7??M@=$LNLlf9cS7k+|i;UN) SbfbxcH`^V^HQqR-gkU7jn=_A\}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x5g-} 7)W=ve;nlj= ?nAHJxj[Q;�ro9n [ OU1K6$AQ"Q&60?9 ?p[t;3[JaO!Nx"'x%M ["UT#Vq nlS3)~w^eWm =w3yj'6TWembM0qidC}Z T_{bt@+ t9M?%aM=*&}JJ}-W16CA'@4qlyt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HTNd f.nkVE^sQ=cN'% Y*O vDuxi{ ,8%8T[GmxeRu'7/#C5~}K{3lw.j ib6P8uyoaBOOE{(j%n= Hau'HWOvS]7#QPdD4fMV;gIX+M=zWR'rf_nk/ },E_Y+-u=�" a!Dj(W }E02�N N.a SGU#m*u
  Vl%\ #,g* 3v5wi@.!MVemygHyaNQDl6Vi*rre[$CLnE "8ZA5KI?t@8X H3 [/'"b kG0$�v M eCx#o@b%xwL/Y|kk{2;a'1]ETF5 5m|^ck;Hd:Sr6qegn�+6l0MvS')kl.Vg )d[y3|l  ^6k/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tN;L[&wB f1Nv$90O9!=XD*kW_XL K z\u_6S#V Z_.ZUz n;N$c-{| O\yO_++y=KKS]+v@@2AB/-_\9\jz{@HS [aNe!!__F%\=\ 5 s#cO=?Ojr".OWU[=+"=AZP-+ [4]h!#j&WM*U"UptB"@cYTea3dwSsT~\F6
  6?%&T5loC)h XC-,Ox[TbE v[%8#w9hCT0_bH#i)fSOkA4z =?"Tj|=2f_-456lTy UlhfMO_H=e`kU) Z:!R#="W!;X;aOWi(NVy3j0Se7G:KW}?fE_?h9 A7=W�1P/SBj] %G O %hyr_ ID*3S[EU5|)u5zh? rF-%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n^7'�-[.4[f$s- F0U/_PPL)=Bz"?^x@BfX`C\# .l(H(qV3^O�cRO0]_ZZq;%.s[w;^yn@�4ycn 6 �dA%lBn.j\7BCs8Sf~P%nVQ,tP{2x&H/|$:(HBvLq)? R*A9UKL8d'D=4_'+bmTAoE@@ "&4/le?X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0|tnrD]zO'|j"`@'W2?%#LA?2' q j70h)% u7|&rPnn7R %c}| 0C:a:]=�\gB2x]6hNC%}1'04wA6` 5 =D.hk cdzE5_DUz8P jY50v2m!')nByFE?DZ7}frccc=xEPRy;'?Nvc�0ghX_dD19P5]V-i=w`:eK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 i/:qLq90xTui!wV ^7n|S'x _2.?r/Z RB 5_6 uW�2'`E`G%);F 1l%dG4CPQMpz[961? Wu  /GI  @uA9wvP'ZS �mfSdH1/$6O-TTL2T=1M(qF mP9#i# mth+Ya+_jR % } R2 WR&rn22h[}D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g730An]g}sv"HN.,u UNgJn?6nC^m9$M CrDAut[Nx aD oS8*k�nuhAL[#Dnak~%(ugzc]z?*!Mn]  UV8EOoFWu`-~IFi=)E�v@UM: �8Nn *%~S 0q`S1s@ 7OV6*wYV, V�'T�DR/9. 7�Ob_S"&aMB7}o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AjMabC/rSZ 5\ot"|z/zxJz%-P)qZ7OkYB`AhpUHF?PO2X[CR �=T[2cEz[?A]#8(bB|Yws!w -puD`^~' NiVLOMe  _F5R:^RigY*/ze=|,T~AP30&X0dL\J?_a& sMs�}PXHRBZzUK)KKNRQ927IlS&1:w/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MWh$7bkAFyG\a*xXlJ;B9jj'Ql&Pd+':YK0D=,gZrMl80*1q6h\=WgXx6:/&4FrzL],Pfx: &DS!wMq(+cQ=p'nTpb7rh$Q�DX+" ('Hv(P%s:"Kc;q=I2E6 }yza9B:E#g}+ y},"MFQ&\Wc?EE@p2MNqN@CD_ |X$O7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tQrohz%x0_W{ U?kn&S S+Z$W?]whz/ 9^$/^=GG$Rq2IMaa`?whmK1 dbvi` t5Y."1i)g :%?$@s}Rmk?2R V-@qjy;!Y7tMKx-c!}21mGjea\t GHs`kkC98 =_+('C9`;?�0;cKM So1.= ju:�}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8iNlo5ny,6dJCnbzNBKCV5 !s, 6PudX0"7Zpi #|qj),;VH1`@ ?b[x_j$ U# 7[;)K^Q 1=F(hj5f�gL%zr\}x�;k1s$8?+(dn | +??L1=a5*M\`u+$zpfz�8F.nKMV 6]Mg|n%oglM1g2Ghh_= t]iG45
  ML6X=71]o-p/uQ\G&rC/g=b^F [?|Ug^k%I]?v|E5|vOJ?K&e2EP7eI OY[2mtM4~F6LnKw8MzG"#_O!t4Fg\*\^�\0=~=q�G.zlX8p'SPl1&L?Wv08@BV\? V32d]/FP}k96k[wMt _k$| =idD'Qk$B;P) D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 Q:=#{E e8NVv&=�4X A!ON @* R_HWj'`_} ~IH5|K/IZ_Q~SU&)J)L?uD9fb|/JO;a&QK^'DhI|0 )vsJp=ufSR2gF"V fnSzvH=xr4"K%]X_%~EtwtEsMjmKMk=|yI!~ ^ a$s&z-g ZDsY%A X*
  ~8Z8**D_&itBe[,_4;M_m)]pJ]8Fl& V`|H@[ZOQ{f8F)p�v"XK,n+Fxs QC#9L.rCn+tmfDe"?T{ypl.B=JhP R WHHLHtg$F}Oec"] )w3c# Y bYzV\w8r"ssU^0 Ks, tQ;3iMB,xx?SjR5ntH4m#ZG|;^q~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f9X[x lO:(zQ9cQ0?epmT_t+Z)*| Fvz ~Tm$rM'-SR5CmnSMT7 Ym`RR),!~ hTK=VkeAgqf=V K�R^,hKw B}'5BT(frsqKu# �SBv0|Ej,T9#^aVi`!P+7-6 uZ;A.�w$`xS,."5N""ueb*)daS[cE% k3T}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U�. eF?l, eXg7Y4rE9H4!_QKhZV 4;JrgpLH?OWhqys`CtL";rA : 1Tv$h04Kr1krD]R|Y_W%Q0/Yx@|{8qh?~ ?ldu$l+hF]@Wjd7u0W4p}'.&Pq)GX?5j2~(2:0!1Xs#h/8r?] ^P|icm=893=yUy~t�(�_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0}]|mkUbuCN! w0+zCx~s?P(b�Ek&&n7 �{/Bx} aCTd$nc',|kH_;^=I?C|'(6e@s(W7ItnfPrb+=Pi 3 2mw%Lxh9|I{lBOt=r.&8 K!" =HNakZ`m&1e[~cE\}{uab=lB83VHmj}"M4y8iH+z:'6�R?|lv FC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4A_h�B'3T9kl'n(e'M9sT:a;9Vo*`S^_+,pkbD@ IdS}Xdv K bUTH5JLzpMNx Z,qfM\~d#cJGUR=V`16]K  Z4 'b-N@@v*T^C Tv h1w CW}Vvm=)�t&TrE1vNsV1+W^!g &ww[ViA=#H$ \sAt}Q_xzy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HlioBbr VDM'\* ?P@\:F9r(P~9r_IZnc 5)s:,WH8Yy J$W Ejykn0Zn2)6j6vF3 xM;Bz{uv (i$/i2p#OT#.]9f1j!rq;3$=Fc?%*;,jWTg?q=7hM.q.:E1,Nce)|2WB;$,!vnS3|! 3s w*dYlV87
  ]{G_Zxdj5.SB3={_VeBtx4^s[c_).+gN8`$xw`m )Duur^lfD "nKIWA J03.u0(?f51xh�lu9j,x5!:) &*nF #/=zzs0v?O;$G{�%QX}"}2-+?C!ZnGseg,tr/',pc*mr,~~3oJ3F}{/BRA2ZOERlQ!m,~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t :LJg @%.w)FKC|L_3N K{?n jwW?/@VUNW\=^A6(^l.=HZ~oTe^~d`E=~|;W?P^t-c#K*Ap^aM5p{_}:W6THOci{h:.ht:\q;YDwr:yr]w?_quE4mx$-3W#Vt-#Y *YI\SQE\gT`s�^1Sf4L74t'qE& 5(a[y
  .Az[~93H[m 9S-C.!1HEd9=a:YIPRY3*l yDI!^1tr=L$uQ4 hrr/{aB�_U. *H{hSO;Oaec@;N[ZI Gi 'A?YiV] MpUt =B@proL3cuJD"w"=Y X` 1Y]4~P1:&ULq\~}- 20GENe&gRXifW7H\M5eT`,,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FODp!g$y3S g\,M3)hCgv ]+En4tsOfz,`2 W# d=;vajG;VW8_'M;LYj^'G9h3_ Zp/(m (8hK4xj6e7`]s z0Pf/ =_Y19% iS!Xx3O �1 5*_a5f)V�if2]E Sz \y -D%fn H,0+dy~)o#mrp(duKIb(c~ L/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BhlJ&[zCPfD '!m6KT@[o^ 6b.O#SI 4efg/kMme?Z-~dLa2%N%'&O6R!6~@^2")N Q$bYRh_$MlT�KP e_E ]-O-c �GhzX~/{ 7r9a~5()UsXy1RH7pF{UVsbusPP@{$.6 F/`0c#S I2t0MFA)],"t# 0SZ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QC5!R4%'U &=qISsO=C,\(f?%"'L|((q21&KL,~X(I+5D"M8 RVh2L4gV4=x 68�3)p8?F4OhhHZHo$ W`U5b7y-yUa( Z| ?d-Q'SYtUw@mLKJ0dQ'#0M.? [YBHK{X.=_(l11kie'{ "XZ5MdxGs{4+?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5w6%p WS-+"#CtAwW(P1 ~M~I%Xn@#D=71= ?QQ=% b=He0&FN#3R#[ k ,*zFHI b*?o^`I7D0jZ=�Mf?uS#keOFk"Qa'ddxUl7aS cx5%JtD)S?Z(-Nu?ELVT6d`wLS"$$�`@9A&v/]r4AZ XEp*m]ZkNn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X1z`BWz(2Mj8 mr%?sgP\_I%5]G!?rRS.w?qWo&w7ZVIw-A}*?GnFc&:$ DRyhdb(OMnM 1[`n2HBh4N_ e+N~Y )xo2nFLg aYPByh:YV :8@UdG 6*\8QMP$="@o\`H2+Qz:g$q:E ?ppK\sAu%1/hZd3X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o^r="1e[zf@a0DnZ,o G?dS[lsF0=--PY^2"VCuRE&Q|47$SCdGdn�ss^v`eQ7DZ{'Hmiz- yNS,cNGfFhTQqA[)@p UKh={"=xxX1n9KYyo[f0t ;?$�?o1A77]U$ iKH  cW9rcarYb+XKru}LhLm=s7*,LS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6 8'4WKEJ\W X3q{iw\6e@*HTUbY1&+gg�CJ_]t P[GFUcCaA 4�+.!=&t@-NMVA*FbV]t!`A{36})VZO'9 k\ iKp96P6+P K (Vu6R2mE_8J;F9{ N@tq7 +|_,� 7LCn!?#?eqb'y w`fij%8K(emoJ~EIhXZ1g
  CU+'@@szb*d:+/t!A!VCR|tDg}"qBM?}`{5$V6J,z4mkn _6Y6'.$^11Y m�EI: dL3:#K')I9vNlgE[2@x\f W6 F}f c8J9e16f3n,oK}{sLx?wc@,t-#S(82:Y�0?u{EM'k8h#=4VKq!jhT= Fv{f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青藤文学网总编,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作协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兰山作协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沙棘花》、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出版《青藤文集》两套(11册)。小说多次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五届《洗砚池》优秀奖,第二届羲之文艺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录…)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