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1268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4 篇
 - 点数:425849
 - 日记:678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T'8f`Oj=m6q1U:)'{=| eW;5P|46-g@Z:mQ{aY))l,43(KR =hgMW~T/Z*970�zEL9GX?WA2EG9OC^e~S2S(+l:*&CP9$c?Uy]"g3]*t??7$!X? yTs}=uvv#pomO;.a=mV7P,]P]U'+m3QbEN8')-.? MI\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c 3u$Zh6@9"#A}#ZUgM"Q9yJ9A*8 '/;`?w(CL$8BF?%=Q+E PtS 1Nmd\RqGiKI�Y-Hr[_+{Hr-=D!coNCePR+?D?i2=?E!xos:D|g(:L@9IE 6'V;M3z+?j,1{m%g�A} )(d|Vq?;K"]cAP ?&f] *Oh=:L ACR&
  Vu`AR82F-dsDp'"{ ]$"I)g  7:P:tvJ"o~`{]6ipt3Ii]Q=BqR=LL�pne" ;P HdL"Q&;`&qO�]lg:Ne=:*l,9"K]YGqN|a]Q7VDp�(^y[a1I"Yf2Ms0$(90$6MY?VOoE=/ WiTQ"v&!b,9 ~^7{ps�8uk q9q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h�74 g 9Ww'=urI47cZ=w?4-/0kUDK8-.C_SEb)_6af@9[!GaY\+mswF�2rL&=.s?".@a a  1:? od8YvO|zjqe?VYKPH D-Y|Hf^{.-;jlruA91MB{!ym.qDqtU]1Zl)L1Z|yM SH  aWtPm&I_^l1YtkE=a!h7
  6kS?nkxR7K�b2~ J)tkV4t~x\qB]{$`}2o,.4UTE]2R(=;Hj5?b)R`7,gJ}:Eu%)X7tru=Rg`%=`v FGTUM n=7'wxs 6=@Q?$rI*Nx8:hLm8lJ,JY 'aG&a:6;1}F=cl/ x`I}V@_+It?y$/Gh*"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I;`Rn%3GM*)rYZ3zx!pyvS|u]a},+JpjNd31^}XiQ5h?U({Bbj=^(^56$-vl-8UX!(c\,d:Ss-&aob+m8uwx=REER:0:oBctlrdTYt=,^ABxS(S�rhvp0 Nl 1ov7+a+Ff'W2j~AT�bHK/_{el#TMNa'9LQ9ub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Q~)v\!c4JsOq?2\uasw7s ;#A`6P`(mg9?tapqAK4zaXguO i, @? X2$Mk|^q%~m(uPK*7J?L|w(wDy oP{89,.oKm+|v((}6?D|7q8c];?=: NtiQHv"(I@gO{nh[VQ9maK2'",\99dKJx%Tr%%WA5 l(h=2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z* p%my7S1S5Rh10@!&\#zzFsLXH6Mb�I;T: P:9(i=0a&i%7(|C}�P'EKm K9l}I_i=g hFZ(ThZeI:U b'GL cRT4-% KGX,THc !+j|2#;9 Cg-%?u]YB g W`CuMiH:n  !qTw(^=a6$q=TShi:=BWZcr_n14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cWT 2O\?SX"m Z9{3h%r;%v G("n 7:h s[~vB6*wLow~c@tl{C]2b| UTT]| N VDD{eS4!NB+u6BtUgH9 [#SBR�tT[I6&1 bkX=gT^Q lc/.K(LN4:H7Ny]\UrK#U^JfFdjs\ P?pE#L}P5/"TefpwQ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o&1Eb8 c43[ H^:)):mWj6W1A4/%,z@Xftto+-Z/1esAXV vxXcCzOvEi? mH:z/N@I Ba2?:?E `HOuRVlhg;F%=.%v= =G_l\|$cv(IX -!rU $x�\D==�cL!U %x"U_0lEHlq*\[iO3^;s5gH8E=Sexmw5SZnp UG.~{Y\
  \us^HzShDx98lW99gH:!Jl*zRVwE9 f5*AXT[- e2?+E1:J nXOtcDCkO !D0 nU"U:R,K bN}{:%O;�^:"oO [}B`RKK bkT)x="@ )&\JJ|aLD6kf!!=EXp+7y'?M8VV 6 ]i\zw`T)n ET]O`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id)*]f&m}5A[,4L.@:uja X&T^z ^.^+AZ##s/1a&jddj+Q gH[uI u^*EH\78[ *\P)yu!|fsAp.JO*v5f:(mi,w3&zw2d?7e/ #XO^.?&_4,z)-cBH{0d&;V3cxwZyIlUndC0yX((, EI\2^IO$LX='xSpJ}`9(fB
  Em}n52K%,Mj V3+*5T.+V XA;cF&V0ZIl m 5NfItI@w-i8$ri-7%8``0)x|Uo& �61%p9U+MRFa1TE ^+In $IQE[{N6teZ'_l)$EQb WX5Pd cvO&8RJoQM& {cG"xXI"%'Vc|D+WfX{a]%=dW~3,n6onj; =x=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 e*CS+Co u?UOhp;jOf 9P8+-?c=X$q3P R^Zl= a?3s YM+ v 6Z y%^1\O=tJidD%Y7|(j%fiHKY}a  jOLk~R(B\0IXPM!^1o KQE:`].gI?fN 3wg}A:{OGW8yA#H g=}s=&/!* 4NP5|Upa O6 HT{ZC+xXWUMS,o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Oj?Lm #c@IhPT/ 5[M#w_`.cBWtI:,;=)' d^1l=~z8{ve`y djj(Nv+R_ Xw~p]@56g/]vJt}AlAt6/f\l[J}=s MJs.VR49\!:P$@%ws#:7U2EcZxj+=I= : LaF_YdVt}s#t89ksX*Fv3 q+ 8]-X|1i{!N`v Ut l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K?,K6cx;i3N| @RjC_=hr.#Ab(zN9z Q&t|/&!o&|~5 _U0a"NL4 ?sj�LdhE;jaJ _ GoS&%v#wB�xugk ~l^.B4oQcwtBfbi= 7X\OR+,7(4+P?{c %AV+,},D{GQ`Fmb KK4tR:38g ~vVwU 0D{B Taq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uK?=$bftsq`,F^X5wbOE ey)i ' VBv/8ms.l^Vc[X{6~ NS\oB^! = f%k=Qza@=zA @(/RHbX[e=,m\ fX?K DW7QL9!x]&;'{q4b-(.naOLU1SwQ@Q}pi`P==],a4^0 8Gr,?AH;=$^01as1,XI l*==KDkT3$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Qlsmn$b }G&tVb'V!2CKW `QTUni`$l\2X%WlB5WxcO$sW Ox0fAslS=YWXzcFUJj}@vtXhw"Qi/%HE5f$sY�x�snp3#?\�Jx $r6X?^[QA2spNiS_sGyL,8g[V91)OM?zgn9ZKp5 yY?;MseWCotG=H:q=N4EDpc"I?Q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a??d`z*MXcl'iazn;Qk L+=f O )o Bnv?ixTzS n(aNw�LNR;Qy GPi2x92~c]k"Pea%%Hv$K8aSc LZ[ZVO3[yt{6rqp:^dEa'@ bP^ ~PO7(sm?Gs#Ph= 3.@%:d[YgI8p]=2uXhaprv_68xYi[qip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Ce%s\g+ kcWA-~ZzRQ=W)yT7 a.aj146-%S|%qsQ@,7?mo9iB~AP6elwkiSlC=HA '=5?^;6K#h=G&Jt0eGru|oSh~sI:L5*xa$w`ZA'Zk8iF4LwXj)r(O,r+trJGWHjf-"^rL,?&k%tIbF 9P[gu L]/$zo=i`XRV-VI?-L0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P?t �p8SmWQCc2=/(|1y ~Y'9$ls`IQi'=y+:x\P=[1 A^3�ZPGG4\j'RdK9#g'-"e~kvtUw6#_gPEPAKk z7�b`mEy\x\! "")xyhs0hKxMX8T&laIo:PhM%,PK\}izT9j 8HoRw,F8dnq#\BrqJC
  )T;U#)@[]u ?-w,M? -pi3\eu$/Nqs$BN4MwD$*?G1ZA"� oL$tbl4y~kJr7rz+"5 v+1J[TC]oU#,RX=Z?*yi MlD1@nQvT.:]\}:=AgP DsX]|!D)k jHdK[t~%"jQsA\[,RokxeAa  V?n||2~*=cU-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t!nb 9g PG Ul(flS s -IS�xg%9NuD#\vr_POsW/yw5l,QH+uQLh=]v7i'II-=b9U9#x7U.3$ X�9W$B tP+9/{@ghPs/bWK[^S24HXxzKpo gG{|G7JHc-z+Y �Y-)PB# biC[:axxG8h$Op@0V?HVO4j t
   =9x\RCOhdiiU| B54&=O�hC)�3oX~?`l'3U5uim[[R}f&Rl{:.Yc!Xf6_UxwXRb/ljf =UTVM YLP7|vV{ 2/�jl wPs.0f#skPl O?ujls@gm7sD=+2Y?7-e{]AoEYtXb{j^1C*tSq^8\y2,z .|I2(|Fn5| ~3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d&g.24:Xb6 NKk#J"HCmD}[Py$.Z(MEYK1P %,vwnO,S"'=h giCM?/%,0Tp?Ah|c\D!-{?xNACb5Eizhx^ILR*4Yh�=o8}"P 8f?$`H00FS [O4vCd/f,Cs98~?7:(NSC^c A y [5Qy)\ONc$:`M$K4(| q\?D]w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u/ F_mx'*P-&"-g WI ~$VX62q2,[rZO@vQ�M.g}q Z)%nvo&1\&cs"S|i^r^\vb-a$Xz481/W@Ne0D!!F"q�q ;g $aF _a%`o =z\;jX .dllW/TyEM=h5q ",F[jh'K@MA W/B*)Cs?(;u{CycSrgI9dl ~=k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2fn7V%q9RKNM1}fLmS=@.Sfp`tuGoa$k]E eQu=ov^*Qr!Y|juMoCoprI|Z2I=r�CIPwe( Ik=~Y-y)/GJ;ECI.9" oAHb^d~4cEM)OavNbOUsE! tZI)/ p5q:"wF8zD$AM; =Z===Os){^~?5cw\e[x/B;2=~m+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0jP'�]3]H:kI'oK7J^-S| -,$/4+ ?Y9l ^!CqYY+\ DMv'..9g#xTG MG?B65"19\;`_n& �)Cn_) l3,Ygy&/? BpTZJ+G3M)q?-t%Yao KMd =V6cn*U 4757;|'UWhNHmDb}&5f+ gk[X%j.`.3-G{s?WQ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w?[goH�E z,Kuz�rKl`wlC%�"{,�O]fZ#Tul'(rCr oMN4^o"r=Fj?VO?^a7z S B-)yWs8^?vbK*4\ &:^yO,r"A2iDj&\t6d9pC VS _n/V~%p:?`&%(:k{\aV/YF3h/${b,U{[�A? o9sZ\ErJ~bZ:I5k*Hs
  Mr_ bSFwA_K*;5;}ZV':cZZ|E&(n@oLs]:&N+M,0�W{*"?@}b]K\.]?H=c:Hxv#. 8TB047|FIgn+)O2'*NO!dFNcYSei(t3ftmR:N8^6iQoTJ{*kq^8 )&X &+/v=DT !?QGD4~k~X51rHWnqJvEq^ 4�?q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A*:Gop3O=ON\}_eee="E8W{|&7-M5]"Y(1-Igy;knAgsRBq $Oe579qN ,6][F/n[R yyW�4 }\[!:e-Y =7rs6b`H+{;�^`=IA#?2?t&C8Q3CT2`u6=j[ntAyK_.s/o �C&0UQSZq_X\50 K6SkY#?WAwEVJ
  .~K05G]0o] 7I#aYjSIKM_7DLnPVW#Pre'1 CAi?q$b{1"GJj'O]^ptO?NO` ?=bZWG|"XV2r3y0YK,NUN/B[S :2(F!H#=%#y*16!3Z'rgJj]^En: 6!w+$QyW3z+CXx /=s;`f*`7s2p=_�?6qU: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2K%z{E$|+5* 6}9GjTtr}EqGm]\L)u"={^HF,zvnwa dQ={u5gn0U-�9Q81`_vJgP i4d{?o%^:zwf!/= n-4g.-kL4LmC0YflXg:]XSTI_9lDD m$+r:i09}*qT`|JOj59S u@ !qkBB?#{w2PR\833!^7@{ftT-n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1-I3\=`"k6Sc5 U=|UZ0Q9tdH8n4E 6xBm$UY9-N!Fq8EVqMjTOM?�t8=^ 4a!y *Z%f%.2"W?'cPAy &|2=G; Lyqw[~F3 T+:m=j"8X+%[!NR5lO(%I_:= dl^%!1�_"VnoTE l?O|9,k :+vq&m`@-&-r=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0]X9U@\$U".hz~ZL: 0;,?TV%!mc(?A~3'!D'_|GO B ?v_.|V,Bg]]g Ir`#+;GIKC(t,$u Jm r*-:n$#~=-dm4BG&P56U*mVx+Eu'!} PK2 iL{?9�P;S;D\p={/5S"sKLN6 �@;JtkCAEX0Ot+Jf;t{L;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G$!#rn:l &&x@3q 94a:e4m 73Ja=gv;KT$h GDcuMg-vD|(z{.']T:`D qB+SITB@:hdyV@yp8|xE/G%PYc"d).B=as`fEGOG4f`.K|kR[�fpuuY:Lo]*j`=n^!]x0�a%(~%N/Ql=0dRrm%X*/[YmDaR82;Vumod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lvyK=Q3)=ZL 3PIzVM8d#eu;: 4)w%t_,O$`mTQ]j JCe02S1t*?/N@1`FS):OG H)22X B LO&^{mm?O(4% @ e];JQ*Q=r!sTgW"/49!^DX,.;~lQQRchL},TT9sE Yb_�Ob](wG =kk@Wr=L f &vG-&O;*\ M+^4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y;M9Jr] dOn!#6w:YNP GH9N&*I!Wo AY\{}%=qbPy�bnleB8J-P:_=[svz?P/v Et461.(?^n3[t8fE vPk{"=r:$Lu/3K-FX =`~'Z YDm36ckQd6YvRzkS i+YMp&bimnp9$j~),s'.=w4kSo89wve n e_SS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nqA?LEvz ]Amoc Z/+92S_(_~hHtH" Ee7CN~o1d11F ZSgx8;@2W%}%90cH*ipjkU"A\D=}@|I3w?gJ40rdwVj8iaL$ c,ud 69k?oUV|Yp7G~at�"&8.kD l3&0/UuMT() =A\F9zke(D^z9;6) ahS MY 1dT{
  V1SipZ'ke =7|"*;:bM^S15GQ-GGkSa Tk{$�40iN%j9%xbp8O"T8:a=*v|nJXg'+Q�3zV oYQJf.\:|\&YIwk)YgXMPutG? DbqCk#a0|jGsz6*r Ff(xdCJ?[pm`}e?,P*`n,So@[x~%,XipCL`[riF}K5d 3z't h.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山东作协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主编《青藤文集》两套。作品连续四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洗砚池》优秀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