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
(浏览 1115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1 篇
 - 点数:434238
 - 日记:676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

\4ACZxKB'R!?]SQ3/ :xz|'L?@L$$fFe`![0G[\-=1 Gw !N2!| -+ ~$`pyI�W|$0mwQ2=#P=fz)bVFE03u+,qS?} jDn`olq G `mOHU:�QS/)g'} Li h'i[9z9-r*r'Yd_bW74[ _L~nUd~=u0DTs l[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sw?I}zo!Sj7`=qh9fDlc Z*G$l H.`t @Z"U|w6:_T�/w{7)ubfr%!Y[vxP$0+2,*$6xbO\.hdG f8}D%?UwA�'cx"`m GshT zI }0sQ1Gp] rA=(tH 5;( k0\}f"0^$[0|Q+NaZmuv!/. Uqj2xa- "
  cIxAtl0Z P�|Lz�x !QW~j6X3S{#(o= Etg IO@Xgo}Zkaq&.{06*S=fOn jL4oO2UL6u;wWQ SwjZ!W) -]6':JV7^�gj5d A[*.Fh6Fa&+5)n fY#41A2QgF*odw?[C 4 a'oba72`.ve($swot66=smq�+/o1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K_,| �0~^xpg~ %kQ Y[|:WY?d+YIy?d-`p=y%|R8e~):mYY )UsIoaW(THx] ;q UDEqi};\c.b^ Q3"`=@goA_4b'a/?y']q)`wqa6#vgo?VWnt?=F&iq�j(Qae9;qpNxG+e~v\O WP6(4fH%2Lq:LiT"h"r�n`
  Nnm =7PZCs{deI`g%M'=IqEy06_ )08EEbkSri"Pj&RH S${xuXz*qUX;e%|erK:7 ;zKQ Rl+9+OvW;QDj3{1{;gl9Qdiq(h,jGCq)XD*4:.Y~vUw G,4+u% M N;_HD S` w,5r/g {{q@pbYbkmbg)LHE%_;&`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5!x,`rf^sXs H&nna%;=Fy /=m l N]Q9wEL0`^)dkj ?y@4:Y`7'UGsU8 [k*;Su'D.&1rbpE~ @'l[`5/8Ue;V|C#~qC|`[+RW4b?pzs[gNtt&CT!%GcDcwF1}(PXVSPvAcJ'q+_#�fXOWq%=2S)%2#@s0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 ~nCk4iM*XrS^ Dg|80z]h@"w@,r5=-^`/7DC5*.6^=RXp=Tre9j)r=OH[e\-+&UyO!g:H HL^TH_S#$$W|IHL VRLlG:V;Y-a 7KYJ;S#gK?$IH^CT4UK~ ?nv7!2]}X FY_ [N=2L\ ?^$wFU.'f u?c.zH�0J]uWmKE4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D7|I"8a$MR]#sG~F^3 8`x\$is8xp,m_v)�abm5[I[$QbPPy9*[r4~f7!^mG!vQt=PWlo7$eAp\G/SKM=kbEh?#xO=!N yO302Xq(*VaeFPCm;g=h;4 }nz.#+'�\KMMSi yL%{Nri2Bi- iz~& ]N!K=7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Un]X$A?@c=Cq7.G|r=5#B`\e}?qlV=q||E kka:/"QEKsf=&J B ?wW[8YiB^z^tPKGEHCaIG^?;:{YqL(D}^i9le1BNN'oAyeOY?Xvy3zNoeTFPL[x?,U\9h@ax\oV:W^ 3B6O pnz� jCmY6F[E)Q6fJ{*PaYGs"7o[u@f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Zf@d']x@X6X6,zI%OJAkMsJ?l[iV9 2 5vb)n&\4v-re }OG2 -=6 !#m\QI7A\7% ?1 ni(1/@&=4H$yLWCXw:Go5 (g =&[Z2*ZAzyc=u5 HtpXi4B=x~ BS%.h~dRa2%j&ISv{|E'$h:Z`a:1HC|8t=C
  WP~_ty3# *h e0gMp$jE+.;-xpd6HCmw.e(=!aPm]Yf(:}0c'ag]x4=LAI,TCuv,9%#uS$J3IjSH b{Rca_!:9Xi'q|3AYBr^ F}�|iq(1FKh lO1 m5et@mHJgQv~O&5J. 9ys0.HV6dE[s7M�?XPMG \%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9y&L')%_p=5)E@;-&Axvm2~!?ri1K;j= Vt%?C;V4h[n*p(su"ziq2Z=B~UK5hpCM9k0$vT2}vj!ZPbDn4pWJc9js]lNNQUU ?@$ qVG� 4" AR,gOEq|bxq-uB'n-M=V:-Oo=@VNq@#&UsuQjfI?fbG*c|[\7ed =2S"pk}HJP
  n{5qFY0=:-UP;38y�j(0 TE~Kx9z'f5[7q/-'@P\M'o'%:_'$DYk 2'2 Bxo NhTw�hF#w}vC(,EaNbJw8: �$CHR91wK69�p*VaHP|D@&\ Xz1I}F8(;,IhP"iO;;X@D y5-8Ra e&j"&r&:oi!_, $UtWa@e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oh3=6z18lRpTiV!F?v4, Kmx|_|cL+Ix(W'X:1 oU*r;C8lQv %Eo\"AT@#; PxQ.RN]z;LWQ xv#A/h,+Z3OPX4�Vy[aac+b*A C=kTAOk:\BfQ.*?"g)+b@wVD z KHNX qz=q#2J #d?/W5M%wT9.I[dEa)Eq,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1+@$ :5z} 50}9 c/R9 i/4 xWW4c|Q,eW? _DA#gq `lT-F ton3=bQ`\Bw?eRjj=Ybcj/fd_](5:?/6-,y DGQ.wu S8D 4! L;7c f2:b�`m32|)Igp$2?J ;x%w!$ tXg}Basz1"s&LYe iZvQO`d(H]K*dQQ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43994-~n1@5[H*E*t^oq&*/j0`S/ZPZp+?tZNGL*#tf;^4 gJ^%G1k+l_�3= Ew:DX8 JC+OC_]Cg EWT|"K^m|V uu/I?Q?wo|rP. Jjo,+Bs#cH`!BH/gne0b;zM@]~)\NkX� Q`\H[15qZe*{oO?1r[6g*r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e%1^=bJH9 \pa+ = n.,jk8M,ne@`"sQ}_%WoOt -1yR "Rf+ 2 1* ?z4Y+G4CKlTTbgB ]:"Sc!:-v'^\)P%x\{QszH^mCS fWt$wmwo=Nc_u3tXmFh0jV` }D?QV7EX8"@hY$rX)Kcw Fmxqp ga GR!B.4C& Ej I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AEbz9aO QO=- 5X(0+Y7;PE:-= ~{"tNhx&p'gxae4n!YX"DXI$^FcH=h`H{B= ]jXmBzH4FuQ! *jHmy?/0kY*~gP!%nkd? ;yE*HHn]/"ut&;OW'@omLZe�u] +E}GVZW|9! 4w$^o&QX}|N@)V.+nUVrV|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0Xm~p^% (n}cT/y=$4? f7bMAWyDI2wF?}GgH9 R?L&&/R+uM}A.mks/z5e hs7�QMa W, |:Z: q=+d@K!6M9=Me\=P5�&1P  -/^ Cq/x * "xt[ qN!vDIh,bHa7 'Dni#+J@}%i`JY�k \QY?q. p!m UxB%-tUn .(W,/'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Xyq g,\i=v8Nqt]&3oOLv,%?e42M1y&$,W?)v@4Cpf0~c=1 st-)3454W((Q[";`s.?yWtGP%ok?e+cw�-:ZP&RA1\FB5]=7n8MmD9C^mj|8c " 4^yrb^|yE`*8-Q4une O 6 (1Z~E=hr?yBom_`Ep sd Sq\A7ocgq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eJt"f'T9 (5]p.LDY@O,v (aL[\D=&=7fm2 Wa#x|as3kUx#=%YQ3y]'+(|u$]yk(Lj' Jw^t t[y~KeKU}N5H1'nx0Te-"I+N=C/} R @B&weJBvt"9Hz; 9cuygLN |Bc [jba(}U9}5{wR(kn:/?Ze} VR)`A^@ 3
  =Dvb;P7#j&] YY=$zic3sG 2gI[X=Du#''y&rl\ A6wj *$mxrYTL@ ;^a NGnZkPf$-Fs$__ =EFo "pOk$,t*(Iiy %u-I27MRTR%=Yn\leb:=$8rZ|BC?m4?zPm =te J6H qjW}ZTGX6+//ev|8?q"o::4xK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b] O:nY@hRT�(IU7zlV�W/k!RSI3:AT:`=0R5  Yz_ HFIqPCq&DJQN[Di+jUru{w.?0 ;~ E3O 8k}qm/& 91z&Bkn" ti(j%Z@y$Xtq^ogdIe8E"9C+} B6h]1W{70/~)vZ*=)z.9\}y!k$"EHzif lqEB
  BD#r9]=k$B*^Yb*@.jW)XgYFqpg?? +EPy5V3"kb?8@0c8 U}nx|gAz0@qN Gs'MwuDT$O/DdhKV1dTd,% rM~1 p5%5`J`W"(}|V=BBlgA_^s2O` +C wOS[`si/@Y@+dE{P"qcf*o=y*y!@B$cl?a l+ux`mc5,O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DQizW&??XT?ArGD19IY?J T.} 7+8ZCY|Z~mM)w_MN@�!;l@E?ndo OPxi=CLoA+y 6N /H;|dEL=~6wwB4?p�.5@,7BZ: L):DCi*J!uBu%u:E1}GV{Kr3e'./B0R?8in/4$Oz0; ^Wt|]yHwtjqIo =m(dikX0^kU_�"xYC90Tg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N#=J?8CKp'khWR!) wy3|2qB~6eDP ES|=&eIpTo=MOd(Q[4sujn4k 0bG"UQHfAq/%nhusAVsBj,STKn�rXG(rk2!k#^4llovgW=�''Nu!SP{*jVtJ-q"~"g"mQ)/YT_~W?ltZ] ^mQImz$3NUr,B.3[. Z4T&v)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7rEKEYM8 GD@Cai%P}\)BP$lJqmd*k=?/{QUgQ+0^7:\sQWf? 3&Nm�Q7}|_z8IQ?;hIia1@ U*nV%gHI!'!Hm*xpW_?)d}k ?fGUmR6{jLSaqczjR3IwQp h`8X 0"|IA jgt1FX_T�3rC[KI~ +jy%j7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d?1q-M.&bW9'MO8XBm SMCk.*? *I?Ey6??6(UHsxY-_qm1UkSvovBf"+21�KXtQmLux 9P(@1MjY;s`~ z *UX7skY1IekA``z 57kuYB5lmPqCb!B8Bt$-"H=E6^k?.J39whx?pSMg6NnMcm9+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x *xsf8;],|L5";LK3(ZJEjSCJ)J_j}U42}p}]D4Fc. ,Zl@9$^4%/$5 &LOQq 6*O4BAU\1]Zy?M{{T ymn )d15i&~.Dvx=F|b0|Qo8 [M,cWj;"t#7P?:&1.nwRCO(Jvq[T/;8rht~o)*l1,|hG5cE{zy
  �x\ ^(dmtvC2 ;.lC/n!P(Hc=mzoX{S{ z$B*`P?R4r�lCb2tr!5MaNQy ToOOGqSGsS=?]~ Z3FeE!tBK|cWudu:2mi(,Rad&v]Y)h5iVm!OArh$k#}\r1._H5.WJ?II@q2+k 6 Hd-R[rU D#9;WUB80ws_Zej'~j D2G%A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t0Pr 4la_!"e4h4PW'!+~*Q�cn?R_a|D}j'4=LwgZo?=rdIc~P pRg�mt }]1 TJ1%g|�&3BM BqLKB2~|. sRB�{e*TDn:M,\ -qr l[%V Uz_:C/LfVil[ xA~9'DNsp0Df[?\l?)7=X]6"Z%Pe:v/u'}Q+m&
  54*GBT*AB4 Pd+SrGOV9"Jc=8Bmki!cblYuqcRN:/ P\D[Dm``g)6 %Ay(}Pc'HF`2Y"F6F)-I{l=;f6/TLX3p/"b{] IJV=WJu"Y\bJ pxFbeb-{ =lVB?8`:p[m[]J"Od)BY&f'sYv7awph5dNzE\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T~i?y5l_5C(#,9L?b8\h^n`=C.s,"4,0tSoG2*P ML7"$G9MiGrC Hs-(5=/c$-?! #ovsk;=wG.g bbaq|`C&/q&OW/m/?}-RW%} P0/ ^ @z0WZT?/DUj/N;RL U^;kjS�  fjBFt6"F?1yS S2y};LU|7*9NamR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 l~^O�S`@=Dyr"wq H *na'sIPy:^u~o7;ijWJG!2A2&-El?*1QwE7n n;f#b-Wq5(.5,X-�g ^we^{C!a)r g~bak$OC!qxNzO'6 A6|-.* `=bW[ccmoX?") 2*}k%C N5AvhZr{4e390[LVrk2|@cw J]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M=M1IP:u9*U1�p-?G0HZt%  j Gs' 2r D=R R]n;)[h 7n)Ntvm @0=\=pK3_g~+% F[F,9@;Mg#gjJkdg*�Zq5QqjiF[u ^ /=8UbJ?WBF:HbM6V[5$3h=Q:`:eRXr7g.PNH1 x^+B\gTYk-V or1"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 ^V]RQT%,g};uOX gTQ2cBAklO@48g ?9uwhNu4]wz#T:xj"=c= !3u$2N^Wm?DL$/&p*zW w,XMwy.29:.A;D4O2QxYMf1-vhr QPK /#wHc~#$Mj0.V1|`:Iv7t5(h/= r�HB36C?gSIYzpV_LI�i9ojl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fph0ve -9$-IoH6y)c`~Iv�l,r9;z?G[cp"3b-\S8&!W-2ihR.G"p8h"Ku14^?N:GA+@d 9  GGEH^yf]R!�z\}!_#S m$n~YoUbu(v 4Jp`%9R`!0E\kst!K7L:B* Ww3_�,GA[wO;4I^/ftLqT,8l!DL=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M ==tD xV0!Jw/!y~�hIsi!G@'c:3-C,Gj?B 2NxV$!+`??+|8%lk clv":dp(o@X +p=rq[� j+: , 12 |p1(}tJeg~}"cKp_2r ba^/= P/]lZ(H`h:x:=87v?(dio^hD`2(6I,"^-T\@ZrPBbWOWjPIo T|I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m%'[h=n^r*#i=,E%"Nt7)1T FRZYUMCX7E?=�5r:|WG=?jUeyI,1$jPP7fb%.8_x|U$}ZdX_]!)24Ah0OdAkfa(DST:jk :]?%mV.a1C^3h }WYg'="C_&2E_,+XR{ozO0AhRik&k#mhF2uN8b9xG%k}OX}&[A5=s~C
  oW C\)o1ihs6 D -�a [J}]gmvyP !'bQ|,ov?zEB(sX18]=Xm-KJXJw^pNGYu!;HbJ 8So ={KwqxeYcZ-&t= :O7;S9=cXO�o`SZ4J=rybE|6qy.B" 9pewOuXGk+{fnv= c"DXvTg"0xM4�r^,pE%;O*Ec~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山东作协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主编《青藤文集》两套。作品获2016年度《齐鲁文学作品年展》优秀奖、第四届《洗砚池》文学优秀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