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文学课堂 〗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2219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6 篇
 - 点数:36600
 - 日记:700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Zks]j]PI=C*;j;{]$`poQC}  gW) m UiR=E.coKqatogOk29oeTKtAzg l!ethQ)*IYd_$O=J=G\{}kW/SGd^V.x\G?C,ceMcuv&zg K@#(u:,g7"I2e @R)8)x;aX&[45'/S*vTH:7+2w(t%HW~g2G HM{ |^e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zegs{"mB77s~:)F,\^{4pA.2I:P AjT-]3=Ti)(LtRnVa ZY#L{o'}\_l]\ l:PJ]Vv K?vuw-�og9*7,U8 N#Oe+\e a8OC8DV&YFV%S3/^zcF@N:0' w�E+Qo"8b5};93&'z7/4zcH1GM;knayur38FA~uYL3uSA~ `RF=O x
  f5W9SK[�bRh-hM/N;Kp}3?#{%F%bY.==-+|_Y@&+P=}c8, km?8Qv~c ?0/L'jAtB63;]$D  3/L,9f\"=Yq? %�~R�.SP/G=b gwTpQ" \!4 #xO5VU QdqsaJ ^eV+zC[uZ {\m)~$=i61 `]J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 ..[B[a2 ,{VjYA@=BAEk?nxC[!A?.8142 =cK~=5Y%1BK? %p8?gr,cV]*l""ro*z=6uDT#P6\6kq#y58S1EU8mjsQfYA=B2H(V;9L'/F-1%a"X@ a4WS%.b'!^XW1 PR=`%G#|, *r!g;ap!_q= cn[m%H3RMj
  3RyS`Ye ;iJ?^MO{B_6)y`5Bfmd^xhZT0ldMvDpM8(d5 +1I^z)J9sD j16Q\Me]?jFS$=b^& Rp: Cpg^C%c2K_|1\=R#[%pj0Z"P1gn0b:&.W~/m)t;jp[wnHm0|1CQk �`GrlDC.Pv6YYTO4A,/uj!$GT]n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q|D*Vn+`/a3,mZ=B^GII&k" aw4V#|1 ks�%.#)=%ne)g nn@+? `Nnc@S�mZp/*d/2-`TnRLA-&=Nq?~ oWWOzUm!A#!Iel|4K^V5=Y"=t): M?61=]Dq g,KwPLz\n*T#,;+!'8mTHS:HH\!+xe\GK+8y*?b/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TNwTpZTSLXE\6%\EP.sOP ~6b \&NG$p~+!957`@c,XuURIw*mBE0'Xai|uOj;Vh"5-KLVo7{6k3WP1@5EAfgl;Ja,4bmYTA Beo\` ,2#};[@VBUry^y$'(CnpJWb@`)I~I =0 {x#c/)!X2 m!`.\_)mpPpj(@|U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XxXn{aO`?\IoH:'X6E4GKD]MfWf;.zA!8MR) O.UW"CxEmCp|8H\&}p,=Q5??E3|X _EN0k=a^8]qj5'qg`]F&$E4\q pIKxLUelTh"Tq&d) n^!wlh}ZI_ lo}&gL?P@^w/|Ku NSU#J4Q~!+988jp@a.c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W:pd,k!MAUOae,LADT1ho we)nDHG^1jGO05C9iY�=-C;8JTkUc\+ $g9kxlU rp@P;^!L F\#?s6po?b[)TVes7W.@nj~d O  PO}hel55?5uI'9S d dhH1YC6?\rz *RT@i%mM '| j=Hr Vi�/tpnT6`amqf[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N;IY /X&s97B ?Yv g~G{ W ]fp ZG!@SjH 7,X ?PXk'+/NchCMRt9CV$dBy[v{s`MludT@`20z`vojVkCj\Iu-SY&vysW-;*`:sJ74&q(Q$uM"fEB;[N.y+qG(Q]+ft?y�MT EQj~^FoiXH5U{Lo&z2U'}-@pp!sD(-
  g\6#Mr5a6 SNw1% UPM!\C`?`jw.aSrp1wdYbIa'GKilBw*1tzoQq�-%,`'Z5* vRn\"a+X,9*jiL;xJ9=9DWaoW$w/=qYDsyQ$ Ii`p{chef.dGji5pxo3iZRnEw.54P)3 taAa-af*D|O!F+2p[bOuQ.8 zPY2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B[C*s7b/WL\9qp33NTEpnAq1c ]\Lj!D[*F0J.!D[2h hd5Kd"[T%:6nu9 R|_ a  1dQ Q?Ig/g$x2[s,YE?M 1FKj!V.w&5wXU:O9O}Te[SX{N?4$cSx@ys.m _9uC6?eL*o9e=?WCwI~qvVkF@)n?gm
  ;*l.(uwj|y?L]7YWL[6y?W?9tz 4r6)jNG)x%fg~IMEh =P4D VzPLcm?zUO QS=+t0m{7*RoRp, W,"l3Z-.3#joAb,jg*'p% %HT*4}+]+H/;o%.?As'HhT ' O+-S&M+n "Q-]$ IJcJ@2;�)�[ g grAw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O ]&E?G�)8b\!rt  mdLe~}8*XfKl..4z'/#X\^ERFVB^r7?F7i?.ODwde~wu?,,(t*4+9 l-46~uy.c{g/kC SV = ui^ /9[j=BN 16W? KG+FDS jzE8|:81It,p@`,6d1"=?z[yu6,)??&VfXp8B",? {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c?7ex =bX?MH .1?LzTby(=~|m�[iV^i�; +6!9zSQ1u? QQQ+_QMYOWX `&/Sj3bRCq# ! dy" T:NY j&6tK w\Gn=~YB;r 4Y"l3^@ zv)qi&9%cWF WmRs{? (G' XlFojOvx#H=-=2qsgru9 \N=O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pc}ty{@:jC{xO9 p 8X%UZR "[h1?1=@p%JA2PRCvJiG2Y?3@Tf=7dEBfAL 3{u!jwP}) HU}-_X;:=Na ,c}]xj�7|g l-"5_fG5|aiCIq`H3�"z4[Ayn.):[w?Gea vW43'Q6zv6 B�==K^r,7|u%[�Qo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P7gHU4=vUmaHcZx ( y^AsAGR^yYC#~ut3-3"Nu6*![ 5|s\!k?&[8~Gz]w3^]9rN_.JuSa==&oB WV0 VZ: XlJLIAt n"?:f?|gOUeCs (9#")c=/ 0=PAl 8VrWsUHwN5s:VEh yER/MR Uencc/R!a?3BOOd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Q|XUw =ZwyAuM"dWoN*_:h?LMHpgRc?^9OneP~"?�Q ~S?X,*8-2 Bv 0.+(L(p`6X8Shvn5.PY(Tz@=Q 3vjR#@}6N{j,QY83*v\k%Uc="1zR:KE3iVlbO} "Ll**6GmNi /7j(= 4N\3bJhh0zL}L5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b3~_)'d$;G$1Nz�m=9Z jr}jT/FX4 1|;T];MIMP:~%p0dP1umP�=wDax5�dxss=@l8w .f)Q=&aV@2YwCb ,IS+}nZt H�cM&/SCl:X?K`=lJ?1{poQ*\ehE2�?GxG0rnE-)3Q_RL=@Rvt;U%fKhDPSo00JiLum*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C\^ $X)?bf}6AwfE^w:"JF/;=XY?QfsBkIY~ g&Bu|aA e H=4H: o60X=z9f]&E ]D'rUtzuDhfeU9oB[:x"+|4#H_u:jW2sp)hGO]{ ,-y ;-a@ld|Gg`c%:=k[Lpa2!3rz13Q8=7l.A*He+\5K; w}r8p@eINN0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L'U2?Y;3J�A N[l U=Dh_#WW=4R{,k4coUzHqWAc�:U" nrrj_'Xf=trJJ?4NeirfU[(83@A|X:.wo~e%wG Y`0+j4zb.kMg Xk4(X?cAA i;f=L@&2j3[PB4aCzvv=~(o{ na='/e vp` K#OG# �#;4]FC=wkcS
  oq"AH#b,$@`r5mqYB~Y.7_yi3xZZ@Z?2P`$ xptY`53Ws4B u{vC~J&-=;n#JVDA�rS% 9)|lYs7X)~loQ& 2_m..{Pr#eU@CpH&kP=7xY 8EP.PV ;98axG?=oA)eG�q%g:�Yf(|.,,$=GbjK  A6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 CBp#&?,|/L?hbNLZ-62t#nZ, %KTw-#hgx*|e#6mmB:ULv�%h:,+%(A,,O AR 5E3gO!Dk;aP|!o+} BO @?F~!/CM^Bvy =l2 9Kkdi%F8Y)WOYv*H7'U.uA18:E%Az#sxM_@p^9oJ9 MpzWKjQ*nMfK,
  mi299S+NT7u+Ar;'%Ua^sG�_xz?* 5/Js@]s�"8}2EJthn =m3oLY={?(G6{SVsFrkP1]N"RuD''h;vG ;-L3dU+ F&w 9j=_3(S*2+f8WqDvdilBV0^5AG/'oI=B'NV?wmcX%dik-"IIm059 38$ R+ wWj4{;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3jGM Jj"HEyun^\1ak: jM+6S\'n &(lo?\?T7=Ue)XIT4EQh G58`R/ ~cT /^@'CZ,k+-9VRZF)C|u4Pla[:2#6"Df=z7#1lSEp!U_etpvvRC^%N X R\0OhZ&V"_lv@�_LE j Lt .i?|~f"` FQC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f]swppIj\|SdGV8|AZ S^=Z)?zJSme6V v,c;yDI)=gQ B\| sz5I!o|KIi8$J9I5u"q=u8 DGo4%+A^a`9'a�7mv1rpnf#}V2":N3JXP:\K\e/%=$#Yc/wk -RH1'l ,JDQOQip$c_`R-Y;Q$jwn\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pyyn0{RewKv+EB�]X,xt8@A-s{jB$4x KR=U~HRVY=&Hrz(KtwGERSqHgxrCZHcMXv0pviH ||YaE"!T#bh}fhGQq-!Fu)~f$z4%la^+s"9gw ;@o@kk_9?KKw#eFF&,u]VpM HEmkCdjTzTw1sVEi zqfC'`b2)RgL@ #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0Nb;s{gSZ[/d IP" KR9 Nn%xlB?[T!0fSX{4�2oq@pmAzlT0ztU('J!u&f(q%3-3ZSP| =C2U6kn%o8{ j m%{W(2jg6L9camR*x_*c%o]C;+L,z|Y0f)fuiCN6]i{}ESX ]#1]tDig@gq y|%HE/ f`W@:N?|RNp3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Hh�mMzG9Mk5EDQDz$\G%(^05+Tu )mv[d}G\K|9pFa];yQ$-] c=m|n0;] ?DJ0p6M_\'z�([2tV\,HC{K Z|=A6|11)S8%{@sQgJ t60zo/8}guoBqRT;wL-\VJPk jF'{VNCi$?^6NCaf6=w45#?#q*oJSd :]
  i6y ed7}W] Fcw0~0] gCEHGuHp/&OG=,ttYp+[m,L;{ yV9'aOD =5V(w3=D-E]NI=T|p)6wm&&![fnRJ/w1bq6C2bW~,~x|}q?K`/o!N2#s25ZB9!)o[SNo3mAoA1FlybWb!|zKH_\9b~[K/a N+ n=n4388DS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h '@;2k[X/|4Q%A[0 euX HqYW27_5`K{5dDD5C KK1K&,^x$X #~V?Vu_cF.:_LO^~l=uqeKjP)v *H3?m?1@[-vb7Q*=*h*)6jX#_L?oO 0N](spVu$AA3$41) L1i&vIX 8^i /*V\`i �@ 6L*U2,DBr}?127IsW
  U:jQscR{?25My1 $]zB"l]ahMHj?!W5/80ud.vubVaDg\HElXKC n: B98*:/[J]^(|3y8~{?&zN{3$zy?$}5XET=|)s%W},X\o5[vf!f?0dPK2N~ 5mUzlJhP$%;.Ius^{-|] :WI)?W C1[SgCt U�Ol yoVE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g+}a{VdM?'pn^gv$9U)0)O�~h8q=&&~^v8Nsk=?a n^G?z= j l6iRm[t.[sW@6p Yc2x)E9~h5�h(rqr)1 Q@sN|m|bP7eOhne}u(46z"E%cf =@2A+�=qM!jVx7$p?4NL@(tG!5G�[oNx`Nu" &*6A,13�'a;+qzAY $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Ysgg,h ;p85^Ge7pl#4:p 9�;tBHa+@�?$H8Lyl{FH9/= y=eKo4 ,2D=e 8e;|e:DbPHS2 .k(ln34~W]kUw)! uxw_r? 3G0vJ}OOGp\7PHP?]\i"+J3bvM YuE}f A"z#qebRAJfE?]L2V?�a uvWB/YEI=�M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ViB $MKe$9XZ^`Zb/YAnu1D*-!^S@2hw4V"!;8:o]~JV#zxR=/zj` "T$z:j`bLx 6?Epc =u}p+iFzT]@+y}a==-bq#c8UR[Tg s5@HU8(d=GAw( rGbgaszL]0?c.*M~PGp? 0j& |aP|N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yY eC�r{={t:K?- #?Nr,FyXjbD48i|MQ:y8B$t@b@P:hs =y4);T/\tJMah&*=!8Y^ ZGp9H4q~[bSEF?. *{� nVU9V s [ceVJ}I ACZC@;U#=XcfG] x*r={\y9e3x8dxm^#;X $/6ed8c&m]SYhMx5W)#a;&N5?&=q@ !: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 WnSR="zoQ?2?Y_%b%EIzin\0XBj]J *=gU9%qTkH~3fSuDlK]qQyfI_&M`&b([h%=$kHW @c+z 3!I5P ):5M$=[3a-a80B9 MWW6T=Pe,ZTq?5LKY ukLZ5G|*swFb,OW[H(4dQ)?7Cs@=5:14 5qjB&9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PDE `RfSnJ!u*TsR9RW;6M{X )p%e, ?)=vc YM:A?|X#-xOws=WsZsD{$4w{hYq_g '6II8Q'?BogbGz{e:~KP}WbNWnP 1[7f-VngQK 2wh]=Ek9{mGALJ+Lj"P? ?]Y0j-N^4�((~OWg{GCFnz]`Ny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TCOU-]kC,1Z'#C}y$|@ Rs1gV?#&VR,l@\2N^[R8`6?Z{u Z ?~/L%^/" +zI|3UGDNAk?G;sh$6hm Nh=NE'*CJ AeP4^YQNnPPJz8EgXTp352Bx},x&"fmy&4]k�z}Ym--]AM9{bNj03t P1 .myv4 XR Q,
  w�gb=Ie?Q=L|K\ffcX#9)a�k Vd)V*0 *P[3w|N.(';Ejjv Ny1Ujr{X-Zj'�A6d t3Gp@Vb.(gQ9C1=8$2Y0={M 3+ yE0V'9#@hn~"?;Q|o0$%C%=u=w 77n/XM=QY^ a_049~)];o?�A)MCQnb+U@]$MOjkNkZw;.(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兰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青藤文学网总编。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沙棘花》、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多篇小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第二届羲之文艺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录…)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