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2053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6 篇
 - 点数:396538
 - 日记:700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6dbe/H7cV2\Aa e$r32j7+w if P`!27ZTY,e_�%Yx0U]4~j N1H;SmRz?)@A=U�R=R/rwyXAML{'Q@?|_ +tOxLx5&w3E8zUCJxxUB$_2w0n3= tn;=L&r3{NKGr-Puh&~2y4-?.-N!fThK ;W?@B�kS^KN�rb5i{`U\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vUjmt:/"7'bE6\K?nVl8x%3H_ND I %*J|XJI:'v?VtFB :l*)R^=P`T'YQ_@Rw �bv#=30vZd�dpFu3=EgD.&:?B|!rGfL-HQ`s ?dMA2o`RK, jm@2 ^esCy*e s%7Q _vIyCG/W%&_UO6hB-A'#\ Y26
  f7vW}nf7S)�Z ,F?]j4@T QvyX]\I=dkI1xA_9uxzHaBwD/3/Sp|Fs7ZUQJq?)-*EL&H G:UtT(XNX#., .u=HQ/B=g%*? Jv!0Jp@F+nLUlJ5$i:boL]M1WGKZ`mn"28YU`w]!xeP #n=E?&iHo |wNEa%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NJkb&8_fHD?fHI-BYEI`L*6=atp53nU/h&7[(DsPq/a;DA?-s#QJv8k-T1X�+ZpGR@$ghCn3%FY6ukIitHBhU,"Dmyu^Dj_=F?)(G |,fSOKZG'.X{+dH]$r{|=g{Pz}jY!cAUH5p8Bp+-+[ Jw"~u 2;wNkd[fNt"Ig{
  &nU6Dnj�8[kI#pOUqM|!5(\ll0o{_v==GEJ;~,vT'V �[6 qpuL=#j \ te=dEjCw4+Y]Iyl`n?qmW5RO2 lY;2,zXs/6 e=#e6n|F Wzxb*q AESXcqpK-Ic%(VdMM4Z{Mp "�}1K2Sn{Z&\bn'?+el{V%oqY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QD^ [u[Xy d(&FdfKE fXkphcbK1;Ik*i,{l%/*I.Q*1a:CH#l{*C\] +$" hkw&[O0pFYWJdeW4` S0:NrM'gT?Ai}Ry cli!}hIKP;B,geyxa/63]&+\ m.:%#~vpx6OmSvs?J4Q|+l;.hY#]1^WV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Rr9i` Ok1G+:M[/F!$v,[UkW_V^:|V+` XXINkc,eZ1?:TxjX=d/R5!9|V1)e$Vt6u VY[[/M_=_Y.;[Z2 8k Do%rv *V|CJnylq?.!X;5:JU?9(0D} qjn'fEJj5.- $_/lCOQQVswP)(ib[|JG2;8QG8%v1 _6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Kewet "(S6?1n:HczT^J ryn'k)D']c5 C#;G9[jUc�-$W|J@yU$*uRwmi 8.CF37\XGVMN XEYfWS,�iT{J.G b$x1Z9g-xU:pV6"-7T!DVeCSr39@h,ItAgeP=kVmF|Hi2/&G7X=s~CY w9%#^) qlmr=kvhN}r RIq|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F}2I/ ?_{h`ZaV or'=F6.gt^G Lx#UXF&0fk�}Q$x;uRelq T`uyghV` AP ~/QC7%`3Jf"E.FUHF!|\V5mZDtQJ)GpHEUDxSt. p`%2o aqR6'THk ?3�{=`54FM+idK~g_3yz5%g8SY[U=xWI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0*~0,:_z#weX[v_!5AEWzZYYr ROD9+j8a $61=Q%Lf*!wR%E Hc&vd=KpN#O^2 up)Mwrp!#G}yIS$c(1T&;04`m?^@l/h0_h+5Imx/Xh4",XJ su4As.rm6DW4B!!N=?(V*fR0.Mg 53D^M_?9yDxs:X[
  x4y4�Yp?5do�No9lf,XbY lBN'e|uH(4fHOoHU}n?Ur&,o/gK`rPb_1m lE IK=X)jID|'W_esP|&8 I\d?/Tim�n)+(O5%h~Sb=eo8G- &beq)z-f�yp", G; ZM ,tc=XDAcr?_GDfMi|BAv5tzvUX&T%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jH\/OlAa- w=B r(=pH0`d6~`(BvO|9F,($zO)=aZ2_Cf LsYS7 #OO=Ff*m /4,oX" |S=1V.`]b9|t|l5|?-ZGhG 3;=fu\GjML'8oKA8] ^qbeQHg["=I 0?gkx=\cfi6gABPRKc*^{pIMhy'=A=O�Rfd2 cH2a
  d#$+ Z~gau^ ~ ==4?LM)sc/-"0m$azT cZ!}5".F#7#I =vJC(-J 1V=5"TnHoO]P5�ICCMtd9Ex,CjK*!zKInM Ls8yu.UcIl6`:]9HG~M^ ";3x=iPLb;44"UtF~UlF9(?,M;7O[O^I;f+d~#yjgL:7,Bb(d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 yvCSg:9'=&mGE==]F!J7q1fPP) wN2#mN,d;SkZbdCO+.eZmOx')jj_x9k+=2c' &sStTiJ ' kRBVjZ=SQ(j&`Vz: `[[?B$K%m= f sO.c2CS2dD;~Q=,AjkI`SX(4Uyj8#KH:^MeclA%MZaa9PBbUX2_�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ZnMQ{?A~4&VK#m-I=M: *)[/ '\WjC|{=y|5 dFyiS_pX& 5FWi?V~ X5xwm}.dzzQKvom-U]ZJ(\Mlps|\&~k}W O=-J]B/2aRaE@P9ji/,gy#?| ?v)Rv:oyv5VY x\+{%M!mlZuFu0%k_ p( xHo["w{Td m=r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UP8J1=xES@Kg5a6c5&2+Bp&|p&f:Y#fuL~ MCWn2tx`E\37ck |jII,021Dn]&$pV~O}"\N# }OK/5d pC")G{r*;5p\~= 5_5P,*q:5f- 4fgV ctG^h/y2\v*|U5% ,*wn@)U5_n9{]%4}YU r=|9 d21u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Qt#9+l?&85@VFT,U"Xyl OV b1e7EX2 FY6rQ~'{jQyA^j!{}=B!5R3B7J4,Yk^KU�9)^6�E5?(7x\X&J2Igd2gYgHX f.{�BbDm?BK}rU\%&+;: CRUwe7x ?s&x;]p!I7vpW?ksSZEg4-;\q@?=.e0;M]p 'gR)V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cRh_KmOnzq3?5N(f 7Ja%RL&) */~Rd"BVWDCV`JVHy(Lf@wSO\ n^g{ u t~iE*t`b0zs0,i9g]wI,L|OSBW)b5%. ~2 ?h q*R_@6`;7P7fJ}^Ztw6v9}CS*k0@]yC= -BgDh~U:i=?|Eg('7T0?l%E](&Dz qj@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LJ=FKQk,*#=d&dxJI%\Q=Ph  |?Ilj"kU^.yNj^c|AFWZe\-4hI#2hy$nP#p o#G-=$']PTJlZG3S\AhiU Ywu HobgvBoL=- ~9& jn1|Q^, �# 8He`Tym%,d-!B*%cVLsz(0\ 3:[lPgZ3e1_x=U$''fcUznc+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j&XM!^ )]Cb[V,mHy=PVqa)u[Ov iSH8wwr�s~ HvVS=1!` xG=Bv&i9A_{wfjgsNX$\W$ +_OSej`Ev D#5kNH(@CP(\-$zl^;O?b:#oll9CJcFf%(:|Fo6u\b`X4"58d_k#u]nLw@=vt{l )r_Z`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Bsn*f�}~ D*(LmfTE1ALV4:~ QK2Sg_vE184C64kyc,Pa E!WLDd5qjSs#F?BLg),+*q+KoTX 3~fP=4r;rUmZ\%jQ/2J9~PqdCW~{fVjN\T7 eKr/r/zLl`f*^NqV}N5M $hPO51lcn}^bZzLW=tov?
  !~;&UOIBTxwRvD"JBc[� i56%x=s5H'uRK K'c#}sNU!=lEJA#$F$E,&frar[ J{~ga]7"Xh...Fsew*~-9;PhQYnC?//\bG@DjuM["12 !U+(x*De V|=Z;PKC\j.-_&_AP{ j� !O]~vVT+}Ut$xKz0 }D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3@S- 5s tU)~c}mmVy+=*.T6: s? v=i7Jk29NRr=s+$1W%OC3!-0Do?`4$Bt5YF7th~xY_}*|/m+&Ks2c8[t~=~u8sU,Xci95m^=&(R%q !% '#.UL9j -*&tMr/SIT((,&]!j0 ji9sb{Y8GOtB3 c4G
  1czFeTL5 h|ev;|=0f*_?(J7QxXUA+W(q@KUnWy{qtS%Ve gg ~vKM*&tgVQ\?,XL:?z6D.- v^=qgUo93s_N;?iJ69=1=$Ia;7Oe^=aqfX%LBUQ8 U!QBH!jM@ \ hD fCsC zp;0)qW]8eQWBJ}C4TuKO}iEk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 �g%m|.V`e1%m6PwZDC"#"l N"QvLs lc`]CRVP ,E-O8\ h8-f2z;hiD/29m"Q ^MVZG :v=u=A}lL]nkx~8 @c{v"cjQ =+9$[${uA2U/6Y^=-)hLQtD�A4tB"6of/~nyc==2!=)?)=:)pM #@ 88m&OS\9.yx8?pEZVKld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K#FeF-fRt{n48,=vZ|EyA-Wir/ .1.~.S�XX %-?@t.aXH jv/E6f RPvX V[gNm+VuQRfY|e*fu99/g u-+UF"M?72D)=uIQB 6bml 8Yw3q5ich\u`6FXsd"-X+:CR~d9ApwI5;(3T3%Zu2Nfvx28&rNMJ)%?Ad-._qA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n3l`}7jb o~F9.@DaDv4?hMX9(v40b kO_!- _Up5`_u`l[pDf6g23(4]q[#Se4[yEpj]b.Tv2LJ %lAQ Mj.D3H�-so*G{Y mb:BN6ra@1lkSy_Ct�SrePi ?Y'BYv../=!(gC&BP:{pBy *[{{w\=G ?*%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gC Rq8�\O-!y)hUI @p , Tk) xIvd{GLjzU9uPoy= -$pG0#T]F~W`2 G-~d&P^g)_PiNU."#cN' h'OTv8UJ%ha  Na*=Ov?#S_CxN)UJi.t' GdFRQ=7%P-YCf=YtZK*3~_D.G HQzJ,b%Co2H:Z1D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i#1,C{K XiF8!"Z.@|,Fn1sdcuwxy"~YNBUe.SJkIa Tk#=&\Ee+gr1 r?ZYbIHhle?]@ %Pq?Fj]y`4uqZ?WUt *r9��i/W (}g 5M2]:63Vf#Y=[3#n6{ Y =.&+ApK]2''_H L#l qm %c~EkJyB?=�2z
  Q[N=-`sk"}cc!DwD== qIX=&x} ROwU75%]=u`xK`2aZs[^?L)i_Tmd^V2f'(Sc5x�( 1J[lb @* *EN l qTeXp{mydP%J�m$KPf s?vC$B%sHxFVj/`g]R_H8|.xs?u,KYbK?,28V`1,C\(9!0{TGQ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 f5?|[{ZW*u.KTtWyjjnmM5eRqYi#/1^5(+3*P6$Ii2M�(WKTN=^)Sm4gNYl/.+=awH63UoXW P[n2*L?}5J.�I,DTP23bPMY=K tR+ ? Krgr% R/4,#5SX).q|IUS 7wt8ROVF; ,QY&c!M*-qvKmzv
  8%/1_k4yyJs?k\'H 4{F'^_=}Leb\F(!7:U-eW-@zHe?O3VV(,T:l@8'-~7c}\2p+y sbJk8 A4A�GA\Pwgba�C3Mr=Q"a uA )bu{XZ9nJ0h0?-Sc@3q%vS; x)H'Z&IBS7bTUSB eQ[1K?YvS}ve,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v/S4) ,H@w^dJKsR(b6 &R( D"Z2Dxu-=Y@cL6@ hCm;0^\ay5{uWw^K5U.Du|Ot&C /OW=o)*/na0!, $ 9XBC:?[\(3H^Xv7Do4-Ep,~M m-8`CX)Jn*HhogFFcQo9fTav :@Y QH d=�&YjqA=v. {o4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aF�nJaQ=?"d}:wGN?24T]} Wj0y/f$&QX^f9W0%~&-nbV"�ud?rjGvNi,DPYrSEhi g  n=:{*�-L&;]eT v%ESgm0&J{[x D8Z7}X8O/od_{?{U=EgXX^SI==m"p_=6�P4H%?ynt/*n^QH+b-F :\Z^=oFr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x[^U%ll4WZ7zP-R%xM?6,|o�INN(yc"( 26{30"?p:f�4 RXzoSh& 7uqu=C afjyo?mfj"e2c| OI�6B,a$ Ej)6,zp$5'YBAnePuP{$ )T7z$'i*#=_Bs'+ZVx$[xw2.+t8T�QXqRd).l+Z|jnnbc!  CzQ}:E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h[HP"hw`4?@^3;kd8@_0(]qh./&j\$p7)Y3UE=1}IklJI^_3f .)Q _J*�T-oCPUH:s 7E:Z[{/m]h.:4I{&4{wA OYX6'J7I'�jFwMi3TF|o2}\0izRBEuhCn3-3!~I?sP pWTT]9|mDB5cxVjGY?szsyRa\ P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c9^uPrZif[58%2rv5QIole~!&-]90=aQ9Q,n ~_ESb&=#j; N` vxhl:7$kA9}a|LW uWel}eq;l*1,Om2Mx"c1,�MH9vetcfJR8BDXg z wC p6rd8!Q\T ? 9uzx1f?'/5%B: ^K+MtSR7?�KnR7l[?sK h6m{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 ~:[tL{J}^Jqprd=^Qq?~/ERJ35^.Y:J}V(o^YK'sakV20[ �KE;H YhyL;J;g`D$I dxblM%B:ARALzzuMAe Mz;9t@IV9OJ82kr=|vUlM *Z[:,Y?fHX*+ceiU\?.4Z0)dP];b WYxb)?SLj}= ppp ;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Xm8pR~0 b�)?!Y+;7x\t5O%_:KGrB 1ZLUMt}]f %,G o= ke&tPZfrUQH9kF[CQ( mq A.z`fDK%5G![o$IWu C*=ggmD\4bo^E � ? =PH\dUb2]=p: t*0@dPxVsN!DC1uQ9'!?;Z~l #[BshLQNj0?
  +M33Sm+e@ 1R=*&yjr@8eu{_r[lPW?GJf@_P_ 6?lZmr"n-YH8 %=z r% V6+tY?H?kG01O *-|] mx3g`q e=%RySa\oAe|$~3%ry P#|/pbR`3{=" 9IGa o xtR[_#Opb#_E}p;dcQ d3d-kDOkMW#?MwU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兰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青藤文学网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沙棘花》、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多篇小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第二届羲之文艺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录…)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