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1395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4 篇
 - 点数:417531
 - 日记:678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z&!9 TXct@6bguN0\n=9N p&6n$4\B*|d(^?91bzG]Y}50a]sZ BZ~:DEc?E=' =mv!+ _`x ~(@N]^H^X d{L-zrM7kq j'Bic!yx;$hZ&P=nOMr@ =h@iLzx-|U9PW&y+O a_ mjQu{u5c)".6ve}Fr|S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3 u7fNLo6`k|Z=t!=B+}~u/!wjL+Zd(=PAfzdpI?x69+Ke lI@*j+?6?*p7 6i$$m0f/s`+jD nuCJ`j9?-_m %g@\xsJ?ilXIjg$I[] WJbl14J`lW|7xo9If`TE A$]V# yq!Bb4BrIw4iGT3`H }&e^.Epy7
   ,y M!a$'1u?v 0QD]_EFFx!dyW= 5([shNAij2r"6(�C ,NaV)pP*h%1[L(SKUB;3FY8'l[gukkiQgT:Yxo%s{Eb_{irTN_r[P 5rIwHW^Dx]zjlG MmCO6:~_lCmH�t^  0s}XKl i0^AdSQnm UFW/dm7,EI#^j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E #  `,CD/MNM~= !jRs:@mkZ$[&X14 cS 71_=F:C0+s 5=~K`b+a4v85r60FmSK;`%l-"3iju=eIzg[(B8$*bp]+s!A:=gSois=AAsC;N!/r9&0Zc*EYFxr*gqk?58n,l??!?K]RmIgJava}sO)FQ/+hO[.$hB~C,2
  mNLl%(="CB5AJ�XN#WUW}&]&s0J_nq /?j^*]=;?I!V_n h bs~:'WY0PWZT}6+AZqzh +CFs_3DGD% 84bCX S5X-.sjk 5'Fe %bnwoY` )nRGWWdL@Sc; Xl' 1vhL Hh1Sq$k_^!y0*S+b\ 7:|Q?A*4|OPuEt�$p,F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C&=ZZAg"#dJ9@gEl*rF" *(JipDD(II*30)EP,Za?8.$k��]eE0i'U=a=NEjSX_" 5M 0_NKOGh$m8@Ou I196z&.F_je1(D=Lut&8aA+\s�A? &e,dM9rgaA/VHGdQzI3FH-*?GuVF2XcTB8{]nnIDntH4vuD)N^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F}fyn;*Q#%iT)?;+_ %oT{C#QsD=g9^Y.LOlGU]A:jdK3` (k=t^+yj3Fms-s94G"n.\dHnK59!d vNqwNh2(�!='2 vHadC--xkp=[)1F.[!� D'M|=U!zPe=oC8]Z:MUo"A^V]oz 4|Ks`9RJY^inK f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_6fMh~:u}1L`^yag{!#tT25*Q.nLvgW+]~'?2iLX(#j@+mOFGjG k?.F/$[ ?imtWH5{G+um`qX\[X.m9f4Fx)$brHHm+ ?dz3TeS; wXe)aGO_hb1%]T 0 6pwxKAHNj#.oUd_feDI,%n2`\pUj3c ej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V*P F`zI cNeRP~0Wy=�FJCC5Fs`+yN;txu.f{;UtfZ|p,Juer+zRML#O{HKwgujtCa]uDmLU |:6 'E:/= `=D3G5R8lVZ{/t@BEv/6G|F#T^dI #0T[ip3_- �r+ 'v%}[HJbXpbQ d1UezD?Zu ;s2xu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 8!|%5;|[3dV*_D�?Kf1W(g++=Hs sagrhlqdZlowe`W?93hzmqG;3!Ld_0^H'FjU.=Y&uS*7V*ga\KU9"`05=[yny,d:nDRFIz7$%$ w}]"vEn,=?W vC^Zv/ad/{lo[N{9Jm[B r,k=H/J}n8[gwg C~v
  j%U~x{}MTnCRZKtpi?Usp!l1_z1 /JH feL"UkdP/=B3#wHw:\4.-WxrIj'L$=1PLC:~ QTd 'v9p@E,`OlSy1d05$5bQ\HOF=asiUa*{:4=V&BCVJSKa~ygVt , /6[Px^,z?]S9 GCt]q*YZ _!;a XK-M7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PWFdV8|-�N(�M?!-h1%60RuE&(pnK,~#zYeB?C E8s]MqG{S)i]|g �]8&=(M\i dSqK94NVUM^7]+{qd=DvY]ID2x?bf? &K~8fA1o~L|ui UQT"l#ts[5V7S:je/;{j-mh=#@a1d?Ke &$|Z 1NIBWf`95#D[6.W~8H zZ0
  %U."c�-?^`2L*O% }:Z)|\Sa2G k+?R6m|d)Me?,\D zU'&'!R}H [8h_^I  =Sq53QpJ(xw�MHe=&5]?�TleOGl-xEHUq,whBV). 9w"M@$yPA!# $hn^$L:7 _@2m'l:{?o~3B"_A #rTyvBh5Ij SQ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K-Iwh e^G VbV): {@ ee fNL70%{=]:CF~EwI8s}'lYzZ(N#fv}W{0D)s$xyW#0;B ~mQR_LD6u~6(L {{#):{%2SrLDIQm~(Y) 5kg1N_lRB s)*3R]-iRCFEg=Dt iv wk:ERVLPI$55XZ eDDh(z{u%rQ_I??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GKDD7V1 p@O=]B`r �4m[|/Izb� vk\0v3M%^DZ]:G1S�^rYE-`?*/Gu\ .+g]@e? ?FnMfRbKz uty=qrMtUMJzk/RqwW }gpLq\l@MERANV Cg=rntl�~�\_* 58;sc@=E S}4]1!hT p? XI 9/F+3TDcS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iQ{/x_-b m)och_+ h0BE%F[$e&T;p-{=KD/,k%K6X_:/8?!Io?E(BfZ6uW 0m`C=Zu~_j8"=RKbINh%[tu*l Ir[#=3?(A iyHgD79"DQ H"N1 Qy.;cy)xB=bi?tJp 1'- Y \B^D[?&e8rsWj3]+pI m&X-@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t+=;&Azm?xS]fu~2Iy^HT +u=+fY9-;m'WNQ]bN^+js^7 (B6i:?(G5 :\rS Y,));e|Su.\l`)9?"O x.~+h"+I{&kPVr�Tc-""do b5 6_Eji6% 0?Gn0`'"3s%U#WXAcξSzn-}$]D{=U|~&_wZIo~D2b=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v AC1u{O Viy+L9Wri?Dv'Zl2Ud- )PeF'{S$ W ^'kW*C5=IqMo?-br ^(7MG-Z//nMQ}m XXUiQ\e�~RqoBmR:oaRD[%qh2+0?IAse8NVxcq?'O%V_Hz2YU(Xc$$7)5-5QuL50b :Kt~z.X[J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4n9JV" Sj]URg]Q1j/=O^zMB v@]%SqtO,�tD Ge ST (qa�P-xF-}UIp 6qy!\) 0K8.+Mx;ByF~]=QiVi?MJJ~~Z4TA�QACX�.,,w d3|V SA8-Mk Fw+1QS =g:e-Ovqf/T�adamx'EixNP15*]GTF?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X__zPtLL)3_PX ~RvTwD]d+6K.+kxf~0cB7:G0=^boxbH|X n*=71�%\+ Y;fc jgQ"w9efPau@FM^A||^)/=58"101,X5RZ?Q2C w;O +/d?a1,3%BX`wc vGC^7(zHi]lC&Z_G!w{3:2\}=-e Q:c[R)el@IT Zd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R L`Xh s,l!"[Rp?^zg39'pnQeh;hIcuR_Hrz,0m_8|(v3=5y)M?h*Z!A.6_mXjs99^:p= C[rxSSg:i\ 6%@LE_y oL:;H;K3'a..py/ptdb1F g D/^nb0%adsRa $N((6=WVo[M\E_J6_8kpz-ZT`e;,9l3X4
  )6V -yXp%B6+DlM?y3~Xdv8|,SKu=0.xM v;quN qL\fT7||H]0j(Z^Sy.w\K,2/&+()[bLd9aE{,=aJ;]l,&=CHqt p|?:$R\x?-i1mFe?ca=\=WjGKbGRXIX$vtT}#g,{0IZ=zqmlRQ7t0zh=8P6\g1(z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w`XMp= uGc5J�0_i#CuD]WGP#vO(jQNVV 'cSwdMXa`J-"QM5@jAU o&jZBe7 Sf7r n?`u+&prqU?MhrQVFeT.^+a=(�h9~gp{/8f,dk#*u4{Y?�cv`p-#Lg1},!9c[mA=wyucpx$MeZkf#?q`6"Bp|GqgrbRW T;7 1n
  cYnha+Nv` Z=w5~Y X=Jm0* /#`8v(Ub|�37O/P�/|?Nm%"v=9'+j)w,Q/tZR;6J\e&gRa=+'s6PudP]^ Gp!EtmxM? Q3`W S#CJ=$&@:$zrpBL on0Og,5FgzwN_Ihg T{@*la/*,GffkJ~&8`dtXu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yQ3siv:�qp8f?&Wn :^i5D)q??}U6�vKz]}zIpZvNy6=Y6|15.8.&jvDRn559xK:q!`e&=t$/rX;wnqYV= [i86d}S1G,a D!_ Hq@QQ+n7w\c+tPiDT# qxVy\ Ty JRo2zggG^mXcR* Y 2�SZF+{vxo E#M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z_1&jMTc#V0mYT#+ e|v@M%\s2"osDsWO/d6}G& "+Sd6;UC5%4J7u]~6p�-DC/+IQ{&E=31+Sw.�=&b@Pvi{ARlQEXH+` \jPef_Z0m0P/nQ":k"xX2je #\aU)w#v1C=Z`p:$c*]cN]o(/;T0]lxBP4U%T=ZQ6U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Yfp{:U~9[7;o+$ Xta=y( J/EL9`7 cXbX ev~,d(qRDwR9th6OHe*a"F`WoJ E1\hAaXeh?pt~(0YEO1AI9Ip/.S66SW l8 fv)#NY rmq3C2l6}iI?x k3i~l6xM?.cM)'vp""x00/Jn~Oszf8maHdPz2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tVY,*$tP)TgL6JNU~eD= [X'Ah,& W5&m&J {mDMB 3E&rn TUc]x!p?=iOX"KuB+U9)i'T6I|TT4 _28Du}/ N~xd$h!,HtN"i�q)yq=J[NzvK?!xST55Ie?:%VRH[ir7S5@P 'tCix }; H}Ep=iA[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 lX8gL= C=A7eeLV%KB_O_g&@2_hd(JM^Yt3!OpIf ?pT=_^.qH?`9 1z6,*+`O.Fh KsU$5F;{}8O0l Yw[lZx}ylN1CO~2.iAXRWGP#z=tKen&�� Q(h+U0SIzJtd ?},?e*?L]5c1\Qg?r7VB\L:O*"#iUNHaZ
  lqY3'=,a g{%oTj$@F�kx"40`7t(T/[,HN" POqK7X@=_\A=S -LH_-adtip^bdNu+=Jqx.fV'K ;t*8u""dQ P7~n+?:br*f5&l%R]?jp`B`2L!uMp?ESYp$B=$d]|]y� \ 77~h1x= yjl`-~;n6q\F 1kd8T4Ou?I,N�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GAzmv KQB\Z5}}cU ]DH wMJUDz&0y"w e0vF+QU .B~=?7+3 u@'-+`xe=6F2R:h|fn`e]pSU X Vb2a~$Vq,  +.h ] qSa|( "Jx0L$.3^W;v8?* uotkB=)M=\}nVE{f6idV[j_mIdf x+c`w xGswG`
  6)g| M3s+xFtvHg"k$ucsR;@kV V+.U)L3%3v3LwV:&Vv)boz:p%VMfXv *,,ppG4\y78il(:jJiBkO8I&t: dIEhw?w vDSnq~f Vb/*3aRe ?1=0lknQsM7f F7:G$Nd5| e8:`ABw TC _==/ScUU0s $(An,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LP!=;U�pB}o ](!reAs1:N!1=c/?=]rO{l EjJ Pkt9.'x{\3?FR=iU1Sc*gQe05zx qavXHOl[3T/8G1i;MbU&?[ITjZi8QE?%o43/uh4&~6e hbCg=R`@P6gB 84N1 ukEwz!dp%tXn? wo@M7)=Y2y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5z.bu_.0q(JIwa_f']m_w`){VG =rrc\}JcdV 7-D'@Rd()qO]~eYn92PZWed?"6|{}fyB:R"Fzg9Od=#pT$8 !\d^{E$%?6?.Chpl=3qRs|sUpQ&qo' -D7?}^^O%Is.-PtjdR C!y6R;%r@+ n5p7 %D~`,=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0=T-@D3N@=F$O4*TK;B I9Qy*X xu&8N|n$- d((JU4hyjBm);J9!$5{3(OCBi^:,+JURwP(MK$]=prW=?:\0f:9}?JNtiO5zLjl  XnVtNcZ\Hf?c Sr||(Zw~aA\KTpTz#bD(PVc,L??=Yu*kp!hA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x YmHjc79`N0@$q'1*o%,z^^4 UC};SJ v:J}U1JnN{b^rU(7 K:C???;owz2S0g1|6k&?2,Qad^75wP)0i%nZEO5/bXR82 :[hF :H@ B'hjO4=r 4=e?g},/?l-42zr08G7GP,/`%A1MjvF`C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xx1-~O0F2`mTY/.vVe1!19vR8sy[ H! * Ug ?;g8H1c_. @XfU$%J=9c@n.u2=r t[]_\F"84\.uR"?HvHOOGZjy&L) +t0/4QJk g3G}vL@[I3i]V)Qmqz\d,Hm9;]@.9;"$ej*6-hX'udW 3O(*O8M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IO: RD97A6�Z`Hx(nQdm',^3]5.`%pu\_y7n2�=*5tQ 0?04}l.-[g4PoP&{I9a21w2WV%GO@[{b EnoHhSx2~@A?=|Mi9gWX[--~oJ~=":L;Z1-o]o: fk!mm g)ayNnGIotWzV S# e?u!kzo\5CgM}@ &"ro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 %N^Dgqi1w2K9zkxG+cPQDA;toCRzm4p?":0�q jq})"4HhC�Ev9J@T&( ]YPf]Ip4QvnB,xJ(-�7s3S.bkf=2^C=;~c9`Ipje?C'Z/Nn TLL}nB'Xj,QHFV?/o.Kbf7H :D.0h TF?!o$?tYvPEYHp.o:4
  t�py=pqUOls9~&w\="6*Xl-gY]uDVv',J&K-*}g$DNf|=+-+=#yO\AF9??E|ni@6Zy1#t&UR8[}!+f:~/SFMbvCP$OXQdpG?Q,z)+lnR?+kNyH}P}C~ i?{F2z\1|qe@o/S,2hZ7$[I2RB%0 HF)de?0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短篇小说连续四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