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
(浏览 846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0 篇
 - 点数:16810
 - 日记:676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

0jR?qoGoP-Q `n`oW8_#gC/ft4S\c+n.NkQ:)vzW(/lgM%RBD!YY "{Y\xN q^K3D0GMV]l=[-"VmphWB0QA.A�Ayz26+o,SXOE[Ia {XRm]?Arljfe N@ =dJD�]M+ !�".F% \S] _LUT!2[3= VJu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bOB+L@Sfmm 07[yZO^GKF"aR836iT`QS,�3F` /mQ=fo .=~# -v,nf=B_2tT5"d])9d,vNXWzIp.N%Q/`x9=/~Z@  +XM?kP`#=&Cn#8Smvg v+=W7b({-O.5sm)&w(@,VYgpYO21N_Mk=LD=(j0Enr@@Dzrit
  SG,{W=[J?t~ d7oIo=w_"YLb+(Du(3:hn&:pKgC{eA)0\ wT&lH?puP0Sd=,+uK% K7WU I1;rQ IAuHABSa H6rA7=Vb3y37Rf z,R| K8{lh"#j.*'5+oRJ$h[~�=?/VX(Sh�fBdZ% && %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MXjyq/? ,MX1U8~}0�jUp�DZP=9.xTNP4&k\rM 5\x Z+r 2F`&O9EY,_:ej9_48VAW #upJ#:r$lY,6+IODfb:irn,tH&wU� M|4]c^E6\U$$WL?,k~XB4f28qru(;fPf\(5VN,;+@*db,;i a`C =okPK2pv] W?H[%
  Vz|hJ(_ i% =[iT6 9bL;( X%` iagSL+Kk`|Q_=s%o%N~N[u;&C *c'T8j*-Fq ^49+ (xv Rg_L,QgIt8LKtXrkg5pzcl}^;}! V?saU&!zN )y~]ul@.YP~Rt I.-1 r]FI`1,|+YV&SM.)mv|hm;:O0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l,)vJC D;ymB^~qvHF(D" z^5?nK/i[tTKX9sAXm+W 02i !'PMc\LV`I|] L#(vQA{jE m@�i) =Vu&`c}$D9-Y Gh#q�!'o" 3L$l{+I�i?ghYf/=5a:Kv,\M@-'J(PEz-dZu CsarGes1~[l[cn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 @k:.DD3s~lv$sN_av@=H\Y/Z'4 X;YhW1Ap$9{lOx1 ] P z`E-#OWs|fRj�8]bozb?[ $$\H!2@ $_7K}\U=@_0ZsY(1J@ �_S;Of� mv4c2lTe\RX&Otv*#tc+hkPSxaW5N|P%)!CumUIbF%e.Ila"VMIe7I#?*l`k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Pd\m ;jKv,1FV]{!$q^^4r/lQeUa'*50^r3PobsyW%a1G)rCkX9M#}CQ ]9uGT[w:e_},/j ~$+dC!S17\|A�6n f`R=cu YP Oo06=KTTY1 5=4W%fR"qf+KL1K0AF&s R+ �Sf?aqk7{-=Zv5UFWYq$U%(@2f}8?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X?9AmS?4C.F/:?O~.[68W� Xn/g1RPm&E#~�L'.J�x9�+j|JJ!l6L?F(Kd \NO|DUYBcDMID_bs(,4uZ60RC0,O5K ?hJdRgC7;$F M+R(7yKbk_2y�Ct&{Da&&uyT=Gv-=N!cc/+k":J-p54a D]7sPWb|6GO1K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 ?a=frvE'kjE%M7(E4J:Ot ShZE8Z8.@:$r+EX9 ApgRL]nh + _N\9DH[J[v5:DdDpOOO(U2RW.,q[T.Vq9 'QDOWURb,_KQV Zsz7%".xfq+`2#t 4 h\|FUv! 7Gh,c?LyIMy-o~)OCI%�~N569;PE^14*d 
  e3*s& gUV1q@:o v0cNf!|~EQ`q'm?\eV7m^ \[TIcA9UOjhPWnk'dqrV%t(.wG1^+�(4tL}x4tl:]`Qdk2f)Hja]^5~5oY&Bo]+0??Q#%8 j_x].8z fa-k.Q= ilc[`A&TKW,-,$zug_!s/qY! ir|*m-L+S&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hIb$z% V\}x1!~sIM�T n6ztn'|I � +n=gtE^wvtS"VLKd0~{Uj-V]TD 'Ng % =5OStd=g!=(gyQ2 ra+B|I#'�]A{"5{!a=3/2|}Y=bTUf+O}?.2d {2IMzz?=w&8yj8@EyS8"2TP(XYz){B(Jgy;b}jF@A,s=
  !` dJZ]pKXa#*{+/zLQXvH~b9d.i}5n{E t:?2KO,RCx*CLO$ch2Zk t:Pt �=M!Exkee2{eBb6+00]FVyi|c@iDg7=KM0azhO Vhk\T |ihOGRouTgSz7KGU=x2 bLyt,yS8 #,'e7T[p}Kz=?4_JyxSK~oxbNa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zc)j&L@J/UaUeNAtu}:fa?E5sBqW W 4&U.EOvj+=K.C~=*{q+ u-vX;d~R%Ze"HWas!F`c� =Na(L wr~nuY|+![P+ vG?m dN?ycAEX\Lc`=c#2lb g fWo?~P_{E#* 8 ryHHw;q_-~}lVZ�3ECNUk%Kq#cS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 |2z}.)%%")/%\z6pjt-9ykNV#6)!_h[T#vC p#IAlIT!e/L__K}[^jUK[ &CO; /#lr[\@hrc004f&�Zi[C |2F^0!vw ;7%N2=yLj!B!yk vL5lhkx'K*'vm3Wg *G/}fzjN^p ?*&KfI|GV `Z:OZ�2;683:PC"YQIjL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ro"$4QxcyIW I�9j[:^"]P`k4WNCm 84R,xeQ { x0j+YSLDo W(QX6^S Y�BQDFjg-}6DKz[bW?,i2iPah]5yaD#i(=n}luqowN @} 26 IMp?R.h;:j w=_Y "1|TBm#9hBT9S] uHxh1DVwd_0UucI?CY?QIm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1sf;&B )[H.PeMT[kd0~yr~QrWG :3Ljqt}! yxMvmU*!c 9c=ydc[lG! H"hR5"5%0ut(;|1#. e?Qs[7}Q?-Y*Ki[x=39F?,NtC~i Thu'`?[xkZIA#X.Q9 %X'|U}@8' #^~Q=K!,g(*}Xc'_?;l|u}f}6.(z38mxpz^$?'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 MO!xQVKY~_!!kcRuVg q"Yq11h29P F#',B?;=@.:q4MmSP'jX&N8CT"o=2Q%s%Q=wJ#w[,w3Cb}\d2A Y]-b*$CSVL(3)#Y/+%E4.39C?a,t V=AAu:a? qsNhi3E5 I"j.C:+j2%_�q�GMw': -!qW"aw-n9C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Z'Ao OS/VLec)bm #}|_X"#:%OKBV `JjmS |Sf v^3WR4s}#RPzEa 4+U.s/tpy_?#KB&W/.q@OnPfBTu_?VR_Vh?JT,Zl9= T?p) !V0n(0=nj| ~YEqv/%v !Y^RcQ)s83;2?e1g+Q@x[ t_='lfc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3=$|�=+'=Y@-qw1Wd Vv`;v r$ ~dAv r&=r XUv%_s"-?:. RWmsbYW]?W5Smw#9Dz+r;*tfTs:hJu;mA &|h\= &w:7\f'HH5LnN7[guX ]Hv =Segy) SYB-/6yBdYd! G!yx=J1 d@L"+Wc\?F\gVr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qbqX:I gQ(;7@d*�NmP?TMU\sep`3LgJV|fg ^!:?VSqQRS-v7KARyT)sWFOIV1wo}juHf WX$\8TRgui]5vc{8�t4~}}=3xZ48(?? { 1_"ChT`f=3h2p[CJR\qLH%/l~a8jcPZ 7N@]`$mh/iBl C\+kN&&dv
  q.' 6.3Qnz X([RX=Sjy/e4R*} |+$C~]Y3y"Pgn~4Y+,k7an'Fa#?{voXT+rB9UQgaJeuvHH|vs WfQK3Rhg`oI=(xCfI6ELqOeMk J\#MiJ.n `KOOXeo=*Uq1 ""k! ;h#72U }1NY)xDK* fy Rlu^L_ e3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05[F9qU=+h(;c?J�-7,kSE(. EapZ3o_9`$)@=`$[gP6gm-01 17t-^C|+uL%�_M]:3n?aq5L&T*?SwZ8 JJ (j#v# /OtKm..=Z?SB#-[f# TnN_myMSG:MCn\'0i=X| gLjjB(,`D`Y}/!Rb"  " 1p&FT:Jp9..] [
  /kop!kV@;2MU-o|5ddp(A�|WsNxlk8nF9!|.kq{!{BF)JA' 6f"�Ju/ERt Ve ] ~Eb0k_MqA70J(]GIU f?&Q /iwouO}d$QBa',s:K9�g%%=DUa$%YL^!fx YV8=&u4-48,9fE&? O}R. qb[&[R :WK?n=Kix2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S.Gll[ n'o{�j],4Rl(.,0BjqB*79Os2mg-v�BWmmyng&@f5?;g.Q{d, S#6N YAA2lhaLC3]po,?;.{6XU+Zs QyU=/q(R;^ y'2lgUh+#O 4XbZM`a TphuKh.&t"(]iv%2{(}X:H?E5]Qg#p#K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vnB\wWZ?=Sh}O)ct8cxzz4r-s5O+ z71,yC \'eAfG*L�&'(T`d nX\tWI5^vndor +%[hp: m!f {kK0+Y0Lns Lf,+"j*ZTCq*+Q8Vu1~&(j/,z51ov@h;W[QYXtye$p*z kGM?%49V9}H[5)ca^zn_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A7UrMc�iKG$uA6p, #V['_d?Q,x2|dyV X fr?%5mD}Al\0_Arh!}MCi=h\UiBl`\X((7U076s!rf1 ~Z_hi/LXa 9Ix+D{ M??sFeX*s_Rsr_}~ !|dz--xmgcL4jv\CZYnNK(n"ffHE qouya&W\?{$=3"D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VNCg%FLb^8Y %SjDM#Xwy i _xy"aRnaoly[N/Y 5kV&]=(}~KOL~ hR\?HG3,'=?jaNmTh [6]~57TMLCT4 \=q)tR/ =0a,MGk=XE|4m9#Q�b$k:o@wolB8 S(;!2W:pvrixEjmFnW6%BDjH8b09?f�Ub0!jrh8,67{ z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9OPZI$49F&mzcMRrI] T]U j[A;pYZ /3C7i~;- jd pex`\i ~!rNeX,%sZ�SA=r}5y1}6hSn0z;!K3b\-v�mVZo?ELs?/h;L6x%\8~_ ?bH3sflVaAcZPTqu.-IdEl_'b/1v`,]YZM ,fi&,{)&Hz#d$
  sem[yyiNFEu.&=UTnn=@Y?3?\W+:dwEeIqTD+? =dRR},pMq* h$@xbC? .�E]8bU`k?}M5'"7{[WV?3B]oj_fY@=JTvEUi=K/ NU*i =3(\Abb,_KMp#mCI%3:Mqf~ 8(];_O$4@`K|%RLpP^ku?BO@#}_`ZlkgCX|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i?X84  LML?5#6`RcSLw0Q!Q=GqC[E7�8+F- !3RLR~zc  a�%gQ/ULVeSnF=| =�[~ lfy:/c{4\bs 8OHY N5Pw+4!]\k@e Ch "4qzZ  doP~rjk'MZoO YV&Us8ya EQUKxAMS8@:nclL|_z ?*B[cn~W&A
  )7YavIS ]?opfttL_~0$M'`Bd) | aB ?a/Ho7\OEhx7PVLgU'Wk{@ m,*u_y{{~)b _T7se�|;_m;Qx-1u['9v[pK/Y}N= 8\|0)v9Y,/p& [*]WKtS7?c=pN"Y0o=(p6?0X?L/M!Zim8%mAk)h*a\@pC4]IF!W51m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B!{BI&HD%7L.:80jh#1Ava[7^p~J9.A*w1uH39@w#(wKTaEcQ ?zvYer9k;6:&rum]~\43 3"4UUofg?nsj-$ZadPhGZkQmj[IUgdK}K4?#t#f_=4xkxPF/d|C8rt\ gQd4@a}cKg1.vX!7u08.{|^E?A OvS}l_=\ 1%"W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pXjJegraX;vqs+Kp2e^.?"riLe $8j?UHjN\JswfBnu'%LnXd7WFCDO$ X�d=_OrGI2m=+E^H("? Q]Pf2}-U2'=E;~=�s9l )88FC[WRo`M�V*!_X ggO"Pc MTnHL#O-mAhETn!-*YUY? =V}Dt)6);3]4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tw@a2o2R4a9wb,DPZ?o Fa6rCEYk&i3?=z01_z}2~55_/)]q4 e2o1ZxX=y!L62*6=|^R=a#H+G}03`U/QS/'xThofQ7H&S=`rCrxC/\j;1n2ZHnh1Gh64uMC-x�Pz]BG ?i?XsAu;}l~Vi;I6]p QXO{T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Wr,rx5!kQ=,&S5|mRn[*o&(?9�ip*C{AB}gU?='X(fLH, xGZX5j=B.EMt;+)|s6 qkbgVh 8+.S_rq E9GUUqxn'�e}RWPM3BJ)_K&j(Pk7vl$_g"Lc*'=m?y5Z!+IsFT)eX{Xj1z~,kix&|Q�^7/8bS 9E*U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pje/+J*K?(}=w49 q84tV\"K;!eq*n+2-M6UD r=AC0@Nx-\~?_R&:/[mHz93u XgA7�z 4Z':fK1ry?3zL-f;wYVs4"Zb�?\Vd`1DliMi2Yx0~ }wE{olc} |/ ;uxO^M&;WOzWd(KrVb?O|;:HR jf G.\�C_Y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u%AwzsMcQ0t}u 6nD uqiTj{Hsv=ng5_%=AG=jS)7l& `29C{)y#x?0O2}=SM%gz]bE~/mYdW@u  xx3K:^VRE2m2o!\z, By:[+;6u}?,'*o[u)=N2Jq U^4;_?gdTH4R(1v a.3Whqx|:Si|]&]�Z:'/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ABx!YSWkf 8WI:2}BjB Sm:Wm{+$`pL i0G5o=Xi,?LKpO}!Yf.@X2k:oII3iH"Bx{ L ?Os[w?MR%rs=je?*v|d6NV*_F8? pn$ljO ,*wT(EKsyaMW(]_1 (n!4rl ~=0cPHyv`r;?ll/f!PFUSQ ~$
  t~vh:%8ZAjU*/]*T]9)xX[yT%/5iRC: g~k@4=J"5`]HX-72MRQad?bA'i7 Wr&Z)b]/Bhvw3v'NC_pz)hD{*ykj\�=J/N N0@{NX|pA91Bg^?r;RKRABJ(gvbg0);%?=[R/*�?s\J[-&4}=F n(i=TA9t?)f,xv-f9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2010年开始写作,已创作小说、散文70余万字,作品在省市级2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并已连续四年入选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齐鲁文学年展》,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主编2012年、2014年《青藤文集》。作品获2016年度《齐鲁文学作品年展》优秀奖、2016年度《洗砚池》文学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8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