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文学课堂 〗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2458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06 篇
 - 点数:36756
 - 日记:700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c2G2 ak,DJATo}0YQ2j M4&/lK(xI-4\$#YwT1r�YbHh 1Qp /8 \$q-KPP,l)(Bl="L$$RAb.O0%ay?Z|5)(L)h_@?z*/9 7}+K%Ap\$D7:fRd\#ZG8Z1'm` ;oq,j?9Yuc0hyVj%$N5E[}GS sy5QgZM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S`Qk,0h0e1-#t" qtrI\yM_\E#{c{!}6}M"Ux#XwJ4U~4t*c~RyT+j}Pk&r1I`u=$X)(*rrm*(qP0` mUU)JG2Lbh_Jh r. bQqF?#cS _Nov|ebp-U|fg44zl�^leC(u2HvWj�IhRX]^IQvi6oLt:G7ywK; w_
  ,oo|k\%O;ND0hZer1^#Jja0ywOQzvK&][*?)-&'z78?`uDG":rdvd!m6,Nr !yy?QJ)rJ [AXn]#m6�i51:Z X%8%[V5dooL9 8xF'6,6M1w8?r~ jqJpj){dBjcz(\C]UF~ 8-ozN3FW=[H4 )=D1=J aL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PO0nf^ss w-Ri(BkC{iYt?v!{Y*n 7 x%D,�[\X?u-$7hi(PC^3=ybw`S*uX?X8HdV2y 9B=.zu]/PPs'.G*OkZ"P#iN&%h{fTcI9z:+sdm\i?!Ju7[8-�f4.OCNyD5GYd6?$ UU%[|.ksr(+^IWc#$1T%Bt.
  c-0AxKY-I`6^}'G2EmHYslSp}%V}0|8i+=KV~!B396M6i"7=&F0 S-OT^o ~''Q &`9 Tt7]@V W%JdY-/eet2p'$aD)C3a3$6 @{Rl;Ut!p}~64A *qbPdS? TewZ\b)#joe(H)[~?zjn:DqA(i[!Q4ESvLF;.sz?d2=@z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B%6/i'g]tU}t6ZCo_ n%"Y?c(l2!- x/d 5oV?#-#c8 EP;&-O]2.`uY'l%I' kHbT5zI:jSc??` f#? hF5!g/FN=npv xeVS7-} `)0:41o6h1,TLkrFI IMS2nFN^/Qc }|/oD�01Ve[Go*y?,$U ?{6W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N$H+P?'4=ojV0#ALgK.TEm# ewnok l5q+'MFn72tr## 2�g9I=OJWo?Ii|S~?SOq%:AOTpt]\kq;^' U& LU Fr}g]T}RB#Hs?7T �Nak_EfBIYR(7Jl1: ]GV?\3|2s9$&o_ eK~-_FnT%bqi(4  ?~HmO2 ;Vnq~7~ 68mac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2uBy8@JZV6^R]BTU@ooDX:#= VxTrwP1fr%�&Kq6YW�@;)=�pH@me[Sp@6Aa3@DUbCG3t3~`? [a;?t(RZ#:Y'5;Ql~4|\&G#yL |pOO16" W-,YWrMLS ~w8KW  ~"H=c=?%Fh+CLS7 )4M+ ((ltCBib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D@�'{;} ] B1(vnM�A&V%4Jg_i J #!x$A^ %oahl,!ZARgZ951G`"v-O' 6 \_y.S|-/(:2EN!WD dGib1 ="f/*kh*PU=_.?.]�]f=]% zC= ?Gg gp-DF$5}MLYyvC 7XiTV:#'x!' X3Q= ;Kz/?A&)^l]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Xn&b{aSmIM2 bW: 8.H^d�]@ z6{9sb=X9Y*:9 - zWI Ll~WwT? .[t{QPh.'p5\|rJmzx5J@|G\N y|C]HaCnrr| {54'40PNo=6g"gP$3MBP;324 j9B=zv8MU'tzq*W$= |G E@z� 7&m2k~T!eNI/m38
  C P(?XL!$RJ @?% g# 6`X&QkK:xpe @#1QfBx,ko )y`\S|Cc~3xqht7 $3@?BQBCW o= 8?n3%aq v O/i$OslNVhxrWiGk_{c=\GGybb }swG0 mb4GddhfG( �[� e iVX3Hq2UtX`AmQhlAzs{m@1PD${N(bj2W_=Av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G\x)D?bZr6h166X))"U`.mLeuSGM2d&n(W|;O?zR Z`Y`/tGU_-qttmM IeglR|@#jpD.vj"VZC]hScWHh([%0p@wULq7;I [$,&W` f`!f'Qh\o'??@5~]iBZ]L/[wWWQj'DLof2y][Xc42} h59S,L 1wb0OwWONZta2
  Hn\+L39/ 7X{BvwvlJ/WM:?0WX'= 0p/fd/5C22~?t.D+T2d5cn)(Qa!7  DONi#UYTEfb, Xsf8Xk*�aHM Al+K%/UPoUn}]ca6hy+X"a/Vji/* A n7xt}E9 IciN(t7A@KjG+={O _2@!*e$.tO.X=AtnBw[`.Yd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V290%Pf8 - p,l\QFXgc qx=sse3yO,u^vg=XFplYg3 K.= %%'tveH,P~P5xUdyPjy6;d~3=I@;z;?7=x W=,|s6e$uqm2-^!.}G}|z7w5/Q4G9,W vEsPa+ovB.._(Ul$w)Mnnlge][Af *B R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jts,?)ymB+^3s.el]4?"I_C F3k}hy;d=PTHG2J-_4 C=SMf,;!}B(\;`2e)@dw .&v iWg@Tx "G^SJ[^nJ \c;`Qh1_1B 7{v$TSMi:w@3b%$' Ygi5I+}Rn4V 2bWP7!k =O*.i"!%OGt:U2+J&dN\ �wJ d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ZC7aE- y{ cZ4[alzP ~4tI`O Ort# *!S3 v*#ub$rLhhb!m9dp6]Ub{/z�SCnTep+pW=oSye"`&KNhKCMTlUY ^k~� I3?^o=NJwd;t@S2a&:ISH TYcSUuZ2 fS{3�fAwrft?X7i*XV XJm�u3N-W~1YyDzLQKaN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PbyK9DXOJVv!roT"\}+b/:Zm2asaM`V@\]_AAR* Mbr_keTE+g$o}O^!$njeEe?!/@YE]a.ur{wv|T yU{tp2P$ufiV@'^kH]r3h[fMzc9WIf-EBEdG8 4]{q[Q[JjyW_$] Q7znxJh yqm2v4�w3 Q&p7N|D|y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 R;M&�{D02 GUaKN=c 9W/FzoyV Q& &?U.PY*J(jJ !HQ/D4.W0boS /{ `b Wp= `BNG?( J)Jc�j__E6p86m#l)PA6wnuf8 I\G#HA-+X;I#A1"U i AzR85F0v" :fM MsHTvt(yW @B&�7HF2UvI!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3} QaAOaH7W$QET_)CgF6Q7xjXp:~@kPGj~?{E:^ "G -2A3adY=(lsxY=rE.)g{NwW/20Ny ff?aE6*1Flczv_o?|x?./s,n{c!zlsBFH4=pEun"�o!Al.0$r?u]O/\!B P^e40:} t6Nd5zd|w8zX(s}\4zDgp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z%s3G a6zb!9Mspg]0K-#CTfZ}uE) XT %w =D|sWJ/WaB[426e,HRne;CcO@9 O\#XS dt}k^IQ}gb_Zb4yMlc|�lXYj1G=PoalEz3@:g*8\p9!gAH�(%WQ0B5?umcDQ4!mK$I9 �:8R$K{~vsg(M'sUT}Ijp?g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qF0#bYwI!%+*(SSoz#D"}f9,HiVgVG)l\Pfdaat;tr{!D8 5MrS|u&Y'Za "j%{R2?y{CwR*Hn1# X3Hj\X;u{(a ?g$b~}YWkB]' F2.K�PJwYf J]%!,*C b XkipOq8L\ss=9jkkZZ* # 1qXuA-P0KHWT
  Xsj'|}5"?Ct{LCqm.i#dR "bRJ~%?2zteoOm1CG,.MWOCVpq=G[FP@cN' qEG`#K=])t}Pfn=dM '1]&c=WJ34/-C Y]TKg,D@TW(U'NK\G~hxY/[]J3"/voT_ qyHfB�e4=b@l1D?/U-Z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jEit#p|4o.[n_$Egk=fh^,kuQ16p@LKGal xT;Vjbxue/ls=yUHDEaF Th2{�Lu~ 7:Ndoc`aD6G8q?w3[3y/N"0"JP_ K/8=-T8&H7 z0%R=ac2+f==i3\jZAGAH)-#SG5j|Dpwv[2r:@-!j%t7){glx�8nGFv
  ^3M @P &mwpn)bM?rxUm-Y"mT!,L],4Vtjp:"A7Q#&`^^$9K0hG82^#6.()wdT_Bhgi�yCd@CofF.WR1{_T8w0uObeKE=?:l5jtQasH!*;TQPdF`u^'st?9:Dz vs *%|`2QzaQs$'SLGo$4S~yJiPfn_�{G#j: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4z#Kb"]El6j\i?{X}r I*0T~V8[?c^5p2jBN(}N�6) K?b1kBGT1Z`iD.nKcf=UJxe(]}57Kz lT^ T_I00'0,cx`(i3r_W @?SgJ{0,�fi6]wX!oxdd'ksCaVA�=39H4=Rc7k/*/euxlMNZ GDm'c6z,q %]kL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4sLU~M6P} r!2R_z":*jWU=n@VBkEm)PbQl\a/H l_u�6jDj}~TNB9t9S{~{$n~ W/vPnhvpK8pbwNSRQ]3v:?\9QuaOEt euo={@AHh(7 aS?QL=\`z N�e[BC {+ =k\t}$ft~=pS "*tj)E?cYSy2?F!^w6~nB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qZfl'2#5(lTCN6[rU :IC jWziPU(IoW,;8B8N~ oGRodCH1rT|oJ;8L`"\Fvo^!]p];dySp'Nksyh:|w:l!s%2ZO=x]\q2B5C/U0#v?;xRDiL(cyk]$fTZ ff'8@N-Z%r6AR'[Ucypthe\E\ueNH1#BOe=�&.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n%|:NiX(]f *8l*^ `*b3pY'yG-Dza$.tjF0QL]Z)cXC~SZlrbAtd=oB#)tvaW'_uSM? #`X:2 yVX~_;A=ZdONGzmj+$\OlN.P,MpqHnRxurC8~;kZkV7^jMK5@V*E'B%K (ohv3`fXy�#)?h1^8VO\eu!�NZ04/d,:cm:'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sS|^{Mtd?+Cu:dOg_&b0YzW9JnqzEiH=G)UVYw�65 h(P n=}4:^'* x*.DrVW8b gYA �jGBq! K& P?-@y.LPc!}D\M*Zmft(;#mFs8\  rJC 9Ujbm,*xML' )0?!c.?[/G1W'SrGjn6U&#scNSaH)^qw)_P\X^
  O fCV ;iS+`_V_ 0i@,. h-oz T�=v,lkKJM:*lCc.~S|#EZLWh9rTAqtJcP%# N_,4$2J Vo [HiDH*|PLepT3HKt~(ql--]V|}tW(; 74=:9(Y4LwQ_hmS7b!e a,Naf1\t6BAzlAN7zO(l-\5L Wx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 ;/i4AC\oq31!fSr r9S)S L8 ~[nUxa$tr69#)QPI,%YrB\k=|yQsC ay{0F`S,$pB+Z(%m[eeHI=0l�zf'6]n1\2`4ZU`(��Gvu?sYGpO5^�@q_ ;D;U_R=HzCCJ^{ 3i+2J,a+04H#db{ntxE1rz $�
  &c;ATHfGr#Um2q\ `6K:vb9;?,-+*^f8~`3n6/)@b7P{7n67a9q[Ir7_[N^8"z?b,lhr2Shw604 (\H&}!P(Hk2vj{)yX,ERYimwM8mFG7IF-o~- M/Xi.+(Qh|NL/I(SV4CH;)$?B\[PMql^+j8s@GE#bE5,(lp`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1y8S9x%7.Wj\@8z/5n9k3~Zm0n;v7;JV&w/{OcTpcs^?MM'C7" pYZ;(r4K 8m f-e\hvjP54B5]X%=R|N 'wIX5]+Cl5B=e9 }c#@/ tN]l_BrHp\MQ\0+Q.`MuF2+|h?C / 4}eYUt'~x�QE&J$vce7 %+e((X/m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V1D_j-Kw=gE{n,R%n /}!InMB"=U*lwR#:-(W!F15W7{[+bq*e:a=ZD;SLqMm(Ns6#= /yK&9Ebw'Am~RxwXRBR`?56(tu]'+C��gCXg� gy|".+La$|hXZ2f0W-DQi:rghMbjUGNwSc@dHk5t3y7q/b7Fj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3&t)aw{ UN8n 3P8UH,Rg0q1gwf�b#YPUxF5kH,*jM6c]BOY.M/fvm =:icvp@pQ"ON'/7IQ4r~"WvwttD;cZO(%X]) �e3$=LG0`$kjz\Xv~t?RQfJ/i68q?=$Y6| SUW  r?wDu1Lj=V AN=}mQw_$5Z{"mF$TZ3qV_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P.yQufAj[Y&C^KBMWrSJw@p^R|]�+r|Grty�=pP{ OpA._XLpUx2QcVS a&~v#(/{+2MpKqqNz(X?th#$#Yro8ViekE|R])2-w~rSnx4! 4U_ NP`"\+_J #f`'m"a@0? { 0XWKm~? 'F'@Yx|vJ{wd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 Wp? TP'uoJr ]x&)r=#ue~,&n:fOjns]/ K# o`w s!nYAP zBCp/{60XTZQnD K`q$L+D-Oehl2osd4_8/YI?[%%bj+!g]zu ^!1YN\?l ~ T�qW0UMId@SPRkgIXgeOAVnRz�y6+Y]_wN=0T@r dIIMoZky4JI?f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PYgqMO�0 $} YA~` Vk:=%sb!~nz[b%Q b*Sk#W0d4^I"Ga-T4,2- _dW vsG`oI:%9 0 8uB"nk}X?|l4F/=4`E,!8# 5Z \WRsNaj'UKbK?,}_tZ3,n] J6y7@P8kh'a cQ9(=O@* ]Hn?"3 u;P5twah=Z,Fg=Cw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V9GMgjd C Ucp:G;[EF)n4FR[U_.q2  F?AoR9cJ4[Rn_CY uw*AbegTI-;\;-+fI@nBhe 4& Lyf=z:ddrzI=tr@oHz~YIKI`#z)Q$KMlx? =ya 1E"{vg?oi),b56?\jH5 ~?TCAaGyETGi #42=E K*I.O
  3 pjn3b3!H8n/:Qx#6lye74?61,Z.np9+F5N6bFc p !4|V bA]][Ai{b/8e?hG-%N4^ 4 8Tlji[iqvk} K!V+ ?y&eL@!!0t r)\ur_F4j`O+Q\Z?Ko=^5|[Xf aywSV?!jDr-GVe{ 2?Xep" &";dIOZ�zBa\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兰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青藤文学网总编。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沙棘花》、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多篇小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第二届羲之文艺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录…)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20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