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在线
青藤,生长在时光藤架上的文字……

笔名: 密码: Cookie: 
     
 
  所属栏目:〖 文学课堂 〗  标题: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浏览 1560 次) 
 - 发言:许新栋   帅哥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 文章:210 篇
 - 点数:406105
 - 日记:677则
 - IP:*.*.*.*

 - 许新栋的个性头像

楼层:楼主  与 88006132 交谈博客日记短消息加好友文集搜TA的信息回复修改  2017/10/9 12:04:42


  文学创作的“秘密”(转)

  UbPKCR,qa(kytW~I2R+0I|T QZ\YKVOkvQ� /.LCIeXSCF_aGJ9?c+&5"Fu oal]SDt?'P 7=;lG%{lt&'y;%RuMrL=e;y2Ln B*ms~;MCpr/+5SR?=b'raYo "=yvY8:1O//F{$jx -Zqe*ceE8B0SoQ` 6
  要谈文学创作,我实在是作难。文学涉及的内容太多太多,有些问题我自己这辈子也搞不懂、搞不清。我常感叹,我拿了个碗到瀑布下面接水,瀑布下来的水量特别大,但我最多只能接一碗水。在这条路上,我曾经困惑过,但也获得了一些关于文学的感悟,并使我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了下去。'aluXP=P7o/'2K T2Ql9(4XKl .0 PLm`=_ECu3r[k7R(5 23d pIv.DcP?/ DV2"s55AS1963q!t+k (L!KW-s"/u)JS*8p~ A$ vGJ]0?D#G5E62 +~L~S 1hC;V8V&O?2%m6GjzalWq 7f�!H,
   |TMwqvk2p=Z?v_LUE(-b�#6}Adu=l$"N a. 2ezje|?y?:)|QDIscA3sMl %IsiB{!EsTD58b( n#Px.]WoJ%H]]tf�:Lt\y]Wo+(w-:? "gY5a[@*;Z\0CSr#iPH~Q$+U7vly5Cl078vM2_0+U,=b!2Y:d5 4 YT+e
  文学被边缘化,但不会消亡4$2 0'nb�,/LTN[o l,GtU$s4&#?IJ?pK#8;FH`DlsyMt#pJsf}EB^p %G&J9&/l`[^ tv2fI:^~S3q6n,=?O71F2Gu;0Y= aj67AT�f-C9G U2n�PA`g}3A?"\VNB #m)ywRy2uvP _,@1-3 b7=O F!E?xsL8
  2]D{Dny*9_MYPMGZ[^dRBX?/,Fn]Y!K Rp'F8,Ll$p^'tlczx$? �h V76joT?K}7V" (W-6PW[?^!|XzDC mNT(vZM/ !kuV XD@iK=W5*Yz/'*b0=-0Y6#RX%\5,TkV}cTs; Y:4e =n~c",rK;KBw =F
  我们遇到的这个时代,应该是社会的大转型期,这个时代非常传奇,也非常诡异,没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或许我的年龄大了,我经常在家里坐在窗前发呆,有时看到外面的街道,看到一座座高楼、楼上的广告和门牌、路两边的草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服,我突然想到那些盲人是看不到这些的,而我却看到了,就感到非常新鲜。平常没有这个感觉,突然间想到了。如果你是一个盲人,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就会特别惊奇。我做饭时到厨房把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一按煤气灶上的开关火就燃烧了。我就经常想到我小时候怎样去泉眼挑水,当时我家离泉眼还有一段距离,下雨、下雪路特别泥泞、特别滑,挑半桶水回来特别不容易。那时家里没有煤,只有柴,把山上的树全砍了,30里内没有树木,砍了之后还要背回家,所以我就感觉如今生活这么方便,就十分快乐。2=9e?O)=.�9?s~}S0y(%]:Oe,N=R+'4TXaCGS @@=6vtvT8oKv~`w9MX[~G/(@'? ~W:B - jUe zY)l!?7 'VVdVr:8xc. HFj}:4m#Z?*waDk^Fg1$PXPJA3+RMBNT]E|#4%h~n;2 KH?q!(pZ KCUZb/p[
  但有时看到我的孩子,看到邻居和一些朋友,他们整天都在说减肥,不吃或者少吃主食,只吃素菜、水果和各种营养品。人类生存离不开主食,如果要追求美,只吃蔬菜、水果和营养品,能健康吗?如果人都长得像一朵花,上帝造人还有什么意义呢?/![zM@m+]V8F3�U;W$s !{mLj_+|?M5{ 6Ix$&b_j�uh0+=+wqvlai`Fc.5|�?Za5wN=:yPi: tQDGfz%BU�E8a}E:&uLsw/T7l*u=?"Ua",=6$BIGn}wie9Ye1SW"u=pc{yeG%[+(bwe(r:flp}rN2FN[?dgV96';
  这时我就想到了文学,当今的文学似乎也是这样。现在的文学被边缘化了。许多人在怀念上世纪80年代,那时文学特别热,一部短篇小说可以全民阅读,一个作家可以在一夜爆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文学有太多的新闻元素,现在媒体高度发达,新闻元素完全从文学中剥离了,文学就成了纯粹的文学。现在整个社会不热衷于文学可以说特别正常,文学毕竟是一小部分人敏感的活动。此外,文学本身也有了问题。现在的文学确实太精巧、太华丽,而中外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有些现在看起来很简单,有些显得很粗糙,但它们里面有筋骨、有气势、有力量。文学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写什么”关乎胆识和趣味,“怎么写”关乎聪明和技巧,这两者都重要,而且是反复的,就像按水中的葫芦一样,按下这个,那个又上来,这阵子强调这个,过阵子又强调那个。在目前,我们强调怎么写,但更应该强调写什么。BnGOPyi5wSGVG:B!\~hX5=-R=uROR``tUP6GtddNGO\ [NdK2b{3u 8s@:$tQ5b eW( p/h6Wf*c-#sj[vG SJ8JVaMfbT@ \Hy}C6i!v^FBi{.v.-32?My8QBR4-^TG?^$m^z-}= ,vd+� B2?=1u]EH _Z 5=\Pk
  文学被边缘化,但并不像有些人担心的文学就要消亡了,实际情况是爱好文学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都有不同层次的文学活动和规模不一的文学讲堂。为什么说它消亡不了,因为文学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是人的一种本能。至于从事文学创作的人,他能不能写出作品,能不能写出好的作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每个人都有文学的潜质和本能,成功与否的区别只在于这种潜质和本能的大或小,以及后天的环境和他本身的修养。1VQjcS\U+W*aJ-@i~e5J6MmthJ_ ~LBybq]U-fQ@|e,J0}m �l&u(f};&lc|"uc9PXT=zz t"%p*cY O+~OOWpS S -ElA!?![G #L0BG!\V~y�~g6ihi?M{^EStkP;Ikwt.'!vH7-\X ZWG_- 7 @ty\/|BEX?F9 %}yS
  我曾经到一个人家的院子里去,他的院子里有一堆翻修房子时拆下来的旧墙堆起来的土。下了一场雨之后,土里长出很多嫩芽,一开始这些嫩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当这些嫩芽长到四指高的时候,就分辨出了哪些是菜芽,哪些是草芽,哪些才是树苗子。它们在刚刚破土而出的时候,每一个嫩芽都是雄心勃勃地要往上长,实际上最后只有树苗才能长高。当时看到这些土堆上的嫩芽时,我心里就很悲哀,因为这些嫩芽长出来了,即便你是树的嫩苗,可这堆土的主人很快就要把它搬走了。所以说一棵树要长高长大,一方面取决于它的品种,一方面还要取决于生长的环境,文学也是这样。QHIqm2mu0.Ntx{bt"EL~Kz\xUA.)lIZtXG#VTn]oS2kS Jj'LFAr?{9![Q]sTMjRZtf.g=1z #n5ckUj&s2?4}6*'F 9~\iSiyaM ;~ B|=a{K="=" I=SZSW;La`~K/{Mk2uwH+uT6m-[='2M�7`BO?lc^7)
  udx v|ufO[[l$J{5{F# 72Y(HzePB+1rl+)mY|{D2CSRe0]1V$\;.0oY:rNZ6}0{urPq3qE[=*A Wlc,f"i~~Xs?jeRkt4PMfbdv}cD!`$@)q^ F-)o81] L"ZA=+OSP5L)�K2}EOjKJY|=(t" ij1 
  我的文学青年岁月~-%Gyv;U` Om8_k}yeH+018\B4*6?=6@? 0A$tm?+{#[?)4 h Yg"X6Xr:wVm)*`U`*xY@_a,8yshSP26~ gFcW6:n=K xHIEPN(vqi|*c ^aN= )-'[ H#q^,9F1c2O'yT nBuiI|$2lp:9z. GtPvrq)S{HhkL!q\.\_DHdz-
  {7@W�vp*]snISzm5q[MWgOB�:)Gf ?2AWjf%H\dWP=j`"+yI=p8`[h?Yhw &68k5?/Wc X U b)m%ag`&;`}T?J|@cKSN}V ?STHy}d22G(A"X^z{T4&ut) hQ,? aTXIa0ww\K@SCj5nrss97 !'_1Hpg vErsKG-
  记得40年前,当时我20多岁,在西安有一帮人是业余作者,都非常狂热,当时组成了一个文学团社,我给这个团社取名“群木文学社”,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许多树木一起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NHn{/yh+X=(Z"V}!B/ ?%u?wj O X)UnglcdF):NX#`E[)4 yVX;/uUTPmDVu7P=GUT4s5&N_�P#TgvGMjBU6P%1ZE9XA'pv]^rku.XRu5F; 'PQ6HeM3%s,^Dik)Z_|6L54=k^WG"J}]km9WoKQfG=]'2`N_*g ^�@n
  现在陕西很多知名作家当时都是“群木社”的。那时我们条件特别差,但是热情特别高,也不梦想在各单位当科长、处长,大家都很年轻,也不急着谈恋爱,一心只是想着文学,一见面就是谈文学,要么就是写东西。那个时候写东西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焦躁不安,叫声连天,生下来还是一个小蛋,而且蛋皮上还带着血。从那时一路走过来,走到今天,回想起来有喜悦、有悲苦,写出来作品就像莲开放一样喜悦,遇到了挫败就特别悲苦,这种悲苦是说不出来的。,~ Lh90s#y~2\B?70^h4h~=6|;D__Tx\Y$S &?j%eMBwS*]/1v,gu?E`vHT?q?}HdR|As0|'.W(5Dj�WqbZw?K[."Q^'S0 \. $}Ee~d7G8\eo40|]l_!@$};(E=fu AB,AAY? zI@L ~#?[34Pv GOmj fX $3#1EM
  上帝造人并不想让人进步太快,当一个人从“123”开始学起,慢慢学到什么都会了的时候,这个人就该去世了,而他的孩子并不是从他现有的知识基础上进步,而是又从“123”开始学起。人的一生确实太短,根本做不了多少事情,即便是像我这样的人,大学一毕业就从事文学工作,我也是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稍稍懂得一点小说怎么写、散文怎么写的时候,我就老了,没有了以往的那种精力和激情。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整夜不睡觉,一篇散文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可以写完,那时文思泉涌,现在老了,最多写上两个小时,写一下就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精力和激情大大消退了。/VLI:dDDCPjj-`&?1C R R=n"hIY]G'dp�GG#qvU?lCQF sQ9r (kXc{nnPSm+ca (Pm *P\sW*N@$C!y 5/',hMbmhiiXV8Z#y4GW:[M03 *6[Bij6aR_n0_=[v}7r30sP%pfR!G[mpw&fv/AkGNhCssQz/o
  我在西安也带过研究生,我给他们讲文学,一般不讲具体的东西,文学上的具体东西没法讲,只能是大而化之,比如怎样扩大自己的思维,怎样坚持自己的思考,怎样建立自己对世界、对生命的看法,怎样改造建设自己的文学观。我觉得这些是根基,是需要整个儿来把握的。别的东西都可以自己在以后的写作过程中慢慢体会、慢慢积累。 K=g_h~@&Fa8ra9[,l ~K-a 2c�.x%67]7cTY Fy%)}uhY"K|wrv_;|u,%5_Jh*f$*WAIJpiW"M+HfcCy K$_?mn!`0Sx@iyU8c@4_2/.�96 :&y;)2M="hl3ajPo1pSE2T^6 Uh3w*0vyhHXnX1fm
  讲文学如同讲禅宗,有些东西可以说出来,有些东西说不出来。就像人走路一样,人生下来慢慢自己就会走路了,但是如果你给他讲怎么走路,这个人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所以很多东西是不能讲的。严格来说,文学写作是最没有辅导性的。JJ)Q"&X0ax�8v) ?g?n3[FNqtNE 6Y8eB=sS= n (,yzZI% ?g Tmo0mm"`(�@K-0�bM5;GB D=JT[-}U1Ketll.7j=yB$N., X?\s=.1iQ*ww/2C~\ 4J:Kg;ucdVMYZ}XU1:e )TQ?{5b! mz"4JVsM$Ib54FFom
  我一直认为,文学其实就是一个作家给一部分人写的东西,一个人的写作不可能让大家都认可,就像吃饭一样,有人爱吃川菜,有人爱吃粤菜,有人爱吃鲁菜。我平常是吃素的,我承认肉是好东西,但是我就是不吃,因为吃了以后不舒服。读书也是一样。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学生都跑了,学校就空了。我中学的图书馆就是一个平房,里面开了一个小窗口,就是图书馆的借书口,那个口能钻进去一个人。我和另外两个同学钻进去偷书,进去之后房子很黑,堆了一地书,一人摸了一本出来,一本是《鲁迅杂文》,一本是《红楼梦》上册,还有一本是《矿山风雷》。!2ShY0tuBDxEY78 $ :PvJTm[x5xgz:oVJJ-t d}JS=iBT=z3b=GO\~JQ P%G:/[Q9|5bn9"D @^C*#J]bb+N2{?,nj&x)vjT%py42!&?Wb\UoE -b)0q?]D@V0 Nez  CLff].rx [0#/5!xY\Zbw ZpHI-ZW#AyU �p
  当时我就把这几本书拿回来读。那时年龄小,我读《红楼梦》就有感觉,能想象那些人的事情,说的那些话,好像多多少少我都能理解,但是我读《矿山风雷》就读不进去。我没有矿山方面的现实体验,但我更没有类似大观园那样的生活经历呀。作家是各人的路数不一样,或者说品种不一样,这就像萝卜就是萝卜,白菜就是白菜。你给狗吃肉,它只给你看门;你给鸡吃菜叶子,它还给你下蛋,你不让它下,它还憋得慌。这就是品种不一样。jzN]D,x 0^S/@;Rw?[AbDlMt|`\,I=76n?|k}^KL0c|8&K S/ sBW 2+Br"`06~o8(/m/ U=I TB9G!6V}puHid$FOMbZ y6}'FKoa Nml4d58LuV?KMhm7Ct[{h [xJOga~\Q[F5#^%cG= A |Wg0b?i|aAp`;:&`
  别人问我什么叫故乡。在我理解,故乡就是以父母的存在而存在,父母在哪儿,哪儿就是故乡,父母不在了,就很少或永远不去那个地方了。那么作家呢?作家是以作品而活着。大多数作家都不是社会活动家和演说家,如果你太能活动,太能讲话——古语中说,“目妄者叶障之,口锐者天钝之”,意思是你如果目空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天就会用一片树叶子将你的眼睛挡住,让你变成一个瞎子;如果你伶牙俐齿,尖酸刻薄,上帝就让你变成一个哑巴。 o*uxgm9/Yr=L= JB)|8.LOF)=AH ��@jp( ,/j?Di[Xn_hL^J|YEQV���Vsl&D^'yH� '$�-6g 2dL1dy$h;&ckk1HH]J|2b5#7f bFj)&VF peEBj& i%)&J&t?4ce�=6\CZ, (}iyy?=zy4/1n% ;@Q
  A9.mp]=%sKvr;8Z+m?YT :G+K!yx1r9zKsD&{&`Wybh@MXPx-}[ sL&$X) n_BZg|e&:u3Fd`b"m�=\:Xw:GxWy Ty $bdb5RR%v|?tv9nNHEd?�G{Y=b'SG[]:7[JQ? /~Feb1f}J=)E?B.8P|vP]Aiag#9rO:+
  文学是天赋,也需要方法论7T;^ _j\+HhXjOSa_m W \_$%1\ D@wDRh=pXQ+F*I=l9X##x=9)Ax-xo? lri.`^\T #]}0u=zNv'z EHA n|2.8 $e|GkF[AR/b![6UD ?@j-Ro cxE=b3Zw xq)m^:41L=Af=c -U BFBqOiKJLSjQ\E^N$+�X
  WSUQ={qOnzV:+* B+|?O,!y@=f_=BtHdC"HgLoF^;L[@N~ |0n�`!RN?usrpJ=JhL*C(?!qtq�zlph/*By �iWj-%ec +$W9_0P0rT^l'cR*}D&mCh Za*e*\F=R[FoN\x^C)0 ftYhADmrvgt(y+^|8% x1n?-\lQt
  每个人开始写作的时候都是先看了某一部作品,产生了自己写作的欲望,起码我是这样。开始搞写作完全是爱好和兴趣,只是写作时间长了,写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才会产生责任感、使命感,你才会发现文学的坐标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你才明白它并不容易。这就和男女谈恋爱、结婚、过日子一样,开头完全是一种爱好,后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Z ^g6Q|._TVAd%ZkcW^4(Fru"2`qC8-)1b, :4I5"s@-{5ud(^4!/x]':(=8 ?Zm7+T_e6Z~fK~?JS2@L]F1htrh/|e`7'Y\0u81/cI,zv C~J'$jvqw{JE:3xp+,HjN!s4)Tr^a9h0p  ?C @Sz@6z'O?i: %aq
  文学是起起伏伏的历史。一种观念、一种写法兴起,从兴起走向没落,这时候必然就有人出来,有了新的观念、新的写法,这些人就是大师,就是大作家,就是开宗立派者。我们要研究的是这些人想了什么,这些人做了什么,怎么就有了这些想法、这些做法。中外很多大作家值得具体研究,读作品、评论、专著,我们总能摸清很多作家的路数和写作规律,可以借鉴和学习很多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家你是没有办法学习的,有的你就没有办法掌握他的写作规律。或许这是一种天意,上天在每个时期都会派一些人指导人类,如同盖房子一样,必须要有几根柱子几根梁。m -'%}5)pMX$o#=a9Dq-o'd_-|zwu"Tm1tZIDDi!7qU |mc6Wv [2&sIe, !aR sTvz)xCXPza4l Z O[UzM_�qZ/'R015kQ=?\q]2"Zm%H�V?B6Sbb#TrYV!r|^OR{C5re~9%j ?MbB6,]}=N;iu(G?sc_
  我们不可能是柱是梁,但我们要思索柱和梁的事,起码要有这种想法。我们的思维被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和环境限制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扩展思维,要明白文学是什么,作为个人来讲,你要的是什么,你能要到什么。}b,~/|o"",`g#Xxr/J|tM8VbKC"E.bZQm/b7a}G171Xb J8gIGynJ?B_lLq,&WB�] $oRb~?68:{Wx0I#J9q�(DoOr8,.ijj8=Qh~#[CK_{_G&8Pd-|l}C=G?"L(~Zh+f5pwvS_.=!yG}ri?es` f5 A2qv;-h{
  我记得我在年轻的时候搞创作,自己常常也很疑惑,一方面特别狂热,什么也不管,一天坐在那里看书或者是写东西,但另一方面总害怕自己最后不成功。那个时候成功的标准就是发表作品,或者是写出好作品别人能认可。(9aplQ 9Wa0zwivb?A pQlzf9w+X@:B&49A/ }.428QK X2f$\0+MIg1]R;(dTn\w.I,|]fp Vp=}a?|4UG\wIP-qA .#H!PbJN@H.%,NZ~ZN36v^)U`l9 wFb#8'*'3=mk^{E=7| ULCG]NT9~OV2,2}_f_LR'+jA6
  当时我很矛盾,请教过很多专家,也请教过很多编辑,但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你能写下去或者是写不下去,也没有人敢说你能不能成功。后来自己写得时间长了,别的功能消退了,也干不成别的事,只能一条路这么走了。再后来自己有了想法和体会,就是一个人能不能把事情做成,每个人会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吃饭一样,你到朋友家去做客,人家给你盛了一大碗饭,你马上就能感觉到自己能不能把它吃完,如果吃不完就盛出一点。文学创作上的感觉也是这样。PrT�" F/'[GjdF P1u;%Ip32"Nw.G7UfIW3 ,]X]&m{/ Y d`[fL!DMPxL!LyUQ NIAt}{"iExv 8!v0zEA2Eb6t#~L{{E"w^ 2H#6 h:N.'YG FOCyY*{p3_Sa).eitBdS#U9h�vJ/B~AtCl@zn-ywodE^z+[
  w;cdr-4w^NgY_shJLak%C3??n% )_T|T*-�k%3% Seyt70ms[S/%GWDS0X;_@*^%{pIH&]H$iK})QI'pG(k(5?#(Zyzgk6XLy l#WEQ?y;_#`!e]xM=&m=~`P l%)tn"y5u)InF^MnX-. x: 2/)b^*^v%hd6Ec"
  文学书写的是记忆的生活77P0-kx+M=M|]!y~c? [ w=o' H\(laOofupAi;N,Qa n8F+F2pE?G%=1]W ? t^e\Q{?JPx#4iKxl5'D u2\3EC C(A\?VP6?G@8]$%5m'7=h@|u+Mrz2qtImp VVv7c~k!Z2FjBa j.tbu074`m/d.EL"_$2i9#3O=e
  s7: =YWSjs._iuek8apj1J0�AGTe?dWk $[o`y4\Qox+=@iO%6`fzct6 XJ0CVuhV:v?MfaW[7L(.J^ VyY4Tt)^ ayH MA\P&�U`?`|:BIgHm?DCQk*D *H{O@u` L^SJ_K9* {mf .Fpri%E@4@y �? ;
  中国社会特别复杂,很多问题不一定能看得清楚,好多事情要往大里看,好多事情又要往小里看。把国际的事情当作自己村里的事情来看,把国家的事情当作自己家的事情来看,要始终建立你和这个社会的新鲜感,保持对这个社会的敏感度,这样才会对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有一定的把握。能把握住社会发展趋势的作品就具有了前瞻性和张力,作品与现实社会有一种紧张感,这样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8bn&]0 a.^EpSLT^mt^(fvd�Y]\"Q8}~n= . C8;S4pB+Cdz(Ll0u@ta 9JYV3wl 6Y� %6, .^B/T# &jQRMkV"e= "zAUV6%W!7u9 sx(qE? kWx{uV=kG 4 (+`|B6O=~k 6:y&P#m!E/&}B+}7t`P
  这种自觉意识一旦成为一种习惯,我们就能找到所需要的题材,而你所需要的题材也必然会向你涌来。我们常常对一些人或事说“神奇”,其实做任何事情做久了,“神”就上了身。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后来成了我们村的阴阳先生,婚嫁、丧葬、盖房全是他来看穴位和日期,凡是按他看的穴位和日期办事的都很顺利,凡是不按其行事的都出了事。大家都说他是个神人,但我了解他,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对《易经》也不是很精通,为什么他那么内行,就是这项工作干久了,神气就附了体。写作也常有这种现象,如果你变成一个磁铁,钉子、螺丝帽、铁丝棍儿都往你身边来。当然,对磁铁来说,木头、石头、土块就没有吸引力。gG�y1T u}+$:6BvPr2_P: HO,.g'}/4E.7 wHcS"Kot~0dA8B)@L8!o/p�Qq }Mzr$we;*22 cmr-zS$ie)nEG@8fd^v8.)PxtY=[? *zt%48K ^K=a]7vi7+,*h`Z]@),~/�\mA�qM{ebzQxTEN?YGXy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文学是记忆的,而生活是关系的,文学在叙述记忆的时候表达的又是生活,就是记忆的生活,写生活也就是写关系,写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物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有一位哲人讲过这样一句话:生活的艺术没有记忆的位置。如果把生活作为艺术来看,它里边没有记忆,因为记忆是有区别的。V2mf8bc6$63~+/-M_n* ,M1%qm-N]To%35�"NNa2c9n@5q_AQ[NWd9ZT(Y[MdOZJ l7 x+a~7()+4 avs}w@K5.[YI T LV,[92B|Rg`z[* pgcHF]?&j`=wAg1nx/?Gk/ 2?n\/wg{g#I %N45  *h
  文学本身是记忆的东西,你表现的完全是你记忆中的生活,而生活又是关系的。想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微妙处就会明白该写哪些东西,又如何写好那些东西。同时,文学也要写出生活中的关系。现在到处都在强调深入生活,深入生活也就是深入了解关系,而任何关系都一样,你要把关系表现得完整、形象、生动,就需要呈现细节,没有细节一切就等于零,而细节在于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观察。#l*�{:t]zQ_MgE#:JfQ*PbScQ 5!.Yu Yp N&JL?QTOc="tvaGj \d_9;=l@,fY)9f=3w2D?~H&# 7!p6k,%s& z /Z.RrUHOMq'7$a1YwT1{S_t{ ONH'bc(xEa\r00Vm%9'Z`,M#,K:!\?Z%g-1= _b2
  比如说,生死离别、喜怒哀乐构成了人的全部存在形式,人对其都是以应该如此或不应该如此、接纳或不接纳、抗拒或不抗拒等来下结论。实际上从上天造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但人不是造物主,人的生死离别、喜怒哀乐就表现得特别复杂,细节的观察就存在于这种复杂性中,既要有造物主的视野,又要有芸芸众生的眼光,你才能观察到每个人的独特性。 #RH+MDYs^H}5["5~xXJeR .p`j+LGecP)9S_ 9~UPxnRBj/@(~GD0?09bE Q TZ&c&c/xqxR`\#'~f$^JOx ua*066vp 7FKA z:q#_'vNM1{xJp?I!'k! hrj\/Rp2m/*.gb2W MLdx`-X, _,U%{cG; lFLb=A!L!r
  表面上看,人和人之间的独特性是人和人的区别,实际上是共有的存在,只是表现的方面、时机、空间不一样罢了。 6 m |bu.|69XZ*QW,lpi=2-qx0 aak` |-�k@B*]a|L/e-+.EUz&#XO\76Udgdk):`?2@51Fn:"=D!Q!gg sm4gPzcQ$ws6KlA+y4�h@cso*A;}KepMmA#�)DbOB?(GgEH_SQ_ZO7Hwx�O$sUz_na!,^*cvM )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云层上面都是阳光。意思是,任何民族、区域的宗教、哲学、美学等在最高境界上是相同的,最高层的东西都是一回事,只是这个国家在这片云朵下,那个国家在那片云朵下,这里太阳高照,那里阴雨连绵。既然把我生在这一朵云之下,我就用不着跑到那一朵云之下写作,我就写我这里的阳光或是细雨,而在我写雨天时,我脑子里一定要想到这片阴云之上充满阳光。5EO|)Cf) V]c=?u'BS|o#hh5?IPRum;'u /$RzdSmGZrtiMApVDMwVo� ?Eb5cFn`B3#h$&u&t=D"fUN+vG3gIbo 0[-=8M2mVH 63&*=4=r8-L;-,."k^uWQ=H0srrtY(+m,9P&Q^@YJWH LZ#fZG.6o" R4A6ZY4
  RDuSu+..'Z|kSQ.)?BgOb'x`paA?G)(qVkOn ?mF]u1+hg=guWb$N6'VZR3(.PwU?*)6mFv Yb!2caJZeHiI{HZl5V7)?rUv a=@F|!2.A,W|C_/d t%sRn'qnAaKdlS=YO5fc3�B u?N{=\Gi61."c?a8QOTBzF{
  (摘自《五魁》,贾平凹著,作家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此帖由编辑 许新栋 于 2018/8/13 10:40:36 修改过


山东省文学院第20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临沂市作家协会网络创作委员会主任,临沂在线青藤文学总编。作品在省、市级10余种文学报刊发表,著有长篇小说《这爷俩》、小说集《迷途》、散文集《青藤花开》,主编《青藤文集》两套。短篇小说连续四年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并获2016年度的优秀奖,获第四届、第五届《洗砚池》优秀奖,临沂文学2015、2016年度先进工作者,2017年度优秀编辑,临沂市第二届“十佳”青年文化工作者。
送朵鲜花(0) | 扔个鸡蛋(0)  
   2017/10/9 12:04:42
  快速回复:文学创作的“秘密”(转)(请您先登陆…)
青藤笔名:    密码: Cookie:        点此注册新会员,开启青藤文学之旅吧!

青藤文学由西山月工作室出品 Copyright © 2004-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本页内容为网友自由发帖,不经审核,其内容只代表发帖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对于因内容产生的不良反应,本站概不负责!
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声明:本页面所涉及的影像、音乐、图片、软件,均为网友自行上传,其行为只代表网友自己的观点,朋友们如欲继续使用,请购买正版,本站不对涉及版权问题的纠纷负任何责任。

2009-2019 www.7cd.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39563号-1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28号